主角名字是李无畏姜妤的小说19岁的风水师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名字是李无畏姜妤的小说19岁的风水师免费在线阅读

19岁的风水师

时间:19岁的风水师作者:非我所愿来源:ZW

19岁的风水师李无畏姜妤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李无畏姜妤19岁的风水师的现代言情小说精彩阅读:宁可借屋停丧,不可借屋成双....................

《19岁的风水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002白虎煞破

见我没有说话,姜妤碰了我胳膊一下。

"喂,李无畏,我已经给你道过谦了好不好,这样吧,我再当面给你道个歉,你就看在我们同学三年的份上帮帮我吧。"姜妤哀求道。

我没说话是在想,我要真帮姜妤解决了这件事,她真的会给我十万吗?

看着姜妤哀求的样子,我一时心软了,忘记了当时退群时,我有多么的坚决!

哎,英雄难过美人关!

"好了好了,我帮你,谁让咱们是同学呢。"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你面前,把姿态放到了这么低,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我不知道的是,这一不忍心,会让我在风水师这条路上走的如此坎坷,当然这是后话,我们暂且不提。

听到我答应了,姜妤喜上眉俏,"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姜妤说道,"走吧。"

"去哪?"姜妤怔了一下。

"去你家看看。"我说道。

"你什么都不拿吗?"姜妤疑惑道。

"拿什么?"我更疑惑,不知道姜妤所指。

"比如罗盘呀,比如符咒啊,什么的。"姜妤磕磕绊绊的说道,显然她也不知道风水师到底需要什么。

我反而笑了,确实,在世人的眼里,风水师都是很神秘的,他们身上带着很多普通人都看不懂的东西。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风水师也分好几脉,比如我所知道的,就有堪舆一脉,画符一脉,而我所属的是观气一脉。

一个小时后,我们两个人步行来到了姜妤的家里。

她家在这座山的半山腰,是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可见姜妤的家里是多么的趁钱。

走进别墅后我说道,"带我去那晚赵雅和她男朋友待的那屋里。"

"去那里干啥?"姜妤疑惑。

我撇了姜妤一眼没有说话,姜妤吐了一下舌头,带着我来到了那个房间。

一走进那个房间,我的五官就感觉到了一股晦气。

"那天赵雅来着例假呢?"我皱了下眉头问道。

姜妤不知,摇了摇头。

"问问她。"我说道。

"这...来例假跟这个有关系吗?"姜妤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有关系了。"我解释道,"如果他们只是在房间里睡觉,只是产生煞气,会让你们家破财,或者缠上霉运。如果是来着例假的话,那事情就变的严重了许多。"

"那可以解吗?"姜妤担心的问。

"没问题。"作为师父唯一的传人,这点小事,我还是能解决的,我自信满满。

这时,姜妤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赵雅来着例假的,我听她说了一句肚子疼,而且我们家卫生间里多了一个用过的卫生巾。"

"嗯。"我点了点头。

接着我又问道,"你有过男朋友吗?"

"没有啊。"姜妤摇了摇头好奇我为什么问这个。

眼看姜妤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只能把话挑明。

"你是女孩儿,还是女人?"

这句话问的够露骨了,姜妤俏脸一红,打了我后背一下,"这个跟解这个白虎煞有关系吗?"

"有。"我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见我不是轻浮于她,姜妤吸了一口气说道,"女孩。"

"哦。"

知道了所有细节,这个事就很好破了。

甚至我都不用掐诀结印,只要在正东方向放个鱼缸,或者墨汁就能镇住这个煞气。

再让姜妤穿上一件紧身衣,在床上睡一觉,把晦气吸收就好了。

姜妤家里没有墨汁,倒是有个鱼缸,只不过特别的大。

最后没办法,只能出去买墨汁。

好在现在不算太晚,城市里很多超市还开着门,随便买了一个墨汁,回来之后,放在了正东方。

"这样就好了吗?"看着如此简单,姜妤半信半疑。

我咧嘴一笑,"你再去换个紧身衣,然后躺在床上睡一觉,明天就好了,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

"真的?"

"真的。"我点了点头。

然后,姜妤去楼上她的卧室换了一件练舞的衣服,下来后问我道。

"这件衣服可以吗?"

我没有想到姜妤的身材如此火爆,该有的都有,而且她的皮肤白嫩,吹弹可破,我发誓,活这么大,我没见过这种场面,我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

"咳...咳,可以。"

"哦。"姜妤点了点头,然后一骨碌躺在了床上问我道,"就这样躺,可以吗?"

我的鼻子差点喷血,大家都知道练舞的那种紧身衣,非常薄,而且贴着肉,可以完美的把很多器官勾勒出来。

她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反而是苦了我....

"对对,就是这样躺,你赶紧睡吧,我这就回去了。"我揉着鼻子,急忙走出了房间。

姜妤从床上爬了起来喊道,"你不要钱了?"

"明天再说吧。"

离开姜妤家,回到道观已经十二点了,疲倦的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我正在送快递的时候,姜妤给我打过来了电话。

我刚接通,就听见了姜妤在电话里的骂声。

"李无畏,你个大骗子!"

我怔了一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你就是个大骗子!"姜妤喊着喊着就哭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我爸神志不清了!一直胡言乱语!"姜妤的哭声更大了...

听着姜妤的哭声,我心有些乱了。

"你先别哭,你详细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姜妤这才止住了哭声说道。

"我今天早晨睡醒,看到鼻尖上的痘痘下去了,满心欢喜,刚准备去告诉我爸,结果发现我爸一直在胡言乱语,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或者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看,特别吓人。"说着姜妤又哭了出来。

听到姜妤的叙述,我反而疑惑了,白虎煞有那么严重吗?

我非常确定我已经镇住了白虎煞,姜妤家里不可能再有事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别急,等我下班了去你家看看。"我说道。

"你不能现在过来吗?"姜妤抽泣着问道。

"不行,我得把快递送完。"我解释道。

"可是,现在怎么办?任由我爸就这个样子?"姜妤急切的问。

"你不用担心,照你描述的情况,你爸的情况不算特别严重,只要不乱砸东西,不乱跑就行,你现在就在他旁边看好他,我待会忙完就过去。"我耐心的说着。

姜妤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送完快递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骑着破旧的电动车,第二次来到了姜妤的别墅前。

我绕着别墅看了一圈。

别墅的风水挺好的,别墅的前面就是路,路也能看成水,以水喻路,水曲有情,路面很平整,很适合聚气。

别墅的后面有山,并且从别墅前面能看到山形,这是靠山。

在别墅的西北方也有山,且山形呈圆形,山势以能望见为准,而圆形代表着团圆和谐之意。

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别墅的风水确实的好,想必经过高人指点,真的,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进去看看再说吧。"我心想着。

给姜妤打了个电话,姜妤泪眼婆娑的打开了房门,走进别墅之后,我先去了赵雅和她男朋友睡觉的那个房间里,房间里的煞气和晦气已经消失不见,摆在正东方的墨汁已经干涸。

看来不是白虎煞的事情。

见我神色郑重,姜妤在一旁默默的擦着眼泪。

"你爸现在在哪?我去看看。"

"楼上。"姜妤在前面带路。

在上楼梯的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白虎煞明明已经镇住了,为何姜妤的爸爸还会出事?

"对了,你妈呢?你妈有没有什么事?"我随口问道。

没想到姜妤哭的更凶了,"我妈去年病逝了..."

"什么?"我大惊失色。

按照这别墅的风水和卦象所释,姜妤他们一家人应该是整整齐齐的,并且很幸福的。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师父曾经说过的一件事。

有些地方的风水看似大吉,实则大凶。

难道这栋别墅就如传说中的那样?

看似大吉,实则大凶?

 

 

003体内养煞

如果姜妤家的这栋别墅真的是大凶之地,那么姜妤爸爸现在的异常情况反而得到了解释。

而现在最要的就是证实一下。

想及此处,我背后出现了冷汗,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阵风吹过,凉凉的。

见我脸色不好看,姜妤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看着姜妤眼睛哭的都有些红了,我摇了摇头,并没有对她讲出我的心里活动。

"先去看看你爸的情况再说吧。"

"好。"姜妤点了点头。

她今天穿着一件淡粉色长裙,青春萌动,只是她的脸色不太好,想必是担心她爸爸。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房间。

一进门,我就看见姜妤的爸爸站在窗户边上,背对着我们。

姜妤喊道,"爸,你怎么在那站着?"

姜妤爸爸没什么反应,仿佛没有听到姜妤的声音一样,依旧站在窗户边上一动不动。

"你能救救我爸吗?只要你能救我爸,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看见自己的爸爸情况没有好转,姜妤特别无助的看着我,眼神中尽是期待。

我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窗户边,打量着姜妤爸爸。

姜妤爸爸名叫姜玉堂,是腾城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富豪,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还只是饭店的厨师,然而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他就成了腾城首富,关于他的发家史,腾城老一辈的人讲起来如数家珍,我也略有耳闻。

此时的姜玉堂,四十来岁的年龄,却像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目光呆滞,嘴里念叨个不停,偶尔还有口水流出来。

"能救我爸吗?"姜妤走到我身边,小心翼翼的又问了一遍。

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爸前几天是不是腿一直发抖?"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发现,姜玉堂的下巴有个痘痕,显然是痘痘刚落下去。

下巴是坎卦,代表着肾,而坎卦出错,肾气不足,就会漏财。

昨天姜妤亲口说过,他爸出差回来,生意没谈成,还赔了几百万。

显然姜玉堂这两天也受到了白虎煞的影响,而现在我破了白虎煞,他下巴的痘自然也落了下去。

当然,我所说的痘,可不是青春痘!

姜妤听我问完,点了点头,"对,昨天我听我爸说过,他腿有点抖。"

听到姜妤的回答,我心中有了计较。

姜玉堂此时的异常并不是受到白虎煞的影响,而是另有原因,也许就跟别墅的风水有关。

像这种不知道原因的情况,只是推断是推断不出来的,不知道问题所在,我也只能掐诀结印了。

调整了一下情绪,我深吸了一口气,掐诀结印,用的是我们观气一脉的三问因果。

第一问,问乾坤。乾为天,坤为地。

第二问,问天像。天像所指,日月星辰,斗转星移。

第三问,问阴阳。阴阳在这里不是代表男女,而是指山水地形,水为阳,山为阴。

三问因果印初成,因果尽显,我就看到姜玉堂身上有一股黑气环绕。

这股黑气呈现出半个人形,四肢还未形成。

看到这里,我心中明了,姜玉堂此时的异常皆因他的体内有煞灵!

收印,吐气!

姜妤在旁边看着我额头上有了汗珠,帮我擦拭了一下后问道,"怎么样,看出来我爸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吗?你能帮他恢复正常吗?"

"嗯。"我点头后故作轻松的说道,"你爸体内有煞灵,只要把煞灵驱赶走,就好了。"

说着容易,其实我心里也没谱。

虽然我继承了师父的衣钵,但跟随师父这么多年,我根本没见过煞灵,更别说对付煞灵了。

"煞灵?什么是煞灵?我爸体内怎么会有煞灵?"姜妤疑惑的问道。

呃...

我沉默了几秒,用最简洁的语言解释道,"你知道尸气吧?尸气会形成煞,而煞如果得到滋润,温养,慢慢就会产生灵识,这就是所谓的煞灵。"

听到我的解释,姜妤还是一头雾水,我没有继续解释,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我总不能告诉她,煞灵其实就是有了思维能力。这样恐怕会吓坏她的。

姜玉堂体内的煞灵,已经初显人形,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姜玉堂之所以用五年的时间成为滕城首富,靠的就是体内养煞。

体内养煞,会带来财运,权利,在富贵人的圈子里非常盛行,尤其是东南地区。

他们只看到了养煞所带来的好处,却不知道养煞是一种与虎谋皮的做法,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姜玉堂就是一个例子,他此时的情况就是受到煞的反噬了。

然而情况更严重的是,姜玉堂体内的煞,已经被滋润,温养成有了思维能力的煞灵。

照目前来看,这栋别墅的风水显然是有问题的。

我来的时候看过这栋别墅的风水,依山傍水,特别的好,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

刚才来姜玉堂房间之前,我也四处打量了一下别墅里的摆设,也都完全没有问题。

而问题就是出现在了这里。

这时我想起来一个词语叫做,物极必反。

看似大吉,实则大凶,正如师父曾经所说。

这栋别墅的风水,不是养人的,不是帮助他们姜家聚气的,而是养煞的!

只是现在我还不能肯定,我还需要进一步的证实。

毕竟事关重大,容不得我半点马虎。

看着旁边不知所措的姜妤,我问道,"你们家里是不是有一口井?"

姜妤抬头看了我一眼,思考了两秒后点头,"有,我记得好像离我家游泳池不远的地方有一口井。"

"走,带我去看看。"

姜妤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暗暗思虑。

姜玉堂体内养煞是为了得到财运,完全没必要布局别墅的风水,用来滋润,温养煞!这完全是多此一举,本末倒置。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游泳池旁,在离游泳池旁的不远处确实有一口井。

我掀开井盖,往下看了一眼。

井里没水!

我往下看的时候,姜妤也往下看了一眼,她也发现了井里没水。

"这是怎么回事?我家游泳池的水都是从这个井里抽的啊!"

这个时候,我已然明白了。

我指了指这口井下面有胳膊粗细的白色塑料管说道,"这口井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你看下面这个塑料管,是通向你们家别墅主楼的方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家真正的井就在这栋别墅正下面。"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谁这样设计的?"姜妤很疑惑,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她竟然不知道她家里井的位置。

我沉思了一下说道,"你爸应该是被人蒙骗了,你们家的风水被高人改过。"

我这么讲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说姜玉堂体内养煞为了聚财,完全没必要动别墅的风水,把井弄到别墅的正下方。

"为什么要改我家风水?"姜妤单纯的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摇了摇头,毕竟现在姜玉堂没有清醒,有些疑惑我没办法去问。

"那我爸还有救吗?"姜妤说着说着又掉下了眼泪。

"有救,只是有点麻烦。"我如实说道。

如果只是体内养煞,我有几十种办法帮他破了,可是现在竟然形成了有思维能力的煞灵,我就没有把握了。师父也曾经说过,煞灵一旦形成,很难彻底毁灭。并且还嘱咐过我,处理煞灵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沾染上因果。

听到我不肯定的回答,姜妤差点给我跪下来,像是失去了理智。

"李无畏,不,李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爸,只要你能救我爸,出多少钱都可以,让我做什么也可以。"

我急忙扶住姜妤,刚准备安慰一下她,接着就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闻声,我和姜妤同时把脑袋转了过去,紧接着就看见姜玉堂从楼上跳了下来。

 

 

004煞灵警告

"爸!"

姜妤被她爸跳楼的画面刺激的差点晕过去,这突然的变故让我也短暂的失神两秒。

幸好,别墅前面种着花花草草,还有几棵果树,姜玉堂从楼上跳下来,衣服挂在了果树的枝叶上,只见果树的枝叶摇晃了几下,折了。

"噗通!"

姜玉堂跌落在了地上。

好在有果树的缓冲,再加上楼层不高,我和姜妤跑过去查看了一下,姜玉堂并不大碍,只是手上,胳膊上有玻璃划破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古人诚不我欺,没想到这么一跳,姜玉堂短暂的恢复了正常。

在姜妤的搀扶下,姜玉堂从地上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眼神涣散了好久,才有了神色。

"我刚才是怎么了?"姜玉堂恢复正常之后问道。

"你刚才从楼上跳下来了。"姜妤刚哭过,眼泪还没有擦干,嗓子也有些沙哑。

"我从楼上跳下来的?"姜玉堂并没有太多惊讶。

姜妤帮她爸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土后点了点头,顺便问道,"爸,你没事吧?"

"没事,你不用担心。"

姜玉堂不亏是滕城首富,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就神色如常,他示意姜妤去拿绷带,帮他包扎下伤口。

姜妤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走进屋里,拿出一个药箱,给她爸消了消毒,包扎了一下伤口。

包扎完后,姜玉堂看向了我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姜妤在旁边说道,"我给你说过的,他是我高中同学李无畏,是一名风水师。"

"哦。"姜玉堂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沉默了一会儿,姜玉堂问道,"小兄弟,你是否已经看出来我的情况?"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体内养的煞,已经形成了煞灵,开始反噬你。"

"什么?已经形成了煞灵?"姜玉堂大惊,饶是他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也被我的话惊到了。

看见姜玉堂反应,我更加确定,姜玉堂并不知道他家的风水被人动过,本是聚财,养人的风水,反而变成了滋润,温养煞灵的宝地。

我把我发现的情况,包括别墅下面那个井,都告知于姜玉堂。

在听完我的话后,姜玉堂的脸上阴晴不定。

良久,姜玉堂这才常叹一口气道,"此乃命也。"

看见自己的爸爸长吁短叹的,姜妤在一旁非常的担心,"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谁在害我们吗?"

姜玉堂摸了摸姜妤的脑袋,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姜妤说道,"女儿,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也需要你知道了。"

不待姜妤反应,姜玉堂继续说道,"二十五岁那年,我母亲也就是你奶奶生病,急需二十万医疗费,当时的我还只是一家小饭馆的厨师,当时的工资一个月2500,其实在那个年代已经算高工资了,但二十万的医疗费,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讲简直是天文数字。"

"后来呢?"姜妤问道,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父亲讲述这段故事。

姜玉堂点了一根烟后继续讲道,"我借遍了亲朋好友,最后只借了一万块钱,再加上我的积蓄,一共只有三万,离二十万的医疗费还相差很远。那一夜,我知道了什么叫束手无策,那一夜我知道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姜玉堂仿佛回到那个夜晚,嘴角带着诡异的笑。

"就在我以为我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贵人,他答应我可以帮我出医疗费,但是需要我听话,并且按照他所说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

"养煞。"

说到这里,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姜玉堂答应了那个人的要求,他开始在体内养煞,换来了二十万医疗费,用来给母亲看病。

在姜玉堂的讲述中,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母亲出院后,他明白了钱的重要性,从饭馆辞职后,开始自己创业。由于体内养着煞,他的财运爆棚,很快就积攒了第一桶金,往后的生意,顺风顺水。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在寻找那个贵人想要报答他,可是那个贵人仿佛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而就在他成为滕城首富的时候,那个贵人反而主动上门找他了。

那个贵人找到他,并且向他表明了身份,说他是一名风水师,他家别墅的风水不好,需要改动一下。

姜玉堂非常感激这个贵人,毕竟当初就是他拿出来的钱,让自己的母亲多活了好几年,所以对这位贵人的话,深信不疑。

这位贵人在这栋别墅里住了三个月,然后就离开了,离开之后嘱咐过姜玉堂,他包括他家人只能在这里居住,不能搬走,而且还不能找佣人,否则的话他会家破人亡。

姜玉堂对这位贵人的话深信不疑,一直都在按照他的话去做。

他觉得这位风水师,是他见过最高尚之人,为了报答他,他拿出来资产的一半想要转赠给这位风水师,结果却被这位风水师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

直到去年,自己的妻子,姜妤的母亲突然病逝,他才开始怀疑起来。

他找了很多风水圈的大师来看,都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甚至有些风水师连他体内养着煞的事情都不知道,最后只能作罢。

而最近一段时间姜玉堂,时常浑浑噩噩的,有时候他控制不住自己,总觉的自己的体内多了一个灵魂在影响着他,就刚才他一直在跟体内的煞灵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这才从楼上跳了下来,而在听到我的讲述后,这才彻底明白,他体内的煞已经形成了有思维的煞灵。

这些年,他也打听过关于养煞的事情,他知道他体内出现煞灵之后就会受到反噬,最后家破人亡。

"我还有救吗?"姜玉堂抱着死马当做活马救的心态问我道。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姜玉堂的情况非常之复杂,他那个所谓的贵人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布局,竟然只是为了养出煞灵,这是何等可怕?以我现在的实力,实在没有把握。

见我没有回答,姜玉堂说道,"小兄弟,但说无妨,你能看出来我身上养着煞,也能看出来它成了煞灵,说明你的能力很强,我已经享受了二十多年的荣华富贵,对生死其实已经看的很淡了,只是有点放心不下我女儿。"

"你需要钱,还是需要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一定会满足于你。"姜玉堂又说了一句。

姜妤则心急的拽了我一下,"你快说话呀,你能不能救我爸..."

"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可以试一试。"最终我还是答应了下来,但没有把话说死。毕竟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煞灵,对付煞灵的理论知识我师父曾经教过,可是我并没有实践过,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效果咋样。

"那什么时候开始?"姜妤见我答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追问道。

"明天中午十二点吧!中午的时候阳光最足,是煞灵最弱的时候。"我说道。

晚上,我被姜妤强制留在了别墅,理由是,万一煞灵再出现了咋办,其实我知道,她只是害怕...

最后,我睡在了她隔壁的屋子。

姜玉堂依旧回到了他的房间。

由于累了一天,躺在床上我就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睡的极度不踏实。

隐隐约约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来到了我的房间。

"你是谁?"我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今晚来此,只是给你提个醒。"

"哦?"

"早点离开这栋别墅,休要多管闲事。"

"那我要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呢?"

"那我会让你死无全尸!"

 

《19岁的风水师》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