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赘婿最新章节阅读作者小脚冰冷

天王赘婿最新章节阅读作者小脚冰冷

天王赘婿

时间:天王赘婿作者:小脚冰冷来源:ZW

天王赘婿(叶辰张倩婷)主角是作者小脚冰冷写的一本社会都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天王赘婿无弹窗阅读最新章节:一年前,他为了救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富家千金,光荣的吃上了软饭。一年后,富家千金康复,砸了他的饭碗。他立志要吃首富家的软饭,打肿富家千金的脸,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高不可攀。...

《天王赘婿》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八章看我怎么打脸

"好你个叶辰,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张倩婷突然灵光一闪,指着叶辰的鼻子骂了起来。

"不错,你是给了我骨髓,救了我一命,可你入赘我张家这一年来,我张倩婷是怎么对你的?"

"经常给你打钱花,带你买名牌衣服,拿真心对你,还给你打了一笔巨款让你给你父母买房子,结果这一年来,你是怎么表现的?"

"吃喝嫖赌样样都来,动不动就伸手管我要钱,连我给你父母买房的钱都输个一干二净,有时喝醉了还动手打我。"

"我是人,不是菩萨,做不到一直对你慈悲为怀,是你令我太失望了我才跟你离婚,结果你不知悔改,还拿这种方式来想影响我家药堂的生意,你还是不是人?"

说到这,张倩婷声泪俱下,抹着眼泪,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对围观的人说道:"你们说,我张倩婷该不该与这样的男人离婚?他这样来报复我家,是不是畜生?"

"畜生!这简直就是畜生的行为!"

"这家伙太不是人了,张小姐感恩他,对他那么好,可他却不懂得珍惜,活该被离婚,结果还跑人家店铺门前来闹,简直猪狗不如!"

"像这种男人活该被踢出家门!"

围观的人顿时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叶辰。

见状,张天宝顿时心中狂喜。

女儿这招感情牌打的实在太漂亮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用这招来煽动公愤,就能有效阻止这狗日的揭穿药堂卖假药一事。

于是他也委屈了起来,对围观的人说道:"我女儿命苦啊,自从这丧心病狂的畜生入赘我家一年来,我经常能听到我女儿的哭声,有时还看到她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我多次让我女儿与这畜生离婚,她总说为了那份恩情,她愿意去包容这畜生。"

"结果我女儿的包容,换来的却是这畜生的变本加厉,常常拿自杀威胁我女儿给他钱,终于我女儿忍无可忍了,决定不给他钱了,就有了这畜生几天前自杀一事。"

"还好我女儿及时把他送进医院,他这才捡回一条狗命,我女儿为了避免这畜生再次寻死觅活给自己惹来官司,所以就以与离婚,没曾想这畜生..."

说到这,张天宝把自己都说哭了。

而围观的人却气炸了。

"这畜生简直该死!"

"这样的畜生,张小姐就应该让他去死,而不是送他去医院。"

"这种人简直就是社会的毒瘤!"

甚至有些人都拳头握的咔咔响,有一种想要捶死叶辰的冲动了。

"论演技,我他妈就服你们这对父女。"叶辰听不下去了,对围观的人说道:"你们是不是都认为我是渣男?是不是都特别想为这对父女打抱不平?如果是的话,先压一压愤怒的情绪,看我怎么打这对父女的脸。"

说完,他看向张倩婷,说道:"你说经常给我打钱,那么这一年来,你一共给我打了多少钱?"

"我怎么记得打了多少。"

"大概多少总知道。"

"少说也有三五百万。"

"好,三五百万是吧。"叶辰说着,从口袋掏出几张折叠的纸,对围观的人说道:"我个人名下总共开了两张银行卡,这里有人行开具的证明,以及两张银行卡这一年来截止到前天的全部流水,你们随便看。"

"我看看。"立即有人从叶辰手中接过银行流水账单看了起来。

张倩婷父女两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有没有给叶辰打过钱,他俩心知肚明。

只是没想到叶辰竟然有所准备,提前把流水都打出来了。

"这流水也太少了吧。"

"是啊,这张建行的卡几乎没有流水,这张工行卡虽然有流水,但单笔最大的也就三千块钱,而且一整年下来进出的流水竟然不超过两万块。"

"这哪里有给他打的买房巨款啊。"

看过流水的人无不惊讶道。

张倩婷父女两面面相觑,仿佛谎言被揭穿,有些无地自容了,只觉得脸上一片火辣辣的。

"张小姐,你不是说经常给他打钱花,还给他打了一笔买房的巨款吗,我怎么从流水中看不到?"有人立即提出质疑。

"这...我是...给的...现金。"张倩婷自己都不信的给出了一个解释。

"哈哈,刚才还打款来的,现在又现金,牛头不对马嘴,脸被打肿了吧?"叶辰得意道。

"你..."张倩婷想反驳,结果发现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只怪自己刚才把话说的太满,现在没台阶下了,因为自己根本就没给叶辰打过一毛钱。

这时叶辰对围观的人说道:"我与张倩婷是大学同学,也不否认是我死皮赖脸的追她,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一个人的权利,何况我也知道把握度,没有影响她的生活。"

"一年前张倩婷确诊出白血病,由于她的血型特殊,找不到适合她的骨髓,我去看望她时,她已经奔溃了,所以我抱着一丝希望去鉴定自己的骨髓是否适合她。"

"真的好巧,鉴定结果是非常适合,我就把这个喜讯分享给了她,那时她异常狂喜,但又怕我不给她骨髓,她知道我喜欢她,就让我去跟她领证结婚。"

"领完证的几天内,她们一家是对我很好,可是做完骨髓移植后,她们一家就不把我当人了,甚至饭桌都不让我上。"

"因为什么?因为我是穷人家的孩子呗。"

"放屁!你放屁!我一家一直都对你很好的好不好!"张倩婷吼道,想要打断叶辰,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可叶辰没有理会她,继续道:"他们不把我当人,我也能理解,毕竟他们张家的资产好几亿,而我家却还住在贫民区,但为了这份她所不幸的婚姻,我可以容忍一切的不公平,每天做饭洗碗,拖地擦窗,有时药堂进货,天没亮我就骑着电动车过来帮忙卸货,可以说这一年来,我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狗还晚。"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融入这个家庭,可是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我所付出的一切,得到的竟然是一瓶自杀的安眠药。"

说到这,叶辰的神色冷冽了下来,指着张倩婷父女激愤道:"四天前,因张倩婷为了活命与我结婚,与她分手的富豪男友要和她复合,她就提出要与我离婚,我不同意,她就给了我一顿辱骂和挨打,更可恶的是张天宝这个老儿子,给我一顿侮辱人格的咒骂后扔了一瓶安眠药给我,让我去死,所以我一时想不开就吃下了。"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什么时候给你安眠药了!"张天宝暴跳如雷,然后对已经聚集到数千人的围观群众说道:"他含血喷人,别信他的,我行医救人,怎么可能会去干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围观的人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他没有含血喷人。"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一个有些驼背的老头走进人群,站在了叶辰身旁。

"这不是天宝大药堂的朱总管吗?"

当即有人认出了这个驼背老头。

"老朱,你..."张天宝不敢置信的看着老朱,这家伙难道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证自己?

果不其然,老朱朝围观的人抱了个拳,说道:"叶辰所言句句属实,他非但没有张小姐所说的吃喝嫖赌那么不堪,反而非常勤奋,任劳任怨,经常半夜三四点就过来帮忙药堂卸货,而且我也能证明叶辰自杀的安眠药确实是张掌柜给的,因为这瓶安眠药就是张掌柜让我去买的。"

"什么?"

围观的人无不震惊,而后炸了。

"原来张医师的心这么黑啊!"

"这是人干的事吗?"

"太不是人了!张家父女简直禽兽不如!"

"我算是看清天宝大药堂老板丑恶的嘴脸了,再也不去天宝大药堂买中药了!"

得知真相后,围观的人一个个愤慨不已。

"老朱...你你你..."张天宝指着老朱都要气晕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既然会背叛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老朱昨天就被叶辰安排李济世给收买了。

"来了,鹿茸和冬虫夏草买来了。"

就在这时,王强从天宝大药堂跑了出来,拿着两包药材挤入人群。

"很好!"叶辰接过两包药材,朝围观的人群喊道:

"记者何在?"

"来了!"

"电视台的摄像师何在?"

"在!"

很快就有几名记者和扛着'大炮'的摄影师挤了进来。

见人马到齐,叶辰说道:"刚揭开张天宝父女丑恶的嘴脸,接下来我再为大家揭开张天宝丧良心的行为,记得上新闻时,给我打个马赛克哦。"

"没问题!"

张天宝看到这阵仗当即如丧考妣。

完了!这回完了!

这狗日的是要自己身败名裂啊!

 

 

第九章你太不要脸了

"没想到这个叶辰既然把记者和电视台的人都叫来了。"

"看来是真有大黑料要爆。"

"要是真爆出天宝大药堂卖假药一事,天宝大药堂的名声将毁于一旦,生意也会一落千丈,说不定还会被停业整顿。"

看热闹的人纷纷议论,而且人数越聚越多。

至于张天宝和张倩婷,早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时候叶辰打开那包鹿茸,放在摄像机前,对记者说道:"鹿茸是一种非常补的药材,价格很贵,因此很多不法商家造假鹿茸,不懂行的人很难鉴别出真假,但行内人一眼便能识别出真假。"

"不得不说张天宝很聪明,他把真假鹿茸按一定比例参合在一起,虽然效果会变差,但还是有补,不会被人起疑心。"

"比如这片鹿茸,切面布满均匀的蜂窝状,而且组织细密,是真的鹿茸。而这片鹿茸切面虽然也有蜂窝状,但很不均匀,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组织结构很差,明显就是造价的。"

"这片也是真的,这片就是假的..."

叶辰将真鹿茸和假鹿茸挑了出来。

张天宝看的是冷汗连连,脸色一阵黑一阵白。

没多久功夫,叶辰就将一包鹿茸的真假全部挑拣了出来,对记者说道:"看这比例,七成假三成真,你说张天宝的心是不是太黑了?"

"确实很黑。"美女记者点头道。

"放你娘的狗屁!"张天宝忍不住骂道:"我天宝大药房卖的鹿茸全是真的,从不掺假,你这是无中生有!"

叶辰摇头笑道:"你还敢嘴硬,那我就让你无话可说。"

话落,叶辰打开一个蛇皮袋,掏出一个电磁炉和一口锅,以及一桶水,然后说道:"谁去接一个插排出来。"

"我去。"王强这个托又起到了作用,很快就从一旁的便利店里头接了个插排出来。

于是叶辰用电磁炉烧起了开水,待水烧开后说道:"假鹿茸用开水煮十分钟就烂,而且水会变浑,真鹿茸是煮不烂,水也不会变浑,我们这就试试。"

说完,叶辰将假鹿茸倒进锅里,然后盖上锅盖。

咕噜!

张天宝狠狠咽了口吐沫。

这狗日的懂得太多了!

而且很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啊!

十分钟后,叶辰开锅,只见滚水一片浑浊,而且还有很多杂质,于是叶辰锅里的水和鹿茸倒在地上,然后重新加水,将真鹿茸放进去煮。

做好这些,他对美女记者说道:"你捡几片试试看,是不是稍微用力一搓就烂。"

"好。"美女记者蹲了下来,捡了几片鹿茸一搓,果然就烂了。

很多围观的人也过来试试,结果都是一搓就烂。

但记者和围观的人都没说什么,他们都在等待所谓真鹿茸煮好之后的对比结果。

十分钟后叶辰开锅,只见滚水清澈见底,没一点杂质。

同样,叶辰也倒在了地上,冷却后说道:"现在你捡几片搓搓看。"

女记者按原先的方法去搓,不由惊呼道:"嘿,这个还真搓不烂。"

很多围观的人也捡去搓。

"果然搓不烂。"

"这个我用很大力了都搓不烂,看来刚才的是假的无疑了!"

张天宝顿时冷汗如雨,脸色锅黑。

张倩婷一双怨毒的眼死死盯着叶辰。

而这时叶辰打开了那包冬虫夏草说道:"鉴别冬虫夏草的真假也很简单,用开水一烧,虫和草分开的则为假,分不开的则为真。"

在众目睽睽之下,叶辰将一包虫草倒进开水里,烧了不到十分钟,超过七成的虫草分离,只有不到三成的虫草还是连着的。

"黑心!张天宝你太黑心了!"

"没想到咱们江州最著名的天宝大药堂,既然黑心到这种地步,简直太丧良心了!"

"张天宝我问你,你这的药材卖那么贵,而且掺假这么严重,你花这种昧良心赚来的钱不怕断子绝孙吗?"

围观的人一片愤慨。

顿时所有摄影机都对准了张天宝,并且美女记者走到张天宝跟前,说道:"张老板,我采访你一下,你们天宝大药房的药材都掺假这么严重吗?"

"滚!你给我滚!老子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张天宝要疯了,挥拳要打美女记者,把美女记者吓得连连后退。

"既然你不接受采访,我们会通过媒体,把天宝大药房丑事公之于众,并且上有关部门举报,让有关部门的人介入调查。"美女记者说道。

"你他妈的..."张天宝恨不得捶死美女记者,不过却被张倩婷拉住了。

而后张倩婷不知跟他说了什么悄悄话,张天宝笑了起来,冲叶辰得意说道:"大不了我接受有关部门的整改和监督,把掺假的药材全部下架,别以为你这么做就能影响到天宝大药堂的生意,告诉你,我张天宝是江州最强中医,专治疑难杂症,风声一过,天宝大药堂的生意照样红火。"

张天宝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刚刚张倩婷跟他说,会让未婚夫刘绍杰把事情压下去,所以他的底气才会这么足。

刘绍杰家里可是坐拥五十多亿资产,在江州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都有认识的人,有刘家撑腰,还怕个几把啊。

可叶辰闻言,却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江州最强中医,我问你,这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匾是哪位大佬做给你的?"

张天宝:"......"

"自己给自己做的吧?"叶辰冷笑。

"哼!"张天宝冷哼道:"是我自己做的又怎样,敢问这江州中医界,有谁的医术比我高,能拆了我这招牌?还不是没有人有那本事,否则我这江州最强中医的招牌能一挂就是五年吗?"

"那是因为你太不要脸了,真正的中医高手都懒得跟你这种臭不要脸的人计较,否则你的招牌早被砸烂了。"叶辰说着,高举他那杆旗幡继续道:"自从死过一回后,我叶辰将不再低调,也变得瑕疵必报,今天我过来除了揭开你们父女两的丑恶嘴脸,还要代表中医界,砸烂你的招牌,打肿你的脸,看你还敢不敢继续臭不要脸。"

"哈哈哈!!!"

张天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仰天狂笑了起来。

"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敢跑来跟我比医术,还想砸我的招牌,打我的脸,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了吗?"

张倩婷看了旗幡上的对联,忍不住笑喷,捂着笑疼的小腹嘲讽道:"你要是来踢馆,能不能把招牌搞正紧一点?弄了首污诗,打着悬壶济世的招牌就敢来踢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叶辰两眼一翻。

老子这对联哪污了?

是你思想太污了好不好?

根本领会不了这幅对联的真正含义。

想当年老子在仙界,巡游宇宙时,打着这个招牌到达哪个星球,就能让这个招牌响彻哪个星球。

现在去那些星球,只要报出这幅招牌,就没有人不知道这是天下第一仙医北冥医尊的传世招牌。

当然,叶辰不会将这些说出来,而是说道:"我今天就要用这个招牌砸了你的招牌,让这个招牌响彻江州,然后名动华国,再到震动世界。"

"哈哈哈,牛逼吹的可响了,你就不怕把自己崩死吗?"张天宝都要笑翻了。

就连很多围观的人也都摇头苦笑。

张天宝那个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子虽然有吹的成分,但人家行医几十年,实力在那摆着,就算不是江州最强,也没人敢站出来说比他强。

可这个叶辰呢?没有一点的名气,还住贫民区,他要是有张天宝那本事,还会没钱住别墅,还能被张天宝踢出张家?

关键时刻,王强这个托就站了出来,对张天宝说道:"张医师,不管这个叶辰有没有吹,既然人家来踢馆,你难道不敢接吗?"

"放屁,老子就会怕他这个废物?"张天宝不爽道。

"那好。"王强说着,对在场的人说道:"不瞒大家,我天生就是个天萎,活到三十岁了,就没见二弟抬过头,起过杆,去了无数医院都治不好,可我不甘心,都说张医师医术高明,所以就过来试试,既然有人要踢馆张医师,那我就当个媒介,只要谁能治好我的天萎,谁就是最强中医。"

他确实是天萎,昨天去医院时,被吴健雄请来当托,说是只有叶辰有希望治好他的天萎,所以当起托来才这么卖力。

"这个提议好。"

"我赞同这个提议。"

"你俩就用他一较医术高下。"

围观的人嚷嚷道。

"好!"张天宝当即应了下来,冷笑看着叶辰道:"就不知道你敢不敢答应。"

"你敢答应,我又有什么不敢答应。"叶辰道。

"OK,那咱们就来一较医术高下,谁能让他弟弟抬头,并且持续的时间长,谁就胜出怎样?"张天宝建议道。

"可以。"叶辰点头。

顿时围观的人全都擦亮了眼睛。

到底谁有本事让天萎三十年的人雄起呢?

拭目以待吧!

 

 

第十章砸烂招牌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见叶辰答应,张天宝问道。

"你先吧。"叶辰怕他先来,直接给王强的天萎治好,张天宝就没机会展示医术了。

"行,我先就我先,谁让我是江州最强中医。"张天宝一副懒得跟废物计较的样子,挺着大肚腩走向王强,抓起他的手把起了脉来。

"臭不要脸。"叶辰忍不住吐槽。

"不爽你赢老子啊。"张天宝得瑟道。

结果把了不到十秒脉,他的眉头顿时一皱。

紧接着,他的脸越变越黑,最后变成了绝望。

"怎么了张医师?"王强问道。

"哦,没什么。"张天宝挤出一丝笑容,抽回手,说道:"从你的脉搏来看,几乎探寻不到你的阳脉,阴脉却很强烈,这说明你身体阴盛阳衰,各种虚,才会导致无法抬头起竿。"

"虽然你这个症状非常难治,但也不是不能治,需要中药调节身体机能,使阴阳平衡,不过这个过程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两三年才能看到见效。"

王强顿时哭丧着脸。

尼玛,难道自己还要继续萎下去?

"这么说,你是短时间内没法让他起竿?要是我让他起竿,那么你就输了。"叶辰说道。

"谁...谁说我没法让他起竿。"张天宝其实根本没什么把握,但怕叶辰真让他起竿,那自己就输了,所以他决定试一试。

当然,这个任务必须交给张倩婷去执行,如果他亲自去试的话,起竿的可能性会更小,甚至都不可能让王强起竿。

于是张天宝以煎药为由,将张倩婷叫进药堂,大约半个小时后父女两才拿着银针以及一碗药汤出来。

"喝下药。"张倩婷道。

"好。"

王强喝下药,躺在一条躺椅上。

十五分钟后。

"现在我要开始给你施针了。"张倩婷很不情愿的弯下身子。

也就为了让天宝大药堂稳操胜券,否则打死她也不接受老爸的无礼要求。

要是个帅哥还好,可王强长得太特么挫了。

结果她一弯腰,王强的视觉遭受极大冲击,整个人瞬间激动了起来。

接着就是一针一针的往下刺,王强非但不觉得疼,反而觉得特别舒服,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王强突然叫了起来。

"起竿了!终于起竿了!哈哈!"

呼!

张倩婷长舒一口粗气,转身瞪了张天宝一眼,将银针扔给张天宝,眼神中满是幽怨之色。

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骚动,无不夸赞张倩婷针法好。

只是很快王强就叹了一口气。

"唉,不到一分钟又倒了。"

张天宝笑呵呵的安慰道:"没关系的,有治好的希望不是?"

"那是,那是。"王强笑吟吟的点头。

"厉害!张家的医术果然厉害!"

周围的人无不称赞。

听着铺天盖地的赞扬,张天宝的脸都笑成了菊花状,看着叶辰得瑟道:"看到了没?想砸我的招牌,有本事你也让他起一次竿。"

"我只想说是倩婷的沟,以及她的活,起到了关键作用,与你没多大关系。"叶辰随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银针。

"可惜你没有,我看你怎么让他起竿。"张天宝也不生气,他可以肯定叶辰绝对没有让王强起竿的本事。

也就为了一场比赛就赢了叶辰,否则他才不会让自己女儿去干那事,不然与叶辰打个平手,有失天宝大药堂的牌面。

"我不要沟,也不要活,我只要一根银针就能让他起竿。"说完,叶辰眼疾手快的将一根二十厘米长的银针刺进王强头顶,至少没入十多厘米,直达脑部。

张天宝的瞳孔骤然一缩。

"你这哪是治病!简直就是在杀人啊!"

就连围观的人也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么长的银针直接刺进人家头部,这也太暴力了吧?

可接下来王强的一句话,却让大家惊骇不已。

"一点都不疼啊。"

什么?

一点都不疼?

有没有搞错?

那么长的银针刺入那么深,怎么可能不疼?

"你确定不疼?"张天宝质疑道。

"真的不疼。"王强摇头,然后看向叶辰问道:"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丁点疼痛?"

"因为你的病根在脑部,而不是张天宝所谓的阴盛阳衰,反而你身体的阴阳很协调。"

"放屁!你都没给他把过脉,凭什么否定我的说法?"张天宝不满道。

叶辰嗤笑道:"亏你还是中医,你难道不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排第一,切排最后,用眼睛就能看出病因,为何还要去把脉?你医术差,看不出来用把脉也就算了,可你把脉也把不出个病因,乱说一堆阴盛阳衰出来,你不觉得丢脸吗?"

"你你你..."张天宝气的身如筛糠,这废物是怎么知道自己乱说的?难道他的医术很高?不科学啊。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爸医术差?"张倩婷指着叶辰不满道:"读医科大学时,你连人体的穴位都会记错,更连行医资格证都没考上,我严重怀疑你是在胡乱行医,还是无证行医,而且你这一针下去还会危及病人的性命,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说完,张倩婷掏出手机报警。

她可以肯定叶辰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要趁机让叶辰入狱,还要把叶辰弄死在监狱。

"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这么暴力给人乱用银针,快拔出来!"

"对!快拔出来!弄出人命咋办!"

得知叶辰没有行医资格证,围观的人嚷嚷了起来。

"我有行医资格证,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会出事,他之所以天萎,是因为他的下丘脑神经出现问题,而我这跟银针就是用来刺激他的下丘脑神经,只要他感觉到疼痛,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想起竿就起竿了。"叶辰解释道。

叶辰话音刚落,张倩婷就说道:"我才与他离婚三天,敢保证他绝对没有行医资格证!"

而后又催促王强:"先生,你赶紧让他把针拔了,免得细菌感染到你的大脑,很可能就会危及到你的性命。"

"叶先生,你真的没有行医资格证?"王强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该不该信吴健雄的话,去相信叶辰是神医。

毕竟刚才他那一针下去,确实没有做消毒处理,怕有细菌感染到大脑。

只是没有人知道,叶辰用真元就能消毒。

"有的,应该很快就会给我送过来了。"叶辰笑着道。

"哎呀!"

然而就在这时,王强突然抱住脑袋,一脸痛苦之色。

"快看!肯定是细菌感染出现头痛症状了!"张天宝当即幸灾乐祸的叫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叶辰就拔出了银针,王强脸上的痛苦之色瞬间消失。

"现在你往那看。"叶辰指向张倩婷。

王强顺着叶辰所指看去。

咕噜!

下一秒,他惊喜的叫了起来。

"起竿了!哈哈!起竿了!"

张倩婷当即看向王强小腹。

果然起竿了!

叶辰这废物,真把这家伙的天萎治好了?

不好!

张天宝当即脸色大变,拦在张倩婷跟前,不让王强看,只要他起竿时间不超过上次,就不会输给叶辰。

"你回想刚才的画面。"叶辰立即提醒王强。

"好好好。"王强点头闭眼回想了起来。

这个淫贼!

见王强满脸坏笑,张倩婷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这家伙指定在幻想着如何狠狠蹂躏自己吧?

大约一分钟后,王强猛地睁眼。

"我不行了,我要去卫生间,太受不了了!"

话落,王强一阵风般的消失在原地。

而张倩婷却要吐血了。

这淫贼幻想着自己一番,结果要那个了?

可接下来叶辰的一句话,却让张天宝父女两的心脏猛地一沉。

"我已经赢了张天宝,谁去把江州最强中医的招牌取出来,我要当着大家的面砸了那招牌。"叶辰说道。

"我去拿!"

"我也去!"

很快就有几个年轻人冲进天宝大药堂,他们全程观看,可以证明确实是叶辰赢了。

"不要!不能取下!那是我吃饭用的家伙啊!"

张天宝想要阻止,但却被围观的人堵死。

很快,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匾,被好几个青年抬到了叶辰跟前。

"叶辰,能不能看在我曾是你老丈人的份上,别砸我吃饭的家伙?"张天宝一脸的哀求之色。

"你给我安眠药,让我去死时,有想过我是你女婿吗?"叶辰冷声说着,一脚踹了出去。

砰!

牌匾被一脚踢成两半。

"我的招牌啊!"张天宝撕心裂肺的惨叫出来。

张倩婷眼神恶毒的盯着叶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最终吼道:"你砸了我爸的招牌,我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的,一定会!"

叶辰冷冷一笑:"这只是我报复你张家的开始,更狠的还在后面。"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敲锣打鼓声彻响中医街。

众人寻声看去,只看到街道上,一群人在喜庆的锣鼓声中招摇过市而来。

队伍的最前方,赫然是一副红布掩盖的牌匾。

张天宝当即眼前一亮,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砸了我的招牌,又有人给我送招牌来了。"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