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张倩婷免费在线完本阅读大结局

叶辰张倩婷免费在线完本阅读大结局

天王赘婿

时间:天王赘婿作者:小脚冰冷来源:ZW

天王赘婿叶辰张倩婷免费在线结局天王赘婿完本阅读作者小脚冰冷写的社会都市小说在线阅读:一年前,他为了救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富家千金,光荣的吃上了软饭。一年后,富家千金康复,砸了他的饭碗。他立志要吃首富家的软饭,打肿富家千金的脸,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高不可攀。...

《天王赘婿》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你太不要脸了

"没想到这个叶辰既然把记者和电视台的人都叫来了。"

"看来是真有大黑料要爆。"

"要是真爆出天宝大药堂卖假药一事,天宝大药堂的名声将毁于一旦,生意也会一落千丈,说不定还会被停业整顿。"

看热闹的人纷纷议论,而且人数越聚越多。

至于张天宝和张倩婷,早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时候叶辰打开那包鹿茸,放在摄像机前,对记者说道:"鹿茸是一种非常补的药材,价格很贵,因此很多不法商家造假鹿茸,不懂行的人很难鉴别出真假,但行内人一眼便能识别出真假。"

"不得不说张天宝很聪明,他把真假鹿茸按一定比例参合在一起,虽然效果会变差,但还是有补,不会被人起疑心。"

"比如这片鹿茸,切面布满均匀的蜂窝状,而且组织细密,是真的鹿茸。而这片鹿茸切面虽然也有蜂窝状,但很不均匀,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组织结构很差,明显就是造价的。"

"这片也是真的,这片就是假的..."

叶辰将真鹿茸和假鹿茸挑了出来。

张天宝看的是冷汗连连,脸色一阵黑一阵白。

没多久功夫,叶辰就将一包鹿茸的真假全部挑拣了出来,对记者说道:"看这比例,七成假三成真,你说张天宝的心是不是太黑了?"

"确实很黑。"美女记者点头道。

"放你娘的狗屁!"张天宝忍不住骂道:"我天宝大药房卖的鹿茸全是真的,从不掺假,你这是无中生有!"

叶辰摇头笑道:"你还敢嘴硬,那我就让你无话可说。"

话落,叶辰打开一个蛇皮袋,掏出一个电磁炉和一口锅,以及一桶水,然后说道:"谁去接一个插排出来。"

"我去。"王强这个托又起到了作用,很快就从一旁的便利店里头接了个插排出来。

于是叶辰用电磁炉烧起了开水,待水烧开后说道:"假鹿茸用开水煮十分钟就烂,而且水会变浑,真鹿茸是煮不烂,水也不会变浑,我们这就试试。"

说完,叶辰将假鹿茸倒进锅里,然后盖上锅盖。

咕噜!

张天宝狠狠咽了口吐沫。

这狗日的懂得太多了!

而且很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啊!

十分钟后,叶辰开锅,只见滚水一片浑浊,而且还有很多杂质,于是叶辰锅里的水和鹿茸倒在地上,然后重新加水,将真鹿茸放进去煮。

做好这些,他对美女记者说道:"你捡几片试试看,是不是稍微用力一搓就烂。"

"好。"美女记者蹲了下来,捡了几片鹿茸一搓,果然就烂了。

很多围观的人也过来试试,结果都是一搓就烂。

但记者和围观的人都没说什么,他们都在等待所谓真鹿茸煮好之后的对比结果。

十分钟后叶辰开锅,只见滚水清澈见底,没一点杂质。

同样,叶辰也倒在了地上,冷却后说道:"现在你捡几片搓搓看。"

女记者按原先的方法去搓,不由惊呼道:"嘿,这个还真搓不烂。"

很多围观的人也捡去搓。

"果然搓不烂。"

"这个我用很大力了都搓不烂,看来刚才的是假的无疑了!"

张天宝顿时冷汗如雨,脸色锅黑。

张倩婷一双怨毒的眼死死盯着叶辰。

而这时叶辰打开了那包冬虫夏草说道:"鉴别冬虫夏草的真假也很简单,用开水一烧,虫和草分开的则为假,分不开的则为真。"

在众目睽睽之下,叶辰将一包虫草倒进开水里,烧了不到十分钟,超过七成的虫草分离,只有不到三成的虫草还是连着的。

"黑心!张天宝你太黑心了!"

"没想到咱们江州最著名的天宝大药堂,既然黑心到这种地步,简直太丧良心了!"

"张天宝我问你,你这的药材卖那么贵,而且掺假这么严重,你花这种昧良心赚来的钱不怕断子绝孙吗?"

围观的人一片愤慨。

顿时所有摄影机都对准了张天宝,并且美女记者走到张天宝跟前,说道:"张老板,我采访你一下,你们天宝大药房的药材都掺假这么严重吗?"

"滚!你给我滚!老子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张天宝要疯了,挥拳要打美女记者,把美女记者吓得连连后退。

"既然你不接受采访,我们会通过媒体,把天宝大药房丑事公之于众,并且上有关部门举报,让有关部门的人介入调查。"美女记者说道。

"你他妈的..."张天宝恨不得捶死美女记者,不过却被张倩婷拉住了。

而后张倩婷不知跟他说了什么悄悄话,张天宝笑了起来,冲叶辰得意说道:"大不了我接受有关部门的整改和监督,把掺假的药材全部下架,别以为你这么做就能影响到天宝大药堂的生意,告诉你,我张天宝是江州最强中医,专治疑难杂症,风声一过,天宝大药堂的生意照样红火。"

张天宝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刚刚张倩婷跟他说,会让未婚夫刘绍杰把事情压下去,所以他的底气才会这么足。

刘绍杰家里可是坐拥五十多亿资产,在江州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都有认识的人,有刘家撑腰,还怕个几把啊。

可叶辰闻言,却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江州最强中医,我问你,这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匾是哪位大佬做给你的?"

张天宝:"......"

"自己给自己做的吧?"叶辰冷笑。

"哼!"张天宝冷哼道:"是我自己做的又怎样,敢问这江州中医界,有谁的医术比我高,能拆了我这招牌?还不是没有人有那本事,否则我这江州最强中医的招牌能一挂就是五年吗?"

"那是因为你太不要脸了,真正的中医高手都懒得跟你这种臭不要脸的人计较,否则你的招牌早被砸烂了。"叶辰说着,高举他那杆旗幡继续道:"自从死过一回后,我叶辰将不再低调,也变得瑕疵必报,今天我过来除了揭开你们父女两的丑恶嘴脸,还要代表中医界,砸烂你的招牌,打肿你的脸,看你还敢不敢继续臭不要脸。"

"哈哈哈!!!"

张天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仰天狂笑了起来。

"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敢跑来跟我比医术,还想砸我的招牌,打我的脸,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了吗?"

张倩婷看了旗幡上的对联,忍不住笑喷,捂着笑疼的小腹嘲讽道:"你要是来踢馆,能不能把招牌搞正紧一点?弄了首污诗,打着悬壶济世的招牌就敢来踢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叶辰两眼一翻。

老子这对联哪污了?

是你思想太污了好不好?

根本领会不了这幅对联的真正含义。

想当年老子在仙界,巡游宇宙时,打着这个招牌到达哪个星球,就能让这个招牌响彻哪个星球。

现在去那些星球,只要报出这幅招牌,就没有人不知道这是天下第一仙医北冥医尊的传世招牌。

当然,叶辰不会将这些说出来,而是说道:"我今天就要用这个招牌砸了你的招牌,让这个招牌响彻江州,然后名动华国,再到震动世界。"

"哈哈哈,牛逼吹的可响了,你就不怕把自己崩死吗?"张天宝都要笑翻了。

就连很多围观的人也都摇头苦笑。

张天宝那个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子虽然有吹的成分,但人家行医几十年,实力在那摆着,就算不是江州最强,也没人敢站出来说比他强。

可这个叶辰呢?没有一点的名气,还住贫民区,他要是有张天宝那本事,还会没钱住别墅,还能被张天宝踢出张家?

关键时刻,王强这个托就站了出来,对张天宝说道:"张医师,不管这个叶辰有没有吹,既然人家来踢馆,你难道不敢接吗?"

"放屁,老子就会怕他这个废物?"张天宝不爽道。

"那好。"王强说着,对在场的人说道:"不瞒大家,我天生就是个天萎,活到三十岁了,就没见二弟抬过头,起过杆,去了无数医院都治不好,可我不甘心,都说张医师医术高明,所以就过来试试,既然有人要踢馆张医师,那我就当个媒介,只要谁能治好我的天萎,谁就是最强中医。"

他确实是天萎,昨天去医院时,被吴健雄请来当托,说是只有叶辰有希望治好他的天萎,所以当起托来才这么卖力。

"这个提议好。"

"我赞同这个提议。"

"你俩就用他一较医术高下。"

围观的人嚷嚷道。

"好!"张天宝当即应了下来,冷笑看着叶辰道:"就不知道你敢不敢答应。"

"你敢答应,我又有什么不敢答应。"叶辰道。

"OK,那咱们就来一较医术高下,谁能让他弟弟抬头,并且持续的时间长,谁就胜出怎样?"张天宝建议道。

"可以。"叶辰点头。

顿时围观的人全都擦亮了眼睛。

到底谁有本事让天萎三十年的人雄起呢?

拭目以待吧!

 

 

第十章砸烂招牌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见叶辰答应,张天宝问道。

"你先吧。"叶辰怕他先来,直接给王强的天萎治好,张天宝就没机会展示医术了。

"行,我先就我先,谁让我是江州最强中医。"张天宝一副懒得跟废物计较的样子,挺着大肚腩走向王强,抓起他的手把起了脉来。

"臭不要脸。"叶辰忍不住吐槽。

"不爽你赢老子啊。"张天宝得瑟道。

结果把了不到十秒脉,他的眉头顿时一皱。

紧接着,他的脸越变越黑,最后变成了绝望。

"怎么了张医师?"王强问道。

"哦,没什么。"张天宝挤出一丝笑容,抽回手,说道:"从你的脉搏来看,几乎探寻不到你的阳脉,阴脉却很强烈,这说明你身体阴盛阳衰,各种虚,才会导致无法抬头起竿。"

"虽然你这个症状非常难治,但也不是不能治,需要中药调节身体机能,使阴阳平衡,不过这个过程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两三年才能看到见效。"

王强顿时哭丧着脸。

尼玛,难道自己还要继续萎下去?

"这么说,你是短时间内没法让他起竿?要是我让他起竿,那么你就输了。"叶辰说道。

"谁...谁说我没法让他起竿。"张天宝其实根本没什么把握,但怕叶辰真让他起竿,那自己就输了,所以他决定试一试。

当然,这个任务必须交给张倩婷去执行,如果他亲自去试的话,起竿的可能性会更小,甚至都不可能让王强起竿。

于是张天宝以煎药为由,将张倩婷叫进药堂,大约半个小时后父女两才拿着银针以及一碗药汤出来。

"喝下药。"张倩婷道。

"好。"

王强喝下药,躺在一条躺椅上。

十五分钟后。

"现在我要开始给你施针了。"张倩婷很不情愿的弯下身子。

也就为了让天宝大药堂稳操胜券,否则打死她也不接受老爸的无礼要求。

要是个帅哥还好,可王强长得太特么挫了。

结果她一弯腰,王强的视觉遭受极大冲击,整个人瞬间激动了起来。

接着就是一针一针的往下刺,王强非但不觉得疼,反而觉得特别舒服,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王强突然叫了起来。

"起竿了!终于起竿了!哈哈!"

呼!

张倩婷长舒一口粗气,转身瞪了张天宝一眼,将银针扔给张天宝,眼神中满是幽怨之色。

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骚动,无不夸赞张倩婷针法好。

只是很快王强就叹了一口气。

"唉,不到一分钟又倒了。"

张天宝笑呵呵的安慰道:"没关系的,有治好的希望不是?"

"那是,那是。"王强笑吟吟的点头。

"厉害!张家的医术果然厉害!"

周围的人无不称赞。

听着铺天盖地的赞扬,张天宝的脸都笑成了菊花状,看着叶辰得瑟道:"看到了没?想砸我的招牌,有本事你也让他起一次竿。"

"我只想说是倩婷的沟,以及她的活,起到了关键作用,与你没多大关系。"叶辰随口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银针。

"可惜你没有,我看你怎么让他起竿。"张天宝也不生气,他可以肯定叶辰绝对没有让王强起竿的本事。

也就为了一场比赛就赢了叶辰,否则他才不会让自己女儿去干那事,不然与叶辰打个平手,有失天宝大药堂的牌面。

"我不要沟,也不要活,我只要一根银针就能让他起竿。"说完,叶辰眼疾手快的将一根二十厘米长的银针刺进王强头顶,至少没入十多厘米,直达脑部。

张天宝的瞳孔骤然一缩。

"你这哪是治病!简直就是在杀人啊!"

就连围观的人也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么长的银针直接刺进人家头部,这也太暴力了吧?

可接下来王强的一句话,却让大家惊骇不已。

"一点都不疼啊。"

什么?

一点都不疼?

有没有搞错?

那么长的银针刺入那么深,怎么可能不疼?

"你确定不疼?"张天宝质疑道。

"真的不疼。"王强摇头,然后看向叶辰问道:"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丁点疼痛?"

"因为你的病根在脑部,而不是张天宝所谓的阴盛阳衰,反而你身体的阴阳很协调。"

"放屁!你都没给他把过脉,凭什么否定我的说法?"张天宝不满道。

叶辰嗤笑道:"亏你还是中医,你难道不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排第一,切排最后,用眼睛就能看出病因,为何还要去把脉?你医术差,看不出来用把脉也就算了,可你把脉也把不出个病因,乱说一堆阴盛阳衰出来,你不觉得丢脸吗?"

"你你你..."张天宝气的身如筛糠,这废物是怎么知道自己乱说的?难道他的医术很高?不科学啊。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爸医术差?"张倩婷指着叶辰不满道:"读医科大学时,你连人体的穴位都会记错,更连行医资格证都没考上,我严重怀疑你是在胡乱行医,还是无证行医,而且你这一针下去还会危及病人的性命,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说完,张倩婷掏出手机报警。

她可以肯定叶辰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要趁机让叶辰入狱,还要把叶辰弄死在监狱。

"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这么暴力给人乱用银针,快拔出来!"

"对!快拔出来!弄出人命咋办!"

得知叶辰没有行医资格证,围观的人嚷嚷了起来。

"我有行医资格证,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会出事,他之所以天萎,是因为他的下丘脑神经出现问题,而我这跟银针就是用来刺激他的下丘脑神经,只要他感觉到疼痛,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想起竿就起竿了。"叶辰解释道。

叶辰话音刚落,张倩婷就说道:"我才与他离婚三天,敢保证他绝对没有行医资格证!"

而后又催促王强:"先生,你赶紧让他把针拔了,免得细菌感染到你的大脑,很可能就会危及到你的性命。"

"叶先生,你真的没有行医资格证?"王强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该不该信吴健雄的话,去相信叶辰是神医。

毕竟刚才他那一针下去,确实没有做消毒处理,怕有细菌感染到大脑。

只是没有人知道,叶辰用真元就能消毒。

"有的,应该很快就会给我送过来了。"叶辰笑着道。

"哎呀!"

然而就在这时,王强突然抱住脑袋,一脸痛苦之色。

"快看!肯定是细菌感染出现头痛症状了!"张天宝当即幸灾乐祸的叫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叶辰就拔出了银针,王强脸上的痛苦之色瞬间消失。

"现在你往那看。"叶辰指向张倩婷。

王强顺着叶辰所指看去。

咕噜!

下一秒,他惊喜的叫了起来。

"起竿了!哈哈!起竿了!"

张倩婷当即看向王强小腹。

果然起竿了!

叶辰这废物,真把这家伙的天萎治好了?

不好!

张天宝当即脸色大变,拦在张倩婷跟前,不让王强看,只要他起竿时间不超过上次,就不会输给叶辰。

"你回想刚才的画面。"叶辰立即提醒王强。

"好好好。"王强点头闭眼回想了起来。

这个淫贼!

见王强满脸坏笑,张倩婷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这家伙指定在幻想着如何狠狠蹂躏自己吧?

大约一分钟后,王强猛地睁眼。

"我不行了,我要去卫生间,太受不了了!"

话落,王强一阵风般的消失在原地。

而张倩婷却要吐血了。

这淫贼幻想着自己一番,结果要那个了?

可接下来叶辰的一句话,却让张天宝父女两的心脏猛地一沉。

"我已经赢了张天宝,谁去把江州最强中医的招牌取出来,我要当着大家的面砸了那招牌。"叶辰说道。

"我去拿!"

"我也去!"

很快就有几个年轻人冲进天宝大药堂,他们全程观看,可以证明确实是叶辰赢了。

"不要!不能取下!那是我吃饭用的家伙啊!"

张天宝想要阻止,但却被围观的人堵死。

很快,江州最强中医的牌匾,被好几个青年抬到了叶辰跟前。

"叶辰,能不能看在我曾是你老丈人的份上,别砸我吃饭的家伙?"张天宝一脸的哀求之色。

"你给我安眠药,让我去死时,有想过我是你女婿吗?"叶辰冷声说着,一脚踹了出去。

砰!

牌匾被一脚踢成两半。

"我的招牌啊!"张天宝撕心裂肺的惨叫出来。

张倩婷眼神恶毒的盯着叶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最终吼道:"你砸了我爸的招牌,我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的,一定会!"

叶辰冷冷一笑:"这只是我报复你张家的开始,更狠的还在后面。"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敲锣打鼓声彻响中医街。

众人寻声看去,只看到街道上,一群人在喜庆的锣鼓声中招摇过市而来。

队伍的最前方,赫然是一副红布掩盖的牌匾。

张天宝当即眼前一亮,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砸了我的招牌,又有人给我送招牌来了。"

 

 

"闪开闪开,全部给我闪开,不然给你们腿都打断。"

送牌匾的队伍很快就来到天宝大药堂外头,有个极度嚣张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迅速让开一条通道,张天宝当即两步做一步迎了上去。

"秦少爷,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张天宝满脸堆笑道。

秦洛雲哈哈一笑道:"张医师,你的医术果然不愧是最强中医,敷上你那副药后,一夜之间我的脸就不黑不肿了。"

"这不昨天答应你,要是能让我快速消肿就给你送块匾吗,所以我一早就让人赶制了一块匾,金膝还没干就给你送过来了。"

"看好了!"

秦洛雲说完,一把掀开红布。

只看到雕刻精致的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江南最强中医。

看到这四个字,张天宝的脸立即笑成菊花状,说道:"秦少爷抬爱了,江州最强中医我还受得起,可这江南最强中医代表着全省最强,受不起,我张天宝受不起啊。"

他嘴上这么说,可心中却乐坏了,这意味着这块招牌的档次,比之前那块招牌的档次更上一层楼。

"张医师谦虚了。"秦洛雲摆了摆手,对围观的人说道:"昨天我的脸,被我爷爷打的又黑又肿,我都以为要毁容了,结果找张医师刺了几银针,又敷了一副药,今天早上对着镜子一看,嘿,好了。这么高级的医术,别说是江南最强中医了,就是全国最强中医也不为过。"

话落,掌声如雷。

而这时张天宝得意道:"我刚刚想明白了,其实那个人的天萎,是喝了我的药之后,药效发挥了作用给他治好了,而非被这个废物治好的,你们有见过插一针就能治好几十年都治不好的病吗?"

经张天宝这么一说,在场的人沸腾了。

"对啊,哪有插一针就能治病的?"

"肯定是张医师的药性发挥了作用,而不是被插一针就治好的。"

"现在看来,张医师的招牌被砸的很冤啊。"

围观的人开始对叶辰的医术产生了怀疑。

可秦洛雲顺着张天宝所指看去,当看到叶辰的那一刹那,他当即如丧考妣。

怎么是这个天杀的啊!

"改叫我爷爷了?"叶辰笑着对秦洛雲说道。

"叫你妈啊!"秦洛雲咆哮道。

我特么的不知道你在好不好,否则我特么会乱说吗?

"刚才还叫我爷爷,现在又叫我妈,看来你病的不轻,我给你治治病吧。"叶辰说着走向秦洛雲。

"别过来!你他妈的别过来!"秦洛雲吓得连连后退,他来给张天宝送匾,真不知道叶辰在场,不然怎么说也得带几个厉害的保镖啊。

可这场的人却一脸懵逼。

秦家的少爷怎么会害怕叶辰?

也就在这时,王强突然跑入人群,一脸惊慌的对叶辰说道:"叶先生不好了,我现在什么不想都硬的不行,根本倒不下去,顶的我难受死了,都感觉要撑爆了。"

此言一出,张天宝得意道:"听到了没,你们听到了没,我都说了,他是喝了我的药才治好天萎的,根本不是这个废物一针治好的,之所以他到现在都倒不下去,是因为药效还在调节他的身体机能,等药效过了,他的天萎自然而然就好了。"

几乎所有人都信了张天宝的话。

可叶辰却指着张天宝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你他妈的不是在治病,是他妈的在草菅人命啊,还药性过了天萎自然就好,等效果过了他都死翘翘了。"

"放你娘的狗屁,我分明是给他治病,哪有草菅人命,倒是你胡乱给人家插一针,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治好了人家的天萎,哪有一针能治病的,你才是在草菅人命!"张天宝怒道。

"你不信一针能治病?"叶辰冷笑道。

"信你个鬼!你个死废物!"

"好吧,那我就要真正的打你的脸了。"

话落,叶辰一把抓住张天宝的衣领。

"你要干嘛?你他妈的要干嘛?"张天宝吓坏了,一边挣扎一边叫道。

叶辰没有回他,看向秦洛雲说道:"你的脸,他用了一晚才治好的是吧?"

"是啊,人家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秦洛雲道。

"那我就用一分钟治好给你看。"

话落,叶辰狠狠的在张天宝的左右脸上扇了起来。

围观的人都懵了。

他既然不服气,对张医师动手了?

张倩婷也惊呆了,等她缓过神要去拉叶辰时,叶辰已经停手,而张天宝的脸却肿成了猪头。

"你她妈...好狠啊..."张天宝脸肿的说话都艰难,一双眼睛更是红的能滴出血来。

他可以保证,活了五十岁,头一回被人打的这么惨。

"他的脸肿,还是你昨天的肿?"叶辰看向秦洛雲。

"他肿,他肿。"秦洛雲双手捂住脸,怯怯道。

"那你看好了,我如何一分钟让他消肿。"

话音落下,叶辰抽出一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张天宝红肿的脸上,然后注入一丝真元。

"你他妈..."张天宝本想破口大骂的,结果发现脸既然不疼了,而且好舒服的样子。

他只觉得神奇!太神奇了!

一分钟后。

众目睽睽之下,张天宝红肿的脸以肉眼可观的速度消失,恢复到了原先的模样。

"卧槽!原来你的医术比张天宝牛逼万倍啊!"

秦洛雲惊爆出一句粗口,看叶辰的眼神都变了。

张天宝拔出脸上的银针,然后摸着自己的脸,神色骇然欲死。

既然真的一分钟就治好了?

张倩婷更是惊得捂住嘴。

这到底是医术还是魔术?

围观的人也都震惊不已。

原来他真有一针治病的本事啊。

"现在你们还相信,他的天萎是张天宝治好的吗?"叶辰指向王强道。

"不信了。"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叶神医,那我现在是什么个情况?"王强问道。

叶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刚才给你熬的那碗药,是极度壮阳的药,而非治病的药,你的病没治好前,起不了竿喝再多都没事,可现在治好了,那碗药的药劲还在,足以让你精尽人亡,所以我才说他草菅人命。"

"什么?"王强大惊。

"放屁!你他娘的放屁!我哪有草菅人命!"张天宝极力否认道。

"看来你的脸不够肿,还得再打你一次脸。"叶辰看向张天宝。

张天宝连忙捂住脸后退。

叶辰觉得好笑,说道:"谁去天宝大药房的煎药间,把扔药渣的垃圾桶拿出来。"

"我去。"王强亲自出马。

很快他便拿着一个垃圾桶出来了。

而张天宝父女顿时不知所措。

叶辰看了垃圾桶一眼,摇头一笑,一边挑着,一边说了起来:"伟哥空瓶一个,六味地黄丸空瓶一个,玛卡药渣,鹿茸药渣,枸杞,生姜、肉苁蓉..."

"这么多壮阳药合一起熬一碗药,就是一头牛也得累死,何况一个人。"

话落,王强炸了。

"我他妈的就是死,也要你女儿给我陪葬!"

王强冲向张倩婷,已经有要插死她的冲动了。

"啊!你不要过来!爸!救我!"张倩婷吓得花容失色,到处乱窜,王强疯了般的追逐,很快就逮住了张倩婷,直接一个龙爪手过去,给张倩婷抓疼了,嗷嗷直叫。

"畜生!你放开我女儿!"张天宝个头大,一把就将王强拽走,一脚狂踹在地。

张倩婷顿时抱住了双肩,一副受惊的小模样,呜呜哭泣。

但并没有人可怜她,反而都觉得她活该,谁让他们父女两给人家喝那么壮阳的药?

"叶神医,救我,真的要撑爆了。"王强哭丧着脸乞求道。

"好。"叶辰对这个托很满意,今天打张天宝父女两的脸王强起到关键作用,便给了他几银针,让他狂吐一地泔水。

"嘿,不撑了,吐完就不撑了。"王强激动的叫了起来,虽然依旧坚挺,但他有一种预感,找个没人的地方弄几次指定就好。

"厉害啊!"

秦洛雲不禁称赞,而后对张天宝说道:"张医师,抱歉,我那块牌匾你受不起,我还是砸了吧。"

"别!别啊秦大少!"

张天宝话音还未落下,秦洛雲就一脚踹烂了牌匾。

他宁愿毁掉也不给叶辰,谁让他昨天把自己的脸打肿。

可张天宝却要气哭了。

刚得了一副招牌,又他妈的被砸了。

"让一让!让一让!"

就在这时,好几个警员挤入人群。

"警官,你们终于来了!"

张天宝父女两当即跑向警察,仿佛见到救星一般高兴。

"刚才你们谁报警说有人非法行医?"为首一位警官问道。

"我报的警。"张倩婷立即指向叶辰,咬牙切齿道:"就是他非法行医,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五六个警员立即走向叶辰。

"有证件就拿出来,没有的话跟我走一趟。"为首的警官道。

"有啊,我已经让人送了,应该很快就会送到。"叶辰说道。

"那我们就等你几分钟。"

张倩婷立即道:"警官,他是我前夫,离婚才三天,他根本没有行医资格证,就算他让人送来,也肯定是假证。"

"那就跟我们走吧。"为首的警官拿出一副手铐。

"警官警官,就算他没证,但他的医术很好,治好了我花了几十万都治不好的病,能不能不抓啊?"王强道。

"医术再好,没有证件也不能行医,但我们可以根据你这个情况,对他减轻处罚,甚至还可以帮助他去办理行医资格证。"为首的警官说着,就要拿手铐去铐叶辰。

可就在这时,突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仿佛过年了似得。

听闻这些动静,很多人顿时皱眉。

难道又是给张天宝送牌匾的?

 

《天王赘婿》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