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虎风流道神小说免费阅读

雷虎风流道神小说免费阅读

风流道神

时间:风流道神作者:铁马金戈来源:WXB

主角叫雷虎的小说风流道神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铁马金戈写的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普通的都市青年雷虎,无意间在纯阳道祖吕洞宾的诱惑下踏入仙门,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上了修仙之路。在轮回重新转动的时候,无数上古大能穿越轮回而来。美艳的狐仙妲己,邪媚的魔宗妖女,温柔的天界仙子,还有那绝世美人儿貂蝉的转世之身,全都蜂拥而来。时间太短,美女太多…...

《风流道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可怜的王二霸

 

见有人砸场子,周围的老大爷老大妈一个个都散开站边上看热闹,刘半仙这个人他们都很清楚,本事平平但是心黑手狠,一旦被他逮住冤大头就是往死里宰,是出了名的“刘扒皮”,谁落到他手里就得掉层皮。反观雷虎不仅有真本事,价格还公道,无论是问吉凶还是买药买符都五块钱,虽然雷虎的年纪最轻,但是看在这些老大妈大爷眼里还是雷虎最像半仙,其他的都是坑钱骗人的。不过中国人天生带着一颗八卦的心,见有热闹看一个个都聚了上来,而且个个都信心满满的,他们很想看看雷半仙是如何修理这刘半仙的,虽然刘半仙才是上门找麻烦的。

“测字嘛,自然是不会的!”雷虎哈哈笑道:“断人吉凶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识妖辨鬼断吉凶,这是每个仙师最最基本的道行,只要入了道门开了天眼,都不是问题。雷虎现在道行不深,断不了那三年五年的事情,不过若是只看朝夕,还是没问题的。因此他给人断吉凶,从来不需要测字手相什么的,看到什么说什么,至于信与不信,给不给卦钱,无所谓。

用吕道祖的话说就是,若是有缘自然能帮他化解一段劫难,若是无缘也不必为那几块卦金着恼,修道之人重在修心,被几块钱坏了道心落入下乘,这等丢西瓜拿芝麻的事情傻瓜都不做!

“好,那你说说你今天运道如何!”刘半仙冷笑一声:“我的运道又如何?”既然铁了心找事,刘半仙也不怕把脸皮撕破。虽然道行粗浅,刘半仙还是懂得一些门道的,那就是说得多错得多,若是自己有意将水搅浑,就算他生了一双天眼又如何看得清昏水下的鱼虾?况且为了对付雷虎,他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文的不行来武的,正的不行来歪的,总要弄得他灰头土脸不敢见人才好。

“我今天财运亨通,却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牢狱之灾!”雷虎微微笑道:“你呢,最近道心不正误入迷途,财运自然是没有了,不过也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牢狱之灾,不知我说的可对?只是我有贵人相助自可化险为夷,而某些人未必就有这般运道了!”雷虎话对着刘半仙说,眼睛却是盯着人群中几个着了便衣的同行,还有几个暗中握拳聚力的地痞流氓。

刘半仙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却被雷虎说破,面上实在有些尴尬,就在他正在思考如何反驳的时候,人群中两个算命先生立刻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赶紧走,开始启动第二套方案。这两个算命先生都是有些本事的,他们虽然看不清雷虎的深浅,却知道他周身瑞气千条虹光万丈,正是道门中人的气象,若论斗法不是他们这些草莽之辈能斗得过的。既然明的不行,那就速速抽身后退来阴的,不怕搞不倒雷虎!

“看来道兄果然有些门道,在下佩服!”刘半仙嘴角挂着灿烂的微笑:“不过道兄今日的断言恐怕要出错了,哈哈!”刘半仙摇着纸扇,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摇晃着出了人群。同时三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直接掀了雷虎的摊子,揪住他的衣领就要打。这三人都是附近街道有名的泼皮无赖,什么路摔乞丐碗夜踹寡妇门的缺德事没少干,只是命带凶煞寻常人也整治不了他们,一直逍遥到现在。

这三个人带头的叫王二霸,另一个叫王虎和王云,都是二霸的本家兄弟,仗着一身蛮力在附近帮几个黑帮看场子,也偶尔出来接点活捞些外水,昨天他们收了刘半仙五百块钱,让他们今天来找雷虎的麻烦,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看到这三人身上黑气缭绕不是善类,雷虎冷哼一声,手腕一抬按住就要飞起的摊子,另一只手横拍而出,也不见怎么使力,五大三粗的王二霸立刻倒飞而出摔在地上。左右包抄的王虎和王云还没靠近雷虎,就被两根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暗器打得倒翻在地上,躺在地上哼哼呀呀直叫唤,半天都爬不起来。这三个人未必伤得很重,但是泼皮无赖的本事十足,只要你碰了他一下手指头他立刻能喊着断了两条腿,把人往死里坑。

来的时候他们就计划好了,若是雷虎不还手的话就是一顿暴打,要他半个月下不了床,若是还手的话就往死里讹诈,也要弄得他破财消灾脱层皮才算完。而雷虎若是软硬不吃的话,刘半仙立刻报警让人将他们一起抓进去,也要弄雷虎一身脏水才好。这一套连环计,看起来简单,却是招招歹毒都能把人恶心到死的招数,因此许多厉害的人物都怕这些泼皮无赖,宁愿吃点闷亏将他们打发了,免得被没完没了的恶心。

可是雷虎不吃这一套,你们想玩我自然陪你们玩到底,看谁最后玩死谁!

三个泼皮无赖躺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其他几个算命先生只当他们真的受伤了,立刻打电话报警,不到两分钟,两辆警车就开了过来。来的警察当中其中一个正是李冰,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泼皮无赖,还有明显占了上风的雷虎,李冰脸上一红,心里却突突的火直冒,直接摸出了拷子将四个人拷住带上警车。做了好几年的片警,李冰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不过这毕竟是一起暴力斗殴事件,社会影响很恶劣,因此她必须得将这些人带回去,给公众一个交代。

当然,好好整治下雷虎这个坏家伙也是她现在心里想要做的,虽然抓了妖怪没给钱,但是李冰觉得自己亏很大的说,不好好修理下这个坏家伙绝不放过他!

“王二霸,老熟人了嘛!”进了派出所,李冰冷冷的盯着三个不断叫唤的家伙:“别鬼叫了,谁不知道你们这副德性,说说怎么回事情?别在我面前耍花招,要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对于这些泼皮无赖滚刀肉,李冰也是非常头疼,这些家伙对法律熟得很,大事情不犯小问题不断,每次就算要整治他们也很难抓到痛脚,顶多拘留几天就得放人,可是他们做的缺德事儿,枪毙个三五回都不算过分,辖区内出现了这样的滚刀肉,她已经头疼了很久。

不过这次他们折腾的人是雷虎,李冰除了生气外还有一丝丝兴奋,这个坏家伙,终于也有人不怕死敢对付他了吗?

“他打我们!”三个泼皮无赖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人拳脚功夫很是了得,你看我的胸口都青了一片,我要求到医院检查,万一伤到心啊肺啊什么的就麻烦了!”自己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雷虎自己很清楚,不过猫妖下手狠不狠就不好说了,想起昨天一根鱼骨头能打穿墙壁撞断电线杆,这力道估计轻不了。不过看王虎和王云两个家伙活蹦乱跳的,估计也没受什么伤,要不然以猫妖的力量早让两人断手断脚了,哪里还能在这里鬼叫!

“听到了吗?”李冰笑嘻嘻的看着雷虎:“既然打伤了人,那去医院检查下是应该的,小张,带他们去医院照个片弄点药,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让人将三个明显受了皮外伤的泼皮带走,李冰笑嘻嘻的看着雷虎,雷虎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妞不是又想整治自己了吧?

坐在椅子上,拿着手里的本子,李冰依然笑嘻嘻的看着雷虎,她不着急,她很淡定,要想收拾这个坏家伙,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法子。看到李冰这副样子,雷虎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冰,突然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听到雷虎突然冒出来的话,另一个协警笑得差点抽了过去,她早就看李冰和雷虎之间怪怪的了,难不成两人真有故事不成?

八卦之火熊熊不熄,无论是做什么的,只要是女人,对八卦都带着天然的好奇心,因此这个女协警立刻坐直了身子双眼发亮,看着眼前的雷虎,期待他下面的话!

“哎呀,我的猫不见了!”雷虎眼睛转了半天,突然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听到雷虎的话,那个女协警有些无语,这人也太无厘头了吧?刚才那句话已经不着调了,这个更离谱,现在自己都陷在这里,竟然还想着自己的猫,实在是让人无语。不过李冰自然知道雷虎的猫是什么样的猫,听到他的话也是脸色大变,如果这个时候让猫妖跑了的话,那就惨了呀!

让女协警更郁闷的是,李冰竟然在听到雷虎的猫不见了也是大为紧张,竟然连做到一半的笔录都不管了,急急的跑了出去帮雷虎找猫去。这个女协警刚才也看见了有一只白色的小猫下了警车,虽然那猫长得很可爱,不过也不用这么紧张吧?不过李冰跑了出去,她也不好问什么,只是看着雷虎一直念着“苦也苦也,祸事来了!”虽然给这只小猫套了御兽圈,可是它如果真的跑远了,自己还能拿它怎么办?

以它的道行,若是再想祸害哪户人家,不弄得鸡飞狗跳才怪!

“小猫不见了!”过了好半天,李冰才满脸愁苦的走了进来,小声的问道:“这下该怎么办?”李冰虽然讨厌雷虎,但是作为一个人民警察,是非轻重还是分得清楚的,若是让猫妖继续去为祸,绝对比一百个算命先生打架还严重,自己被雷虎占了便宜吃了大亏,不正是拜这只猫妖所赐吗?两个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笔录也不做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断的摇头叹气,把女协警弄得满头雾水,搞不明白这两人在做什么。

这时,刚刚带着王二霸他们去医院做检查的小张回来了!

“小张,人呢?”李冰看着小张,皱着眉头说道:“那三个泼皮无赖放出去肯定又得去祸害人,能多关他们几天就算为老百姓做好事了,你不会把他们放了吧?”听到李冰的责问,小张脸上满是苦水,连忙解释道:“不是这么回事情,这三个人除了点皮外伤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正要带着他们回来做笔录,结果突然从旁边飞来三根鱼骨头,王虎被打断了腿,王云被打断了手,王二霸更惨,胳膊腿儿全断了,也不知道要休养多久才好,这件事情惊动了局里,他们已经立案正在到处找嫌疑人呢!”混混寻仇是很常见的事情,可是下手这么狠的直接让人断手断脚的却不多,而且还发生在医院门口这样的公共场合,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因此局里非常的重视,派出了许多警察查这件事情。

听到这里,雷虎和李冰都是脸色一变,这只小猫真的出去惹祸了!

就在此时,一只白色的小猫轻盈的从门边钻了进来,扑进雷虎的怀里两只爪子抱着雷虎的脖子,小脑袋蹭啊蹭的撒娇,嘴里不断的叫着“么么哒”,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完全看不出这就是刚刚惹了大祸的猫妖。看到这只可爱的小猫,那个女协警立刻爱心泛滥,怪不得他们这么紧张这只猫,原来真的很可爱啊!

感觉到女协警对它很有好感,猫妖立刻转身跳上了桌子,扑进女协警的怀里一直蹭啊蹭,不断的撒娇占便宜,弄得雷虎非常的无语,果然是一只色猫,走到哪里都是这副死得性!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做只猫也是很不错的说,不知不觉,雷虎就羡慕得流出了口水

 

玉儿

 

猫妖很快就征服了派出所所有女警员,获得了小白这个十分光荣的外号。抱着一大袋子各种口味的鱼干,小白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不断到处卖萌讨好,收获巨大。将战利品得意洋洋的朝雷虎身上一丢,小白掉头就往外面跑,打算继续狩猎再得些好处。赶紧将小白的这些战利品收好,雷虎十分郁闷的端着手里的茶杯,让小白这么一闹腾,李冰再也不敢难为他了,只希望让他看好这只猫,少断几条腿就好。

在雷虎要走的时候,李冰突然接到了所长打来的电话,让她先不要放这个算命先生走,等他回来再说。然后可怜的雷虎同学悲剧了,只能继续留在里面,等着所长到来!南城区派出所的赵所长是一个为街头大妈大爷光为喜爱的老好人,最擅长处理邻里问题,本来他今天早上出去调解一桩财产纠纷,到了吃饭的时候才勉强将双方的情绪稳定下来,同时坐下来好好谈谈,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这个时候赵所长应该回家吃饭的,不过听到派出所带回来个算命先生,赵所长连饭也顾不得吃就赶了回来,最近家宅不安他五岁的小孩子老是半夜发高烧做噩梦,说老是梦里看到鬼,把老赵的XF愁得不行,找了好几个算命先生请了几道符回来屁用都没有,现在所里竟然来了个,管他有没有本事,先带回去给XF看看再说,说不定就行了呢!老赵本来是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过事关自己的孩子,也由不得他不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家里的独苗子出了问题,不得被老爷子骂死。

喝完第三杯茶,雷虎终于等到了这个派出所的所长!

赵所长一身干净的警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人却是十分和蔼,估计是常年做街道工作的缘故。刚一见到赵所长,雷虎就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雷虎的心里凭空多出了几分好感。听赵所长描述了家里的情况,雷虎眉头紧皱,按理说他这样的好人是不应该被小鬼缠身的,这些污秽之物一般都是趋阴避阳,像赵所长这样一身正气的警察,寻常的小鬼避都来不及的,可是听他描述的情况,也不是很厉害的角色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还是得具体看了情况才能知道。

“要不道长和我一起回家看看?”赵所长看雷虎眉头紧皱,连忙说道:“弄不弄得好不打紧的,关键是得让XF安心才成!”赵所长也是发愁,他辖区里的几个半仙是什么货色自然清楚,都是抓进来几回的老熟人了,坑钱的本事有,真正有道行高深办得了事的一个都没,赵所长自然不会去找他们。可是他的工作很忙,南城区这片地方大事情没有小麻烦不断,他一个所长如何脱得了身?

因此XF那里只能敷衍着,可是这事情不解决也不行,看着小孩子精神一天比一天差,赵所长心里也不受,因此病急乱投医,听到所里带回来个算命先生,立刻赶了回来准备先带回家去再说。

不过见面一看,赵所长就有点小失望,这个算命先生太年轻了吧,就算有道行估计也有限得很!

“好!”雷虎点了点头:“阎王好斗小鬼难缠,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个小鬼在这里撒野!”一听到有鬼抓,雷虎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这可是南城片区的领导啊,只要真能将他屋里的脏东西收拾了,至少以后在这片摆摊是不用担心被掀了,现在一天五六百块钱的收入,比那些神马白领的都强,这个铁饭碗一定要千方百计的保住才行。现在的雷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视钱如粪土的2B青年了,凡是与收入有关的事情他都非常的紧张,非常的敏感,特别是现在见到樱雪之后,雷虎的战斗之心开始燃烧了!

见雷虎非常有信心的样子,赵所长也是心里大定,立刻开着车子将雷虎拉回自己住的房子。赵所长是平城市的人,一直生活在这里,他家的房子不是新盖的商品房,而是位于还没开发的地区,一座两层小平房占的地方倒挺宽,只是几十年风雨,这间房子的使用寿命也快到了尽头。

赵所长将车停在院子里,走进了屋子。现在已经一点多了,赵所长的老爸出去和人下象棋了,只有老妈一个人里屋午睡。站在院子里,雷虎仔细看了看这个院子的风水,坐北朝南正常的布局,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当他走进屋一看,立刻感觉到左边的卧室里面传来一丝丝鬼气,这股鬼气很淡,很轻,不是厉鬼的味道,但毕竟是鬼气,雷虎很清晰的感觉了出来。

这丝鬼气寻常人感觉不出来,只当做是吹进来的一丝凉风,却丝毫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赵所长,这间屋子是不是夏天比其他地方要凉快一些?”雷虎指着那间屋子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小孩子晚上是睡在里面的吧?”找到了问题所在,事情就好解决了,既不是妖魔,也不是厉鬼,事情还在雷虎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听到雷虎这样问,赵所以连忙答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得到赵所长的肯定回答,雷虎也不说话,而是推开门走了进来,雷虎立刻觉得自己的感觉又重了一些,这屋子果然有问题。取出桃木剑握在手里,雷虎仔细的查看着这间屋子,发现这丝鬼气就是从床下飘出来的,雷虎连忙施展天眼神通朝下查探,透过层层泥土,竟然在数十米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墓穴,一堆枯骨躺在墓穴里面,这丝丝鬼气正是从枯骨上传来的。

“既已身死,理应前往地府轮回才是,为何留在此处迟迟不去?”雷虎轻喝一声:“反倒留在这里害人,是何道理?”从身上摸出四张符纸,雷虎凝神戒备,只要这小鬼胆敢反抗,立刻要它好看。

“大仙饶命!”一道清烟从枯骨上飘了出来,恐惧的看着雷虎手中的灵符,低声求饶:“小女子名叫玉儿,本是良善之人,只是遭了歹人的毒手身死异地,又因是枉死入不得阴曹地府,小女子不愿进枉死城受苦,只能躲在此地苟延残喘,若不是他们的床压在小女子的尸身之上难受得很,小女子也不敢惊扰良宅的安宁,还请大仙明鉴!”听到女鬼的话,雷虎心里一动,枉死之人是入不了地府轮回,这种说法自古有之,若想轮回转世的话得找个替身才行,要不然去了地府也得被打入枉死城永世不得超生,没想到这种说法竟然是真的,而且自己面前都站着一个。

面对这样的问题,雷虎心中大定,他想起自己学的一门替身傀儡术,不正是应对这样的情况吗?

不过替身傀儡术需要七月初七才可以施展,趁着鬼门开的时候用木偶草人代替枉死鬼做替身,再为她求一道前往阴曹地府的路引才行,毕竟没有黑白无常的接引,平常是进不了阴曹地府的。想想现在离七月初七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雷虎思忖着还得想一个妥善的法子才好,要不然这两个月仍然是个麻烦。

“本大仙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投胎转世!”雷虎沉声道:“只是这两个月如何安顿你,还得让我想想才行!”将玉儿收走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自己现在道行低微又麻烦不断,万一哪天遭了不测岂不害了她?可是若要她继续留在这里,难免影响到赵所长的小孩子,同样是个麻烦,若是如实告之让赵所长以供奉之法先养玉儿两个月,又恐引起赵老爷子和小孩子的不安,也不算是个妥当的法子。

算了,还是让当事人做决定吧,抓鬼降妖本就是为了积累功德,若是横生枝节起了祸端反而不美,让他们自己决定才好!

“什么!我家地下有女鬼?”听到雷虎的话,赵所长一惊,连忙压低声音不敢让他老妈听见:“这可如何是好?”雷虎连忙将两个解决的方法告诉了赵所长。赵所长思忖了片刻,显得很为难,养鬼之法他也听说过的,只是自己的爸妈都很迷信,最怕这些脏东西,一旦让他们知道肯定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因此最稳妥的法子就是让雷虎带走玉儿,这样再将床搬个位置,每月给她烧几把纸钱,就算解决了麻烦。

听到赵所长的担心,雷虎点了点头,对着地下小声道:“玉儿,虽然你的阴宅先立在此处,却也是别人的阳宅,所谓好鬼不挡道,要不我为你另寻一个去处,可好?”这女鬼死了几百年,也没去找替身,看来也不是什么恶鬼,为活人消灾解难是功德,为死人消灾解难也是功德,一举两德的事情,雷虎自然愿意去做,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人家愿不愿意而已。

“玉儿谢过大仙,还请大仙为玉儿指条明路,小女子来生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大仙的恩德!”听到雷虎愿意帮她,玉儿立刻激动的答应了,哪里还敢挑三拣四的。这样的结果最好,雷虎立刻取出一个玉瓶,念动咒文,玉儿的魂魄立刻化做一缕缕清烟飘进了玉瓶之中。

将玉瓶小心的收好,雷虎嘱咐赵所长将床的位置挪了,让他三年之内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晚上给玉儿烧三把纸钱,然后又送了赵所长四张灵符让他压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镇住残存的鬼气,再取出一个护身符让他的孩子戴着,便可万无一失,这间屋子以后再也不会闹鬼了!

感觉到凉快的屋子渐渐的燥热起来,赵所长赶紧从身上摸出两百块钱要给雷虎。雷虎微微一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五张符一张五块钱,这鬼收得容易也算五块钱好了,不需要这么多!”重新取出三张十块钱的人民币给了雷虎,赵所长的眼中已经从怀疑变成了崇拜,这才是谦谦君子道门高人哪,比起以前那些见面就谈钱给少了还不乐意的假道士假和尚不知强了多少倍。

就在赵所长以为雷虎已经走远的时候,他突然又绕了回来,将一张名片塞给赵所长:“以后还有这方面的生意给我打电话啊,还有我在南城区这边摆摊您别让手下的警察掀我的摊子,小本生意挣个糊口钱,不容易!”拿着手里的门片,看着刚才还仙风道骨一副高人的雷虎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油滑市侩的江湖术士,赵所长彻底无语了!

 

钱多多

 

今天的生意被人搅黄,已经没法子做了,找了个小饭馆将肚子填饱,从赵所长那里得来的三十元酬金就去掉大半,雷虎买了包七匹狼还倒贴一块钱,看来做好人的生意果然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看着功德薄上增加的20点功德值,雷虎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仔细算算的话,今天才8号,这个月300点的功德任何自己就完成了一半,超额完成可是有业绩奖励的哦!

没地方可去,雷虎决定到樱雪美女的画廊去看看,她的世纪大厦位置很好,在那里有钱人多,怕死的少,说不定自己在那里画符卖比她生意还好呢!

打定主意,雷虎立刻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世纪大厦。作为平城最大的商业广场核心建筑,世纪大厦高达七十多层,樱雪的画廊在世纪大厦第八层的中间,地理位置非常的好。不过就百十平方的地方,每个月的租金就高达十二万,也只有卖珠宝艺术这些奢侈品的人才敢在这里卖,要不然做其他生意估计赔得连裤子都穿不起。怀里抱着小白,身上背着一个大背包,雷虎就像个农民工进城一样上了世纪大厦。

重新回到这座高消费的大厦,雷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几年前他是这里每间店铺的座上宾,几年后这里的老板没有一个再记得他,这样也好,反倒少了些尴尬。一路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店铺,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人,雷虎一层层绕着逛上去,终于来到了雪落工作室。

“先生,欢迎来到雪落工作室!”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姑娘礼貌的看着雷虎:“先生你的宠物”画廊里面放的都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若是让小猫小狗在里面一折腾,后果非常的严重,因此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允许宠物进来的。当然,那些有钱的大爷自然不算,即使弄坏了他们也赔得起,而雷虎这样的年轻人,一看就没钱,要是弄坏了画作就很麻烦。

“我找你们老板!”雷虎微微笑道:“如果不方便的话,你可以叫她出来!”看着这个同样礼貌的年轻人,小姑娘欲言有止,老板的朋友确实很多,可是没有像他这么寒碜的啊,不过小姑娘也不敢做主,这时候樱雪正在和一个少爷谈一幅画的价钱,正忙着呢,因此她只得将雷虎请进了店铺,请他在靠近角落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给他泡了杯茶,小心翼翼的看着雷虎怀里的小猫,生怕它到处乱抓乱咬闯祸。

感觉到小姑娘的戒备,小白非常的不满,冲她狠狠的挠了几下爪子,两只眼珠子盯着一副画着蝴蝶和鲜花的作品,明显对上面的蝴蝶很感兴趣的样子。小姑娘生怕小白冲过去把画上的蝴蝶扑了,连忙走进去将画作收了起来,找个隐秘的位置放好。

就在此时,樱雪拿着一副画作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道歉:“对不起钱公子,你的条件我没办法接受!”樱雪的脸色很难看,却只能一直陪着笑。她的这副山水画是两年前的作品,画风还不是很成熟,正常的话能卖八千就不错了,不过钱公子一开口就出十万,但是条件是樱雪得陪他出席一个酒会。对于这些各怀鬼胎的公子哥,樱雪心知肚明,跟他们走容易,回来就难了,她自然不会答应。

“如果樱雪小姐答应的话,我每个月都到你这里来买三幅画!”钱公子目光落在樱雪丰满的胸脯上,强忍着火说道:“樱雪小姐不必这么急着拒绝,可以好好考虑下!”听到这个声音,雷虎隐约觉得有些眼熟,这不是平城的狗大富钱多多吗,以前被自己修理了很多次,现在怎么还是这副德行,见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开步子了?看到钱多多那一副猪哥样,雷虎就来气。

心思一转,雷虎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雪老板,这幅画十五万卖给我吧,和这样的穷鬼浪费口水做什么!”从头到脚不超过三百块钱打扮的雷虎直接喊出了一个让小姑娘抓狂的价格,这家伙看起来一副穷酸样,哪里找怎么多钱,难道这才是传说中到处装穷泡妹妹的狗大富?

听到雷虎的声音,钱多多立刻转过身来,目光落在雷虎的脸上,恨恨道:“雷三少,几年了你还没饿死,真不容易啊!”钱多多自然知道雷虎老爸破产的消息,对于这个一直欺负自己的坏蛋钱多多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看到他一口气直接喊出了十五万的价格,钱多多目光一凛,难道这家伙的老爸短短几年时间又跑到南方淘金成功东山再起了,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多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雷家的财力岂是你这样的小角色能比的!”雷虎哈哈一笑:“雪老板,给我打包吧,我还有点事情马上要走!”听到雷虎的话,樱雪先是一楞,然后立刻将画给了另一个营业员。看到这幅画就要落在雷虎的手里,钱多多大急,这个坏蛋以前有钱的时候欺负自己就算了,和他斗狠斗不过,现在家里都破产了还敢打自己脸,钱多多哪里忍得下这口恶气!

“二十万!”钱多多脸色铁青的看着雷虎:“给我包起来,我现在带走!”

“三十万!”雷虎哼了一声:“和我斗,你还嫩得很!”从身上取出一本发票拿在手里,雷虎做出一副要开支票的样子。

“五十万!”钱多多气疯了,叫嚣道:“五十万,我要了!”看到钱多多这副样子,雷虎的目光有些迟疑,想了想放下手里的收据本,似乎觉得这个价钱不值。钱多多也觉得不值,可是能打雷虎的脸也觉得很开心,见雷虎不敢迎战,立刻摸出金卡刷了五十万,拿着这副只值八千块钱的画走掉了!

看到钱多多得意的样子,樱雪彻底无语,遇到雷虎这样的家伙,活该你被坑。不过见雷虎竟然吼得这么有底气,樱雪笑嘻嘻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是不是抢银行了?”听到樱雪的话,雷虎十分淡定的摸出一大把硬币摆成了十五万三个汉字,这不就是十五万么?看到雷虎竟然这么无赖,樱雪也觉得非常的无语。两个小姑娘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雷虎,这样也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雷虎笑而不语,他只是利用某些人自卑而又自大的心理了,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上这个恶当,可是一直生活在雷虎阴影里的钱多多肯定上当,而且就算雷虎叫一百万他也得上当,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去把极品飞雪拿出来!”樱雪坐在雷虎的身边,对两个小姑娘说道:“今天你们都做得很好,一人去抽屉里拿一千块钱奖金提前下班吧,明天准时来就好!”坑了一个冤大头,樱雪也非常的高兴,立刻给两个小姑娘放了假。又有奖金还能提前下班,两个小姑娘都非常的开心,给两人泡了茶立刻欢天喜地的下班去玩了,让雷虎非常的羡慕。

“要不我也来给你打工算了!”雷虎微微笑道:“这待遇,让人眼红啊!”想起自己辛辛苦苦跑一趟才三十块钱,人家卖一张画就五十万,好象这个差距很大的样子。听到雷虎的调侃,樱雪笑而不语,从消毒柜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茶具拆封给雷虎倒上极品飞雪端给他。对于这个男人,樱雪在任何时候都升不起半点的优越感,曾经他是平城赫赫有名的富家公子,现在即便虎落平阳也一如既往的强势,绝不会让任何人骑到自己头上。

或许有的人本来就是天之骄子,不管他生在哪里,身处何地!

门口挂上歇业的牌子,雷虎和樱雪两人就躲在里面喝着茶,慢慢聊着这几年各自的经历。雷虎自从家道中落后也曾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虽然他也曾想着靠父亲以前的关系几度拼杀,但是都以失败告终,无钱无势,要想自主创业太难。而樱雪在离开原来的学校后没有继续读书,而是跟了一个很有名的女画家学习创作,她的天赋一直非常的好,而且原来的基础也很扎实,学了两年就开始在一些业内的展销会卖自己的画作,渐渐有了名气,直到现在已经成了业内十分出名的年轻美女画家。

“以前的事情,对不起!”雷虎歉意的看了樱雪一眼:“害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现在是不是想追本姑娘了呢?”樱雪笑嘻嘻的看着雷虎:“你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以前哦,难度高了很多很多的说!”无论是身家还是地位,现在两个人都完全颠倒了过来,不过樱雪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雷虎心里到底有没有她,现在还敢不敢来倒追她。

“雪姑娘,你应该搞明白一个问题!”雷虎牛皮烘烘的说道:“我现在可是预备役神仙,将来说不定是要上天当神仙的,你跟着我哪里会委屈,明显占了大便宜好不好!”雷虎最强的不是自己的道术,而是一双巧嘴,活的能说成死的,死的能吹成活的,一堆便便都能说得比金子值钱,斗起嘴里十个樱雪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么说本姑娘带着上千万的家产倒贴你还是我占了便宜呀?”樱雪笑嘻嘻的说道:“预备役神仙,听起来好拉风哦,还是等你转正了再说吧,呵呵!”听到樱雪的话,雷虎哈哈一笑,直接将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揽在了怀里,不用等转正了,现在就倒贴了吧,这东西谁知道是猴年马月呢!仅仅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樱雪就被雷虎给紧紧抱住,迷醉的风景在画室中荡漾,满园春光,处处暗香。

 

《风流道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