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灵欢程默寻是主角的小说(请你无畏的爱我)

苏灵欢程默寻是主角的小说(请你无畏的爱我)

请你无畏的爱我

时间:请你无畏的爱我作者:苏拾年来源:zsy

苏灵欢程默寻是主角的小说(请你无畏的爱我)苏灵欢程默寻免费在线阅读,请你无畏的爱我是作者苏拾年写的精彩解读:曾以为失去全世界,余生都会在黑暗中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可是遇到了他,她才知道在这个世上,除了父亲,还有另一个男人也会疼她入骨,宠她入髓。...

《请你无畏的爱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她从来不是一个人

那日之后,苏灵欢没有再见到程默寻。

一连三天,他们的新闻越炒越热。

苏灵欢想要去殡仪馆看看苏爸爸都完全无法靠近,记者们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殡仪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完全是全天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的蹲守。

她再是想见苏爸爸,也不愿让这些人打扰父亲最后的宁静。

所以,她只能躲在殡仪馆对面的一栋高楼上,拿着望远镜像个小偷一样窥探着…

饶是如此,有人还是不放过她。

哐——

天台的铁门被人砸开,紧接着凌菲出现在了她眼前。

“苏灵欢,你不顾礼义廉耻勾引男人,气得你父亲心脏病发轰然离世,你怎么还有脸活着!?我凌菲若是你,就会直接跳下去以死谢罪!”

女人的头发烫着大波浪卷,微风拂过,那漾起的微波流传出无限的风情,只是这面目表情和嘴里吐露出来的言语,偏生和这妩媚搭不上调。

苏灵欢收了望远镜,看着凌菲,缓缓道:“凌菲,新闻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对吗?”

她大学学的就是新闻,毕业后一直在历城一家报社实习,好巧不巧和凌菲所在的报社是同一家。

她很清楚,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她的新闻绝不会这般如火如荼。

凌菲摩挲着涂满了大红色蔻丹的手指,笑了笑,“还不算太蠢!进报社的第一天我就跟你说过,你斗不赢我的,不管是事业…还是男人。”

“为什么?”她在报社实习的那段时间,专心做自己的事情,从不勾心斗角,不知道怎么就成为了这个昔日好友眼中的绊脚石。

砰——

凌菲一拳打在铁门上,盯着苏灵欢的眼球都要瞪爆了,“你还敢问为什么!?总编说了我们俩要公平竞争那一个转正的名额,可是你呢?你凭借着程氏集团准儿媳的身份拿到了多少独家报道?我不甘心,凭什么一切好事都被你占尽了?程灿爱你,总编赏识你,而我呢?我和你都是历城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学生,我不觉得我比你差!所以,我得要为自己争。”

“你…喜欢程灿?”

“对。”

“可我们大学四年是那么要好的朋友,你从来都没有说过。”

“你不知道和你做朋友的那四年我过得有多痛苦,每次对着你们笑,我的心都在滴血…好在老天有眼,苏灵欢,你行为不检点被我抓到,这就怪不得我了!这次我要叫你身败名裂,永无翻身的机会。

你以为程默寻能保护你是吗?但据我说知,他的公司遇到了大麻烦,前几天他已经连夜赶回了纽约,只怕无暇管你。”

苏灵欢撑在铁栏杆上的手微微攥紧了,怪不得毕业后凌菲和她渐行渐远,怪不得这些年每次聚会除非有程灿在场否则凌菲绝不参加……

真相一旦展露人前,从前那些被她忽略的细节就变得清晰起来…

她不是傻,只是对于自己的朋友、爱人、亲人从不怀疑。

“你想怎么样?”

“我想带你去参加苏爸爸的葬礼,让你亲眼看着从小疼你的父亲是怎么样一寸寸化为灰烬的。”

字字诛心。

尽管如此,苏灵欢还是答应了。

只要能送父亲最后一程,她不惜一切代价。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再次低估了凌菲对她的“良苦用心”。

葬礼上,所有人都着一席黑衣,神情肃穆。

哀乐响起的时候,啜泣声也此起彼伏,巨大的哀恸就笼罩在大厅里。

攸然…

关于苏爸爸生平回放的视频忽然转变成了苏灵欢跪在病房的大理石地面上,求医生不要将检查结果告诉任何人的片段。

凌菲抢走了司仪的话筒,站在台阶上向众人解说,“这是苏灵欢和程默寻奸情败露后,程小公子和程夫人带着苏灵欢去妇产科检查她是否失了贞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她定是做了亏心事,否则一个正常人怎么会给医生下跪,求医生不要将结果告诉任何人!?”

凌菲说完就操作了电脑,将一张检查结果单放大在了屏幕上。

上面赫然写着苏灵欢的处女膜已经没有的事实。

不知是谁指着人群中戴着墨镜披着头发的苏灵欢大喊了一声,鄙夷、嫌恶、轻视就全都朝着她涌了上来。

她虽学了些防身的功夫,但这是父亲的葬礼,她没有动手。

单薄的女人被人踩在生冷的地面上,心像是在寒冬腊月里破开了口子,只要一呼吸就是痛彻肺腑。

“苏灵欢!”

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她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三天前还黑着的发已经斑白,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母亲一下子就老了上十岁。

啪——

苏妈妈一巴掌扇了上去,她手上拿着一把剪刀,狂乱地挥舞着,眼神里带着一抹瘆人的疯狂,厉声道:“我穆如棠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这个灾星,你活着还不如去死!你欠你父亲的这条命有什么资格还在这世上过活!?你去地底下陪你爸爸吧!”

她大脑一下子都停止了转动,完全被苏妈妈骂晕了,连躲都不知道躲。

这时,一只带有薄茧的大手握住了离她心脏仅有毫厘距离的剪刀,瞬间鲜血如注。

她眸中全是红,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毫无血色的唇张了张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而后她听到这只手的主人对她的妈妈说:“穆女士,就算你不要欢儿,欢儿也有我,在这个世上她不会是一个人。

你要让她为苏爸爸偿命也要问问我这个丈夫同不同意!?”

第6章 怕什么天打雷劈

而后她听到这只手的主人对她的妈妈说:“穆女士,就算你不要欢儿,欢儿也有我,在这个世上她不会是一个人。

你要让她为苏爸爸偿命也要问问我这个丈夫同不同意!?”

-------------------------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程默寻拉起了地上的小女人,触到她身上的伤时眼神忽然变得阴鹜,他眯起眼环视众人,沉声道:“是谁伤了她?”

苏灵欢这时才真的回过神来,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小声道:“算了!我们走吧,你的手需要包扎。”

“傻丫头,不想参加爸爸的葬礼了?”

她苦笑,摇了摇头,“有我在,爸爸走都走得不安心。”

程默寻旁若无人地吻了吻她的嘴角,“都嫁给我了,还这么不自信?你丈夫是谁?是华人街的传说,他们不知道我有多厉害,你也不知道吗?”

是的,虽然这几日她没见到程默寻,但程默寻还是安排人给他们将结婚证办好了。

虽然很不合时宜,她还是弯了嘴角。

这人啊!

真是自恋得没法了。

程默寻牵着她的手走上了台阶,凌菲怵于他的气势,抖着手将话筒递了过去。

男人拿起话筒,缓缓开口:“诸位,很感激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鄙人岳父的葬礼,程默寻在此不胜感激。

天大的事情大不过已逝之人安息,相信各位都是懂礼之人,先不说我太太和我那不成器的侄儿子之间究竟谁对谁错,至少现在我们不该用这些事情来打扰一个老人。

中华民族,素来重‘孝’,该怎么做无需我多言吧?”

此话一出,鸦雀无声。

众人看向始作俑者凌菲的眼神也变了。

“什么人啊!还是记者?在人家葬礼上闹什么闹?真是不懂礼数。”

……

这之后,葬礼进行地非常顺利。

苏灵欢总算是安好地送完了父亲走过最后一程。

葬礼最后,程默寻跪在了苏爸爸的遗体前,认真地说:“爸爸,我是程默寻,您的女婿。

从今以后,我会接替您的位置,像父亲疼爱女儿一样把欢儿放在心尖上疼。

日后你在天上看着,错过了程灿,其实是欢儿的福气。

毕竟,我惦记欢儿七年了,有几个男人能守着没有希望的两千多个日夜只思念同一个女人呢!?我发誓,我会找出证据,证明欢儿的清白,这么好的女人,我都舍不得碰一下,倒是被旁人害成这幅样子,我若是不给她报仇,倒也枉为她的男人了。”

苏灵欢跪在男人身边,泪流满面。

凌菲气得腮帮子都在抖,她冲上前,指着地上跪着的一对男女,质问道:“奸夫淫妇还把话说的这么感人?你们的脸呢?骗一个死人你们的心能安吗?还有,你们口口声声说结婚了,证据呢?”

苏灵欢白了脸,倒是程默寻还是神神在在的一副样子,安抚地看了小女人一眼后才慢条斯理地从上衣里侧的荷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本本。

他翻开,举起,任由旁人观摩。

苏灵欢那颗冰冷到已经崩裂地粉碎的心就是这样被一个叫程默寻的男人细细缝补起来的。

一点点的阳光慢慢地渗透她的肌理,钻入她的骨缝,润物细无声。

她没想到,不过是一场偶遇,他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当众拯救她不说,还会把他们的结婚证随身携带,放在靠近胸口的地方。

说不感动都是骗人的。

“这就哭了啊!?以后我会更宠你,更爱你,那你岂不是每日都要以泪洗面了!?”他用指腹揩去她的泪水,深情地看着他,眸色柔得真的能滴出水来。

隐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的程灿母子再也按捺不住,从一道黑色的帘子里冲了出来。

程灿一脚踹翻了殡仪馆大厅里摆放整齐的盆栽,怒气冲冲地指着苏灵欢和程默寻,“你们一个是我的未婚妻,一个是我的小叔,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乖侄儿你故意气死了苏爸爸,又对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欢儿落井下石,这样的你都不怕天打雷劈,小叔和婶婶怎么会怕?”

噗嗤——

有人笑了出来。

程灿母子俩加在一起都不是程默寻的对手,言语上惨败后,叶瑾仍不甘心,举起了一早准备好的汽油泼向了地面,她手里拿着打火机,瞪着程默寻夫妻俩,狠厉地开口:“苏灵欢,明明就是你在和灿儿在一起的时候就勾搭上了程默寻,给我们灿儿戴了绿帽子后我们才不得已让你和程家解除婚约的,你怎么可以倒打一耙?我们才是受害者,你承不承认?你若是不承认,你们俩今天一个人都别想活着走出去!!!”

在场的人包括程灿都被这一变故吓到了。

程灿想去抢自己母亲手上的打火机,叶瑾却毫不配合,她看着程灿,含泪说着:“灿儿,这是妈妈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妈妈不能看着贱人往你身上泼脏水,就算是死妈妈也要用我这条老命证明你的清白!!!”

叶瑾说完就疯狂地朝着程默寻夫妻俩走去,重复问:“承不承认?”

她想她的计谋就要成功了。

哪知,在死亡面前,程默寻仍是面不改色,摇了摇头,揽紧了苏灵欢的肩,一字一句地说:“没做过的事情我们绝不会认。”

下一秒,点燃的打火机飞了出去,一接触地面上的汽油就燃了起来。

尖叫声不断……

苏灵欢在混乱中抓紧了程默寻的手,嘴里还是颤颤抖抖地呢喃着:“爸爸…爸爸…”

隔着层层火光,她分明看到棺材已经着了火…

那里面睡着的可是掏心掏肺疼了她二十多年的父亲啊…

第7章 永远记住有我在

苏灵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殡仪馆大厅的,此刻她和那些劫后余生的人一同狼狈地站在大厅前面的一块空地上。

“哈哈哈——全没了,没了…真好!全部下去陪老苏,这样老苏就不会寂寞了,他这人最爱热闹…哈哈哈…”

瘆人的笑声在空地上响起,苏灵欢捂着耳朵都阻止不了这声音胡乱地蹿。

她循着声源看去,竟然是自己的母亲穆如棠。

苏灵欢急忙跑了过去,扶住穆如棠,哽咽道:“妈妈,别闹了好不好?!家里只剩下我们娘俩了,以后让我好好照顾您行不行?”

“放开我!老苏死了,我没有家了。

咦,你是苏灵欢?你怎么没在里面被烧死?你这个挨千刀的,怎么跑出来了?进去,你给我进去,最该死的人就是你!”

穆如棠疯起来的时候力气是惊人的大,苏灵欢又不可能对自己的母亲动手,所以半推半就地她就到了大厅门口。

一靠近,都是灼热。

穆如棠的双眸里倒映着火焰,衬得她整个人愈发狂乱了。

幸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抓住穆如棠带到了一边,苏灵欢这才松了一口气,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攸然,她想到了程默寻。

她此刻头发全都散了,凌乱地披在肩头,四处寻视,眸子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慌乱。

“程默寻?”

“程默寻?”

“程默寻?

她像个疯子在人群中穿梭着,声音越来越沙哑,染着哭腔,就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看着就让人心疼。

好心的人可怜她,抓住她的肩膀,叹了口气,“这么大的火,到现在还没出来的人怕是…凶多吉少了,你要节哀啊…”

“不!”苏灵欢疯狂地大喊着,她蹲下身,捂着耳朵,不去听这些消极的论断。

爸爸死了,相恋五年的男朋友不要她了,妈妈疯了要拿她的命给爸爸抵罪,唯一对她温柔以待的程默寻如果也葬身火海…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是不是她其实真的是妈妈口中所说的那个灾星?不然接近她的人怎么都没有好下场?

不行,她要去找程默寻。

苏灵欢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大力地咬住守在警戒线处的工作人员的手臂,像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往漫天火光里冲。

轰——

进口处的横梁轰然倒地,溅起火星,瞬间就将她的衣摆燃着了。

她不管不顾,就地打了个滚就往里面冲,恰好和疾步而出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程默寻看到苏灵欢的时候,整个人都颤了颤。

难以置信…

她竟然会不顾生命危险进来寻他。

男人护着苏灵欢出了火场后,苏灵欢才发现他背上还有一个用打湿了的外套裹住的人,就像…这背上的人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程默寻放下这人的时候,苏灵欢几乎是放声痛哭。

竟然是爸爸…

她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为了抢出她爸爸的遗体,浑然不顾己身安危,他做到了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程默寻扯出一抹虚弱的笑,低声道:“又哭了啊?你要记住,有我在,任何事情都无需你担心。”

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躯轰然坠地。

他身体多处被烧伤,又吸入了大量浓烟,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苏灵欢托殡仪馆的人安顿好父亲的遗体后就随着救护车去了医院。

她一直守在手术室前,眼睛都不敢合。

忽然,脖子一痛,整个人倒了下去。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