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无畏的爱我》(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苏灵欢程默寻请你无畏的爱我

《请你无畏的爱我》(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苏灵欢程默寻请你无畏的爱我

请你无畏的爱我

时间:请你无畏的爱我作者:苏拾年来源:zsy

请你无畏的爱我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苏灵欢程默寻的最新小说由苏拾年写的,请你无畏的爱我免费在线阅读:曾以为失去全世界,余生都会在黑暗中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可是遇到了他,她才知道在这个世上,除了父亲,还有另一个男人也会疼她入骨,宠她入髓。...

《请你无畏的爱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苏灵欢和一群朋友在纸醉金迷狂欢一夜喝得烂醉如泥的第二天清晨,天还未完全亮起,她就被一个中年妇人攥着头发从沙发里拉了起来。

啪——

清脆的一声掌掴,彻底将脑袋还处于迷蒙状态的女人打醒。

“苏灵欢,你这个贱人,居然敢给我们灿儿戴绿帽子?”

苏灵欢捂着脸,看着眼前的中年妇人,无奈道:“程妈妈,你误会了,几个朋友见我今天就要结婚了,所以昨夜闹腾着给我办了个单身party,都是老朋友也就是叙叙旧,没您想的那些龌龊事发生。”

“闭嘴!你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叫我程妈妈?”

苏灵欢听着这话,火气也上来了,她和程灿谈恋爱谈了五年,这五年里她没少受眼前这个妇人叶瑾的刁难,她都忍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她不是都已经答应她嫁给程灿了吗?怎么还这般无理取闹?

她声音冷了下来,直言道:“您别闹了,我该去化妆了,耽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呸!”叶瑾淬了一口,将报纸扔到苏灵欢的身上,颐指气使地看着她,愤然开口:“你记住,没有婚礼了,永远都不会有了。

只要我叶瑾活着,你就永远都别想进我程家的大门。”

苏灵欢看着报纸上的照片,脑袋轰一下就炸了。

头版头条是娱记凌菲的报导,标题醒目惊人。

【程氏集团准儿媳苏灵欢在婚礼前夕竟然勾引未婚夫的家族成员,企图将程家男儿玩弄在鼓掌之间】

凌菲分明昨夜就和她在一起,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报导?

她刺啦几下就将这报纸撕得粉碎,挺起胸脯,一字一句地说:“这是污蔑。”

话音刚落就看到程灿匆匆而来,她满心都是见到未婚夫的欣喜,根本没注意到男人眼中的阴翳和左手攥成一团的报纸。

“程灿,我们…”

啪——

苏灵欢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大力地打到了地上,她捂着渗出血迹的嘴角,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苏灵欢,你特么真是贱!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碰都不让老子碰,老子还以为你是思想保守是冰清玉洁,可实际上呢?背着我去勾搭人,是不是这种偷情的感觉特别好啊?”

苏灵欢咬紧了唇瓣,颤抖着开口,“我没有!”

“好!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走,去医院,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编出什么瞎话来。

”程灿一把抓起女人的头发,像拖着一条野狗一样将她拖着往前走。

苏灵欢剧烈地挣扎起来,她的胸脯因为极度的愤怒而起起伏伏,她一口咬住了程灿的手,待他疼得松了手的时候她操起了茶几上的空酒瓶就砸了过去。

“程灿,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程灿的眼睛都气红了,他捂着滴血的脑袋,看着苏灵欢的眼神是恨不得要将她吞掉的。

而他的母亲叶瑾,更是一下就掐住了苏灵欢的脖子。

“我说,你特么去医院检查检查!”

苏灵欢闭上眼睛,一颗满心期待成为程太太的心彻底瓦解,碎成一片一片的。

她不明白,一向温文尔雅的程灿怎么会像今日这样对她。

就好像…和她谈了五年的男人和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此刻的女人还以为在酒吧发生的这一幕已经荒诞到了极限,可到了医院妇产科,做过一番检查拿到诊断结果单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已经凝结。

她攥着结果单,跪在了医生的面前,哽咽道;“求您,别告诉任何人。”

医生蹙眉,试图劝说,“苏小姐,您这种情况很危险,应该要告诉家人。”

“门外的都不是我的家人。”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说了。”

医生走后,苏灵欢整个人都缩在墙脚,泪水簌簌地往下掉,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她都没有听到。

唰——

病例砸到了女人的头上,紧接着的是程灿疯狂的咆哮:“你还有什么话说!?你那层膜都已经没有了?如果不是被男人上了,难不成是你自己用手戳破的?”

程灿粗俗不堪的话落在苏灵欢的耳中是十足恶心的。

她木然地看着病例,心中一阵阵地发寒,她轻言道:“够了!我们婚约取消行了吧!?”

“放屁!你给老子带来这么多屈辱,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过去?”

“那你想这么样?”

“程氏召开记者发布会之前我会通知你,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将你和程默寻勾搭在一起的过程一五一十地讲出来。”

“程默寻是谁?”

“你的奸夫。

第2章 他等她七年了

苏灵欢和程灿虚与委蛇一番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直接回了家。

在门口恰好碰到一身喜气,明显就是装扮过了的苏爸爸和苏妈妈。

苏灵欢呼吸一滞,鼻子瞬间就算了,她撇过脸,生怕眼泪会不听使唤地落下来。

“你这丫头,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好了直接去化妆室的吗?”

她吸了吸鼻子,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才转过身看着一脸殷切的父母,艰难的说着:“没有婚礼了。

对不起,爸爸妈妈,没有…”

苏爸爸的眉狠狠地皱了起来,厉声道:“怎么回事?”

苏灵欢正要回答,过路的街坊就丢给苏爸爸一张报纸,轻蔑地瞥了苏灵欢一眼,“叔叔啊,您女儿婚前出轨,被记者抓了个正着,现在程家不要她了啊,您这家教也不知道怎么做的?真是为您担忧。”

苏爸爸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来,他双眼通红,指着报纸质问苏灵欢,“这是不是真的?”

“爸爸,不是这样的。”

“好,那你现在就给程灿打电话。”

在苏爸爸的坚持下,苏灵欢硬着头皮拨通了程灿的电话,刚刚接通就被苏爸爸猛然抢了过去。

“你这个贱人还敢给我打电话?”

听筒里传出的咆哮让苏爸爸愣住,他的心脏一突一突的,额上的青筋也迸了出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小灿,是我。

你和灵欢到底怎么回事?什么…灵欢是我的女儿,我很了解她,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

电话被挂断后,苏爸爸的手机里传来一个短视频。

是苏灵欢和程默寻的不堪视频。

看完视频后,苏爸爸浑身都在颤抖,他指着苏灵欢,唇瓣抖了半晌都没能说出一个字,紧接着,在苏灵欢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倒了下去。

“爸爸…”

“老苏…”

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不停刺激着苏灵欢,她看着身侧已经哭晕过两次的妈妈,心酸难忍。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大门开了。

医生走到他们面前,抱歉地看着他们,“节哀!苏先生本来就有心脏病,现在年纪大了经不得刺激,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苏灵欢的脑袋里嗡鸣作响,全是一片白。

她呆滞地站在那里,看着苏爸爸病床的床头柜上放着的心电监护仪上显示了一条直线,又看着护士将白布盖在了爸爸的身上。

她终于眨了眨眼睛,狂奔了进去。

她痛哭失声,那一阵阵如刀搅般的疼就从她的心蔓延到了四肢百骸,于是她的每一个毛孔都是痛的。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她拼命地摇着双眼紧闭的中年男人,哽咽着:“爸爸,你醒一醒啊?灵欢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灵欢还要跟你撒娇呢?”

她被人误会,被人设计,又检查出心脏出了问题,她第一个想的就是回家和妈妈说说话,和爸爸撒撒娇。

她知道,不管她在外面遭遇了什么,爸爸妈妈都不会离开她。

可现在…

“爸爸…”

“你给我滚出去!”攸然在头顶响起的女声击得苏灵欢浑身僵硬。

苏妈妈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你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女儿,没有你这个害死自己爸爸的女儿。”

“妈…”

“滚!”苏妈妈歇斯底里,眼球似乎都要瞪爆了。

她不想刺激妈妈,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苏灵欢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她故意往繁华的路段走,她怕…黑暗会将她吞噬。

市民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关于她的新闻。

话里话外全是浓重的指责和讥讽。

她忽然蹲下身,猛烈地捶打着自己的心脏,那里堵着一口气,无法宣泄而出。

她要发泄。

女人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刚走进纸醉金迷大门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异样的眼光。

“听说她勾搭的对象大有来头,程默寻可是程老的小儿子,从小就不爱仰仗家族势力,小小年纪就到外地念书,后来还去了美国,好像是哈佛商学院的博士,在校期间就已经在华人街开了公司,不到五年时间就已经上市,他是个传奇呢!比起程小公子,可是优秀太多。

不然怎么苏野鸡怎么会放弃程小公子投向小叔叔的怀抱啊!”

……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这些人像是生怕她听不见似的。

苏灵欢白了他们一眼,若无其事地朝着吧台走去。

这些人被无视,心里憋着一团火,端着鸡尾酒就冲了上去,于是一整杯酒直接从苏灵欢的脑门落下。

苏灵欢深吸了一口气,她本来心里就郁闷,正愁着无处发泄,现在这些人自己找上门来,她也就不会客气了。

一阵嘈杂声后,地上便多了几个呻吟不断的身体。

苏灵欢冷眼看着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人,缓缓开口:“我苏灵欢没有一点对不起程灿的,你们全都以为没了他,我会活不下去是吗?抱歉,那你们要失望了,我下次找的男人会比他更好!”

她说完就随意指了指坐在角落里五官全都隐在阴影下的那个男人,“你们看清楚了,那个人,就是我今晚的猎物。”

这个陌生的男人下一刻搂住了苏灵欢的腰,邪魅道:“小野猫,确定是我成为你的猎物,而不是你是我的猎物?”

第3章 他会负责的

这个陌生的男人下一刻搂住了苏灵欢的腰,邪魅道:“小野猫,确定是我成为你的猎物,而不是你是我的猎物?”

-------------------------

纸醉金迷顶层的豪华套房里,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将一个纤细的女人抵在墙上,两人吻的难舍难分。

动情之时,男人的大手钻进了女人的衣服下摆,直接找到了暗扣。

啪嗒一声,女人的内衣就滑落了下去。

男人一把推高了她的T恤,俯身靠近……

“嗯啊…”

一股不熟悉的震颤袭遍了苏灵欢全身,她不自在地扭动着,好像是在逃避,又好像是在渴求更多。

直到男人将她的裤子扯下她才猛然惊醒。

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男人温热的大手,她疾言道:“别这样…”

“小野猫,是你先勾搭我的…”男人俯身,用低沉暧昧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说着,还不忘喊含住她小巧圆润的耳垂,细细厮磨着。

她的身子一下就软了,却还是咬着牙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你能不能放开我?”

小丫头声音软软糯糯的,明明是拒绝,说出来却像是撒娇,听得男人忍不住勾了嘴角。

“你不想报仇了?不想知道是谁在背后陷害你?”

苏灵欢一凛,抬起湿润润的眼睛看着他,警惕道:“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男人闷声一笑,打横抱起女人就上了床。

身子陷入柔软大床的那一刻,苏灵欢听到他说:“我是程默寻,也是能帮助你的人。”

苏灵欢惊住了,红唇微张,眼睛呆滞,半晌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随便在大厅里指的男人就是程默寻?程灿口中的她的…“奸夫”?

怎么这么狗血!

男人趁着她愣神的空档,将她剥了个精光。

等待了七年的女孩,差点成了别人的妻子,这些年被他放在心底细细珍藏发誓要护佑一生给她幸福的那个女孩,此刻就躺在他的身下。

这叫他如何能够把持得住?

好在,苏灵欢思考不久就点了点头。

她要报仇!

为苏爸爸报仇!

在暗处害得她名声扫地成为过街老鼠的人她可以忍,但害死了她的爸爸她不能忍。

既然程灿和叶瑾要将屎盆子盖在她头上,她就干脆坐实这个谣言。

反正…她已经和程灿分手了,已经是孑然一身了,那么…她想和谁在一起都是合理合法的。

得到苏灵欢的许可后,程默寻再也无法收敛。

kingsize的大床震颤了一整夜,直到天际微白,男人才餍足地退了出去,他抱住小女人,笑得一脸满足,仍不忘在她耳边认真地说:“丫头,我会负责的!”

苏灵欢睡得真香,房门忽然被敲响,一声声连续不断,越来越大力。

不待她睁开眼,外面的人大概是失了耐性,一脚踹开了房门。

接着,镁光灯闪个不停。

程默寻早就在门开的前一秒用被子将苏灵欢遮了个严严实实,此刻温热的大手正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这是他在无声地给她力量。

“默寻先生,您真的和苏灵欢小姐在一起了吗?您这样做就不怕有失德行?”

程默寻摇了摇头,神情老神神在在的,完全没有所谓“被抓奸”该有的羞恼和不自在,“我侄子结婚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不知?侄儿媳妇是哪家的姑娘啊?”

他后半句是对着站在人群里的程灿说的。

程灿气得攥紧了拳头,语气不善地反问:“小叔,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呵——”,程默寻冷笑,“我刚从美国回来不到二十四小时,怎会知道你的事情?”

程灿咬牙,指着床上隆起的那块,扬声大喊:“就是她!就是你床上的这个女人。”

“你说欢儿?欢儿是你的小婶婶,你要懂礼貌,怎么能在小婶婶的面前无理取闹?”程默寻捏了捏褥子里小女人腰间的细肉,笑得像个狐狸。

程灿涨红了脸,而他高薪找来的这些记者们则是忍不住“噗嗤”大笑了起来。

这等媳妇变婶婶的新闻已经足够登陆明日的热点话题榜了,记者们在程默寻越发冷厉的眼神中见好就收,拿着设备一股溜儿地离开了。

只剩下程灿一人,他指着床上的男人恶狠狠地开口:“程默寻,当年我和我妈能设计将你赶出程家,现在一样可以,你别以为你回来就能拿回一切了。

我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仗没完!”

火气大的男人气哄哄地摔门而去。

程默寻拉开被子就看到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满脸都是泪却还仍在抽泣着。

男人心疼坏了,俯身轻柔地吻着她的眼睛,温言抚慰着:“乖!一切都有我在。”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程默寻愣了一下,继而想到七年前在纽约街头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弯了嘴角。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