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凡方慕诗的小说杀神临门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凡方慕诗的小说杀神临门在线阅读

杀神临门

时间:杀神临门作者:西南北来源:zzy

杀神临门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林凡方慕诗的最新小说由西南北写的,杀神临门免费在线阅读: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骗我,我自泰然,你若被谤、被欺、被辱、被笑、被骗,百倍奉还!...

 

第1章 杀神入赘

五年前,席卷全球的流行病带走了三分之一的生命。

一场家宴让曾经屹立巅峰的木家直系几乎死绝,富可敌国的资产被群狼瓜分。

林凡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沦为街边乞丐。

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但他熬过了五年地狱般的日子活了下来。

阳光下,他是资产千亿的神秘富豪,跟石油大亨共进晚餐,和温莎公主喝下午茶,出入上流社会。

暗夜里,他是刀头舔血的无敌杀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言出法随,杀人无形。

“主人,这是最近的委托。除了壹朗8000万美金的单子有些棘手其他的我已经安排幽灵去做了。”

“壹朗的单子拒了吧,告诉他们杀掉那个疯子没有意义。”

“明白,还有一个保护单...”黑玫瑰欲言又止。

“我不是保镖,拒了。”

“好的。”黑玫瑰转身一张照片从文件夹中飘落。

林凡双指并拢稳稳夹住,扫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这照片从哪儿来的?”

“她是保护单的目标。”

“单子给我!”林凡声音微微颤抖。

黑玫瑰从没见过林凡如此失态一时间失了神。

“我说单子给我!”林凡怒吼道,房间内温度骤降。

订单上的内容很简单:

姓名:方慕诗

任务:贴身保护

时间:五年

酬金:五百万

“真的是她!”林凡难掩激动的神色,五年前他染病流落街头,是方慕诗不顾危险的照顾才帮他捡回一条命。

“这一单接了,明天回华夏。调查一下委托人,重谢。”

当晚震惊杀手界的消息传遍全球,堂堂世界第一杀手接了酬金只有五百万的订单。

......

江州机场,刚下飞机林凡就收到了方慕诗的详细信息,大到资产变动,小到例假周期,事无巨细。

根据上面的日程安排,今天方慕诗要相亲!

“天助我也,还有什么比老公更适合贴身保护?”

然而事情并不简单,五年前方慕诗的爷爷暴毙父亲失踪,几位叔叔便以方慕诗年纪尚小为由抢走了属于她的家产。

五年过去,方慕诗展现出惊人的商业才能,为了避免她重夺方家大权几人决定把她嫁出去。

叔叔们精挑细选的“侄女婿”个个都是奇葩,有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强奸犯,有乞讨为生的瘸子,甚至还有年过五十的油腻大叔。

他们不仅要把方慕诗嫁出去,更要彻底摧毁她的人生。

了解了这些林凡心头无名火起,“这群渣滓!”

林凡在方家集团门口用两万块现金打发了瘸子乞丐,换上他的衣服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几个眉飞色舞的中年人围着方慕诗,唾沫横飞。

方慕诗脸色难看,手指攥的发白。

“慕诗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

“二哥说的对,女孩子工作再出色都不如嫁个如意郎君来的划算。这三个相亲对象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你可不能辜负叔叔们的一片苦心啊!”

“明天是黄道吉日,今天就把喜事定下来。”

“二叔,我才22!”方慕诗咬牙道。

“22不小了,你二婶22的时候你表弟都会打酱油了。”

“表弟又不是现在的二婶生的。”

“下个月是奶奶七十大寿,你也知道她老人家一直想让你早点成家。”

“呵呵,奶奶眼里什么时候有过我?”

“怎么说话呢?人已经到了,今天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婚事也得定下来!还等什么?把人叫进来。”

林凡三人走进会议室。

“慕诗,好好看看中意哪一个?”

方慕诗抬眼看去,三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她,让她很不舒服。

第一个头发花白还有点地中海,眼神色眯眯的令人作呕。

第二个顶着监狱特有的寸头眼神极富侵略性,仿佛要把她扒光,方慕诗都不敢跟他对视。

第三个邋里邋遢,眼神火热但目光澄澈似乎并没有那种龌龊的色欲,反倒让方慕诗有些好感。

地中海率先开口,“方小姐,我名下有个小公司,虽然比不上方家但也能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嘿嘿,跟着我不吃亏。”

“拉倒吧,就你这样的能不能硬的起来都不好说,你让这么个大美人守活寡吗?美女,你跟了我,保证让你性福一辈子。”说着竟然伸手朝方慕诗摸去。

林凡气血上涌,一把抓住寸头的手腕,“你想死吗?”

“死瘸子,放开老子!信不信老子打断你另外一条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这幅鬼样子还英雄救美?你也配!”

林凡手掌发力,寸头的手腕立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寸头变了脸色,但嘴硬道:“你他娘的给老子松开!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说着他撩起一脚朝林凡裆部踢去。

林凡后撤一步,用力一扥,寸头瞬间失去平衡摔了个狗吃屎。

“你他娘的偷袭老子,妈的,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老子跟你姓!”寸头嚷嚷着站起身扑向林凡。

林凡侧身躲过,趁众人不注意绊了一脚,寸头便直直的冲向墙角撞了上去,两腿一蹬没了知觉。

“是他自己撞的,与我无关。”林凡摊摊手。

二叔方林伟气急败坏道:“胡闹!这瓷砖可是意大利进口的!废物!来人把他拖出去!”

方慕诗则径直走到林凡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林凡。”

“你能接受婚后没有性生活吗?”

“......”

林凡想了想点点头,他的目的是报恩,任务目标也只是贴身保护,没有理由一定要发生什么。

“你能保证婚后不出轨吗?”

“能!”

“很好,最后一个问题。你能接受当上门女婿吗?”

“简直胡闹!”小叔方少伟怒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告诉你,就算你找个上门女婿,你的孩子也不是方家的种!休想拿到方家一分钱!”

“小叔,你多虑了,只要不嫁出去我就是方家人,属于我的我会自己夺回来!走着瞧!”说完拉着林凡离开了。

 

第2章 她真是我老婆

“你会开车吗?”走出公司大门的方慕诗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有气无力的问道。

林凡点点头。

方慕诗将钥匙甩给林凡便上了车。

林凡发动车子,“诗诗,我们去哪儿?”

“你叫我什么?”

“诗...诗”林凡有点心虚。

方慕诗盯着林凡,表情严肃道:“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叫我方小姐,不,叫我方总。诗诗,你恶不恶心?你只是我用来堵住叔叔们嘴的工具人,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摆正你自己的位置!等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会给你一大笔钱然后向法院申请撤销婚姻。你我再无瓜葛,明白吗?”

林凡眉头微皱,犹豫了片刻。

“哼。”方慕诗见状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果然天下的男人都一样,都是色胚!”

“开车吧,去商场买几件衣服。”

很快二人抵达汉街,汉街是江城最负盛名的购物街,号称江城女人的天堂。

方慕诗轻车熟路的找到一家高档男装店,林凡紧跟在后。

“方小姐,您来了!”店老板是个五十出头的男人,略微发福的头上顶着地中海的发型,显得有些滑稽。

“王老板,帮我挑几件正式点的西装。”

“没问题,还是方总的尺码吧?我都记在心里的。刚好有几件新品,正合适。”

“不是给我三叔,给他挑几件。”方慕诗指了指林凡,“过来啊,愣着干什么?”

“这位是?”王老板一脸狐疑。

“我未婚夫。”

“方小姐别开玩笑了,您可是江城第一美女,想娶您的青年才俊能从城南排到城北。就他?下辈子吧!”

方慕诗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赶时间,麻烦您快点。”

王老板连连点头,拿出软尺朝林凡走去。

“手臂伸直...”

折腾了一刻钟才搞定,林凡都不耐烦了。

方慕诗选了几款付完账扭头就走,似乎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林凡连忙提起衣服追上去。

“离我远点。”方慕诗美目圆瞪。“车钥匙给我。”

林凡乖乖照做。

方慕诗甩给林凡一张卡,“没有密码,自己去买几双鞋。我在车里等你。”

“那衣服?”

“自己拿着!难不成我拿?”

林凡不再废话,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店铺,扫了几眼便选定了心仪的两款正要伸手去取耳边传来呵斥声。

“住手!你干什么!”尖锐的声音仿佛刀叉划过餐盘,刺耳且聒噪。

林凡回头,一脸不解。

“出去!谁让你进来的?这是你乞讨的地方吗?还不快滚!”一个脸上涂着厚厚脂粉的店员,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凡的鼻尖呵斥道。

林凡心底不悦,沉声道:“我买几双皮鞋。”

“买?呵呵,我看是偷吧!就你这幅穷酸样也配穿古驰的皮鞋?”

林凡面无表情冷声道:“这两双,我要42码的,包起来。”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两双鞋单价都上万!见过那么多钱吗你?还包起来,你怎么不上天?”

林凡懒得废话,“刷卡。”

王凤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林凡不明所以。

“蠢货!捡了张信用卡就以为能为所欲为了?你知道密码吗?”显然她以为林凡的卡来路不正。

“你废话真多,没有密码赶紧结账,我老婆还在等我呢。”

“装,继续装!哪个女的瞎了眼会嫁给你这种货色?”说着她一把扯过卡递给同事。“我倒要看看这卡究竟能不能刷出来,小芳,去给他结账,我看着他,要是刷不出来我要他好看!”

不多时小芳姑娘拿着卡片回来了,面色复杂开口道:“先生,这是您的发票请收好,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怎么可能?小芳,你该不会跟他联合起来骗我吧?”,王凤一脸难以置信。

“凤姐,我哪有胆子骗你。这位先生的卡真的可以用。”

“放屁!哦,我知道了,卡一定是你偷来的!赶紧交出来不然我报警了!”王凤说着又要抢卡。

林凡懒得纠缠闪身躲过朝外走去。

哪知道王凤挡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喊,“来人啊,抓小偷啦!”

人群聚集起来,林凡心中的怒火也燃烧了起来。

“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恼羞成怒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小芳,快通知保安绝不能让他跑了。”有人群助威王凤神采飞扬,越发起劲。“你不交出信用卡就是做贼心虚!”

林凡翻了个白眼,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你怎么证明这卡不是我的?”

“信用卡背后都有签名,名字和笔迹起码要对得上吧?你叫什么名字?”

“林凡。”

“哼,露馅了吧?我记得很清楚卡上的名字明明是三个字!”

“这卡是我老婆的。”

“编,继续编。”

“我老婆叫方慕诗,你看没错吧。我赶时间,麻烦你让开。”林凡强压怒火道。

“肯定是你刚刚偷看了,除非你现在打电话让她过来否则你就是在撒谎!”

“我没有她号码。”

“大家伙听听,哪有老公没有老婆手机号的?你嘴里有没有一句实话?”

“你有完没完?”林凡眼看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没完,今天我非要为民除害把你送进监狱去!”说着朝林凡推搡过去。

林凡反手扼住王凤手腕擒住了她。

“放开我!混账东西!”

“林凡,你在做什么!”

林凡听到方慕诗的声音,立刻松开王凤一脸无辜,“老婆,你终于来了,他们说你给我的卡是我偷来的要报警把我抓起来,你快帮我解释一下。”

方慕诗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憋了老半天才挤出一句,“丢人现眼。”然后转身挤出人群。

围观群众的表情瞬间精彩万分,有的目瞪口呆难以置信,有的肃然起敬满脸崇拜,有的心碎不已咬牙切齿。

王凤的表情最是有趣,笑的比哭还难看。

林凡趾高气昂的说道:“我早说了,她真是我老婆!欸,老婆,等等我!”

 

第3章 瑰宝

“方总……”

“闭嘴!”

林凡讪讪的闭上了嘴。

刺啦……

轮胎和柏油马路摩擦的刺耳声音回荡在夜色里。

一个急刹,车停在谢尔顿酒店门口。

林凡瞥了眼酒店,扭捏道:“会不会太快了?”

“快你个大头鬼!满脑子龌龊剧情!你今天晚上住这儿,明天我来接你。”

“遵命!”

帮林凡办理入住后方慕诗就回家了,林凡则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主人,江城最雄伟的圣心教堂正在布置。婚纱来不及赶制,不过西西弗斯大师愿意用他压箱底的宝贝改制。”黑玫瑰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房间内。

“那件维纳斯的盛装?”林凡有些讶异,那件婚纱据说是西西弗斯为美神维纳斯所做,阿黛尔公主曾经开出天价西西弗斯都不肯卖。

“嗯,不过他提了个请求。”

“答应他。”

“主人,您不再考虑一下?万一他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林凡眼眸微抬,淡然道:“他不敢。”

“明白,竞拍永恒之心花了三亿美金,幽灵亲自护送,明天天亮到。”

“你盯紧点,明天我要给慕诗最完美的婚礼,决不允许有一丝差池!”林凡双目熠熠生辉。

夜悄然而逝。

林凡有晨练的习惯,清晨六点,已经折腾出一身汗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林凡肌肉紧绷,警惕的从猫眼里看出去,原来是方慕诗。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事情多着呢,不抓紧时间天黑都忙不完。”其实是方慕诗担心林凡睡过,专程提前来叫他起床。没想到林凡已经起了倒是出乎了方慕诗的预料。

林凡点点头,“稍等一下,我去冲个澡马上就来。”

酒店的浴室都是用的毛玻璃,隐隐约约能看到人影。很快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

方慕诗听着水声,思绪翻飞,不知不觉间脸颊已是粉红一片。

几分钟后,林凡裹着浴巾出来了。

方慕诗下意识的抬眼望去,她怎么都想不到一个男人的皮肤竟然白净如玉,她都忍不住心生羡慕。不过林凡的皮肤虽然白却并不是小白脸的既视感反而有一种意大利雕塑般充斥着力与美的视觉冲击力。

林凡的八块腹肌排列的整整齐齐,微微隆起令人忍不住想要触摸。人鱼线、肱二头肌等肌肉线条也如同斧刻刀削般清晰且富有美感。

方慕诗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咳咳,方总,看够了吗?再看我要收费了!”林凡不怀好意的笑道。

“谁...谁在看你!赶紧把衣服穿上,有伤风化!”方慕诗羞红了脸口不择言道。

林凡莞尔一笑不再刺激方慕诗。

方慕诗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起来,一路上都低着头,气氛别提多尴尬了。

酒店门口,清一色的百万级豪车排成了一条长龙,每辆车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鲜花和喜联,自然是黑玫瑰的安排。

时间仓促,黑玫瑰实在来不及把林凡的爱车都运到国内,把江城的豪车店搜刮了个遍也只凑出这些。

看到林凡出现,黑玫瑰驱车上前,车龙随之而动。

“最烦这些花里胡哨的,结个婚巴不得全城的人都知道,无聊!”方慕诗心里不爽随口说道。

林凡听到心里咯噔一下,他只想着给方慕诗最奢华最独一无二的婚礼,却没想到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

眼看着黑玫瑰下车就要上前行礼,林凡连忙摆手。黑玫瑰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上车带着车队离开了。

“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取婚纱。”方慕诗让语气尽可能的平静。

林凡跟着导航七拐八拐抵达了婚纱店,店门却紧闭着,门上贴着公告:老板去京城抢婚,停业一周!

“怎么会这样?”方慕诗懵了。

虽然她给自己做了无数次的思想建设,结婚只是一个形式,不过是为了争取她在公司的权利,不让她的努力白费。

为此她更是主动牺牲了许多曾经在内心深处幻想过无数次的美好场景,比如求婚、比如迎娶。哪个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姑娘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踩着七彩祥云来迎娶自己?方慕诗的难过可想而知。

可她都忍了下来,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直到此时,发现自己连一件像样的婚纱都没有的时候方慕诗崩溃了。

积攒了二十多年的委屈在一瞬间涌上了心头,她被迫让出高中保送资格的时候没有哭,她被表弟关在黑漆漆的仓库里跟老鼠作伴的时候没有哭,甚至在她睡觉的时候被剃光头发都没有哭,但是这一刻她哭的像个孩子。

林凡看着泪如雨下的方慕诗,心疼的无法呼吸。他不知道方慕诗经历了些什么,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但他的心疼却真真切切痛彻心扉。

林凡伸手将方慕诗揽进怀里,动作温柔但坚定。方慕诗起初想反抗,但很快就放弃了,在林凡的宽阔的胸膛上她感受到了些许安心。

“从今往后,没有人能欺负你!没有人!”林凡喃喃的重复着,似乎是在说给方慕诗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过了半个钟头,方慕诗的情绪渐渐平复,“我没事了,放开我吧。”

林凡将信将疑的松开臂弯,方慕诗擦去眼泪整了整仪容,“没婚纱就没婚纱吧,反正也是走个过场。”

“我昨天参加酒店的抽奖好像抽中了一套婚纱,我本来以为用不上的。”

“骗人的吧,还有这种好事?酒店为什么要抽婚纱?”

“不太清楚,要不我打电话问问?手机借我用一下。”

方慕诗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想法把手机给了林凡,林凡装模作样道:“喂,酒店吗?我昨天中了一套婚纱,对,905号房间,我们在丰福路这边的婚纱店能不能麻烦你们送过来?可以吗?太好了!太感谢了!”

方慕诗暗淡的眼神里多了些许光芒,而这些许的光芒在看到维纳斯的盛装时绚丽绽放,美不胜收。

“这哪里是婚纱?分明是瑰宝!”方慕诗赞不绝口。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