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装晚饭写的小说都医战神

盛装晚饭写的小说都医战神

都医战神

时间:都医战神作者:盛装晚饭来源:zzy

盛装晚饭小说都医战神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南楚离林月眉的故事,都医战神精彩试读:八年前一家三口被害,父母拼死给了他再生的希望。他辗转北上,历经戎马生涯,学成圣手鬼医,斩获战神荣耀,登上特战战区大帅之位,荣归故里。战神归来,誓要横扫一切仇敌,践踏所有不公,还他一个朗朗青天!...

《都医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你们的医疗水准不行

南楚离把脉结束,不禁替义父捏了把汗。  

“常年寒气淤积,一下精神过激被寒气症结阻挡,气血不足导致昏迷,所幸问题不大。”  

不过看到昏过去的义父形容憔悴的模样,南楚离顿时眉宇紧蹙。  

义父常年被寒气侵蚀,身体虚弱,得好好补补才行。  

于是南楚离决定不能再让义父待在这了,需尽快办理出院手续,让义父回家静养。  

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呵斥声。  

“罗护士,你说你怎么回事?让你照顾个病人都顾不好,三天两头出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医院的水平有多差呢!”  

“对不起,我......”  

“我什么我,要是病人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月的工资绩效你就别想要了。”  

说话的是个女音,训完罗舒艺后,这声音却一百八十度地急转弯。  

“白主任,是我管教不力,给您添麻烦了,晚上我让罗护士亲自到您那去给您赔罪。”  

“呵呵,罗护士毕竟才来不到一年,工作上犯点小错误在所难免,正好,今天晚上我定了个豪华酒店,到时候定会帮你好好开导开导罗护士......”  

不一会,门口进来五人,领头的是一名穿着白大褂,身形微胖,头上谢顶的中年男子。  

他是这家医院的主任医师,白先恩。  

紧跟白先恩之后的,是一名身着深紫色护士服的年长护士,名为宁立红,罗舒艺刚刚正是被她训的。  

宁立红之后,是两个年轻的见习医生。  

而罗舒艺此时一副软塌塌的模样,像只小绵羊地跟在最后。  

除此之外,门口还停了两名肩宽体大的保镖。  

“病人家属?”白线恩进门后看见器宇不凡的南楚离,开口问道。  

“我是病人家属,你是?”  

宁立红上前一步,神情骄傲地介绍,“这位是病人的主治医生,我们医院的主任医师,白先恩白主任。”  

白先恩负手在后,神态高傲。  

宁立红上下打量着南楚离,“我怎么没见过你,进来的时候登记了吗?”  

南楚离一愣,显然不知道这名年长的护士在说些什么。  

“好你个罗舒艺!医院明文规定,未经医院许可的人,即便是病人家属,也不允许探视病人,这个人你最好解释解释!”  

罗舒艺一个激灵,“啊?他没登记吗?我这就带他去登记。”  

说着,罗舒艺含胸低头地小跑到南楚离身边,快速拉起了南楚离的手,用唇语比划了一句,“快走!”  

罗舒艺本意是想趁着白主任和宁护长没发难之前把这个人带出去,但当她用力拉南楚离时,却发现自己像是拉了一块千斤巨石!  

“快走啊!”罗舒艺顿时着急了,低吼了一声。  

罗舒艺看这人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这家医院的手段有多厉害,现在不走,一会想走就难了。  

“我想听一听医院给我义父安排的治疗方案,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希望医院能尽快帮我的义父安排出院。”  

南楚离话音刚落,病房里沉寂了下来。  

罗舒艺左看看又看看,一脸惊恐,低声地跟南楚离说道:“你疯啦!你没看过这家医院的背景就进来了吗?”  

“背景?什么背景?”  

罗舒艺解释,“一旦进了这家医院,所有的安排都得听医院的,家属只能配合医院治疗,不能进行任何的干预。”  

南楚离眉头一蹙,勾唇冷笑,“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医院有这样的规矩!”  

“这里的医疗环境虽然不错,但是医疗水准太差,配合你们治疗,我义父怕是明年都治不好,而且我还听说你们这的费用非常地贵。”  

南楚离此话一出,罗舒艺整个人都傻了。  

此时,不单单宁立红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就连白先恩也不禁哂笑。  

病房的情形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医院。  

“听说华重芳病房家属来闹事,在里面吵起来了,快去看看。”  

“走走走!”  

不一会,华重芳病房外就聚集了一大批围观看热闹的医生和护士。  

医院成立至今,他们只是隐隐听说这家医院的厉害之处,凡是敢来闹事的,都没一个有好下场。  

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而已,所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来这家医院闹事。  

“这人是谁啊,竟然敢来咱医院闹事?难道不知道医院上头有人罩着?”  

“听说是病人家属。”  

“哼!一个半日打工半日钓鱼的贱老头家属,能有什么见识?”  

“不知死活!”  

“白主任可是国从外留学回来的医学专家,临床经验丰富,是医院花大价钱请来的。  

大夏好多家医院想请白主任他都没答应,现在竟然还有傻叉敢在白主任面前质疑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准?”  

“白主任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眼睛里最容不得沙子,这人竟然当着白主任的面质疑咱们医院医疗水准,这不是摆明着打白主任的脸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  

病房内,宁立红冷着脸,“哪来的无知野狗,竟然敢质疑我们医院的水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南城谁敢对我们医院指手画脚的?”  

南楚离冷笑。  

“大夏的每一家医院都得接受百姓的监督,随时做好为百姓服务的准备,怎么,难道这家医院有什么特殊的地位?”  

既然对方说话丝毫不客气,南楚离认为他也没有必要再客气了。  

刚才魅影给的资料上显示,南城的百姓早已对这家医院怨声载道,但是所有的声音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了下去。  

宁立红脸冷霎时冷得像块冰。  

她可不傻,明面上自然不会承认这家医院有特殊之处,以免落人话柄。  

只见宁立红招了招手,门外的两名保镖立刻涌了进来。  

“等等!”  

一道声音打断了那两个即将动手的保镖。  

“有些事需要讲明白一些好,否则,别人还以为我白先恩是个徒有虚名之辈。”

宁立红惶恐,“是,白主任。”

“你们先退下。”  

两名大块头保镖就地站在了宁立红的身后。  

“年轻人,怀疑是个好的科学态度......”白先恩笑眯眯地说道,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但下一刻,他双眼骤然一瞪,话锋突转,“但,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怀疑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哼!”白先恩冷哼一声,病房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第11章 有何高见

“这么快就气急败坏了吗?”南楚离还以冷笑。  

“牙尖嘴利的年轻人!”白先恩嘲讽了一句,“既然你认为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准不够,那依你看,眼下这病人该如何医治?”  

此话一出,宁立红立马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这种闹事的病人家属无非就是随口胡诌,想引起医院的注意,让医院给自家的病人倾斜更多资源。  

既然他质疑医院医疗水准低,那他就得拿出高水准的医疗方案。  

否则,他就是口说无凭,肆意诬赖!  

白先恩一句尖锐的话,收获了大量医生护士的拥戴。  

“这小子刚才不是很牛比吗,现在怎么哑巴了?哈哈!”  

“这种就是典型的医闹,没有钱却又想从医院套更多的好处,这回算是涨见识了。”

“不过他这回是踢到铁板上了,怀疑我们医院医疗水准之前也不好好打听打听,我们白主任可不是泥捏的!”  

白先恩呵呵一笑,“年轻人,想好了吗?医院可不止华重芳一个病人,我时间宝贵,可没时间陪你在这瞎耗!”  

白先恩的意思很明显,你行你上,不行别哔哔。  

宁立红也阴阳怪气地附和了一句,“请吧,这位大医师!”然后作了个请的姿势。  

话说到这个份上,南楚离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拿出真本事,这群人还真以为病人都是任他们宰割的羔羊!  

正当南楚离要露一手,杀杀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医护人员的威风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打断了他。  

“什么事这这么吵?”  

“是院长,院长来了!”  

一名穿着米白色中山装的威严男子赫然出现在病房门口。  

宁立红诚惶诚恐地迎了上去,“院长,怎么把您都给惊动了!”  

“怎么回事?”  

“院长,华重芳病人的家属质疑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准,说是咱们医院要是治不好的话就要求立刻出院。”  

院长知晓了大概,打量了几眼南楚离,然后看向白先恩,“白主任,是这样吗?”  

白先恩微微颔首,“是的,院长。”  

院长脸色骤冷,“就这么点小事,在医院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那院长您的意思......”白先恩问道。  

“既然他觉得自己的怀疑有理由,那么由他出病人,我们出医生,比试一下不就完了?”  

然后院长转头问南楚离,“年轻人,你意下如何?”  

“看这架势,我是不比不行了?”南楚离冷笑。  

南楚离在“坟墓”的八年里,无时无刻不面临这生死考验。  

然而他之所以能脱颖而出,成为第十战区“坟墓”的大帅,除了一身过人的实力外,还因为他精湛的医术。  

“坟墓”纵然凶险万分,但亦处处是机遇。  

《太玄阴阳五行经》正是南楚离在“坟墓”中的一大奇遇。  

凭借这本经要,他在战场上敢与小鬼谈判,能与死神共舞。  

他的医术也因此跻身大夏名家之列,就连当世神医丰子鱼都会拱手敬一声“圣手鬼医。”  

只是南楚离的战神之名太过响亮,这才使他的医术光芒被掩盖了下去,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而南城这种小地方,恐怕更是没人知道了。  

在院长的眼中,像南楚离这种年轻人,他不知见过了多少。  

血气方刚,年少轻狂,没见识过社会的刺头罢了。  

“你跟白先恩比试,赢了,你自由离去,输了,把舌头留下,作为污蔑我们医院的代价!”  

院长的话瞬间给医院的一众医护人员提了气。  

“院长可不是吃素的,这小子怕是被院长给吓尿了。”  

“谁让他竟敢嚼咱们医院的舌根,活该!”  

而南楚离却是镇定自若,丝毫没把院长的话放在心上。  

“比试可以,但这比试的条件我想换一换。”  

众人一听,又是一顿嘲讽。  

“这小子果然被吓尿了,这时候想起向院长求饶,怕是晚了!”  

院长冷哼一声,“你自断双腿,从这里爬出去,本院也可以既往不咎。”  

南楚离呵呵一笑,“我说的换个条件的意思是,如果我输了,我任凭你们处置。”  

“但!如果我赢了,那就证明你们这家医院医疗水准确实不行,所以,我会拆了它。”  

轰!  

南楚离的话瞬间将在场的一众医护炸成了一锅粥。  

“大胆!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宁立红瞪着跟铜铃似的牛眼,怒斥南楚离。  

“很好,很好,你是第一个敢在这家医院这么说话的。”院长不怒反笑。  

“好,我答应你!”  

“白主任,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赢了他,明年你的研究经费本院给你翻倍。”  

白先恩心头一喜,“多谢院长!”  

他眯着眼,笑呵呵地看着南楚离,仿佛在看着一座金矿。  

“这小子今天死定了,不仅触怒了白主任,就连院长都敢得罪,竟然还大言不惭扬言拆了家医院!呵!”  

“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南楚离勾唇一笑,“废话不多说,请吧?”  

白先恩欲让南楚离先。  

他作为华重芳的主治医生,华重芳的病他再清楚不过了,他早已断定眼前这目中无人的小子,是个假把式!  

“还是你先吧,不然我治好了就没你什么事了。”南楚离自信地道。  

白先恩脸一抽,“狂妄!一会你可别后悔。”  

不一会,一些医护人员拿来了一堆白先恩要求的医学仪器。  

整个病房霎时变得安静下来,里面的人大气不敢喘一个。  

在宁立红的配合下,白先恩操纵各种医学仪器在华重芳的身上一顿检查,他一会眉宇紧蹙,一会双目突睁。  

半个小时过去了,白先恩从头到脚给华重芳检查了个遍。  

检查完毕,白先恩神色舒展,显然已胸有成竹。  

“轮到你了。”白先恩眼神不善地盯着南楚离,“为了公平起见,你可以随意挑一个在场的护士给你打下手。”

“不必,在你们进来之前我已经替义父看过了,他的病情我已经了解。”南楚离淡淡地说道。  

这时,罗舒艺顿时急了,“我离开了还不到五分钟,病房里连个医学仪器都没有,你怎么看的?”  

“我看病,只需把脉即可。”  

“把脉?”罗舒艺闻言从头凉到了脚。  

“把脉?”南楚离的话瞬间把白先恩逗乐了。

其余的医护也顿时笑得前俯后仰。  

“竟然是把脉?这小子不会以为自己是大夏神医丰子鱼吧?”  

“丰神医那种人物,就算是咱们第三战区的大帅也是客客气气的,你瞧瞧他的样子,像吗?哈哈——”  

嘲弄之声顿时喧哗了起来。  

罗舒艺满脸着急地对南楚离建议道:“就连白主任用医学仪器都花了半个小时,你几分钟把个脉能看出什么,你要不再看看?”  

这时宁立红不乐意了。

“舒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货,你要搞清自己的身份,你是医院的人!”  

院长也开口说了句“公道话”。  

“他既然说已经看完了自然就是看完了,假如医生对病人病情的说法反反复复,那病人又怎会相信这名医生的治疗方案?你说呢,年轻人?”  

南楚离对罗舒艺点点头,微微一笑,表示心领好意。  

紧接着,南楚离嘴角一撇,说道:“确实如此,想必白医生也已经对病人的病情做出了诊断,不再需要更改了吧?”  

面对南楚离的质疑,白先恩冷哼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  

都这个时候了,他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自信从何而来。  

“那请双方说出各自的病情判断和治疗方案,一会由在座的各位医护共同验证,判别高下。”院长主持道。  

“还是我先?”白先恩冷笑。  

南楚离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时,宁立红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补充道,“事先说好,这是你让白主任先说的,别到时候你说自己的判断和白主任的一样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这样依旧判定是你输。”  

“自然不会。”南楚离勾唇一笑。  

白先恩摇了摇头,现在他断定这小子应该是个脑残,除此之外,他再也找不到合理地解释了。  

白先恩深吸了口气,在脑海里总结病人的状况,一一陈诉。  

只要他说得越完整,这小子获胜的机会就渺茫,到时候看他还怎么得意?  

“病人肝脏有明显的衰竭迹象,心肌受损,血压过低......不仅如此,病人体内有多处不明的结块,堵住了血液的流动,导致病人大脑供氧不足,陷入昏迷。”  

白先恩的陈诉持续了将近五分钟,话音一落,病房内响起了阵阵掌声。  

“不愧是白主任!一下子就找到了病人昏迷的原因。”  

“那是!白主任可是咱们医院撑门面的人物,怪只怪那小子自不量力,硬拿鸡蛋碰石头!院长必定不会轻饶了他。”  

白先恩听到身后那些年轻医护的赞扬,不禁得意起来,心中已是胜券在握。  

“我给出的治疗方案是立刻进行手术治疗,查明并清除病人体内的不明结块,否则病人活不到明天日出。”  

面对白先恩凌冽无形的气势,南楚离神态自然。  

但罗舒艺却不淡定了。  

活不到明天日出?  

华家已经没有钱进行手术治疗了,而且华重芳老爷子的身体非常虚弱,根本没有良好的手术身体状态。  

“白主任,难道就没有其他治疗的方法了吗?”罗舒艺问道。  

白先恩冷笑。  

“我这里只有手术治疗的方案,我相信南城不管哪个医生都会跟我得出相同的结论,除此之外......”白先恩双眼一瞪,“他只能等死!”  

“不,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罗舒艺哭腔欲出,华老爷子的事,她该怎么跟她闺蜜小鱼儿解释?  

白先恩此时将目光对准了南楚离。  

“他不是病人家属吗?他不是说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不行吗?现在轮到我们听一听他有何高见了,哼哼!”  

 

第12章 阴阳游离经百道,一道金针破万疾

“既然你们这么想看一看我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我今天我便让你们开开眼!”  

一众人眼神嘲弄地看着南楚离,看他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当南楚离从怀中拿出一卷褐色的绸布时,一阵大笑顿时在病房内爆发开来。  

“这小子要投降求饶也该拿块白布出来吧?拿块丑得一匹的破布出来,这是要干嘛?”  

“说不定这里面装的是银针,他要给病人施针治病呢?哈哈~”  

南楚离对这些人的嘲笑充耳不闻,与井底之蛙较真,那他就输了。  

一切用事实说话。  

到时候事实摆在他们眼前,他们现在笑得有多欢,到时候脸就有多疼!  

绸布尽展,最终展现在人们面前的,的确是针,但,不是银针。  

“还真是要施针,哈哈~”  

果不其然,病房内又是一阵的哄笑。  

然而白先恩双眼却陡然一睁!  

金针?  

他心底隐隐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他作为大夏医界翘楚,向来醉心西医研究,但他也知道,中医当中也不乏能者。  

就比如登顶大夏医界巅峰的神医丰子鱼,他就是一名中医。  

寻常的中医向来用银针施针,银针性中,廉价易得且能够祛毒。  

只有一些技法更加高明的中医,才会用其它材质的针,比如金,木,特殊石材,甚至寒冰等等。  

金针比银针更加昂贵一些,属性更烈,更难操控。  

但在使用其他材质的医者看来,使用金针的医者显然就是为了显摆,他们是瞧不上使用金针的医者的。  

所以说金针的地位比银针偏上,但却又被其他材质医者的使用所不屑。  

虽然如此,但能够使用金针,就说明眼前的这小子还是有一定中医基础的,不然怎么可能不用银针而用金针。  

不过看到南楚离裹布已经开尽,中央却只有一根金针时,白先恩顿时松了口气。  

据他对中医的了解,施针者使用的针数越多,则说明这名中医对人体的穴位把控越细越高明。  

而南楚离却只有一根,所以白先恩断定,南楚离只是个爱显摆的半吊子罢了。  

“兄弟,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咱医院还有其它的一些合金制成的手术针,可以免费供应,哈哈~”  

一人名年轻的医生嘲讽,一群人跟着哄笑,就连历来一副狠厉之色的院长,此时脸上也显出了嘲弄之色。  

场中唯一没有笑的只有罗舒艺。  

她也是场中唯一希望南楚离获胜的人。  

看着眼前身形紧实,模样坚毅的南楚离,罗舒艺小拳紧握。

“你叫罗舒艺对吧?”南楚离看向被人孤立在一边的罗舒艺。  

“你在叫我吗?”  

罗舒艺傻痴模样引起了一众医护的一阵哄笑。  

南楚离微微一笑,“可不可以过来帮我个忙?”  

“我吗?”罗舒艺呆呆地指着自己,一会看看护长,一会看看南楚离。

“我已经太久没有施针了,义父身体虚弱,气血萎缩,穴位不好找。”  

“我想了一下,还是需要有个人帮我比较稳妥一些,不能让义父有任何的意外。”  

罗舒艺眼睛一亮,“我可以吗?”  

“你觉得这里除了你还有人会帮我吗?”  

罗舒艺蔫了下去,原来不是看上她的能力。  

罗舒艺软趴趴地看了眼护长宁立红。

“看我做什么,白主任说了,为了公平起见,他可以挑选一名助手。”

闻言,罗舒艺顿时眉宇舒张。  

“谢谢护长!”  

“在这里你该谢的是院长和白主任不是我。”  

“谢谢院长,谢谢白主任。”  

院长冷漠地瞥了眼给自己鞠躬的护士。  

白先恩恰巧不巧捕捉到了院长的神色,他咽了口口水,知道晚上找罗舒艺到豪华酒店交流经验的计划落空了。  

因为院长心中对这名吃里扒外的护士已有决断。  

南楚离吩咐了一声,“一会我扶起义父后,麻烦罗护士帮忙把我义父扶住。”  

罗舒艺认真地听着,点了点头。  

然而南楚离说完一句话后,却再没说第二句。  

“就这些?”罗舒艺频频眨眼,顿时感觉自己像个工具。  

然而在罗舒艺郁闷失神的这段时间,南楚离已将金针在酒精登上炙烤了十余秒。  

此时,只见那金针周围的空气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氤氲出了水纹般的热量波动。  

靠近南楚离的罗舒艺两只清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她竟然听见了金针在嗡鸣!  

她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直至定睛看去,才发现南楚离手中的金针,竟然像太阳一样耀眼。  

它不仅在氤氲能量波纹,还在产生高频地震动,引发周围空气的共鸣。  

罗舒艺紧紧扶着华重芳的身体,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她看着南楚离的手十分稳健地捏着金针,一丝一毫地扎进了华重芳的头顶处。  

白先恩一阵错愕。  

头顶上这是什么穴位?  

百会穴!  

随后他摇了摇头。  

人体百会穴乃是手足三阳、督脉之会,是人的一大死穴,一旦被击中,人脑晕倒地,不省人事。  

这个穴位扎针力度稍有不当,病人便会直接暴毙而亡,是施针时慎而又慎的穴位。  

南楚离竟然一针扎进了百会穴中,简直就是在胡医乱治!  

就连一些年轻的医生都看出了端倪。  

“看来这小子是放弃了,其它穴位我不懂,但这小子扎的穴位我恰好知道。”  

“这是人体的一大死穴百会穴,针扎百会稍有不慎就会致人死亡,这小子一针扎进去,病人不死也离死不远了,哈哈~”  

那名年轻的医生带头起哄,另一些医护也开始议论纷纷。  

“安静!”耳边的嘈杂令南楚离一声咆哮,如虎啸山林。

众人被南楚离的一声咆哮吓得几乎魂离魄散,他们没想到这个半吊子中医发起火来竟然如此凶悍!  

对于南楚离来说,其它一些不痛不痒的嘲讽他可以一笑而过。  

但是现在他需要静心替义父施针治疗之际,这些人竟然还在吵吵嚷嚷,不震慑一番他们还真以为老虎不发威,能当做病猫!  

针在华重芳的头顶丝丝寸进,南楚离双眼缓缓地闭了起来。  

金针在南楚离的精准掌控中,进入到一定程度后,突然被一把顿住!  

在众人看不见的南楚离体内,一股金色的能量正向他捏着金针的那只手疯狂汇入。  

扶着华重芳的罗舒艺顿时瞪大了双眼,因为她突然感觉到华重芳老爷子身体的温度竟然在上升!  

“龙衔凤走,阴阳游离,百道经穴,开!”南楚离双眼陡然一睁。  

一众医护本来想对南楚离这神神叨叨的呢喃开口嘲笑一番,但经过刚才南楚离的那么一声怒喝,他们最终咽下了嘲讽的冲动。  

他们并不是不敢嘲笑,他们是在等。  

等南楚离施针完毕,到时候事实摆在眼前,只要病人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他们对南楚离想怎么嘲笑还不是就怎么嘲笑。  

甚至于,他们还能看到这个来医院装比闹事的小子被院长当场处理的精彩戏码。  

南楚离可没心思理会这些人的想法,一心放在义父的诊治上。  

华重芳体内性寒,寒气凝聚在淤血附近。  

南楚离此时运转着《天玄阴阳五行经》,配合金针,将自身体内的刚阳正气经华重芳的人体百会,向各个穴位冲去。  

不一会,这股刚阳的气息卷起了华重芳体内的寒气,华重芳体内瞬间呈现出阴阳交融的平衡游离状态。  

华重芳体内气血重新活跃了起来,在南楚离源源不断的能量输送下,华重芳身体各部淤血被活血逐步冲散!  

随着南楚离最后一阵气息的冲入。

突然!  

华重芳体内百穴顿开!  

浊水下沉,浊气冲出,华重芳的身体顿时散发出一股恶臭。  

恶臭让不少医护退却,罗舒艺俏眉紧蹙,显然也被熏得够呛。  

只有南楚离面不改色,依旧在认真地施针治疗。

没过几秒,罗舒艺明显感觉到华重芳老爷子的呼吸变得均匀了起来,泛白的嘴唇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血色。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罗舒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美眸紧紧盯着南楚离,嘴角挂起了一抹他人难以察觉的浅笑。  

看到病人脸上的血色逐渐恢复,白先恩不由自主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南楚离手中的金针上。  

信息在白先恩的脑海中翻飞,一道令他十分震惊的信息逐渐与南楚离手中的金针重合。  

“这难道是......?”  

白先恩的双眼陡然瞪大!  

传说中,大夏里有十大神针自上古流传于世,神医丰子鱼手中就有十大神针之一的三十六道乙木龙须针。  

而十大神针中,有一套唤名“阴阳”的神针,一套仅有两根,一阴一阳。  

阴针是由万年寒冰制成,千古不化;而阳针,则是由一种名为太阳精金的材料制成。  

阴阳神针的阳针看似普通金针,但它的神奇之处在于能在人体内幻化出上千根幻针,幻针加持能量,刺激人体各个穴位,可谓一针抵千针!  

当白先恩看到南楚离一针效果却堪比百针之效时,他猜测南楚离手中的那根金针,正是阴阳神针中的“太阳金针!”

《都医战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