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医战神》南楚离林月眉

《都医战神》南楚离林月眉

都医战神

时间:都医战神作者:盛装晚饭来源:zzy

都医战神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此小说是由作者盛装晚饭写的关于主角南楚离林月眉的故事:八年前一家三口被害,父母拼死给了他再生的希望。他辗转北上,历经戎马生涯,学成圣手鬼医,斩获战神荣耀,登上特战战区大帅之位,荣归故里。战神归来,誓要横扫一切仇敌,践踏所有不公,还他一个朗朗青天!...

《都医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8章 一钓半日闲,一钓半世缘

南楚离离开仙柳湖,给魅影打了电话。  

南城的秋高气爽很快让南楚离平复了愤怒的情绪。  

如果说父母的惨死给南楚离的人生关上了一道门,那么八年前,在雨夜垂钓的一名鱼翁,便给南楚离黑暗的人生开了一扇窗。  

往事如烟,沁柔了心头......  

南楚离被钓鱼老翁救起后,于老翁膝下待了两个月。  

但也正是这两个月,让南楚离从人生的低谷,慢慢地爬了出来。  

这名鱼翁可谓是南楚离真正意义上的再生父母。  

一杆黄竹钓,孤蓑柳仙前。一钓半生闲,一钓半世缘。  

正是鱼翁一杆不顾风雨的闲钓,钓出了与南楚离的半生缘。  

南楚离被救后,由于双亲的惨死,受到的打击极大。  

鱼翁将南楚离带回家中照料,除了每天从外面给南楚离带回伤寒的药物外,鱼翁很少跟南楚离说话。  

鱼翁的妻子早辞,留下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鱼翁自己靠做些零工维持生计,日子清苦。  

但奇怪的是,不管风和日丽,刮风下雨,这名鱼翁都会抽出半日时间去钓鱼。  

一个多月来,日日如此,南楚离却从来没见他掉过一条大鱼。  

身体的伤寒渐渐好转,南楚离不解,问鱼翁:“你若是将那半日闲钓时间用在挣钱上,日子不会过得这般清苦。”  

本以为鱼翁会说些丧气推诿的话,不料鱼翁开怀大笑。  

“生活过得去就行,我这人从小就喜欢钓鱼,我这杆钓,是从父亲手上接过来的。”  

南楚离察觉到鱼翁看那杆钓饱含深情的眼神,这才明白过来,鱼翁钓的不是鱼,而是钓他跟他父亲的那份情。  

鱼翁一般都是钓鱼到傍晚方归。  

第二天,鱼翁意外地早回,然后他突然给了南楚离一张车票。  

南楚离看见车票顿时一怔,一下子明白了鱼翁的意思。  

鱼翁是想让他离开了。  

想来也是,鱼翁一个人养三个孩子都只是勉强吃饱,他再没有能力继续支持他这样一个只会张口吃饭之人。  

鱼翁看着窗外的天空,眼睛澄明。  

“我把你捞上来时,你衣着华贵,想来身份不凡。  

我不知道你为何会落入那仙柳湖中,但从你醒来后却没有选择离开可以猜出,你应是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我这糟老头子嘴笨,也没有体会过你们有钱人的生活,所以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现如今你身上的伤已经痊愈,走与留都在你。  

这车票,是往北方的。  

去一个不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或者留下来,选择在你。  

反正鱼杆我也卖掉了,多干半日活多养你一个娃子应该不成问题。”  

鱼翁笑着,笑得干净。  

南楚离心中顿生惭愧,因为自己那颗卑劣之心而感到愧疚。  

鱼翁并没有想要赶他走的意思,反而是在给他选择,鱼翁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心思纯净比他更纯净。  

而这张车票,想来便是鱼翁卖掉自己的鱼杆后买的。  

为一个陌生的孩子,割舍了自己与父亲之间情感的桥梁,这种爱,即博,又厚!  

南楚离看着眼前的车票发呆,他咬了咬嘴唇,做出了决定。  

南楚离站起身,走到鱼翁跟前,噗通一声,便直直跪在鱼翁面前。  

南楚离的动作吓了鱼翁一跳。  

鱼翁慌张站起,有点不知所措。  

“娃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南楚离一动不动,“还不知恩人名讳?”

“你先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  

“南家南楚离,敢问恩人名讳!”南楚离重重对鱼翁叩首。  

鱼翁的家是间破旧的房子,地上细碎砂子遍地,南楚离的头就这样生生地抵在地上,将砂子砸得沙沙作响。  

“南家南楚离,叩问恩人名讳。”  

“老头子我的名字叫做华重芳,我家老头想让我做个‘顶天立地,重情重义’的人,于是就取了这个名,他说花重芳,人重情......”  

鱼翁紧接着叹了口气,自嘲地继续说道:“可我连父亲口中前半句顶天立地都做不到。”

“恩人在楚离心中,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若非为了照顾三个孩子,您必有一番作为!”  

华重芳摆了摆手。  

南楚离将眼前的车票攥在手中,然后郑重地朝华重芳九叩首。  

“恩人是楚离的再生父母,楚离愿拜恩人为义父,义父肩上的‘顶天立地’,楚离愿替您将它接下!”  

“这这这......”华重芳一时之间慌乱了,他认为自己何德何能,让一个身份不凡的娃子这样跪拜!  

“娃子,你先起来,先起来~”  

南楚离双膝似千金巨石,沉沉地铺在华重芳身前,“恩人不答应,楚离便不起来!”  

“好好好,我答应,地上脏,快起来,快起来!”华重芳嘴里这般说着,却用自己身上最干净的袖口替南楚离擦着沾了泥土的额头。  

华重芳将南楚离拉到身边坐下。  

“想必你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有多不凡,但是娃子你要记住,命只有一次,一旦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是,义父的话,楚离谨记!”  

“好孩子~”华重芳摸了摸南楚离的头。  

“虽然你认我做义父,但我只是个糟老头子,没什么东西能教你。  

我最擅长的就是钓鱼,虽然没一直没钓到过什么大鱼,但父亲跟我说过,一直钓,一直钓,肯定会掉到大鱼的。”  

华重芳笑容憨厚,对南楚离说着不着边的话,或许就连他也在怀疑自己父亲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记忆如棉,织成一幅幅温情的画面,铺在南楚离眼前。  

华重芳至今都不曾知道,其实他父亲从来没骗过他,早在八年前,华重芳就已经钓到了一条大鱼。  

而他没有做到父亲所谓的顶天立地,他钓到的“鱼”做到了。  

然而,当南楚离看到手中关于义父近年的资料时,额头上的青筋却赫然暴起!  

义父华重芳,在一个月多前,竟被人重伤住进了医院。  

而被重伤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华重芳住的地方即将要进行房地产开发,而华重芳不愿意搬离原来的那所房子。  

医院。  

病房内,一名模样俊俏,形象干练的护士慢慢地将一名老人从病床上扶坐了起来。  

这时,老人突然呃——呃——地叫了起来。  

一旁一名身着藏青色西装的男子顿时面露怒色。

“你这护士怎么回事?听不到病人疼得在叫疼吗?合着这不是你爸,动作就能这般粗鲁是吧?你信不信我到你们主任那里去投诉你!”  

女护士深吸了一口气,“医生说了,华重芳老人精神长期压抑,有过精神病史。他这种叫喊现象时常发生,是一种舒缓积郁的表现。  

作为病人家属,你们应该多陪陪老人,这样才有利于病人的恢复,而不是把精力花费在投诉我们这些小护士身上。”  

“嘿!你这护士还来劲了是吧?把你的工号告诉我,我等会就去投诉你!”男子单手叉腰,指着护士说道。  

一名双腿如秀竹般的女子开口阻止了男子。  

“哥!你干嘛第一次来看爸爸就为难舒艺姐!爸爸住院以来,一直都是舒艺姐在照顾爸爸,舒艺姐比我都更了解爸爸的身体状况。”  

“呵!全家就数大哥最出息,难得让他抓住了个在我们面前逞威风的机会,你说他也没用。”一名样子懒散,市井混混打扮的人在边上嘲讽了一句。  

“你也少说两句,你来看爸的次数还不是用手都能数得过来,你也好意思说!”秀竹玉腿女子说道。  

“老头子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我早就说过让老头子从那破房子里搬出来,可他就是不听,你还在一个劲地支持老头子。”  

西装男子推了推鼻尖,“腾龙地产那帮人可不是好惹的,这次要不是我去托关系周旋,这糟老头子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是是是,两位大哥说得都对,是小妹做错了,小妹给两位哥哥赔个不是,爸爸精神状况不好,你们要是得空了,多来看看爸。”  

“我公务繁忙,这次还是请假过来的。”  

“我一屁股债没还,来看这糟老头子能得钱吗?能得钱的话我天天来。”  

说完,两个男子都离开了医院。  

“这两个家伙,老爸白养他们了,还还华顶天华立地,我看当初爸爸就应该给他们取名华大熊和华二熊。”  

玉竹秀腿女子的话让护士噗嗤一笑。  

“小鱼儿怎么打算,你爸爸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估计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住院,这里的住院费可不便宜。  

虽然看在你这闺蜜的份上,我垫了一些,可我这小护士也没多少钱,接下来还得靠你们兄妹几人想办法。”  

“嗯~舒艺小仙女最好了,你再借我一点钱,最后一点,我奖学金马上就要发了,发了我一定立马还你!”  

被护士唤为小鱼儿的女子嘟着嘴,护士无可奈何,双手地撑起了小蛮腰,“最后一次啊,我奶奶最近要过生日,我得存些钱给她买礼物。”  

啵——  

“我就知道舒艺小仙女最好了!”  

......  

就在秀竹玉腿女子离去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停在了医院门口。  

“大帅,就是这家医院。”  

南楚离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人流稀少的这家医院,心中产生了一丝疑虑。  

“如今临近深秋,正是寒气上升的时节,感冒发烧的人应该不少才对,南城虽不是什么大城,但人口也有近百万,而这医院看起来冷冷清清,属实奇怪。”  

“这是这家医院的背景资料,大帅请过目。”  

南楚离接过资料,挑着重要信息快速扫过,霎时眉宇紧凑。

“医者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从来都是病人挑选医院。  

而这家医院却反其道而行,花重金招揽名医,对病人挑挑捡捡,医药费用更是比其他医院贵了远不止一倍!难怪人这么少。”  

魅影听后顿时也一脸怒气。  

“国君曾颁法令,让大夏国的百姓能有病可医,这家医院显然违背了大夏国君的法令,俨然成为了资本手中利用病人敛钱的工具,着实可恶!”  

南楚离对魅影吩咐道:“接下来我自己进去便好,你去联系有关人员,我倒要看看这家医院的背后,是谁的手在操纵!”  

“是,大帅!”

 

第9章 顶天立地

病房里,那名俊俏的护士给肢体僵硬的华重芳捏了捏肩膀,揉了揉太阳穴位,让老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华重芳的大脑是主要受伤部位之一,神经受损,导致嘴巴的张合已经不再像常人灵敏。  

“老爷子,今天天气寒燥,我特意从家里给您带了些瘦肉姜丝粥,您尝一下。”  

华重芳嘴巴咧咧,呃呃地呼喊了几下,然后笑了,像个老小孩。  

“来,张嘴,啊——”  

这时,病房的房门突然诡异地打开了,门口上“华重芳”的名字挂牌随着门的晃动在轻轻摇曳。  

罗舒艺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  

正当罗舒艺要将粥送往华重芳的嘴里时,华重芳抬头突然看到了那道身影,原本空洞迷离的眼睛,霎时闪过一抹新的亮色。  

华重芳突然闹腾了起来。  

他两手像在玩老鹰捉小鸡似的欢呼扑腾,将罗舒艺刚送到他嘴旁的粥全抖在了衣服上。  

罗舒艺不明白华重芳为何突然情绪激动了起来。

还没等罗舒艺缓过神,华重芳又欢乐地鼓起了掌,“顶天......立地?啊哈哈——顶天立地!你,顶天立地!”  

一时间,罗舒艺俊俏的脸蛋被气得鼓鼓的。  

她气呼呼地跟华重芳解释,“还顶天立地呢?你两儿子早走了!”  

“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们一屁股债,一个破职员,整天有什么可忙的,另一个呢,整天无所事事,却也不愿来医院多看你两眼。”  

罗舒艺轻轻地叹了口气,十分同情华重芳老爷子的遭遇。  

“他说的是我。”一道磁性温和的声音突然在罗舒艺背后响起。  

吓!  

罗舒艺被吓得身体起了个激灵。  

然而回过头时,她的心跳突然变快了......  

因为她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男人。  

一个模样坚毅劲爽,浑身刚阳之气,让久处护士群体中的她仿佛看到了太阳般的男人。  

罗舒艺的俏脸霎时惹上了红霞,身体有种灵魂被抽离后轻飘飘的感觉。  

过了一会,罗舒艺的嘴巴里柔柔飘出了两个字,“你是?”  

混乱的思绪在罗舒艺的脑海里翻飞。  

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大帅哥!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单身二十年的奖励?  

呃呵呵~  

话说他胸前的那两块大肌肉,好想摸一摸~  

南楚离并没有过多理会眼前这名春心荡漾的护士,而是双目迷离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华重芳。  

南楚离与华重芳的两对目光,跨越了八年时光,于此时,再次相对!  

“义父。”  

“呃——”华重芳支支吾吾,激动得说不出话。  

“是我,楚离,南楚离。”说完,南楚离的眼睛已经完全被水雾淹没。

华重芳的眼角也在这时闪动出晶莹。  

华重芳从激动亢奋的状态中突然了安静下来,眼睛突然重现光彩。  

罗舒艺满眼的不可思议,这人是谁?他喊华老爷子义父,为何从没听华家三兄妹说过有这么个人存在。  

然而,就连华家三兄妹都不知道,其实自家老头子不愿搬出自己那所老房子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八年前父亲救回来的那个人。  

华重芳害怕南楚离回来找不到“家”。  

而华重芳也想第一时间亲眼看到,南楚离顶天立地回归的那一刻!完成父亲给他的遗愿。  

“是你吗?”华重芳声音颤抖。  

一旁的罗舒艺瞪大了双眼,华重芳老人的精神症状怎么突然之间变好了?太神奇了!  

“是我!我回来了,义父。”南楚离来到床边,连忙接住义父微微抬起的手。  

岁月不饶人。  

南楚离感受着义父干枯的双手传来的摩挲感,顿生自责。

他这些年在外领兵抗敌,却从没有时间回来看过一眼义父。  

南楚离突然想起了些什么,他拿出了一块黝黑的令牌,“战神”两个鎏金大字在令牌上熠熠生辉。  

“义父交代的,‘顶天立地’,楚离带回来了。”  

一跪九叩首。  

一句顶天立地的承诺,穿越八年,如今在华重芳眼前真实地出现!  

华重芳嘴唇颤抖,双眼湿润。  

他的手颤巍巍地接过那块黝黑的令牌,“这是......?”  

“您听过‘坟墓’吗?您儿子现在是守墓人,所有‘坟墓’外边想要入我大夏的生命,都得经过您儿子的同意。”  

华重芳摇摇头。  

“‘坟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做到了,好样的,好样的!”华重芳的手激动地摩挲着令牌上的那两个“战神”大字。  

他虽然不知道南楚离现在是什么身份,但是从“战神”二字中,他感受到了儿子那顶天立地的气概。  

因为战神的称号,不管在哪,都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  

华重芳大笑,干枯的面庞枯木逢春。  

“这样一来,我就算是死,也安心了......”  

华重芳神情慢慢凝滞,他双眼迷离,仿佛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四十年前,回到了四十年前的仙柳湖畔......  

“爸爸,您真的要走吗?”  

“重芳,你已经长大,有能力照顾自己,所以爸爸也该走了,毕竟这次大夏的老兵征召已是第八次了。”  

“爸爸是要去打仗?”  

“保家卫国,是我们这些大夏士兵的职责和荣耀!”  

“那重芳也要去!”  

“呵呵,好孩子,你身骨羸弱,天生就不是拿刀枪的料,好好生活,外边有爸爸守着。”  

“爸爸还回来吗?”  

“当然!这条鱼杆给你了,等爸爸回来,咱爷俩再一起钓鱼,看看谁钓到的更大,哈哈!”  

那人背着行囊,走了几步,回头,“花重芳,人重义。重芳,答应爸爸,即便爸爸不在身边,你也要做个顶天立地,重情重义的男儿。”  

“知道了,爸爸记得早点回来。”  

“好!”  

那人潇洒转身,背离华重芳的瞬间,双目瞬间红肿。  

然而,那人一去,却再没回来......  

医院窗外风絮飘飘,病床上华重芳两只眼睛的眼皮缓缓垂合。  

嘭——  

华重芳突然倒下,令南楚离大惊失色。  

“义父!”  

南楚离将手往义父的脖颈处一探,“还有脉搏。”心才稍定了些许。  

一旁的罗舒艺就不淡定了,“他他他怎么啦?”  

南楚离静心凝神地在给义父把脉,根本没有心思理会罗舒艺。  

“你先在这里看着,我这就去叫医生!”罗舒艺交代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第10章 你们的医疗水准不行

南楚离把脉结束,不禁替义父捏了把汗。  

“常年寒气淤积,一下精神过激被寒气症结阻挡,气血不足导致昏迷,所幸问题不大。”  

不过看到昏过去的义父形容憔悴的模样,南楚离顿时眉宇紧蹙。  

义父常年被寒气侵蚀,身体虚弱,得好好补补才行。  

于是南楚离决定不能再让义父待在这了,需尽快办理出院手续,让义父回家静养。  

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呵斥声。  

“罗护士,你说你怎么回事?让你照顾个病人都顾不好,三天两头出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医院的水平有多差呢!”  

“对不起,我......”  

“我什么我,要是病人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月的工资绩效你就别想要了。”  

说话的是个女音,训完罗舒艺后,这声音却一百八十度地急转弯。  

“白主任,是我管教不力,给您添麻烦了,晚上我让罗护士亲自到您那去给您赔罪。”  

“呵呵,罗护士毕竟才来不到一年,工作上犯点小错误在所难免,正好,今天晚上我定了个豪华酒店,到时候定会帮你好好开导开导罗护士......”  

不一会,门口进来五人,领头的是一名穿着白大褂,身形微胖,头上谢顶的中年男子。  

他是这家医院的主任医师,白先恩。  

紧跟白先恩之后的,是一名身着深紫色护士服的年长护士,名为宁立红,罗舒艺刚刚正是被她训的。  

宁立红之后,是两个年轻的见习医生。  

而罗舒艺此时一副软塌塌的模样,像只小绵羊地跟在最后。  

除此之外,门口还停了两名肩宽体大的保镖。  

“病人家属?”白线恩进门后看见器宇不凡的南楚离,开口问道。  

“我是病人家属,你是?”  

宁立红上前一步,神情骄傲地介绍,“这位是病人的主治医生,我们医院的主任医师,白先恩白主任。”  

白先恩负手在后,神态高傲。  

宁立红上下打量着南楚离,“我怎么没见过你,进来的时候登记了吗?”  

南楚离一愣,显然不知道这名年长的护士在说些什么。  

“好你个罗舒艺!医院明文规定,未经医院许可的人,即便是病人家属,也不允许探视病人,这个人你最好解释解释!”  

罗舒艺一个激灵,“啊?他没登记吗?我这就带他去登记。”  

说着,罗舒艺含胸低头地小跑到南楚离身边,快速拉起了南楚离的手,用唇语比划了一句,“快走!”  

罗舒艺本意是想趁着白主任和宁护长没发难之前把这个人带出去,但当她用力拉南楚离时,却发现自己像是拉了一块千斤巨石!  

“快走啊!”罗舒艺顿时着急了,低吼了一声。  

罗舒艺看这人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这家医院的手段有多厉害,现在不走,一会想走就难了。  

“我想听一听医院给我义父安排的治疗方案,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希望医院能尽快帮我的义父安排出院。”  

南楚离话音刚落,病房里沉寂了下来。  

罗舒艺左看看又看看,一脸惊恐,低声地跟南楚离说道:“你疯啦!你没看过这家医院的背景就进来了吗?”  

“背景?什么背景?”  

罗舒艺解释,“一旦进了这家医院,所有的安排都得听医院的,家属只能配合医院治疗,不能进行任何的干预。”  

南楚离眉头一蹙,勾唇冷笑,“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医院有这样的规矩!”  

“这里的医疗环境虽然不错,但是医疗水准太差,配合你们治疗,我义父怕是明年都治不好,而且我还听说你们这的费用非常地贵。”  

南楚离此话一出,罗舒艺整个人都傻了。  

此时,不单单宁立红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就连白先恩也不禁哂笑。  

病房的情形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医院。  

“听说华重芳病房家属来闹事,在里面吵起来了,快去看看。”  

“走走走!”  

不一会,华重芳病房外就聚集了一大批围观看热闹的医生和护士。  

医院成立至今,他们只是隐隐听说这家医院的厉害之处,凡是敢来闹事的,都没一个有好下场。  

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而已,所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来这家医院闹事。  

“这人是谁啊,竟然敢来咱医院闹事?难道不知道医院上头有人罩着?”  

“听说是病人家属。”  

“哼!一个半日打工半日钓鱼的贱老头家属,能有什么见识?”  

“不知死活!”  

“白主任可是国从外留学回来的医学专家,临床经验丰富,是医院花大价钱请来的。  

大夏好多家医院想请白主任他都没答应,现在竟然还有傻叉敢在白主任面前质疑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准?”  

“白主任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眼睛里最容不得沙子,这人竟然当着白主任的面质疑咱们医院医疗水准,这不是摆明着打白主任的脸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  

病房内,宁立红冷着脸,“哪来的无知野狗,竟然敢质疑我们医院的水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南城谁敢对我们医院指手画脚的?”  

南楚离冷笑。  

“大夏的每一家医院都得接受百姓的监督,随时做好为百姓服务的准备,怎么,难道这家医院有什么特殊的地位?”  

既然对方说话丝毫不客气,南楚离认为他也没有必要再客气了。  

刚才魅影给的资料上显示,南城的百姓早已对这家医院怨声载道,但是所有的声音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了下去。  

宁立红脸冷霎时冷得像块冰。  

她可不傻,明面上自然不会承认这家医院有特殊之处,以免落人话柄。  

只见宁立红招了招手,门外的两名保镖立刻涌了进来。  

“等等!”  

一道声音打断了那两个即将动手的保镖。  

“有些事需要讲明白一些好,否则,别人还以为我白先恩是个徒有虚名之辈。”

宁立红惶恐,“是,白主任。”

“你们先退下。”  

两名大块头保镖就地站在了宁立红的身后。  

“年轻人,怀疑是个好的科学态度......”白先恩笑眯眯地说道,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但下一刻,他双眼骤然一瞪,话锋突转,“但,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怀疑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哼!”白先恩冷哼一声,病房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都医战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