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医战神免费阅读作者盛装晚饭小说都医战神

都医战神免费阅读作者盛装晚饭小说都医战神

都医战神

时间:都医战神作者:盛装晚饭来源:zzy

盛装晚饭写的小说都医战神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南楚离林月眉免费阅读内容简介:八年前一家三口被害,父母拼死给了他再生的希望。他辗转北上,历经戎马生涯,学成圣手鬼医,斩获战神荣耀,登上特战战区大帅之位,荣归故里。战神归来,誓要横扫一切仇敌,践踏所有不公,还他一个朗朗青天!...

《都医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来者,南楚离

“眉儿且看好,爸爸今天要将这条狗亲手擒到你面前,让他给你磕头谢罪!”  

林月眉重重地点了点头,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她仿佛已经看见那混账匍匐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死命求饶的样子了。  

三家目光汇聚,霎时南楚离所在之处,众人皆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爆散开去,生怕受到波及。  

“就是他打了方林师三家的人吗?还真是猖狂,不但打了人,还明目张胆地坐在这吃酒,简直是在找死!”  

“可不是嘛!你说他惹谁不好,偏偏去惹这三家,这三大家都是手里有家伙事的家族,这小子今天恐怕是插翅难逃了。”  

林游海虎目一凝,一条腿顺势向前一个大踏步,整个人霎时呈一张弓形。  

局面剑拔弩张。  

“你就是那条打了我女儿的狗?且报上名来,我倒要看看是哪对狗男女,生出了你这么个小孽......畜。”  

在林游海怒骂之时,只见南楚离的手掌往桌上一拍,桌上的两根筷子赫然飞起。  

咻咻两声破空声藏于林游海的怒骂声中。  

林游海发现南楚离突然动手已心生警惕。  

然而两根筷子眨眼瞬至,变化来得太快,林游海还未来得及反应,却已双膝倒地!  

而他嘴里骂咧的话,依旧惯性地脱口而出,但声音却极其萎靡无力。  

“我有名有姓,并非你口中的狗,你污我父母,便在我父母灵前跪下谢罪吧!”  

众人纷纷凝神屏息,两眼惊恐地看着那名强势黑色西装男子。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  

南楚离赫然起身,一把将桌上匣子的黑绸撤去。  

“来者,南!楚!离!”  

众人纷纷将视线投放在南楚离身旁的桌上。  

透过匣子的玻璃壁罩,两张烫金红木灵位赫然显露在众人面前。  

灵位现婚场,如金刚怒目,触目惊心。  

全场霎时死寂!  

这一刻,场面中唯一还有动静的,唯属林游海膝上筷子刺入的地方,那鲜红的血液在地板砖上缓缓流淌,像两条愤怒的血龙。  

看到灵位,在场的宾客中有人想起了些什么,震惊道:“南天离?南楚离?曾经南城四尊族之一的南家南楚离!”  

“是他?”  

“是他!我说怎么看起来这人有些眼熟。”  

“八年前,这座仙柳苑原本就是南家的产业,后来不知是何缘由,南家一家三口突然离奇死亡,南家产业经过流转,变成了现在方家产业。”  

“这事我知道,据说是因为南家在私底下干了不干净的买卖,后来东窗事发,南家一家三口都畏罪自杀了。”  

“对对对,当年还专门有过报道。”  

“但这南楚离如今生龙活虎地出现在此地,还带着父母的灵位大闹方家婚礼现场,难不成八年前那事另有隐情?”  

“嘘!慎言,这是什么地方,你不要命啦?”  

一些年资较长的宾客就南家之事在窃窃私语。  

南楚离勾唇冷笑,随手捻起了桌上一颗硬壳坚果,挺立地坐着,神态淡定。  

“你是南楚离,你居然没死?!”师刀霸猛吸了一口气,紧握双拳上前喝问。  

南楚离微微偏过头,“你似乎很希望我死?”  

咔嚓一声,南楚离坚果壳碎裂,吓了师刀霸一跳。  

刚才南楚离出手,动作快如闪电,一招就废掉林家家主,果决狠辣,毫不拖泥带水。  

师刀霸看得出,只有经常在刀口舔血的人,才能有如此凌厉的手段。  

师刀霸心中在打鼓,这小子消失的八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因为对南楚离八年来的信息缺失,师刀霸丧失了部分底气,但并不意味着他是好惹的!  

“哼!你打了我女儿,今天总得有个说法。”  

“你想要什么说法?”南楚离反问。  

“你自断一指,我师家之事,便就此揭过。”  

“是吗?”南楚离一声冷笑,“自残这种事我做不出来,我手就在这,要不你过来帮我?”  

南楚离正襟危坐,丝毫不惧的样子,甚至语气中还带着些许自嘲和玩味。  

师刀霸额头冒出了冷汗。  

他的话已经放了出去,现场的都是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假如现在他因为南家这小子三言两语就害怕了,那他以后还怎么在南城地下混。  

“南家小儿,就算你父亲活过来,在我师刀霸面前,他也不敢像你这般猖狂得意!”  

“不管当年你怎么从仙柳湖逃出去的,既然你敢回来,你便再死一次吧!抬我霸刀来!”  

南楚离听到仙柳湖三字,顿时双眼闪过一道精光,“当年仙柳湖之事,果然没这么简单!”  

霸刀门几名凶神恶煞的弟子呈上一柄两米长的半月金刚大刀。  

师刀霸手持金刚霸刀刀柄,刀尖拖地。  

霸刀随着师刀霸的移动,刀尖与地板叮铃铃的碰撞响声伴着火花,向南楚离所在方向略去。  

“当年你逃出去也就算了,夹着尾巴在外面苟活一世不好吗?非要回来送死!”  

“霸刀诀,拖刀斩!”  

嗡——  

沉闷的金属破空声,牵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死!”师刀霸目眦尽裂,对着南楚离大喝一声。  

师刀霸手中雪白的霸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圆月刀光,随后大刀冰冷地向南楚离眉心斩去,眼看着南楚离整个人就要被一刀劈成两半!  

场面气氛紧张,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南楚离,却异常的淡定,嘴唇不急不慢地动了起来。  

“霸刀诀,许多人都以为这是武学技法,但实际上它却是修道技法!”  

闻言,师刀霸心头一惊,双目瞪大。  

南楚离继续说道:“你将修道之力藏于你的霸刀之中,凝而不散,含而不发,看似武学之招,却胜武学不知凡几,实乃阴狠之招。”  

这是他霸刀门最大的秘密,他不知道用这招扮猪吃虎杀了多少修道之人,这才奠定了他霸刀门在南城地下界头把交椅的位置。  

如今竟被这小子竟然一眼就看穿了?  

然而当刀离南楚离眉心仅有半米距离时,师刀霸震惊的表情突转成得意的冷笑。  

“即便你知道了又如何?我这霸刀灌入了修真之气,堪比千斤之重,许多修道者最后也看出了我这霸刀的端倪,不过他们都无一例外,全死了。”  

“粉碎吧!”师刀霸疯狂地咆哮。  

南楚离冷冷一笑,将剥开的坚果放入嘴中,然后缓缓抬起了他的手......  

嗡——  

吓!  

周围一阵惊嘘过后,师刀霸脸上肌肉抽动,两只牛一样大的眼珠像要掉出来似的。

“不,不可能!”师刀霸倒吸冷气连连,言语结巴。  

南楚离,单手,接住了他自创绝技的全力一击?  

整个婚礼大厅瞬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所有人的嘴都仿佛塞进了一颗大鸭蛋。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南楚离勾唇冷笑。  

紧接着,南楚离口中低吟,“凝!”其另一只手收腰蓄力,出拳!随着一声大喝,“破——!”  

师刀霸被南楚离一喝震醒,然而他此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控制。  

南楚离一拳到肉!如炮轰鸣!  

嘭嘭嘭——  

师刀霸的身体瞬间倒飞出去十余米,最终在碎烂桌椅细屑的阻挡下,止住了身形,此时他的嘴巴像吃了血馒头一样,凄惨狰狞。  

“爸——”师青青顾不上仪态,惊慌地跑到师刀霸近前。  

“藏力于物,你......你......”师刀霸满脸震惊地指着又已端坐的南楚离,随后他的喉咙里响起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紧接着,血液,像山涧泉水一样从师刀霸的嘴里流淌了出来。  

最后,师刀霸整个人像个漏了气的气球,瞬间瘪了下去,死得不能再死!  

南城地下世界的一把手就这样死了?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凝固了起来。  

他们不明白,师刀霸为何挨了那人的一拳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死了。  

然而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师刀霸身体中的内脏,早已碎烂成泥!  

“爸爸——!”师青青频频摇晃着师刀霸渐凉渐僵的尸体,在声嘶力竭地叫唤着。  

片刻后,她机械地回过头,双眼空洞地看着那个男人。  

她愤怒,但更后悔!  

就因为帮闺蜜小小的一次搭讪,她便把自己的父亲害死了。  

她在心中不断地质问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去招惹南楚离这条疯狗?!  

而师青青所不知的是,师刀霸的死,完全是因为,仙柳湖这三个字!  

场面一度死寂。  

仅一拳,就轰杀了手持霸刀的师刀霸!  

这时,陈其先清楚地意识到,这南楚离很有可能是一个修道者,而且还不是一名简单的修道者。  

一旁林家与师家带来的人冷汗连连连,他们的领头人一死一伤,现在谁还敢再上去找这尊杀神的麻烦?  

陈其先作为婚礼负责人,现在婚礼现场出了这么的大的事,他若不作为,以方家的行事作风,事后追究起来,他难辞其咎!  

“安会长,作为南城武监会的副会长,现在这名修道贼子在你管辖的区域中公然行凶,难道安会长不出来做些什么吗?”陈其先引声长呼。  

众人感叹,陈其先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站出来挑衅这尊杀神,方家还真是养了一条忠实的狗。  

陈其先话音落下后,围观的宾客中走出了一名身着青色长衫,手中把玩着两个琉璃暖玉球的八字胡中年男子。  

“这位朋友,你这般行径是不是有些过了,年轻人要懂得收敛锋芒,适可而止。”  

说话之人,正是武监会副会长,安以生。  

武监会在南城地位超然,但就算是神仙也难免要吃饭。  

要想在南城活得有滋有味,就少不免需要方家陆家等这些家族在资金方面提供支持。  

而武监会相对的,也会为这些家族提供一些便利,可谓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些都是暗中达成的默契,可以说,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武监会,也是处于利益链条上的一只蚂蚱。

所以,在陈其先以方家代表的身份向武监会开口之后,武监会如果置身事外,以后便会再难取信南城各大家族,也再难获得这些家族的资金支持。  

“你是何人,来管此闲事?”南楚离气定神闲地问道。  

“老夫武监会副会长安以生,阁下方才出手,拳中暗藏高深劲力,若老夫所料不差,阁下的这拳法必定是某种高深的修道技法。”  

安以生眼露精光,揭示出南楚离那一拳的神奇所在。  

修道最忌讳有人解读技法招式,若非自愿阐述,揭露他人招式秘密的这个人,与仇人无异。  

面对安以生的小心思,南楚离付之一笑。  

“小伎俩罢了,算不得什么高深法诀,倒是让安会长谬赞了,以后若是有空,还需向安副会长多多请教才是。”  

南楚离心中冷笑。  

他在第十区面对的敌人,无不是奸诈恶徒之辈,其奸诈狡猾程度高了这安以生不知凡几。  

所以,对付安以生这种话里藏刀的真小人,自然是游刃有余。  

安以生眼角微微抽动,因为他看到南楚离对武监会不但没有任何畏惧,反而言语之中暗含威胁之意,劝他不要多管闲事。  

然而他安以生也不是吓大的,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但像眼前这位敢直接出言威胁修道者区域管事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阁下作为修道者,阁下在南城仰仗修为行凶伤人,就归我武监会管,阁下莫以为仅凭那拳法,就能在我南城横行霸道?”  

“你可以试一试。”南楚离身正颜威,形如泰山,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安视生。

 

第5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一遇风云便化龙

“我安以生就职南城武监会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当老夫怕你这黄毛小儿不成?!”  

安以生一个雄步,飞跃上前,霎时激起一阵惊呼。  

“凌空飞踏!是凌空飞踏,没想到安副会长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  

只见安以生脚尖轻点,如仙鹤展翅,随后飘飘然地落地,整个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气场,玄奥莫测。  

“安会长威武!安会长出马,必定能将这恶徒手到擒来!”陈其先在一旁呵呵笑着奉承,对安以生的表现十分满意。  

“这下彻底没悬念了,本以为宗师不出,两方会出现焦灼之战,没想到方家把武监会给搬了出来。”  

“安以生副会长在修道之途沉浸多年,一身修为雄厚,在南城也算得上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对付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南家小子,简直就是杀鸡牛刀了!”  

大厅内的宾客看见安以生威风凛凛地出场,再对比毫无修道者气势的南家遗孤,双方强弱,高下立判!  

于是乎,众宾客在心底纷纷预见了南楚离凄惨的命运。  

“南家小儿,你现在可后悔先前在老夫面前狂妄自大?”安以生周身徐徐生风,睥睨着前方的南楚离。  

此时的南楚离静静地看着安以生腰间的一块令牌不说话。  

“哼!就算现在你想后悔都晚了!有时候,说错了话,你就必须要为自己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付出代价!”  

安以生看见南楚离不说话,断定南楚离已经被他的气势吓倒,所以这时已经没有必要再亲自出手了,免得落下个以大欺小的骂名。  

“来呀,武监会所属!”  

“属下在!”在众宾客后围,钻出了几个身着制服的人。  

“把这行凶伤人的恶徒抓回武监会,等候审判!”  

“是!”  

几名穿着制服的人一步一步地向南楚离逼近,额间不禁冒着汗。  

刚才南楚离的凶狠他们是见过的,就连林游海和师刀霸这种在南城颇有实力的人,在他手上都接不过三招,更何况他们这些三脚猫功夫。  

倘若这凶徒突然暴动起来,他们的下场,必定不比先前两人好到哪去!  

看到几人小心翼翼的模样,南楚离微微一笑,而后唇起。  

“我大夏文运昌盛,武道兴隆,这偌大的国土为了能发挥各地优势,大夏国君将大夏划分出九大战区,五大部门分辅各大战区。  

这里掌管武道的是大夏武道部下属部门,南方第三战区武道总丞。  

武道总丞其下是辖区内各区域的武道司,武道司之下有各个武监会,再之后,才排到各具体城市的武监分会。”  

“我说的对吗?南城武监分会安副会长。”南楚离一边慢悠悠地说着,一边后怀中掏出一块黝黑的牌子。  

在回南城之前,南楚离做足了功课,南城所处的管理机构,他自然是摸了个一清二楚!  

安以生咽了口口水,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南楚离竟然对他的身份如此了如指掌,而他却对南楚离一无所知。  

“你是何人?”安以生再次询问南楚离的身份。  

南楚离冷笑不答。  

过了几秒,南楚离一声大喝,如天雷破空,“安以生,你好大的狗胆!你可知,今日就算是罗啸天站在这,他都不敢动我南楚离分毫!”  

南楚离将手中的牌子对准了安以生的视线,赫然一亮。  

“战神”两个鎏金大字在牌子上熠熠生辉!  

战区统帅令牌?!  

这里怎么会出现战区统帅令牌?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安以生不禁后背一凉。  

不过上面的字为何与公职文件上阐述的不同?  

照常理来说这种战区统帅级别的令牌子上应刻的字乃“帅”字,而他的却是“战神”二字。  

安以生生出了狐疑,沉思片刻后想起了些什么,急忙对属下大喝一声,“慢着!”  

他能混到武监会副会长这个职位,完全靠的是自身的机谨。  

虽然他没有资格接触到大夏国各大战区大帅身份的高高在上的那群人,但是他还是听说过些只言片语的。  

他曾听闻,大夏国君亲自为守护了大夏国北境特区的一名天纵之才,封敕了“战神”的称号。  

此人率领的一支铁血雄军,常年驻守于大夏北境,那个被称为“坟墓”的第十特战区!  

那被冠以战神的天纵之才率领的雄军,力抗“坟墓”中的外敌入侵三百次有余,是真正的大夏国华盖之军。  

故而这支雄军也被冠以“龙川”之名,表游龙在野之意。  

第十特战区龙川军的大帅身份特殊,地位比九大战区的大帅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刚才这人口中所说的罗啸天,正是他们第三战区最顶头的上司,第三战区大帅罗啸天!  

既能清楚地道出他们第三战区武道总丞的机构所属,又敢直呼他们战区大帅姓名。  

再加上他手中那块鎏金战神令牌,“坟墓”统帅的身份在安以生的心中渐渐地与南楚离拼合。  

安以生双眼一睁,凝神屏气,他在静心思考着,生怕错漏了任何重要信息导致判断失误。  

照目前的信息来看,这南楚离很有可能就是那第十战区的大帅!  

所以这南楚离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武监会资金断了是小,丢了性命和位子是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有了资金支持者武监会可以再找下一个。  

于是,安以生有了退却的打算。  

“安会长,切莫听信这小子胡言乱语!此恶徒狡诈多舌,擅搬弄是非。

而且他竟然敢仿冒大夏官职令牌,把他抓回去,那可就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你这武监副会长的‘副’字就去掉了。”  

陈其先见安以生想打退堂鼓,隧出言激醒他,否则,没了安以生,在场的怕是没人能挡得住这南楚离。  

安以生双眼顿时闪过一抹雪亮,他一下子被“副会长”的“副”字刺激到了。  

他在南城武监分会尽职尽责,位子却从没有挪动过一下。  

如今大夏北境战事频起,第十战区的战神统帅怎么可能离开自己的辖区,出现在南方第三战区的南城这个小地方。  

而且像战神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是这南家遗孤。  

看来是他谨慎过头了!  

安以生坚定了南楚离就是一个胆大妄为,假冒战神的狂徒的信念。  

倘若这次真的抓到了仿造官职令牌,仿冒大夏战神的南楚离,那可是天大的功劳!  

“副会,这人还抓吗?”  

想明白了一切的安以生双眼顿时激射出寒芒,这股寒芒让他直接模糊掉了南楚离手中第十战区战神统帅令牌。  

“抓!”安以生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口齿清晰。  

几人正要动手,突然!  

一道悠扬回旋的声音从内厅出传来,“是谁胆敢在我方家婚礼大殿上行凶伤人?”  

大厅楼台之上,赫然出现一名身着金线华衣,形容枯槁,但双眼却如鹰隼般犀利的男子。  

“终于来了吗?”南楚离看着楼台之上的那人喃喃道。  

“是方家主!方家主来了!”  

“家主!”  

“方家主!”  

“呵呵,诸位受惊了,先前方某为我这将要过门的EX挑选大婚礼物,却没想到婚礼大殿内竟出了这档子事,倒是让诸位看笑话了,抱歉抱歉!”  

楼台之上的人,正是如今方家之主,方金泉!南楚离首要的复仇对象。  

方金泉身后左边站着的是新郎方家大少方世成,右边是陆家家主陆客新和新娘陆家千金陆凝香。  

眼下现场已经导致了林家与师家两大主事人一死一伤的局面,而方金泉依旧在谈笑风生,令在场的宾客无不啧啧称叹,方家家主的气场和魄力,当真是临危不乱,表态淡然!  

这时,方金泉与安以生的双目相对。  

“呵呵,辛苦安副会长了,今日若非有安副会长在,我儿世成这婚礼恐怕就黄了,方某在此多谢安副会长。”  

“方家主客气了,安某分内之事。”  

两人相互寒暄,拱手示敬。  

“方某在南城经营多年,见证过不少商界的风云变幻,步步摸爬滚打,才使得方某得以攒下方家今天这份基业。  

鄙人不才,这一切全仰仗诸位的抬爱,方家才能成长到如今的规模。  

但在方家成长过程中,难免会触犯某些人的利益,导致结下仇怨。  

不过,方某自认行事无愧于天地良心。  

奈何有人却欺人太甚!

不仅打残我家世玉,竟然还大闹方陆两大家族结姻婚礼现场,打伤林家家主,杀死霸刀门门主,其罪行累累,天怒人怨!”  

方金泉干皱的脸皮下,发出了义愤填膺的陈词。  

余音绕梁!  

在场的宾客,无不被方金泉的慷慨陈词所感染,大厅内一时肃穆到了极点,无人敢喧哗。  

突然,一道不同的声音带着冷笑悠然响起,“呵呵——对的起天地良心?”  

“方金泉老杂毛,八年来,你的脸皮都被你那冠冕堂皇的言辞榨干了吧?”  

突如其来的嘲讽,令方金泉脸色一僵。  

他将目光往声音来源之处身上一凝,微微下榻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

“方金泉,别来无恙?”南楚离勾唇冷笑着。  

“是你!南楚离,你竟然没死?!”  

“是我!”南楚离笑意绽放,却给人无比寒冷的感觉。  

这个看似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方家婚礼现场门前打了三大家的人后,竟然又在婚礼大厅内将林家与师家家主打得一死一伤。  

现如今,他竟还然敢公然挑衅方家主事人?  

初生牛犊不怕虎,莫不如是!  

南楚离年轻的面貌与他强大的自信给人以强烈的反差。  

此时在场宾客看向南楚离的眼神中无不显示着惊惧,他那澄净得过分的双眼,简直让人心里发毛!  

方金泉枯槁的双手紧紧抓着身前的护栏,他双眼微微眯起,在思索着八年前的事。  

作为南家大总管,对于南家他是十分了解的,方家“有仇必报”的脾性就是从南家家主南天离身上继承而来的。  

方金泉很清楚,倘若让南家有一人存世,那他方家日后必定寝食难安。  

所以方金泉对南家是抱着产草除根的态度的。  

暴雨天乃沉湖的绝佳时机,这种天气下行人稀少,被救概率极低,而南家三口沉湖那天,直至傍晚暴雨方至。  

为了确认南家无人生还,方金泉还亲自下令对尸体进行打捞,确认身份。  

而南家三口沉湖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夜间湖水冰冷,视线不佳,打捞难度极大。  

直至第二天清晨,南家三口的尸体才被打捞了上来。  

方金泉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当初的端倪今天竟真的成了祸患!

 

第6章 任凭狂风卷,我仅徒手撕

南家三口沉湖当天,夜幕已经来临,直至第二天早上,南家三口的尸体才被打捞上来。  

虽是两老一幼的尸体没错,但三人过水后的尸体面容浮肿,最要紧的是三人的面容竟还被湖底的凶鱼啃噬得面目全非,难以辨认身份。  

方金泉从三人的衣服配饰上裁定身份,南天离夫妇的身份没得说,方金泉对二人身上的物件十分熟悉。  

但南楚离的身上却衣衫尽去,身无他物,完全辨认不了。  

许是被鱼撕咬碎烂,被湖底暗流刮了去。  

据手下打捞的人说,三具尸体是凑在一块的,再加上这人的身形也符合南楚离年纪,所以方金泉也就认了那就是南楚离。  

八年来,南楚离时常在他的梦中出现,面容狰狞,疯狂地找他寻仇。  

因此,方金泉前几年不断在南城不断搜寻蛛丝马迹,以确保死去的那个人就是南楚离。  

虽然消息上也显示,南楚离是死了,再没出现过,但那未能真正确认身份的尸体,隐隐成为了方金泉心中的一根刺。  

如今这根刺在这时真正地显露!南楚离确实没死!  

“方某昔日承蒙南老家主搭救才有今日,老家主之恩,老夫铭记在心。”  

“所以在天离犯下弥天大祸时,是老夫在背后打点,最终才没让南家背负欺世骂名。”  

方金泉的话一时激起千层浪。  

许多在场的年轻宾客并不知道南城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因为如今的南城,早已习惯了方家是四尊族之一的超然地位。  

“方家主一片肝胆赤诚,当真让人佩服!”  

“方家已算是仁至义尽,而南家小子带着灵位大闹方家大少婚礼,好生不识好歹!”  

“当年他的父亲就敢干不干净的勾当,如今儿子将方林师三家的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一时间,大厅中对南楚离的骂声和冷嘲热讽几乎是一边倒。  

方金泉在心中暗笑,虽然不知道这八年里南楚离去了哪,但现在看来,孤身一人前来的他,难成气候,不足为惧!  

“老夫知晓天离夫妇二人畏罪自杀对你的打击很大,但念在南家曾有恩于老夫的份上,老夫愿意给你一份体面的工作,保你下半辈子安然无忧。”  

还没等南楚离说话,一旁坐在椅子上双脚缠绷带的方世玉率先开口。  

“你实力是不错,而我方家正缺一条有实力的看门狗,我方家,有的是剩饭剩菜和骨头,保你一世不愁温饱!哈哈——”  

方世玉双目通红,笑容狰狞。  

方金泉笑而不语,虽然不是出自他口,但显然是默许了他这二子所说的话。  

方家的产业原本就是南家的产业,如今方家要给原本的老东家后人一份体面的工作,无疑是在嘲讽南楚离,守不住南家的家业。  

最后由方世玉点出方家真实的意图,一糖一棒,一捧一杀。  

方家父子二人,一唱一和,杀人诛心,莫不如是!  

南楚离沉默不语,众人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都在等待他如何回应这打脸的嘲笑。  

“看来方家也就这点手段了,倒是让我白期待一场。”  

南楚离缓缓起身,“本以为你窃取了我方家家业,爬上了这四尊族之位,会有所改变,如今看来,狗依旧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  

“更甚者,在我眼里你连这林家与师家主事之人都不如!他们还敢向我挥拳,你却只能假仁假义说着阴阳怪气的话。”  

南楚离突然一个高抬腿,整个人几乎呈“一”字形,在楼台上的方金泉能清楚地看到他干净的鞋底。  

一脚踏下,南楚离身旁的椅子瞬间碎裂成渣,碎落在脚旁尖锐的碎木像一根根刀削的利箭。  

突然!  

南楚离身上赫然爆发出极强的气息,一股劲风将那些碎屑飘飞在南楚离眼前。  

陈其先大惊失色,一跃而上,落于楼台,张开双臂挡在方金泉身前,“家主小心!”  

“去!”南楚离轻描淡写地衣袖一挥。  

咻咻——  

碎木一举喷发,像夺命之箭,朝着楼台上破空而去。  

“哼,雕虫小技!”陈其先一声冷哼,袖子轮转一个周天,如黑洞纳物,仅眨眼的功夫,便将那些碎屑尽数挡下。  

见状,南楚离微微一笑,与方金泉对视着。  

“方老狗,要是当年你有眼下帮你挡箭的这条狗一半的忠诚,我父亲母亲也不会惨死于门外的仙柳湖中!”  

此话一出,众宾客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听南楚离话里的意思,难不成当年之事,另有隐情?  

“狡诈恶徒!死到临头竟还敢口出脏水,污蔑我方家主事,今天就算是方家大少的大婚之日,我陈其先也誓要当一回恶人,让你横尸当场!”  

南楚离勾唇冷笑,“你恐怕没那个机会了。”  

南楚离话音刚落,陈其先身体一顿,察觉到了些什么,他突然发现自己新衣胸前不知何时,竟一个起了毛的小洞。  

陈其先用力将胸前的衣服一扯!  

撕拉一声。  

紧接着他低头一看,先是一怔,顿时双目陡然大睁!  

而看到陈其先后背的方金泉,也霎时面色剧变!  

一根直径半厘米大小的木条,紧密地镶嵌在陈其先的左胸膛上,从前到后,不长不短,不偏不倚,直直贯穿!  

陈其先的表情突然一变,顿时眉宇紧蹙。  

他的身体突然一个抽搐后,一道刺目的血红,从他的嘴角缓缓显现。  

呃——  

坠!  

砰——乒乓——  

陈其先身体失去重心,直直从楼台上掉了下来,砸在一桌桌宴上,锅碗瓢盆碎裂一地。  

看着陈其先的尸体上那根插在心口的碎木条,安以生双眼瞪得老大。  

一木百米,伤口不流血,杀人于无形!  

这是巧合吗?

显然不是!  

安以生早年学过一点医术,为的是熟悉人的身体构造,方便与人交手对决时能准确判断对方要害所在。  

在众人以为陈其先是因疏忽大意而死之时,只有安以生才知道,南楚离的那一击,算准了一切!  

南楚离首先用大量的残破碎屑,掩盖了里面一根完全蕴藏气力的碎木条,在陈其先以为一袖扫清之际,其实他已经中了真正的杀招。  

而最让安以生感到震惊和害怕的,莫过于那根暗藏气力的碎屑竟不长不短,不偏不倚地直接镶嵌在了陈其先的心口处。  

安以生扪心自问,就算他贴身对敌,也不可能做到准确判断对方心口的位置,一击必中,更遑论南楚离与陈其先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如果不是巧合,唯一的解释就是南楚离这个人,除了拥有一身强悍的实力!  

在医学造就,单论人体器脏位置的辨识上,恐怕整个南城,无人能出南楚离之右!  

南楚离击杀陈其先的手段,顿时让安以生清醒了过来。  

安以生惊汗连连,心里盘算着这南楚离不仅实力强悍,还心细如发,这样的人,即便没有背景,也万万不能去招惹。  

一旦得罪了,倘若南楚离今日不死,那么他日,就是他大祸临头之时,  

于是,安以生明显地从陈其先的尸体旁后退了几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楼台上的方金泉看到安以生的动作,脸上肌肉抽动,双眼微眯。  

“好你个南楚离,先是打伤我儿在先,杀伤林师两家家主在后,现如今又在老夫面前袭杀我方家总管,如此凶残成性,即便你是南家后人,老夫也不得不做一回恶人了!”  

“我要将你的手脚筋骨打断,让你跪在你杀伤的这些人面前忏悔,否则,日后我方家还有何颜面立足于四尊族,立足于南城!”  

南楚离不怒反笑,“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吗?”  

“我南楚离身正影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我却最不喜欢惺惺作态之人!尤其像你这条老杂毛狗这般无耻的嘴脸,更是让我生厌。”  

方金泉勾勾手,双目如鹰,阴狠毒辣,“拿下!”  

一道黑影从方金泉身后略了出来。  

这人身上气势十足,一眼就被人认了出来,“是方家客卿沈平沙!”  

“沈平沙,姓沈,难道跟那位有关系?”安以生看着纵身越下之人,心中思虑了起来。  

南楚离发现眼前多了一名身着宽松袍服,身似龙虎之人。  

这人一嘴的髯胡,显然不是个善茬。  

南楚离听得这人悠悠说道,“平沙落雁,龙卷千秋。我沈平沙这平沙掌下,亡魂过千,皆是被我的劲力活生生折磨致死。”  

“你这般年轻的皮骨遭受起来,痛苦数倍不止。”  

紧接着,髯胡大汉双眼一瞪,怒如金刚,“南家孽种!若不想多受折磨,我劝你尽快束手就擒!”  

话音一落,只见沈平沙的双手掌心凝聚出了小龙卷风似的黄沙气流。  

“凝气成型,六品高手!”安以生惊呼,他没想到方金泉竟有着一名六品高手做贴身护卫!  

他辛苦修炼至今,也不过在前阵子刚刚突破四品的极限,达到了五品借气凌空飞踏的境地,却不知何时才能到达这凝气成型的六品境界。  

沈平沙掌心中的气流越卷越快。  

一声怒喝,“悲风,龙卷狂沙!”  

沈平沙掌中的风苗落地,一卷狂风像从地面长出来似的,向南楚离所在暴袭而去。  

“在风中碎裂吧!南家孽畜!”沈平沙咆哮。  

看着狂风向南楚离扫去,方金泉心中冷哼一声。  

南家这小子给脸不要脸,若是你沿着台阶下,到我方家手下干活,虽然也是死路一条,但至少能死得体面一点。  

沈平沙的龙卷狂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击中,整个人的身体会在风中活生生地被撕烂,过程比五马分尸更加痛苦,持续时间也更长。  

那如同一台死亡收割机呼呼翻飞的悲风龙卷,眨眼间便略到了南楚离面前。  

一众宾客顿时惊疑起来。  

“他怎么不躲?被这强悍的招式打中,就算他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  

“该不会是被方家那位修道高手的招式吓得腿软动弹不得了吧?”  

“刚才还一股狂劲,遇到真本事的,立刻就原形毕露,年轻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想必一会此人还得被挫骨扬灰,就算是方家家主仁慈,放过此子的尸体,林家和师家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在大厅众人的眼中,此时的南楚离俨然成了一具尸体,他们已经开始在讨论南楚离的后事了。  

南楚离直面悲风,勾唇冷笑,只见他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哼!像在举手投降,晚了!撕碎他!”沈平沙冷着脸,眼神比刀芒还锐利。  

顷刻,沈平沙的风便完全侵吞了南楚离的身躯!  

沈平沙断定,不久后,风中定能传出南楚离美妙的痛苦叫喊声。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南楚离被风倾吞之前,他高高举的双手手指竟突然诡异地弯曲,形如龙爪。  

三秒,十秒,三十秒......  

一分钟过去了。  

可风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风,在淹没了南楚离的位置上回旋着。  

“你在期待些什么?”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从风中穿了出来。  

没有等来南楚离撕心裂肺的疼痛叫喊,却等来一道悠闲的声音,沈平沙瞬间瞪大了双眼。  

沈平沙双眉一翘,怒如门神。  

随即他将另一掌中的风苗打进旋风中,双风合并,如怒龙盘柱,一时间搅得天花乱坠!  

不一会,风中便再没了声音,沈平沙紧张的神色因此变得舒缓。  

大厅中沉寂了下来,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个,伸长脖子等待着结果。  

风中没了南楚离的声音。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还是没有南楚离的声音。  

此时,众人不禁向沈平沙投去敬畏的目光。  

不愧是六品高手,全力出手,南楚离连叫都没来的及叫一声就灰飞烟灭了!  

这时,一道青色的影子陡然站了起来,对着风愤怒地咆哮了一声,“终于死了,死得好!”  

师青青一句怒吼,将积郁心中的怨气全部喷了出来。  

林月眉也在冷笑,师青青的这一吼,吼得大快人心,这只蹦达的凶恶之徒,终于是伏诛了,这样死了当真是便宜了他。  

整个场中,只有楼台之上的一道白色的倩影——陆凝香,在紧紧地抓着她父亲陆客新的手臂,神色紧张地看着风中的形势。  

“没事!那恶徒已经被撕成碎片了,再没人能捣乱你跟世成的婚礼。”陆客新安慰着女儿。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风中传了出来!  

“萤烛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  

这道声音一下子惊住了所有的人。  

然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一道如天雷之音,轰然在人们耳畔炸响!  

“伏龙手,喝——!”  

一声刚正严肃的大喝声之后,狂暴肆虐的悲风龙卷,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被一分为二!  

徒手,撕风?!  

众人皆被吓得身体向后微微倾倒。  

被吓得最严重的,莫过于沈平沙!  

他的“悲风,狂沙龙卷”是不亚于他那宗师大哥沈落雁招式——“神尾,横荡千秋”的存在。  

虽然他在修为上比不上他大哥,但招式的强度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七品高手,也不敢空手接他的悲风龙卷!  

一个莫名冲击的念头在沈平沙心中升起,难不成,

这年纪轻轻的南楚离,实力七品之上?!

《都医战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