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南楚离林月眉的小说都医战神在线阅读

主角是南楚离林月眉的小说都医战神在线阅读

都医战神

时间:都医战神作者:盛装晚饭来源:zzy

都医战神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南楚离林月眉的最新小说由盛装晚饭写的,都医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八年前一家三口被害,父母拼死给了他再生的希望。他辗转北上,历经戎马生涯,学成圣手鬼医,斩获战神荣耀,登上特战战区大帅之位,荣归故里。战神归来,誓要横扫一切仇敌,践踏所有不公,还他一个朗朗青天!...

 

第1章 战神归来

南城秋高气爽,一辆黑色奥迪在铺满金黄落叶的街道上缓慢行驶。

奥迪车的司机是名身材丰满火辣,戴着副黑框眼镜的气质美女。

南楚离身着黑色西装,一身正气地端坐在车后,他正看着手里捧的一本书,目如星空,安静沉稳。

车窗外有风袭来,南楚离抬头看了眼窗外,“原来是仙柳湖到了。”

霎时,南楚离脖颈青筋兀然暴起,眼泛红光。

湖光微动,思绪绵延......

即便如今身为第十战区大帅的南楚离,至今也忘不了八年前的那件事。

一家三口被人捆缚装于麻袋之中,沉于仙柳湖,是父母在绝氧的状态下,几乎崩断了他们所有的牙齿,才拼死将麻袋和南楚离身上的绳索咬断,给了他生的希望。

而在南楚离昏迷前的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父母随着麻袋中绑着他们的大石,直直地沉入那冰冷的湖底。

昏迷的南楚离在那雨夜中得幸被一钓鱼的鱼翁救起......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面对强大的仇人,当时的南楚离没有能力复仇,他为了能活下去,选择了背景离乡。

他北上辗转,最终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与“死神共舞”的地方。

那是大夏国北境,一个特殊的战区——第十战区,一个被人称为“坟墓”的鬼哭狼嚎之地。

“坟墓”中,越过边境的入侵者,大多数都是身强体健,以一当十的存在,想要在这里生存,除了要靠运气,还得有机遇。

而在这里想要获得高位,不需靠关系,也不需看年资,能者居之。

进入“坟墓”后,南楚离每场战役中必身先士卒,总是提着自己的脑袋冲在最前。

或许是阎王不喜闹腾的人,在这层运气之下,南楚离获得了机遇......

南楚离获得了与小鬼讨价的资本,与死神共舞的机会,八年戎马,他历经大小战役三百有余,身创不下百处。

八年过去,南楚离战功无数,被冠以的称号数不胜数。

最终,他以“战神”之名登顶第十战区,以绝对的实力,斩获第十战区大帅之位。

战区十万铁血战士,对他唯命是从!

他剑之所指,大军横扫。

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然而不管战场上的拼杀多么惊心动魄,能让南楚离惊醒梦中的,只有记忆中那一潭冰冷的仙柳湖湖水。

还有父母崩断了牙齿后,满是鲜血的嘴巴上还双双挂着的慈爱的笑容......

如今归乡,南楚歌誓要给当年仙柳湖之事讨回一个公道,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大帅,以您如今的身份,南城一个小小的家族,何必您亲自动手,交由我们第十战区的人去办,保证让那方家在一夜间从人间蒸发!”

女司机神情冰冷。

“你要谨记,我们第十战区的十万铁血战士,职责是守护大夏安宁,而非为了平定商贾仇怨这等小事。”

魅影咬了咬嘴唇,“是,魅影谨记!”

“现在不在营中,不必拘谨。”

“是,大帅!”魅影挺了挺健美的身躯回答道。

见状,南楚离不禁摇了摇头。

看着窗外的仙柳湖,南楚离思绪绵延。

“我南楚离横扫‘坟墓’万里疆域,何曾有过一丝惧怕,唯独这柳仙湖,是我心中的一根刺!”

“看见它,就如同看见了深渊恶魔,让我瑟瑟发抖。”

魅影心头一惊,这柳仙湖到底有何怪异之处,竟能让大帅如此惊惧?

魅影不知,昔日的南城有四大尊族,而南家就是其中之一。

南家总管事方金泉,年幼时被南家老家主所救,此后为南家奔走了半生。

南家新一代家主南天离,也就是南楚离的父亲上任时,方金泉作为南家老管事,在南家的权力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仙柳湖之事,南楚离得到的蛛丝马迹证明,方金泉逃不出干系!

南楚离猜测,在南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没能让方金泉得到满足,因此方金泉便生出歹意,在暗中谋夺他南家家业。

为了完全得到南家,方金泉更是丧心病狂地在幕后主导了将他们南家一家三口沉于仙柳湖的这种忘恩负义,丧尽天良之事。

父母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他枉为人子!

车内,正当魅影想问南楚离关于仙柳湖之事时,她突然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气从大帅的身上爆发,让她活生生咽下了想要问的话。

呜——呜——

一辆朱红色的狂野奔驰大G从奥迪车旁飞驰而过,抛飞了地上的片片落叶,打在奥迪车的车窗上,留下一地放浪的笑语扬长而去。

“竟敢对大帅不敬!”

魅影俏脸一冷,将黑框眼镜摘下甩在一旁,露出凛冽的目光,紧接着车子引擎顿时响起了阵阵轰鸣。

“不必追。”

“大帅,他们......!”魅影憋得一脸通红。

“看看你一脸要吃人的样子,倒比我还凶了,把眼镜戴上,慢慢开。”

“是。”

魅影暴躁的怒气让南楚离冷峻的眼神回暖,车在缓慢行驶着,此时距离目的地还有约一百米的距离。

一百米范围内,鲜花红毯满地。

今日,正是方金泉为他大儿子方世成举办大婚的日子,婚礼地点就在这曾经南家的产业——仙柳苑。

虽然八年来南楚离一直托人彻查当年的事,但是他常年镇守“坟墓”,消息闭塞,而关内又是鱼龙混杂,因此查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他借着这次归故里养伤的机会,打算亲自彻查此事,好好算算当年的血账!

于是南楚离打算借着方金泉大儿子的婚礼现场这张绝佳的舞台,先回收一点当年的利息。

......

“看,那不是在路上走得跟乌龟一样慢的车吗?”

仙柳苑大门前,停着一辆车,正是刚才飞奔过去的那辆朱红色奔驰大G。

两名浓妆艳抹,穿着艳丽的年轻女孩正依在车头,吟吟低笑。

奥迪车缓缓驶近。

当两个女孩看到奥迪那名斯斯文文地戴着副黑框眼镜的女司机,而且这名女司机即便没有化妆也比她们长得劲美诱惑时,女人天生的嫉妒使她们眼里着了火。

林月眉用手肘碰了碰师青青的腰,“咱去逗逗她?”

两人默契地碰了掌。

奥迪车停了,待女司机完全从车上下来,两个不怀好意的女孩瞬间却步。

女司机一米七几的高挑身材,配上那束腿的黑丝袜和紧致傲人的胸脯,使得两个女孩不禁自惭形秽。

但想到对方开的只是一辆奥迪时,两个女孩心气又一下子高了起来。

“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始终是飞不上枝头做凤凰的野鸡罢了!”

这时,奥迪车后门下来一名的男子,顿时吸引住了两个心高气傲的女孩。

男子比那穿着高跟的女司机略高一些,样貌坚毅俊朗,比当红的男模都有过之无不及。

他劲爽的寸头和刚直的面庞让两个女孩远远看着就有种面红耳赤,血脉喷张的少女悸动。

“月眉,有没有想法?”

“当然!帮我。”

这一刻,两个女孩瞬间忽视了曾让她们妒火中烧的女司机魅影,她们一并走向前。

南楚离从车的另一侧座椅上小心翼翼地抱出一个匣子,上面用一块黑色的绸布盖着。

“大帅,我来帮你!”一旁的魅影说道。

“父母之灵,自当由亲子捧供。”

“魅影不知是二老,僭越冒犯,请大帅责罚。”魅影做势欲跪。

“不知者无罪,而且第十战区的将士皆应顶天立地,当少跪!”一股无形的力量径直托起了将欲下跪的魅影。

“是。”魅影神色顿时变柔。

仙柳苑门前,看着黑布匣子,南楚离眼中柔情与愤怒顿时交织在了一起。

突然!南楚离脑海一片眩晕,身子因此微微斜了几寸。

魅影见状,急忙扶住,“大帅,您的伤?”

“无碍!呵呵,心结打不开,身体再生能力再强悍也是没用,‘医者不能自医’这句话果然没说错,只是我不知道这次自己能不能过得了这关。”

“大帅您千万别这么说!”

“您的医术比丰神医都不遑多让,据丰神医所说,这南域中曾出现过一株治疗精神创伤的绝世神药,若能找到它,相信一定能治好您精神上的伤。”

“但愿吧,万一治不好,‘坟墓’就拜托你们了,北境的那些东西凶残无比,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大帅......”魅影神色忧伤。

南楚离温和一笑,“我是说万一。”

“先不说这些,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即便我的伤治不好,我也要在倒下之前,将当年参与仙柳湖之事的人连根拔出来,让他们血债血偿!”

南楚离目光凛冽,他捧着黑布匣子走到车头处时,两个女孩来到了他近前。

林月眉一时间被南楚离炯炯有神的眼睛迷得目眩神离。

她微微颔首低眉,她一手提着白纱裙,一手手指卷弄着自己的头发,慢慢地向着南楚离靠近。

两人身形交错,林月眉艳丽的红唇在这时突然勾起。

一旁的师青青顺势推了林月眉一把,林月眉顺势发出了一声娇嗲的“哎呀,要摔倒了~”的叫喊。

紧接着,她的身子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然后便直直向南楚离的怀中倒去。

这时,就连师青青都不得不感叹,林月眉这浪蹄子真会演!

南楚离身后的魅影还沉浸在南楚离的伤势中,当她发现有人靠近南楚离时,却为时已晚!

眼看着林月眉就要取代南楚离手中黑布匣子的位置,扑进南楚离的怀中......

只见南楚离眼疾手快,顿时一个侧身,便完美地躲开了林月眉的扑倒。

Duang——

林月眉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灰头土脸......

南楚离看也不看林月眉一眼,直接迈开大长腿踏步向前。

怎么会这样?林月眉一脸懵逼。

明明一切都计划好了的,像她这样美人投怀送报,是个男人都会温柔地接住。

眼看着这坚毅俊朗的小哥哥就要落入自己的囊中,她却万万没想到,这变化来得这么突然!

他......他竟然躲开了?

“啊!”一声尖叫,从林月眉嘴里发出,响彻在仙柳苑门前,吸引了众多路人的注意。

“你给我站住!”一旁的师青青冷着脸指着南楚离一声娇喝。

“你这人怎么这样?一位美女不小心被你碰倒了,你不抱住也就算了,竟然连扶也不扶一下。”

两女不依不饶,南楚离身后的魅影见状,隧将手往自己的后腰探了探。

南楚离摆了手,示意魅影让他来处理。

南楚离正身说道:“这位小姐并非我碰倒的,我和这位小姐还有这一段距离,是她自己摔过来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扶她,那是因为我手里有比这位小姐更加贵重的东西。”

“对于这位小姐的遭遇,我只能表示同情。”

闻言,地上的林月眉气得直发抖,指着南楚离,“你你你......还是不是男人?”

 

第2章 无聊至极,有病快医

“大帅,要不要......?”魅影凑近南楚离耳边低声问道。  

“我自己能解决,你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晚点我打电话给你再过来接我。”  

魅影冷眼扫了一眼周围,犹豫了几秒钟后,称是退去。  

不一会,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的路人,他们看着倒在地上娇嗲凄楚林月眉,纷纷对南楚离小声议论着。  

一旁的师青青怒了,“呵!你手里的那破玩意比她还贵重?你知道她是谁吗?”  

她喘了口气,“她可是南城集运龙首林家的大小姐林月眉,她若摔坏了,卖了你全家都赔不起!”  

“原来是林家大小姐!”  

“林家势力遍布整个南城,在南城,若是有人胆敢伤害林家之人,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林家大小姐这千金之躯!”  

“哎!你看和林家大小姐在一起的那位,不是方家二少爷的女友师青青吗?”  

“还真是!除去方家二少女友这层身份不说,这师家可是南城地下界扛把子,专干刀口舔血的事。”  

“这男的这下子可真算倒霉了,一下子竟然惹了南城这两大巨无霸!”  

“原来是跟方家有关系的人......”南楚离微微偏过头,低垂着眼皮看着地上的两人。  

师青青蹲在林月眉身旁,怒视着南楚离,“没错,知道错了现在后悔还还来得及。”  

刚才还是楚楚可怜模样的林月眉顿时发起了大小姐脾气,“我现在命令你,立刻扶我起来!”  

林月眉昂着骄傲的头,在她心里,这一切都是她施舍给眼前这个男人的。  

林月眉此时心里得意洋洋,不停地打着小算盘。  

现如今表明了身份,这下小哥哥总该手到擒来了吧?有个帅得掉渣的男友,每天睡觉都能笑醒,嘻嘻!  

春心荡漾的林月眉脸泛红霞,向着南楚离微微抬起她的玉手,示意南楚离扶她起来。  

南楚离脸色一冷,“无聊至极,有病快医。”  

南楚离的话顿时一道惊雷,直接劈懵了林月眉。  

林月眉小嘴微张,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说什么?!”师青青更是震惊得瞪圆了她的双眼。  

林月眉是谁?  

南城集运龙首林家的大小姐!想在南城做大生意,有谁能绕过林家?  

更何况林月眉本身就是美貌与尊贵集于一身的美女,想要娶她的人能从南城城门排到城北!  

能娶到林月眉这样的女人,便意味着这辈子不必再奋斗了。  

而她师青青虽说比不上林月眉尊贵,但也算是半个四尊族中的方家人。  

她们两人的身份合在一起,就算放在整个南城,都可以说是横着走的存在。  

而今天她们竟然在方家大少婚礼现场的门前,被一个无名小卒说有病?  

师青青越想越气。  

“老娘看你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月眉有意招揽你进入林家,没想到你非但不领情,反而说我俩有病?!”  

师青青上气不接下气,“我看你才是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不然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脑残!”  

她指着南楚离破口大骂,酣畅淋漓。

啪——!  

一声脆响,让现场瞬间沉寂了下来。  

在场的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南楚离单手托着黑布匣子,脸色阴沉。  

“在我面前,还无人敢辱我家人!这一巴掌算是给你的小小教训,让你长长记性,以后记得嘴巴放干净一点!”  

师青青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打她耳光?!  

她捂着滚烫的脸,指着南楚离厉声咆哮:“你,你竟然敢打我?你死定了!”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方家的地盘上惹事?”  

一道狭长轻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这时,一名头上打着摩丝,衣着光鲜靓丽,脚下踏着一双方头黄皮鳄的鞋,模样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的男子,从仙柳苑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是方家二少方世玉!”  

“这男的这下惨了,打了方二少的女人,方二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方家二少在南城可是个狠人,一般得罪他的人,不是夹着尾巴乖乖送礼认错,就是直接以伤残过完下半辈子,看来这男的今天算是玩完了。”  

“管他呢!反正这回有好戏看了。”  

“方少,你可来了,他竟然敢打我,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账!”  

师青青看见方世玉前来,瞬间底气十足,她嗲声嗲气地跑上前去挽着方世玉的手哭诉。  

“怎么回事?”方世玉歪着头问道。  

师青青将事情的经过哭哭啼啼地向方世玉诉说了一遍,不过却把她们设计想要得到南楚离的真实缘由,搬弄成了南楚离垂涎林月眉的美色。  

方世玉看了眼倒在地上娇楚可怜的林月眉,不禁咽了口口水。  

他回过头看向南楚离,顿时双眼冒出了火。  

方世玉走下台阶,去将林月眉扶了起来,“月眉,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们讨回公道。”  

“嗯,世玉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账!”  

“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  

师青青有了方世玉这座靠山,顿时像只狂野的母鸡,堵住了南楚离的去路。  

可怜她还不知,他男友的心,其实一直都在她的闺蜜林家大小姐的身上。  

方世玉打量着南楚离。  

方世玉虽然性子狠辣,但八年身处豪门,他也是懂得审时度势的。  

大哥的婚礼是父亲让他主持操办的,宴请的名单他都亲自过了目,但上面根本没有眼前的这号人。  

方世玉认不出南楚离也是有缘由的。

八年前仙柳湖之事时,南楚离不过十三岁,而方世玉也仅八岁,作为南家管事次子的他,根本没法接触到南家高高在上的公子南楚离。  

更何况,南楚离在外辗转八年,再加上第十战区烽火的洗礼,南楚离早已改头换面,所以方世玉是断然认不出前来寻仇的南楚离。  

方世玉断定眼前的这陌生男子并不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只不过是个滥竽充数的人罢了。  

所以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即便随意践踏,也不会给家族带来什么麻烦。  

而眼下,正是他在心上人面前表现的绝佳时机!  

“今天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胆敢在我方家的地盘上撒野,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护不了你!”  

“跪下!给月眉和青青磕头道歉。”方世玉瞪着眼,对南楚离喝道。  

“没错,跪下!给我和月眉道歉!”  

气质凛然的南楚离转过身,看着方世玉,“你是方家的人?”  

“哼!刚刚我和月眉给过你机会,你不好好珍惜,现在想求饶已经晚了!在方少面前,你还敢放肆?!”师青青帮腔作势地说道。  

“是方家人就好办了。”南楚离勾唇冷笑,“跪下?确实是个好提议!”  

眨眼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赫然响起——  

下一瞬,在场众人瞬间如遭雷轰,无一不当场僵化!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方世玉竟然跪在了那个男人面前?  

事实如此!  

但却并不是方世玉自愿的。  

不一会,只见方世玉膝盖上缓缓流出了血液,顷刻便浸透了他的裤腿。  

他的嘴巴惊惧地在微微颤抖张着,两只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大!  

打死他都不相信,他的腿,竟然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打断了?  

“啊——,我要,我要杀了你!”  

方世玉忍着剧烈地疼痛,声音沙哑地怒吼着。  

“方少?”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师青青如遭雷劈,她的身体瞬间凉了下来。  

她看着眼前那黑色西装背影,恐惧顷刻占据了她的全身,使她不自主地往后退。  

“怎么会?”林月眉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的小嘴,她无意间看到南楚离那双沉如星空却又冷冽无比的眼眸,让她的心如坠冰窟!  

她不敢相信,她们惹到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第3章 一起上,我又有何惧

“你死定了,得罪了林家师家和还有四大尊族之一的方家,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条命能死在这!”  

地上的林月眉收拾了楚楚可怜的模样,站起来怒斥南楚离。  

说起来,方家二少方世玉的腿被眼前这名神秘的男子打断,她林月眉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是一场俘获帅哥的春风得意之事,但她万万没想到会搞成如今这个局面。  

虽说林家是南城集运龙首,但与四尊族之一的方家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一旦这件事情方家追究起来,她难辞其咎。  

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扣到眼前的这名男子身上。  

南楚离从小被父亲教导对待女孩要有绅士风度,他本不愿和这两个女孩一般见识。  

哪成想这两个女孩不依不饶,不但反咬一口,竟然还出言冒犯他先父先母之灵,简直罪不可赦!  

然而在教训了一番出言不逊的师青青后,他本打算入苑找方家报仇,可没想到,这方家二少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于是便出手收了一波利息。  

“说完了吗?”面对林月眉的厉声咆哮,南楚离眼皮低垂,神态冷漠。  

紧接着,南楚离在她眼前缓缓地抬起了手。  

啪——  

又是一声脆响,场面一度陷入死寂,在场的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既然都得罪了,那便一起得罪好了,即便是你们三家一起上,我又有何惧?!”  

南楚离语气硬朗,声音浑厚,所说的话清晰地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林月眉脸色僵硬,她不敢相信,这名男子竟还敢对她出手。  

她堂堂林家大小姐,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就连他爸爸都不曾打过她。  

林月眉一下子被打懵了。  

三家一起打,围观的众人无不心感震撼,这场面实在太过骇人!  

这可是南城三大家族,可不是什么野鸡家族,更何况还有四尊族方家在内。  

“这人是谁啊,这么狂?”  

“不清楚,不过是个狠人!咱南城没有他这号人物,应该是条过江龙,不过看他的身手,应该是个修道者。”  

“修道者?修道者也不敢在方家闹事吧?方家可是有真正的宗师级别人物坐镇的家族,即便他现如今占到了些许便宜,但接下来方家的追杀,必定是不死不休!”  

“这个不好说,刚才废掉方二少时完全没看清他的动作,此人修为想必也不低。”  

“话说回来,这人也太猖狂了,明知今日是方家大少大婚之日,竟然在这时候跑来砸场子,当真是狂得没边。”  

“管他呢,今日婚礼,必定是场好戏!咱只管看好了。”  

围观之人猜测,眼前的这名男子多半是方家生意场上的敌人,今日特地前来寻仇的。  

今日受邀前来的,大都是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认为这人敢特意挑这个时间点来方家砸场闹事,肯定不简单!  

“有本事你等着,等我们三家的人过来,今日定要将你扒皮抽筋,丢到仙柳湖中喂鱼!”林月眉目光阴冷,此时她竟有些后悔去招惹了这个男人。  

面对林月眉的狠话,南楚离冷冷一笑,神态淡定自若。  

“我等着,叫好你们三家的人,我等着你们来下跪道歉。”  

南楚离的话在仙柳苑门外立刻引起了一阵骚乱。  

“我没听错吧,这小子说让三家的人给他下跪道歉?”

“这小子真是狂的没边,就算是南城四尊族也不敢这样说话吧?”  

“只怕是个愣头青!”  

“占了仇家的便宜赶紧跑多好,以他展现的实力,只要不自投罗网,方家二少这腿,今日就算是白废了。”  

“年轻气盛,这样的人活不长。”

......  

南楚离对这些人的看法充耳不闻。  

他堂堂一名在人称“坟墓”的第十特战区统御十万铁血战士的大帅,即便面对千军万马他都面不改色,他岂会怕了这大夏南域小小南城里的几个名望家族?  

南楚离越过围观的众人,走到仙柳苑入口处的阶梯前。  

他抬头看了看阶梯尽头的石砌拱门。  

拱门上挂着一副“有仙折柳”的四字水墨匾额,这是他父亲专门找了大夏的书法大家题的。  

说的是在这仙柳湖畔,父亲遇到了长得跟仙女一样美的母亲。  

“父亲,母亲,我们回家了......”南楚离双眼通红,对着黑布匣子低声呢喃,然后缓步踏上台阶。  

南楚离迈进拱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巨大的新郎新娘照,当南楚离看到新娘像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陆凝香。”  

南楚离嘴里念叨着陆凝香这个名字时,脑海中的思绪跃动,跳回到了儿时......  

他想起了那个时常跟在自己身后扎着单马尾,笑起来脸上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的小女孩。  

她正是南城四尊族之一的陆家的千金,陆凝香,也是南楚离娃娃亲的婚约对象。  

看到陆凝香,再想到陆家,南楚离的脸骤然冷了下来。  

“新娘是陆凝香?有意思,陆家最好不要跟仙柳湖之事有牵扯,否则......”  

南楚离进到了大厅,他随意找了个不显眼的空位子,恭敬严正地把黑匣子放下后,坐了下来。  

大厅内宾客成群,他们衣着鲜艳华丽,一看就是南城的一些上流社会之人。  

婚礼排场恢弘,热闹非凡。

看来这方家在夺取了我南家的家业后,在南城是混得风声水起,以至于人们都忘了,这里是南家的仙柳苑!  

婚礼门外之事很快就在三家内部飞速传递,以至于意味着这场婚礼上,将多出一群本不该出现的人。  

仅过了半个钟,热闹的大厅突然变得喧闹起来。  

“是林家的家主林游海!”  

“真不愧是南城集运龙首,看他身后那几十名健壮的随行保镖,今天这场上就属他最威风了吧?”  

“那可不见得!看见跟他同行的那个人了吗?南城霸刀门门主师刀霸,整个南城地下都归他管。”  

“他就是师刀霸?”  

“看见师刀霸身后的那几人了吗?都是南城凶名赫赫之辈,是真正见过血的练家子,在南城,没有谁敢惹这些人,所以要我说这师刀霸才最威风!”  

“切——”  

“嚯!好家伙!连武监会的人都来了,今天方家这婚礼的排场可真够大的......”  

林月眉和师青青在最前面领着林家和师家的人,这时,陈其先也带了一队人从内厅出来。  

陈其先是方家总管,这次的婚礼就是由他辅佐方世玉一起操办的,方世玉只是挂个名,具体事务的打点,均是这个陈其先在运作。  

三方人马汇聚,虽然为首之人不动声色,但是身后的那些保镖与打手,个个色厉内荏,不像是来参加婚礼的,反而像是来寻仇的。  

不少人察觉到了异常,纷纷驻足观看。  

“诸位不必惊慌,婚礼上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不会打扰大家用餐,还请诸位放心,尽情吃喝。”陈其先安抚着宾客。  

“爸爸,那混账肯定就在婚礼大厅内,他还说了让我们方林师三家的人亲自过去给他磕头道歉,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嚣张到了极点!”  

林月眉被气得胸前此起彼伏的。  

“没错,那混账简直该死!他竟然敢打我!爸你看,现在我的脸还红着呢,你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我要将那小子的手指头一根根剁下来喂狗!”  

师青青也在向自己的父亲告状。  

“林家主,师门主,待会务必留那小子一口气,交予我方家。我方家二少爷竟被他活生生打断了两条腿,我方家定要这小子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方家乃是南城四尊族之一,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家少爷竟然被人废了,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有仇必报,这是方家的行事准则,即便这是在方家大少的婚礼之上。  

这时,婚礼大厅角落不起眼之地。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今天是我方家大少爷大婚之日,你怎么带了这般阴沉晦气的东西进来,快拿出去,别冲了方大少爷的喜气!”  

说着,一名服务员伸手将要去碰那个黑布匣子。

顷刻间!  

嘭——嘭——嘭——的嘈杂声突然响起!  

正在三家欲要寻找他们口中那条疯狗的档口,一名服务员的身体连撞三桌酒席桌椅,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围观的宾客纷纷避让,一条视力通道直直通向角落的那名黑衣西装男子。  

“爸爸,就是他!那条不长眼的疯狗!”  

林月眉双眼凛冽,似要飞出刀子来,她恶狠狠地指着独自坐在一张桌旁的南楚离,咬牙切齿地介绍。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