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皇写的小说我本为弱

释皇写的小说我本为弱

我本为弱

时间:我本为弱作者:释皇来源:zzy

释皇小说我本为弱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王英雄的故事,我本为弱精彩试读:如果你是这个社会的弱者,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宁当欺人的恶,不做被欺的善。我本为弱,奈何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本为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报复

结果刚伸出手,就被一黄毛一棍子打中后背,兜里新老给的金令也掉了出来。

王英雄刚想捡起,被黄毛一阵威胁,“你特么要敢再动一下,哥立马让你开菊花!”

说完就把金令揣进怀。

王英雄崩溃了。

抢东西就算了,为啥不愿意放过他这个铁血汉子?

是妹子不靓不正不温柔吗?

“其他人把这鳖孙按趴下,猴子给他来个老汉推车,到时候咱们把视频发过去,说不定东家还能额外来点小费!”

被一个男人老汉推车…

推你妈妈的老寒腿!

王英雄气的到脑壳发昏。

可愤怒之后,是恍然大悟!

他就说这素未谋面黄毛,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原来是有人指使!

就在众小弟动手之际。

一道汽车前灯照亮黑暗。

黑裙,白衫,高长腿,一副我欠你钱的高冷冰山美脸,是美女总经理,季蓉蓉!

“呦,这妹够正!”

没有那个男人能够免疫季蓉蓉的美貌。

顾不上拍视频,黄毛痴迷的朝季蓉蓉走出,可下一秒就被踹翻在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草,这娘们肯定是这姓王的鳖孙同伙,动手。”

反应过来的黄毛大喊。

紧接着,他便眼睁睁的看着小弟们,被季蓉蓉虐成狗。

季蓉蓉不打别处。

专打易碎的蛋蛋!

“哥,咱还是走吧,再晚一点去医院,兄弟们就都不行了。”黄毛不甘,可他不能不顾小弟们后半生的幸福,便一脸阴翳的威胁,“我们可是虎爷的人,你们就等死吧!”

一说到虎爷,王英雄瞬间想起勾人的狐狸眼秦湘柔。

打了王者宴厅的人,怕是以后要麻烦不断。

就连季蓉蓉也皱了眉,但她担心的不是这个,看了眼与黄毛离开的相反方向,“你身后好像还有一批人。”

什么!

王英雄毛骨悚然。

顺着季蓉蓉目光看去,却只有空荡荡的大街,“你别吓我!”

季蓉蓉摇了摇头,冰冷的眼里稀罕的多了点担忧,“我先送你回家。”

最后还给王英雄留了电话号码,这反常行为,无一不在证明幕后黑手就是韩东青。

第二天。

王英雄刚到公司,就被妙妙助理指派送份资料到会议室。

一上手,他愣了。

金湖街拆迁策划案?

死党高宏不就住在金湖街吗?

王英雄立马翻阅。

随后发现CH集团合作原来指的就是收购金湖街。

事关好友,王英雄不敢怠慢。

一进会议室,便看季蓉蓉与盛楠争执着什么:“盛少,我们之前说好了这次合作只给新晨国际,为什么又多出一个秦湘柔?”

盛楠道:“因为你无法在三天内完成金湖街土地收购。”

金湖街住户少说也有四五千家,别说三天就是三个星期都不可能完成全部搬迁。

而且之前商议收购日期明明为三个月,怎么一换盛楠出面,时间缩短如此厉害?

季蓉蓉看向王英雄:“先把策划案给盛少看看。”

盛楠摇头,“我只表明一件事,虽然新晨国际与王者宴厅双线工作,但最终合作公司只能是一家。

“也就是说,谁效率高谁获得合作机会,失败者将无偿把手中已收购土地交给胜利方。”

失败者不但失去合作机会还得一毛钱都得不到?!

这不就是一场豪博吗?

最让王英雄意外的是季蓉蓉除了皱眉竟没有反驳,“ 收购之后的流程是否照旧?”

“当然,事后我依然以高出原价三倍的价格从胜利方手中够买金湖街。”

高出原价三倍?

如果金湖街收购原价5亿RMB,那盛楠要收入囊中就要花15亿RMB!

一倒手就是10亿,如此豪赚的买卖,怪不得能季蓉蓉在王者宴厅参合以后依旧坚持合作!

会议结束后。

王英雄刚想打个电话给死党高宏说说金湖街拆迁的事,就被李雪晴蛮横地推进陈标办公室走。

陈标眼神逼视:“我要你每天向我汇报CH集团进程!”

新晨国际与CH集团合作保密程度A级,除了季蓉蓉就是上级领导知晓情况。

但作为公司的老干部陈标早有耳闻,十多亿的买卖若是成功,负责人少说能得到几千万的分红!

不眼馋不可能。

可他凭什么觉得王英雄会了他这个狗杂种背叛季蓉蓉?

冷着脸,王英雄的手放进口袋,手机的冰冷触感让他一颤。

将王英雄脸色尽收眼底的李雪晴讥讽不断,“我劝你乖乖听话,或许我会在韩少面前给你求求情,否则下次就不是拍视频,而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昨天的围堵她也有参与?

王英雄惊的双腿一软。

从头到尾,他就没怀疑过李雪晴。

甚至他觉得李雪晴的背叛都是他一手造成,没有那个女人会喜欢一事无成的男人。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女人不止爱慕虚荣,更是本性绝情冷血,要不怎能心狠至此!

“怎么,怕了?我早就警告过你早点滚出新晨国际你不听,不过只要你答应跟我们合作,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这次可以为了合作放过他。

那合作结束呢?

王英雄慌忙起身离开。

却被陈标揪住领子,“想走那去啊?”

领子勒在脖子上,王英雄先是脸色发红随后是窒息,“老实听话对大家都好。”

空气越来越少,王英雄脑子泛白,“就,就算咳咳你得到消息又…如,如何,负责人是季总,你得不到半点利益……”

“我当然不止要消息,我更要你把季蓉蓉拉下水,这个负责人的位置只能是我的!”

王英雄拼命甩开陈标,不料手机从口袋掉了出来。

显示正在录音的屏幕,换来李雪晴歇斯底里的尖锐,“混蛋,你竟然敢录音!”

碰的一声。

手机被砸的粉碎。

目睹这一切的王英雄心冷至极,他们能找人打他,他为何不能报仇?

就在李雪晴准备掌掴王英雄时,陈标惊慌看向门口,“季,季总…!”

 

第11章 陈标的如意算盘

啪!

大步迈来,季蓉蓉挥手打在李雪晴脸上,如同地狱鬼火般的眼睛烧的众人心底发慌。

“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俗话说得好,打狗看主人。

季蓉蓉如此霸道,不就等于站在他陈标头上拉屎吗?

这气他咽不下!

“姓季的,你今儿要是不给雪晴道歉,休想走出这办公室。”

瞧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季蓉蓉笑了。

被送外号女魔头的她,会怕一个混了十多年还是个副总经理的陈标?

“怎么,这是要关门放狗?”

李雪晴听的越发委屈,“陈总,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陈标就是想做主,才把门关上。

准备吓吓季蓉蓉让她服个软,哪怕是气势弱个几分也行。

没料这娘们就跟脱了绳的野马,根本没带怕。

“既然陈总无话可说,那么我倒要问问是发生了什么值得二位对我的特助如此大动干戈?”

陈标与李雪晴呼吸一窒。

要是这录音的事被捅出来,那就完了!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一直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王英雄走上前,眼里空前的冷漠,“季总,我想借用您的电脑拷贝一份录音。”

一旦录音拷出,砸坏手机还有什么意思?

慌了神的李雪晴立马冲向手机,不料竟被季蓉蓉得手,一双美眸放着刺眼的亮光,“急什么,难不成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这话犹如抓住陈标与李雪晴的喉咙。

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录音必须摧毁!

眼看王英雄就要去拿电脑,李雪晴急中生智,“王英雄,你在这闹不就是恨我和你分手吗?复合是不可能了,但我可以陪你和王叔一起吃顿饭!”

他什么时候求复合了?

王英雄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李雪晴这是在拿王爸威胁他!

“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

“别激动啊,单纯问候而已,要不就今晚?”

这女人能对他下狠手,自然也不会对王爸手下留情!

在曝光录音和护全家人之间,王英雄毫无疑问选择后者。

可他不甘啊!

李雪晴的出轨以及无数次打压欺辱,已经让王英雄情绪达到崩溃界点,错的明明是她,凭什么他来承受痛苦。

他要回击,他要一雪前耻!

可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在这时,季蓉蓉突然道:“瞻前顾后永远做不成大事,我希望你不要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深邃的目光仿佛在说她知晓办公室里一切。

王英雄纠结了。

最后,他给了答案,“季总…对不起。”

季蓉蓉闪过失望。

一个打压陈标的机会让她明白自己看错了人。

“季总,现在CH集团的合作下来了,您可得争分夺秒,毕竟我听说王者宴厅的秦小姐可是早早做好了准备。”

陈标的话戳到了重点。

季蓉蓉面色一沉:“走。”

确定两人离开,陈标一脸阴沉,“告诉韩少活动可以进行,至于盛楠那边你去盯。”

“嗯,不过…”季蓉蓉面色犹豫,“韩少是让我们警告王英雄离开新晨国际,而不是汇报CH集团合作进展,要是被韩少知道我们阳奉阴违……”

“韩少为什么会知道?”陈标笑的狠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我能成为CH集团合作的负责人最少入账千万。”

至于王英雄…

“韩少不说了吗,这次再不听话,那就去死!”

李雪晴恍惚了,虽然他厌恶王英雄,可真没想过要他的命…

另一边。

停在金湖街的王英雄愣了,宽敞街道半个人没有,要么是家门紧闭,要么是屋内空空如也。

李蓉蓉走到一半掩的大门前。

缺胳膊断腿的桌椅板凳,哀嚎的孩子女人以及一脸血的男人都显示这家遭遇横祸。

李蓉蓉的出现更让这家的主人吓了一跳,“你,你们是谁?”

“我是新晨国际的总经理季……”

“新晨国际?!”男人声音徒然拔高,愤怒地抄起板凳,“你们这群天杀的畜生居然还敢来,老子跟你拼了!”

甚至连屋里一八九岁孩子都拿起棍子怒吼而来。

碰的一声。

板凳在地上砸的四分五裂。

季蓉蓉躲过男人攻击的同时,手持棍子的孩童临到眼前。

千钧一发之际。

王英雄挡在季蓉蓉身前,棍子落在身上,疼到他直不起背。

可八九岁的孩子怎么会有勇气对大人出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看男孩又是一棍王英雄连忙将人抱起,意为阻止,不料孩子爸看见直接两眼发红,“放开我儿子!”

这一吼。

周围屋子纷纷涌出手持棍棒的居民,他们都有一个特点,一身狼狈与滔天恨意!

“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狗东西,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手!”

季蓉蓉试图解释。

可他们根本不听,渐渐逼近。

眼看要被围的插翅难飞,王英雄立马松开孩子,带着季蓉蓉拔腿就跑!

金湖街他熟,小时候没少跟高宏走街串巷。

最后两人躲进一条狭窄的墙缝之中。

剧烈奔跑让王英雄的肺都快炸了,起伏的胸口紧紧贴在季蓉蓉胸脯。

异样触感让他懵了。

原来女孩子这个地方这么软……

一低头,娇嫩的红唇离他不过咫尺,还有若隐若现的体香。

这谁特么受得了啊!

王英雄强迫自个转移视线,可余光就特么不听话,盯着季蓉蓉柔软山峰,虽隔着衣服还是性感的让他想流鼻血。

一时间下面的小兄弟有点不听话,抬起了头…

“混蛋!”

两人下体紧密的无半点缝隙。

季蓉蓉怎能感受不到炙热?

又羞又怒的她,挪着就要从墙缝出去。

结果居民追了过来,“我看见那两个往这边跑了,抓住了死里打!”

无奈,季蓉蓉只能继续缩着。

她试图远离王英雄的小兄弟,可地方就这么大,除了加大两人摩擦还能干什么。

“别动!”

王英雄咬牙。

再扭一下,他真的就忍不住了…

季蓉蓉气啊,小手一伸掐住了某块软肉,“去死吧!”

啊唔…

这酸爽!

季蓉蓉贝齿一咬钻出墙缝,不料跟一光头撞在一起。

就在她准备出手解决时,英雄惊慌喊道:“自己人!”

 

第12章 幕后黑手

“草,英雄这女人的谁啊?”

差点被打的光头也吓了一跳。

这时,耳边再次传来居民的脚步声。

只能换个地方说话。

到了一没人的屋里,听完王英雄介绍的光头,一脸羞涩的看向季蓉蓉,“原来您就是咱们公司新上任的美女经理…哦,季总经理,我是新晨国际销售部的高宏,刚才多有冒犯,不好意思啊。”

高宏与王英雄多年好友,毕业后同进新晨国际,前段时间被派去出差,所以并未见过季蓉蓉。

紧接着,高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马掏出手机播放出一段视频。

画面里。

数十个带着口罩的便衣男人,冲进各家各户一阵打砸,遇到阻拦就是下狠手。

最奇葩的是,这群人离开之际,居然说自己是新晨国际的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居民搬迁走人。

这不逗比吗?

不沟通直接暴力,除了勾起居民逆反心理还能干什么?

王英雄盯着视频看了数遍,总觉得领头的大哥有点眼熟。

还没细想,高宏欲言又止,“季总,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您。”

“说。”

“已经有不少居民说要投靠王者宴厅,并且还有几分钟秦小姐就会亲自来签署搬迁协议……”

这话引起轩然大波!

金湖街共分两段,上段由新晨国际入手,下段则是王者宴厅负责,如果金湖街上段居民全都跑去了王者宴厅那,季蓉蓉还搞个屁啊!

与此同时。

王英雄浮现一个恐怖念头。

这群口罩男或许不是来自新晨国际,而是王者宴厅!

显然季蓉蓉也想到了这点。

只见她秀眉一压,犀利道:“带我过去!”

重回金湖街居民门口。

一伙人将其团团围住,“居然还敢回来,真当我们好欺负的!”

眼看就要动手,高宏连忙解释,“各位叔婶全是一场误会啊,这两个都是我朋友,有话好说。”

之前向季蓉蓉砸板凳的中年男人一口唾沫喷在地,“老子才不信,这女的亲口承认她是新晨国际的人,还有这狗日的,还把我儿子欺负了,在座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对,我可以证明…”

附和声层出不穷的同时,大家情绪也越发焦躁,“我们必须让这群王八蛋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乡亲们干!”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

高宏大喊,“有人来了!”

“那群畜生又来了?!”

“在哪……!”

居民无助仿徨的神情看的王英雄心中一颤。

若非压迫在身,怎会拿起武器。

紧接着一道靓丽身影在黑衣保镖拥护下走上前。

光滑白嫩的肌肤,火辣劲爆的曲线,勾人的狐狸眼无一不在说明,这人就是王者宴厅二当家秦湘柔!

瞧着人人一根铁棍,她小嘴一嘟,“大家欢迎奴家的方式有点特别哦。”

“不,不。”人群中走出一白头发老头,“我们不是针对您,而是他们!”

老者一指,众人散开。

王英雄的出现让秦湘柔略显意外,随后捂嘴轻笑,“这几位是奴家的朋友呢。”

“您,您没认错?”

“当然。”

居民一愣,连忙收起家伙事。

毕竟秦湘柔说的话他们还是信得。

人散之后,秦湘柔意味深长道:“你们来的速度要比奴家想象的要快,不过这也说明,你们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主观错误。”

新晨国际出事人人都会猜想是王者宴厅捣的鬼,王者宴厅出事结局也是同样。

所以谁会傻到这风口浪尖挑事?

王英雄醍醐灌顶。

可不是王者宴厅会是谁?

季蓉蓉眼睛一睁,“你是说…”

“嘘。”秦湘柔妩媚一笑,“季总还是亲自调查更为妥当。”

王英雄还没整明白,季蓉蓉转身就走。

正要跟上,秦湘柔娇身贴来,“大人,您是忘了与柔柔的约定吗?柔柔可是等您等的茶不思饭不想呢。”

约定?

王英雄正懵,秦湘柔拉过他的手放在了汹涌波涛的山峰之上,“您摸摸,奴家的心都伤碎了。”

卧槽。

哥还是个处男呢!

王英雄羞的连忙缩柔,不料秦湘柔非但不松,还抓着他按了按,那弹性,那大小,绝品啊!

“大人,柔柔在宴厅便说过要随您处置,你都不记得了吗?”

怎会不记得!

从小到大,就她一个女人趴在他怀里过,可真要“处置”秦湘柔了,还不得被其他男的引起追杀!

一把拉过高宏,王英雄脚底抹油,“兄弟,我把这个权利送你了!”

秦湘柔没想到王英雄居然会再次拒绝,就算是欲擒故纵也得有个限度吧?

过了半刻,她邪魅一笑。

对待不听话的小弟弟,就得拿起皮鞭好好调教调教!

当王英雄回到停车路口时,季蓉蓉已经没了身影,这让他有种马上有什么事要发生的错感。

果不其然。

一到公司,所有同事不工作,全堵在季蓉蓉办公室门口,交头接耳道:“季总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跟韩少撕逼!”

“这就是有恃无恐,谁让她有张祸水脸,不过我听说好像是为了金湖街的事……”

金湖街?

王英雄眉头一压。

正想再听点,不料众人一看见他纷纷散去,毕竟总经理特助的一个小报告,就能让他们全部完蛋。

透着门缝。

王英雄看见季蓉蓉正与韩东青对质,前者怒染娇颜,后者漫不经心甚至带着丝得意。

当角落的保镖也映入眼帘时,王英雄幡然醒悟!

《我本为弱》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