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狂少在线阅读江北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九州狂少在线阅读江北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九州狂少

时间:九州狂少作者:牧九州来源:zzy

九州狂少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此小说是由作者牧九州写的关于主角江北辰的故事:五年前,父亲公司被人设计陷害,血本无归,江北辰为了给父亲治病在亲人面前受尽屈辱,甚至被未婚妻无情抛弃,最后更是被沉入江中。五年后,他荣耀加身,强势归来,不仅扫尽一切凌辱,为父报仇,更是屹立九州之巅,俯瞰天下。...

《九州狂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要脸,还是要钱

“我暂时退伍了,在家待业!”江北辰手里夹着菜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的眼神便更加轻蔑了。

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初江北辰是豪门公子,身边不少跟班。

如今不过是一个落魄的退伍兵,谁眼里还能瞧得起?

“北辰,既然待业,不如跟我混吧,我们公司目前正在招保安,你正好专业对口!”李立伟用施舍的语气说道,眼神格外轻蔑。

“专业对口?立伟,你可别搞笑了。你们可是港企,即便保安也是要会英语的大学生吧?北辰连高中都没读完就当兵去了,恐怕不合适!”

“是啊,现在这社会连个文凭都没有,当保安都没人要!”

“据说卖猪肉的都要大学生,哈哈!”

众人冷嘲热讽的,说到最后,除了刘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对了北辰,你这条件,应该还没对象呢吧?我记得当时咱们的班花可是很喜欢你来着,还给你写过情书呢!”

而这时候忽然有位同学竟然提起了当年那件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飘向了旁边一位打扮俏丽的女生。

打扮俏丽的女生,自然便是当初追求过江北辰的女生,张欣然。

自从江北辰落座,张欣然脸色便有些不太自然,同时暗中偷偷打量着江北辰。

而此刻听到众人调侃这事,脸色立马红了起来。

当年她可是班级的班花,就因为当年被江北辰拒绝,才颜面扫地。

那件事对她来说就是个污点!

李立伟脸色更加难看,因为当年就是为了给张欣然打抱不平,才被江北辰踩在了脚底下。

即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多年,依旧耿耿于怀。

“嗨,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现在我都有男朋友了!”张欣然勉强笑了笑,旋即又连忙说道:“而且我男朋友很优秀,现在已经在荣鼎投资公司做到人事经理了!”

“哇,荣鼎,那可是云海市最大的风投了!”

“据说在荣鼎的前台都月薪过万呢!你男朋友是经理级别,那年薪恐怕得几十万吧?”

“欣然,你男朋友很优秀啊,年青有为!”

张欣然被这么一夸心里美滋滋的,旋即瞥了江北辰一眼,不觉傲慢地冷笑起来。

“所以我说姐妹们,找对象就是要找像我男朋友这种有能力的,即便家里败了,靠自己的能力也能获得一席之地!”

“而不是像有些人,家道中落,就只能去当兵,成为一个废物!”张欣然若有所指的冷笑道。

指的是谁,众人心里自然清楚,都是忍不住偷笑,眼中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刘候有些担忧地看了江北辰一眼,见江北辰似乎毫不在意,这才松了口气。

这会儿饭吃的差不多了,有人提议到楼上唱歌。

李立伟再次展示自己的经济实力,给大伙开了个大包,叫了几瓶人头马。

“立伟可以啊,这人头马三千多一瓶吧?”

“嗨,立伟人家现在是总监,年薪几十万,几瓶酒算得了什么!”

“牛逼牛逼,伟哥以后得罩着点咱们这些老同学!”

一群同学轮番恭维。的确,年纪轻轻,年入百万,已经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了。成功人士!

李立伟也是一脸得意之色,眉飞色舞地说道,“嗨!这算什么,我眼下跟荣鼎公司有个大单子,如果成了,我在公司立马就是副总!年薪百万!”

“到时候我请同学们到水上人间乐呵乐呵!”

众人眼前一亮,水上人间啊,那可是荆州最顶级的会所,富人的天堂,众人可是只听过没去过。

于是又纷纷对李立伟恭维起来。

气氛顿时有些活跃,众人轮番围绕李立伟敬酒,还做起了游戏,倒是把刘候和江北辰晾在了一边。

两人自饮自酌,唠着嗑,刘候一直心不在焉的,不时地朝李立伟那头望一眼。

喝到一半的时候,刘候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把一本合同拿了过来,朝着李立伟走了过去。

“立伟……”

刘候声音有点小,李立伟正跟人玩骰子拼酒,假装没听见。

“立伟,之前跟你说的这个事……”刘候又拍了拍李立伟的肩膀。

“啊,刘候啊,有事?”

“之前你说我把江哥请来,这合同你就给我签了,我这正好把合同拿来了,要不……”

“你看你,着什么急嘛,今天同学聚会,你让我给你签字,你觉得合适吗?”李立伟忍不住冷笑道。

“就是啊刘候,办事也不看看场合,立伟正喝酒呢,你让人家签字?脑袋有病啊!”

周围顿时便冷嘲热讽起来了。

“哎,也别这么说,换成别人我李立伟指定不惯这毛病,但大家都是同学,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李立伟忽然开口道。

“这样,猴子,你把桌上这些啤酒喝了,意思意思!”

桌上一共有十多瓶啤酒,刘候看得一阵眼晕。

“好,这你说的,我喝!”刘候也不含糊,直接对瓶就吹了起来,喝完真是有点多了,站都有点站不稳了。

“现,现在可以给我签了吧?”刘候又问。

“呵呵,刘候,你要知道,这个项目的利润有多大,你觉得这几瓶酒够用吗?”李立伟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有些戏谑。

“立伟,那你说怎么办,要不然我再喝两瓶?”刘候试探着问道。

“刘候,我忽然想起个事!”

这时候,李立伟忽然打了手响,旋即脸色慢慢转冷。

“当年我为了欣然的事去找江北辰算账,结果被一个狗腿子打翻在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那个人是你吧?”李立伟忽然似笑非笑道。

刘候怔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李立伟竟然还记得这事。

“这么着,你现在给我跪下磕头,为当年的事道歉,我就把字给你签了!”

“你觉得怎么样?”李立伟忽然开口说道。

而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楞了一下,就连那边唱歌的女生都停了下来,纷纷朝着这边往望了过来。

旋即目光又齐齐地转向了江北辰。

当年两人的恩怨众人心知肚明,说到底李立伟还是在为难江北辰。

毕竟刘候当年可是江北辰的跟班,如今跟班被人逼着下跪。

你江北辰能看着不管?

而江北辰至始至终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立伟,当时咱们都还小,不懂事,你现在翻旧账就有点过分了吧?”刘候脸色无比难看,当年不过是十多岁的孩子,磕磕碰碰都很正常。

而如今大家都眼看着奔三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可能说跪就跪?

“刘候,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你要知道,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

“既然你跟我谈生意,你就别他妈在我面前要什么尊严!”

李立伟说着站起来,直接拿起一杯酒,往刘候头上浇了下来。

液体从头顶滴滴下落,刘候骨节握得铁青,感觉无比屈辱。

而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帮刘候说话的,都是一脸嘲弄的看着刘候。

“立伟,咱们是同学,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刘候情绪激动,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刘候,我今天把话撩这,只要你跪下磕头,我就给你签字!”李立伟依旧坚持自己的条件。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儿子买奶粉需要钱吗?你XF都快跟你过不下去了?”

“你都这个熊样了,你还要什么脸?想要赚钱,那你他妈倒是跪啊?”李立伟狞笑着大吼道。

刘候气得浑身发抖。

他今天完全可以转身就走。

但他回到家里还是要面对窘迫的现状和妻子的责骂!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容易……

刘候眼睛湿了,双腿忍不住弯了下来,但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稳稳地扶了起来。

“江哥……”刘候转头眼睛红红地看着江北辰。

“没事兄弟,有我在呢!”江北辰笑着拍了拍刘候的肩膀。

“怎么着江北辰?难不成你想替刘候下跪?”李立伟忍不住冷笑起来。

“今天我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十年前你是江二少,但现在呢?呵呵,你就是个垃圾…”

嘭!

话还没说完,李立伟的脑袋开花了,酒瓶子碎了一地,鲜血哗哗往下淌。

“你他妈敢打我?”

李立伟瞪大眼睛,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脑袋上全是血!

其他同学也都目瞪口呆,没想到江北辰竟然敢动手?

江北辰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接着一脚就把李立伟给踹翻了,而后双手揣兜,往前快走两步狠狠地将李立伟的肩膀踩在脚下。

“不要以为获得了点成就,就可以在同学之间耀武扬威!”

“今天大家能够聚在这里,是因为大家结交在没有功利心的时代。”

“同学聚会不是你用来炫耀的工具,更不是你用来欺压报复的平台!”

江北辰弯下腰冷冷地看着李立伟,“如果你非要纠结当年那点事,那你给我听清楚了!”

“老子五年前能把你踩在脚下,五年后老子照样能把你踩在脚下!”

 

第7章 一千万的支票

五年后老子照样把你踩在脚下!

一句话,狠狠地钉在了李立伟的心上。

不仅钉在了李立伟的心里,也钉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让在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江北辰的气场太强了,比当年的江二少爷气场更强,身上有种令人惊恐的铁血杀气。

只不过之前隐藏的很好,并没有向他们展露而已。

“北辰,算了吧,都是同学,没什么过不去的!”

“是啊北辰,立伟知道错了,放开他吧!”

这时候同学们说话都软了下来,替李立伟求情,江北辰哼了一声,这才将李立伟松开了。

李立伟被人拉巴着站了起来,只是脸色依旧有些惊恐,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仿佛被野兽盯上的那种感觉。

“刘候,我们走!”

聚会搞成这样,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江北辰直接带着刘候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立伟,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一个女生关切地问道。

“不用!”李立伟摆了摆手,“妈的,不就是当了几年兵,有什么可嚣张的?还不是个穷逼?”

呸!

直到江北辰离开包间,李立伟才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张欣然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动武?

这种人实在是没什么出息!

另一头,刘候和江北辰走出会所之后,便坐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都奔三的人了,居然哭成了泪人。

“行了,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要投资吗?回头我找人把合同给你签了!”江北辰忍不住摇头说道。

刘候愣了一下,以为江北辰是在说笑。

江北辰则是直接给张苗打了电话过去。

“两个事!”

江北辰话语依旧简洁:“一,明天我让同学刘候到公司去,你把他的合同签了!”

“二,我问你个事,最近有没有一个跟我们谈合作的公司,总监叫李立伟的?”

“好的老板,是,最近是有一个叫京贸的公司想要我们投资,负责人就是李立伟!”张苗恭敬答道。

“好!从现在开始,立刻终止与京贸公司的合作,就这样!”江北辰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刘候则是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江哥,你……”

江北辰拍了拍刘候的肩膀:“男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掉眼泪,更不能给人下跪。好了,回家吧,明天到荣鼎,会有人把合同给你签了!”

江北辰说完,便徒步朝着远处走去。

刘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望着江北辰的背影。

不知道是江哥喝多了,还是他喝多了。

江哥居然让他明天到荣鼎签合同?

那可是业内排行第一的大公司啊!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而此时包房里,李立伟刚处理好脑袋的伤口,准备跟众人再战一轮,这时候公司忽然来了电话,一看号码居然是香港总部的老板王明泽打来的,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让众人安静接起了电话。

“喂?董事长,您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李立伟小心翼翼道。

“搞乜鬼你个扑街仔!就因为你这个废物,我们荣鼎的单子丢了!你说我为咩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王明泽狠狠的咆哮。

“什么??单子丢了?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已经答应给我们投资了啊!”李立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语气颤抖的说道。

“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荣鼎的老板?你他妈吃屎去拉,我顶你个肺!”

荣鼎是经贸公司打开内陆市场的敲门砖,重要性无与伦比,身在香港的王明泽此刻真恨不得跑过来敲碎李立伟的脑袋!

“我得罪了荣鼎老板?”

李立伟顿时困惑了,他工作的时候谨小慎微的,哪里敢得罪什么人,就更别说是荣鼎的老板了!

而最近唯一得罪的人只有……

想到这,李立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怎么可能??

“李立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取得荣鼎那边的谅解,如果这个单子黄了,别说你升职的事泡汤,你也卷铺盖卷给我滚蛋!!老子还特么全行业封杀你!”电话里继续咆哮道。

“是是是,董事长,我现在立马就去!”李立伟挂了电话,感觉后背都已经湿了,眼神依旧有些惶惶不安。

“立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有人看出情况不对,连忙问道。

“散了散了!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

李立伟也顾不上说什么,连忙离开了包厢。

急匆匆地来到会所外边,正好看到正要打车离开的刘候。

“猴子,你看到北辰了吗?”李立伟连忙上前拦住了刘候。

“怎么?刚才在包厢里啤酒瓶子没挨够?”刘候冷笑一声,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怕得罪李立伟。

“哪有!”李立伟苦笑一声。“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认错,我也不知道,北辰现在混的这么牛逼,已经是荣鼎的幕后老板了,我一会儿要当面向他赔罪!”

“你,你说什么?”刘候瞬间立在了当场,脑袋仿佛被砸晕了一样。

这一下子,他仿佛什么都明白了。

刚才还觉得江哥是喝多了,现在这话从李立伟说出来,那简直就有点真实了。

毕竟总不能三个人都喝多了吧?

两个人拦了辆出租车,刘候指了个方向,司机连忙追了过去,在半道上便看到了正在回家的江北辰。

扑通!

“辰哥,刚才是我不对,求你给我一次机会,饶了我这次,不要撤销跟我们公司的合作,要不然,我这几年努力,全都白费了!”李立伟直接便跪在了大街上,苦苦哀求。

他现在是一点威风没有了,同时追悔莫及。

如果不能得到江北辰的原谅,他不仅会丢了工作,而且会被全行业封杀,那时候可就真的只能去送外卖了!

“你起来吧!”江北辰皱了皱眉头。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李立伟说着,还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

江北辰叹了口气,到底是同学,他又是真心认错,也不好做的太绝!

“行,我答应你了,你起来吧!”

江北辰摆了摆手,李立伟这才颤巍巍地爬起来。

“辰哥,不然,回去再喝点?当我给您赔罪?”李立伟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你走吧,另外,对于我的身份,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你明白吗?”江北辰淡淡叮嘱道。

“明白!明白!”李立伟尴尬地笑了笑,灰溜溜地离开了。

而此时,刘候在原地顿时变得有点拘谨。

毕竟现在自己的兄弟可是大老板了,距离感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江北辰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多想,你江哥还是你江哥!”

刘候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狠狠地点了点头:“哎,江哥!”

……

另一头,思韵公司。

王雪舞跟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眼看着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这时候秘书将一封邮件送到了办公桌上。

“这是……”

“王总,这是一位姓张的女士送过来,说是她们老板让她交给你的!”秘书回道。

“她们老板?”王雪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最近公司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公司跟思韵合作了,不知道这邮件到底谁送来的。

让秘书下去之后,王雪舞便将邮件撕开了,看到里面是张支票,心脏忍不住跳了两下,然后看到上面数字的时候,脸上则是涌现出莫大的惊喜!

整整一千万!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一千万对她来说不算是特别巨大的数额,但却可以解燃眉之急!

不然今晚的董事会上,她真的没法跟董事长交代。

冷静下来,她连忙查看支票的名头。

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张苗。

应该是这个公司财务之类的角色。

不过对方的老板,到底是谁呢?

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陈志超。

因为陈志超今天上午刚刚找过她!

难道荣鼎的投资这么快就进来了?

“是陈志超?”王雪舞心里一暖。

如果真是陈志超挪用了荣鼎投资的资金来帮她,毫无疑问,陈志超自己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如果被荣鼎知道,有可能会被认为是转移资产,甚至会被起诉诈骗,到时候就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宁愿倾家荡产,你也要帮助我吗?”王雪舞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之前对陈志超不太感冒。

但此刻却忍不住有些被感动了。

咚咚!

这时候助理于茜敲门走了进来。

“雪舞姐,总部来电话了,董事长让您马上过去!”

“哦?董事会不是八点才开始吗,现在还不到七点?”王雪舞诧异。

但旋即,她便明白了。

八成还是为了资金的事!

她掌管的思韵,和堂兄王旭执掌的思恬公司,是王家最好的两个公司。

而王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自己的奶奶,将要退位,而且已经宣布从她和王旭之中选一个人接替董事长的位子。

虽然她的思韵做的要比思恬好一些,但奶奶重男轻女,平时更偏向王旭多一些。

而此刻提前叫她回去,八成也是想要借着资金的事为难她!

“好了,我知道了,我收拾收拾,一会就去!”王雪舞叹了口气说道。

“另外,雪舞姐,董事长听说当兵的回来了,让你把他也带过去!”于茜嘟着嘴说道。

“什么?把他也带去?”王雪舞听到这话,顿时便头疼了。

一个当兵的废物,奶奶要他去董事会干嘛?

难道要让王家人看她的笑话吗?

 

第8章 道歉

马路上,一辆老款桑塔纳大超人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桑塔纳是家里保姆买菜用的车,开车的自然是江北辰。

王雪舞刚刚打电话让他接着刁玉兰一起参加董事会。

王家老太太即是王家的董事长,又是王雪舞的亲奶奶,她老人家召见,江北辰自然得去,于是就拉着刁玉兰出发了。

刁玉兰是代表王伯仁参加董事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自从上了车,一直拿着化妆盒在后边补妆,也不搭理江北辰。

毕竟这个女婿哪哪都不顺眼,要不是不好打车,她真的不愿跟这废物在一个车里呆着。

“江北辰!你就不知道买套西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就是我们家养的豆豆都穿得比你有牌面,你这种人只会给我女儿跌份!”

走到一半的时候,刁玉兰终于忍不住,还是爆发了。

她家“豆豆”指的是王家养的一只小泰迪,穿得跟个小土豪似的,有里有面。

这是话里话外把江北辰不当人看。

江北辰知道他这个岳母什么德行,也不说话,也不生气。

“跟我装深沉呢是吧?呵呵,也是,没本事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发脾气?就你这样的废物根本配不上我女儿。我劝你趁早主动离开。等收到我女儿的律师函,咱们脸上都不好看!”

见江北辰没有反应,刁玉兰反而越发来劲,很狠地拍了拍前座:“你开牛车呢?这么慢干什么!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别耽误我女儿的大事,快点好不拉!”

“好,伯母,您坐稳了!”

江北辰嘴角微微翘了翘,离合,挂挡,油门瞬间踩了下去!

哽!

一路无话。

因为刁玉兰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了。

“呕!”

来到王家总部楼下,车门刚打开,刁玉兰便跑到路边吐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这时候王雪舞也刚好到了,看到这一幕连忙跑了过来。

“我,呕……”

“混蛋!到底对我妈做了什么?”王雪舞回过身来,对江北辰怒目而视。

江北辰面无表情淡淡道:“伯母也许是更年期了,有点晕车,回头我让山东的战友邮点阿胶过来给伯母补补!”

听他这么说,王雪舞脸色才缓和了一些,旋即又叮嘱道:“一会儿进去,见到奶奶,你不要乱说话,知道吗?”

“嗯,知道了!”

刁玉兰缓了好一会儿才好不容易缓了过来,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江北辰。不过这会儿董事会就快要开始了。三人连忙朝着大楼走去。

来到门口,被外边的保安拦住了,保安经理看了江北辰一眼,说道:“今晚王家董事会,只能股东和股东代表进去。”

“她是我丈夫!”王雪舞咬了咬牙只好表明江北辰的身份。

“哟?当兵的回来了,这是退伍还是转业啊?”

这时候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奥迪车上走下一名男子,脸色戏谑地说道:“今天可是王家的董事会,一个外人,跑董事会来,难不成是想让奶奶给你安排个工作?”

“我可告诉你们啊,我们王家可不养废物!”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认出眼前男子。王旭,王家长孙,在三年前的婚礼上有过一面之缘。

“王旭,我们来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吧?况且是奶奶叫他来的!”听到这话,王雪舞不高兴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名义上江北辰是她的丈夫。

“你说奶奶让他来的?”

王旭一脸不信,今天这么重要的会议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来参加?

“而且来也就来了,还穿的破破烂烂的。也对,你们思韵现在资金缺口很大。恐怕连给这个废物西装的钱都没有了吧?”王旭脸色戏谑地说道。

王雪舞看了江北辰身上的白衬衫,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这家伙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买件西装吗?

简直丢死人了!

“不劳费心,思韵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面对王旭的嘲讽,江北辰只是淡淡道。

“解决了?”王旭微微惊讶,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想到王雪舞这么快就解决了?

王雪舞则是有些怪异地看了江北辰一眼,她的确是收到了一张千万支票,但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王旭脸色很不好看,他原本还想借这个机会在董事会上羞辱这个堂妹一番,现在看来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哼,这女人长得漂亮倒是有点好处!”王旭忽然意有所指地哼了一句。

“王旭,你什么意思?”王雪舞脸色忽然不善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王旭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

“这么短的时间,银行贷款都下不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挂上哪个大老板了吧?”

说到这里王旭眼神肆无忌惮地在王雪舞身上扫了一眼,讥笑道:“呵呵,也是,两腿一张,能不快嘛……”

啪!

一个大巴掌从天而降,直接把王旭扇了个踉跄。

“废物,你敢打我?”王旭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北辰,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对他动手?

连忙扬起了胳膊就要还回去,结果反手就被江北辰掰着胳膊制住了,疼得嗷嗷直叫。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弄死这个废物!”王旭对两个保安大吼道。

江北辰猛然回头,鹰视狼顾。一时间仿佛有无尽杀气扑面而来,两个保安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王雪舞美眸错愕,好半天回过神来,旋即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股暖流淌过,不过很快便又回过神来,连忙呵斥道:“江北辰,你快放手!”

这家伙可是当兵回来的,下手没个轻重,王雪舞还真怕他一不小心把王旭给弄残了。

刁玉兰也连忙拍打江北辰的胳膊,“废物,你赶紧放手,放手啊!他们兄妹俩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想造反吗?”刁玉兰实际也很生气,但董事长平时最疼爱王旭了,如果被董事长知道王旭受欺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给我老婆道歉!”江北辰眼神冰冷地看着王旭,只有这一句话。

而王雪舞听到这声“老婆”,心竟然莫名的颤了一下,但旋即便有些恼怒,是谁自作主张让他这么叫自己的?

“我再说一遍,道歉!”江北辰顿时提高了声音,目光杀意阵阵。

王旭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结结巴巴道:“雪,雪舞,我,我错了!对不起!”

“好了好了,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赶快进去吧!”王雪舞皱着眉头催促道,江北辰这才撒开,三人连忙朝着大楼走去。

“哼!废物,先让你猖狂,等思韵完蛋,王家落到我的手里,我看你们还怎么嚣张?”看着三人离开,王旭的眼神逐渐凶狠起来。

竟然被一个废物当众掌掴,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而王雪舞三人来到会议室的时候,王家的股东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江北辰的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毕竟他去当兵,一走就是三年,没想到如今竟然回来了。

对于他在王家的地位,大伙也一清二楚。

说好听的是姑爷,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江北辰就是王伯仁招的上门女婿!

自然也没有人瞧得起他,都在下边议论纷纷,不时投来鄙夷眼神。

而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近七旬穿著富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在一名秘书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

“董事长来了!”

“董事长!”

“都来拉,大家坐吧!”

老太太坐下之后便来回扫了一圈,然后说道:“今天开会有两个目的……雪舞啊,听说你们思韵最近出了点问题,缺少一千万的资金,现在筹备的怎么样了?”老太太首先就把头转向了王雪舞,看似温和,但其实谁都知道,这明显是在兴师问罪呢。

“奶奶,您放心,钱已经筹到了!”王雪舞心里有些难过,但还是开口说道。

老太太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诶,对了,听说你老公回来了,在哪里?让老婆子看看!”

角落里,江北辰坐着冷板凳,因为他不是股东,所以没有安排座位。

“江北辰,还不快滚过去见过奶奶!”刁玉兰如同喊着一条狗一样喊了一句。

“奶奶!”江北辰不缓不慢地站起来,打了声招呼。

“呵呵,小辰变化很大啊。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不知道这几年在部队混的怎么样啊?现在是什么级别啊?”老太太打量了一眼,笑呵呵地问道。

“我暂时退伍了,没什么级别!”江北辰淡淡回道。

“哦?那部队有没有给安排转业到政府上班啊?”老太太又问了一句,但这时笑容已经有些勉强了。

“没有,我暂时待业!”

哗!

这下众人炸锅了。

“当了五年兵,连个军官都没混上?”

“人家当三年恐怕都是营级吧?”

“真没出息,果真是废物一个!”

听到这些议论的声音,王雪舞玉手紧紧抓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不知不觉地咬住了嘴唇。

刁玉兰也同样脸色羞红一片,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个废物,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九州狂少》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