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江北辰的小说九州狂少在线阅读

主角是江北辰的小说九州狂少在线阅读

九州狂少

时间:九州狂少作者:牧九州来源:zzy

九州狂少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江北辰的最新小说由牧九州写的,九州狂少免费在线阅读:五年前,父亲公司被人设计陷害,血本无归,江北辰为了给父亲治病在亲人面前受尽屈辱,甚至被未婚妻无情抛弃,最后更是被沉入江中。五年后,他荣耀加身,强势归来,不仅扫尽一切凌辱,为父报仇,更是屹立九州之巅,俯瞰天下。...

 

第1章 借钱

云海市,人民医院,ICU病房。

江北辰拿着缴费单,站在门外,六神无主。

“你爸的心脏不能再拖了,再不交二十万做支架手术,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护士无情的话传入耳里,江北辰指尖微微颤了颤。

二十万,如果放在以前,对他来说不过是零花钱。

但是现在对他来说却是一笔巨款!

就在一个星期前,与父亲江天成合作的光辉集团,突然毁约。

从银行贷款来的两个亿瞬间打了水漂。

父亲急火攻心之下,重病住院。

如今公司的资产已经被银行全部冻结,他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爸,你挺住,这些年咱们爷俩相依为命,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江北辰擦干眼泪,决定去借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筹到父亲的手术费。

他先去了临市云山市的江家老宅,想找爷爷借钱。

却被大伯挡在了门外。

“江北辰,你找你爷爷也没用!”

“江家的财产现在都在我名下,我一分钱也不会借给你!”大伯江天明面色无情地开口道。

听到这话,江北辰气得浑身颤抖。

江家本身也是云山市的豪门,资产过亿,当年父亲把家产全部让给了大伯江天明,自己去云海市创业。

然而如今父亲重病,大伯却不肯拿出半点来救自己的亲弟弟!

“大伯,你别忘了,前些年你去澳岛赌博,输了几千万,是我爸借钱给你,帮你保住公司!”

当时父亲资金也很紧张,但还是借给了大伯,而大伯这么些年却从来没提过还钱的事。

“那能算借吗?”

“作为弟弟,他替我还债,那是理所应当!”江天明嘴角扯了扯,一副恬不知耻的表情。

“大伯,我爸替你还债是理所应当,那你给我爸治病,难道就不是理所应当?”江北辰不服气。

“一码是一码!”

“那时候你爸是大老板,有的是钱,现在他什么都没了,就算我借给他,他能还得起吗?”

江北辰愕然,没想到大伯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伯,这钱算我借的行不行,我会打工替我爸还的!”想到父亲的病,江北辰攥紧的拳头又微微松开了。

“你替他还?”

“离开你爸,你就是个废物!你拿什么还?”大伯不屑地开口道。

江北辰从小衣食无忧,娇生惯养。

所以在江天明眼里,离了父亲的江北辰,就跟街上的流浪狗没有区别。

根本不具备赚钱的能力。

“我不跟你讲,我要去见爷爷!”

江北辰红着脸,忍不住想要冲进去,结果被几个仆人丢了出来。

摔在雨水冲刷的大道上。

“大伯,我爸可是你亲弟弟,你竟然见死不救?”江北辰满身泥泞的爬起来,忍不住嘶吼道。

“亲弟弟?”江天明冷笑起来,眼神无比轻蔑:“从今天开始,我没有这个弟弟,你们父子二人,被我逐出江家了!”

“你混蛋!”

江北辰连忙冲了上去,结果撞在紧闭的大门上。

“操!”

他一拳狠狠地砸在江家的大门上,浑身颤抖不停。

眼泪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他没想到,自己的大伯竟如此绝情。

但这种时候,他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去给父亲筹钱。

之后他又去找了其他亲戚,但都被拒之门外。

那些亲戚,平日里拿着父亲给的红利,出事了却如同陌生人一般。

甚至对他恶语相向!

无奈之下。

江北辰决定去找父亲的发小,王伯父。

当年王伯父公司告急,父亲全力相救。

而且父亲曾与王伯父订下婚约,王伯父是他的未来岳父。

同时,他和王伯父的小女儿王子晴,私下里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

他相信,凭借两家的关系,王伯父一定会帮自己。

他去王家之前,先打了电话,得知王伯父出差去了。

不过王伯父叫他去家里找王子晴。

来到王家,王子晴正在家里开party。

金属音乐环绕整个别墅,一群二代穿着泳装在泳池边上扭来扭去。

这其中有些人,江北辰也认识,都是城里有名的二代。

江北辰想要直接过去找王子晴,这时几个身材壮硕的二代,插着双臂,将他拦了下来。

这几个二代的背后,则是一名锦衣华服的青年。

青年见是江北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嘴角也跟着微微翘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北辰的堂兄,江轩辕。

江轩辕从小就喜欢王子晴,即便王子晴已经跟江北辰在一起了,江轩辕也从未死心。

为此两兄弟闹得很不愉快,即便在一些场合里,也经常针锋相对。

而另一边,王子晴坐在泳池边上,身穿一件浅紫色的泳衣,将傲人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

洁白的脖颈,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伸进水里,远远看去,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王子晴瞥了江北辰一眼,便转过头去,眼神冷漠无情,甚至还带着一丝嫌恶和鄙夷。

就仿佛在路边看到了一只癞蛤蟆!

倒是一旁的闺蜜徐丽,裹着毛巾走了过来:“哟,这不是二公子嘛,您怎么来了?”

徐丽阴阳怪气的。

江北辰深吸口气:“我是来……”

“子晴好像没邀请你来吧?”

徐丽冷冷地开口道:“你可以滚了!”

她对江北辰一直都抱有敌意,因为江北辰在王子晴那里说过她的坏话,说她私生活混乱,让王子晴离她远点,因此一直怀恨在心。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我是来找子晴的……”

“你有什么资格来找子晴?”

徐丽冷冷地开口道:“听说你爸做生意赔了两个亿,你们家的资产也被银行冻结了!”

“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江公子呢?”

“你这种低贱的贫民,已经没有资格再进入我们的圈子!”

“你!”

扑通!

不知道谁在暗中推了一把,江北辰掉进了泳池,瞬间成了落汤鸡。

江轩辕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落水狗就是这么来的,不,江北辰,你现在连狗都不如!”

江北辰家里的变故,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对于他们这些二代来讲,没有钱的穷人就跟狗一样没有区别。

看到江北辰狼狈的样子,在场的二代也都跟着笑得前俯后仰。

“咳咳!”江北辰挣扎着想要从泳池边上爬起来,结果又被人踹进了泳池。

徐丽眼神无比嫌恶,“真他妈恶心,泳池里掉进一坨屎,一会儿我们还怎么下去?”

徐丽说完,还故意用手掩住口鼻,仿佛江北辰真的跟屎一样,臭不可闻。

江北辰灌了几口水,终于从泳池里爬了出来,眼神愤怒地看着徐丽:“我来这跟你没关系,你不要太过分!”

“子晴,我找你有事!”江北辰咬着牙,声音提高了一些。

身为自己的女朋友,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竟然漠不关心。

而王子晴依旧宁静地看着水面,对江北辰的话充耳不闻。

风吹过,江北辰感觉浑身冷得像冰棍一样。

“子晴,我在跟你说话!”他尽量压低了语气,再次说了一句。

而王子晴依旧没有回应,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仿佛现在的江北辰,连与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呵呵,江北辰,你看到了吧?”

“我都说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条狗,你认为子晴会跟一条狗说话?”

而见到这一幕,江轩辕忍不住冷笑起来,眼神无比快意。

 

第2章 野种

江轩辕挑衅似的,摆了摆手,一名小弟将一支礼盒拿了过来。

“子晴,今天你过生日,这是我送你的新款lv!”

手工鳄鱼皮,懂行的人一眼便知,价值几十万!

“谢谢!”

江北辰说了这么多,王子晴一句都不回。

而江轩辕送了个包。

王子晴立马说了声“谢谢”!

“子晴,今天你生日?”江北辰忽然拍了下脑门似乎想了起来。

怪不得,怪不得从进门开始,王子晴便是这个态度。

这些天他一直在医院陪护父亲,哪有心情想其他事,倒是把子晴的生日给忽略了。

“怎么,连自己女朋友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徐丽忽然冷笑起来,“我看你是没钱故意忘的吧?”

“子晴,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

“不用了!”王子晴终于开口了,打断了江北辰。

瞥了江北辰一眼,淡淡地开口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江北辰咬了咬牙,还是开口道:“我爸手术,需要钱……”

“什么?”

“你竟然要跟子晴借钱?”

徐丽一副无语的表情。

“子晴过生日,你不送礼物也就罢了,还有脸跟子晴借钱?”徐丽抱着肩膀鄙视的说了一句。

“子晴,你先借我点,我回头一定还给你!”

江北辰脸色发烫,毕竟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跟人借钱,而且还是跟自己的女朋友借钱。

一旁的江轩辕却冷笑起来,“江北辰啊江北辰,跟女人伸手借钱,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

“再说了,就算借给你,你能还得起吗?”

“现在谁都知道,你爸完了,欠了银行几千万的贷款,你拿什么还?”

“难道你要去当鸭?”江轩辕忽然讥诮起来。

江北辰狠狠地攥着拳头。

来到王家,见到这些人,他就知道自己会被羞辱和嘲笑。

但他只在意王子晴的态度。

而王子晴至始至终都没有替他说过一句话。

让他感到无比失望。

“子晴,我爸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看在王伯父面子上,帮帮我!”

说完这话,江北辰脸上火辣辣的,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样低三下四过。

何况是在王子晴的面前。

徐丽撇了撇嘴,“怎么着?怕子晴不借你钱,就拿王伯父来压子晴?”

“你还算不算男人!”

她这话,明显是添油加醋、挑拨离间。

果然,王子晴眼神嫌恶地看了他一眼,失望的表情,写在了脸上。

“子晴,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王子晴转身回到别墅,拿了二十万钞票。

“这是我爸打电话让我准备的!”

“我可以给你,但是我要跟你说清楚!”

“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你们家什么都没了,我王子晴就是死,就是便宜了街上的流浪狗,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嫁给一个穷人!”

王子晴高傲地扬起下巴,如同贵族,俯视着贱民。

江北辰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子晴,无法相信这话是从王子晴口中说出来的。

“拿着钱,滚吧!”

王子晴直接把钱甩在了地上。

这一刻,江北辰的心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恨不得立刻掉头就走。

但想到父亲急切需要这笔钱,还是忍不住弯下腰,颤抖着伸出手去。

而就在这时候,却没想到江轩辕提前一步把钱抢了过去。

“给我!”江北辰怒吼,连忙扑了上去,却被两个二代踹倒在地。

“想要吗?”江北辰被两个人按在地上,江轩辕用脚狠狠地踩在江北辰的脑袋上。

“学两声狗叫,哥就把钱给你!”

“叫啊!!”

“汪……”

“哈哈!”所有人都笑得前俯后仰。

王子晴眼神充满了鄙夷,如此没有骨气的男人,果真不配做她王子晴的男朋友。

“叫大声点!”

江轩辕更得意了,嘴角翘了起来:“说:汪,我江北辰是一条狗!”

“汪,我江北辰是一条狗!”江北辰几乎是哭喊出来。

他需要钱,他真的需要这笔钱!

……

江北辰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王家的。

带着满身的羞辱和嘲笑,拿着钱跑向医院。

只要能救父亲,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回到医院,一群医生和护士正在病房里手忙脚乱。

“肾上腺素五百毫克!”

“准备电击!”

“加到300焦,再来一次!”

滴……

随着心电图在屏幕上化成一条直线,江北辰眼睁睁地看着医生拔掉父亲的氧气管,缓缓盖上了白布。

一瞬间,目呲欲裂!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怎么会!我爸好好的怎么会死!”

“一定是你们怕我给不起钱放弃了治疗!”

“一定是你们!!”

江北辰疯了,狠狠地抓着医生的领子!

钱借来了,父亲没了。

江北辰恨天欲狂,眼泪簌簌下落。

父亲的葬礼。

江北辰没有通知任何人。

世态炎凉他已经体会到了,不想再自取其辱。

只是给父亲下葬那天,忽然来了一群人,将他狠狠地按在墓碑上。

“小野种,你跟你父亲一样,都是卑贱的货色!”

“原本还想好好折磨折磨他,结果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男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你是谁?”江北辰瞪大了眼睛,旋即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禁脱口而出:“你们是光辉集团?”

“是你们骗了我父亲!”

“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江北辰目呲欲裂,如今他家破人亡,都是被光辉集团害的。

“为什么?”男子冷笑。

“因为你父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染指了不该染指的女人,而且生下了你这个野种!”

“对他们来说,你只是个耻辱!”

“如今,你也该下去陪你父亲了!”男子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大手一挥,身后几名手下一拥而上,将江北辰套进了麻袋。

扑通!

黑暗之中,江北辰感觉自己在水中,不断下沉。

意识也跟着渐渐模糊。

“将军,这小子在水里太长时间了,恐怕救不回来了!”

隐约之中,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既然遇到了,便带回去吧,能不能活下来,看他自己的造化!”

夕阳的余晖下,一艘数十米宽的巡航舰沿着海岸线缓缓行进。

……

 

第3章 振夫纲

五年后。

深秋。

云海市国际机场。

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从私人飞机上缓缓走了下来,感受到阔别已久的气息,青年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军门,天气凉,您的伤还没痊愈,注意保暖!”

身后一名脸如刀削的高大男子走上前来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后恭敬地退到一边。

“无碍!”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脸色有些阴郁地开口道:“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有些眉目了!”

高大男子点了点头,“光辉集团这几年发展迅猛,总部已经搬到了江南,而且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批人!”

“当初那批人找到了没有?”江北辰皱眉问了一句。

“这个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我们在调查当中遇到了一些阻碍,光辉集团背后似乎与京畿方面有些关系!”高大男子又恭敬的说了一句。

“京畿?”江北辰冷笑一声。

“继续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江北辰眼神闪过一丝凛冽寒意。

“是!”高大男子躬身答道。

“好了,你退下吧,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江北辰摆了摆手,高大男子旋即化成一道影子隐没在机场的人流之中。

与此同时。

机场外面,两个美女站在车前,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无论如何聚焦,都绝对会成为视野的焦点。

另一个女子留着短发,看上去十分干练,抱着本子站在冷艳女子身后,显然是助理之力的角色。

只是此时这小助理脸上却有不耐,不时地低头看着手上的腕表。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当兵的怎么还没到?一会您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今晚王家董事会的时候,我们思韵可就真的没法跟董事长交代了!”小助理一脸愁苦的表情。

“再等等吧,毕竟他是我丈夫,父亲打电话说让我来接他,我也没办法!”王雪舞无奈地叹了口气。

三年前。

小妹王子晴与江家大少爷江轩辕未婚先孕,奉子成婚。

重门风的王伯仁一气之下得了重病,就让王雪舞履行和江北辰的婚约。

而王雪舞作为王伯仁的长女,为了父亲,只能顺从王伯仁的意愿下嫁江北辰。

“也不知道当年王伯伯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你嫁给一个被江家逐出家门的废物!”小助理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看二小姐现在多好啊,嫁给了江大少,成了江家的大少奶奶,整天什么都不用做,只管买买买,简直是幸福的不要不要!”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这时候,江北辰已经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看到王雪舞,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上车吧!”

虽然三年未见,王雪舞还是立刻认出了江北辰,没有过多的寒暄,三人直接上了车。

车子是宝马5系,有专门的司机,江北辰原本想要坐在后边,结果被于茜抢先一步,皱了皱眉头,便坐到了副驾的位子。

路上气氛有些沉闷。

江北辰和自己的这位妻子,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从军第二年,王伯仁忽然打电话告诉他王子晴和江轩辕成婚的消息。

当时,他内心早已没有任何波动,亦不需要王家任何补偿。

王伯仁电话里语气万般愧疚,执意要将自己的大女儿王雪舞许配给他。

念及与王家的婚约是父亲遗志,王伯父又从小待自己如子侄,江北辰告假回来与王雪舞低调完婚。

只是成婚当晚,江北辰便接到了部队的电话,去执行紧急任务。

一走,便是三年。

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使得气氛有些尴尬。不过这时候于茜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于茜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姐,陈总说让您不要着急,他会直接到家里来找您!”

“谈的是生意,他到家里来做什么?”王雪舞眉头皱了皱。

于茜却抿嘴一笑:“还能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雪舞姐您魅力大,只要您勾勾手,云海市哪个青年才俊,能够抵挡得了?”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于茜话里有话,同时不屑地瞟了前座的江北辰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

“于茜,你不要乱说话!”王雪舞斥了一句,扫了江北辰一眼,脸色微微发红。

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她潜意识里觉得还是应该尊守妇道。

江北辰只是皱了皱眉头,但也并未多说什么。

随后,王雪舞岔开了话题,跟于茜聊起了公司的事。

江北辰在旁边听了个大概。王家的思韵公司是做内衣品牌的,最近工厂设备升级,需要一千万的资金,不然产品恐怕面临滞销的风险。

“你需要一千万是吗。我或许可以帮忙!”江北辰忽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你有一千万?开什么玩笑!”

于茜不屑地笑了,“你一个当兵的,不吃不喝攒十年津贴,能攒到一百万吗?可别吹牛了!”

王雪舞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正如于茜说的,他一个当兵的,部队又不允许搞副业,哪来那么多钱,一听就是假话。

“不用了,我自己的事,自己可以解决!”王雪舞冷漠回道。

江北辰默然,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半小时。

车子驶入郊区一座豪华别墅。

“雪舞,你回来了!”

几人刚下车,后边一辆奔驰商务也跟了进来,车子停下,一名高大帅气的男子连忙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陈总,有什么事咱们可以到公司谈,你跑到我家里来是什么意思?”王雪舞脸色有些不悦。

“雪舞,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陈志超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公司遇到了困难,我是来帮你的!”

“最近荣鼎看上了我的那家科技公司,打算投资两千万,我马上就会有一大笔资金到账,到时候可以分出一部分来帮思韵!”陈志超一脸得意地说道。

“荣鼎?”王雪舞美眸震惊。

在江北的投资界,荣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了。

“陈总,您可真是年少有为,居然能获得荣鼎的投资,那你以后可是要发达了!”一旁的助理于茜也是美眸湛湛的说道。

陈志超原本的公司也就1000多万的资产,这下等于做了火箭,甚至以后成为上市公司也并非没有可能。

“哪里哪里,诶,这位是……”这时候陈志超终于发现了旁边还站着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子。虽然长得不是多么帅气,但浑身有种铁血气息,让他微微有些压力。

“他……”王雪舞脸色有些不自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我是江北辰,王雪舞的丈夫!”江北辰直接开口说道。

“你的好意我替她领了,但是我们家自己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可以走了!”

此话一出,王雪舞和于茜都忍不住呆了一下。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当兵的废物?”陈志超显然也听说过江北辰的事,知道王家是有这么个废物女婿,是个当兵的。

一个当兵的而已,能有什么前途?

在他眼里,江北辰在王家的地位就跟上门女婿没有区别。

“我是当兵的,但不是废物,你,可以滚了!”江北辰冷冷地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陈志超脸色刷的变了。

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居然敢让他滚?

“姓江的!人家陈总是来帮助雪舞姐姐,你凭什么赶人家走?我看走的应该是你这个废物吧!”于茜早就忍了江北辰一路了,此刻终于爆发出来。

“北辰,快给陈总道歉!”王雪舞脸色也沉了下来,虽然她对陈志超也不太感冒,但毕竟资金方面有求于对方。

“一个商人而已,还没有资格让我道歉!”江北辰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但眼中的高傲与轻蔑却是让三人都感觉到了。

“你,你居然敢顶撞我?”王雪舞顿时气急,虽然两人没有挑明,但她认为这段婚姻应该以她为主导才对。

没想到江北辰态度竟然如此强势!

“你用顶撞这词似乎不太恰当,我是你丈夫,为夫则刚!妻子应该听丈夫的才对,这才是伦理纲常!”江北辰皱着眉头淡淡道,双目之中透射着难掩的威严。

王雪舞一脸愕然。

身为霸道女总裁,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么跟她讲话!

这个废物是在跟自己振夫纲吗?

简直要气晕了!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