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只虎)在线阅读完整版《老子是只虎》小说

(老子是只虎)在线阅读完整版《老子是只虎》小说

老子是只虎

时间:老子是只虎作者:蓝色冬天来源:WXB

(老子是只虎)是作者蓝色冬天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苏强的故事,《老子是只虎》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男人不雄起,女人瞧不起。以为他是圈中羊,其实他是上山虎。家业衰落使苏强受尽屈辱,偶得虎纹让苏强威猛凛冽,怒杀仇人陷苏强踏上逃亡......多少险逆,终会强势站起,因为老子是只虎。...

《老子是只虎》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9章 送上门的女人

阿彪走了,柳云还站在卫生间门外。

“有事?我还没方便完。”苏强问。

“没事。”柳云关住门。

苏强定定神,阿彪和柳云的关系似乎不简单,自己留在这肯定会有麻烦。

他并不害怕阿彪,但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现在已有了新的合法身份,可以选择离开。

从卫生间出来,饭菜已做好。

几个人坐到餐厅,边吃边聊,“柳总,孙大头那边怎么办?”

阿亮刚张口。

柳云一摆手,“今天不谈他,吃饭。”

阿亮立刻知趣闭嘴。

边吃,四人边有一句没一句闲聊。

阿亮对苏强态度不错。

问苏强是哪里人?是不练过?那天遇到孙大头,挺猛。

苏强把自己的新身份简单说了两句。

刚说完,阿彪重重一放筷子,“阿亮,你他妈是不眼瘸了,瞎猫碰死耗子也叫猛,那是玩阴的,真爷们才他妈不干那种事。”

阿亮被阿彪喝得满脸尴尬,想还嘴又不敢。

苏强翻动着盘子里的骨头,不说话。

“有完没完。”柳云一拍桌子,站起,“都给我滚蛋。”

餐厅里随即安静。

“阿亮,送他回去。”柳云摆摆手。

阿亮答应着去扶阿彪。

阿彪甩开阿亮的手,“我自己能走。”

阿亮讪讪把手收回。

阿彪虎着脸,跛脚出了餐厅。

阿亮忙跟出去。

柳云点支烟,阴沉坐下。

“柳总。”苏强轻叫一声。

“什么事?”

柳云瞥眼苏强。

“看来我不太受欢迎,留在这只会给你惹麻烦。”

苏强道。

“你想走?”柳云问。

苏强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明天就去办张新手机卡,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联系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

一口长长的烟雾飘到苏强面前,苏强挥手将烟雾散开。

“你准备去哪?”

苏强摇摇头,不知道。

“等我一会儿。”柳云出了餐厅。

十几分钟后,柳云换好外衣站在餐厅门口。

一招手,苏强起身和她到了庭院。

这次,柳云自己开车。

一路疾驰,到了一家夜总会外。

两人没下车,柳云指着夜总会,“觉得怎么样?”

苏强瞅瞅夜总会,金碧辉煌,外边停满豪车。

夜总会的名字也很牛逼,帝豪。

“不错。”苏强道。

“这是秦州最好的夜总会,以前它姓柳,三年前被人抢走了。它的原主人也因此丢了命。只留下一个女儿叫柳云,想把这份家业夺回来却办不到。”

柳云抽着烟幽幽道。

“这是你家的产业?”苏强愣愣。

柳云点点头。

“你想让我帮你把它夺回来?”苏强问。。

柳云一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但我想试试。阿彪是我父亲朋友的儿子,他什么心思,我心里明白,我只把他当弟弟看。你们的事我有办法处理好。”

苏强没说话。

柳云探身推开副驾驶门。

“你现在可以走。”

苏强看着她,从她眼神里,依稀看到自己父亲生意被坑,悲愤离世时,自己站在病床前,伤心满怀,却又孤独无力的影子。

把车门重重关上。

“不走了?”柳云问。

“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苏强回应。

柳云笑笑,“那天,我和孙大头到底是做的什么生意?”

苏强微微一愣,柳云很聪明,猜出了自己想法。

柳云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玉饰。

苏强接过看看。

“文物?”

“我需要钱。正好碰到一个机会,就冒险做了两把,结果还亏了一把。”柳云笑笑。

苏强也笑笑。

“还有问得吗?”柳云看着苏强。

苏强想一下,“今晚我住哪?”

“这个问题好。”柳云笑着点点头。

车子发动。

苏强回头看看流光溢彩的夜总会,又瞅瞅灯光掩映下柳云的脸。

妩媚中透着丝冷酷。

凭感觉,她刚才说的都是实话,她如此帮自己,又把自己留下,就是把自己当做一把备用的刀,阿彪虽忠虽勇,但关键时候不够锐利。

自己则能弥补这个缺憾。

虽心知如此,苏强还是笑笑、

车子穿过霓虹,进入夜色深处。

回到别墅,柳云把苏强带到一楼一间房门前。

打开门,柳云道,“以后你就住这。”

苏强扫眼房间里,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各种家用设施一应俱全。

苏强点点头,可以。

“我在楼上,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需要什么,你找李姐。”

柳云指指站在两人身后的李姐。

李姐朝苏强笑笑。

苏强也笑笑。

又叮咛几句,柳云和李姐走了。

苏强关上门,坐到床上,拿出新证件看看,这段时间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浮上心头。

不知事发后,赵小梅情况怎么样?自己虽已彻底是另外一个人,但并没有割断往事,等风声再平静些,自己应回趟枫林镇,打听打听消息。

抽支烟,苏强起身进了洗浴间,看着镜子的新相貌,又几声唏嘘。

拧开热水器,痛痛快快冲了一澡。

心头的烦躁才平息。

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出了卫生间,准备踏踏实实睡一觉。

一开门,苏强一激灵。

一个女人正撅着屁股在床前铺床叠被。

“李姐,你怎么进来了?”

李姐听到问话,立刻直起腰,“洗完了?”

苏强嗯一声,顺手拿起沙发边的外衣披在身上。

李姐虽叫李姐,年龄并不大,也就二十七八,长得挺俏丽,个头中等,身材圆润饱满。

看到苏强的样子,李姐没着急,反而笑了,嘴角还露出两个酒窝,“我来给你换床被子,这天太热,这个被子透气。”

李姐指指床上被子。

苏强瞟一眼,道声谢谢。

李姐却没有走的意思,问苏强还有什么需要?

苏强摇摇头,没了,自己准备休息。

李姐顿顿,嗯一声,道声晚安,转身往出走。

苏强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她。

刚到门口,李姐突然脚下打滑,哎呦一声坐到地上。

“李姐,你怎么了?”苏强忙奔到李强身边,想把她扶起。

“这地刚打过蜡,太滑,我的脚崴了。”李姐苦道。

“我扶你起来。”苏强手刚抓住李姐胳膊,屋里灯突然灭,李姐整个人倒在苏强怀里。

“怎么回事?”苏强本能地想起身开灯。

“没事,今晚这片统一停电。抽屉里有应急灯。”李姐挡住苏强的手。

嘴里的热气吹到苏强脸上。

苏强嗯一声,热气让他有点晕。

“好,你先坐着,我去取灯。”

“地太硬了,我想先到床上。”

透着窗外投进的月光,一双水濛濛的眼睛眨动看着苏强。

声音也像被水浸泡。

听得苏强浑身直发酥。

“好。”苏强把李姐扶起,坐到床上,正欲转身取灯,腰被李姐抱住。

李姐往后一倒,苏强整个人跟着倒下,身下一团充满弹性的温热。

苏强僵楞片刻,忙想爬起。

腰却被箍得更紧,甜腻腻的声音传到耳边,“跑什么,我不好看?”

第10章 谁更会玩

听到李姐问,苏强摇摇头。

“我身材不好?”

苏强又摇摇头,身材绝对好,隔着低胸家居服,胸脯呼之欲出。

“那你跑什么?”一只手像蛇一样开始在苏强身上乱摸,苏强只感觉身体一阵阵发硬,喉咙一阵阵发干,但大脑还没有完全浑浊,“李姐,我是来当司机的,咱们刚相识,不能这样。柳总知道了,我就没法待了。”

“我不说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看到第一眼我就喜欢你,长得帅,身体又结实。如果柳总赶你走,我就和你一起走。”

声音愈发甜腻,手从苏强背部开始向下。

“你喜欢我吗?”

苏强吞咽一下干涩的喉咙,一股股火苗从喉咙里冒出。

喜欢谈不上,但此刻身下这个娇媚的身体绝对够诱惑,他是个正常男人,逃亡这段时间,一直思虑逃生之路,男女之欢早被丢在脑后。

现在暂时安稳,男女之欲自然而来。

“不说话就是喜欢。那就来吗,瞧你那小胆样,还怕我吃了你。”随着娇嗔声,胸脯对着苏强一拱。

我靠,真是好弹性,连内衣都没穿。

更强烈的火苗从嗓子眼冒出,蹿进大脑,苏强的手忍不住向身下温软探去。

手刚一挪动,突然似乎听到咔一声。

手立刻停住。

顿顿,刚才的声音像从门外传来,尽管很微弱,却被他听到了。

“你怎么了?”看到苏强顿住,李姐疑惑问。

苏强没回答,抬头望窗外看看,对面楼宇灯光绰绰。

苏强笑笑,这片儿停电,真会说,这就是个套。

行,既然你设套,我就陪你演下去。

“你真喜欢我?”苏强看向李姐。

李姐柔柔嗯一声,“快点吧,我都被你压痛了。”

“不着急。”苏强猛然从李姐身上起来。

李姐措不及防,想拽苏强,抓个空。

“你干嘛?”

“坐着别动。”苏强边回应边走到桌前,拉开抽屉,里边果然有个应急灯。

打开灯,屋里一片雪亮。

李姐用手遮遮眼,“这灯太晃眼,关了吧。你到底折腾啥?”

“一会儿你就知道。”

苏强在抽屉里翻找,找到一个工具箱,取出里边的绳子,胶布。

可惜没有鞭子。

颠颠绳子,长度够。

剪成两半,一半做鞭子。

一手拎着应急灯,一手拿着绳子和胶布,转向走向李姐。

刺眼灯光照在李姐脸上,李姐面露惊慌,“你想干嘛?”

“你不是喜欢我吗?还愿意和我离开这。那我也不能亏待你,今天咱们来个刺激的,好好让你享受一下。明天一早,咱俩就去见柳总,如果她不同意咱俩相处,我带你离开这,以后一辈子对你好。”

苏强边笑边说。

手里绳子一甩,发出声脆响。

李姐一哆嗦,“什么刺激的?”

“看过片吧,就是片里那样。这是绳子,这是鞭子,明白?”苏强又笑笑。

李姐脸刷地白了。

“你变态吧?我可不想那样。”

“你不是喜欢我吗,第一眼就看上我,那就按我的方式来,很享受的。”

苏强又一甩绳子,绳子抽到床头,像抽到人身上。

李姐一哆嗦,苏强刚挨近她,李姐一脚把苏强踹开,下床向外跑,“我不和你玩这个,太变态了。”

“别跑啊。你不是喜欢我吗?”

苏强转身去抓李姐。

李姐像只受惊的鸟,打开门冲出去。

“很享受的。”苏强在后边追。

李姐慌不择路,不由喊声,“柳总。”

暗影处闪出一人,一指苏强,喝声站住。

苏强拿灯一照,柳云端着枪站在对面。

李姐立刻躲到柳云身后。

苏强刚叫声柳总。

柳云又喝站那,别动。

苏强一动不动。

“李姐,怎么回事?”柳云问。

“柳总,他变态,要和我玩那个。”李姐指指苏强手里绳子。

“是吗?”柳云看向苏强。

苏强一笑,“她说喜欢我,还要和我离开这,我就想和她快乐快乐,这有错吗?”

“谁喜欢你,你个变态。”李姐立刻反唇相讥。

“女人的脸真是说变就变。”苏强摇摇头,哼一声,“可惜不够敬业,柳云,你觉得这戏有意思吗?以后再演,最好请个专业演员。”

“柳总,他什么意思?”李姐慌慌看向柳云。

柳云愣愣,“没你事了,回你房间。”

李姐讪讪走了。

苏强朝柳云一笑,转身也往自己屋走。

进了屋,穿好衣服,拿上自己东西,又出了屋。

身后有人问,“你去哪?”

苏强没回头,淡淡道,“既然信不过我,我还留下干什么,继续演戏,没兴趣。”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柳云走到苏强对面。

两人互相对视着。

“你是怎么发现的?”柳云问。

苏强笑笑,指指自己耳朵。

柳云也笑笑,“说明你还是动心了?”

“心没动,这动了。”苏强指指下身,“我是个正常男人,做不到酒色不侵,不过我有足够警惕性,一般套不管用。”

“你倒挺实在。”柳云又笑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再看看你的能力,警惕性高是好事,你达标了,留下吧。”

苏强哼一声。

“就这么简单?”

“你还想怎么样?”柳云脸上笑没了,“记住,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你的事只有我知道。”

苏强点点头,“达标总该给个奖励吧?”

柳云嘴里低抵不知嘀咕一句什么,撇撇嘴,“你不会真是变态?”

苏强摇摇头。

“那好,如果她真愿意,一会儿我让她再去找你。”柳云瞅眼苏强,走向楼梯。

刚踏上楼梯。

“能换个人吗?”苏强问。

柳云站住,回头一看。

苏强一脸坏笑,“我等你。”

柳云连哼几声,“做人不要太得寸进尺,我留下你并不表示对你有兴趣。好好办你的事,别胡思乱想。”

苏强耸耸肩,“明白了,我保留原来奖励。”

“奖励取消,回去好好睡觉吧。”

柳眉抛下话,径直往楼上走。

“喂,你太过分了吧,原来的奖励也取消。”

苏强忙喊。

“这是你自找的。”

柳云已消失在楼梯上,咣一声关上屋门。

苏强一个人被晾在客厅里,自嘲地笑笑。

煮熟的鸭子飞了,虽有点可惜,但李姐和柳云相比,从头到脚都差好几个档次,自己富贵时,凡物要就要最好的,对女人也一样,留下,也许就有吃鲜桃的机会。

抬头看看柳云房间,苏强哼着小曲晃着肩回了自己屋。

第11章 又是一个局?

第二天,苏强早早起来,出屋,李姐正在收拾客厅,一看苏强,脸色微微一变,拿着布子就往餐厅走。

苏强笑笑,还扭捏上了,昨晚的风骚劲儿哪去了?

伸个懒腰,苏强出了别墅。

外边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好天。

活动活动筋骨,回到别墅,早餐已经做好。

柳云和李姐都已坐到餐桌上。

苏强刚坐下。

李姐立刻把椅子往旁边挪挪,似乎不想离苏强太近。

“李姐,你什么意思?”苏强笑问。

“变态。”李姐嘀咕一声。

苏强刚要张口。

柳云一摆手,“昨晚的事,都不许再提了。昨晚大家都是开玩笑,不必当真。”

“柳总说得对,昨晚我就是开玩笑,李姐,下次咱俩接着开。”

苏强朝李姐坏坏笑笑。

李姐脸一阵红一阵白。

柳云白眼苏强,咳嗽一声。

吃完早点。柳云让苏强去把车子擦拭一下,准备出门。

苏强照办。

刚擦完车。柳云从别墅出来。

上了车,柳云一脸正色,“苏强,以后你不要再和李姐说说那些话,昨晚的事都过去了。”

苏强瞅瞅她,“这是命令?”

柳云很肯定点点头。

苏强嗯一声,遵命。

车子开出庭院,苏强问柳云去哪?

“去了事,这个人不好惹,我们又理亏,到时机灵点,千万别捅娄子。”柳云回应。

了事?苏强愣愣,再一细问才知道,他们要见的人叫张五爷,是秦州当地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大哥级人物。

柳云和孙大头交易的货就是通过张五爷得到的。

现在事情砸了,柳云得去找张五爷做个解释。

看着柳云满脸凝重,苏强不由认真点点头。

按照柳云所指,车子一路疾驰,到了秦州城郊一处宅院前。

下车,苏强看看四周,周边依山傍水,不远处还有个秀丽的荷花池。

面前的宅院,中式建筑,青砖高墙,朱红大门,两座石狮子威严立在门前。门上鎏金黑匾,孙府。

气派辉煌。

苏强暗想,自己家以前得意时,在枫林镇也算风光,可和这个宅院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柳云上前轻轻按按门铃。

听到门里传出脚步声,柳云又叮咛苏强,到时看她眼色行事,千万别胡来。

苏强点点头。

院门开了,出了一个精壮男子。

“柳总来了,五爷正等你。”

柳云两人跟着男子,进了院中。

边走,柳云边低声告诉苏强,男子叫张金龙,是张五爷义子,在张五爷面前很得宠。

进了前院一间厅房,张金龙摆上茶,退出去。

苏强边喝茶,边看屋中陈设,清一色中式檀木家具,虽不是古货,但件件也是上品。

厅堂正中挂着一幅虎啸图,一只上山虎站在山顶俯视群山。

似乎心有相通,隔着画,能感受到虎威阵阵。

厅堂后边响起沉稳脚步声。

柳云立刻站起。

苏强也跟着起身。

一个方面大耳,身材魁梧,五十多岁老者从厅堂后出来。

柳云恭恭敬敬叫声五爷。

这个张五爷,面相果然气派。苏强暗想。

张五爷微微点点头,坐到正中椅子上,稍稍示意。

柳云两人坐下。

“柳云,这次你可来晚了。是不是一直在躲我?”

张五爷扫眼柳云。

柳云忙又起身,“我哪敢躲您,我是有点事耽搁了。”

“真的?”张五爷盯着柳云。

柳云又连连点头。

“我猜你也不会那么做。”张五爷摆摆手,“这次我原谅你,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柳云抢步上前,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双手放到张五爷桌前,“五十万。”

张五爷刚刚和缓的表情顿时沉下,“这是什么意思,说好的可不是这个数,你要打我的脸。”

“五爷,这我绝对不敢,是孙大头那边出了问题,他说货成色不对,定好的价崩了,我从他那只拿到三十万,还差点出了事,我一分不要,全给五爷。以后这样的生意我也不做了。”

柳云忙解释。

张五爷虎着脸不说话,拿起卡看看,又轻轻抛在一边。

“柳云,你是信孙大头还是信我?”

柳云微微一愣,“当然信您。”

张五爷冷笑两声,“好,那就把卡拿回去。我的东西绝对没问题,缺多少你和孙大头要回来再来见我。我张五爷不在乎这两钱,但不能背这污名。”

柳云看看张五爷,又看看卡,面露难色。

“不敢去?”张五爷脸色更沉。

柳云皱皱眉,讷讷道,“五爷,这事恐怕不好办,我斗不过他。要不我把他约来,您和他谈。”

又是几声冷笑。

“柳云,我真是高看你了。生意是你做,我见孙大头,岂不毁了规矩,难道你连这都不懂。本想帮你一把,没想到你就这点能力。还想把你父亲失去的东西挣回来。做梦。”

冷冷讥讽像鞭子抽在脸上,柳云很尴尬。

苏强在一边听着,心里也一万个不自在,想说话,没有柳云允许,怕给她凭添麻烦,只能暗暗憋气。

屋里沉静片刻。

柳云终于回应,“好,我再去找孙大头,该多少,我一定要回来。”

“这就对了。”张五爷终于露出一丝笑,探手轻轻拍拍柳云肩膀,“想做成事就点有点虎劲,相信五爷,不会坑你。”

柳云勉强笑笑。

张五爷咳嗽一声,张金龙进来。

“把我刚得的那个好东西拿来。”张五爷吩咐。

张金龙愣愣,张五爷喝声快去。

张金龙出了屋,很快拿着个精美木盒回来放到桌上。

“柳云,我知道你有腰寒的毛病,现在怎么样?”张五爷陡然变成一个慈爱长辈。

柳云摇摇头,老样子。

“腰寒就容易做事心虚。这是瓶上好虎骨酒,你拿回去,好好调理一下,再见到孙大头就有胆气了。”

张五爷边说边把木盒打开,里边露出一个古色古色的玻璃瓶,瓶中酒色泽金黄,轻轻一晃,里边有几根骨头浮在瓶中。

“五爷,这可是药酒中珍品,您得来不易,自己都不舍得用,怎么能随便给外人。”张金龙看张五爷要把酒瓶递给柳云,急道。

“说什么呢。”张五爷脸一沉,“我和柳云父亲是老朋友,柳云就像我女儿,只要对她有用,再好东西我也舍得给,别说一瓶酒。”

“五爷,可这酒太珍贵了。”

张金龙不仅没退让,反而更急,还想把酒抢回去。

“闪开,反了你了。”张五爷勃然大怒,重重拍桌站起。

“柳云,把酒拿上。回去好好调理,这次一定要把事办妥,别再让我失望。”

张五爷狠狠瞪眼男子,又把酒递向柳云。

柳云面露尴尬,连连摆手,“五爷,我知道虎骨酒很珍贵,我不能要。”

“你不收下这酒,就是看不起我,以后都不要来了。”

张五爷此话一出,柳云已被逼到死胡同,不接也得接。

柳云迟疑片刻,“五爷,既然这样,我谢谢您好意,酒我收,但不能白收,您说个价,我买。”

“这样的珍品,怎么也得几十万。”

张五爷还没回话,张金龙又嘟囔一声。

几十万?一直在边上听着的苏强一皱眉,不行,这可不是小数目,自己逃亡成功柳云出了大力,现在自己又是她保镖,看张五爷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千万不能让柳云再吃亏。

可怎么管?苏强死盯着虎骨酒,突然感觉从胸口纹身处涌起股热流直达双眼。眼中虎骨酒似乎出现了变化。

此刻张五爷已责骂张金龙多嘴多舌,让他出去。

“就是几十万吗。我又没说错。”张金龙嘟囔着,悻悻出了屋。

“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你。”张五爷对着屋门又骂一句,摇摇头,“我平时对他太放纵,丢脸了。”

“五爷,您别这么说,他也是为您着想。”柳云立刻接上话,“我今天就带了三十万,卡我不拿了,就当酒钱,如果不够您多担待,您看行吗?”

张五爷想想,“柳云,本来这酒我是想送你,这酒虽来之不易,但我根本不在乎这几个钱,不过。”

张五爷一脸为难。

“五爷,您别说了,我心里都明白。就这么定了。”

柳云正打算把酒接过。

有人说话,“柳总,这酒不能买。”

两人都一愣,顺声看去。

一直沉默的苏强已到两人近前。

《老子是只虎》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