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在线阅读完整版《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小说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在线阅读完整版《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小说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

时间: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作者:长相思来源:WXB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是作者长相思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林攸宁莫皓谌的故事,《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你看够了么?”林攸宁一瞬间回神,俏脸微微泛红,颇有些羞涩的摸了摸鼻子。“看够了,看够了。”她怎么能这么丢人!居然盯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久!将视线收回,林攸宁低垂着眉眼,玉手搅在一起。...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代孕合同

她竟然说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很好,还是有女人头一次对他这么说,真是好大的胆子!

黑眸微暗,虽然他觉得没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他要确定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怀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轻易地放她离开。

似是知道了他心中的所想,清亮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似要望进他的眼底深处,但奈何那双眸子太过黑冷,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只能冷冷地开口,“我危险期刚过。”

也就是说,最佳怀孕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段时间她能够怀孕的几率很小,所以根本就不用想她会怀了他的孩子。

毕竟是活了二十几年的人,莫皓谌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额头贴上她微凉的额头,轻轻地开口,“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除了这个月,下个月也可以……

只要她在这里,他肯定能够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

灼热的呼吸弄得她脸上痒痒的,她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嫌弃地擦了擦被他碰过的地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过一样,充满嫌恶。

“莫先生,你不觉得讽刺吗?”

讽刺什么?

俊眉微锁,黑眸里染上了一层薄怒,她竟然敢对他露出这种表情?!

还从没有人敢这么看他,是不是他太纵容她了,所以她才敢这么嚣张?

将合同重新拿回手里,“代孕合同”四个黑体粗字立即显现在两人面前, 在此时,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讽刺。

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嘲讽,红唇轻启,她一字一顿地道:“生孩子本来该是幸福的事情,但是你这样做,和动物有什么区别?”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既然谁都可以为莫先生生孩子,那么还是劳烦莫先生另找他人,我不适合。”

她竟然敢说他是动物?

黑眸里有风暴渐聚,他一脸危险地看着她,声音喑哑,“那你想不想知道动物的做法?”

看着他充满欲色的俊颜,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立即将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来回转着,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你看合同的内容了吗?”

见她如此,他也不再捉弄她,坐在床边,两条修长的腿叠在一起,幽幽地开口。

即使是谁都可以,但他还是想尽量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最起码的是不讨厌的女人为自己生孩子。

所以,目前来看,眼前的女人是最佳人选。

“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区别?”下巴微扬,她此时像极了一只高傲的黑天鹅,声音清脆而坚定,“反正我是不会签的!”

“只要你可以给我生一个孩子,我可以给你5000万的费用。”

他已经完全沉下了脸,一脸不耐地看着她,他已经和她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只想要速战速决,不想要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

“呵!”

她轻嗤一声,阴阳怪气地开口,“还真是好多的钱呢,够我衣食无忧,潇洒好几辈子了。”

他皱眉看着她,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脸上的玩世不恭褪去,恢复了那派淡漠而疏离的模样,好像他们两个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无论怎样,我是不会同意给你生孩子的!”

“那你想要什么条件?”以为她是不满足自己开的费用,他再次问出口。

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只要她肯给他生一个孩子。

看着她漠然的脸,古井无波的黑眸里染上了点点的不耐,他原本以为在酒吧里工作的女人应该会很好的打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地难缠。

“莫先生就这么听不懂人话吗?”

她冷嗤一声,扬唇嘲讽地看着他,拿着合同的纤手缓缓地抬起,另一只手放在合同的另一边。

“嘶啦嘶啦……”

整齐的合同书瞬间被她撕成了碎片,在室内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

“你……”

他气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冰冷的声音满含危险,“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竟然敢把合同撕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难道她真的以为他是没有脾气的人吗?

“我知道!”

手腕上传来的痛意使得她愈发的清醒,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地清醒过,冷笑着说:“我相信有很多人乐意为莫大少爷生孩子,所以莫大少爷让我离开,好不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语气里并没有半分乞求的意味,仿佛也不在乎他会不会真的放她走。

从白天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不是自己能够招惹上的人,所以,还是尽量保持距离得好。

她不确定他会不会放自己离开,只是想赌一把,赢了,她离开,输了,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只是永远困在了这个金丝笼里而已。

看着外面的天色,眼帘微垂,都已经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母亲睡没睡,不会还在等着自己去看她吧?

“你不愿意?”

黑眸趋近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有风暴渐聚,似乎稍有不慎,便会被吸入其中似的。

害怕自己会被诱惑,她撇开脸,不去看他惑人的黑眸,不卑不亢地道:“不愿意!”

“好好好…”

连说了几声好之后,他猛地松开了握着她的手,大步地离开了房间。

由于惯力,她一下子摔回了床上,看着手腕处红红的指印,嘴唇动了动,又恢复了一脸漠然的神色。

她努力告诫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母亲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她得赶紧回去看母亲。

心里的委屈汹涌地奔来,眼角的泪水忍不住地滑落,她不是一个浪荡的女孩,莫名其妙地丢失了第一次还可以全然当做不在意。

更何况,还是像刚刚的那种侮辱,让她给他生孩子,和卖身为妓有什么区别?

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她安慰自己权当是被狗咬了,以后防着点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随后一派正经地离开了别墅,像全然没有哭过的样子。

“先生,小姐走了。”

李管家站在男人的身后,不卑不亢地说。

黑眸微沉,看着屏幕内昂首挺胸离开的女人,眸底有着淡淡的不屑,现在的陪酒女都这么清高吗?

还是只她一个?

第十章 白衣恶魔

W市人民医院。

“吱…”

看着床上的人浑浊的目光,林攸宁轻叹了一口气,心疼地说:“妈,你怎么还没休息?”

眨了眨眼睛,看清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儿回来了之后,林母艰难地问,“你怎么才回来?”

以前她每天都会来一趟,昨天怎么没有来?而且今天也过来的这么晚。

“我昨天去和朋友玩了,喝了一点小酒,然后不小心在朋友家里睡着了。”见母亲一直盯着自己,她只能干巴巴地解释道。

原谅她实在是不怎么会说谎,只能这样说,好在林母并没有怀疑。

“以后少喝点酒。”只是说这一句话,好像就已经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林母带着氧气罩,轻喘着粗气,胸膛上的起伏异常明显。

秀眉微锁,难道是病情又加重了吗?

她边帮母亲顺着气,边说:“妈,你觉得怎么样了?”

“妈没事,就是有点困了……”

话音未落,林母就已经睡着了。

那一瞬,她竟然有一种母亲将要离开自己的恐惧感,眼里的泪差点没一瞬间涌出来。

看着母亲安详的睡眼,她心里不禁越发地难受起来,如今工作丢了,母亲的身子也愈来愈不好,该怎么办呐?

一定会有办法的!

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所以,妈妈,你一定要等我,等我赚够钱,给你做手术!

替母亲理了理被子后,她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吓!”

刚转身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耐烦的医生,她差点没吓昏过去,忍不住惊呼出声。

“医生,我妈……”

还不待她说完,医生的话就犹如倒豆子似的,倾盆地向她倒了出来。

“医药费该交了不?住院费该交了不?你到底打算拖多久啊?!”

“那个……医生……能不能……”两只手局促地交搓在一起,她祈求道:“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

现在她是真的没有钱,交不起这么昂贵的费用。

“你说说,宽限你多少天了?钱呢?钱拿来了吗?”医生冷笑着看着她,说:“我看你呀,还是买个棺材省钱,医药费、手术费什么的,就都不用愁了。”

“啪!”

她的手都在颤抖着,不知道是疼得,还是被气得,清亮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医生,像是被逼急了的野兽,愤怒道:“你再说一遍!”

她可以忍受别人对她的侮辱,但她绝不能忍受别人说母亲,母亲是她最大的逆鳞,为此,她可以什么都不顾。

“你竟然敢……”医生抬眸看她,却在看到她嚇人的眸子时,失了音,只能色厉内荏地说:“我告诉你,林攸宁,这个周末你如果再交不上钱,就带着你妈给我滚出医院!”

说完,医生就大踏着步走了,只是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的模样。

几乎是在他离开的瞬间,她的身子就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愣愣地看着自己发红的右手,空洞的眼睛逐渐变得凶狠,什么白衣天使?

白衣恶魔还差不多!

刚刚那个医生不走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耳边的话一遍遍地回荡着,现在,她身上没有一毛钱,工作也丢了,今天都已经是周三了,她上哪去筹这么多钱?!

心脏像是被一团阴云笼罩,难受地她喘不过气来。

难道真的要带着妈妈离开吗?

不!

眸色逐渐变得坚定,那么多年的难关都挺过去了,这次肯定也一样,她一定要让妈妈做上手术,让妈妈好起来!

脸上的恐惧逐渐褪去,秀眉微蹙,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去哪里赚钱?

据她所知,来钱最快的也就只有那一个地方了,可是……

上次,她打了客人,经理肯定不会放过她,也不知道,如果她过去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管了,清亮的眸子逐渐变得坚定,只要能帮妈妈集齐手术费,她什么都无所谓!

Grace酒吧内,一如既往地热火朝天,年轻人在舞池中尽力地释放着自己的热情,纸醉金迷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

一切和她离开时没有什么两样。

站在酒吧内,看着眼前的一切,林攸宁忽然有片刻的恍惚,觉得一切都还是以前的模样,仿佛她这几天经历的都是一场梦。

可是,一道尖厉的声音突然出现,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你还敢回来?!”

看着不远处穿着西装,踩着细高跟的经理,清亮的眸子闪了闪,她喊道:“经理。”

细高跟鞋在她的面前站定,经理的脸色说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难堪。

毕竟林攸宁的姿色在这里是数一数二的,她还要靠着她来赚钱,当时因为打了客人而抓她,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还不待林攸宁说她这次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就过来打断了她的话,阴阳怪气地道:“这不是我们清高的宁宁吗?怎么回来了呀?难道是发现外面的男人还是不如王先生的活儿好?”

说完,女人还顺带着娇笑了几声,听在她的耳中甚是讽刺。

贝齿紧咬着下唇,虽然她很想上去将那个女人的嘴巴给缝起来,但是她不能。

她已经站在了这里,不能再后退一步,妈妈还等着她筹钱做手术呢,所以她必须要收敛一下自己的性子了。

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像是没听到那个女人的挖苦似的,她小声地说:“经理,我还想再这里继续工作,你看可以吗?”

纤手在身侧紧握成拳,明明这里的空气很凉爽,但是她手心里的汗却是一阵接一阵,不停地冒出来。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经理不紧不慢地开口,“你可是有黑历史的人,在我这里打了客人,你觉得谁还会要你?”

顿了顿,经理又继续意味深长地说:“更何况,你能够为我带来什么利益?”

看着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知道她想得是什么,咬了咬下唇,她艰难地开口,“我可以答应你做任何的事情!”

说完话后,她感觉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闭了闭眼睛,待眼里沉痛的神色褪去后,她才重新睁开了眼睛,变回了一如既往清亮的颜色。

她知道,如果想多赚钱,肯定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毕竟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还是这么多的钱。

第十一章 重回酒吧

经理上下扫了她一眼,虽然惊异于她现在怎么变化这么快,但是只要能给酒吧盈利,其他的她什么都不管。

“好,那么你就先跟着茜茜去换一件衣服。”

看着不远处穿着暴露,胸前露了大片雪白的茜茜,她心里隐隐地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眸底掠过一道复杂的光,只是,现在由不得她了。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跟着茜茜朝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你也是幸运,酒吧里正好来了两位商界的大能,如果照顾好了,可以得不少的小费,”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茜茜缓缓地说:“说不准还能被包养。”

“……”

见她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茜茜瞪了她一眼,说:“怎么?被包养不好吗?有吃有喝,又能玩!”

见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茜茜恨铁不成钢地说:“你那天就不应该打那个顾客,从了他多好啊,这样以后也可以多一条活路,为自己多攒点钱。”

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茜茜对她说的话也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就没有听进心里去。

按她的想法来说,那就是茜茜的价值观已经扭曲,虽然她知道她说的也是为她好,但那不是她想要过得生活。

她无法理解茜茜十一二岁被拐来这里,被迫陪酒的生活,同样,茜茜也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在这个污浊的地方,还硬要装出一副高洁的样子。

她们两人互相讨厌,却也最互相帮助,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被其他的姐妹们欺负,都是茜茜帮自己解得围,这些,她一直都记得。

“呐!”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布,吓了她一跳。

茜茜用一根手指挑着一块酒红色的“破布”递给她,说:“穿上它!”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东西,这像破布一样的东西该怎么穿?

不,说破布都是好的了,它简直是比破布还要不堪。

难道就让她穿着这个,出去见客人?

知道她在想什么,茜茜扬唇轻笑,红唇中吐出让她绝望的话,“别看了,赶紧穿上衣服去陪客人,晚了你可担待不起!”

说完,她就斜倚在衣柜上,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手足无措的林攸宁。

手中的东西宛如一块酒红色的破布,上部是镂空式的,只有胸部被两片白色的薄纱轻轻遮掩住,下部是不规则的倒三角形状,她拿着衣服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穿上这个,和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难道她真的要在这里如此丢掉自己的尊严吗?

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眉头紧锁,皱成了一个难解的解,有血珠顺着牙齿溢了出来,而她像是没有感到痛似的,仍是紧紧地咬着下唇。

医生说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脑海中回荡,你就带着你妈给我滚出医院!

滚出医院!

不!

她不能!

她还要救妈妈,眼里的泪被她使劲地眨了回去,眸色逐渐变得坚定,她缓缓地换上了衣服。

待换完了衣服后,才发觉了靠着衣柜,一脸复杂地望着自己的茜茜,脸颊瞬间爆红,惊讶的话语脱口而出,“你一直在这?”

收回脸上的神色,茜茜无奈地摊了摊手,无辜地道:“是你自己想事情想得太过入迷,”美眸上下扫了她一眼,“再说了,就你这几两肉的身材,也没有什么看头。”

“……”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虽然不说是很好吧,但也是该凸的凸,该翘得翘,不算没有几两肉吧。

看了看茜茜胸前呼之欲出的雪白,喉咙滚了滚,好吧,她承认,和她相比,自己确实是没有几两肉。

见她盯着自己,茜茜更是挺了挺身子,胸前的两团肉像是两个水球似的跳了跳,看得她一阵心惊肉跳。

“做好准备了吗?现在心情怎么样了?”

她点了点头,看着她眸底深处的担忧,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感动,原来她刚刚那么说,只是为了帮自己缓解压力啊。

她一只手不停地拽着衣服下摆,一只手挡在胸前,衣服真的是太短了,她稍微动一下,内衣就都露出来了。

将她的手拿下来,茜茜一脸认真地盯着她,说:“不要紧张,你越遮,露的也会越多,更容易吸引别人的视线。你只需要觉得,自己是在海边度假,需要穿着比基尼到处玩而已。”

“……”

原来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这可是我的独家秘诀,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呢!”说完,茜茜还调皮地向她眨了眨眼睛。

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她一直紧绷着的脸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嘴角缓缓地扬起了一抹笑。

“经理让我把这个拿给你,说是345号房间的客人带来的,”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茜茜把怀中的红酒递给她,说:“拿好了!这可是罗曼尼·康帝红酒,打碎了,十个你也赔不起!”

罗曼尼·康帝红酒出自著名的罗曼尼红酒山庄,每十年他们都会推出这个产品的一个帝王系列,全世界的人都会疯狂的争抢,只是最后会落入谁的手中,谁也不知道。

人们知道的只有,最有财富的人才可能拥有它!

听茜茜这么说,她一瞬间觉得自己怀里的红酒似有千斤重,身体僵硬着,迈不出步子。

看着她这幅模样,茜茜不禁笑得花枝乱颤,“宁宁,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没有。”

她干巴巴地回答完,就快步地朝345号房间走去,生怕再被她看出什么异样。

“345”

三个鎏金滚烫的数字,以前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此时却仿佛是烫在了她的心上一样,灼烧得她难受。

林攸宁站在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继而又缩了回来,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是该进,还是该赶紧离开。

她不确定前方,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不是虎穴,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后,此时已经是万丈悬崖,容不得她再后退一步。

拽了拽衣服的下摆,她知道这么做只是无济于事,但她还是忍不住地去做,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觉得安全一点。

放在门把上的手背上有青筋微微地凸起,秀眉紧锁,眼前忽然晃过母亲闭眼的画面,她深吸了几口气,稳定了心神后,打开了门。

《霸道总裁的,宠妻日常》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