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漪北离墨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云漪北离墨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

时间: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作者:墨墨唧唧来源:WXB

云漪北离墨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是作者墨墨唧唧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云漪北离墨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最新章节: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意外与他相识。他的出现,似巧合,似意外。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北家的女人,也是我孩子的母亲。”时隔多年,她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那个人竟是他。...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收尸?

 

Vip病房中,冷夜爵正将云婉婉压在被褥之中,他满含深情的亲吻她苍白的小脸,呵护道:“乖,不要哭了……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云婉婉可怜兮兮的拽住冷夜爵的西装外套,哽咽着流泪道:“姐夫。我们分手吧!你以后别再找我了,虽然我舍不得这三年的感情,可我怕姐姐再生气会迁怒于我。”

“她敢!!你放心,姐夫一定会为你做主。姐夫会帮你,把那本属于你的一切全都抢回来!”冷夜爵承诺,眼底漆黑一片。

两人难分难舍的纠缠在一起。

突然,砰的一声!

云漪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她一身病号服,却倔强的挺直了肩背,凝聚了全身所有的力量。

“冷夜爵,孩子呢?”眼前浓情的一幕,太刺眼。

云漪死死的咬住唇,才控制住自己失控的情绪。

冷夜爵黑着脸松开云婉婉,一股怒火突然蹿升,“孩子?拜你所赐,婉婉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我说的不是你的孩子,是我的!冷夜爵,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云漪一字一句,眸光猩红。

“姐,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的眼里就只有你自己吗?流产的人是我,被你害成这样的人是我!你连句道歉的话都不会说吗?”云婉婉控诉道,一张消瘦的小脸梨花带雨。

云漪攥紧拳心,“需要我把话说明白吗?婉婉你问问你自己,昨天晚上你从楼上跌下来,究竟是你自己故意的,还是我推了你?”

“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是我和姐夫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孩子?!”

云漪冷冷的笑,对她这个最疼爱的妹妹失望透顶。

“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好说的。我把当年去斯坦福留学的机会让给你,却没想到你连做人都没学会。”

云婉婉憋的小脸通红,虚弱的指着云漪控诉,“你滚。你什么说机会是你给的,你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云家给你的!都是我给你的!你只不过是爷爷在路边捡回来的野孩子,你凭什么跟我争?!”

云漪抿唇,脸上的表情垮下来。

冷冷的笑了。

是啊。如果不是爷爷当年把她从火海中救出,她早就被烧了灰。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没有亲戚朋友,即便是死了都不会有人能记住她。

可这几年,她自问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云家的事,她独自一人撑起这个家,将云氏从濒临破产,做到如今全市前五位。

她从未忘记过云家的恩情。

不想再跟云婉婉多说一句,云漪转身就要走,却不想才刚出门就被冷夜爵扣住手腕拖到了楼梯间。

他盛怒,阴沉着脸将云漪甩到墙上。

声控灯开了,云漪看到他眼底的阴霾,她扭动身子,虚弱的反抗,冷声想要挣脱。

“你放开我!”

“你是我老婆,我为什么要放开你?”

“孩子如果有任何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冷夜爵扣紧她的下巴逼问,“你眼里就只有那个小野种?!云漪,你是不是早就跟那个野男人又勾搭上了,还是这么多年都没断过?!怪不得不让我碰,云漪你这个贱女人!”

“是又怎么样?你不是也一样背着我一直和婉婉交往?!冷夜爵,结婚三年,你骗了我三年!”

“彼此彼此。你以为你是圣女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推婉婉下楼的。她死了你就可以顺利成为云家掌权人,就跟你当年害死云老爷子一样!!”

云漪只觉得一头冷水被泼的全身冰冷,她怔怔的抬头仰望他,“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当初云家危机解除,老爷子却在那时莫名其妙坠楼!外界传闻你就是害死老爷子的凶手!老爷子不死,你怎么有机会接手云氏?”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吗?”云漪失望极了,心里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揉捏住,闷得发疼。

这几年她执掌云氏,带着当初风雨飘摇的云氏集团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她自认对得起爷爷的栽培。

她确实听过很多风言风语,可谁怀疑她她都不会在意,唯独他不行。

当初爷爷突然离世,确实疑点重重。

她因为排除众意坐上云氏集团总裁的位置,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

传闻她未婚生子,为夺遗产亲手杀死收养她的云家老爷子,心狠手辣步步为营,所有人避她如蛇蝎。

可她究竟费了多少心血才走到这一步,他是最清楚的。

冷夜爵冷声笑,“难道不是吗?”

云漪无力到虚脱,苦涩的闭上眼睛。

“没话说就是默认了……”冷夜爵嘴角勾起讥诮的笑意,“云漪,你给我戴了一顶好大的绿帽子啊。你敢背着我搞男人!”

云漪不想再跟他说话了,推开他就要走。

到底是谁给谁戴绿帽子。

这么多年,她一身狼藉,从未否认过自己不堪的过去。

可她如今是他的妻子,更为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

“我要离婚。”冷夜爵一字一句紧紧锁着她。

云漪心里痛的厉害,全身都在颤抖,他们之间,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吗?

“为什么?凭什么你想离婚就离婚?你想离,我偏不要!”

“云漪你敢!你不但要离婚,还要给我滚出云氏集团,滚出云家,把原本属于婉婉的一切全都还给她!”

“如果我不呢?!”

云漪不想再跟他待在一个空间里,无数的情绪积攒在心头,难受的她呼吸都是困难的。

 

“那你就等着给那小野种收尸吧!”

 

第六章 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云漪转身就跑。

“你站住!”冷夜爵气势汹汹,想叫住她。

云漪头也没回,跑的无比吃力。她刚刚抽了血,体力不支。整个人都是虚浮的。

“贱女人,你给我站住!”冷夜爵迈开长腿。

皮鞋砸在地板上面的响声犹如死亡宣告。

云漪咬着牙,两条腿机械性的交替着,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抬不起来.

“别过来……”云漪在心中祈祷着,要是她被冷夜爵抓到软禁起来……

不行!北辰希还在等着她!

脚步声越来越近……

“想跑!没那么容易!”

冷夜爵伸出手,掌风已经划过云漪的耳际。

不要!

“姐夫,你别走,别留我一个人,我好怕!”

身后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

是云婉婉。

冷夜爵果然止住了脚步。

“婉婉别怕,我不走。”

云漪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悲伤,冷夜爵果然已经不爱自己了吗?

对待云婉婉的时候,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然而面对自己,却像是杀父仇人一样,恨得咬牙切齿,“我不能任由那个贱女人回去救那个野种!”

云漪咬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拽住了门把。

砰——

病房门被重重地摔上,声音震天,地动山摇。

“贱女人,你还敢跑!”冷夜爵抬腿追了上去。

“姐夫,别走!”

咚的一声,云婉婉连人带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该死!

冷夜爵眼睁睁的看着云漪走远,目光之中满满都是阴鸷。

却不得不站住脚步,转身安慰。

云漪憋着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头晕眼花的不像话。

然而她却一点都没有松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北辰希!

她的孩子还在等着她。

可是茫茫人海,她该上哪去寻找北辰希?

心猛然一痛。

北辰希出事了!

可是,北辰希究竟在哪?

云漪脑子里面灵光一闪。

云家。

北辰希可能在云家!

时间紧迫,冷夜爵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

云漪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顾不得自己身体的虚弱,在医院门口招了个车就往云家赶。

正如云漪所料,此刻,北辰希半悬在二楼的窗台之上,小小的身躯卡在栏杆处,差一点就要滚下楼去。

北辰希眼尖地看到了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妈咪!妈咪救我!”

云漪的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踉踉跄跄的就往楼上跑。

“辰希,你等我,妈妈来了!”

云漪跑得太急,没留神脚下,以至于在楼梯上面重重地摔了一跤,膝盖直接撞到了尖尖的瓷砖。

疼得她痉挛。

然而,云漪却顾不得那么多,挣扎着站起来。

任由汩汩的鲜血顺着她的膝盖往下流。

“辰希,别怕,妈妈来了!”云漪用力的推开沉重的门。

“妈妈!”稚嫩的声音因为用力的哭泣,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北辰希抬起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他正卡在窗台的缝隙里,身体不停的往下滑。

云漪冲上前去,心一揪一揪的痛,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爬上这么高的窗台的。

看到她,北辰希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妈妈!辰希好怕!那个好可怕的坏人把我抓起来,他不让我见你,还把我关在这!”

是冷夜爵!

云漪的心不禁一痛,那个以前她赖以生存的支柱,现在竟然变成了如此面目可憎的魔鬼!

“我不会再让他伤害你了!”云漪从护栏缝隙伸出自己的手,“来!抓住!妈妈救你上来。”

“嗯。”北辰希乖乖的点头,小小的手掌乖巧地放进了云漪的掌心。

云漪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去,扣住北辰希的胳肢窝,用力将北辰希往上提。

护栏为了美观,只做了半米,北辰希只要从护栏上面翻过去,就可以安全落地。

北辰希虽然还小,但是也足有几十斤。一个人的力气都挂在云漪的身上,云漪难免有些吃不消。

为母则刚。

云漪紧咬着牙,举着北辰希,双臂剧烈的颤抖着。

额头渗出冷汗。

北辰希更是怕得要命,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呜呜呜……妈妈救我!”

这撕心裂肺的哭声,就像是利爪一样,抓挠着云漪的心脏。

她痛的窒息。

不得不腾出空来,说话安慰北辰希,“辰希,别哭,妈妈在呢,妈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北辰希这才稍微止住了哭声,抽噎着点头,一双眼睛就像是桃子一样红肿着。

眼看着北辰希的身躯已经越过了护栏,云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语气轻柔的安慰着北辰希,“快了……马上就安全了。”

她随着北辰希的动作缓缓的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蹲的太久,突然眼前一黑,四肢瞬间无力。

手指松开。

手上托着的孩子就像是一颗圆滚滚的球一样急速下滑。

“啊!”北辰希吓得失了神智,大张着嘴,身体后倾。

“辰希!”云漪瞬间反应过来,顾不得尖利的护栏,猛扑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云漪一把抓住了北辰希稚嫩的小手。

尖利的护栏撞在她的腹部,云漪痛得痉挛,脸色发白。

北辰希这才反应了过来,吓得哇哇大哭,“妈妈!我好怕!”

云漪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虚弱的身体简直残破不堪。

柔声安慰北辰希,“没事的,妈妈一定会救你起来。”

胳膊已经酸的不行,云漪咬紧牙,“辰希,你是最勇敢的,对不对?可能会有一点疼,你能够承受的对不对?”

北辰希愣愣地点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交织,身体反而麻木。

云漪用力地拉着北辰希往上拽,北辰希的小手被她捏得通红。

毕竟是个几岁大的小孩子,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折磨。

北辰希忍不住又嚎啕大哭,“妈妈!痛……”

云漪现在身体已经麻木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辰希,乖!忍一忍好不好?妈妈,这就救你上来。”

北辰希也算是乖巧懂事,抽噎着点头。

云漪重新将手扣住了北辰希的胳肢窝,不至于把他弄得那么疼。这回倒是顺手了很多。

正准备将北辰希往上提,没成想北辰希的视线下移,看到自己竟然悬在空中,双脚吓得哆嗦,身体不自觉的一晃。

云漪双手无力,根本就抓不住他。

北辰希小小的身躯竟然脱手而出!

 

第七章 差一点失去他

 

“辰希!”

云漪赶紧伸手补救,却没成想扑了个空。

只碰到了北辰希的头发,小小的人儿,从她的指尖滑落。

泪水充盈了云漪的眼睛,哭喊撕心裂肺,“北辰希!”

她思念了五年,今天才见面的儿子,就要这样和她天人永隔了吗?

云漪不甘心!

可是……

那种无力感几乎吞噬了她,云漪,你就是个废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守护不了!

“云漪,没想到你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

男人像是野兽咆哮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是……

北离墨!

云漪呆在原地,北离墨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下移,竟然看到男人的大掌稳稳的攥住了北辰希的衣领。

北辰希脸色苍白,明亮的双眼也吓得失去了神采,疲惫地抬眼看了北离墨一眼,气若游丝的叫了一声爸爸。

北离墨咬牙,对着身后道,“程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身后站着的西装革履戴个眼镜助理一样的男人,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上来帮着北离墨把北辰希给救了起来。

北辰希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加之惊吓过度,躺在在北离墨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辰希,你怎么了?”云漪也是更加苍白,伸手就要掐北辰希的人中。

“你别碰他!” 北离墨怒斥,一个旋身避过她。

云漪呆在原地,手指可笑地伸着。

北离墨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立刻转身,将手中的孩子递给程正,“赶紧带小少爷去医院,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唯你是问。”

程正就像是接到了圣旨,动作急如闪电。

云漪也不顾自己满身是伤,疼痛难忍,拔腿就要追上去。

“站住!你要去哪儿?”北离墨眼神愤恨,火星四溅。

云漪体力不支,摔倒在地,身体却还是朝着门的方向,“辰希,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也配?”北离墨冷哼一声。

眼神锐利得恨不得把云漪千刀万剐。

云漪绝望的垂下眼睑,“对啊,我不是个好妈妈,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妈妈!你怎么敢说这个词?试问,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把自己的儿子推向死地?”

北离墨气得发抖,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冷血,竟然为了讨好她所谓的老公,竟然不惜杀掉自己的亲生孩子,来掩盖当年的耻辱!

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北辰希就已经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云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我没有……我没有推辰希!”

虎毒还不食子呢,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没有?”北离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恶劣到了如此程度,“辰希还那么小,他都还没有阳台高,如果不是你,他自己能爬上去?”

云漪哑然。

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北离墨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就像是淬了毒。

“不说话?呵,终于良心发现了?”

北离墨居高临下,上下打量着云漪,装的这么可怜,还不是一个恶毒至极的女人。

云漪还是不说话,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北离墨攥紧拳头。

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一个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他又指望她能够有良心呢?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生气?

北离墨气急攻心,抬腿准备离开。

云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攥住了他的衣角。

北离墨站住脚步,转头,眸子里面像是含着冰块。

“放开!”

云漪像是没听见一样,手指仍然紧握,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辰希……你们把他带到了哪?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你还嫌害他害得不够?非要确认他在你面前咽气你才甘心?”北离墨嫌恶地甩开她。

云漪被大力的甩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

膝盖上面的伤口像是又裂开了,一股热流再次涌出。

云漪痛的窒息,无力的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虽然和面前的男人没有感情,但是北辰希也是她怀胎十月月辛苦生下的孩子,更何况她还差点为那个孩子失去了性命。怎么可能像北离墨说的那样,杀害自己的亲生孩子呢?

“呵,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我告诉你!你连辰希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还有整个云家都得付出代价!”

云家!?

云漪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猫,扑上去,攥着北离墨的衣角,“你要做什么?你有什么冲我来!你不要针对云家!”

北离墨冷笑一声,“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刚刚对一个小孩子下毒手的时候,怎么没有半点的心虚呢?”

云漪手指攥得越发紧,“我真的没有加害辰希。”

如此解释,落在北离墨的耳中,无力而苍白。

“你以为我会信?”

北离墨单方面给她定了死罪。

云漪知道自己再解释多少都只不过是白费口舌,抿了抿嘴,“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别牵连云家。”

“你这是在命令我?”北离墨愤怒的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力气大的似乎要击碎她。

云漪疼的脸色发白,苍白却绝色的脸上满满都是倔强,“我没有!”

北离墨弯下腰看她,两人四目相对。云漪勃颈间淡淡的香味,直冲北离墨的鼻腔。

身体似乎有了异样的变化,北离墨体内尚未清楚的药性,如此轻易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勾了出来。

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有反应?!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北离墨狠狠地将云漪往地上一摔。

残破不堪的身躯撞击到冰凉坚硬的地板上,云漪闷哼了一声。

疼……浑身的骨头都像快散架似的。

北离墨利落的抬腿离开。

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像猛兽一般咆哮。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