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在线阅读完整版《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小说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在线阅读完整版《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小说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

时间: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作者:墨墨唧唧来源:WXB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是作者墨墨唧唧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云漪北离墨的故事,《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意外与他相识。他的出现,似巧合,似意外。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北家的女人,也是我孩子的母亲。”时隔多年,她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那个人竟是他。...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坚决不妥协

 

嗡嗡嗡……

云漪的手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响起。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云漪有一种浓烈的直觉,这个号码找她一定有急事。

急忙接起来,清冽低沉的男声从听筒之中流泻出来。

“云漪,我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

竟然是北离墨!

这个变态的男人又找她干什么?

冷夜爵直勾勾的盯着云漪,目光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

“我现在有事,走不开。”

咔嚓——

听筒那边传来了类似长条物体折断的声音。

北离墨怒火攻心,敢忤逆他的,云漪还是头一个!

“我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二遍,十分钟之内,如果我没有见到你,代价你承受不起。”

语气蛮横,满是赤裸裸的威胁。

“北离墨?”冷夜爵也是步步紧逼。

前有狼,后有虎。

云漪这回算是腹背受敌。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强行稳住心神,“为什么那么突然要让我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云漪听错了,听筒那边隐隐约约有孩子哭嚎的声音。

母子连心。云漪觉得自己的心脏闷闷的。

难道是……

“北辰希,他……”

和云漪的猜想如出一辙,“北辰希他要见你。”

北离墨举着电话,目光落在不远处正哭嚎大叫毫无形象的北辰希身上。以前的北辰希虽然是被宠溺惯了,但是绝对算不上是骄纵,自从今天遇到了云漪以后,就不知道被那女人下了什么魔咒,死活吵着闹着要见云漪,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辰希?辰希他还好吧,他没事吧?”

北离墨淡淡地又瞥了北辰希一眼,从北辰希气壮山河的哭声判断,他绝对精力充沛。

听筒那边久久没有声音,云漪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他……”

一阵强劲的掌风袭过,云漪握着的手机脱手而出。

“辰希?北辰希?又是那个孽种!”

伴随着冷夜爵愤怒的咆哮,小巧精致的手机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狠狠的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云漪都还没有听清楚北辰希的情况就被冷夜爵这么搅和了,再好的脾气都不由得气急败坏,更何况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吃素的人。

“冷夜爵!你干什么?你疯了!”

冷夜爵冷笑一声,眸光像鹰一样阴鸷,“你既然那么放不下那个野男人和那个孽种,那就赶紧跟我离婚啊!等咱们离了婚,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找他们了!”

冷夜爵说着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狠狠的丢在云漪的脸上。

纸页散开,落在车前盖上,如落雪满头。

“签字!你不是一直对我那么冷淡吗?我给你自由!”

云漪脸色一白,这个男人竟是有备而来。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签字的。”

云漪才不相信冷夜爵会那么好心放他自由,只不过是想让她净身出户,先取得她那一部分的股份,然后,再将磨爪伸向云婉婉!

狼子野心!她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愣着干什么?赶紧签字!”冷夜爵气急败坏,直接拽起云漪的手就将她摁在车前盖上。

云漪拼命的挣扎着,手脚并用,“你放开我!放开!”

然而男女力量悬殊,冷夜爵像巨石一样压在她的身上,手更是像铁钳一样钳制着她。

冷夜爵的脑袋贴着她的耳窝,声音急促充满诱惑,“快签字,签了你就自由了。”

要是以前云漪或许会陷入在这样魅惑的声音之中,情迷意乱难以自拔,但是现在除了恶心,别无其他。

“你做梦去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冷夜爵的眸子一下子结冰,毒蛇吐出了信子。

“你今天签也得签,不行也得签!”

下一秒云漪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阵刺痛。

汩汩的鲜血从她的大拇指指腹流出……

那个恶魔居然趁她不备,掐破了她的手!现在竟然还妄图拿着她的手去按手印。

“冷夜爵!你这个混蛋!”云漪使劲的挣扎着。

冷夜爵紧紧地禁锢着她,毫不放松,阴险而又恶劣的笑了起来,“这是你逼我的。是你一点一点的耗尽了我对你的耐心。是你辜负了我们的爱情!”

“爱情?冷夜爵,你告诉我什么是爱?”云漪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甚至停止了挣扎,“冷夜爵 ,你真的爱过我吗?”

这么多年的互相扶持,这么多年的同甘共苦。云漪以为这是爱。

但是现在冷夜爵对她做出的种种,云漪是彻底心寒了。

“爱你,我恶心还来不及!”

果然,是她天真了。分不清好歹。

身体使不上任何力量,任由冷夜爵像是摆弄娃娃一样摆弄着它。

她认命了。

吱——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突然刹车,扬起一地烟尘。

车门打开,从里面踏出一双锃亮的皮鞋。

同时男人低沉威严的声音震响,“放开她。”

云漪抬头,“北离墨……”

眼睛正好对上北离墨像是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北离墨眼底像是蒙着纱,无法看透。

北离墨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走近,带着威严的气势,像是君临天下的帝王。

“我让你放开她没听见吗?”

冷夜爵豺狼虎豹的气质被北离墨压低一头,说话底气不足,“她是我老婆。”

北离墨的目光落在车前盖上面的离婚协议书上,“你不是要和她离婚?”

冷夜爵如鲠在喉,恼羞成怒道,“我们一天不离婚,她就一天是我老婆!”

“那就赶紧处理,速战速决。”北离墨根本不屑于和冷夜爵这种蛇鼠小辈打交道,语气极其不耐烦。

云漪无语的看着这一切,北离墨是冷夜爵专程请来的助攻吧。

饶是这样,她也绝对不会如那个恶魔的愿。

一口否决,“我绝对不会签字!”

滔天的怒火席卷于心,北离墨的脸臭的可以。

云漪不肯离婚 ,难道是舍不得她那个相爱了五年的丈夫?就算被戴了绿帽子也要坚守住这所谓的婚姻?要知道,她的身上刻着北家的标记,却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简直随心所欲,猖獗至极!

 

第十章 带我离开

“带我离开。北先生,请带我离开。”云漪对着北离墨,目光澄澈,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北离墨心脏被击中。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然而今天,对于这个女人,例外。

“走吧。”

云漪急匆匆的转身,想逃离冷夜爵这个魔头。

“站住。”冷夜爵出声阻拦,朝着云漪的方向追去。

北离墨左移一步,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中间,像是一堵墙。

一堵宽厚安稳的墙,云漪莫名觉得心安。

“让开!”北离墨王者的气势让冷夜爵莫名气短。

北离墨置若罔闻。

冷夜爵绕道,北离墨不动声色地右移一步,将冷夜爵堵的严严实实。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冷夜爵并不想得罪北离墨.

生生忍了一口气,“北总,我和云漪的私事,您就不要插手了。”

“我并不喜欢管陌生人的闲事。”北离墨淡淡开口似乎要袖手旁观。

云漪的心不由得悬到嗓子眼。

可是纵然北离墨要隔岸观火,她也无可奈何。

“但是,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幸好,北离墨并不打算抽身而退。

云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冷夜爵气的不行,纵然他和云漪结婚五年,然而两个人却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三人缄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终于北离墨冷冷开口,“人我带走了。”

说罢,自然而然的牵起了云漪的小手。

女人的手柔软,像是握住了一团云朵。

冷夜爵望着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手掌不由得攥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你们。”

……

车内。

北离墨目视前方,眼神淡漠。手握着方向盘,他的手偏白,手指细长,骨节修长。

车,缓缓的行驶着。两旁的风景像是放电影一般倒退。

“谢谢。”酝酿了半天,云漪终于开口。

“嗯?”

北离墨偏头,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

云漪掌心属于男人身上的余温,似乎因为这一眼重新复燃,烙铁一般灼热。

“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

北离墨仍旧是那副冷淡模样,“我从来不管陌生人的闲事。”

“我知道,我是沾了辰希的光。”

北离墨冷笑,一脸不屑,“辰希有没有妈妈都一样,我是想告诉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云漪瞬间领悟,“你帮我,是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问出的问题,像是石沉大海。

北离墨抿嘴,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许是在沉思。

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会帮这样一个心狠手辣水性杨花的女人。

北宅。

北辰希使着小性子,大哭不已。

“我妈妈呢?我妈妈为什么还不来?快给我妈妈打电话!”

程正也不知道平时温顺的小少爷为何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无理取闹。

只不过才见了云漪一面,就认定了她,哭着吵着要要妈妈。

甚至,脾气也见长。

北辰希一边哭,一边用床上的玩具泄气。

床上的小东西被他丢得满房间都是。

程正侧身,十分灵活的躲过一个迎面砸来的模型火车。

嘭——

玩具火车重重地砸在地上,结束了寿命。

程正虎口脱险,心里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下一秒,一个小猪佩奇冲着他迎面而来……

佩奇来势太猛,程正躲无可躲。

罢了,一个吹风机而已。砸一下应该不会太疼。

忽然一双手凭空出现,抓住了社会猪。

同时,北离墨怒不可遏的嗓音响起,“北辰希!你在干什么?”

程正松了一大口气,“北总,你终于回来了。”

北离墨目不斜视,冷眼看着北辰希。

也不知道北辰希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最近他是越来越膨胀了,丝毫都因为没有北离墨的怒斥感到半点的胆怯。

反而是眼睛一亮。

“妈妈!”

北辰希一个翻身跃起,咚的一声跳下床,两条小短腿疯狂的动作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瞬间跑到云漪的面前。

并且,一个跳跃,双脚自然的夹住了云漪的腿弯,与此同时,双手环住云漪。动作一气呵成。

云漪再反应过来,北辰希就已经像是橡皮糖一样挂在她身上,怎么都甩不掉了。

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一个劲地在云漪的怀中蹭着。

“妈妈!辰希想死你了!妈妈,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声音小小的,委屈极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云漪就像是被击中了心脏。

柔情化作了一滩水,轻声安慰道,“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妈妈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回家?”北辰希埋在云漪的胸口,闷声闷气的回答。

云漪有些为难的看了北离墨一眼,“因为这里不是妈妈的家,妈妈有自己的生活。”

北辰希顿时就不乐意了,“这里是爸爸的家,你是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因为……”云漪算是被问住了。

“因为什么?”北辰希松开了她一些,一双玻璃球一样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云漪咬唇,狭隘的脑容量实在给不了她一个合适的答案。

甚至连搪塞的借口都想不出来。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北辰希催促着。

云漪张了张嘴,额头上面虚汗直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着急了,后背隐隐冒汗。抱着北辰希的手臂,竟然微微颤抖。

麻木的身体一下有了知觉。

她好晕……

“妈妈!你快回答我!”北辰希还在急切的催促着。

“辰希,快到云漪的身上下来!”北离墨像是救世主一样,冷冷开口。

北辰希不情不愿,“我不要!谁也不能把我和妈妈分开。”

北离墨对于北辰希最近的表现十分不满意,“辰希,我最后说一遍……”

话未尽,北辰希就从云漪的身上跳了下来,眼神依恋,依依不舍。

身上的重担卸下,云漪顿时松了一口气。

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在下坠,低头——

北离墨的小手委屈的扯着她的衣摆,“妈妈,抱。”

漂亮的眸子里满是乞求。

云漪微微一动,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她真的是心有力而余不足。

北辰希仍然不依不饶。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好不容易完成了人生的缺失,才不愿意轻易放过云漪。

“妈妈~”撒娇的声音像是蜂蜜,甜到发齁。

云漪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手。

 

第十一章 包扎

 

北离墨冷眼看着云漪一身狼狈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头发凌乱。光洁的双腿上面满是淤青,膝盖更是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男人的眉头不由得皱起,一把拦下云漪的手。

对着身后道,“程正,把辰希带去休息。”

程正像是得到了懿旨,马上照办,丝毫不敢怠慢。

北辰希眼看自己就快得逞,妈妈温暖的怀抱还等着他,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小家伙急得不行,冷冷的瞪着程正,“你别碰我,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北离墨算是间接解除了云漪的危机,云漪感激不已。然而同时却已经疑惑起北离墨的动机。

这个男人究竟要干什么?

这么大费周章的接自己来,难道不是为了哄北辰希?还是说这一面竟是他们母子的诀别?

北离墨不会想要杀害她吧?

云漪不由得想到了宫斗剧里面为了孩子的血统纯正,不惜杀害孩子生母的龌龊勾当。

脊背一寒。

“妈妈!妈妈救我!”

云漪被北辰希的大喊大闹喊回现实。

再转头看时,北辰希已经被程正扛到了肩上。肥嘟嘟的小手使劲的捶打着程正宽阔的脊背。

云漪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什么就被北离墨截断了话头,“如果你想抱着孩子摔倒,那就尽管为他求情。”

云漪惊讶的睁大眼,看向北离墨,“你怎么会知道?”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观察的如此细致入微。

“我不瞎。”北离墨冷哼了一声。

云漪默默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北离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下移。

云漪被他看得有些心虚,眼球乱转,不自觉的也看向那个方向。

两人的目光交集,同时落在云漪血肉模糊的膝盖上面。

云漪有些惊慌,下意识的就想将那个丑陋狰狞的伤口遮起来。

她今天穿的裙子太短,堪堪遮到膝盖上。

“怎么弄的?”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云漪却没有听出一丁点的温柔。果然北离墨这个人,说出来的话都是夹着冰块的。

云漪避重就轻,却也是实话实说,“没什么,就是摔了一下。”

北离墨脑海中冒出冷夜爵凶神恶煞的脸,手掌不自觉的握紧,青筋暴起,“是他打的?”

“啊?”这下连云漪都蒙了。

北离墨体内像是燃起了一团火,浑身的血液沸腾着。

他许久没有这样生气了,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是为了一个表里不一蛇蝎心肠的女人。

和北离墨呆在一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云漪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你说的他是冷夜爵?”

北离墨不置可否。

云漪连连摆手,虽然她对冷夜爵恨之入骨,但是她从来不是一个信口污蔑别人的小人。

然而这句正直的话落在北离墨的耳朵里面,却像是包庇。

“他是有什么好值得你念念不忘?”北离墨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竟然说出这么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话。

云漪咬牙。

冷夜爵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只不过是伪善的面具贴得太过逼真,以至于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任何察觉。

北离墨看着沉默不语的云漪,心中更加窝火。

他听过一句话叫爱在心口难开,所以,对爱过的人,不仅是爱,连恨都没有办法言说吗?

男人的脸色更加铁青,隐忍着愤怒,“徐妈,带她去包扎。”

话锋转得太急,云漪反应不过来。

只见,一个穿着佣人服的中年女人笑眯眯的过来,客气道,“小姐,你跟我到这边来。”

云漪连连推辞,“不用了,就是蹭破了点皮。”

徐妈低头看了一眼,惊呼道,“哎哟,怎么摔成这样了,伤口得好好处理,要不然破伤风怎么办?”

云漪眼皮都没抬一下,仍然拒绝,“不会的,我没有碰到铁锈。”

抗拒的意味,显而易见。

北离墨本来就在气头上,云漪如此不识相,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为什么不去包扎?”北离墨冷冷地质问着云漪,“想让别人误会我们北家虐待你?”

威胁意味明显。

云漪并不想被白白扣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摔的,何来虐待这一说?况且就算别人要说闲话,也扯不到北家身上吧。”

云漪果断撇清和北家之间的关系。

这个女人居然和自己划清界限?这是在欲擒故纵?

北离墨冷笑一声,这样拙劣的戏码谁不会?

既然她想演,那他就陪着她。

“也是,你这种人怎么可能和我们北家扯上关系?”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明显。

云漪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别人说两句话就会炸毛的愣头青。

只把北离墨的话当做是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安静的像是一缕空气。

云漪的忍气吞声更挑起了北离墨的怒火。

装的挺像。

看来是自己小瞧了她的道行。

北离墨微微弯腰,将头凑到云漪的面前,故意压低嗓子,“还是说你想让我亲自动手帮你上药?”

声音魅惑,说话的时候更是有热气扑在在云漪的脸上。

暧昧在两人之间为数不多的缝隙之中疯长。

“不……不用。”云漪的身体不自觉的起了战栗,紧张的更是差点咬到了舌头。

“既然不用,那还不赶快跟徐妈走,别逼我动手。”北离墨瞬间收回身子,和云漪保持安全距离。

语气之中满满都是嫌弃。

“我觉得太麻烦了。”云漪仍然坚持自我。

北离墨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云漪的膝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干涸了的伤口,竟然又开始流起血。血流顺着云漪纤细笔直的小腿一路蜿蜒向下。

小腿在灯光下荧荧泛着光,云漪很白,肌肤赛雪,配上鲜红的血液。

红白交织,触目惊心,给人极大的震撼感,北离墨不由得又想起那荒唐的一夜——

云漪躺在他的身下,肌肤莹白,黑发如瀑。

喉咙不由得发紧,身体深处的欲望似乎正在苏醒。

他竟然会对这个女人有兴趣?

北离墨愈发恼怒,“我们家并不缺你那邋遢的RH阴性熊猫血。”

云漪低头,不由得吓了一跳。

鲜红的血液已经浸透了她的鞋,地上雪白的瓷砖也染上了斑斑血迹。

云漪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普通伤口,居然流了那么多血。

微微的诧异过后,便释然了。

她生过孩子以后,就落下了血小板缺乏的病根,凝血功能发生了障碍。

 

《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