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言情

仁医傲少陈诚慕容雪作者金忠照在线章节免费阅读

仁医傲少,金忠照

作者:金忠照时间:分类:言情主角:

《仁医傲少》是作者金忠照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陈诚和慕容雪之间的情感故事...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精彩,情感细腻,是值得一看的都市男频小说.......

《仁医傲少》是作者金忠照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陈诚和慕容雪之间的情感故事...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精彩,情感细腻,是值得一看的都市男频小说....

第一章  医者傲骨 

“陈诚,我代表校方很遗憾的通知你,你的校医转正申请没有通过。”明星学院校办的李主任说着话装作一脸惋惜地模样,从抽屉里拽出一个档案袋推到陈诚的面前。

而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陈诚却没有丝毫的惊讶,反倒是泰然自若的轻笑了一声:“呵呵,意料之中的事儿。”

“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主任看着陈诚不冷不淡的表情顿时就沉下了脸,用手指敲打着档案袋:“转正不通过那是学院多方综合考评的结果.......”

可还不等李主任的话说完,陈诚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口打断道:“综合考评?李主任您就别那么虚伪了,这次转正申请为什么过不了,你我心里都有数。”

李主任没想到陈诚能撕破了脸皮,当即也是红了脸:“呵呵,既然你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我就摊牌吧,结果你是没有办法改变了,不过这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说着话,李主任轻蔑地咧嘴一笑,话语间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毕竟有句老话讲,叫吃一堑长一智,这人呐以后走到哪记住了,有些人可不是你这种瘪三能得罪的起的!”

尤其说到瘪三这俩字的时候,李主任特意还用小拇指比量了一下大小。

面对着李主任赤裸裸的羞辱,陈诚虽然气得牙根直痒痒,但从小出生在中医世家的他早就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所以对此他也只是晃了晃脑袋说道:“你说的有些人是谁我没有兴趣,可是我告诉你,我陈诚身为一名医者,我可以丢掉工作,面子,甚至是未来,但我绝对不能丢掉良心和尊严!”

说着话,陈诚拿起自己的档案袋夹到腋下,继续说道:“我不后悔我做出的每一个选择,她叶紫涵怀孕了就是怀孕了,我不能昧着良心因为她是明星学院的最优质的苗子而撒谎她是肚子疼!”

“可是你知不知道让叶紫涵怀孕的是谁?你算没算过为了培养叶紫涵我们学院动用了多少资源和人脉!”李主任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直接拍起了桌子:“全他妈因为你的一句话,媒体舆论都把这件事炒上了天,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你一个小小的校医能承受得起的吗......”

陈诚当然明白,意外怀孕对于一个星途闪耀的学员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他真的不敢再瞒下去了,他没办法按照校方的要求明着打马虎眼而暗地里给叶紫涵开避孕药。

那样,他觉得自己愧对于医生这两个字,况且身为意外怀孕的当红学员叶紫涵也有这个权利知道身体最真实的状况!

然而让陈诚没有想到的是,当天在校医室里为叶紫涵诊疗的视频被狗仔队给偷拍了下来发到了网上,几乎在一夜之间,所有的负面新闻和谣传是铺天盖地而来。

这也触怒了叶紫涵身后的某位大人物,所以导致了陈诚的转正申请被院方打回,而同时也给了一直横竖看不上自己的李主任一个侮辱自己的机会!

面对着疯狗一样的李主任,陈诚还真的干不出咬回去的恶心事儿。

此时此刻,他能做的也就是昂起头颅离开这里,就像他小时候爷爷对他说的那样,如果不能低着头委曲求全的活着,那还不如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死去。

所以,陈诚就这样走出了学院办公室,没给自己留一点儿余地。

回到校医室,他收拾着桌上的工具,心情难免有些沮丧。

要知道想当初为了应聘明星学院校医的这个职位,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当地的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给开出的高薪待遇。

这在当时医学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有一些挂着字号的医学界老前辈站出来训斥陈诚被美色迷乱了双眼。

而只有陈诚他自己心里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解开爷爷留下来的药典之谜,也只有解开这个谜团,他才能知道爷爷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关于陈诚的爷爷,那可是一位医学界的传奇人物,也曾经是明星学院的一位校医,而随着明星学院里的几位学员成为当世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后,陈老先生的名望也随之水涨船高,几乎是只手遮天般的存在。

可就在他即将被封号国医的前一个晚上,陈老先生好似人间蒸发一般的消失了......

想到这,陈诚不由得又叹了口气,眼圈都有些红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不等陈诚反应过来,校医室的门便被一个女孩儿给推开了:“陈医生,你......你快去看看吧,叶紫涵她不行了!”

这个一脸焦急的女孩陈诚认得,是叶紫涵的小跟班,大家都叫她小琳。

所以陈诚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小琳,怎么回事?”

小琳急红了眼,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说好了午睡,可这一睡就怎么叫都叫不醒了.......”

说到后面,小琳哇的一声急哭了,一边拽着陈诚的胳膊往外面走,一边哽咽着嚷嚷:“快点吧陈医生,我怕紫涵她......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按理说,陈诚的转正申请没通过,也就意味着变向的辞退,所以如果此刻去给叶紫涵瞧病,那是板上钉钉违规的行为。

一旦有些揣着坏心眼的人,比如说办公室的李主任,完全就可以通过这件事来大做文章,甚至会把自己告上法庭!

深知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陈诚,在这一刻有些犹豫了,可面对哭嚎的小琳他是几欲张口,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小琳拽了几下没拽动,也发现了陈诚的异常:“陈医生你到底怎么了,救人如救火啊!”

救人如救火?!

陈诚的身子猛地一颤,治病救人还顾忌那么多干屁,当即点了点头:“带我去!”

俩人几乎是一路狂奔冲上了学院的女生宿舍最顶层,而此刻,叶紫涵的房间里已经围满了人。

校方的领导几乎都到齐了,李主任也在其中急得是焦头烂额,而叶紫涵则安静地躺在床上,就那么睡着,表情里没有一点点痛苦,任谁叫也叫不醒。

第二章  人命大于天 

而这种场面也恰恰说明了校方对叶紫涵这颗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全方位的重视和关注。

“都让一让!”陈诚焦急地把拉开挡在他面前的人闷头钻了进去。

陈诚的声音顿时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可大伙一看到是陈诚,以校领导为首的众人顿时就沉下了脸。

尤其是李主任更是眼皮直跳,伸手指着陈诚的鼻子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我警告你,你现在已经不算是我们学院的校医了!”

“你说的没错。”陈诚舔了舔嘴唇说道:“但我还是一名医生,面对任何一个患者,我必须要尽我所能全力去抢救!”

“呵呵,那就不劳你大驾了!”李主任咧起嘴角嘲讽着说道:“我们已经联系了市医院,知名的医学专家马上就会赶到!”

言外之意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陈诚一个小破校医如何能比得上人家大医院的专家!

可面对李主任赤裸裸的羞辱,陈诚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侮辱我没关系,但是你耽误了病人的救治,那这个锅你就背定了!”

当着校领导的面,陈诚这一番话说出来可让李主任浑身打了个冷颤,一时语塞。

紧接着陈诚继续说道:“依我观察,现在叶紫涵的临床表现应该是实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如果不能在最佳时机做出抢救,恐怕等专家赶到了一切就都晚了。”

安眠药?!

难道说叶紫涵知道自己怀孕了,然后想不开自杀了?!

这条可怕的信息顿时震得全场鸦雀无声,就连李主任都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脚步,脸上一闪而逝的惊慌看向院方的几位领导。

短暂的几秒钟沉默后,终于有一位杨副院长站出来说话了。

“依我看,不妨让这个小伙子试试看,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呐。”杨副院长冲其他几位校领导建议道。

其他几位校领导相互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杨副院长走到陈诚的面前拍了拍陈诚的肩膀:“那小伙子,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陈诚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但是希望大家能给我和患者一点空间,还请大家都在门外等候........”

说着话,陈诚把目光落在了李主任的身上,然后对杨副院长说道:“尤其是他,我不希望他在这里打扰我对患者进行抢救。”

“陈诚,你不要过分!”李主任顿时就急了,立马呛声说道。

陈诚无奈的耸了耸肩,连搭理都没搭理李主任一下,反而是盯着杨副院长的眼睛说道:“您看........”

杨副院长立刻心领神会,直接冲李主任瞪起了眼睛:“怎么,耳朵聋了吗,让你出去你没听到么!”

听到杨副院长毫不留情面的训斥,李主任的脸都绿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气得一跺脚转身离开了。

而其他人也在杨副院长的眼神示意下纷纷离开,唯独叶紫涵的跟班小琳被陈诚留在了房间里。

“来,现把她被子掀开!”陈诚当即吩咐道,自己却端了个水盆过来投起了毛巾。

可小琳一听说要掀被子,顿时就有些愣了,也不动手,就在那傻站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这给陈成急得:“干嘛呢,你倒是掀开啊,药效如果全部发作我也救不活她!”

小琳浑身一个激灵,为了救叶紫涵的命她硬着头皮将整个被子掀开,随即便是脸上一片羞红:“紫涵她睡觉都是裸.......裸睡的。”

听小琳这么一说,陈诚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窝了个草!

果然,他就看见叶紫涵那傲人的身材一丝不挂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能够被明星学院当成顶尖的苗子来培养,叶紫涵的颜值和气质那更是不用说了,而现在暴露在陈诚眼前的叶紫涵,简直可以用国色天香来形容。

尤其是那前凸后翘完美的曲线和黄金比例,差不点儿给陈诚看得鼻血喷涌。

这会儿不要说陈诚了,恐怕换成任何一个男人也得他妈迈不动步子。

“陈医生.......你.......”小琳见陈诚整个人仿佛定在了那里,焦急地喊了一声。

这陈诚才回过神来,及时收住那春情泛滥的心扉,将毛巾扔给小琳:“你帮她擦下身子,我做下准备。”

说着话,陈诚掏出随身鞋带的针布包,然后点燃一根拉住,将中号的两根银针抽出在火苗上进行燎针消毒。

不大会儿的功夫,小琳擦好了叶紫涵的身子刚想告诉陈诚一声,就看见陈诚手捏银针,横身跨步一屁股坐在了叶紫涵的纤细的小腰上。

这也太......

聪明的小琳马上就反应过来,赶紧将窗帘给拉上,直到一点儿阳光也透不进来。

而这时的陈诚已经把两根银针一根扎进了叶紫涵雪白的脖子上,一根灸在了叶紫涵的天灵盖上。

而陈诚的手却肆意的在叶紫涵的胸前揉搓了起来!

作为叶紫涵最好的闺蜜,看到这幅场景的小琳当场就炸锅了,上去就拉住陈诚的衣袖:“陈医生,你在干嘛啊!我警告你别想借着看病耍流氓!”

陈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让小琳引起了误会,他赶忙一把推开小琳:“不要捣乱,我正在给她做指压心脏复苏!”

说着话陈诚还把自己的右手给举起来给小琳看,的确是四指蜷握大幕手指翘起的动作,这才让小琳放下了心。

“别傻愣着,来帮忙,用手顶住她的足底!”陈诚感受到了叶紫涵的心跳越来越弱,几乎是吼出来的。

当帮小琳找准了穴位后,陈诚则大拇指对准了叶紫涵心脏的位置再度摁了下去!

就这样连续几次往返,陈诚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到最后直接俩眉毛拧到了一起,喃喃嘀咕出声:“生命体征再消失?难道药效发挥的这么快,我把她的经脉封住了都没用?那看来也只能进行人工呼吸了!”

突然,陈诚看了小琳一眼:“有没有学过急救当中的人工呼吸?”

此刻的小琳都慌了,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我不会啊!”

第三章  你懂个屁 

人命关天的时刻,陈诚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用手捏开叶紫涵的两瓣红唇,猛吸了一口气,嘴对嘴贴了上去!

要知道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啊,可此刻却被陈诚轻而易举的办到了!

瞬间一股香艳的气息充斥了陈诚的整个口腔,然后便是软绵绵的舌头碰触交织在一起,那感觉简直是美妙至极,仿佛游离在人间仙境一般。

紧接着是换气,呼吸,再换气......

一直到陈诚按着叶紫涵胸口的大拇指感受到心跳渐渐的强烈了起来。

这对于患者来讲无异于是一个喜讯,于是陈诚立马加快了人工呼吸的频率,然而却在多次的唇口摩擦之间,差点儿投入了进去。

毕竟面对着叶紫涵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明星苗子,再强的定力也他妈是扯蛋!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迎面就冲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李主任也夹在其中。

不过李主任的气焰又嚣张了起来,一进屋就嚷嚷起来:“姓陈的你干嘛呢!”

陈诚浑身一震,差点儿没从叶紫涵的身上摔下来,毕竟现在自己这幅模样让人看见了有点儿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意思。

可还不等陈诚开口解释,小琳却撅起了小嘴气鼓鼓的说道:“陈医生正在给紫涵做人工呼吸!怎么了!”

她这一说不要紧,尤其是听到了人工呼吸四个字,刚到现场的几个医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其中为首的一个医生更是快人快语,指着躺在床上的叶紫涵:“你.......你这不是胡扯嘛!”

其他几位医生也跟着纷纷发声。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做人工呼吸能把吃了过量安眠药的患者救醒的。”

“我看就是一骗子,你看那针灸就知道,现在这世道还有人信中医呢?”

“简直是不可理喻,唉!无能之辈败坏了医者的名声啊!”

........

面对着质疑和嘲讽,陈诚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但他始终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全部的心思都在指压心脏复苏上面,而现在正是叶紫涵即将苏醒的关键时刻,绝不能掉以轻心。

可他按压叶紫涵胸部的动作落到了李主任的眼里却成了是在占叶紫涵的便宜,陈主任当即揪住了这个小辫子冲陈诚吼道:“你那是抢救病人?刚才亲嘴,现在揉胸吃豆腐,我他妈看你是在占便宜!”

其中为首的那个医生也冷声呵斥道:“好了,现在我们来了,让我们接手吧。”

如果说李主任在一边瞎哔哔,陈诚也就忍了,毕竟一个外行看不明白门道很正常,但为首的那个医生典型是要赶他走的意思,陈诚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了,歪着脑袋问道:“请问您贵姓啊,这个学生从抢救到复苏,一直是我在接手,你们这样做有点儿坏规矩吧。”

为首的医生冷笑着说道:“小伙子我看你还年轻,现在把病患交给我们,这女孩儿还有救,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下去,很可能就会造成医疗事故!”

为首的医生说完,还用眼睛瞄了一下李主任。

而李主任立刻心领神会,往前跨了一步,冲着陈诚趾高气昂地说道:“哦,忘了跟你介绍,这位可是咱们市医院的急诊科主任医师刘长远,现在我正式警告你陈诚,立刻放开我们学院的学生。”

“我要说不呢!”陈诚也叫起了板,眼神中闪烁着寒芒瞪向李主任。

“那就容不得你放肆了!”李主任歪着嘴掏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要保卫科立刻派人过来。

而刘长远则也是怒上心头,和陈诚叫嚷了起来:“真的,小伙子,凭借我二十年急诊的经验你这就是在胡闹,万一患者有个三长两短你负不起这个责任!”

“你他妈懂个屁!”压抑了许久的陈诚终于爆发了,他指着躺在床上的叶紫涵说道:“如果说西医急救我这方法当然行不通,但请你看好我落针的方位,其中一针封住了她的经脉,阻止安眠药的药效效持续扩散,而灸在天灵穴上上的那针是我激发调动了她的生理潜能,相当于西医急救中的肾上腺素!”

说着,陈诚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把手抬起来给刘远成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指压心脏复苏,相当于西医急救中的电击,但是我这个方法绝对没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要比西医的见效来得还要快!”

陈诚的一番话把现场包括刘长远在内的几位专家都给说懵逼了,因为按照陈诚所说的路子来理解,那么这次抢救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存在。

就算是刘长远亲自上阵,也无外乎两招的套路,肾上腺素加电击罢了,而其中陈诚口中所说的封住经脉阻止药效扩散,他们急诊科却是想不出任何的法子来。

见众人都不说话,陈诚乘胜追击道:“我就把话给你们撂这,不出三分钟,叶紫涵一定能醒过来!”

这他妈也太狂了吧!

在众人的眼中,尤其是在刘长远的眼中,陈诚简直就是狂得没边了。

就算把叶紫涵扔到他们急诊室,刘长远能抢救回来的把握也不过五成而已,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拍着胸脯说不出三分钟一定能醒?

“哼,如果要是醒不了呢,而你又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这个锅谁背?”刘长远沉着脸问道。

其他几名医生也把目光定格到了陈诚的身上,等待着他的答复。

然而陈诚的表现却出乎意料的坚定,就看见他猛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叶紫涵在三分钟之内醒不过来,所有的锅我来背,我陈诚会把行医资格证注销掉!”

哗~

此话一出,现场炸开了锅。

在场的除了李主任外都是医生,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行医资格证意味着什么,那是吃饭的家伙,从医至今这么多年,他们也没见谁敢拿行医资格证出来打保票的,倒是被陈诚的这份胆气给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第四章  我的人谁敢动 

这一刻,就连刘长远和李主任都没有了动静。

见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了,陈诚的精力全部放在了叶紫涵的身上。

就看见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右手化成掌,对准心脏的位置猛地拍击下去。

“啪!”

这一声脆响让人听得耳朵发麻。

紧接着,陈诚的手掌在叶紫涵的胸口揉搓划圈,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又是一掌拍了下去,而这一掌拍下去却是半点的声音都没有。

这.......

大家都有些不可置信地对视了一眼,以求证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尤其是刘长远,被陈诚的这一手给惊住了,有那么一恍惚他似乎觉得自己曾经在哪见过这种手法,可是在哪里看见的,他这会儿着实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眼看着离承诺的三分钟越来越近,就只剩下十几秒的时间了,陈诚不再犹豫,直接出手下探拔掉两根银针,一气呵成,随着他口中喊了一声:“给我醒!”

奇迹的一幕出现了,大家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叶紫涵突然嘴里吐出一口白沫,然后整个人睁开了眼睛。

哗~

全场顿时是一片哗然,叶紫涵被抢救了过来,而且当场就恢复了正常!

这简直就是急救当中的奇迹,要知道服用安眠药过量的人,即便是恢复了生命体征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活力,而眼下的叶紫涵就好像只是睡了一觉如梦初醒一般。

当她看到这么多人在现场,她下意识地蒙上了被子尖叫出声:“啊!你们是干嘛的,出去!都给我出去!”

叶紫涵的声音由于紧张和惊慌显得动静特别的大,而门外的校领导一听到这个声音反倒是一股脑的冲了进来,甚至都把陈诚和以刘长远为首的几名医生挤在了身后。

“怎么样了小涵?”

“要不要紧?”

“你说你怎么那么傻。”

几位校领导七嘴八舌的慰问了起来,陈诚知道身为一个医生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只是笑着冲小琳点了点头,收拾了自己的针布包就准备离开了。

而就当陈诚才出了门没走出几步,房间里的刘长远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小伙子,你留步!”

陈诚听了顿住脚步,侧身回过头去:“嗯,有事么?”

刘长远舔了舔嘴唇,试探性地问道:“小伙子你刚才救人的那几下我看着真的是特别眼熟,而你又是搞中医的,所以我斗胆想请教一下小伙子师呈是哪一位?”

就在刘长远文化的当口,其他几位急救方面的医学专家也追了出来,一脸疑惑的看着陈诚,恨不得把耳朵竖起来想听听陈诚他自己怎么说。

无论是从众人的表情,还是从刘长远刚才问话的态度来看,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份倚老卖老的样子,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看扁陈诚的意思,反倒是变得非常尊重,甚至是有些崇拜。

医学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技术大过天的存在,无论你年龄有多大,行医多少年,只要你有过人的医术和水平就能受人敬仰。

陈诚看着几人,抖动了一下喉结,思索了再三还是拱手说了一声:“额,我师从陈江野。”

“陈江野?!”

以刘长远为首的几个医生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伙子你说的陈江野可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医陈老先生?”刘长远稳了下心神,追问道。

陈诚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没错,他是我爷爷。”

陈诚的这句话就像是一颗晴天炸雷一般,把在场的几名医学专家都给劈懵逼了,要知道陈老先生的大名熟人不知哪个不晓啊!

那怪刘长远会觉得眼熟,原来这个小伙子是国医陈江野的亲孙子!

“哎呦,这可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了!”刘长远自责地说道:“想当初我有幸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见过陈老先生出手,也是急救,和你刚才的手法一模一样!”

“呵呵,我的本事还差些。”面对着刘长远的奉承,陈诚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小陈医生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到我们市医院来做客,给我们做做培训啊!”刘长远说着客气地拿出了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了陈诚。

陈诚接过名片,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嗯,有机会一定。”

撂下这句话陈诚便离开了,回到校医室自顾自的收拾起东西来。

也许是对这里的不舍,也许是对这里的不甘心,他的动作尤其的慢,一晃眼一个小时都过去了,他那些瓶瓶罐罐的还是没收拾完。

而就在这个时候,校医室的门口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李主任!

“我说姓陈的,怎么还没收拾好?”李主任被陈诚当着校领导的面打了脸自然是不爽,刚一离开叶紫涵那就径直奔着校医室来了。

他琢磨着如果陈诚还没滚蛋的话,他一定要像撵要饭的似的那样把陈诚给轰走。

对于这种疯狗陈诚自然是懒得搭理,于是他自顾自地整理着自己的箱子也不说话。

李主任更来劲了,直接走过来把已经批复不通过的转正申请给拍到了陈诚的桌子上:“多余的话我不想说了,做人嘛我劝你还是知趣一点,让我动手轰你走可就不好了吧!”

“什么?”陈诚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挑着眼眉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权利轰我走,我也劝你一句话,做人别太过份了!”

“过不过分的用不着一个外人来评价,现在你和我们明星学院是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我作为办公室的主任完全有资格去叫保安以影响学生安全为由给你轰出去!”李主任翻着白眼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敢!”陈诚冷声喝道。

而李主任仿佛就是在等陈诚发火,阴险着笑道:“你看老子敢不敢!”

说完话,李主任冲门口的方向拍了两下手:“来,你们进来一趟,把这个人给我轰出去!”

紧接着就看见几个手持胶皮警棍的保安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跟早就排练好了似的架起陈诚的胳膊就要往外拽。

讲真,这会儿的陈诚肺都要气炸了,可面对着几个保安的同时发力,他也真的是反抗不了,所以导致了他就像是一条丧家之一般低着脑袋被押出了门。

而刚一到门口,便听到一个甜美中又带有些许怒意的声音:“你们放开陈医生!”

几个保安和陈诚同时下意识地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过去,迎面走来的不是别人,而正是刚被陈城救了一条命的叶紫涵。

而跟在她身后的是小琳,等来到近前,小琳还冲着陈诚咔吧了两下眼睛。

“他是我的人,我看你们谁敢动!”

当叶紫涵的声音再度响起,几个保安吓得立马松开了手。

第五章  离职 

没有了保安的束缚,陈诚这时才抬头看向叶紫涵的方向。叶紫涵已经换好衣服—一条黑色的小短裤恰到好处地包裹着她的翘臀,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好像会发光,上身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将散落在胸前的秀发衬得更加乌黑秀丽,脸上没有平时的浓妆倒是使她像是一位邻家妹妹。

这样的叶紫涵是陈诚没有见过的,联想到几小时前看过的一丝不挂的完美身材,陈诚不禁看出了神。

“陈医生?你没事吧?”叶紫涵见陈诚望着自己一副痴呆的样子,以为他被保安吓着了,连忙走近查看。

随着叶紫涵的靠近,女生身上淡淡的香味钻进陈诚的鼻子里,

“陈医生?”直到叶紫涵拍了拍陈诚的肩膀,陈诚才如梦初醒。

“啊?我没事,没事。”陈诚心里给了自己几个巴掌:叫你看见美女就啥事儿都忘了!

李主任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丝毫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旁若无人地‘眉来眼去’,气得直喘气。碍于学校对叶紫涵的重视,李主任不好说她什么,只能将怒火向陈诚发射。

“姓陈的,不错啊,这么快就找到人撑腰了。不过我告诉你,国有国法,校有校规,你的过错已经违反了学校的规矩,别妄想谁能留你。”说完李主任看了一眼叶紫涵,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一直在门口的小琳默默地给李主任空投了好几个白眼,心里也早已将他臭骂了几百遍。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走,我没兴趣跟一个狗仗人势的垃圾在同个地方工作!”陈诚自顾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眼皮都没抬。

“噗呲,,”倒是在一旁的小琳憋不住笑了出来。陈诚回头装作责备的样子看了小琳一眼。

叶紫涵这时才缓缓开口道:“李主任,你有什么权利决定陈医生的去留,我这个当事人都没说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了?”

李主任看到从刚才一直没开口的叶紫涵竟然这么直接地说自己,霎时间一张老脸变为铁青色:“叶紫涵,你不要以为学校重视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事儿现在不是你能轻易决定的!”

“这事儿我还就决定了,我说陈医生不用走他就不用走,你以为校领导们会听我的还是听你的,呵呵,我劝您还是别太自以为是。”

叶紫涵看来是被激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主任,说完似乎还怒火未消,微微的喘着气。

也许是叶紫涵这番话提醒了李主任,校领导们毫无疑问会听取叶紫涵的提议,毕竟现在的叶紫涵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权衡利弊,李主任撂下了一句“姓陈的你自己看着办”便摔门而出。

“陈医生,别收了,紫涵肯定能想办法让你留下来的。”看着李主任走后陈诚还是自顾地收拾着东西,小琳皱着眉头拉住了他。叶紫涵在一旁咬着嘴唇没说话,对这个‘不知好歹’的陈医生有些不满,自己一个女孩子为了他不惜与李主任争论,他却不领情,,

陈诚看似无比冷漠,实则内心已经波涛汹涌:叶紫涵居然帮自己说话?要不是我她也不会被狗仔拍到,再出现今天这种事儿,她为什么还要帮我?一串串问号在陈医生脑子里回荡。

一时间,小小的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名为尴尬的东西,直到最后一件东西收进箱中,陈诚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叶小姐,谢谢你帮我说了这么多,但是我也知道就算我留下来,李主任也会找各种理由再让我离开,所以留下来对我来说已经没意义了。我就告辞了。”

说完,陈诚抱着箱子向叶紫涵和小琳点了个头便向大门走去。

“陈医生,你先等等!”

陈诚回过头,看到叶紫涵正向自己小跑过来,“陈医生,我想跟你说,说声谢谢,”

“你慢慢说,先歇会儿。”看着叶紫涵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陈诚有些哭笑不得,这叶紫涵有时候怎么跟个小孩一样呢。

“陈医生,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呢,”叶紫涵低着头轻声说道。

“嘿,这不是我应该的嘛,你别忘了我是个医生这是我的职责,再说,你更应该谢谢小琳,要不是她及时找到我,后果也不堪设想啊!”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可是突然叶紫涵又低下了头,吱吱呜呜的好像想说什么,,

陈诚看这架势也是满脸问号,想他这种恋爱没谈过几次的直男,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要说什么,居然蹦出了一句,“那……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儿我就走了。”

还好叶紫涵也不是扭捏的性格,犹豫一下后对陈诚说道:“陈医生,其实,我有事想跟你说,关于我昏迷的事儿,其实……”话说到一半,叶紫涵又不说话了。

陈诚居然也就盯着她看,盯的叶紫涵后背发毛,只好继续说:“这件事在这里不方便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边坐边说?”说完还调皮地对陈诚眨眨眼睛。

“啊,那好吧,可是小琳呢?她刚才不是还跟你一起呢吗?”

“她回宿舍睡觉了,放心啦,她没事的。”

就这样,两人步行来到学校附近一家小咖啡馆,刚坐下,叶紫涵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哎呀,累死我了,陈医生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啊,我醒来后怎么总感觉心口有点痛啊?”

陈诚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能说是我拍了你的胸才给你拍醒的嘛?见陈诚不说话,叶紫涵笑得跟只小狐狸一样,“哈哈,陈医生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居然还害羞了,哈哈。”

陈诚起码也比紫涵大,没想到居然被这小妞逗成这个怂样,真是羞愧啊,

“成了,別开玩笑了,你说的跟你昏迷有关的事是什么?”说实话,陈诚没办法将面前这看起来调皮活泼的小妞跟吃安眠药自杀的行为联系起来。

“陈医生,你也觉得我是吃安眠药自杀吗?”叶紫涵一手托着头,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陈诚。

本小说连载于“金马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