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军事

官路之妖苏菲秦风小说 官路之妖免费在线阅读 连载中

官路之妖

作者:丁公子时间:分类:历史军事主角:秦风苏菲

秦风余昔最新章节哪里看?秦风余昔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秦风余昔小说的名字是《官路之妖》,此书又名《决胜千里》、《权谋仕途》,丁公子是此书的作者。官路之妖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事业编的副科秦风在被妻子无情背叛之后重遇初恋余昔的故事,与此同时,秦风的屌丝逆袭之路也逐渐开始了。...展开

 

第一章

春天是发情的季节,沉浸了一个冰冷的冬天,万物复苏,男人和女人的情欲也格外高涨。

如家酒店的一间房间里春色无限,一具光洁的女性身躯斜躺在床上,浑身都是赤裸的,两腿笔直,胸脯波涛汹涌,两腿之间是一片漆黑的森林,身材相当不错。

女人名叫苏菲,是个已婚少妇,她用手撑着头部,望着卫生间里正在洗浴的男人身体,嘴角含着一抹风情的笑。今天是一个放荡的夜晚,又可以享受肆意的激情了,来一场天雷勾地火的人蛇大战。

一个身材略微发福,头顶微微有些秃顶的男人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看着床上摆好造型等待自己蹂躏的苏菲,会心地笑了笑,走过去一把抱住女人的躯体说道:“小浪蹄子,这么想我,忍不住了吧,哈哈。”

“去你的。”苏菲翻了白眼,嗔怒道:“亲爱的,明天我就和那个穷光蛋离婚了,你可是答应我娶我的,不许反悔哦。”

男人一只手摸着苏菲的胸脯,一只手来到了她的三角地带,嘴巴放在苏菲的耳边吹了口气,低语道:“我当然不会失言,不过今晚你要把我伺候舒服了。嗯。”

说完这句话,男人下意识往自己两腿之间那个东西上看了一眼,还软塌塌的。每次想起苏菲勾魂夺魄的口技,每每都能把自己搞得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男人心里就痒痒。

苏菲会意,两人抱着亲吻了一会儿,她先一只手抓住男人那个东西,撸了撸,搞得微微硬后两片红唇就来到了男人的两腿之间,低头将那个玩意含了进去。

噢,小骚货……男人舒服得呻吟一声,真是太美妙了,真不知道这技术苏菲是从哪里学会的。如果不是学会的,那就是天生的荡妇。

一夜风流快活,早晨起来后男人和苏菲又来了一炮,搞得十分尽兴。

随意吃过早点,男人开车将容光焕发的苏菲送到了银城民政局门口,坐在车里目睹她跟秦风走进了民政局。

……

从民政局拿了离婚证出来,苏菲冷眼白了一眼秦风,冷哼一声迈步走出大门,走的是那么决绝,不带一丝留恋,那绝然离去的背影仿佛一只骄傲的母鸡。

去他娘的,望着苏菲傲然离去的背影,被抛弃的秦风心中暗骂了一句。

其实苏菲在外面有人秦风虽然直接证据,但是他可以断定,苏菲绝对劈腿了,外面有了别的男人,否则她不会离婚离得如此坚决。在此之前,他听到过不少风言风语,都说苏菲经常跟一个男人幽会,被秦风的同事撞到过几次,甚至在酒店见过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来。遇到熟人苏菲居然没有回避,表现得有恃无恐。

为此,副校长覃明和教导处主任张大发还怂恿秦风去捉奸,他自告奋勇提供情报支援。秦风当时头脑一热,跟着两人去了如家宾馆,可是到了门口秦风却退缩了,放弃了这次抓奸行动。当他稍微冷静下来,就明白覃明和张大发没安好心,他们这是要看秦风的笑话。家丑不可外扬,传出去除了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之外,什么都得不到。

其实苏菲劈腿秦风倒不怎么伤心,他早就厌烦透了,当初跟她结婚就是一个错误。苏菲这样一个女人本身就是一场自然灾祸,谁娶谁倒霉,有人肯做接盘侠秦风求之不得。

两人前后脚从民政局出来,苏菲径直走向一辆沃尔沃黑色轿车。一个中年男人从车里下来,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面带微笑看着苏菲说道:“祝贺你脱离苦海,终于重获自由了。”

苏菲的脸上笑成一朵花,很自然地搭着男人的胳膊,说道:“是啊,终于脱离苦海了。”

传说中的奸夫终于出现了,秦风第一次见这个男人,看起来像某个机关的小干部,开的这辆车价值大概在二十到三十万之间。这样的人,在银城这个小地方也算成功人士了。

原本秦风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刚离婚苏菲就公然把奸夫带到了他面前,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心里一股火就蹿了出来。

“苏菲,他是谁?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吗?”秦风上前看着苏菲和男人问道,眼睛里喷射出怒火。

苏菲满脸得意地说道:“我男朋友方坤,税务局的科长,人家可是正科级干部,正经八百的公务员,哪像你,一个事业编的副科,还是我叔叔帮你跑关系弄的,真是可怜。”

“男朋友?”秦风冷冷地笑了,说道:“很好,看来备胎你早就找好了,你跟我离婚就是因为他吧。”

反正已经离婚了,苏菲也不在乎了,轻蔑地说道:“是又怎么样?谁让你那么没出息,连个正科都混不上,跟着你只能一辈子受穷。你看看人家开的车,你就算混一辈子也未必买得起。”

这话实在太伤自尊了,秦风握紧了拳头,真想在这个势利眼的女人脸上给上一拳。但是转念一想,如此势利的女人有什么值得珍惜的呢,她今天可以因为一个正科,一辆轿车跟自己离婚,改天也会因为别的原因离开这个男人。有人愿意做接盘侠,自己应该庆幸才对。

方坤满脸得意地笑,一脸的鄙视,这个男人太失败了,连老婆都守不住,自己不过是几句甜言蜜语,不仅把苏菲哄上床,还轻而易举让她离了婚,成为自己的床上玩物。

秦风看着苏菲趾高气扬坐进方坤车里,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屈辱,当年人人敬仰的天之骄子,如今却沦落到这步田地,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婆被人轻而易举夺走,真是天大的耻辱!

一个戴着黑色大墨镜的年轻美女,开着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跑车往秦风这边开了过来。车上的美女很漂亮,一头飘逸的长发飘荡在春风里,女人一脸的高冷,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女人的五官很精致,虽然坐在车里,但能觉察到她的身材很好,从身材比例看,一定有两条夺命大长腿,这是对男人的大杀器。

玛莎拉蒂这种高档跑车在银城这个小城是个稀罕物,又是一个年轻美女开着,自然吸引了街道上不少人关注的目光。不少人暗自猜想,这么漂亮的美女,这么豪华的跑车,该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啊。

跑车开到秦风面前停了下来,年轻美女轻蔑地扫了秦风和苏菲一眼,喊道:“喂,手续办完了吗,还磨叽什么呢,走啊。”

秦风惊讶地扭过头,看着年轻美女,好半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女人他并不认识,可是听她的口吻,好像跟自己很熟似的。苏菲和方坤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震惊地看着年轻美女,这,难道秦风这小子也早就准备好了备胎,一直在跟自己扮猪吃老虎?

男人的车也就二三十万,而年轻美女开的车至少三四百万,刚才还显得十分高档的轿车在限量版的玛莎拉蒂面前被秒成渣,显得无比的寒酸,男人的身体下意识缩了缩。

“亲爱的,上车吧,我们去庆祝一番,祝你终于脱离苦海。”年轻美女看着秦风不耐烦地催促道。

秦风还是没认出来美女,但是这个给苏菲有力打击的机会他自然也不会错过,毫不犹豫拉开车门上了美女的车。年轻美女轻蔑地扫了方坤和苏菲一眼,冷哼一声,发动车疾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望着玛莎拉蒂离去的背影,苏菲脸都涨成了酱紫色,实在太可气了。秦风这个混蛋居然背着自己找了一个备胎,还这么年轻漂亮,开的是那么好的车,跟那辆跑车一比,刚才还令她无比得意的沃尔沃轿车就突然很低档了。

苏菲本来想好好恶心一下秦风的,可是却被秦风狠狠地恶心了一把,这脸打的结结实实,特别是那个性感高贵的美女和玛莎拉蒂跑车,让苏菲有苦难言,又看了看身边略微秃顶的方坤,心底很不是滋味。

第二章

“谢谢你,请问您贵姓?”秦风坐在车里看了眼年轻美女问道。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美女轻启朱唇问道。

秦风认真打量美女一番,看着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可是真的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几年不见,看来你真的把我彻底忘记了,真是失望呀。”美女摘下墨镜,嫣然一笑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女人,秦风猛然想起来了,记忆的阀门洪水般打开,失声说道:“余昔,你是余昔!?你啥时候回的银城?”

“哈哈……”余昔一脸阳光明媚地说道:“亏你还记得我,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好吗?。”

“我?好着呢,看到你真好。”秦风兴奋异常地说道,心情忽然大好,惊疑地问道:“你不是举家去了省城吗,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呵呵,有点私事。”余昔笑呵呵地说道:“怎么,你就打算就在这里跟我聊,不找个地方叙叙旧?”

秦风连忙说道:“哦,好,我请你喝咖啡,怎么样?”

“行啊,那就走吧。”余昔点点头,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小女孩般的羞涩,让秦风忽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

余昔和秦风相识于十年前,那时候秦风是银城一中的尖子生,高二时余昔从省城江州转学到银城一中。班主任照顾余昔,安排她和秦风做了同桌,在两人目光第一次对视,余昔就发现自己掉进了秦风深邃迷人的眼窝之中难以自拔。

也是这么一个春末,天气已经很热了,女学生们都穿上了花裙子。那天下晚自习后,穿着一条白色长裙的余昔把秦风约到了篮球场上,在篮球架下向秦风表白了她的爱慕之情,主动的献上了自己的初吻。当然,那也是秦风的初吻。

那晚一切都是余昔主动的,秦风反而有些羞涩,被热烈的余昔顶在篮球架下,吻得透不过气来。余昔的舌头像一条小鱼一样滑进秦风的口腔里,当两根舌头接触,秦风浑身过电一般一阵颤抖,脑子里先是一阵迷醉,然后是一片空白。那个吻是那么的绵长,以至于很多年后秦风还记得当时余昔热烈的娇喘。

秦风记得自己那晚激动无比,下身那根东西硬得跟铁棍一样,都滚烫了。余昔也格外动情,身体软绵绵的,可是却硬是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后来余昔转回江州参加高考,从此之后她和秦风的生活再也没有交集,也再没有见过面。

时隔多年之后,两个人再次银城相遇了,只是两人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秦风混得不如意,老婆都被人拐跑了。而余昔呢,看起来十分的成功,开着豪华跑车,一身名贵服饰,气质雍容华贵,像是某个大款或者高官的夫人,甚至可能是情妇,否则她这个年龄怎么可能凭自己赚到这样的生活,那辆玛莎拉蒂跑车是限量版的,起码值三四百万。

秦风带着余昔来到雕刻时光咖啡店,余昔用勺子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一脸玩味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神情显得有几分拘谨的秦风,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搞得秦风更加的心虚。

“看你现在的样子过得似乎不错,这些年你一定经历了很多。”秦风心里颇不是滋味。当年的天之骄子,现在日子过得这么寒酸。

“还行吧,马马虎虎,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不过是外表看着光鲜,其实糟心的事也不少。”余昔无所谓地说道,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余昔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越发坚定了秦风的初步判断,余昔是一定是被某个大款或者高官给包养了,否则她不可能靠自己的拼搏得到这种与他不匹配的生活水准。眼前坐着的这个时髦女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晚自习后,把自己逼到篮球架下强行索吻的青春少女了,而是变成了别人的情妇。

“听说你现在银城一中当副教导主任,干得怎么样,还顺心吧?”余昔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但这句随意的问话却把秦风吓了一跳。余昔刚回银城,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余昔不仅知道他今天离婚,还知道他在银城一中任教,看来余昔把自己调查得已经很清楚了。

秦风模棱两可地回答道:“还行吧,嗨,反正都是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混日子!?”余昔皱了皱眉头,说道:“可不像你说的话呀。”

秦风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说道:“不混又能怎么样,我倒是想干一番事业,可是现实比理想要残酷得多,能混一天算一天吧。”

余昔沉默了一会说道:“看在我当年喜欢过你的情分上,说吧,你最需要的是什么?”

看着余昔坚定的目光,秦风心里没来由的多了几分自信,他认真地说道:“当官,副科提正科。”

噗嗤,余昔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看着秦风一脸认真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眼神里全是又可笑又可气,笑了半天才止住笑,手指着秦风说道:“你就这点出息?”

秦风却一点也不觉得可笑,今天苏菲带给他的耻辱,让他对当官充满了渴望。

秦风正色说道:“余昔,可能你觉得这十分可笑,但对我来说却非常重要,关系到我的生存空间和地位。在银城这个小地方,人都活得很现实,很短视,只看重眼前利益,可是没办法,这就是生活现实。”

余昔仍然满脸带笑,无奈地说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你等消息吧,过些天就会有结果。”

余昔轻描淡写的语气,以及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底气,让秦风的心理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她到底是谁,凭什么谈笑间就安排一个正科级干部?

第三章

秦风离婚的事当天就在银城一中传开了,几乎所有教师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风声,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硬是闹得满城风雨。

秦风是早晨请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一大早就有很多人等着看秦风的笑话了。

余昔开车将秦风送到银城一中门口,一群守在校门口原本打算看笑话的人看着秦风从玛莎拉蒂跑车上下来,开车的还是一个时髦洋气的年轻美女,一个个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不是被老婆戴了绿帽子给甩了吗,怎么还勾搭上了一个开跑车的大美妞?难道这小子踩到狗屎,走了狗屎运了吗?

秦风没有理睬众人艳羡的目光,径直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心里也很是得意,这些人看热闹没看上,该有多失落啊。

在办公室门口碰到教导主任张大发,张大发挤眉弄眼地看着秦风问道:“哟,这不是小秦吗?现在又恢复快乐的单身汉了,今晚是不是摆一桌庆贺庆贺啊。”

看到这个张大发,秦风心里的火就蹭蹭往上蹿,这孙子这些年不仅牢牢压着自己一头,还对苏菲觊觎已久,总是挑拨自己的夫妻关系,好几次言语间吃苏菲的豆腐,完全不把秦风当回事。

这次学校换了校长,紧接着副校长和教导处的主任副主任都要调整,据说张大发市里和教育都有关系,这次很有可能当上副校长,整天得意忘形,到处牛逼哄哄的,走路都踮着脚,正眼都不看人了,整个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脸。

“张主任,我离不离婚跟你有啥关系?”秦风终于忍无可忍,出言反击道:“这世上总有那么一撮人,整天吃饱了撑的关心别人家的事,你劝你还是管好你自己老婆,万一你这副校长当不成,她说不定也跟你闹离婚。”

张大发没想到秦风居然敢跟自己顶嘴,勃然大怒,脸色一变,手指着秦风骂道:“姓秦的,你嘴巴放干净点,都已经混成这个鸟样了你还绷着劲,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啊。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老婆跟人跑了,副主任都保不住了,你还活个什么劲!”

秦风懒得跟他斗嘴,鄙夷地乜斜一眼,大步往办公室走去。进入办公室后猛然发现,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办公室忽然一下子安静起来,里面的人都不吭声了,假装各自忙自己的事情,眼睛却有意无意往秦风身上瞄,那眼神让秦风如芒在背。

秦风叹了口气,冷眼扫了众人一眼,做到自己的办公桌椅上,拿起教案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是早晨离婚时前妻冷漠的神情,一会是张大发那张可恶的嘴脸,一会又是余昔貌美如花的倩影,浑身都感觉难受起来。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私事碍着谁了吗,咋就让自己一下子成了话题人物?可秦风没有意料到,从这一天开始,他的生活不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银城一中的话题人物。

……

几天后,市委组织部的考察组到了银城一中,这次考察组主要任务就是调研考察银城一中的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等中层干部。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被叫去谈话的不是张大发,也不是呼声高的其他人,而是郁郁不得志的秦风。

别说秦风彻底懵圈了,连校长和几位在职的副校长也都蒙了,校长杨伟奇纳闷地问考察组带队的干部科科长李奇:“李科长,会不会是你们的名单搞错了,我们学校提供的考察人选没有秦风这个人啊?”

李奇十分肯定地回答道:“不会有错的,你去把人叫来吧,我们考察组要先跟他谈话,通通气。”

一脸郁闷的校长杨伟奇离开一号会议室,摸着脑袋半天没想明白这里面哪里出了差错,秦风什么时候成了重点考察对象?他该不会是因为离婚的事儿作风出了问题,被人举报了,考察组这是来兴师问罪的。想到这里,杨伟奇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没错,一定是这样子的。

想通了这一点,校长杨伟奇不由对秦风有点同情起来,原本挺好的一名教师,可惜人有点爱较真,又比较清高,可惜家里没啥背景,这种人注定是要吃亏的,否则也不可能越混越混不开了,在整个银城一中都有些无立锥之地的趋势。

出于对秦风的同情,杨伟奇亲自去了教导处办公室,叫上一脸懵然的秦风往一号会议室走去。在秦风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背后是一大片送行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又冷眼旁观准备看热闹的。总之大家都认定了一件事:秦风这回要倒霉了。

到了一号会议室,校长杨伟奇和秦风在考察组对面的桌子旁坐下,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考察组的人。李奇是这次考核的主要负责人,旁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一个负责记录,一个负责补充问题。

李奇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人看起来很精干,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露出睿智的光芒。作为组织部主要负责干部考核的人,李奇阅人无数,还是很有几分看人识人的眼光的。

“李科长,这位就是你要找的秦风,他……犯什么错误啦?”杨伟奇满脸狐疑地看着李奇,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李奇怔了一下,不过很快明白过来杨伟奇的疑问,笑了笑说道:“犯错?他能犯什么错,我们是来干部考核的,不是纪检纠察的。杨校长,你出去吧,我们要单独和秦副主任谈谈。”

这么简单的一句回答,对杨伟奇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考察组真的是来考核秦风的,那也就意味着这次干部调整他是重点培养对象,难道这家伙开始转运了?杨伟奇感觉脑子不太够用了,从来没听说秦风又什么背景啊,这与之前从市委组织部传出来的考核名单明显不符啊,到底是什么人干预了这次干部调整?

秦风更是彻底晕菜了,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能进入考核名单,而且这次铁定是要被调整出去的,下放到哪个镇上的中学当个普通教师,这才几天时间,怎么风向就彻底转了?

直到跟考察组谈完话,秦风的脑袋还是蒙的,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那么虚幻。

自己居然被列入重点培养对象,副科提正科,职务很有可能就是梦寐以求的教导主任,这在银城一中可是实权人物,上通下达,有时候教导主任说句话比副校长还管用。想到这里秦风就心潮澎湃,一颗死灰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这一刻才确切意识到春天真的到来了。

回到自己家里,面对家里的冰锅冷灶,秦风的心情却好极了,自己下厨抄了两个菜,焖了一锅米饭,打开一瓶白酒自斟自饮起来。

喝得晕乎乎的时候,秦风猛然想起来那天余昔给自己说的那番话,难道这种转变跟余昔有关?可她究竟是什么来头的呢,可以在银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秦风被组织部重点考核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一天之内再次传遍银城一中的每个人耳朵里,甚至传遍了银城的大街小巷。所有认识或者知道秦风的人都在议论,这个秦风怎么突然就走了狗屎运,明明要被下放的人,怎么就突然福星高照,成了香饽饽?

银城一中更是有很多人睡不着觉,有骂娘的,有质疑的,总之大家几乎是同一个反应,凭什么?凭什么这个混得不如一条狗的秦风突然就要被提拔了?组织部的那些人脑袋被驴踢了吗?

教导主任张大发在家里大发雷霆,破口大骂,把所有能想到的脏话都骂出来了,骂得房顶都在震动。今天他没有被找去谈话,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危机,形势对自己很不利,难不成自己升职的事要泡汤了?这个姓秦的要上位?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在银城一中还有什么颜面混下去。想到这里,张大发披上外套,怒气冲冲走出家门,跑去教育局找自己的靠山商量对策去了。

与此同时,苏菲也听到了风声,一开始她根本就不相信,觉得这根本就是扯淡,秦风如果能被提拔,母猪都能上树,自己也不会跟秦风离婚。可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很多人都在传,大家都说秦风走了狗屎运,语气里有羡慕,但更多的是嫉妒,这就让苏菲心里泛起嘀咕,难道是真的?

想到那天来接秦风那个开跑车的美女,苏菲也坐不住了,摸出手机想给秦风打个电话,可翻了半天通讯录,才发现自己早已将秦风的手机号码删掉了,早已打定主意老死不相往来。可想而知,当初她对秦风是何等的决绝。

第四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秦风即将被提拔的事情如同一条重磅新闻传遍了银城内外,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个消息,大家的第一反应出奇的一致:秦风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惊人的内幕?

而秦风却感觉自己的春天真的来了,料峭的春风也没有那么凛冽,淤积了多年的郁闷一扫而空意气风发。周围人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从第二天早晨秦风就明确感觉到了。

路过门房时,以往从不怎么理睬他的门房老头看到秦风首先眼前一亮,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容,带着讨好的口吻喊道:“呀,秦主任,今天来的好早啊。”

其实今天早晨秦风来的比以往都要晚了许多,昨晚一个人独自喝了一瓶酒,有点高了,今早起床晚了些,所以来的时候学校的早自习早完了,学生们已经开始在操场上跑步做早操,可这门房老头却偏恭维他来的早,好像领导就应该迟到早退似的。

秦风没说什么,淡淡地笑了笑,算是做了回应,快步往教学楼走去。一路上碰到不少人,都纷纷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一个个脸上都挂着亲切的笑容,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亲人。

这让秦风感觉很不自在,以往没人把自己当回事,可提拔的消息一传出,所有人的态度纷纷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虽然很虚假,但却又很真实。

人这玩意可真是势利虚伪的动物,秦风心里一边暗骂,一边往办公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碰到满眼血丝的张大发,显然昨晚没睡好。张大发神情不善,看自己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

“秦风,你是怎么回事,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个时候才来上班,你还有没有一点纪律性,怎么给学生做好表率?”张大发的确一夜没睡好,心里窝着一股邪火,心里对这个突然横插一脚的秦风极度愤怒。

张大发昨天找了自己在教育局的靠山,对方隐晦地表达这次提拔估计是无望了,而且告诉他一个惊人的内幕:这次考察原本是没有秦风的,可市委专职副书记忽然横插一手,点了秦风的名字,要求组织部重点考核培养这个人。市委专职副书记管干部,组织部提名,教育局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风跟张大发一直都不怎么对付,自从到了银城一中张大发就左右看秦风不顺眼,最主要的原因是秦风毕业于京城名牌师范院校,而张大发只是本省师专毕业,秦风身上那股优越感让张大发又自卑又不服气,因此明里暗里没少整过秦风,两人虽然在一个办公室,但积怨已久,矛盾无法调和。

秦风没有理会张大发的挑衅,自己今天的确迟到了,白了张大发一眼径直往办公室走去,身后却传来张大发不依不饶的怒吼声:“站住!姓秦的,你必须把理由给说清楚,否则这事没完。”

停下脚步,秦风扭头冷眼瞪着张大发冷哼一声:“有病!”

张大发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蔑视,你秦风还没提拔呢,就完全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等你上来了哪还得了!太放肆,太嚣张了,憋红了脸怒吼道:“姓秦的,牛逼什么,文件还没下来,你还什么都不是,老子就是你的上司,就要管着你!”

“张主任,你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小题大做,我就是迟到了,你去校长那里告我吧,打小报告,扣我工资,罚我奖金,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接着就是了。”秦风争锋相对,这些年张大发没少扣罚他,动不动就打小报告,让他十分鄙视这个人。

秦风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京师高材生在这个小城里委曲求全,受尽白眼,一身抱负无法施展,也蹩着一肚子邪火。自己要被提拔了又没碍着你张大发什么,你盛气凌人的想干什么?

听到两人的争吵声,各个科室的人都探出脑袋,幸灾乐祸地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负责教学的副校长覃明从办公室走出来,冷着脸瞪了两人一眼,低吼道:“吵什么吵!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嫌丢人。张主任,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张大发无比怨毒地瞪了秦风一眼,怒气冲冲往副校长覃明办公室走去,走到秦明身边又一如既往开始打小报告:“覃校长,这个秦风太不是东西了,自己迟到一点都不反省,还反过来倒打一耙!”

覃明冷着脸说道:“你少说两句,进来我有事跟你说。”

张大发进了覃明办公室,办公室门被关上了,秦风也进了教导处办公室,办公室的人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秦主任,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可你这是怎么了,刚来就跟张主任吵起来了。”

秦风懒洋洋地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说道:“没事,一大早就碰到一条疯狗,就当是被咬了一口。大家都忙去吧,别因为这事耽误工作。”

可办公室的人却没人离开,围着秦风问东问西,一个个表现得关怀备至。所有人都听说了,秦风马上要被提拔了,很快就是教导处主任,而张大发很有可能要给人家腾地方。一朝天子一朝臣,还不得抓紧时间赶快跟这个新上司搞好关系,以后也能捞点实惠不是。

“秦主任,听说提拔你当主任的文件马上就要下发了,今天你可要请客啊,我们办公室提前替你庆贺庆贺。”一个中年女人眉开眼笑地说道,一笑脸上的脂粉都要掉下来了,看得秦风有点反胃。

这女人是个长舌妇,哪里有是非哪里绝对少不了她,平时没少给秦风使绊子,可今天却一反常态,对秦风关怀备至,秦风刚进门这女人就给秦风的杯子斟满水递了过来,而且还放了不少她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茶叶,始终围着秦风转悠。

“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种事可不能乱说。”秦风随口敷衍了一句,在银城一中这个小官场混得时间长了,秦风也见惯了官场沉浮,也变得十分谨慎小心,不到最后下文的那一刻,决不能掉以轻心,被人抓住把柄。

第五章

虽然身边的人态度发生了转变,但学校的一切秩序照旧,秦风仍然照惯例去各个教室巡视一番,碰到的各个代课老师都对他报以热烈的笑容,态度一个比一个热情。

对这些秦风很快就习惯了,趋利避害见风使舵是人的本性,其实也无可厚非,但内心深处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大家对自己如此热情无非是冲着他很有可能被扶正,但万一出点变故,最终功亏一篑,结果可想而知,这些人会马上翻脸,自己的境遇会比以前更糟。

早晨最后一节课的铃声马上就要响了,秦风往办公室走去,准备把手头一点工作处理完就出去吃午饭了。这时候一个身姿窈窕的身影从英语教研室出现,高跟鞋铿锵有力地敲击着地面径直向自己走来。这个女人穿着得体时髦,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盘在脑后,一张俏脸冷若寒冰,目不斜视,高傲而冷艳,一幅生人勿进的姿态。

这个冷若冰雪的美女是学校教英语的女老师欧阳青,是银城一中有名的冷美人,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而且去英国短期留过学,算是一名精英海归,平时高傲得像个飞机似的,除了有数的几名领导,从不正眼看人。当然,人家有傲慢的资本,相比较银城一中这些教师,人家可是见过大世面,喝过洋墨水的海归精英,看不起银城这群土包子实属正常。

“秦主任,你好,在例行巡查呀。”秦风没想到,这一次欧阳雪居然主动跟他打招呼,仿佛谁都欠她钱的一张冷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眼睛眯成一条月牙,十分的美丽迷人。

秦风一开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听错了,也看错了,下意识摇了摇脑袋,看着眼前这张笑眯眯的俏脸,知道不是出现幻听,有点受宠若惊地应道:“是啊欧阳,最后一节是英语课?”

“是的呀。”欧阳青笑眯眯地说道,一脸的冰霜化作无穷的媚意,声音嗲嗲地说道:“恭喜你呀秦主任,听说你要高升了。”

以往欧阳青都是鼻孔朝天,几乎没怎么正视过他,每次擦肩而过都只能闻到一股暗香浮动,但却几乎没说过几句话。像所有的男人一样,漂亮的女人永远是男人关注的焦点,学校男老师们YY的目标,秦风也暗中垂涎过欧阳青的美色,但更清楚自己在学校的地位,一个被冷落被轻视的底层小干部,哪里能入得了欧阳青的眼角。这些想法也只能偷偷摸摸想想,狂吞下一堆口水罢了。

可今天欧阳青主动示好,秦风原以为自己会不为所动,但猛然发觉自己也是一身贱骨头,欧阳青一句轻飘飘的言辞就让他骨头都酥了,忍不住有点飘飘然,谦虚地说道:“先别着急恭喜,不是还没下文嘛,呵呵。”

如果是别的人,秦风顶多随口敷衍几句,但面对欧阳青这样高傲冷眼的美女,又是海归留学生,潜意识里很希望得到她的认可,因此话语里难免有些自得。

欧阳青今天的态度确实出奇的好,笑笑说道:“秦主任真是谦虚,虽说没下文,但市委组织部都传开了,这事还能出纰漏。再说你也是名牌院校毕业的高材生,只是在这里被埋没了,提拔不过是早晚的事了。”

秦风笑笑,内心不由一阵得意。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起,欧阳青神色一肃,迈步向教师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回头冲秦风嫣然一笑,忽然低声问道:“中午有时间吗?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秦风愕然,猛然一愣,完全没料到这个高傲冷艳的冷美人不仅对自己态度转变,而且居然还主动邀约,这是什么情况?秦风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自己的桃花要开放了,怔怔的一时居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然而欧阳青却误会了,以为秦风不愿意,脸色一变,瞬间恢复了以往的冷色,冷冰冰地说道:“没空就算了,不勉强。”

说完欧阳青抬腿准备离开,秦风反应过来,马上喊道:“等等,有时间啊,你说去哪里吧。”

欧阳青心情好转,妩媚地白了秦风一眼,低声说道:“下了班你在盘旋路的十字路口等我,我开车过来接你。”

扔下去这句话,欧阳青飘然离去,留下一脸惊疑的秦风。这太突然了,万万想不到银城一中的冷美人居然邀请自己一起出去吃饭,简直不可思议,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在忐忑不安与甜蜜期待中,秦风在办公室度过了这如坐针毡的最后一个课时,内心十分纠结矛盾,既希望下课铃声早点响起,因为那样他马上就可以与学校的冷艳女神共进午餐,可又害怕铃声响起,担心一切的美好幻想被无情粉碎。秦风很清楚,欧阳青这样的美女不是自己这个级别的人能够采摘的,多少人对其垂涎欲滴,自己恐怕无福消受。

终于,难耐的一个课时过去了,下课铃声响起,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蜂拥而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校园。

秦风走出校园,大步向与欧阳青约好的盘旋路十字走去,可刚走出校门不远,就听到一个曾经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秦风,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秦风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心中暗想:见鬼,她怎么来了?

秦风扭过头,就看到了一脸冷色,穿着一身女士西装的前妻苏菲。苏菲的精神看上去不太好,眼睛里有血丝,穿衣打扮还像离婚前一样古板守旧,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身工作服,虽然也化妆,但明显不得要领,这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

从去年冬天开始,他们就冷战了一个冬天,平时话都懒得说,直到春节期间才有所改善,但却是变本加厉的争吵。苏菲对秦风混得不得志十分不满,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可他却屡屡令自己失望透顶,搞得她在亲戚朋友满前都抬不起头,这样的婚姻味同爵蜡,好在婚后多年没有孩子拖累,这才毫不犹豫选择了离婚。

可这才离婚几天时间,她居然主动找来了?

免费章节阅读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金马小说

  • 第一章 春色撩人
  • 第二章 遭遇初恋
  • 第三章 话题人物
  • 第四章 一夜春风
  • 第五章 美人有约
  • 第六章 前妻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