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史夏天是主角的小说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

辛史夏天是主角的小说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

最强妖孽兵王

时间:最强妖孽兵王作者:执笔元来源:WXB

主角叫辛史夏天的小说最强妖孽兵王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执笔元写的主要讲述的是:辛史觉得这个世界到处是坑,当个兵吧,被弄进了最苦最累的特勤部队;惩善除恶吧,又被开除军籍,偷渡出境以为躲过一劫,却又被迫成为雇佣兵;做卧底,杀毒贩,掀暴恐组织老窝,哪一样不是拿命在玩啊?不行不行,老子回家当个保安总行了吧?得,这一下又落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只不过到头来回想一下,不跳这些坑,人生未免会显得太枯燥了吧?既然躲不过,那就让坑来得更猛烈些吧!...

《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三章 飞刀定乾坤

金山狰狞着面孔笑得有些癫狂。“呵呵,哈哈,动手啊。一起下地狱吧。”

“你们看看你们,这么年轻,还有我身边这么多人。哈哈,一起上路不孤单。就算不死,在这个距离爆炸,会怎么样,你们比我更清楚吧?”不得不说,这个金山其实有点演讲的天赋,很会抓住重点来蛊惑人心。只是套路太少,三两句又绕回到金钱上来。足见他对金钱的执着。

“你们当兵,一年才多少钱?啊?5万?还是10万?哈哈,放过我们,这批货款我们不要了。八百万人民币全是你们的。”他用握着手雷的上晃了一下,示意边民竹筐里装的是人民币。

“对了,还有这批货。整个金三角地区,我们的货是最有名的。也送给你们。”只要找到买家,这批货就算批发也能赚好几千万。怎么样?接下来你们要女人有女人,要房子有房子,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没有?何苦要到这山野边境来喂毒虫?你说是吧?啊?”狂热的语气,猥琐的姿态,说到激动处,竟然有点喘。整个人的状态似乎在给别人介绍一个庞大的创业项目。

而且是一做就成功的那种。

指挥官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手雷,额角的汗珠已经渗透到眼角了也不敢去擦一下,生怕多余的动作会引起毒贩过激的行为。他不知道怎么去劝解这种已经失去理智的毒贩,或者说,会聊天的毒贩。

之前面对毒贩,几乎都没有语言交流,双方都知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旦遭遇,就是枪炮交流,直接战斗。而眼前的这条大鱼,显然是曾经用这样的方式逃脱过了,这才一而再,再而三重复使用这种伎俩。他那张包裹在头套和迷彩下的脸也僵硬得厉害,只是不停的安慰毒贩:“放下手雷,我们保证俘虏的安全。”

一阵破风声传来,同时耳里传来粗矿的喊声:“五秒延时!”

一柄匕首以诡异的速度刺穿了金山的手腕,随后手指一松,手雷应声落地,拔掉引信之后冒出的白烟迸射而出。

指挥官大喊:“卧倒!”一个前扑,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手雷,向空旷的地方投掷出去。“咣”的一声巨响,手雷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发生了爆炸。冲击波传来,仿佛一把巨大的铁锤在心口上砸了一下,让在场的人胸闷耳鸣,十分难受。众人缓过来之后,发现所有包围圈中的人已经全部被绳索绑缚完毕。

指挥官拍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扶正头盔,看向投掷飞刀的人。辛史只是含笑看着对面的战友,举手敬礼,几个闪身钻进丛林里消失不见了。

辛史安顿下来到第一天,就止不住好奇,拨打了李翰文留下到那串电话号码。接电话到果然是李翰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约他五天之后在仰光见面。等到双方再次碰面到时候,李翰文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名流。梳着一个大背头,前呼后拥,戴墨镜,叼雪茄,出入豪车,一副成功人士到打扮。一副高高在上到形象,领着着辛史进了一家酒店的包间。

酒店的包间装饰风格很中式。雕龙刻凤的花梨木沙发摆在水墨画屏风后面,一个穿着汉服到女子已经泡好茶等着两人入座。李翰文挥了挥手,屏退汉服女子和包厢内到保镖,然后坐到主位上给辛史倒茶。

见到众人都出去了,马上摘下墨镜,丢掉雪茄,长长到吐出一口浊气。“兄弟,实在对不住。这一路装得太累了,在你面前,终于不用装了。”说完端起茶杯就要牛饮。还没来得及吞下,马上又被烫的吐了出来。

辛史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又被对方狼狈到样子戳中笑点,差点笑出声来。其实辛史一开始就感觉到这个叫李翰文到家伙,身上有种很亲和到气质。只是一直找不到这种亲和气质从哪里来。

李翰文尴尬的抽出纸巾,在身上擦了擦喷出到茶水。干笑一声,重新给辛史倒了一杯茶。说道:“现在开始,我说,你听。等我说完,你有疑问可以问我。行不行?”

辛史端起茶杯,轻啜一口,点了点头。

“你叫辛史,解放军边防某部特勤大队一级士官,突击手。今年军区比武越野、格斗、射击、巷战、野外生存五项第一的变态。上个月在昆明执行反恐任务的时候,因为看不惯当街侮辱农妇的纨绔,你一记鞭腿废掉了市委书记曹公子的双腿。据说他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后来事发,为不影响市里和军区到团结局面,你被开除军籍。有人暗地里在黑道悬赏,要取你双手双脚,最后断手断脚的混混不下十人。特勤大队黄凯队长示意你暂时偷渡出境,躲一段时间,并要求你带上我们几个一起出境,换取越境之后的生活费用。”

说到这里,李翰文再次端起茶杯,一口喝下茶水。接着说“你所有的经历,档案,都已经在总参备案了。虽然这次突发状况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是首长决定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任务跟毒贩有关,九死一生的那种。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从此做一个偷渡者,永远不能回国。第二,接受任务,完成之后洗白身份回去做一个普通人。我讲完了,你可以发问了。”

辛史一顿苦笑,默默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到:“你的身份,如何证明?任务目标是什么?”

“在你接受任务之前,这两个问题是绝密。”李翰文回答。

“那个曹市长能调动黑恶势力,屁股不干净,我能不能扳倒他?我是说,在我完成任务之后?”

“好吧,给点暗示你。他是任务的一环,你会得到公正的结果。”李翰文神秘的笑了笑,回答到。

“那还有什么好想的?我接就是了。”辛史眼神一亮,毫不犹豫的说道。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接受。”李翰文笑着掀开茶桌的暗格。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摆弄,在茶桌的排水孔下抽出一张纸皮递到辛史面前。

“这是我的证件。一般出境是不给带的。”

辛史接过证件,仔细的看了一下。解放军总参谋部第四处少校李翰文。

“缅甸的办证水平不错。”辛史撇了撇嘴,将纸皮丢回去给李翰文。

李翰文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看出是假的?”

辛史没说话,用手指敲了敲证件的照片。“该死的塔克,我告诉过他要P仔细点,领花还是忘记P上去。”李翰文懊恼的说。“好了,不兜圈子。单位的真实性我也不懂怎么给你证实。出境的时候,所有跟身份相关的东西都上交了。现在我跟你一样,在部队是没有军籍的。在合适的时候,我会安排你跟军区首长视频通话。”

“我相信你。上次跟你握手的时候就知道你是自己人了。你虎口和食指上的老茧告诉我,你惯用的枪是目前装配的95式半自动步枪,这种制式武器,外界很少有。缅甸军和毒贩惯用AK47和M4系列。离开边境时你阻止说话的那个手提箱是什么身份?”辛史淡然的说出结论。

“这次任务的联络员,电脑高手,据说没有他黑不进去的系统。其他人也基本都是为这次任务准备的后勤人员,你暂时不需要知道他们的身份。被你这么一说,看来手上的老茧需要处理一下才行了。”

“说任务吧,目标是什么?”

“跟毒品有关。我会安排你以雇佣兵的身份混进一个名叫唐卡的毒枭团伙里。他们跟各方势力都有交集。其余的线都不重要,你要揪出的,就是连接华夏国内的一条线,有情报显示,曹市长也是这条线的一环,还有可能与某个恐怖组织有关联。”李翰文一边说,一边从茶桌排水孔又拿出一叠纸皮和塑封。

“这是你的证件。你开除军籍的新闻被上头压下来了。除非正面遇见曹市长的公子,没有人能揭穿你。我们用了两年时间在这里布局,目前明面上的身份是农场主,做原材料国际贸易的。他们有时候也需要一些正常产业来迷惑国际刑警的视线。”茶桌在李翰文的一通操作下,变回了正常的模样。

“唐卡这个人非常的谨慎,能够进入他的核心护卫,无一不是各国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雇佣兵。据说有海豹突击队的前队员为他卖命。上个月在墨西哥,他的几个护卫跟另外一伙毒枭火拼,挂掉了三人。我们的想法就是让你混进卫队,掌握他的行踪,伺机揪出跟我国相连的这一条毒品供应线。他的供应线很奇怪,我们怀疑他用这条线的钱来扶持暴恐势力在境内实施恐怖活动。这一条才是最重要的。还记得14年昆明火车站事件吗?”李翰文语不惊人死不休。

“冬突?”辛史惊呼道。

第四章 初出茅庐的雇佣兵

金三角,位于东南亚地区,缅甸,老挝泰国的交界地带,泰国政府在这三国交界点竖立了一座刻有金三角字样的牌坊,故这一带被称为金三角。金三角地区盛产罂粟,并通过当地军阀毒枭的制造鸦片海洛因等毒品而闻名世界。是世界的三大毒品源头产地地之一。

在这片疯狂的土地上,整个世界完全以金钱为核心在运转着。所以,在金三角的职业雇佣兵,也就因此而诞生了。雇佣兵的成分非常复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喜欢金钱和战争,那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他们根本都不考虑正义,情感,道德,国家利益,还有国家荣誉等等因素,他们完全是由金钱驱使的战争机器,雇主的金钱在哪里,他们就战斗到哪里,哪怕雇主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毒枭。

掸邦,小小的一个邦,容纳了大大小小近十个武装集团。他们往往披上民主、独立的理想外皮,吸收本族年轻人为其所用。至于想要达到的目的,普通人是不得而知的。

辛史在李翰文的安排下,成为了掸邦联军的一名外籍雇佣兵。承担训练及战术指导任务。这名外貌接近,军事素养高超的雇佣兵教官,很快得到了基层武装的认可。当然,辛史是不可能教授给这些半大孩子高深的作战技巧的。

在掸邦,毗邻华夏,汉族的雇佣兵并不少见,很大一部分是华夏退伍军人无法适应地方生活,直接越境过来的。但是能做到高级别雇佣兵的比例并不高。掺进这群雇佣兵里的辛史,很快以其出类拔萃的能力得到了武装联军高层的关注。

新的任务下来了。辛史等人需要进入到佤邦控制的热带雨林,合作刺杀反对武装到首脑。据说这个任务发布来自联军背后到大金主。当然,对于其他雇佣兵来说,任务就是金钱,刺杀谁,披上什么样到外皮,并不重要。

两辆半新不旧的丰田皮卡,将他们送到了雨林边缘就返回了。接下来的舞台,属于这6名初出茅庐的雇佣兵。其实他们相互之间都明白,所谓的合作刺杀头目只是个幌子。如果真的是大金主发布的任务,无非就是看看谁更有能力,参加下一轮的角逐。几人相互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下车之后便各自寻找目标钻入丛林里里。

热带丛林作战,是边防部队的重要训练科目。辛史优异的野外生存测试成绩,并不是花架子,而是一次次训练和实战中锻炼出来的。当然,这也是本身基础非常好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进入丛林,辛史就感觉到一种如鱼得水的快感。他并没哟着急深入,而是靠在一棵古树下做准备工作。

黄香楝粉是本地土著不管男女老幼都喜欢的东西,涂在身上具有驱虫、防晒、消炎止痒的功效。辛史并不介意往身上涂抹这些看上去奇怪的东西,只要能在丛林里多占一份优势,获得成功的把握便会更大一点。

安全套并不只是用来隔绝当地泛滥的艾滋病毒,只要使用得当,在山地丛林中作战,安全套会有相当多的妙用。套在枪管上防水防沙,能很大程度的解决枪支卡壳的问题。套在电子设备上,就是个天然的防水防尘套。遇到没有火种的时候,装满水,又可以得到一个凸透镜来引火。像这样廉价又好用的小东西,辛史随身携带了一打。

GPS定位仪是配发的设备,这种民用设备可靠性并不太高。辛史拿出来记录了当前位置以及目标位置之后,便套进安全套,塞进行囊里了。关键时候,树木向阳面,日月星辰才是亘古不变的天然指南针。全面检查完装备,辛史这次慢悠悠辨明方向,朝目标走去。热带丛林作战,最大的威胁,其实来自大自然。

曾有统计,热带丛林作战的时候,非战斗减员,是战损的最大来源。足见其中之艰辛。或许是故意的考验,没有多久,天色就已经开始变黑了。在黑暗的丛林中,人类是绝对的弱势群体,那些少有天敌的鳄鱼、巨蟒,才是这片土地的主宰。“在丛林里作战,要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夜里要远离水塘,湖泊。”“保存体力,储存食物和淡水。”这是训练时,教官给他上的第一课。

辛史一直也是这样做的。天黑了,他找了一棵看上去比较粗壮的大树,爬上树干之后,使劲的摇了摇,口中还念叨着:“各路妖魔鬼怪快离开,本大爷今晚住这里。”果然,一条拇指粗的小蛇从树干上爬出来,被辛史挑到了树下。

刚开始准备进食,几声急促的枪响,从远处传来。“哪个倒霉蛋,现在就开始闹腾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抓紧往嘴里塞了根能量棒。辛史飞速的跳下树干,往枪响的方向跑去。

开枪的是法国外籍兵团队遣的雇佣兵亨利。这倒霉孩子估计从来没有在丛林战斗的经验,在水潭边点个篝火烤肉吃晚餐。晚餐没吃成,差点成为了鳄鱼口中的晚餐。辛史看到他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老外就是懂享受生活,执行任务都能当成野炊。这不,半条小腿还含在鳄鱼嘴里,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掰开鳄鱼的嘴。那鳄鱼头部往下已经血肉模糊,应该是活不成了,巨大的咬合力促使嘴巴像长在亨利的腿上一样,无法分离。

辛史若无其事的走向他,还轻松的打了个招呼:“HI~需要帮助吗?”

“该死,总算还有人可以帮我一把。这玩意该怎么才能拔掉?”亨利气喘吁吁的说道,表情有点痛苦。

“哈哈,老兄,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辛史幽默了一把。从篝火上抽出一根柴禾,熄灭了之后小心的穿进鳄鱼的下颌,随后将刺刀架上去,一顿摇晃。亨利闷哼一声,痛苦的抽出了右腿。

小腿的肌肉组织已经被鳄鱼锋利的牙齿穿透了,鲜血不断的从伤口涌出来。辛史拿出急救包,扯出酒精棉花和纱布,简单的帮他处理了一下。“你的伤口很深,需要进一步处理。如果我是你,我会退出这次任务。”

亨利显得有点伤感起来,他在犹豫。“先离开这里吧,既然有一条鳄鱼,那么也会有另外一条,甚至更多。”

“你总算还没有老糊涂,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辛史扶起亨利,向反方向走去。他已经感觉到水面上的不平静了。鲜血对这些凶猛的动物来说,是一剂猛烈的春药。那些表面像枯木一样浮在水面上的物体,会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来水潭饮水的动物总有成为猎物的一天,他不希望自己冒这样的风险。

“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这种品质在雇佣兵中可不常见。”远离水潭之后,亨利的话也多了起来。

“如你所见,我就是这么高尚的一个人,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金钱。我们华夏人坚信,人出生下来就是善良的,如果变得邪恶,那么一定是有什么不得不变邪恶的环境改变了他。”辛史淡淡的说。

“听得出来。你受过天大的委屈。”亨利一副心有戚戚焉的神态。“我40岁退役,之后的两年内,我把生活过成了一团乱麻。我的国家背叛了我,让我贡献完最好的年华之后,将我抛弃了。除了打仗,我什么都不会。”

“打仗你也不见得会到哪里,至少刚才那只鳄鱼可以作证,不是吗?”辛史忍不住挖苦了一下这个自怨自艾的雇佣兵。

“你懂什么?我是通过法国外籍军团考核的雇佣兵。”亨利有自己的骄傲,梗着脖子强调自己的出身。

“哦,是吗?在我们那里,称之为老干部活动中心。”辛史揶揄道,“好吧,不开玩笑。但是不得不承认,那里吸收的成员,都是二线成员。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公司化运营,都是成建制活动的,最差也是一个小队。”

亨利苦笑一声“唉,我是自由雇佣兵。说到底,我的年纪到极限了。没有队伍愿意再接纳我。”

辛史吹一声口哨,“两次背叛,你比我惨。”

“至少我的经验是你无法比拟的。”亨利说完,尴尬的看了看腿上绑着的绷带,正面还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正慢慢的被鲜血染红。“好吧,我是说,我或许对你有用,战术,战略层面。”

“你需要这笔钱,是吗?”辛史不置可否的反问了一句。

“咳咳,年轻人,你很直接。”亨利直接被呛到咳嗽。不过还是坦然的说:“我确实已经力不从心了,但是我还没有攒够养老金,还有……”

辛史打断了亨利的话“好了,我知道,按照电影里的剧情,你还有个情人,或者老婆等着你送给她答应了她的礼物,你可以完成任务之后跟她们长相厮守了。”

亨利很不喜欢辛史的直接,这个年轻人的每一句话都似乎打击到他的情绪。却又不甘心被他吃得死死的,低声的呢喃着:“不是老婆,是女儿……”

“我们合作吧,五五开。”辛史很干脆的甩出一句话。一下让亨利的眼神迸发出惊喜的光彩。“你真的愿意让我跟你合作?太好了,我会让你知道你的选择有多明智的。”

“但愿吧。”辛史淡淡是说道。

正如辛史所料的一样,在进入丛林的那一刻,对于他们的考察就已经开始了。在掸邦的营地里,唐卡的团队正通过卫星定位以及声音收集设备来分析考核目标的各种信息。投影上的地图定位显示出6名雇佣兵的位置,已经分散开来,并且有两人已经偏离了路线。

“这两个是前海豹突击队的队员。美国佬所有的战斗力,都建立在科技的基础上。复杂的山地地形条件下,有时候高科技会失效的。”唐卡悠闲的叼着雪茄,扣弄着手上的佛珠,继续说道:“这两个黑人,给他们进入物流组。外籍军团自由雇佣兵,还有前解放军,这个组合挺奇妙的。这个华夏人居然知道合作,这点就不简单。重点记录他们。”

“是!”一个上校军衔的矮个子举手敬礼,然后从桌面上拿起两份资料,离开投影室。

“解放军?开除军籍?有点意思。”唐卡拿起剩下的资料,第一张赫然贴着辛史的照片。

第五章 斩首

山区的清晨来得有点晚。阳光驱散迷雾,照射进丛林里,有一种很梦幻的感觉。那光线在晨雾弥漫中被树叶分割成一道道有若实质的光束,充满舞台的气息,恍若仙境。

枪声在视线刚刚开始明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响起。辛史很享受目前的这种状况。猫在高处,悠闲的看着双方交火,有一种打游戏开挂用上帝视角的错觉。他之所以采纳了亨利提出的意见,主要是并不相信这样的考核会那么简单。只有以旁观者的身份站到最后,才能分析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个工厂一样的建筑群,设立地点非常的巧妙。四周类似盆地,仅有一面下坡地段有一个很小的出入口。盆地制高点的暗哨像黑暗中的明灯一样刺眼,辛史一个照面就解决掉了。先一步到达的雇佣兵似乎找不到潜入的机会,才会选择开枪制造混乱,试图从混乱中找到目标。

根据亨利的分析,目标之前就已经受到过几次刺杀,对方显然都没有成功,这才让目标龟缩在自己的大本营里。几百人的护卫,只要不是政府武装,或者大规模的调动部队,保证平安是没问题的。

当然,前提条件是没有遇到足够厉害的角色。两个以色列雇佣兵显然已经合作了。由一人开枪制造混乱,另一人则守在暗处等待时机击杀目标。开枪的人不断在变换位置。每变换一次就停下来,点射,命中,然后继续往下一个位置。

辛史则依据这名雇佣兵的位置,大致推测出了另外一人的位置。在正对工厂入口的道旁,潜伏者伪装得不错,山地迷彩,伪装网,藤条缠绕帽子。只是橘黄色的枪托居然没有做伪装,这算是挑衅吗?

确定两人的位置后,对方所采取的战术就不难猜测了。制造混乱的突击手,依仗精准的枪法,与追兵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潜伏者则趁机潜入工厂,伺机击杀。这样的战术,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条件下,还是有几率可以达成的。但是这组人低估了目标的谨慎。

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追击的武装仅仅派出几十人,就足以追得他满山逃窜。以色列雇佣兵的战术显然失败了,却也让辛史对工厂的火力分布有了大致的了解。

半堡垒式的防护阵地,正对门口是两个交叉射界的机枪阵地。格栅铁门后面停着两台丰田皮卡车,同样在车顶上设置了两挺重机枪。入口的建筑是一栋两层木楼,木楼二层上探出的枪管足有6根。整个建筑群周边都有巡逻武装,每隔几分钟就会交换一次位置。

正面突破无异于天方夜谭。没有人能凭一己之力将这几百人屠杀殆尽,更何况这样的阵地设置,不是一个暴力武装团伙能够设计出来的。这种阵地,在二战时期应用非常广泛,但显然已经跟不上现代战争的变化了。辛史在等待一个时机,就是潜伏着的雇佣兵暴露的时机。

意料之中,潜伏的雇佣兵果然想要在突击手顺利脱身之前潜入阵地。一颗手雷精准的投掷到门口的机枪阵地中。接着迅如闪电搬的暴起,一阵连射,压制住了另外一个阵地。

机枪阵地的爆炸声,犹如捅了马蜂窝。密集的武装人员从堡垒内部集结出来。连续三颗烟雾弹,在逼仄的入口蹦开,迸射出浓郁的白烟,几秒钟之内,就让集结的武装包裹进烟雾里。

潜伏者没有过多的停留,乘着混乱,随手补了一颗手雷。爆炸声伴随着痛苦的哀嚎声在山谷里回荡。巡逻的武装也急速的朝着门口集结,原本看似万无一失的保护网顿时就被撕开了口子。

辛史没有犹豫,将全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抬脚就向山下冲去。本来亨利要做的,就是制造混乱,给他可乘之机。如今有人替代,这种免费的劳力不用,会遭天谴的。如果亨利足够聪明,等待时机,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好处。

用匕首划开一个迟到的巡逻兵喉咙,辛史进入了建筑群的工厂内。钢结构的工厂内很空旷,机器还在运转,锅炉还在喷着蒸汽,各种流水线依然固执的执行着预设的任务。原本在线上工作的人,早就被枪声和爆炸声引开了。没有足够的情报支持,辛史只好摸索着向内部走去。

厂房内的办公室不多,运气一向不错的辛史只探索了第四间便确定了目标的位置。没办法,目标太显眼了。在自己家地盘上,依然还要摆身份一样,弄两个护卫在门口站岗。从战术背心里掏出手枪和消声器,又拔出腰间的匕首,辛史再次显现出他惊人的速度。几乎在匕首割断第一个门神的喉咙的瞬间,带着消声器的手枪已经击发。“咻”的一声,子弹准确的钻入第二个门神的喉咙。

将手枪插回战术背心,辛史暗道了一声“师父你老人家恕罪,这两个不是普通人。”随后将两具尸体隐蔽起来。

透过门上的透气孔,辛史看到了办公室里面的情形。

整个办公室大概有70平米,布置成了一个实验室。柴油发电机嗡嗡的轰鸣声从隔壁传来,掩盖了里面传来的交谈声。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头正手持试管对着灯光观察,试验台上工具齐全,酒精灯的火苗欢快的舔食着烧杯的屁股,烧杯持续高潮,让浑浊的液体咕嘟咕嘟的沸腾着。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试验用具围满了白大褂的周身,辛史一眼就发现了他身前的玻璃盘上拳头大小的透明结晶。

这块看起来像是冰糖的结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冰毒!这么大块的结晶,还是试验室做出来的。看来目标人物在制毒技术上获得了巨大的突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里,技术更新是一定会破坏平衡的。那些既得利益者会将破坏扼杀在萌芽里。如今,即将被扼杀的萌芽,手中端着高脚杯在晃动小半杯红酒。很违和的是,左手优雅的晃动红酒的同时,目标右手食指却伸进了鼻孔里。手指掏出来一团黑乎乎的粘稠物,粘稠物在拇指食指之间抵死缠绵,不离不弃,最终被目标擦在了裤脚上进行强制分离。

辛史决定为粘稠物打抱不平,抬起脚一脚踹开了试验室的门。“咻”,又一声手枪的闷响,正中眉心。白大褂带着满腹的才华下地狱了。“现在轮到你了,该死的王八蛋,我最讨厌始乱终弃的人。”手枪指向目标人物,辛史掏出照片确认。

“叽里呱啦呼玛塔塔……”目标人物惊恐的比划着,看来是听不懂中文,手中红酒杯依然没有放下。如血般嫣红的液体随着手的抖动,泛起一阵真涟漪。确认完毕之后,辛史用照片刮下了裤腿上的粘稠物,顺手抖进了红酒杯,然后手枪抵住目标的额头,恶狠狠的喊道:“喝了它!”

目标这回猜出了辛史的意思,仰头一口干掉了杯中的红酒。随后,枪响,人倒在了地下。“我也很讨厌恶心的人,你挖就挖了,居然还喝掉,好吧,你干杯,我随意,敬你余生不悲欢。”辛史擦了擦手枪,抖落一地的鸡皮,自言自语道。

“我靠,光顾着杀人了,怎么证明我完成了任务啊?”对于杀死几个毒枭,辛史是没有任何负罪感的,他有点发愁的是怎么交代任务。“不管了,割两个耳朵吧,魔兽世界就是这么玩的。跟老亨利一人一个,嗯,就这么决定了。

完成这一些列的动作,辛史换上护卫的衣服,带上墨镜,一副急吼吼的模样向门口冲出去。混乱的局面依然如故,同样的迷彩,以及墨镜将他完美的混入了人群中。

突击手和潜伏者已经被逼退到山谷侧面的高点会和了。两人战斗经验都非常丰富,相互交叉掩护非常默契,有效压制了武装集团的进攻速度。混乱中辛史径直冲向丰田车,点火发动,向老亨利埋伏的方向开去。

“老亨利,mission Completed!”

一晚上的相处,他开始有点喜欢这个腼腆的老雇佣兵了。特别是他被揭穿时窘迫的样子。老亨利在他发动皮卡车的时候就认出了他,拖着负伤的腿,往路边的方向靠近。忽然停下来,朝着辛史大喊“RPG!”

辛史大惊,将方向打死,一个甩尾,堪堪避过炮弹的弹道。随后一阵剧烈的爆炸,炮弹的冲击波震得皮卡车差点侧翻。一咬牙,直接挂着倒档往老亨利的方向开去。“老亨利,我来了,掩护我。”

辛史倒车的技术一般,躲避射击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规则的S型,他将不规这一原则发挥到了最大,然后成功的将车撞到了道旁的一棵树上。一阵反弹,将他整个人的胸口撞到坚硬的方向盘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发誓,以后开车一定要好好系上安全带。想归想,手上动作没有一丝犹豫,加档,掉头,起步一气呵成。皮卡车冒着黑烟急速的向老亨利跑去。

老亨利终于爬上了皮卡车,车上的重型机枪将追兵压制得寸步难行。这就是战场老兵和普通战士的区别。一个是在战争中磨练出来的杀戮机器,一个是穿上军装会开枪的农民。二者之间的区别,让辛史甚至生出来一种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荒谬感。

忽然,辛史感到脖子一阵刺痒,浑身的汗毛倒竖。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他被一个狙击手锁定的时候。

《最强妖孽兵王》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