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宁阎苑廷的小说久别终相逢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宁阎苑廷的小说久别终相逢在线阅读

久别终相逢

时间:久别终相逢作者:丫丫来源:zzy

久别终相逢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叶宁阎苑廷的最新小说由丫丫写的,久别终相逢免费在线阅读: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第1章 她是第一个

“叶小姐,已经查出来了,您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叶宁攥住裙子的手,紧拧了一下,“流产手术可以尽快安排吗?”

医生看着她略有些苍白的脸,“上次您已经流过一次产,要是这次还要流掉的话,恐怕很难怀孕了。”

走出房间,叶宁脚步还是有些虚浮。

同事应娜迎面走上前,担忧的问道,“怎么样?叶秘书,你的身体没事吧?”

公司昨晚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她突然晕倒,可吓坏了众人。

所有人都知道,叶宁是他们老板手下的得力干将。

老板性格向来阴晴不定,公司上下也只有她才能应付得了,她要是出了意外,今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宁摇了一下头。

“那就好。你从昨晚昏迷到现在可吓死我们了。”应娜松了口气,“看你脸色有些苍白,您家在哪,要不,我送您回去?”

“不用。”叶宁婉拒,“国外客户那边的方案还没有商定下来,阎总明天就回国了,我们还是尽快……”

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道熟悉冷峻的身影,叶宁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错愕。是阎苑廷,她的顶头上司,按理来说,他不是要明天才回国的吗?

叶宁唇一动,还没出声。

“阎总。”忽然,一道欣喜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掠过她,亲昵熟络地挽住男人臂弯,娇嗔道,“阎总,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好一会了。”

是新锐女模特艾雪儿。

“怎么?”男人壮似无意扫了眼叶宁,大手搂住旁边女人的腰,挑起她的下颚,轻佻一笑,“想我了?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可是一下飞机,就赶来见你了。”

艾雪儿一愣,今天一早,她收到了阎苑廷让她来医院等他的电话,怎么变成她身体不舒服了?

不过,听到他这些话,艾雪儿还是相当甜蜜的,踮起脚尖就在男人侧脸上落下了一个香吻。

男人唇角笑意加深,深邃的眼眸往旁看了过去。

应娜立刻站直身子,恭敬的叫了一声,“阎总。”

阎苑廷淡淡地嗯了一声,视线落在她旁边的叶宁身上,唇哨微挑,“叶秘书,你也在?”

在男人侧脸的那道鲜红的口红印上定格几秒,叶宁紧攥了一下手,努力忽视胸中钝生生的疼痛,仰起头,礼貌微笑地叫了句,“阎总。”

“叶秘书倒是有空。”阎苑廷危险地敛了下眼,语气凉薄,“上班期间,跑医院来闲逛了?”

“阎总,您别误会。”说来也奇怪,阎总对每个人都和颜悦色的,却独独对叶秘书冰冷冷的,从来都不摆一个好脸色,要不是叶秘书工作能力强,恐怕早就被开除几百回了。

应娜解释道,“叶秘书在昨晚开会的时候,晕过去了,是我送她来医院的,也是直到现在,她才醒过来。”

因为那会议实在是过于重要,她记得她还专门发了邮件给他啊。

“哦?”阎苑廷漫不经心地睨向叶宁,“叶秘书这是得了什么病?”他看向她手中的病例,大手伸过去,“拿来我看看。”

叶宁心一惊,倒退一步,抬手就把病例给撕了,面上依旧临危不乱,“只是简单的肠胃不舒服,谢阎总关心,我没事。”

手滞在半空,阎苑廷眼底有一丝怒焰腾烧,看着她的脸,有些咄咄逼人,“简单的肠胃不舒服,就要在医院待一天?我花钱雇你,就是让你这么偷懒的?”

叶宁神色波涛不变,“周末我会把时间给补回来。”

“很好。”阎苑廷怒极反笑。

这个女人脸上无时无刻不带着一张虚假的面具,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永远都能从容面对。

呵。恐怕,也只有面对那个人的时候,才会摘下来吧?

“阎总。”艾雪儿摇晃着阎苑廷的手臂,突然撒娇,“你不是说要送我礼物吗?”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阎苑廷对艾雪儿温柔一笑,附而眼神一冷,拿出一条项链往叶宁脸上砸了过去,“给艾小姐带上。”

项链砸在脸上很疼,叶宁心底有些不悦却强忍着。

曾经就连避孕套她也给阎苑廷送去酒店过,这没什么大不了,她把项链挂在艾雪儿脖子上。

阎苑廷看向叶宁,薄唇微挑,“叶秘书觉得艾小姐带这项链怎么样?”

项链带上,叶宁倒退一步,脸上挂着职业般的笑容,“这条项链简直是为艾小姐量身定制的一样。”

阎苑廷看着觉得无比碍眼,他冷嗤一声,“叶秘书这虚伪的职业毛病,还是一点都没改变。”他手搂着艾雪儿转身离开了。

叶宁身姿笔挺,弯腰,“阎总慢走。”

目送阎苑廷的身影渐行渐远,叶宁缓慢地站直身子。

目睹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谈情说爱,还能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

她想,她是第一个。

她叶宁不仅是个合格的秘书,还是这世界上最合格的太太。

第2章 阎苑廷,我们离婚吧

夕阳落幕。

叶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厨房忙活的周嫂迎面走出来,“太太,您回来了?晚饭还没有做好,你稍等一下。”

“今天不用煮我的那一份晚饭了。”叶宁抬步走上阶梯,“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好的。”

推开卧室门,叶宁熟门熟路地从衣橱里拿出件白色的长裙换上,再次下到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已经在小区外等候多时,一位年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位上,轻佻一笑,“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叶小姐打扮起来,不比那些选美冠军差啊。”

说话的是祁家的小儿子祁振哲。

前段时间,他爸为了拿下国标地产开发权,私自行贿高层人员,瞒着股东做假账暗中亏空了公司三千万,被他抓住了把柄。

叶家没钱,三千万这个大窟窿,她一时间也拿不出。祁振哲就以此作为要挟,要她在今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跟他去山顶看流星雨。

否则,就让她爸蹲监狱。

叶宁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值钱。

被人这么赤裸裸的盯着,她面色不悦,声音也冷了几分,“你会按照事先约好的,遵守承诺吧?”

祁振哲笑眯了眼,“自然。”

叶宁走到副驾驶座位,拉开门,刚坐下。

“哐当!”地一声,车尾巴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叶宁身子往前一抛,又被弹回来原位。

祁振哲低咒了一声,“我艹!”

他解开安全带,还没有下车。

“哐当!”地一声,车又被人蓄意撞了一下,这一次还比上一次狠了不少,叶宁险险拉住车门把手,才没有被抛了出去。

第一次要是不小心,那么第二次就绝对是故意的了。

叶宁不敢再待下去了,她忙下车。

祁振哲气得大发雷霆,下了车,就往后面撞他车的那辆车冲了下去,“喂,你怎么开车……”

当看到那摇下来的车窗时,他脸色惊变,讶异出声,“阎总?”

车距并不远,叶宁听到祁振哲的话,心噔了一下,下意识地扭过头。

阎苑廷面无表情坐在驾驶座位上,冷冷地透过车玻璃看着她。

虽然她跟阎苑廷结婚了,但阎苑廷非常讨厌她,结婚第二天就搬出去了,除了隔几个月例行公事往她这里跑一趟之外,他几乎从不回家,今天怎么就……

叶宁总觉得有种被自己老公捉奸的错觉,她走过去,迟缓地叫了句,“阎总。”

呵。这女人平日里在办公室都是素颜朝天的,面对他也从来都是白T恤牛仔裤,或者是非常传统的职业装。

现在?露了膝盖的白色小香肩裙,还特么化妆了?

阎苑廷眼神忽然变得森冷,“叶秘书这是要去哪?”

“听说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叶秘书答应陪我去看了。是吧?叶秘书?”祁振哲暧昧地朝叶宁挤了挤眼。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阎苑廷,稀奇地挑了下眉,“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阎总,总不可能强人所难,让叶秘书现在回去工作吧?”

“要是我偏要强人所难呢?”阎苑廷冷冷睨向叶宁,用不容拒绝的命令道,“上车!”

“很抱歉,阎总。”要是拒绝祁振哲,她不止赔不起三千万,更会让她爸坐牢,无论是哪一个,后果她都没办法承受得住。

“现在是我的下班时间。”顿了顿,叶宁对着祁振哲道,“祁少,我们走吧。”

阎苑廷眼底掠过一丝兴味,摆摆手,“阎总,回见。”

阎苑廷俊脸铁青,额头青筋暴跳了一下,他冷冷地看着叶宁转身就走的背影,眼底怒火腾烧,“叶宁,你敢在往前走一步试试。”

叶宁身子一颤,却没停下脚步,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正准备进去。忽然,凛冽寒风从侧面逼来,车门被人抓住,猛地一甩,砰地一声,关上。

手腕被人抓住,用力一拖,叶宁被阎苑廷拖得跄踉前行,她脸色微变,声音有些失控,“阎苑廷,你干什么?放开我……”

阎苑廷俊脸阴沉,拉开副驾驶的门,直接粗暴地把她丢进去,坐在驾驶位,一踩油门,车咻地一声,进入了小区。

到了阎家,将女人从车上拽下来,带上二楼,他一脚踹开主卧室的门,用力一甩,砰地一声,叶宁猝不及防跌在床上。腹部抽疼了一下,她瞳孔细微地缩了缩。

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叶宁脸色微变,双手撑着他,脸上有些慌乱,“阎苑廷,你干什么?”

男人俊脸冷得吓人,大手直接往撩起……

“混蛋!”叶宁情绪失控,激烈地挣扎着,“放开我……阎苑廷你听到没有,你快放开我……”

“怎么?愿意给别的男人碰?自己的老公却不行了?”阎苑廷眼眸喷出了怒火,大手钳住她的脖颈,狠厉道,“叶宁,我还没死呢。你偷.人就敢偷到我头上来了?”

呼吸瞬间缺氧,叶宁艰难开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阎苑廷怒极反笑,“孤男寡女跑去山上去看流星,你是要告诉我,你俩要盖着被子纯聊天?”

“所以,在你眼底我就这么不堪?”叶宁身子一抖,愕然地看向他,满腔的愤怒突然间就消失殆尽了。

她闭上眼,略有些倦意地开口道,“阎苑廷,我累了,我们离婚吧。”

第3章 你不也挺主动的吗?

“离婚?”阎苑廷掐着她脖颈的手骤一用力,眼底的怒焰腾烧,“好成全你们这对苦命的野鸳鸯?你做梦。”

叶宁被刺的心脏一疼,睁开眼,下一秒,男人紧紧攥住她……

她心跳失控,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嘶哑的声音极力保持镇定,“阎苑廷,你说过你不会碰我的。”

男人冷笑,“三个月前的那一晚,你不也挺主动的吗?”

他刻意放轻语速羞辱她,“我还记得,那晚在床上,你可是放.荡的很呢。”

他粗暴地抵开她的腿,压了下来。

叶宁被羞辱的浑身血液一冷,想到腹中孩子,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拿起床柜上的花瓶对着他的头砸了下去。

“砰!”地一声,男人猝不及防被砸在床旁,头顶鲜血委顿流下……

看着那刺眼的鲜血,叶宁瞳孔遽然收缩,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爬上前的冲动。

“那晚,我被下了药。”想到他跟她上床的上一秒,从别的女人房间衣衫不整地走出来。

她攥着指尖,一字一句提醒着他,“你既然记得,那么也该知道,从头到尾,我把你当成了谁。”

阎苑廷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是的,她抱着他,叫的却是别的男人的名字。甚至,为了那个男人还不惜打掉过他的孩子,呵。

他冷笑,“爱的是别人,却嫁给了我,你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没人知道,在知道要嫁给他的那一天,她有多幸福。

也没人知道,新婚当晚,他浑身酒气带着别的女人睡进他们的新房,她有多绝望。

“你不也一样吗?”

叶宁声音晦涩,“被迫放弃自己所爱的女人,娶了一个憎恶到骨子里的女人,你心里也必然很煎熬吧?”

“可我跟你不一样。”阎苑廷眼底掠过一丝极端的憎恶,“除了你,我还有成千上万个选择,但你,这辈子是注定待在地狱里爬不起来。”

大手用力一甩,“别让我知道,你跟姓祁的还有任何联系,否则,别怪我让你们叶氏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叶宁猝不及防被甩在床上,下一秒,砰地一声,男人甩门离开。

她苦涩地笑了一声,忽然,胃里一阵恶心,她脸色一变,冲进洗手间狂吐了起来。

耳边,男人凌厉的嗓音透过深远记忆传来,“叶宁,别自取其辱,你很聪明,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是第一次,席宇珩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说的话。

她还记得特别清楚,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从哪个女人的香闺里走出来,醉醺醺的,身上还有女人未褪去的香水味。

叶宁仰头看着镜子,镜子中,她脸色苍白到没有一点血色。

忽然,她想到了上一次,躺在医院里面对着的冷冰冰的床板跟仪器。

这一次,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了。

夜凉如水,劳斯莱斯在街道上疾驰。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男人阴沉到极致的脸,犹豫了几秒钟,终究说道,“阎总,刚才我得到消息,叶秘书的父亲好像因为挪用公款的事被抓了。”

男人冷勾了唇,“是吗。”

司机道,“听说是祁家小公子祁振哲举报的。”

阎苑廷神色稍微地松动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难辨的复杂。

翌日清晨,叶宁很早就醒过来了。在出门工作时,她接到了妈妈习月晴打来的电话。

“宁宁,怎么办,昨晚你爸因为国标地产开发权,挪用公款贿赂高层的事被查了。”

叶宁心猛地一沉。

习月晴伤心的哭道,“现在他已经被带到局里面去了。公司账面上现在亏空三千万,加上还有一千万的保释金,妈实在是想不到办法才打电话给你了,你能不能帮忙去求求苑廷……”

她跟阎苑廷相安无事的时候,他都不见得会帮她,就别提他们昨晚才吵过架。

“要是你爸出了意外,我也不……”

“妈,你别急,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叶宁安抚了习月晴一句,就挂断电话,沉默几秒,她打了通电话给阎苑廷。

毕竟是她父亲,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试一试。

对方语音提示关机,叶宁转打给了公司总裁办,“阎总来公司了吗?”

女秘书助理应道,“还没呢。”

叶宁结束电话,直接开车去到了阎苑廷郊外所住的别墅。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未显诚意,叶宁下车等候,不多久,那辆熟悉的座驾从铁栅门开出。

叶宁冒着大雨,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冲上去。

“阎……”

透过朦胧雨帘,当车窗看到阎苑廷身边坐在一位身材火辣的女人时候,叶宁眼睛似乎被什么尖锐刺了一下,身子僵在了原地。

车咻地一声,从她面前飞驶而过,溅了她一身泥水。

这是阎苑廷私人住宅,他从来不带女人回来过夜。就连她,他也从来没让她进去过。

手机铃声响起,叶宁面色恍惚地接通了电话。

祁振哲漫不经心的笑声传出屏幕,“叶秘书,喜欢我送给你的这份大礼吗?”

叶宁看着那车渐行渐远,面无表情地擦了下脸上的雨水,“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父亲?”

“这就要看叶秘书怎么做了。”祁振哲略含兴味道,“我在新世纪酒店7205房间等你。叶秘书,这次,应该不会让我失望了吧?!”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