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纪哲野宁千羽)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纪哲野宁千羽)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

时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作者:绯重色来源:WXB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完整版在线阅读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是作者绯重色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纪哲野宁千羽) 的小说:一张拍卖合同,他成了她的金主,一次次被吃干净,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纠缠不休:“纪哲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妖孽俊美的金主不同意地看着她:“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当然是继续,直到我满意为止。”她气得脸蛋都酡红,咬牙狠狠地瞪他:“你再碰我一次看看……”他狂笑:“放心,我不会再碰你一次——”因为他会碰她好多次,...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赤果果的拍卖品

“终于到了今晚的高潮了,这一位,宁千羽,出自书香名门,现在是圣樱高三的学生,绝对是清纯,美丽,惹火,智慧集一身,当然,她和前面四位一样,从未经人事,只要在场的哪一位拍下来,绝对能让你们随意调教……”

“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主持人的话没有说完,台下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叫价,一开口就是千万以上,越贵的,得到手才有价值,何况这最后一个女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值得他们不惜千金。

今晚,A酒吧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它的特别在于,每天都有不同的女人供顾客拍卖,并且每一个拍卖品都保证质量,前面几个女孩已经用最满意的价钱被拍下来。

越是最后,越是珍贵,更是最高潮。

宁千羽的腰间挂的是五号牌,她感觉到所有的目光灼热而亢奋地盯着自己,恨不得将她吞噬般的渴望。

眼光毒辣,背景越是雄厚的男人都给足耐心等待,对他们来说,前面的只是小菜一碟,最后出来的才是今晚最鲜美的肉质。

宁千羽的心几乎提到了喉咙。

只要被拍下来,她就有钱替舅舅的公司还清债务。

舅舅绝望的神情在她脑海一闪而过。

这只是唯一能帮舅舅的办法,也是唯一能报答舅舅的方法。

A酒吧的规矩,能当上每晚的压轴拍卖品,最后以理想的价格被拍卖下来,她只要付A酒吧百分之四十的手续费,所有的钱就属于她。

但是她要当对方一个月的情妇。

一个月的情妇而已。

宁千羽,你行的,你行的。

与此同时,纪哲野坐在二楼的包厢里面,冷眼旁观着楼下的一切,包厢是透明的,能将场里的一切尽收眼中,但是别人是绝对看不见包厢里面的情况。

他的目光落在台上几乎赤裸的女孩身上,她只穿着黑色的比基尼,完美无瑕的玲珑曲线,衬着那张清纯绝丽的脸庞,在极强的灯光之下,肌肤几乎透明般雪白,对任何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诱人的小妖精。

美得极致的眉眼,玲珑的曲线,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将她的脸蛋衬托得白皙如雪,嘴唇不点自红,仿佛刚成熟的樱桃,让人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的甜美。

但,吸引他的并不是女孩的完美条件。

而是因为她是宁千羽,

纪哲野的目光一点一点地阴冷下来,唇边的弧度却是越来越放肆张扬,那个骄傲的公主,竟然抛下她所有的尊严,当一个有价的拍卖品。

这个在他眼中无聊到极的拍卖会,此刻终于有了些意思。

他身边的人仿佛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少爷,你不是想……”

“买下来!”凉薄的唇冷漠地吐出三个字。

“少爷,这是拍卖品。”阿诺解释。

那种荒缪的游戏,少爷一向不屑一顾,此刻为什么会产生兴趣?

纪哲野挑眉,似笑非笑地望着台上的公主,极英俊狂野的脸庞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戾:“我说,买下来。”

宁千羽越来越不安,感觉得有一双猛兽般的眼眸如影随形,仿佛有一双极放肆的无形的手在她的肌肤上肆意地游移。

背,忍不住涌起寒意。

目光惊恐地落在二楼的玻璃上面,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直觉告诉她,玻璃的后面有着非常强势的气场,强大到她连隔着玻璃都无法直视。

“八千万一次!”

这个巨额的数字,让宁千羽的心猛地一跳。

清澈极美的眼眸闪过一抹疑惑,她是不是听错了,叫价竟然达到八千万?

前面那四个女孩,最高的也才二千三百万。

不但是宁千羽,就连主持人的心底也讶异极了,这是A酒吧经营拍卖以来,第一次达到这么高的叫价。

这台上唯一的女孩,仿佛一件最珍贵的瓷器。

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极其毒辣,自然一眼就看出什么才是最极品的女孩。

无疑,宁千羽正是。

“八千万第二次!”主持人几乎忍捺不住激动的嗓音,眼中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八千万,天啊,八千万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三千二百万,宁千羽一个人让酒吧大大地赚足了钱,如果再多几个宁千羽就好了。

宁千羽的心再次一紧,没有人叫价了吗?真的没有了吗?

这意味着今晚她会成为某男人的玩物,或者宠物?

主持人鼓舞地环视,然后慢吞吞地说道:“八千万,价钱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各位还有想出手的吗?”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借着醉意闹起来,冲着闫总吼:“闫总,只是一个处子,有必要叫那么高的价吗?不要破坏行情好吗?”

“就是,八千万,都够买一条海洋之钻了。”

那位闫总,心定神闲地喝着八四年的拉斐,对于所有嫉妒的目光视而不见,如鹰一般的目光打量着台上的可人儿。

第2章 游戏规则

“如果没有人叫价的话,那么,宁千羽就属于闫总了。”

如雷一般轰动的掌声,掌声中混合着嫉妒,不甘,不舍,迷恋。

清纯到极致,骨子里透着风情的纯净女孩,简直就是十年难逢一次,得不到,简直就是人生一大憾事。

可是八千万的价格,几乎是一砸千金——

主持人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即便没有人再叫价,但八千万,绝对是好的价钱了,她的手指向某个角落,灯光随着她这个动作,落在那位闫总的身上。

那是一个中年的男子,岁月的痕迹尽管不明显,却也看得出,他的年纪,可以做宁千羽的父亲有余。

宁千羽紧紧地咬住下唇,飞快地低下了头,悲哀地想,宁千羽,从你答应了交易开始,你就不是一个人,你只是一件货品,既然是货品,就没有选择主人的权利,认命吧,认命吧。

她的拳头忍不住紧紧地握起来,等待着主持人的一捶定音。

“慢着——”

主持人的讶异声再次响起,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宁千羽抬眼,只见一个西装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台上,并且正和主持人低低耳语。

她的心再次狂跳起来,直觉告诉他,他们的耳语是和她有关。

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

这次的拍卖失败了?

不行!

她绝不允许失败,更不允许一大笔钱就这样落空。

这时候,主持人那张美丽风情的脸庞笑逐颜开地宣布:“纪少开价,一亿二千万。”

纪少?一亿?二千万?

天啊,不愧是纪少,果然好大的手笔,现场顿时更为轰动的尖叫声,所有望向宁千羽的目光更是复杂矛盾。

连纪少都看上,绝对不是极品那么简单了。

本来不想一砸千金的男人们再次蠢蠢欲动,但是又不敢和纪少抢,在S市,凡是纪少看上的,不管什么手段,他都会得到。

纪少的背景,就算他们倾家荡产都无法与之抗衡。

宁千羽的眼眸涌起一抹茫然,纪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突如其来的更高价,她的心忍不住狂跳!

她从来没有想竟然会达到天价,一亿二千万,可以解决舅舅所有的困难有余了,她兴奋,但更多的不安——能出得起更高的价,是不是意味着对方的年龄会更老?

唇被她无意识地咬得发白,她要侍候一个又老又胖又恶心的男人一个月?

那位闫总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本来是他的囊中物,突然杀出了个程咬金,这叫他怎么甘心,猛地站起来,沉声说道:“这不合规矩,明明已经叫了第三次的价,货已出门,怎么可以再叫价?”

他在S市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主持人根本不敢轻易得罪。

“闫总,你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要锤子敲下才算成交,另外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我家少爷说了算。”本来想离开的黑衣男子转身,淡漠地回答。

闫总的脸色顿时灰败,他想起好几次的生意都惨败在纪哲野的手中,纪哲野,确实是一个手段狠辣到极致的人,就连他这种老姜都不是对手。

……

这是一个宫廷一般极尽奢侈华丽的房间。

也是纪少的专属房间。

在A酒吧,也只有纪少才有份量拥有自己的房间,外人都不知道,只有少数人了解内情,A酒吧,纪哲野是最大的股东。

宁千羽浑身赤裸地坐在床上,此刻的她,除了不安,就是不安。

现在的她,洗得干干净净,甚至喷得香喷喷的,正在等待着金主的出现。

她极力地忽视心里越来越强烈的骄傲,拼命地告诉自己,宁千羽,你已经不是那个拥有万千宠爱,被所有人呵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了,你只是一个孤儿,一个依赖别人生存的孤儿。

一亿二千万,你竟然还值一亿二千万,该满足了好吗?

脚步声优雅地传来。

宁千羽像一只受惊的小鹿,眼眸飞快地望向脚步的位置,黑白分明的眼眸充满了不安,当然,纪哲野是什么人物,他的眼睛冷锐得仿佛穿透一切,一眼就看得到她骨子里那些骄傲的动荡因子。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床前。

越来越近的距离,让他清清楚楚地认出了她。

尽管隔了七年,但他还是认出她。

小时候的她已经拥有让所有男孩为之疯狂着迷,让任何女孩都嫉妒的美貌。

相比当年,现在的她更是美得极致,肌肤在灯光下仿佛散发着一层诱人的光泽,平坦的腹部,极致的浑圆,修长光滑的大腿,带着青涩的味道。

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宁千羽感觉到他目光的放肆,也感觉到在他的眼中,她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件有价的货物。

面前的男子,五官轮廓英俊得惊人,一身立领的大衣,让他看起来有一股俯视一切的王者气势,浑身散发出来的狂野,几乎卷席空气,让她窒息。

他明明英俊得仿如天使,目光却阴戾冷锐,极之可怕。

他,就是将她拍下来的金主?纪少?

宁千羽死死地咬住下唇,努力不给自己的恐惧表现出来,忍住想颤栗的冲动,这男人,怎么可以用那样邪肆的目光打量她。

实在太可恶。

可,他就是金主的话,就有邪肆的权力,宁千羽在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冲动累事,舅舅的公司就靠今晚了,绝对不能被自己破坏。

“千羽,是舅舅对不起你,如果真有一点办法的话,舅舅也不愿意推你进火坑。”舅舅绝望而无力的声音在脑海响起。

12岁那一年,爸爸经营不善,误信了坏人的话,宁家一夜间倾家荡产,爸爸因此进了牢中,而妈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得了忧郁症,两年后死了。

之后,她一直在舅舅家。

舅舅对她们母女很好,妈妈的病,舅舅不惜一切地想办法。

第3章 差强人意的宠物

纪哲野的唇冷淡地轻勾,极动听的声线响了起来:“一亿二千万,强差人意了一些。”

强差人意了一些?

什么意思?

她猛地抬头,直视如狼一般狠戾的目光,心底一股寒意无来由地涌上来。

暗惊,为什么这男人的眸底竟然有着隐隐的恨意?他恨她?

为什么?

忍不住盯着他的五官,脸庞轮廓分明,混着欧美的深邃和东方的贵雅,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子,如果之前认识他的话,她一定不会忘记。

所以,他的恨意是不是无来由了一些?

宁千羽咬了咬唇,用倔强的目光望向面前这个用一亿二千万将她拍下来的金主,“先生既然觉得强差人意,为什么还将我拍下来?”

纪哲野的目光如狼一般紧紧盯着她的脸,唇边的嘲意渐盛,公主就是公主,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她那可笑的公主病。

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在她的肌肤上打量,仿佛一双手极尽放肆地抚摸她的寸寸肌肤,诱人雪白的高耸,光滑修长的大腿,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宁千羽的背不由得僵直,眸子忍不住涌起屈辱的神色。

他是故意用那种羞辱人的目光打量她。

绝对是。

她的背挺得更直,精致的下巴骄傲地微微抬起,什么差强人意,她分明就是比之前那四个条件好太多。

何况,她是宁千羽。

“先生——”

“主人。”极淡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嘲意。

宁千羽一愣,望着他那满是嘲意的眼神,下一刻懂了他的意思。

他的意思,她是他刚买的一只宠物,所以,她只有喊他主人的资格。

她气愤得脸蛋顿时红起来,恼怒地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先生,不,主人,就算你是我的主人,那也只是一个月时间,所以,春宵一刻值千金,请主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她只想快点结束今晚,好拿到钱。

一想到可以解决舅舅的危机,她就什么都不怕。

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而已,贞操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他极尽尖酸地嘲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看样子,我这一亿二千万是不是有些不值?我的宠物在那方面已经被人调教过了吧。”

她的脸憋得更红,宁家破败之后,她已经将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尘封起来,无论面对再大的羞辱或者再难听的话,她都若无其事。

可这个男子,他的话简直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残酷地就将她的骄傲刺得血淋淋。

美眸划过一抹狠狠地受伤,她狠狠地瞪着他,背挺得更直,她才不要将自己的狼狈赤果果地逞现在这个残忍的男人面前。

就算他用一亿二千万拍下她,她应该对他心存感激,可此刻,她的心里却恨不得就这样跑掉。

他若用钱来羞辱她,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

宁千羽忍住那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咬牙问:“先生,我没有,我还是清白之身。”

纪哲野阴阴沉沉地望着她,看着她恼羞成怒,想要反抗,却又死忍的样子,只觉得莫大的快意。

他突然脱掉了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的衬衫,修长有力的长腿,将这男人的霸气表露无遗。

宁千羽的心突然狂跳,忍不住闭上眼眸,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很明白,从签下合同的那刻始,负责人已经对她千叮万嘱,一定要乖顺得像一只小猫咪,绝对不能得罪她的金主,特别是这个姓纪的男子。

但是,要和这个尖酸刻薄,狂妄不可一世的男子做那种事,她就忍不住想颤栗,也分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

他分明就是瞧不起她,极尽地瞧不起她。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将她拍下来?

宁千羽,现在不是讲尊严的时候,她现在最需要的是钱,舅舅更需要钱。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掌按住她的脑袋,逼使她的头低下。

骨子里的倔强,她本能地反抗,脸蛋通红,低嚷:“喂,你想做什么?”

只听纪哲野用冷淡得近乎残忍的语气对她命令:“让它快乐。”

该死的,从一进门看到她的曼妙的身段开始,身体里的渴望就像岩浆一样喷发,根本无法控制。

他竟然对这该死的女人有渴望,一想到这一点,心就忍不住涌起莫名的怒意,只想用更极端的方式来侮辱她。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最了解宁千羽这个女人。

虽然他不知道她进来酒吧成为男人争抢的一件货品的原因,但他相信,无论宁家再落魄,她骨子里的骄傲和娇气,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失。

果然,宁千羽的眼中浮起因屈辱而涌起的愤怒,她挣扎,想摆脱他的手,“放开我!”

他的力道不但没减,相反,因为他的挣扎,力道更加重了一些,他尖酸地嘲笑:“怎么了?不愿意?你觉得你有资格说不愿意吗?你只是我买下来的货物而已。”

是,她只是一件货物而已。

晶莹的泪水顿时涌上她的眼眸,美得楚楚动人。

她咬牙:“我,不要!”怎么可以这样羞辱她?她几乎要气疯了。

不要吗?

纪哲野的嘴唇勾勒成邪肆的弧度,另外一只手突然握住她的腰。

她的腰,轻盈,柔软,是独特天厚不盈一握的手感,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手感和触觉。

他,也不例外。

只是这样轻轻一握,他都能感觉到心底的渴望如兽一般想要疯狂挣扎。

他忍不住将她整个人卷进身体,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她的肌肤如丝一般的光滑。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