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少人生)在线阅读完整版《狂少人生》小说

(狂少人生)在线阅读完整版《狂少人生》小说

狂少人生

时间:狂少人生作者:岛中人来源:WXB

(狂少人生)是作者岛中人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樊智飞李素的故事,《狂少人生》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大河朝两边,迢迢巅峰路。樊智飞重生到了两千年前,捡了个大便宜,获得了一身的本领,一路桃花绽放,不断逆袭,一点一点成为最年轻的强者。最终不腐的肉身,少年王的响当当称号,让他一路往上,终一生高居巅峰王位。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一路以来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淌过了多少次危难。没有波澜的经历,便成就不了一代王者。...

《狂少人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清河渔港

功力的大大提升,樊智飞在高兴之余,仍旧对那封信念念不忘。

木屋差不多已经完工,樊智飞将里面修正一番,让樊之妞搬了进去。

樊智飞从白头山回来的时候,意外地在洞湾村村口见到樊之犬。

这狗不是在白头山吗,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

樊之犬今天看起来格外地兴奋,看到樊智飞出现,立马摇着尾巴跑上前来。

虽然樊之犬一直待在白头山上,也一直陪伴着樊之妞,既然已经跟着他下山了,倒也不妨带在身边好好训练训练,指不定将来能有用得上樊之犬的地方。

回到家,李素如看到樊智飞不知从哪里带回来只狗,神情有些不悦,将手里的湿衣服往满是泡沫地盆里一放。

“智飞,你从哪里弄回来条狗的?”

樊智飞猜测李素如并不想喜欢狗,尴尬地抬手挠了挠头发,“朋友的,让我暂时照看几天,也就几天时间。”

这时樊天刚从屋内走出,看到樊智飞身边那条狗的时候眼睛一亮,“哪里来的狗,还挺活泼?”

“朋友家的狗,让我照看几天。”

樊智飞尴尬解释之时,樊之犬不知何时已经跑到樊天刚面前摇头晃脑,看起来樊天刚似乎还挺喜欢小动物。

樊智飞放了心,进屋,找了点儿饭喂给了樊之犬。

从白头山回来,李素如似乎对他的行踪不是很上心,这点儿倒是让樊智飞心宽。

高一部被整体划分成了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尖子生班级,另一部分则是普通班级。

而顺理成章进入尖子生班级的樊智飞,在其他同学眼里看来确实个历史性的大转折,也因此然让樊智飞对以前的那个他产生了一点儿怀疑,毕竟他可是个从小到大的学霸一枚。

进入尖子生班级的日子以来,学习节奏被加快了,看着身边的同学整天愁眉苦脸,紧绷着神经,樊智飞却只觉得轻松无比。

与外卖员的工作比起来,整天只要坐在教室内看看书写写字算算题,已经算得上时神仙生活了。

这天中午,樊智飞下课,打算先回趟家带着樊之犬出来溜溜,毕竟来洞湾村这么长时间了,始终将樊之犬锁在家里。

回到家,带上樊之犬,一路沿着村口外那条马路走着,不知不觉竟走回了学校。

面前一辆大红色的车子停在樊智飞面前,车窗被摇下来,萧红颜那张精致的脸蛋露了出来。

“樊智飞?”

回头,樊智飞一惊讶,“萧姐姐?”

萧红颜的烈焰红唇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妖媚,对着樊智飞一歪头,“上车,带你去了好玩的地方。”

有些犹豫的樊智飞刚想拒绝,萧红颜将目光投向樊智飞旁边的狗身上,“想不到你还是个铲屎官,带狗上来吧,我没洁癖。”

樊智飞一笑,带着樊之犬上了车。

樊智飞本以为这个这个时间点儿了,萧红颜会带他去吃饭,不成想萧红颜将车子停在了一家公司大楼前。

熄火,下车,带着樊智飞进了大楼。

“这里是清河渔港,想必你也听说过。”

萧红颜边说着,边将自己的工牌从兜里拿出,交给了前台。

樊智飞牵着狗走进大楼的那一瞬间,便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萧姐姐就是这里的经理了?那,为什么名片上没有写公司的名字呢?”

萧红颜转头一笑,“低调做人。”

跟着萧红颜上了电梯,直奔顶楼,是一处颇为安静和严肃的办公室区域。

樊智飞看着整体,与二十一世纪的发展规模来看,这里要是放在以后,恐怕连一个租赁的私人网络公司都不及。

但是放在这个年代,算是行业当中的佼佼者了。

不大不小的办公室内收拾得十分整洁,中间一处放置着一个大大的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黑色西装男人。

萧红颜推门而进的那一刻,脸突然一沉,樊智飞都看在眼里。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听后开门声音,将手里的杂志往桌面上一放,回过头来,“红颜?”

话还未说完,便见到了萧红颜身后的樊智飞,神情极为不悦。

牵着狗的樊智飞,觉得有些不妥,继而转身将樊之犬拴在了门外,自己一人进了屋。

不过转身拴狗的一会儿功夫,沙发上的男人已经紧贴着萧红颜站在她身后,动手动脚,让萧红颜的脸色极为难堪。

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樊智飞,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给你们俩介绍一下。”

萧红颜瞅准时机,礼貌客气推开搭在自己腰上的咸猪手,脱身而出。

“这是清河渔港的总经理池江。”

说罢转头看向池江,“这是樊智飞。”

这个时候,池江才将注意力放到樊智飞身上,上下打量一番,随即转头笑对萧红颜,“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你换口味了?”

被彻底激怒了的萧红颜,脸上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客气成分在,“池江,你别太欺人太甚了,好歹我也是清河渔港的人,你这样做就不怕我检举你吗?”

池江被萧红颜挑破窗户纸,瞬间没了好脸色,“区区一个副经理,敢跟我这么叫板?红颜你可别忘了,过几天儿就是股份重新洗牌的日子了,你哪里来的把握敢跟我这么叫板?”

樊智飞算是看明白了,眼下这个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清河渔港的总经理,原来是个贪财好色之徒。

“萧姐姐人很好,替我在学校解了不少围,同样作为萧姐姐的朋友,我是不大同意您的这番话的,我相信萧姐姐也不是那种为了所谓名利连自尊都不要的人。”

池江对樊智飞的这番话颇为不悦,眉毛一挑,似乎自己的好事儿是被樊智飞给搅黄了。

瞪着眼睛,“原来是高中生啊。”

池江转头看向萧红颜,神情趾高气昂,在樊智飞眼中,他同细猴和毛世雄一伙人没什么两样,都长着一副令人恶心的模样。

“红颜,今晚清流KTV,你不来我就只当你不给我这个总经理面子了。”

池江说罢,走到樊智飞面前,低沉说道:“小子,大人的世界你就别掺和了,好好回家念书,将来有你受的!”

边说,边拍了拍樊智飞的肩膀,言语神情之中满是讥讽与戏谑。

樊智飞给萧红颜的感觉始终是一种亘古不变的沉稳与隐忍,不管是面对篮球三剑客的羞辱也好,还是刚才池江的针锋相对也罢,他却始终雷打不动,表情管理的十分到位。

甚至一度让萧红颜怀疑,樊智飞到底有没有心,竟能够如此淡定。

“你没事儿吧?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讨人厌,别放在心上。”

萧红颜转身倒了杯水给樊智飞,樊智飞温柔一笑,接过水,“当然不会,人与人还是要分等级的。”

萧红颜微微一愣,随即莞尔一笑,笑容百媚横生。

“不过,今晚KTV你真的要去吗?”

樊智飞开口,心中对这种明摆着去了就等同于羊入虎口的圈套,替萧红颜感到担忧,但樊智飞始终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紧张和担心的情绪。

“你觉得我不去行吗?”

萧红颜倒是没怎么担心,现在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几天后的股份洗牌大会上,竞争力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

而对于在清河渔港工作了多年的萧红颜来说,这次的重新洗牌她比谁都清楚,这不过是池江为了一己之欲的得逞计划。

萧红颜势必要在这场内战当中保全位置,否则,她不但会失去股份所有权,甚至还会被扫地出门。

樊智飞虽然不明白清河渔港的情况,但看萧红颜看着手里的文件书眉头紧皱的模样,还是察觉到了池江口中所说的那个股份洗牌的重要性。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樊智飞用轻快的口气说道:“萧姐姐,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难不成就是这个能闷死人的地方?”

萧红颜‘噗呲’一笑,“你还小,上了班就知道了,有压力的地方也有快乐。”

嗯,樊智飞还小?他又何尝不是不知道打拼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滋味。

萧红颜带着樊智飞先在清河渔港公司转了几圈,带他参观了个个部门的运作情况,“将来毕业的话,你完全可以来这里,竞争压力虽然大了点儿,但各方面待遇还算是不错的,对个人的能力提升有着很大的推动和帮助。”

樊智飞倒是没想那么多,现在他的全部精力和心思都放在怎样提升自己的力量,以及那封神秘来信。

至于未来的工作问题,现在才高一的他,还真是没想那么远。

毕竟对于樊智飞来说,他已经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现在好容易重新回到了学校,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参观一圈,萧红颜便带着樊智飞去吃了个饭,随后便开车将樊智飞送回了学校。

看着樊智飞身边的狗,不免笑道:“难不成你要带着狗去上课?”

这才意识到樊之犬存在的樊智飞,一时之间也有些无措,萧红颜下车,牵过樊之犬,“让它先在清河渔港玩一会,下午放学了,直接来领狗,反正路程也不远。”

樊智飞只好同意,也别无他法。

第十章 教训

因为上次在校门口同毛世雄发生了一点儿小冲突,加上被白老师目睹,樊智飞时不时总是见了他就躲。

毕竟作为他的老师,打架也是违反校规。

巧的是,樊智飞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因为调课的缘故,上了一下午白老师的课。

但值得欣慰的是,白老师像个全然不知情的模样,照常上课,没有特地找樊智飞谈话,更没有故意刁难。

下午一放学,樊智飞按照约定,步行去了清河渔港。

没有在清河渔港看到萧红颜的身影,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半了,牵着樊之犬从清河渔港出来的时候,樊智飞有些犹豫。

虽然他同萧红颜是刚认识的朋友,但毕竟她曾替她解围,这次池江让萧红颜去KTV,明白人一想就知道是个圈套,而樊智飞也不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萧红颜去钻圈套。

抬手打了辆车,“师傅,去清流KTV。”

樊之犬的体型不小,一身黑毛,同樊智飞挤在车内,让司机师傅的脸色有点儿难看。

一路上车子开得飞快,清流KTV位于一片灯红柳绿的闹市之中,樊智飞抱狗下车,直奔KTV。

嘈杂刺耳的声音,让樊之犬明显有些躁动不安,突然进入这种地方,让樊智飞的耳朵也觉得不大舒服。

莽打莽撞地进来,樊智飞竟忘了询问一下前台,是否能够透露一下池江的包间是哪个。

牵着狗在每个包间门口往内望,引来了不少驻足的目光。

许是来清流的人太过杂乱,这里的工作人员对樊智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是个什么惹不起的身份。

“樊智飞,你怎么在这里?”

萧红颜惊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一头金色长卷发披散在肩后,一身红色性感裹臀连衣裙甚是好看。

“萧姐姐,我不放心你。”

樊智飞刚说出口,身后的池江便出现在萧红颜身旁,尖锐声音之中夹带着一丝看好戏的意味,“呦,看来是老师作业布置少了,都高中生了,还这么闲?”

樊智飞不打算去理会讨人厌的池江,看向萧红颜,“萧姐姐,跟我走。”

“哎?”

池江一把拉住萧红颜的手腕,将其往自己身后一拉,“不好意思小学生,我跟你萧姐姐该干点儿大人该干的事儿了。”

说罢,池江带着萧红颜进了旁边的包间,樊智飞气不过,也跟着走进去。

带着狗突然出现的樊智飞,让整个包厢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燥耳朵的隐约重复播放着。

“这位是?”

顾彪年近五十的模样,似乎对这个突兀出现的人既是意外,又是不悦。

瞬间转变形象的池江,立马松开萧红颜的手,“顾局长记性怎么不好了,红颜啊,清河渔港的副经理,今天主动陪酒来了。”

顾彪甩甩手,“我是说他。”

池江转头看向樊智飞,脸一沉,“谁让你进来的!”

此时的萧红颜脸颊红润,似乎在这之前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摇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下,“我让他进来的,我带来的人。”

“池江?”

顾彪听此话,当即不悦看向池江,池江朝萧红颜使了个眼色,急忙解释道:“顾局长有所不知,咱们萧副经理年轻貌美,这不,有个不知好歹的高中生再追萧副经理,实在是让人头疼呢!”

“哦?还有这种事儿?”

顾彪随即一笑,转而看向萧红颜,越看越觉得面前站着的美人愈发动人,连忙招呼,“来来来快坐下,别让萧副经理累着。”

樊智飞扫视混乱的包厢一圈,视线越过顾彪和池江的头顶,最终落到了坐在正中央一身黑衣的冷面男。

吃人甚是突兀,不苟言笑的面容,身边没有一个陪酒女坐镇,就连左拥右抱的顾彪顾局长也逃得远远儿地,‘颐享天年’。

樊智飞毫不客气的牵着狗坐了过去,但见池江脸色突然一黑,呵斥道:“樊智飞是吧?给我出去!”

萧红颜坐到樊智飞身边,脱离了顾彪的魔爪,“都说了是我带来的人。”

此时的池江也不再客气,“萧红颜,股份你是不想要了吗?识趣的话就老实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萧红颜也是破罐子破摔,打算消消池江的嚣张气焰,樊智飞却连忙拦下了她。

“萧姐姐,我们走。”

樊智飞拉起萧红颜,不顾在场所有人,离开了清流。

刚出KTV大门的萧红颜,突然蹲地不起,看过之后,樊智飞才发现萧红颜这是胃病又犯了。

刚才一定是喝多了酒,加上脾气急了些,连忙将其送到附近的一家小诊所。

好在就诊及时,医生给上了点滴之后,萧红颜便睡了过去。

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外面天儿早已经黑透了,诊所里清清冷冷,樊智飞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萧红颜似乎一直没睡,醒来,“家里着急的话就回去吧,打完这个我就回家了。”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我陪你吧。”

樊智飞将樊之犬拴在一旁,在萧红颜对面坐定,萧红颜也没有拒绝,反而笑道:“想不到你年纪这么小就这么会体贴人了,将来谁能嫁给你一定很有福气。”

樊智飞笑了起来,“可别这么说,萧姐姐人好三观正,谁娶了你才有福气呢。”

萧红颜抬头望向天花板,“但愿我能是个有福气的人。”

“不过,今天谢你了,看来明天回去我要好好看看你送我的那本功法了,现在我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差了。”

清流KTV内嘈杂依旧,池江低头坐在一旁,身份恭顺,一身黑衣的慕天寒神情淡漠。

“樊智飞,一个高中生?”

清冷的声音响彻在空荡安静的包厢内,威严具在。

连同旁边白山县公安局局长顾彪,也是一副恭敬模样,同池江一样,大气儿不敢喘一声儿。

“一中高一333班樊智飞,洞湾村樊天刚的独生子。”

池江一旁解释着,慕天寒却只是勾起嘴角笑了笑,“池江,当初你若是听我的话在清河渔港好好发展一下关系网,是不是现在也不至于落得个上下浮沉?眼看着股份洗牌的机会到了,而你却没能力把握得住。”

池江一头冷汗,这件事儿他也没提前预料到竟然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失手,更是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竟然让他失去了这次独占清河渔港的机会。

向来便觉得气愤,但却又找不到黑手是谁。

隔壁包厢内同样是安静一片,整个偌大的包厢也只有连个人在。

江州燕心中甚是不明白,转头看向坐在对面身材修长且健硕的好看男人,“老大,我不明白。”

晏征西喝着杯里的威士忌,“说。”

“您不是向来不喜欢同那帮人有牵扯吗?这次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如此大费周章,还惹了一身的灰!”

晏征西眸光晶亮,似乎对心中的计划颇有自信,“一身的灰不要紧,要紧的是要有拍灰的能力,拍落的灰也有它的价值所在。”

江州燕听不明白他,但是对老大的心思她也猜不透,也不敢却猜,只好作罢。

萧红颜打完点滴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先送了她回家,樊智飞这才赶回了洞湾村。

要不是路上有樊之犬陪伴着,通往村里那条黑漆漆的路,也足够让樊智飞胆战心惊了。

李素如秉灯等着儿子回家,一进家门的樊智飞便看到了里屋的亮光,心中一暖。

“怎么这么晚回来,功课很多吗?”

李素如面容担忧,樊智飞好生安顿一番回到屋里时,心中有些愧疚,这段时间他说了不少的谎话。

第二天,还未出家门的樊智飞便收到了萧红颜的短信,才知道她已经等在了村口。

萧红颜今天的脸色看起来很不错,“樊小弟,认我个干姐姐怎么样?”

樊智飞一愣,随即一笑,“你高兴就好。”

上了车,萧红颜请樊智飞去吃了个早饭,将车在清河渔港外停好,二人下车,打算徒步进公司。

一辆黑色越野贴着樊智飞驶来,眼尖的萧红颜见此想要拉樊智飞的时候,车子速度极快,开过去的身后溅了樊智飞一身水。

透过后视镜,樊智飞看到了池江那张幸灾乐祸的脸,顿时怒火中烧,气上心头。

萧红颜骂了几句,连忙查看樊智飞的身上,“没事儿吧?”

“没事儿。”

刚说罢,紧接着身后驶来三辆车,一辆宝马,两辆警车。

顾彪从宝马车上威风凛凛走下,身后两辆警车上统共下来二十几个持枪警察。

萧红颜见这架势心叫不好,拉着樊智飞从后门进了清河渔港公司。

池江一进大门便叫嚷着,随即而来的樊智飞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气,这段日子以来他足够隐忍了,决然再没有让别人踩头顶上的忍耐力了。

上前抬脚便将池江踹到在地,“敢暗算爷爷?”

萧红颜对樊智飞的变化颇为震惊,随即随着顾彪的一声令下,二十几个警察迅速将樊智飞包围在内,纷纷举枪。

一时之间,樊智飞成了活靶子。

第十一章 杀气爆发

樊智飞等谭清远和其他人打过招呼了,才懒洋洋地站起来,脸上浮现出微微的笑意。

谭清远大踏步走向樊智飞,还隔着三米远呢,就伸出了手,大笑道:“樊小兄弟,正想和你一起吃个饭呢,没想到就碰面了,缘分,缘分啊!”

樊智飞伸手和谭清远相握,笑道:“我可是个穷小子,没钱买单的。”

“额,樊小兄弟,你这话可就见外了,你请客,我买单,行吗?”

樊智飞大笑,“这个好,我喜欢!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解决一点小麻烦!”

说到这里,樊智飞脸色陡然一变,浑身上下,顿时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在场诸人,看到听到谭清远和樊智飞如此熟络热乎之后,心中早已震撼不已!及至樊智飞说要解决一点小麻烦、浑身杀气爆发后,更是如堕冰窖,一股莫名寒气,从脚底直窜脑门!谭清远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沉声道:“樊小兄弟,是什么麻烦,老朽可否一听?”

樊智飞冷笑道:“有那么一些渣滓,巧取豪夺,逼迫我干姐姐退出清河鱼港的股份,还大言不惭要把我干姐姐赶出白山县!我干姐姐不从,就各种威胁!我替我干姐姐说几句话,便遭到围攻!然后围攻不成,又反咬一口,说我暴力行凶!现在更是叫来警察,想要强行拘捕我!谭老先生,您说,我该当如何?”

“你放屁,”池江海大叫,“谭老,您千万别听他的一派胡言!是他打人,您看看我的伤,还有我手下兄弟的伤,都是他还有这个女人打的。

还有,就在刚才,他还当着顾局长的面,一脚把我踹飞,我着肚子,现在都疼死了。

谭老,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顾彪开口了:“谭老,樊小兄弟刚才确实当着大伙的面,一脚把池江海踹飞了。

至于其他的,还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

谭清远六十多岁的老公安,心里自然明镜似的。

这事一看就知是池江海先仗势欺人,却没想到遇上了樊智飞,结果碰的头破血流,只好拼后台了。

想到这里,谭清远缓缓开口道:“依我看,这事你们双方都不要计较了,就到此为止!至于清河鱼港的股份,当然不能强买强卖,必须双方愿意才行。”

“这怎么行,”池江海怒了,“谭老,您这是偏袒姓樊的小杂种,我不服!”

谭清远也怒了:“你还不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好,不服是吧,不服就找你哥去!”

“谭老,”樊智飞淡笑,“您真是太善良了。

你说算了,我是真不接受。

姓池的,还是那句话,清河鱼港,以后就归我干姐姐和晓梅了。

还有,今天你们是谁开的车?看看,溅了我一身的脏水!是哪两个,站出来!”

“小兔崽子,”池江海大骂,“你去死吧你,兄弟们,咱们走!”

樊智飞微微一笑,朝萧红燕努努嘴,萧红燕会意,大踏步冲上去,一顿狂抽猛踹!池江海杀猪般嚎叫:“啊,又打人了,顾局长,救命啊!谭老,你也看到了,这不是暴力行凶是什么?啊,救命!”

顾彪尴尬极了,看着谭清远,“谭老,你看——”谭清远冷哼一声道:“自找的!樊小兄弟,注意分寸。”

樊智飞点点头,“我再问一遍,是哪两个不长眼的开车?站出来,跪下道歉!”

噗通,有两个伙计跪下了,“对不起,是我们没注意,溅了您一身脏水,我们道歉。”

“狗一般的东西,”樊智飞冷哼,“红颜,算了!”

萧红燕这才停止殴打。

樊智飞走到顾彪面前,冷冷道:“顾局长是吧?今天看在晏先生和谭先生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

不过请你以后把眼睛擦亮一点,不要为虎作伥!还有,替我转告慕天寒,清河鱼港我要定了!他若不服,尽管出招,樊某人一一接着!滚!”

顾彪差点吐血身亡!尼玛,好歹老子是白山县公安局的局长,你就不能说话客气点,替我留点面子吗?不过有谭清远替樊智飞站场,顾彪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走!”

顾彪一甩手,一脸阴沉地走了。

江州燕等一众美女,对樊智飞是彻底拜服了。

“樊小兄弟,”谭清远叹息,“你这未免也太霸气了,老朽活了六十多年,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霸道之人!”

晏征西也道:“是啊樊小兄弟,我觉得你这个性,还是稍微改一改才好。”

“没那个必要,”樊智飞淡淡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犯我一分,我回敬十分!”

谭清远感叹道:“有个性,有实力,老朽佩服!”

“英雄少年啊,”晏征西满脸恭维之色,“樊小兄弟,择日不如撞日,正好谭老也来了,不如大家一起吃个便饭?”

“对对对,”谭清远忙不迭道,“就在这里吃吧,我记得这里的野生活鱼不错。”

江州燕高兴极了,赶紧吩咐下去,准备饭菜。

从现在开始,她也算是和谭清远、晏征西熟悉了,这以后河鱼港的生意,更有保障,也没人敢随便欺负到头上来了。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靠上了樊智飞这棵大树!想到这里,江州燕不禁暗暗佩服自己的眼光。

当初只是觉得樊智飞很特别,直到后来,樊智飞两次治疗自己的胃病,江州燕就下定决心要交好樊智飞;及至现在,樊智飞就爆发出如此惊人的能耐,实在匪夷所思!“晏馆长找我,不会只为了吃饭吧?”

席间,樊智飞笑问晏征西道。

晏征西嘿嘿一笑,厚着老脸道:“晏某确实有事相求。

听谭老和唐老说,你有一套自创的功法,不知能否把这套功法推而广之,教给我以及我的学生?”

原来是觊觎综合搏击功法!虽然这套综合搏击功法,在未来世界中很普通很普通,但放在两千年代,却是瑰宝级的搏击训练功法!有多瑰宝,看看萧红燕的训练效果就知道了。

当然,光有瑰宝级训练功法还是不够的,还得有良好的体质,就如萧红燕天生的中品凡体,这样两相结合,那实力精进就一日千里了。

见樊智飞沉吟,晏征西赶紧道:“樊小兄弟放心,我不会白白使用你的功法,有什么条件,你大可以提出来,只要晏某人做得到的,绝不含糊!”

谭清远也附和道:“是啊樊小兄弟,晏馆长向来急公好义,慷慨大方。

再说了,好东西就要拿出来推广,惠及更多的人,是吧?”

樊智飞淡淡一笑道:“这是什么话?不就是一套搏击功法么,晏馆长感兴趣,尽管借鉴便是,樊某人无须任何条件。”

这……晏征西喜不自胜!“樊小兄弟大气!”

谭清远赞叹不已,“如此宝贵的搏击功法,竟然毫无条件、毫无保留奉献出来,晏馆长,这是樊小兄弟送给你的最贵重的礼物啊!”

晏征西激动不已,噌地站起来,走到樊智飞对面,躬身施礼道:“樊兄弟,大恩不言谢。

此后有用得着晏某的地方,但说无妨!晏某必当尽心竭力!”

“晏馆长客气了,区区一套搏击功法而已。

对了,这事你就找红颜吧,她已经完全掌握这套功法了。”

这下又把大家伙给震惊了!难怪萧红燕如此厉害,原来就是练习了樊智飞这套独创的功法!晏征西又给萧红燕抱拳施礼,朗声道:“那以后就要多麻烦萧小姐了,晏某在这里先谢过萧小姐。”

萧红燕兴奋莫名!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堂堂南山武馆的晏征西馆长,竟然对她萧红燕施以如此大礼?爽,爽爆了!“晏馆长不必客气,”萧红燕强忍心中喜悦,“咱们以后互相学习吧。”

晏征西这才重新入座,客客气气给樊智飞和萧红燕敬酒。

樊智飞和萧红燕不喝酒,便以茶代酒,晏征西则是一口干到底,表示自己的崇敬之意。

席散后,晏征西和谭清远告辞,并商定从明天开始,萧红燕就去南山武馆,传授樊智飞独创的综合搏击功法。

当然,这不是白干的,虽然功法免费,但萧红燕的劳务费,还是得给。

晏征西也很慷慨,开口就是三万,这又让萧红燕爽得不要不要的。

毛阿媚浑身一颤,差点就瘫倒在地!这新老大的霸气,普天之下,恐怕无出其右者!但事实上,樊智飞这话,多少有点吹牛皮的嫌疑。

今天的冲突,其实给樊智飞带来很大的震动!当顾彪一声令下,二十把警枪同时对准樊智飞的时候,樊智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一旦对方铤而走险,那么一轮齐射,就能要了樊智飞的命!看来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樊智飞暗叹,如果我现在是超体,何必忍受今天的屈辱?不行,必须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老大,”毛阿媚凑过来,“你在想什么呢?”

樊智飞扫了毛阿媚一眼,淡淡道:“你有车吗?送我回家去。”

“行行行,”毛阿媚喜之不尽,这可是讨好樊智飞的绝佳机会,死爹死妈也不能错过,“车就在外面停着呢,咱们这就走?”

樊智飞点点头,与江州燕萧红燕李晓梅道别,带着樊之犬上了车,直奔洞湾村。

“樊之妞,”车上,樊智飞打电话,“我上来了,你准备好东西招待我。”

到了洞湾村,樊智飞也不回家,直接上白头山。

樊之犬快活极了,在前面带路,偶尔消失不见,不一会儿却是叼回来一只山鸡野兔什么的,摇头甩尾的跟樊智飞邀功。

“你这笨狗终于开窍了,”樊智飞笑道,“很好,今后起码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不用吃白食啦。”

经过连续两个多小时的艰苦攀爬,终于来到了林中小空地。

而樊之犬先生,也猎到了五只野兔、三只草鸡,全部交给樊智飞。

樊智飞给了樊之犬一个热烈的拥抱!现在的樊之犬,比樊智飞刚见到的时候,又强壮了不知多少,毛色油光发亮,一看便知是养尊处优的主儿。

事实上也是如此。

樊之犬先生衣食无忧,除了跟着樊智飞健身,大部分时间待在清河鱼港,吃好的喝好的睡好的,大家都待他如上宾。

樊之妞见到樊智飞和大黄狗,兴奋异常!樊智飞也很高兴,和樊之妞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如今的樊之妞,并不抗拒樊智飞的亲密动作了,相反,她还非常渴望和樊智飞的交流。

“我准备在这里待两个星期,”樊智飞笑道,“这两个星期里,你和樊之犬负责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没问题吧?”

《狂少人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