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墨乔欣然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小说免费阅读

韩墨乔欣然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小说免费阅读

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

时间: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作者:洛漠来源:WXB

主角叫韩墨乔欣然的小说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洛漠写的主要讲述的是:“女人是用来宠的,不是当老妈子的!”总裁大人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一把搂过来:“以后跟我在一起,不能累到你自己!”......

《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酒后断片

 

如玉般细腻白皙的肌肤,透着微微的红润,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让人羡慕。

韩墨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冷冷的看着她,一双眸子里阴冷的可怕。

如果不是知道她有一个那样的母亲,或许怎么都不会想到,眼前这样美丽可爱的女人,会是一个心肠毒辣之人吧?

就算她现在不是,以后也会变得跟她的母亲一样,破坏别人的家庭,自私又自利!

那一个晚上,那样可怕而腥红的房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母亲死之前拉着他的手,跟他说对不起的时候,那种绝望而又不舍的眼神,就算是死,韩墨都不会忘记的。

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怎么从那一场噩梦中走出来的?让他坚持到现在的动力,就是报仇!

他一定要让那个女人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就算她死了,她的女儿也要为她赎罪!

床上睡着的人儿翻了个身,口中喃喃着什么,却是又沉沉的睡去。

韩墨微微皱了眉头,为什么刚才那一个瞬间,他竟然有些慌张?

他筹谋已久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了,为什么心里没有一丝的轻松和快乐?难道是等的太久了么?

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等的太久了,所以连心情也有些压抑了。

韩墨在心里笃定的道了一声,便起身向着床边走去。

那个曼妙的人儿却还沉沉的沉浸在睡梦里,一张白净略带着红晕的小脸上,勾着浅浅的笑。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投胎在乔家,成了那个女人的女儿!”韩墨轻声的俯在她耳边道了一声,高大的身躯沉沉压下……

清晨的阳光照在地板上,也照在那个懒懒的身影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乔欣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脑袋像要爆炸一般,钝钝的疼。

该死,昨天不该喝那么多酒的,珊珊也真是的,怎么又灌了她这么多……

不对!这不是她的房间!

乔欣然一个惊吓,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这陌生的房间,高高的天花板,还有那华丽的有些奢华的水晶吊灯,脑中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地方?

她紧皱了眉头,使劲捶了捶发涨的脑袋,却只能想起昨天晚上的一些零星碎片。

她记得在酒吧里遇到了韩墨,然后就开始赌气喝酒,后来呢?

后来……在洗手间的门口遇到了韩墨!

难道……这是……

被自己的想法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乔欣然抬头四下里环顾了一番,房间里安静的很,没有另一个人存在的可能。有些凌乱的大床上,也只有她一个人的体温,难道,是她想多了?

可是身上传来的疼痛,还有那青紫的淤痕,却又在诉说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什么……

乔欣然只觉得脑袋越发疼起来,宿醉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可偏偏,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如果昨天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如果韩墨真的对她做了什么的话,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她一定会找机会报仇,把他挫骨扬灰,踩在脚底!

“乔小姐,您起床了么?”她正恶狠狠的想着,却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不待回答,佣人便打开门走了进来,将手中拿着的衣服放在床边,恭敬的道,“乔小姐,这是少爷吩咐送来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您换好衣服就可以下楼用餐了。”

说罢,转身便要走。乔欣然一脸郁闷的叫住了她,“少爷?你们家少爷……是谁?不会是韩墨吧?”

佣人微微有些诧异,却还是恭敬的回道,“是的,我们家少爷是叫韩墨,而这里是韩宅……”

佣人后面说了什么,她根本就没听进去,当知道这里是韩墨的家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崩溃了。

看来自己昨天晚上,真的是羊入虎口了啊。落到韩墨那个小人的手里,哪里还有好的时候?一想到昨天自己被那个恶心的男人上下其手,她就觉得恶心。

“乔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么?”佣人见她傻愣在那里,不由的多叫了几声。

乔欣然这才回过神来,摆了摆手,“没事了,你先下去吧。”

佣人关上门退了出去,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可是乔欣然的心里,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终于,她还是落在他的手里了么?终于还是遂了华姨的心意,把她当筹码送了出来么?

可是,如果是为了弟弟,这一切,她都可以接受!

哪怕是委身于一个没有人情味的男人,哪怕是当了这场利益联姻的筹码,她都可以咬牙忍下去。

只要弟弟能平安无事,就好。

想到这里,愤愤不平的心才总算平静了一些。

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进了浴室,简单的冲了澡,就换上了佣人拿来的衣服。

纯白色的蕾丝连衣裙,竟然跟她平日里穿的尺寸一样,非常合身。果然,对于韩墨这种情场老手来说,判断一个女人穿衣尺寸大小,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算了,她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费脑子,反正这场婚姻,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走到楼下,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的精致早餐时,肚子才开始抗议起来。

她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吃了起来,顺便跟佣人打听了一下韩墨的行踪。

得知他上班去了以后,心里的压抑感才稍稍的减轻了一些。还是赶紧吃完了离开的好,韩墨的家,她可是一刻也不想多待的。

院子里阳光正好,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她一下子变得有些懒洋洋了,连那些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院子里种了一种不知名的小花,纯白的颜色,淡淡的香味,细细碎碎的,却是开满了整个院子,看起来格外的清新。

乔欣然不由的撇了撇嘴,一个大男人住的宅院里,竟然会种这种小花,韩墨的爱好还真是……特别呢。

沿着花径走着,找着出去的方向,却发现在转角的假山下,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她看的真切,可是走过去看时,只有假山上的人工瀑布在流着清凉的水,哪里有人的影子?

第7章 败下阵来

 

难道是她看错了?可是那个身影真的很清楚啊,甚至,还有些莫明的熟悉。

轻轻咬着嘴唇,又四下里寻找了一番,依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乔欣然有些纳闷,难道真的是酒还没醒,眼花了?

可是突然,假山上的石缝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走过去一看,是一张还未画好的画。

上面画着一个女子的素描,细腻的笔触,竟然有种洒脱而轻快的意境。

可是因为没有画完,所以她也看不出来,画上的人儿是谁。

可是,如果有这张画的话,那就证明,刚才的确有人在这里吧?并不是她眼花!

画纸上有着淡淡的墨香,她轻嗅了几下,便小心翼翼的将画又放回到石缝中去,然后才转身离开。

虽然她很想见一见那个画画的人,可是现在还是离开这里要紧。

她可不想再见到韩墨那个恶心的男人!

好不容易出了韩宅,却发现一个更大的问题。

这里竟然是东郊!就是城中寸土寸金之地!葱葱郁郁的绿植中,坐落着一栋栋豪华的别墅。只有那些有强大背景的人,才会买下这里的房子,像乔家这种身价的,根本就不敢伸手。

因为都是名门望族,自然进出都会有专车接送,所以基本上东郊一带,连出租车都很少来。

而今天更是如此,乔欣然在路边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

更郁闷的是,她的手机跟包也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反正刚才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什么都没有。问了佣人,她们也说没有见过。

如此一来,就算是想打电话让珊珊来接她,都不可能了。

在第二辆车从她身边无情的开过去以后,乔欣然决定走回家去。

顶着大太阳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才回到了家。本来身体就哪哪都疼,现在,更是没有一处好的地方了。

幸好她回家的时候华姨不在,要不然她肯定会责问,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回家。

许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折腾的太过于疲惫了,躺在床上没多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夜色渐浓,炎热的空气也渐渐变得凉爽了起来。

袁华敷着面膜靠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由的冷哼了一声,厉声问佣人,“大小姐还没回来么?”

“是太太,还没见大小姐……”

“哼,真是不懂规矩,成天到晚的在外面鬼混!哪里像个千金大小姐?”

佣人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里有些替大小姐担心,按理说这个时间大小姐早就应该回来了才是,今天怎么……

“华姨,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鬼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鬼混了?”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佣人跟袁华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乔欣然脸色阴沉的站在二楼楼梯口,眼神阴翳。

“有什么话就当面说,我想华姨也不是那种在背后道人长短的长舌妇吧?”

乔欣然一边冷笑着说道,一边向着楼下走来。

她本是睡醒了有些饿,想要下来找些吃的东西,却不想听到了袁华的冷嘲热讽,这才不由的出声呛了回去。

若是放在平时,她是懒得跟袁华做这种口舌之争的。

可是这几日,袁华处处刁难她,甚至拿她弟弟的性命来威胁,让她嫁给韩墨。

乔欣然心里一直都憋着一肚子的火,今日终于是憋不住了,打算拿袁华发泄一下。也是袁华倒霉,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袁华一听她这话,便气不打一处来,知道她这是把自己比作长舌妇了,便冷哼一声,“要是不想人说,自己做人就该干净点!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夜不归宿,这么大的姑娘了,真是没有一点廉耻之心,乔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腾的一下,乔欣然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弟弟哪里会生死不知?她又怎么会遇到韩墨那样的渣男,被欺负成这样还无力还手?

“袁华!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叫你一声华姨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么?你看清楚了!这个家姓乔!不姓袁!就算你再怎么巴结我爸爸,你也当不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乔欣然直直的盯着袁华,一双大大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我夜不归宿怎么了?你不是要把我送到韩墨的床上去么?我夜不归宿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这不正说明我听了你的话,你的计划实现了么?怎么,后悔了?后悔没把你的宝贝女儿送到他床上了?”

“你……”袁华气的全身颤抖着坐了起来,脸上敷着的面膜也掉了下来,露出那张没有化妆而苍老的脸来。

乔欣然一向都很老实听话,她没想到,她今天竟然敢跟她顶嘴。

“我什么我?”乔欣然冷笑起来,“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家里,你就是个小三!一个永远都转不了正的小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有什么资格对我冷嘲热讽?”

这些话听在袁华耳中,是那么刺耳。这是她心里的一枚钉子,一枚永远也拔不掉的钉子。

可是,狰狞的脸色也只是露出了一瞬间,马上,那张苍老的脸上,就换上了热情的笑容,好像刚才那个面目狰狞的人,不是她一般。

变脸速度之快,让乔欣然都不由的惊叹起来。

袁华心里早已经做了计较,她费尽心思的把这个拖油瓶从家里赶出去,眼看着事情马上就要成功了,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落败呢?

就算是把这口气强咽下去,她也得忍!二十几年她都忍过来了,难道还忍不了这几天么?只要过了这几天,这个碍眼的人嫁到韩家去,那乔家,不就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么?不就是她的天下了么?

“哈哈,欣然啊,你说什么呢?华姨只是担心你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她一边轻拍着脸,一边悠悠的道了一句,便转身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第8章 珍珠戒指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顿住,转过头来笑意盈盈的又嘱咐道,“对了,墨少已经派人把婚纱送来了,你一会儿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我想你弟弟如果知道你要结婚,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说罢,扭动着腰肢进了房间。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乔欣然只觉得心头泛起的恶心稍稍减轻了一些。

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把弟弟拿出来说事,摆明了就是在提醒她。要是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会对弟弟不客气。

乔欣然重重的叹了口气,这种被人捏着把柄软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可是她偏偏没有办法反抗。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能照顾弟弟的,就只有她了。她不能让弟弟有任何的闪失,哪怕是为了他,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男人,也无所谓。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

哪个女孩儿不希望牵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手,走上红毯呢?

为什么她的婚姻,就必须要嫁给一个她不爱,也不爱她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还处处针对她!

韩墨看她的眼神,她记得真真切切,那绝对不是会喜欢她的眼神。

那里面的阴寒与狠厉,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所以,她一直认为,韩墨恨她。虽然她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在哪里得罪过那个男人。

可是她的感觉应该不会错,韩墨与她之间,一定有着什么。而那,就是韩墨非她不娶的目的。

她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什么商业联姻。要知道,乔家的生意虽然做的很大,可是跟韩家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在G市,多的是能跟韩墨门当户对的名门。可是为什么,他偏偏选中了她呢?

正疑惑间,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来,乔欣然心下一沉,怎么偏偏又遇到了她呢?

“乔欣然!听说你昨天晚上没有回家?真没想到,一向乖乖女的你也会跟男人出去鬼混?要是让爸爸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乔梦然一脸幸灾乐祸的站在楼梯口,脸上的表情竟然跟刚才的袁华一模一样,果真是母女!

乔欣然懒得再理她,干脆转身向厨房走去,打开冰箱翻找起来,一天没吃东西,胃里都有些难受了。

看她不理自己,乔梦然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直接追了下来,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的“姐姐”,满脸不屑,“你别以为假装听不见这事就算过去了,没门!等老爸回来我就告诉他,看他怎么收拾你!”

乔欣然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一般,直接拿了面包从她身边绕过去,向自己楼上的房间走去。

“喂!我跟你说话呢!乔欣然……”乔梦然又追了过去,紧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别以为你嫁给墨少就有了身份,高人一等,墨少那么优秀的男人,根本就不会喜欢你!”

“你是不是喜欢韩墨啊?要是喜欢的话,直接去找你那个能干的妈妈去啊,让她作主把你嫁过去啊!”乔欣然猛然停住,像个小老虎一样呛了她几句。

“你……”乔梦然没想到平时那个忍气吞声,处处让着她的姐姐竟然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就算你妈妈能干,韩墨也不见得会同意娶你。据我所知,他最讨厌那种话多的女人了……”

乔欣然挑了挑眉,勾起嘴角道。

说罢,不待乔梦然反应,直接闪进了房间,将房门重重的关上。

真没想到,她竟然会拿韩墨当挡箭牌,刺激乔梦然。

不过能把她气成这副样子,想一想还真是解气呢。

要知道这二十几年,她可是受了袁华母女不少的气,都是看在弟弟的份上,才忍气吞声过来的。

要是妈妈还在的话,哪里轮的到她们来这里放肆……

一想到妈妈,乔欣然眼角就有些湿润起来。

自己真是没用,把妈妈留给自己的唯一一个戒指也弄丢了,甚至都想不起来,是在哪里丢的。

那枚珍珠戒指,陪伴了她多少个孤独而无助的日夜,只要看到它,就像看到妈妈一样。

可是,她竟然把戒指给弄丢了……

家里已经被她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枚戒指的踪迹。难道是被乔梦然偷拿走了?可是,戒指一直戴在手上,她根本没有机会拿走的啊。

难道是掉在了外面?这几日她喝醉酒以后都是不省人事的,难道是那个时候……

今日少爷回来的晚了些,又带着一身酒气。

管家张伯早就吩咐厨房里做了解酒汤,此时小心翼翼的端了上来,放在韩墨面前的桌子上。

“少爷,把汤喝了会舒服一些,你也别怪我多嘴,我只是担心您的身体,要是再这么喝下去,身体迟早是要坏了的……”

“放心吧张伯,没事的……”韩墨淡淡的道了一句,听话的把解酒汤喝了下去,又盯着手中的戒指发起呆来。

他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以后,就总是对那个逃走的女人念念不忘。

虽然记不清她的样子,可是有些东西,却记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她有些刁蛮的性子,他竟然觉得有些心动。

张伯看他一直在发呆,不由的微微笑着问道,“少爷,这枚戒指还挺素雅的,不知是要送给哪家的小姐?”

“不是我要送别人,是捡来的。”韩墨淡淡的道了一句。

“喔?捡来的?”张伯一脸诧异,转而又笑了起来,“既然如此,还真得早日找到失主还回去才好……”

一句话,说的似乎无心,却又别有深意。

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他都能看的透透的。

从少爷现在的状态看来,肯定是对这枚戒指的主人极其上心了的。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对着一枚戒指发呆,嘴角还带着笑意了。

不过似乎少爷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意。

想到这里,张伯轻轻的叹了口气,也真是难为少爷了。

《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