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哲野宁千羽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小说免费阅读

纪哲野宁千羽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小说免费阅读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

时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作者:绯重色来源:WXB

主角叫纪哲野宁千羽的小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绯重色写的主要讲述的是:一张拍卖合同,他成了她的金主,一次次被吃干净,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纠缠不休:“纪哲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妖孽俊美的金主不同意地看着她:“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当然是继续,直到我满意为止。”她气得脸蛋都酡红,咬牙狠狠地瞪他:“你再碰我一次看看……”他狂笑:“放心,我不会再碰你一次——”因为他会碰她好多次,...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将她狠狠吃掉的冲动

宁千羽一睁开眼睛,陌生却奢华的天花板让她狠狠怔了一下,浑身散了架似的酸疼,瞬间想起了昨晚的一幕——

一动,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有些不堪羞辱,咬了咬牙,恨恨地诅咒了一句,那恶魔,到底要了她多少次,她居然晕了过去。

有人!

她猛地转过身,正好撞上一双幽黑,危险,冰冷,明显带着审判意味的眼眸。

她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推了他一下,结果悲催地掉到了地上,顿时痛得忍不住“滋”地深吸一口气。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漂亮极致的眼眸里满是小鹿般惊惶和抗拒。

纪哲野冷淡地勾唇:“这是我的床。”

他坐起,动作明明优雅,却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仿佛一头蓄势即发的猎豹。

宁千羽惊艳他的五官,俊美冷峻的脸,深邃高挺的鼻染,唇微抿着禁欲克制的气息,皮肤很白,一种混血儿的高贵。

这么出色的五官,她非常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让人无法忽视的英俊,既然如此,他眸底那抹莫明其妙的森冷和敌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如刀一般在她的身上游移,极尽地刻薄,若不是那一身的痕迹,宁千羽还真的觉得面前这男人真的恨极了她。

为什么她总有这种感觉,他恨她?

不是挺莫名其妙的吗?

她舔了舔唇,轻咳了一声:“先生——”

“纪哲野。”

她一愣,他的名字?

“纪先生……”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地扯床单想要裹住自己的身体,那些痕迹,让她觉得很丢脸,也很羞辱。

她努力地想要忘掉昨晚发生的一切,却不能忘记发生一切的原因:“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一个月。”纪哲野低醇的嗓音依然冰冷。

“……”她一愣,继而意识到,昨晚的价格的代价,她要当他一个月的女人。

一想到他昨晚的凶猛,心不由得颤了一下,舅舅绝望的眼神在脑海里划过,她根本无路可退,从答应了拍卖那刻起,就只能往前走。

这男人虽然冷酷,凶猛,可怕,却不得不承认,相比那些猥琐的老男人,她的运气已经算不错。

只是一个月而已。

“一个月内,你是我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违反条款。”

“若是违反了呢?”

纪哲野森冷的目光盯着她的脸蛋,危险的勾唇:“你觉得很委屈?”

“……”垂下眼帘,弯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下子就出卖了她的恐惧和抗拒。

没错,她很委屈,也很讨厌他极尽刻薄的语气。

她是一个人,而不是货物!

“我可以先回家吗?”

半晌,她鼓足了勇气,迎上那双猛兽一般森冷危险的眼眸。

“不可以!”他想也不想就拒绝。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宠物。

最后两个字他并没有说出来,但幽黑的眼眸里明显浮着那两个字。

宁千羽顾不得身上一丝不缕,猛地站起来,小脸蛋满是受了辱的酡红:“纪哲野,我不是宠物。”

他的唇边泛起极淡的讥意,“哦,确实没有这么贵的宠物,也没有身材这么差强人意的宠物。”

目光极尽肆意地打量她,一点点,一寸寸……

该死!

纪哲野只觉得腹部涌起熟悉的炙热,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将她狠狠吃掉的冲动。

宁千羽气得眼泪涌了上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忍不住想要的拳挥过去的冲动,太欺人太甚了。

吸了一下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问:“既然你这么不满意我,为什么还花那么大一笔钱将我拍下来?”

“我钱多。”所以任性。

极倨傲霸气的口气激怒了千羽,她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

一想到还要和他一个月……

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一个月,她现在一分钟也不想面对他。

精致美丽的小脸一片清冷神色,即便是他花了钱,而她也付出了代价,凭什么她就要对他卑躬屈膝,宠物??哼,他全家才是宠物。

单薄背脊挺得笔直,嘴唇抿得紧紧的,蒙了一层薄薄晶莹的眼眸看起来混合着脆弱和倔强,美得极致。

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

然后冰冷地移开视线:“你还是想办法在这一个月里讨好我。”

她气笑:“无论我讨不讨好你,都已经是你了不是吗?难道你还能退款?”

“是不能退款,却可以让你赔款。”他勾唇,目光却是更冷,不愧是宁家的千金,精打细算果然是她们的强项。

“你在威胁我?!”她咬牙,那张极美精致的脸蛋浮起凶狠的神色,仿佛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纪哲野不着痕迹地挑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浮起一抹愉悦,对,这才是他认识的宁千羽,楚楚可怜和眼泪都不是她的标志。

昨晚,她该有多绝望才会在一直陌生人面前赤裸裸地流露她的恐惧和眼泪。

“没错。”

他明明在笑,却看起来更残忍冷酷,那神情分明在说,他就是威胁她,又怎样?

“我是不是认识你?”她忍不住再次问。

纪哲野的笑意顿时僵在眸底,瞬间散发着强烈的戾气和森冷,空气也在瞬间零下。

千羽只觉得浑身的毛孔因温度的寒冷而竖起来,根本无法控制心底的惧意,却又不甘心流露出来,咬着下唇,倔强地迎着那狼一般阴戾森寒的目光。

他下了床,浑身的肌肉看起来强壮结实,却一点也不夸张,肌肉的线条极具张力和美感,明明浑身赤裸着,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觉得猥琐,反而有一种男性阳刚的美感。

千羽的视线一触及那男性的象征,脸蛋不受控制地红透了,又羞又恼,别开视线,可他却走到她的面前。

恶心死了!

纪哲野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脸蛋,她别过脸,却被捏住下巴,被捏住的骨似乎要被捏碎,被逼迎上他强势森冷的目光:“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从今天开始,纪哲野三个字最好深深烙在你的心里。”

然后千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随手将睡袍穿在身上,走出了房间。

第7章 召唤他的宠物

宁千羽眼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掩住了脸,不允许自己这么脆弱。

到了这一步,除了硬着头皮继续,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一个月,只是一个月而已,熬一下就过去了。

“少爷让你陪他吃早餐。”极冷漠的女嗓在耳边响起。

宁千羽望着面前的女人, 这是一个身体火辣的女人,很漂亮,但是她的神情很冷酷,无论是眼神还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在告诉她,这女人讨厌自己。

为什么?

讨厌她?

纪哲野讨厌她,这女人也讨厌她……

阿言轻蔑地望着这个不着寸缕的女孩,白皙光滑的肌肤上满是让人脸红耳赤的痕迹,一看就猜到昨晚有多么的激烈。

莫名的,她对宁千羽涌起从来没有过的嫉妒和厌恶。

她和少爷一起长大,除了她,他的身边从来没有任何过的女人,更别说碰任何的女人了。

少爷有洁癖,更是讨厌任何女人的接触,除了她,根本没有女人能接近他,当然她很清楚,在少爷的眼里,她并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保镖。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晚,他却将一个陌生女孩带了回来,并且一整晚……

阿言握了握拳,用尽力气才忍住将宁千羽的脸蛋撕烂的冲动。

无疑,这女孩长得很美,五官明明透着一种清纯的美丽,骨子里透着一种妩媚,就连她是女人都忍不住被狠狠地惊艳。

阿言冷漠地说:“快穿上衣服,少爷在客厅等你吃早餐。”

衣服?

宁千羽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眼眸浮起一贯的倔强神色:“谢谢,我不饿。”她才不要和一个让她受到了侮辱的男人吃饭。

阿言仿佛没有听见她的拒绝,态度依然强硬地说:“无论你饿不饿,请穿上衣服到饭厅陪少爷吃早餐。”

宁千羽微怒:“你觉得我有衣服吗?”

拍卖会上她穿的是黑色比基尼,过程早就被纪哲野撕得一块一块,难道让她将碎布捡起来然后缝在一起穿在身上?

阿言冷漠地扫了一眼地上的碎布,继续冷漠地说:“那是你的事,五分钟之后少爷若是没看见你,后果自负。”

说罢,冷酷地转身,根本不理会背后气得颤抖的宁千羽。

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

纪哲野讨厌,连他身边的人一样的讨厌。

宁千羽气得浑身颤抖,却很快就冷静下来,她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合同上黑字白字已经很清楚,相信昨晚的钱已经打进她留下的账号里面,舅舅靠着那笔钱渡过难关。

只要熬过这一个月,就重新自由了。

纪哲野正专注地用IPAD处理电邮,修长的手指在屏幕飞快地滑来滑去,阿言站在他的背后,几次欲言又止,那张冷漠漂亮的脸庞上满是复杂的情绪。

“有什么就说。”

纪哲野极淡地说道。

尽管背对着,却明显感觉到阿言的气息有些凌乱。

阿言一向知道少爷的敏锐,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少爷,那女孩,值得花那么多钱吗?”

她是从阿诺的口中才知道少爷花了一亿二千万将那女孩拍下来。

一亿二千万。

那女孩根本不值。

她觉得少爷是被骗了。

“你觉得我被骗了?”纪哲野依然是极淡地口吻,俊美白皙,极具禁欲系气息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阿言一惊,连忙说:“阿言并没有这样想。”

“是吗?”他挑眉,终于将视线移过来,用极淡的眼神看着她,眸底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嘲意。

阿言知道所有的心思在他的眼里仿佛透明一般,什么都瞒不过他。

只好硬着头皮承认:“她长得不错,若是缺钱的话,可以利用她最大的优势,少爷,我觉得她接近你,居心叵测。”

纪哲野冷淡地勾了勾唇,漫不经心:“我倒是想她对我居心叵测。”

话音刚落,被楼梯上出现的人紧紧吸住了视线。

阿言顺着他的目光,只见宁千羽用白色床单将裸着的身体裹起来,脚步优雅,姿态高贵,仿佛那不是床单,而是一条华丽的晚礼服。

阿言的眸底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将简单的白色床单穿成晚礼服的即视感,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面前这个女孩。

最重要的一点,从头到尾,宁千羽都没有一丝的拘束感,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裸,露的单薄肩膀在灯光下散发着一层诱人的光泽,纪哲野的身体深处仿佛涌起一股热浪,他想起了昨晚……

阿言猛地转过头,只见少爷的眼神,刚才明明淡得没有任何的情绪,可是现在,却是一丝丝地狂热起来。

她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看见过这样的眼神,从来都没有,一丝都没有。

她以为少爷天性冷漠,除了工作,不会再对任何事情,任何东西,任何人物有任何的感情——

她分明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股想狠狠撕掉宁千羽身上的床单的冲动。

阿言紧紧地抿唇,不愿意承认此刻有多嫉妒,甚至有多讨厌宁千羽。

她才是少爷身边唯一的女人,无人可以取代。

宁千羽只是少爷花了钱买来的高价宠物罢了。

“阿言,早餐。”纪哲野的语气依然极淡,但是他的目光却是依然紧锁在宁千羽的身上。

“过来。”那口吻,就像召唤他的宠物。

宁千羽微微皱着眉,明明隔着一米多远,她依然感觉到纪哲野散发出来的气势,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她不想接近他,如果可以的话,只想离他远远的。

阿言已经让佣人将早餐准备好,“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

纪哲野深深地看了宁千羽一眼,然后转身走向饭厅。

宁千羽站在原处,并没有跟上去。

阿言冷漠地命令:“站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去陪少爷吃早餐。”言外之意,能陪少爷吃早餐,是宁千羽莫大的荣幸。

第8章 看样子你很好养

宁千羽受不了她眼里的轻蔑,冷淡地说:“我不饿。”

“不管你饿不饿,都要陪少爷吃早餐,这是你的本份。”

本份?

宁千羽几乎要气笑:“合同上并没有说明要陪叫早餐。”

阿言讽刺:“难不成你以为只要陪睡就够了?你是少爷买来的高级宠物,懂吗?”

宁千羽的脸唰地苍白,她是买来的高级宠物?!

没错,有钱人做什么都是理直气壮,在纪哲野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宠物而已,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

咬了咬牙,跟过去,坐在纪哲野的对面。

阿言站在纪哲野的身边,将香得让人忍不住咽口水的咖啡端到他的面前:“少爷,你的咖啡。”

每天早上,少爷都要喝她亲自泡的咖啡,这是十多年来的习惯,不曾改变过。

纪哲野却是将咖啡一扫——

热腾腾地咖啡被扫到了地上,清脆的破碎声。

宁千羽猛地抬头,望着纪哲野,只见那张极英俊好看的脸庞上依然是森冷得近乎危险的神情,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的眼神幽黑深邃,她根本看不透里面的情绪。

“少爷——”阿言也是被吓了一跳,半晌这才反应过来。

“我今天不想喝咖啡。”极淡的口吻。

阿言分明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冷意:“少爷——”她不懂,真的不懂,为了一个宠物,对她发脾气,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尽管她和哥哥阿诺在名义上是少爷的保镖,实际上,他们一起长大,感情如同兄妹,少爷也从来没有将他们当成真正的下人。

此刻,却为了宁千羽警告她。

纪哲野仿佛漫不经心的神态:“听见了吗?”

阿言垂下眼眸,恭声回答:“阿言懂了,阿言下次不会再自作主张。”

他眸中微冷,并不语。

阿言的心更惊:“阿言更不会胡说八道。”

他的唇这才微微牵起极好看的弧度,“帮我再准备一杯咖啡。”一顿,他补充:“给宁小姐。”

让她亲自泡咖啡给宁千羽???不,她才不要!

阿言紧紧地握拳,几秒后松开,再次恭声回答:“好的,少爷。”

几分钟后,阿言准备好咖啡,端到宁千羽的面前:“宁小姐,你的咖啡。”语气生硬。

宁千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敌意,有些莫名其妙,她真的不明白,这个叫阿言的从一开始就对她充满敌意,态度恶劣,分明就是将她当成了情敌。

“谢谢。”她也冷淡地回应。

阿言并没有接话,只是走回纪哲野的身后,神情恢复了没有表情的冷漠。

“阿言泡的咖啡,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比得上,你可以尝试一下。”纪哲野低醇的嗓声淡淡地响起,此刻,他的神态和举止矜贵优雅,仿佛一个王的存在,和昨晚,和刚才在楼上截然相反的态度,千羽差点以为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的眼神也很淡,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人无法直视的感觉。

宁千羽啜了一口,确实很浓香恰到好处,但她向来少喝咖啡,倒是不觉得到底有多么的好喝。

“好喝吗?”他注视她,问。

呃——

她点头。

此时,佣人将三文治端上来,恭敬地放到他们各自的面前。

三文治做得很精致,金黄的芝士混合着蛋包裹着三文治,上面还有着蕃茄,奇异果的切片,让人一看就非常有食欲。

宁千羽的肚子顿时不争气地响起来。

被折腾一整个晚上,不但浑身被车碾过一般的疼痛,肚子更是早就饿了。

其实,如果纪哲野一直保护着他的绅士和优雅,千羽倒是觉得这一个月并不会太难受,但直觉告诉她,绅士和优雅的背后是一头吃人不吐骨的的狼,她绝对不要被表象迷惑,不然连渣都没有。

不过,她是为了钱出卖自己,连她都鄙视自己,也难怪别人会轻视她,所以,宁千羽,你怨不得任何人。

肚子响得很夸张,她按住,无奈地抬眼,只见纪哲野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宁千羽的脸一热。

他漫不经心地说:“饿了就吃吧。”

话音刚落,宁千羽已经拿起整块三文治狼吞虎咽一起,完全没有什么淑女形象。

反正怎样做在他的面前都不会有什么好印象的了,所以,淑女形象还是算了吧,她真的很累,不想连这一刻都要戴上平常的面具。

阿言的眸底浮起轻蔑。

她真的不明白,少爷到底看上了宁千羽什么,连吃相都那么难看,根本不配和少爷在一起。

呸呸呸,什么在一起,她只是少爷的宠物。

宁千羽觉得三文治虽然好吃,却太精致了,根本不够饱,咖啡是很香,但是她不喜欢喝。

纪哲野却已经让人将他的那一份端到她的面前。

宁千羽愕然地看着他,再看看面前那份香喷喷的,让人忍不住再次食指大动的三文治,咽了咽喉咙:“我,饱了。”

肚子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再次出卖了她。

她尴尬地看着他,只见他的眼神里丝毫不掩饰的嘲意。

他就是看不起她!

不知道为什么,宁千羽想起昨晚,他对自己的凶狠,那感觉仿佛她就是他的仇人,可是在她的记忆里,分明不记得他。

他太出色,任何人都无理由忘记他。

肚子继续不争气地出卖她。

她无可奈何,好吧,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和肚子作对,想也不想,很快就将属于纪哲野的早餐吃完了。

“少爷——”阿言不同意了,生气地瞪着宁千羽,太过份了,那是星级厨师专门根本少爷的口味订做的早餐,仅仅两份,却全部让宁千羽吃光,等会少爷还有一个大型的会议,根本没有时间再等另外的早餐。

纪哲野的身上瞬间散发寒意,阿言马上闭嘴,少爷刚刚才警告过她,而她却又犯了——

宁千羽这下子吃得饱饱的,像一只满足的小猫咪,半眯着眼眸,那神情既慵懒又妩媚。

“饱了吗?”他问。

她点头,饱了,如果下次份量再大一点,也许会更好。

他淡淡地说:“看样子你很好养。”

很好养??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