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医)在线阅读完整版《全能神医》小说

(全能神医)在线阅读完整版《全能神医》小说

全能神医

时间:全能神医作者:瓦楞喜欢来源:WXB

(全能神医)是作者瓦楞喜欢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吴晋刘雪琪的故事,《全能神医》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都市修仙,邻家小妹缠着让吴晋讲故事、隔壁寡妇嫂子让吴晋给敲背、社区性感女干部要对吴晋再教育、高中女同学依旧对吴晋紧追不舍。救死扶伤医得仁德之名,明星小姐姐、各地方大佬的太太团甚至还有真正可飞天的神仙姐姐,也是慕名而来,天长日久之后都纷纷倒贴起来。特种大队退役,混混跪地求饶、二代落荒而逃,你说你是古武修真是展开全部...

《全能神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我们做朋友吧

吴晋不知道说啥好了,这哥们是没有眼力劲还是咋地,对自己熟视无睹算了,还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过来交朋友。

终于是无法再支撑,噗通一声连同吴晋都整个人倒地之后,望着那块让自己燃烧起无尽希望的巨大、沉重的灵石,吴晋终于开窍,嘴边裂出一丝坏笑,笑嘻嘻地说道:

“可以啊,我们就做朋友吧。不过田鹏啊,我能和你商量个事吗?”

不得不说,像田鹏这种状态,一旦建立起有效的沟通,还是很好……很好哄的。

“好啊好啊,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田鹏那肥胖宽大的身体,以及脸上孩童般的灿烂笑容,差点没把吴晋给雷死。

“吴晋,你能帮我把石头拿着,我们一起离开这吗?”吴晋一旦心中有事,喜欢直接说出来。

谁知大胖子田鹏闻言,直接兴奋的蹦了起来,“你是说,我可以离开这里了,是吗?”

随着田鹏双脚再次落地,引得地面又是一阵乱颤,原本就是塌方的地底,再次变得粉尘飘散起来。

“是的离开,而且就在现在,快!”吴晋点了点头,不可再继续耽误时间。否则自己和田鹏二人被公众发现,自己是有一个隐秘的身份,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自保。

可是田鹏,这样强悍的生存能力,以及可能存在的强大力量,一旦见光,立马就会被抓到科研机构里面,当成小白鼠被白大褂们研究来研究去了。

田鹏倒是很容易指挥,见吴晋着急,慌忙地弯下腰,单手一把将落地的脸盆大灵石抓了起来,然后扶在腰间,就做出了跑动的动作,想要离开。

“那个……田鹏……”吴晋心里已经预设田鹏力量强大无匹了,可是看到对方像是抓一个枕头般轻松的将巨大灵石块拿起来,双眼顿时瞪的浑圆,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个头发、脸上、衣服乃至牙齿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白色的大胖子。哦不好意思,牙齿本来就是白色的。

“那个……吴晋……”不知是天性如此,还是田鹏和吴晋在开玩笑,只见大胖子闻言后,也学着吴晋做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学着吴晋的话道,“干啥?”

好在最后问了句干啥,否则的话还不给吴晋给郁闷死。

“没啥,没啥。你会爬树吗?”吴晋努力地将心中的震撼暂时收了起来,抬头望着七八层高的矿洞洞口,问道。

“没啥,没啥。你会爬树吗?”田鹏又是重复着吴晋的话,“我会爬树呀。”而且似乎在心里也明白了吴晋的想法,说着就直接抓起那粗粗的钢缆绳,笨拙却十分平稳地向上爬去。

吴晋见田鹏很快滴爬到了两人高的位置,确定对方不会忽然掉落下来。

转过身,再次望向了那一堆横七竖八、覆盖着一层白色石膏粉尘的人堆,深深地鞠了一躬,嘴中念念有词说道,“你们放心,只要我吴晋出去,就会揪出幕后的老板,让他付出代价,让你们死的明明白白!”

言毕,吴晋抓住钢缆绳,向依旧在慢慢爬向高处的田鹏追去。

第十章 救人而死的养父

罗牛山上,两个全身都是白色粉尘的男子,正站在半山腰上,望着下面不远处的黑矿内,大批的警车、消防车以及救护车驶入。

“吴晋,你看那些坏人都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田鹏傻乎乎地一手挎着白色的透明石头,用另一只手激动的说道。“你刚才为啥不让我打坏人,他们被人绑起来,我要打他们!”

吴晋心中暗道就你田鹏这力道,一个阿嚏说不定就把人给掀翻了,让他揍人那可是一拳一尸、一脚一命啊!“他们再罪恶滔天,有警察叔叔、有法律的制裁,田鹏,走,我送你回家。”

“家?”田鹏愣了愣,用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吴晋说道,“家是什么?你……你还要让我回到坏人那吗?”

田鹏抬起手,指着那矿场的窝棚处质问道。

“你没有家?那你父母,你还有印象吗?”见田鹏竟然将那低矮、简陋、透光,冬冷夏烤的窝棚当成了家,心中无来由一酸。

虽然这个表情看起来呆萌、可尼玛的足足一米九几的大胖子身体,加上幼稚园小朋友的思维程度的田鹏,的确是让人难以接受。

可是可以看得出来,田鹏的经历一定很凄惨。

“我从小就在古庙里长大的,那里有我的许多好朋友,可是,就没有我的父母。”

田鹏的回答既让吴晋感觉到意外,又似乎一切都在吴晋的意料之中。

如此天生神力、却又拼命卖萌的奇葩家伙,想必生出来也没法养。

或许是田鹏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将他遗弃了吧,反正田鹏说他是个孤儿,吴晋一点儿也不会感到吃惊。

因为,吴晋自己就是个孤儿。吴晋口中的父母家人,其实就是一对好心收留养育自己的夫妻,还有养父母的两个孩子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和我一起回家吧。”

想到了父母的养育之恩,想到那个位于滨湖区老城区里的那个破旧的小院落,吴晋心中不自禁地感觉到一股股温暖。

“或者老爸看到田鹏这小子,会感觉到高兴吧。”吴晋心中如是想着,却是带着田鹏往山的另一边跑去。

几个小时之后,只见一个穿着发白的绿色军衬衣短发男子、一个全身大小破洞、上身衣服几乎都成布条的大胖子,出现在了滨湖区老城区某巷子深处,一家木质大门都有个破洞的人家之前。

二人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二人的衣服都皱褶着,看起来身上的衣服都像是刚浸泡过水,潮乎乎的。

“谁啊?”听见敲门声,院子里面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随着大门打开,只听见“吱呀呀”一阵响声传来,说明这门已经有些年头没有维修过了。

“妈!”短发绿军衬衣男子见开门的斑白头发妇人,满脸激动、噗通一跪。原本坚毅、冷漠的深邃眼睛里,泛出丝丝泪花来。

妇人眯了眯眼睛,将头往后靠了靠,拉开与年轻人之间的距离,这才看清楚年轻人的容貌,已经被眼疾缠身多年、略显浑浊的眼睛中,也在眨眼间流出了两行浊泪来。

“吴晋,是你吗?我的儿啊,你这一去又是三年啊。”

“从你当兵到现在,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吧,怎么也不回来看看你爸妈啊?”

老妇说着,更是抑制不住地痛苦了起来。

“妈,是孩子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这次回来,孩子再也不离开你们了。孩子赚钱、养家,你们从今以后就在家里好好享清福吧。”

吴晋也是两行泪水流下,并不去擦拭,一边让泪水肆意流淌着,一边大声哭喊道。

老妇人听见吴晋的话,情绪更加激动,悲伤的大声哭喊道,“我的儿啊……你爸……你爸他,已经去了!”

老妇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使吴晋瞬间石化,呆若木鸡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吴晋喃喃自语道,“不……不可能的。”

“爸爸他的身体一直强壮,不可能这么突然的。”

吴晋难以置信,从小就伟岸高大的养父,上一次见面还神采奕奕、身强力壮的五十多岁的男子,竟是说没就没了。

“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是你姐姐了解到你当时在部队里面出任务,我们听你爸的,没把这事和你说。”

妇人转而过来劝慰瘫坐在地上的吴晋,又将前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晋的养父之前是一名国企的职工,前些年因为没有技能和文凭在下岗潮中被刷了下来。

后来在滨湖区当了一名保洁员,下班之后又整个城区的来回捡垃圾,这才算是将包括吴晋这个孤儿在内的三个孩子给拉扯大。

可是就在去年过年时,因为一群小混混在大街上乱放鞭炮甚至还有烟花,导致老城区原本就是木质结构的门脸房着火,一向好心肠、做善事的养父,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冲进了火海。

最后养父成功地从门脸房里救出了一对母女,可是养父却因为烧伤面积过大、加之年龄过大抵抗力差,住院两三天后也没有抢救过来。

“妈,是小弟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个头矮小、戴着眼镜、脸上长着不少青春痘的瘦弱男子听见外面的声响,从院子里面跑了出来。

见到跪在地上的吴晋,当下也跟着跪伏在地上,抱着头跟着哭了起来,只是哭声更像是女子的抽泣一般,这陪着吴晋一起痛哭的矮个头男子,看起来就连哭都不敢大声一般。

“吴晋,你不是说带我吃好吃的吗?不要哭啊,我……我被你们吓到了。”

田鹏也是哭丧着一张脸,一副委屈模样地看着眼前的几人,这才算是将一场悲伤痛苦给阻止了。

老妇人第一个恢复了过来,听闻声音下意识地说道,“这谁家孩子啊,是不是迷路了啊,快来奶奶这来。”

可是当老妇人抬起头来,又是眯起眼睛,努力地向声源望去,头往后靠了靠,没看见脸;而后抬了抬,继而再次昂昂头。

终于看见那发出幼儿声音的面孔,一张又圆又肥的大脸面白无须,眼睛很大、鼻头很宽、嘴巴也不小。这分明就是一个成年男子啊,老妇人正奇怪声音来源在哪,只听见自己的大儿子传来了一阵惊叫声。

“啊!人妖啊,怪物啊……”瘦弱矮小的眼睛男子说着,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连滚带爬地想要跑进院子里面去。

“你说谁呢?你是坏人,我要打你!”

田鹏只有发怒的时候,才不会发出孩童般嗲里嗲气的声音,那傻乎乎的语气再加上脸上一副呆愣楞的表情,活脱脱一个混社会的至高神(软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又楞又横。

第十一章 有个俊俏水灵的SZ

“嗯,好吃,这个好吃。”

“我还要吃,吴晋,我还要吃!”田鹏大口将一块鹅蛋大的饭团一口塞进嘴里,和吴晋叫嚷着还要吃的。

“怪……怪物!”吴晋的大哥矛淞听见田鹏的要求,不知哪来的勇气,不满的暗骂道。

老妇人也是努力的眯着眼睛,看着饭桌上已经被清空的一桌面碗碟,还有刚出锅的八个饭团,就被田鹏三两口给解决完了,惊讶的也是直摇头。

听到大儿子的话,老妇人也是下意识很认同的点了点头。

矛淞的话自然惹得吃饱了肚子田鹏不满,筷子一扔就要起身去抓矛淞。“哼,坏人,我要打你!”

“哥,那个……你帮忙出去到超市买点熟食来,越多越好。”

吴晋见矛淞被田鹏一个动作吓得又是赶忙地倒退了数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赶忙制止了田鹏。

看到二人之间如此不和谐的关系,吴晋只好想法让二人暂时分开。

“这……这也太能吃了吧,小弟,咱们家可养不起他啊!”

矛淞赶忙取了钱包跑了出去,一直跑到大门口,这才大声的喊叫了一声,随即便离开了。

大哥一离开,田鹏立即安分了下来。

吴晋这才抬头来扫视了自己家的情况,还是和三年之前归家一样,堂屋里没有一件新家具,彩电、冰箱都是最老式的那种。

抬头望去,四面墙壁上也都有脏兮兮的水渍,说明屋子还是漏水的。

“妈,我上次回来将我的补助拿回来,不是让你们把屋子好好修一下,买一点新家具什么的吗?”

看到家中这幅破败的样子,想到家人一直都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吴晋心中难受不已。

老妇人闻言,叹了口气,“还不是你爸个老固执,非但把你每个月寄回来的工资给捐到了福利院。”

“你上次带回来的几万块钱,你爸听你大哥提到了他学校里面那些家庭困难、品学兼优学生的事,又被他资助给区高中的几个贫困学生。”

“你爸他……”老妇人说着,浑浊的双眼再次泛出热泪来。

吴晋也是咽了咽,压制住自己澎湃的心情。不过自己的大哥已经工作了,大姐也是在外面开了个小饭馆。

“大哥最近的工作都还顺利吗?还有大姐的生意,都好吗?”

想到这,吴晋忍不住的又开口问道。

“你大哥这两年都是评上了先进教师,工资也能拿到六七千;你大姐的生意更好,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呢。”老妇人提起儿女们的状态,脸上表情稍微好看一点。

不过接着就叹气道,“哎,不过这几年下来,他们手里也没剩下什么钱,受你爸的影响,他们把至少一半的收入,都捐助了出去。”

“儿啊,妈要在这里说说你,你千万不能和你大哥大姐一样,都那么大岁数了连个人都不找。”

“整天就想着热心捐助,为旁人献爱心。也不看看我们自己家,已经成什么样子了……”

吴晋闻言转回头来看自己的养母,老妇人之前可是无比热衷公益事业的,怎么会有如此的转变。

不过看到老妇人的容貌,和三年前那依旧显得伙实的身体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如果把那些帮人的钱用来改善自己的生活,老妈也不可能六十岁不到的年级,看起来至少有七十一样。”

老妇人似乎对吴晋的眼神和想法有所觉察,脸色稍微好看一些,微笑着说道,“实话和你说吧,你大哥最近处了个对象,长相那叫一个俊俏水灵。”

“说起你未来的大嫂,也是一个好姑娘。就是当初你爸拼死从火海救出来的母女中的女儿,老家是在临山区的,原本和她妈妈开了一家服装店。”

“人家母女倒也知道报恩,从医院出来就到你爸坟上哭了一天。知道你大哥还没有成家,便主动提出了让两个孩子相处的想法的。处了一段之后,我和人妈妈做主,算是把婚期给定了。”

“你说你大哥个木头疙瘩,自从和大学的朋友吹了之后,就整天关在自己屋里搞学问,除了到学校上课就是在屋子里闷着。你说这样和人女孩子相处哪行,虽然人姑娘受了伤鼻子上留了个疤,可……可姑娘长的俊俏啊。”

“我这个当娘的看着着急啊,和他好说歹说又闹了几回,才把他工资卡给要了过来。只要能把首付凑齐给他们买套房子,我们一家再使使劲,买个代步的车子,他们就可以把婚事给办了。”

吴晋正为内向大哥处对象的事情感到高兴,却是听到老妇人忽然说起工资卡的事情。心想一定有故事,不过见老妇人说到钱的事情一副犯难得表情,当下拍着胸脯说道,“妈,你放心,我会尽快凑齐钱,给哥哥买一套房子的。”

“还有这里,我也会好好整理、装修一下,让你老人家过的更舒服一些。”

“哎,妈有你们能陪在身边就行了,其他的没有要求。”

母子二人在屋里拉着家常闲聊着,忽然听到了大哥矛淞的声音来。

“小弟,快……快来救我,他们要打我!”大门外,便见到提着两个大塑料袋的矛淞,翻滚着倒在了地上,所买的各种薯片、香肠、娃哈哈等食品洒落了一地。

“哼,瞧你那窝囊样,我看你直接改名叫矛怂得了,怂货的怂!”一个女子的尖细的咒骂声随即穿了过来,而后便听见一阵成年男子的哄堂大笑。

吴晋见状赶忙起身来到院子里,将已经双手抱头、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大哥扶起。

“吱呀”一声,只听见破旧的木大门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咣当”一声当即倒在地面上。

“你们是谁?敢来我们家闹事?”吴晋站起身来就要冲过去,被矛淞死死拉住,双眼闪射出瘆人的寒芒,冷冷的问道。

《全能神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