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子渀叶芸极品花农小说免费阅读

龙子渀叶芸极品花农小说免费阅读

极品花农

时间:极品花农作者:花一郎来源:WXB

主角叫龙子渀叶芸的小说极品花农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花一郎写的主要讲述的是:“我一摸花就笑......”小花农阿笨天天过着流氓大亨的日子!“阿笨,你就是个臭花花!”美女薄嗔。...

《极品花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06章 丐爷的约会

龙子渀紧盯着丐爷的一举一动,见他让飞车队的人一个个掏出手机现场转账时,还动嘴跟那些人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什么。

丐爷收好钱之后,提着棍子将那些人赶走,然后朝龙子渀这个方向冲过来,挥舞打狗棍做打的样子,却打在龙子渀趴着的左右地面上。龙子渀没有动,却听到丐爷说今晚九点在龙山石壁处见面。

龙子渀听得真切,捂着头点头。

丐爷消失了,他从爬起来,往回走,林子里,好些村民刚才看到龙子渀也挨了老乞丐的打,问他老乞丐有没有跟他要钱。

龙子渀憨憨地装着吓傻的样子,没有说话,听着众人的议论。

“我次奥,当乞丐这么赚钱呢?还用手机转账,逆天了。”

“哎,老乞丐肯定是丐帮的帮主,不然怎么这么牛逼?”

“这样才好,让飞车队那些人长记性。”

……

龙子渀琢磨着丐爷刚才那一身动作,心生羡慕。

下午,他哪儿也没去,在家睡觉到半下午,起来到门口的玉带河边钓鱼,运气好,钓到一只大的甲鱼,他拿着甲鱼回去,送给隔壁SZ闵彩芹,因为他不会宰杀那玩意。

他去菜地里弄会两样青菜,晚上准备凑合一顿素食得了。在准备菜品时,他忽然想到:既然全频波云能够让花树苗的根部和枝叶更舒展、红外线更明亮,那么对生姜、大蒜等佐料,是不是也有此功效呢?

他把生姜、蒜头放在案板上,记住它们初始的红外线线形,然后掌心吐出全频波云,罩住那些佐料,开始“炼制”。

大约五分钟时,他见生姜快和蒜头的红外线变得明亮舒展,就撤掌下来,准备炒菜实验。

这时,闵彩芹端着一个大白碗进来,里面装着杀好的甲鱼。

“哎哟,SZ,我这是特意给你的,你去炖了给孩子吃吧,还有向东哥,他需要补一补!”

闵彩芹听了,心下高兴,但是娇啐道:“给他补?吃再多也没用!还是给你自己吃吧,不会烧的话,在网上搜一搜就什么都会了。”

说着,她放下碗走了。

龙子渀一听,是这个理哈,忙搜索红烧甲鱼的资料,照猫画虎,用刚“炼制”好的佐料,做好了甲鱼。他自己留了一小半,将大部分盛入闵彩芹家的大腕,给她送过去。

她丈夫龙向东是村里种花的高手,一贯瞧不起龙子渀憨憨笨笨的样子,此时正坐在桌子边准备喝酒,见龙子渀端着做好的甲鱼过来,笑着说:“哟,你最近发财了,买了甲鱼呢?想讨好我让我教你两招?”

龙子渀懒得理他,放下甲鱼就回来。

晚饭后,龙子渀一个人到自家的花棚,花了两个小时,催生了总计500余朵花,全部都是足A级的品相,够明天早晨去卖的量。

点,龙子渀准时到龙山石壁处,跟丐爷会面。

龙山,是龙湾村东北面的一座山峰,整体并不高,类似于京都的香山那么高吧。龙山的正东,是流经龙湾村的玉带河,临河一面的山腰上,有一处石壁,石壁峭立,足十几米高,石壁下是一块三十多平大小的平地。

龙子渀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所以轻车熟路。他赶到时,丐爷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丐爷,您就住在龙湾村一带是吗?”

“丐爷?这叫法新鲜,我喜欢!”

丐爷没有正面回答,笑着嘟囔了一句。

他说,这几天龙子渀显山露水了让不少人不开心,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平静,他说他会在外围守着不让龙子渀受大干扰,要龙子渀抓紧把摸花神技修炼好,十二月再来找他做事。

龙子渀听了,先是疑惑,后大惊,悄悄问道:“您是说,今天早晨飞车队是来找我麻烦的?”

“他们今后至少会有一段时间不敢来了,我警告了他们。”

龙子渀心想,飞车队二十个人,今早要是到自家里来闹事,还不把家里房子烧了?

可是他奇怪,飞车队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呢?

丐爷看穿了龙子渀的疑问,说道:“你敢跟花卉市场的老板叫阵,他们不对付你吗?”

龙子渀越想越后怕。

丐爷说:“你现在的势头,在别人眼里,必然会破坏他们既得的利益格局,所以,有人要打压、阻止你,这很好理解。”

龙子渀听了,觉得信息量有些大,需要慢慢梳理。

可以肯定的是,丐爷对龙子渀的事很清楚,不然不会这么及时地拦截飞车队。

“丐爷,您为何要帮我呢?您到底需要我做什么事呀?”

丐爷咳嗽了几下,像是被噎着了似的,然后岔开话题问:“你的本事练得怎么样了?让我瞧瞧。”

龙子渀没办法,就一一演练给他看,那些常人看不见的电磁波,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

龙子渀演示完,立即说道:“丐爷,您能不能再教我一点武功,我想学您那个飘步。”

“什么飘步?”

“就是您早晨打那些人时,快速纵步的那个步伐啊。”

“什么飘步,气死我了,那叫‘瞬间位移’,是一种上乘的步法。”

龙子渀撅嘴小声说:“还没我说的飘步好听呢。”

丐爷说:“飘步,是不是心里想的是泡妞时的潇洒呢吧?”

龙子渀被戳穿,有些不好意思。的确,他脑海里的飘步,第一个场景就是在美女面前展露。

“您教我呗?您也知道,我一发功,弄出来的都是好花,好花一拿去卖,就莫名其妙地得罪一些人,我不能总靠您来保护啊,我自己得有防身的本事,对不?”

丐爷想了想,说好吧,现在就开始。

二人起身,丐爷马上就开始交代瞬间位移的要领。

这一招的根本要诀,就是心到脚到。所以,丐爷并未直接教龙子渀怎么挪位,而是在地上找了十几颗小石子。

丐爷说:“我随机地往地上砸小石子,你每次只要能够及时跳到小石子落地的周围,就算成了。”

“先做到心到脚到、后做到心到身到的那种浑然一体的主动性!”

丐爷说了几句跳的口诀,做了几次示范,然后就陪着龙子渀练习。

虽然是黑夜,龙子渀能起来如白昼,所以毫无问题。

龙子渀心中羡慕,忙一边念口诀、一边实践。

半个小时后,口诀总算熟悉了,龙子渀的跳跃站位,也在丐爷一步一动的教授下,慢慢有了心得体会,越做越有模样。丐爷心中高兴,越教越有劲。

第007章 山重水又复

在练习中,龙子渀忽然发现,丐爷教的这种跑跳的法子,跟自己初中时迷恋过的八卦步、太极步伐有些隐隐的相通之处,他自然地揉进了自己的理解,不再是生硬地跳跃跨越,而是轻柔地转移身体。

这样一来,他不再觉得跳跃生涩、手忙脚乱,而是心想到、身转到。

他不知道,他对自然转体的顿悟,正切中了这个飘步的要领——心到身到。

有了这个顿悟,龙子渀再看丐爷砸在地板砖上的小石子时,不再感觉是“要我跳”,而是“我要跳”!

掌握了主动,龙子渀做起来就轻松多了,可把丐爷乐坏了。

到夜里十二点,龙子渀已经能够随心所欲地踩到丐爷随机甩出的石子的边上,不用被动地咚咚乱跳了。

当丐爷看到龙子渀的成绩时,嘴里咿咿不止,觉得不可思议。

“臭小子,你可真让我吃惊。我当初做到你这样,花了一周啊,你这小半天天就做到了,不愧是伐毛洗髓过的体质!我擦,不服不行!”

“丐爷,伐毛洗髓?什么东东?”

“臭小子,你上次吃我给的那颗糖里面,含有一种特殊的药物,让你实现了伐毛洗髓。总之,你的跑跳灵活度、体力耐力、出手动脚的力量,都比常人要高四五倍!”

“次奥!”龙子渀欢喜,还不知道自己那天晕倒后,身体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难怪那天丐爷让我回家好好洗澡哟,当时浑身都像是涂抹了一层黄黑的油腻层一样,酸臭难当。原来那是身体排除的杂志和毒素呀。

丐爷见龙子渀体力充沛、一点也不疲倦的样子,索性把所有的口诀都说了,并做了本该训练后期才做的正宗的步伐的示范,手把手地又教授了半小时。

丐爷说:“今天就到这里,动作要领你都会了,只要让自己今后勤加习练就好。”

说完,他一晃身,就走了。龙子渀还没来得及问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嗨,算了,丐爷这才真叫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要找我自然会来的。

次日一大早,龙子渀去花棚,把昨夜催的花小心剪好装好,方青青却赶过来,进到花棚,非要亲眼看看龙子渀的绝技不可。

“阿笨,你有绝技,我其实是很高兴很高兴的,但是,这些花你到底是怎么催肥速生弄出来的?难道你得了某种不为人知的营养液?不然昨天你这里都还没有见到花苞、今天就都盛开了呢?怎么生长期这么短呢?”

龙子渀想,这个丫头没有恶意,也不是要偷学手艺,只是好奇而已。他想,可以信赖她。

于是,他说,绝对没有用任何营养液,而是自己不久前刚跟一个高人学了一套摸花催果的绝招,仅此而已。

他走到一盆玫瑰花盆跟前,蹲下来,准备示范,让方青青注意看。

之间龙子渀双掌在花盆空中罩住,像烤火碳一样的动作,其余什么都看不见,五分钟不到,刚刚还没有花骨、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开花的花盆,就朵朵盛开出来。

这等神通,在西游记里见过,在玄幻小说里,也有,方青青惊得差点没站住。

见方青青不仅没有打消疑虑,反而视若邪门歪道,龙子渀悄悄说,这是科学的方法,是电磁波催花,绝对绿色无害,但不要跟外人说了,我的花经得起时间检验。

“支书大人,这些天过去了,那些买了我的花的人,没有一个发现有什么问题对不对?你放心吧啊。”

“电磁波?摸花催果?”

方青青还处在震撼中,没有完全理解,喃喃地念叨,但不再反驳。她看着龙子渀骑车带着花卉去花卉市场走了,拿出电话,开始找人询问。

龙子渀跟其他花农们一样,带着鲜花,赶到花卉市场,但是,他再次被花卉市场的保安拦住,坚决不让进。

龙子渀一看,花卉市场副总詹润洲带着两个保安亲自挡在院门口,还有两名镇派出所的民警在。

因为有民警在,龙子渀没敢动手,问詹润洲为什么不让进,詹润洲手中拿着一个打印的检验单子说,市场派去龙子渀家的花棚现场检测证明,龙子渀家的花,很多指标不符合绿色要求,怀疑有不明物质催肥。

按照合同规定,凡是花卉市场专业检查不通过的,花卉市场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不让你进入市场售卖。

龙子渀知道,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搞法。因为警察在现场,所以他选择了隐忍,只得推着车子到花卉市场院子的外边,在民警看不见的角落,就地摆摊,希望能够卖出去。

刚把花展开漏出袋子口,就有一辆别克MPV停在路边,车里下来一个少妇过来看货。龙子渀对她有印象,她是本镇在网上开花店做得最好的、人称卖花王后,叫欧阳倩。

但是,以前,龙子渀没跟她说过话。

以前的龙子渀,虽然个子有180厘米、长得也还算帅,但大学毕业在城里找不到好工作、回家种花又不会赚钱,所以很不起眼。像欧阳倩这样的镇里名人,自然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何况年龄还比龙子渀大五六岁。

这是龙子渀首次如此近距离看她,一身蓝色西装套裙,身高165厘米左右,短发齐肩,肌肤白嫩,表情亲和,身材虽无火辣,却韵味幽幽,有一种越看越耐看的吸引力。

她的姿容,比闵彩芹还要高几分。由于她们都已婚了,龙子渀没有对其进行美丽排行。

龙子渀偷眼一瞄,她里面为黑色小内,着实迷人,不免连吞口水。

欧阳倩不知道龙子渀在偷偷瞧她,只是快速地看了看龙子渀的几样花卉,爽快地说:按照一级品全收了。

龙子渀大喜,这才真叫天无绝人之路,这才真叫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他忙帮着把鲜花小心搬上她的车子后备箱,有两袋放不下,就放在乘员空间的后座地上。

末了,欧阳倩喊住龙子渀,自报了姓名,问今后能不能直接去他家的花棚里去收花,龙子渀也说了自己的名字,欢喜说太可以了。他想正好花卉市场不让进,欧阳倩真是及时雨。

二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加了微信好友。

欧阳倩走后,龙子渀看着她的车子,喃喃道:我也该快点挣钱,去买辆车子了!

第008章 别惹火烧身

龙子渀骑车到镇上主街道,准备吃早饭,心里一直琢磨着詹润洲以及詹润洲代表的那个王厚军,他们这么针锋相对,是必欲整得自己低头才算呗?

事情就是这么一个死循环:你要是能这么一直忍下去,那么飞车队就依然会天天白拿白抢、花卉市场依然会时时吃拿卡要。你要是不能忍、跟他们发生冲突,那他们的报复将是不可预料的。

龙子渀知道,前些年,年年都有人跟花卉市场王厚军的人起冲突、年年都有人跟飞车队的人起争斗,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弱者受到更大的伤害。

龙子渀现在,就进入了这个死循环。

是坐以待毙吗?

不!我得以静制动、后发制人!

龙子渀定下策略,囫囵吃了包子豆腐脑,直接去镇里建筑园林公司所属的花圃,准备进一批花树苗。

到花圃后,他要自己进大棚库房里挑货,管理员老牛先是不干,龙子渀给他塞了一张大票子后,他就默许了。

龙子渀根据自己刚摸索出的规则,只选花树苗根部红外线舒展发亮的,别人看不出来,只有他明了。他选了1000多盆六个品种的花树苗,包括量大的玫瑰、香水百合,也包括量小的九仙皇菊、郁金香,还特意选了十来盆之前没种养过的风信子和蓝色妖姬。

这些花树苗不贵,平均成本每盆不过15块钱。按照龙子渀现在省去生长期照料的成本算,他每盆的利润率是百分之一千左右。

能力有了,还要多做实验、多搞创新嘛。花农也有花农的小梦想不是?

花圃有专车负责送货,龙子渀骑车会自家花棚,让工人们把刚买的花盆全部卸下来,把前几天累积的空花盆回收走。

他刚把花盆全部摆放整齐,准备回家做饭休息,却见四个男人闯了进来,清一色的蓝色运动服、清一色的平头,是飞车队的人。

领头的,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白脸,他就是飞车队的队长,名叫毛兵,因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人称鬼哥。

鬼哥背着双手,大喇喇地走到龙子渀跟前,问道:“你就是最近很牛X的那个龙子渀?”

龙子渀没有答话,装着害怕的样子,却暗中蓄势,随时准备弹指。

“麻辣隔壁,鬼哥跟你说话,你聋了?”鬼哥身后一个个子起码在190厘米的黑脸大汉朝龙子渀吼道。

龙子渀还是不说话,连连后退。

“铁塔兄弟,别吓着这姓龙的了,我们是来谈生意的,文明点!”

鬼哥说着,从身后人手里,接过一份材料,紧步凑过来,对龙子渀说:“你种养的花还不错,我决定全收了,每天只准卖给我!”

龙子渀总算明白了这伙人的意图,忙问:“你怎么个收法?”

“全部按B级花收购,这是鬼哥看得起你,懂吗?”铁塔再次吼道。

龙子渀心想,鬼哥真心黑啊,这不就是白抢吗?A级花的价格比B级花要高百分之三十,他坐地就赚了这个利润。

凭什么?不就是凭他有二十人的队伍么?

龙子渀没有急着答复。而那个鬼哥,似乎也不需要等他的答复,把那合同往龙子渀身上一甩,笑着说:“明天早晨,我来收花啊,”

说完,大摇大摆地转身出去。

铁塔对龙子渀说:“每天玫瑰400朵、香水百合400朵,少一根都不行,质量低于A级不行,款项到年底一次性结账。”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欺负人!

欧阳倩定的是每天现场结账,在花卉市场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鬼哥这就是想白拿白要。

龙子渀的选择不多,要么就范俯首称臣,要么奋起反抗、可能要去吃牢饭,或者从此残废终生。

他看着那些人的背影,没有说一句话,但眼中寒光闪过、心头杀气蔓延。

“老子背后搞死你!”他暗暗地说。

他关上门,琢磨了一下,然后出门到镇里,买了一摞灰黑的大口罩、黑手套,外加游泳用的护目镜,还特意买了一双新的运动鞋。

他又特意拐到菜场,买了一条扁鱼,回家后,他闷闷地把佐料先“炼制”齐备,然后做了红烧扁鱼。

正要吃饭呢,隔壁SZ闵彩芹过来,嗅了嗅屋里的香气,啧啧奇道:“阿笨,你最近是人品大爆发么?昨天你做的那个红烧甲鱼,味道简直就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今天这红烧扁鱼的味道,我闻着都要吃下一碗饭,你是怎么做的?”

龙子渀开心了不少,说道:“SZ,你要喜欢吃,坐下来,我给你盛饭!”

“不不,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问你,怎么做的?”

说着,闵彩芹也不客气,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挑了一块鱼肉放入嘴里,随即睁眼称奇、噫噫不已。

龙子渀心中暗暗为自己点赞:自己“炼制”佐料的法子,看来很有效啊。昨天他自己吃甲鱼,也觉得是奇迹,自己哪有这个手艺呢?肯定是佐料之功嘛。

龙子渀顺手把给自己盛的米饭递给闵彩芹,闵彩芹也不矫情,端起饭碗就大快朵颐起来。

“哎哟,阿笨,你将来的XF有口服啦,太好吃了。是网上的做法吗?”

龙子渀点点头,举起手机让她看。她扫了一眼,说自己照着做过几次,都没有这么好吃。

“SZ,你这是饿了,所以才觉得我这里美味可口呐。”

龙子渀这样说着,坏坏地笑着看她。她一下就明白了,翻了他一个白眼,小声说:“别撩SZ啊,我火气可大着呢,小心你惹火烧身!”

说着,她竟然也对龙子渀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龙子渀看着她粉红的脸庞,以及脸庞下边不远处亭亭玉立的丘峰,心花怒放。

他明白了这含义:为什么火气大啊?不满足?我为什么要小心?她会把战火烧了我?

龙子渀心里怦然乱跳,觉得跟她一撩,心情就是好。

下午,龙子渀养精蓄锐,好好休息了一回,下午起床,跑到龙山那个僻静的石壁处,对着石壁,把弹指神技与瞬间位移结合起来,疯狂练习了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后的八点多,才回家。

他已经决定:先下手为强,今晚就对那个把自己往死里逼的鬼哥动手。

有了本事,还憋着在家里空担心、瞎害怕干嘛?

快意恩仇,这是大侠客的心气,龙子渀也要尝一回这个滋味。

《极品花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