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完整版《最强妖孽兵王》小说

(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完整版《最强妖孽兵王》小说

最强妖孽兵王

时间:最强妖孽兵王作者:执笔元来源:WXB

(最强妖孽兵王)是作者执笔元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辛史夏天的故事,《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辛史觉得这个世界到处是坑,当个兵吧,被弄进了最苦最累的特勤部队;惩善除恶吧,又被开除军籍,偷渡出境以为躲过一劫,却又被迫成为雇佣兵;做卧底,杀毒贩,掀暴恐组织老窝,哪一样不是拿命在玩啊?不行不行,老子回家当个保安总行了吧?得,这一下又落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只不过到头来回想一下,不跳这些坑,人生未免会显得太枯燥了吧?既然躲不过,那就让坑来得更猛烈些吧!...

《最强妖孽兵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丧钟为谁而鸣

这边的对话刚刚结束,辛史身上所携带的窃听器已经将对话传回了给李翰文。收到消息的李翰文辗转将消息传回总部之后,一张针对这伙暴徒的大网,已然展开来。

注定这是不眠的一晚。辛史检查完入住的房间,顺手撤下几个用来搞笑的摄像头和窃听器之后,示意唐卡安全。IZO的护卫再次进行了检查,确认没有遗漏之后,两人退出了房间,仅留下一个贴身老护卫在房间内保护唐卡。

这种例行的检查他们进行了无数次,配合相当的默契。酒店的走廊不停的穿梭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风尘女子,眼神怪异的看着两个门神。更有胆大的试图上来招揽生意,IZO的护卫早就按耐不住了,用眼神给辛史打了个招呼,抱着妓女冲进了对面的房间里。

辛史只有苦笑。这种常态化的宣泄,他偶尔也会逢场作戏,只是今天这个场合似乎不太适合。当同一个女子第二次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个女子低声的叫着他的名字“辛史”。

等到IZO护卫办完事出来之后,辛史若无其事的搂着那名女子,进入房间内。这个号称军方派来的人化妆成妓女,低吟浅唱间就完成了身份与任务的交代。之后居然真刀真枪的与他一番大战,在辛史身上划破几道口子,种下微型的窃听定位设备。

事毕之后,女子从他上衣口袋里抽出几张钞票,在辛史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后摆着水蛇腰离开了现场。整个过程都是她在说,辛史在听。

从销魂蚀骨的滋味中回过神来,辛史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阿布拉提的监视之下。事急从权之下,倒让自己痛并快乐着。同时更引起了他的好奇,这个阿布拉提,到底是何方神圣?

蓝底星月旗之下,戴头巾口罩的武装人员第三次完成对唐卡几人的彻底搜身,这其中还包括了金属检测和信号检测。无论如何,这帮人对唐卡还有几分忌惮,卸下武器之后,并没有太过份的为难几个护卫。

所谓的训练营,只是在山脚下的一片空地而已。空旷的平底上,几个还没有枪高的小孩围在煤气罐旁听一个中年人在讲解如何制作土炸弹。不远处破碎的可乐瓶碎了一地,仍有焦黑的布条在燃烧着。空气中弥漫着汽油的味道。靠近山脚是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窟,洞口趴着一排年轻人,向远处的靶位做瞄准训练,不时有枪声响起。看来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辛史按照指示,激活了身上的定位设备。

正当洞口持枪的守卫想要第四次对来人进行搜查的时候,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走出来制止了。唐卡显然认识他,张开手拥抱了一下来人,随后跟着他走进了山洞里。洞口很宽阔,人为凿平的山壁上依然挂着一面蓝底星月旗。

“东疑云!”这个分裂恐怖组织就算是辛史也早有耳闻。辛史甚至看到了一名赫然在公安部通缉名单下的恐怖分子。站在旗子下等待唐卡的阿布拉提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壮汉,他张开双手拥抱了唐卡。“真主保佑你,久违了,我的兄弟。”

“哈哈哈,终于再次见面了,阿布拉提。想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

“我代表组织感谢你对仙战的支持。真主在上,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给你回报,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们的每一名战士都是为了仙战而生的。”阿布拉提缓缓的说道。

“我尊重你们的仙战,但是我希望我的投入到了能产出的时候。眼下我其他线上的生意受到了阻碍,迫切需要打开华夏的国门。”唐卡舔了舔嘴唇,“不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得不停止对你们的资助。”

“我们已经开始在运作了,在南边,那个市长左右不了军队的人,西北又被盯得太紧。贸然的发起仙战,只会白白牺牲我们的战士。我任然需要时间,唐卡先生。”听到阿布拉提说起市长,辛史马上联想到了那个让他被开除军籍的人,不由得攥紧了手指。

“是的,那个市长胃口越来越大了,但是我们没有更好的突破口了。在拉拢他的价码上,你们还可以再大方一点,只要他能发挥作用。最多再有一个月,我必须要看到你们有所动作了,否则……”唐卡的话并没有说完,他相信阿布拉提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会向我的组织反应您的诉求,唐卡先生。”

说完话,阿布拉提邀请唐卡参观训练营,辛史和几名护卫却被拦了下来。得到唐卡的示意后,几人只能留在原地等待。看来他们还有更多的秘密需要商谈,不过这次获得的情报已经够多了,辛史觉得,这些线索值得总部消化一下了。

边境城市的市长叛国,东疑云训练据点,开辟新的贩毒通道,在逃恐怖组织通缉犯。这些情报单一拿出来都足以里下大功,何况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唐卡这个大毒枭。辛史仿佛听到了他的丧钟在敲响。

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是枪声,炮弹声,以及叫喊声。河豚一样的机头,军绿色的身躯,六架直-18A直升机成战斗队形向训练营飞来。尾翼侧面鲜红的五角星和八一标志表明了身份。

不仅如此,训练营的外围已经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看来地面部队也已经到达了。辛史心中充满了惊喜,原本面对国际问题,总是墙裂谴责表示不满的PLA,这次居然直接雄起。来不及思考太多,为防止唐卡逃掉,只能死死的盯着他。随手扭掉一个冬突份子的头颅,辛史操起了他手中的AK47朝唐卡参观的方向跑去。

此时的营地已经如沸腾的热锅一般,四处冒火。叽里呱啦的叫喊声不停的在耳边响起。那些经过简单训练的武装恐怖分子很快组织起防御来。四散奔逃的人渐渐聚集,分成几股向四面八方射击。

这样的战斗毫无美感可言。地面部队有序的向训练营地推进,直升机选择地面部队的空隙向地面索降士兵。一副完美的罗网,罩向整个营地,实力悬殊。

介于他唐卡护卫的身份,辛史在恐怖分子中并没有引起注意。他也不敢随意的发起攻击,在战场局面没有明朗化之前,不作死就不会死。唐卡肥胖的身躯很快就被找到了。在空地协同作战的部队面前,他整个人已经完全瘫软,全凭着阿布拉提的随从架着往洞窟拖。

那些半大的小孩也已经扛起了武器,眼中射出狂热的光芒,有的甚至兴奋的咧开嘴,口中念叨着咒语一样的祷言。他们疯狂的对着直升机扫射,没有惊恐,没有害怕,有的只是真主会让他们永生的信念。

一颗RPG榴弹炮擦着直升机的尾翼飞向天际,终于惹怒了这个新装配的铁鸟。一个俯冲掉头,对着榴弹炮发射的地点伸出了黝黑的炮管。一阵机械的轰鸣声,机炮发射,犹如死神的镰刀,收割了一片聚集的恐怖分子。

被强大的火力所震慑,还有行动能力的人开始四散逃跑。原本为了隐蔽选择的训练营地,本就几面环山,成布袋形状。如今出口被地面部队封闭,空中有直升机,覆灭眼看在所难免了。完成索降的直升机再次升上相对安全的高空,对地面情况进行观察指挥,恐怖分子被机炮打击溃散,紧接着又被地面部队的火力不断压缩,最终只能想山洞的方向不断聚集。

阿布拉提单手持枪,站在洞口大声的发布命令。在各种武器射击以及爆炸的声音交织下,已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但是他依然没有停止,依然喋喋不休的发出声音。这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只要还在响起,抵抗就没有停止。

等到包围圈缩小到能够清晰识别对方的面容时,枪声消失了。阿布拉提指挥的声音,变成了抑扬顿挫的祷告声。原本已经完全丧失斗志的恐怖分子竟然又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武器。

辛史双手托住已经吓晕过去的唐卡,往洞窟的墙壁靠过去。他并不确定这些战士能否认清他的身份,只有依靠唐卡,才能获得被俘的机会。可是就在他的眼皮地下,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脱掉了上衣,高喊着口号向解放军冲去。扭曲的面容下,依旧稚嫩的身躯,腰上绑着一圈土制炸药。

“砰”一声枪响,子弹击穿了他的胸膛,他仿佛得到了真主的召唤,带着笑意缓缓的倒下了。腰上的炸药引信还哧哧的冒着白烟,紧接着“轰”的一声炸响,离辛史只有几米远的爆炸带起了一阵冲击波,将他和唐卡一同掀飞。

“阴沟里翻船了吗?”这是辛史最后的想法。

“下面播放一则新闻,解放军边防某部与哈萨克斯坦军方,在阿拉山口口岸边境举行联合反恐演习。此次演习模拟某国际恐怖组织团伙成员逃窜到哈萨克斯坦与华夏边境山区,按照恐怖组织头目指令,频频通过互联网散布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信息,意图招募成员并实施暴力恐怖活动,严重威胁两国边境地区安全。在两国反恐怖机构执委会的协调下,各主管机关展开联合行动,及时发现了恐怖组织成员发布的宣传煽动信息,并按照本国法律法规开展信息处置、调查取证、情报研判,查明了该恐怖组织成员的身份和活动地点并实施抓捕,最终成功消除了该恐怖组织的威胁。”

第十章 退伍

“公安部消息,缅甸毒枭唐卡日前在云南省景洪县从事走私毒品活动时被缉毒干警抓获。据了解,唐卡利用地理优势,纠集我国边境闲散人员为其制造、走私毒品,并拉拢腐化国家干部为其贩毒提供方便。目前中季委已控制嫌疑人,并与公安部组成专案组进行深入调查。请留意本台后续报道。”

辛史躺在病床上,盯着电视看。一直看到第三遍的时候,突然咧着嘴笑了,笑着笑着,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明白,新闻里简简单单的一些介绍,暗藏着多少玄机。破获的案件,远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那些深藏着的血与火,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的生命。

“真的想好了?不愿意当兵了?首长可是特批了,准许你提干的。进军校混两年出来,就是个一毛二,吃穿国家养着,每个月还有工资发。就差给你发个老婆了。”李翰文削苹果的技术不错,从头到尾干净利落,整串苹果皮像一个旋转的花灯一样漂亮。

“老李,真的不用劝了。能活着回来,已经是老天爷赏脸了。我想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回家,找份工作,孝敬父母,娶妻生子。这样的日子挺好。”辛史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平静的说。

“你这样四流大专的学历,回去能做什么工作啊?高不成低不就的,我就搞不懂了,部队有什么不好的?”李翰文抬高了声调,将苹果塞进辛史手里。

“部队好,还能开除我军籍?绕那么大一个圈子,就为了让我去做卧底?命都快没了,这种福我享不了。回家就算做个保安,也比在部队强。着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完成任务,你们给我洗白身份,这事就完了。”

“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当初你不把人弄残废,谁愿意开你啊?合着你把人弄残废就是正确的?你还有理了。”

辛史深呼吸了一下,说道“自由的空气真好。决定了,赶紧给我把手续办了,养几天就回去当保安。”

李翰文无奈的摇摇头,啐道“没出息的家伙,做一辈子保安吧!”

三天后,辛史提着简单的行李,回到了家乡,江南市。李翰文还是挺够意思的,给他办了个自主择业退伍,获得一笔还算可观的退伍费,同时又给他介绍了一份大企业当保安的工作。估计他就是不信辛史会愿意当保安,故意介绍这份工作恶心他的。

回家陪了几天父母之后,他居然真的就去了那家企业做起了保安,过起了悠闲的生活。惊喜的是,在江南钢铁厂做保安的时候,居然碰到了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两个兄弟也在这家钢铁厂做保安。夏天和刘健,还有一个叫白沙的,也正酝酿着想办法进入江南钢铁厂做保安。这几个可是在辛史要偷渡逃难的时候,掏出了全部身家的兄弟。这样的兄弟感情,只能日后慢慢回报了。

兄弟重逢的喜悦自然有一番互述衷肠,且按下不表。父母还给他介绍了一名叫黎美的姑娘处对象。得了,孝敬父母,娶妻生子,平淡而又充满希望的生活不就是这样来的吗?

经历过苦难的人,生活得很认真。休假的时候陪父母吃饭,聊天,做家务,陪女朋友逛街,看电影。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以他的能力,那些小偷小摸根本都没有下手的机会。更别提出手闹事了。

有本事的人,不论放在什么角落,都能让他散发出优秀的光芒。尽管他表现得很低调,可从不缺勤,从不丢东西,从不出事故的三从评语就这样通过人事主管的渠道,进入了江南钢铁集团总裁汪韩的视线。

集团总裁办公室,总裁秘书叶容倒了一杯茶放在辛史的面前,表情僵硬的说道“你稍等一下,汪总正在会见一个客人,一会他就过来。”

辛史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这个秘书笑起来很格式化,没有因为他是保安的身份就甩脸子给他,却也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做到一视同仁不容易。那些已经习惯高高在上的人,大部分都习惯用俯视的角度来看在底层挣扎的小市民。

汪韩很守时,在约定见辛史的时间前两分钟进入了办公室,看到正襟危坐的辛史,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就是辛史?很有礼貌,也很守时。”说完,伸出手来要跟辛史握手。

辛史接过手握了握,脸上还带着点腼腆的笑容“汪总您好。”他觉得自己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可以打90分。

“请坐”汪韩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看过你的资料,边防部队侦察兵出身。来公司也就半年,可是你值班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安保事故。这是公司成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成绩,很了不起。”

上位者的气度,一是动作,一是语言。汪韩这两点都养成了,举手投足间,涵养气度都表现得非常有气势。

“呵呵,都是我应当做的事”辛史打算继续扮傻。

汪韩没有给他继续装傻的机会“特种部队还教演习啊?”

“啊?什么?”

“不用装了,我认识黑豹,哦,大名叫李翰文。”汪韩戏谑的说道“他给我推荐来的人会简单才怪了。”

“呵呵,汪总都知道了”辛史还是一副傻呵呵的模样,似乎打算佯装到底。

汪韩笑着摇了摇头,递给他一本账本“我不兜圈子了,找你来是想让你帮忙的。我们的这个公司,表面上光鲜亮丽,其根本已经烂掉了。各个股东勾心斗角满怀心机,如果不及时处理,大厦将倾啊。”

“可是,汪总您怎么会想到让我来参与这名高层的事情?我就是一个小保安,级别不够不说,我有什么能力帮您处理这名高端的事情啊?”辛史苦笑。

“黑豹说,你能处理。我相信他,同样也相信你。再说,你也不能永远做个小保安吧?”汪韩继续解释

“好吧,我跟李翰文说过,我的理想就是过平淡的生活,做保安啊。”

“我知道你家庭条件并不怎样,还在谈女朋友。这样,我会通过黑豹给你一笔钱改善你家庭的生活条件。提一级,做个保安小队长,这个事情你帮我处理好怎样?”

辛史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确实也该弄点钱改善家里的条件了,自己甘心平淡,父母却没享过福,关键现在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跟着自己一辈子吃苦吧。

“我可以尝试一下,但是我还有条件。”

“你尽管提”汪韩很爽快。他相信有能力的人才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做深思熟虑的选择。

“不管做什么事情,我想带上我的两个兄弟,或许很快会有第三个。你放心,他们的能力都很出色,我想会帮得上忙的。”辛史觉得,知恩图报的时刻到来了。他要通过这件事,磨砺爪牙,改善身边的人的生活状况。

“呵呵,小事情。我答应了,具体的事,我会让秘书跟你联系,她绝对的可靠,你尽管放心。”他抬手看了看表,继续说道“这个事拜托你了,事成之后,我会再感谢你的。我还有客人,就不跟你多说了。”

辛史拿起账册,挥挥手离开了汪韩的办公室。

还没有回到保安室,马上就接到了叶容的电话。显然,汪韩已经把事情交代给她了。

“辛史您好,我是汪总的秘书小叶。”电话那头,叶容的声音很亲切。

“你好你好。我是辛史”

“打扰您了,汪总吩咐我给您汇报工作呢。还有,您两位朋友,一个叫夏天,一个叫刘健,都已经跟他们部门打好招呼了,您可以直接将他们调到身边安排工作。对了,汪总还吩咐,您三人从今天开始处于放假状态,当然,不管事情办得如何,工资按三倍给您们发…………”叶容一改见面时格式化的那种距离感,说话很亲切,很温柔。噼里啪啦一阵干练的语言,就把需要做的事情交代得妥妥贴贴。

人家叶容在怎么说也是一个让凌磊叹服等级的美女,而且不说是叶容现在对辛史的态度这么好,这也本来就是辛史现在分内的工作,怎么能不好好做呢,所以自然是很快的答应了。

挂掉电话的辛史,别说现在多么激动了,不是因为叶容对他态度的改变,而是因为他现在可以正式的带薪休假了,而且还是堂而皇之的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虽然白沙可能没有带薪,但是到时候自己和夏天刘健三个都是拿的三倍,一人分份一倍出来给白沙不就可以了吗?

打定主意后,立即便重新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夏天的电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他带着刘健一起去接白沙,然后来黎美的家里来报到,之后也就并没有多说什么其他的话了,显得非常的神秘,并不是辛史为了搞神秘。

而是这个事情确实还是多点神秘来的好,要不然告诉夏天后,他和刘健这两个家伙,一激动,说漏嘴了,那到时候苦的可就是辛史自己了,他才不会做这些搬起史头砸自己脚的事情,所以有的时候,神秘还是好的。

第十一章 冲突

不得不说夏天这家伙,虽然都是做的一些蛮力事,但是速度却也不瞒,九点过两分打过去的电话,而黎美这个高档小区是在城东,于位于城南的江南钢铁可还有一段距离,就算辛史开着他那拉风的长江750,只来不回的话也要半个小时,当然这是在不超速的前提下。

可是墙上时钟指着九点四十不到的时候,夏天的电话就已经打来了,让辛史下去接她去,没别的就因为看门的这个保安实在是太严格了,在加上夏天和刘健他们三个又都是干保安的,身体强壮程度自然是不用说了,所以很成功的被认为是不法分子了,勇敢而且正义的保安当然不会让他进去的。

得到消息的辛史立即快步跑了下去,连鞋子都没换还是随便穿的一双拖鞋,一双三十六的女士拖鞋,在辛史这四十加的大脚套上,别提多残忍了,不过现在辛史也管不了这些了,把夏天他们给接上来才是重点,要不然的话可能就要发生冲突事故了。

辛史倒是不担心夏天几个,三个小牛犊的身体,最差的白沙也是全身到处是肌肉,倒是保安亭里面的两三个保安,就算有装备在身,要是和夏天他们三个杠上了估计也够呛。

而辛史和黎美在买房之前还是需要住在这里的,和那几个保安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把关系搞僵了还是不好的,更别说辛史和其中的那两个保安还是聊得比较来的,更不希望发生流血事故。

就在这担心的情况下,即使穿着快要爆炸的三十六女士拖鞋,辛史还是没有愧对他那双曾经帮助他称霸金三角的速度,三两下出了大楼便朝着夜晚的出口保安亭跑去,远远的便可以听到小声的争吵了,虽然听不清楚是属于谁的声音。

但是辛史却可以知道,肯定是可以肯定,声音最大的一定是夏天他们三个其中的,毕竟他们三人的性格,辛史还是了解的,别看外表憨厚的很,但是都是不服输的主。

别看对辛史这么恭敬的样子,但这是因为辛史有本事啊,一遇到其他不如他的人后,那原本的性格便蹦跶出来了,并不是说夏天他们几个棋软怕恶,而是证明了现在这个社会的准则,强者为尊,你有本事别人自然尊敬你,你没本事,那对不起,别人不踩着你都算是对你好的了。

或许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原本并不是这样的,但是你如果想要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那你就必须去适应这个社会的规则,只有当你的高度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才可以去重新制定这个社会的规则,但是在此之前还必须去适应着,这确实是一件比较无奈的事情。

而夏天他们几个就是一个适应这个社会的例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别说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干保安了,早在辛史来到江南钢铁之前,就已经被那个王红军哥给扫地出门了,怎么还有可能和辛史成为兄弟呢。

“我说你们这的规矩到底是谁定的,凭什么就说我们是贼?凭什么就说我们不是好人了?今天我还就把话给放在这里了,今天你们放我进去我也进去了,不放我进去我把你们两个狗日的给打掉两颗门牙了在进去,”白沙凶样毕露,双眼狠毒的望着这两个保安。

“哼,在这里吓谁啊,有种你就来,老子我在这里当了两年的保安了,什么人没见到过?还想进去找三栋的陈小姐,我看你们三个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啥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子,真是好笑了,进去是不可能的,要动手我奉陪,说你们是贼都算是奉承你们了,这年头还有这么傻逼的贼。”

白沙的话语刚过,对面保安亭门口左边的那个保安,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后,不屑的瞥了一眼,前面想要动手的白沙,然后冷哼一声说道,在这个保安的心中,这三个家伙只不过是三个想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小贼罢了,想要和黎小姐套近乎的人,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但是以往的人,不管有钱没钱的,但是也至少可以穿的像个人样,但是这三个可好了,长的不能入眼就算了,穿的还这么随意,真是不知道这三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看他们这风尘仆仆汗水狂流的样子,还真有可能是刚做完案,才组队赶来的。

“老子操你大爷的,”说完这句话白沙挥起拳头就上了,旁边的夏天和刘健相比起白沙那个火爆脾气,要温和的多了,要不然的话,现在一起上的就是三个人而不是一个人了,不过即使脾气在好,两人也都是粗人,哪里听得保安这种侮辱人的话。

只是因为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误会,他们来找的是辛史,根本不是什么黎小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报了辛史给的地址,却成了那个黎小姐的名字,为了不给辛史惹麻烦,所以两人现在都是拦着白沙,想要等到辛史来解开这个误会,顺便给他们三个找找公道。

“住手,干什么呢?”辛史魁梧的身体,在黑夜中宛如一道虚影眨眼间的时间,便飘过了几米来到了两个保安和夏天三人的中间,其实按照原本的速度,辛史再快也还是个人,怎么也可能在一两秒的时间,跑过七八米的地方,而且还是在穿着这个三十六女士拖鞋的情况下。

但是为了不让前面发生流血时间,他不得不小小的违背了,和自己师傅之间的协议,在普通人面前动用了交付给他的能力,不过现在的环境还要,除了周围的两个保安和夏天三人外就不会有其他人了,毕竟谁会没事,在这样闷热的晚上,出来溜达呢,当然那些散步的人除外。

“到底是怎么回事?”辛史只是轻轻的瞥了一眼这两个保安,在发现根本不认识,好像是其他换班的保安,于是才望着夏天冷声说道。

见凌磊来了,夏天和刘健才算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放开了白沙,不得不说白沙这家伙生气的时候还真算是非常恐怖的,即使是夏天和刘健两个人拦着他,都还是非常吃力的,当然既然是阻止,夏天和刘健并没有使出全力的,不过即使是这样,白沙的力量也算是非常恐怖了。

夏天和刘健非常默契,都没有说话,而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白沙,因为他们两人都不是当事人,还是交给白沙这个主当事人来解释才可以清楚,要不然没有解释清楚,反而让辛史误会是他们三个先惹事的话,那可就遭了,辛史的能力他们不是没有看见过,可不想成为辛史的沙包,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夏天和刘健不傻,当让不会去做。

白沙知道,旁边的这两个家伙又把自己给买了,望着辛史那充满着威压的目光,白沙不得不原原本本的把刚刚的经过给说了一遍,虽然说的时候有点唯唯诺诺,像是犯错了的一个小孩子,在承认错误似地,但毕竟还是说完了,刚刚的事情,虽然保安的言辞太过于偏激,但是白沙自己的行为也确实是太冲动了。

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这两个保安的,咄咄逼人,白沙又怎么会这么发怒呢,就这样白沙拿着这个理由,在心中安慰自己。

“没了吗?”辛史的脸上仍然看不清楚表情,只不过语气却是软了下来,毕竟这本来就不能完全怪白沙,脾气不好是真的,但是如果没人去激白沙的话,打死辛史都不会相信,白沙是一个无缘无故就喜欢找麻烦的人。

辛史看人一向都不会错,如果白沙真的是这样的人,那辛史也不会和他去做兄弟,要不然的话,收了一个麻烦不断的兄弟,辛史整天处理这个事情都不够了,那还谈什么他自己的理想啊。

白沙轻轻的点头,一向强硬的他,面对辛史现在竟然生不起一丝想要反抗的情绪,在白沙的心中隐隐感觉到辛史的绝不是他可以对抗的了的,在加上现在和辛史不管怎么说也是兄弟额,自然是不会有反抗的感觉。

其实就连白沙他自己都不怎么清楚,为什么他对辛史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兄弟吗?才认识一天多,说兄弟其实也有点勉强,但是除了兄弟他却找不出,第二个更好的想法了。

但他还是比较理智的,如果动不动就开始动手骂人的话,那他和白沙夏天他们有什么区别呢?凭什么当别人老大?辛史需要做的一方面给他们三个出头出气,在另一方面,也希望让夏天他们三个知道,辛史不止是会打,在其他的方面也是是有绝对能力的,这才是辛史刚刚跑这么速度的原因。

以后和夏天他们三个要做的事情可多了,但是辛史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一定要确定他自己的主导性,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只要确定了以辛史为主,他们三个为辅就万事好办了,而想要确定这个分工的话,动嘴什么的是不现实的。

人家表面上服你,但是心中却不一定,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能力去确定,而现在这个时候,正是辛史证明自己能力的最佳办法。

《最强妖孽兵王》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