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智飞李素是主角的小说狂少人生在线阅读

樊智飞李素是主角的小说狂少人生在线阅读

狂少人生

时间:狂少人生作者:岛中人来源:WXB

主角叫樊智飞李素的小说狂少人生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岛中人写的主要讲述的是:大河朝两边,迢迢巅峰路。樊智飞重生到了两千年前,捡了个大便宜,获得了一身的本领,一路桃花绽放,不断逆袭,一点一点成为最年轻的强者。最终不腐的肉身,少年王的响当当称号,让他一路往上,终一生高居巅峰王位。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一路以来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淌过了多少次危难。没有波澜的经历,便成就不了一代王者。...

《狂少人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三章 校霸

耳根处一种被撕裂的感觉,让樊智飞在疼痛之时,心底顿时火冒三丈。

一掌拍掉揪住耳朵的那只大手,愤而回头,打算好好教训教训哪个目不识丁的鲁莽家伙。

一回头,不成想却看到了一张中年妇女的脸,满是岁月的痕迹。

樊智飞一愣,紧接着便受到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

“小兔崽子真是胆儿肥了啊,还敢逃学?白老师的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给你爸爸气的都病了!”

自称是樊智飞母亲的女人,是樊智飞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樊智飞彻底愣了,想不到他在这里还有家人?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探寻的一番话刚说出口,一巴掌便落到了后脑勺上,天降横祸,樊智飞不得不向现实屈服。

李素如看着向来听话老实的儿子,不知跟哪家熊孩子学坏了,竟开始逃学了,而且一逃就是两天。

“混蛋小子!还不赶快跟我回家!好让你爸放心?”

被李素如揪回家的樊智飞,在看到樊天刚的第一眼便有些愧疚。

他虽然跟这帮人素未谋面,但由内而外的那种屈服感,让樊智飞想都未想便打心底认定了这对所谓的父母。

不过,令樊智飞感到意外的是坐在轮椅上的樊天刚仍旧一身威严。

这个时候,进入樊家的樊智飞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古旧的房舍,俨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模样,自此,樊智飞便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李素如黑着一张脸抹着眼泪,一头钻进了厨房,与樊天刚独留在一处的樊智飞,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尴尬的气氛连动作都觉得别扭。

樊天刚的威严似乎是从他身下的那轮椅之中散发而出,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的冰冷,在看向樊智飞的那一刻,眼眸中突然多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难过。

樊智飞尴尬一笑,想要缓解这尴尬到不能再尴尬的气氛,抬起屁股往炕沿上一坐,“您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樊天刚一愣,随即缓和了几分神色,叹了口气,推着轮椅除了屋。

樊智飞落了个自讨没趣,便背着手在屋内溜达了一会儿后,又出了屋。

前屋后邻端详了一番,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统一规划的房子格局,并未有多大的差距。

只是这里人们的穿着,让站在此地的樊智飞心中有了不小的吃惊。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连自己也觉得突兀。

“呦,这不是倒霉鬼嘛?怎么,白头山上的狼没吃了你?”

挑衅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樊智飞一挑眉头转过身去。

一身土灰色衣服,裤子膝盖处鼓了两个大大的裤包,几处隐藏的很好的缝补,仔细一看却也能看得分明。

来人痞里痞气,一脸横肉,身后跟着几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弟,与之却相差甚远,一副破败流氓模样。

樊智飞笑了笑,初来乍到,向来不是个误打误撞的樊智飞,喜欢在做任何事儿之前先摸清底细,在还未摸清这里一切之前,他并不打算得罪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以免日后的麻烦。

樊智飞抬脚要走,细猴将其拦住,眉头一竖,“当我空气?不给大爷请安,信不信再给你赶上白头山喂狼?”

“这位小兄弟,你认识我?”

樊智飞出于礼貌,也出于试探,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坦然微笑。

细猴一愣,身后的小弟纷纷跑上前来将樊智飞围住,“怎么回事儿?你小子记吃不记打?”

说着,细猴便撸起了袖子,健壮的肌肉在樊智飞面前晃了晃,“信不信大爷打碎你的牙?”

樊智飞心中冷哼一声儿,他向来不是个欺软怕硬之人,自然也不会去欺软怕硬。

他是弹簧钢球,越对他压强他的反应便越高,“你难道不知道牙齿的密度可比人骨高多了,一拳不仅打不碎牙齿,相反却能然拳头碎?”

身后的小弟个个气势汹汹,只有细猴一人微微一愣,紧接着便雷霆大怒,揪起樊智飞的衣领。

似乎也正是这个时候,细猴才反应过来樊智飞身上的衣服,将其往旁边一甩,上下打量一番,“你小子穿得什么稀奇古怪的衣服?”

樊智飞踉跄几步,站定,上身白色T恤,下身黑色运动裤,本来还有一件儿某迪外套,被落在了白头山,那可是花了他半个月工资,现在想来还真是心疼。

见樊智飞不说话,细猴也并未客气,上前抬手欲要强行脱下樊智飞身上的衣服。

好歹伸手敏捷的樊智飞,这么多年来风吹雨打也没少锻炼,躲开细猴的脏手退到了一边。

细猴怒气横生,大手一抬,身后的几个小弟气势汹汹而来。

樊智飞见状,明知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跳下了身后的石墙,钻进了一条小胡同。

完全陌生的接到,让樊智飞这个精通路线的资深外卖员也迷了路。

四通八达的胡同,坑坑洼洼杂草丛生的乡间小路,让樊智飞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安生,好在成功将他们甩掉。

傍晚时分,樊智飞好不容易找了回去,一进门李素如已经摆好了饭菜,樊天刚敛去脸上的笑容,恢复一副冷淡的表情。

到目前为止,樊智飞差不多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这并不是梦,也不是拍戏,而是一种真切存在的生活,他便是其中之一。

樊天刚吃饭很快,但却不出声儿,樊智飞看得出来他是个教养很好的男人,只是不知道这么有气场的人怎么会坐上了轮椅?

心下好奇之时,樊天刚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推着轮椅进了里屋。

李素如见樊天刚离开,转头看向樊智飞,“你这孩子失踪了这么多天,刚回来就出去了,你再这么任性下去,你爸可真的要发火了!”

见樊智飞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李素如似乎有些不悦,“白老师刚才又来了个电话问你的情况,明天你就给我回学校上课去,听到没有!”

放下饭碗,樊智飞吃了三口米饭,便被生硬的米粒噎住了,喝了一大口水,方才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李素如点头,“你这孩子,只要你好好学习,走上正道,我跟你爸就没什么心愿了。”

扶额,樊智飞深感无奈,“现在是几几年?”

李素如一愣,像看怪人一样看向樊智飞,继而放下碗筷,抬手摸了摸樊智飞额头,“傻孩子,这几天你到底经历的什么,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能跟妈妈说说吗?”

樊智飞躲开,尴尬一笑,“没发生什么,我就是问问。”

半信半疑的李素如,半晌才说道:“两千年。”

“对了,今晚你得好好看看书,耽误了好几天的课,已经上高一了,不能再玩了!”

是夜,樊智飞却失眠了,两千年,他回到了十六岁,可是这段记忆他却不记得。

樊天刚的呼噜声儿从西屋传到东屋,樊智飞听得真切,突然想起樊天刚的腿,便十分好奇他的经历。

月亮爬上天际头,樊智飞却发现这里的月亮同在白头山的月亮完全不一样,这反而是一种宁静祥和。

飞速发展的是二十一世纪,让樊智飞已经忘了发展之前是什么模样,白天里看到的一切,大概就是了。

此时的身份,樊智飞是个高一的高中生,十六岁,洞湾村樊氏一族。

白头山上的小白毛实在让樊智飞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来历,也不知道洞湾村的人知不知道白头山上有这么个怪物。

樊智飞翻了个身,屋内漆黑一片,静谧一片,不免也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被李素如摇醒的,简单洗漱和早饭过后,便被李素如催促着推出了家门,一直送到了村口,亲眼看着樊智飞坐上了班车,这才稍稍放心离开。

班车师傅是个秃顶油腻的中年男人,似乎跟樊智飞关系不错,一路上不断起着话头,樊智飞也顺着线头跟师傅聊了一路,对这个洞湾村有了不少的了解。

到了学校,是个不大不小的学校,条件差,卫生倒还好。

高一333班门外聚集了一堆学生,樊智飞出现的时候人群忽然散开,赫然出现在樊智飞眼前的,还有细猴那张熟悉的脸。

细猴的声旁多了个人,看起来五大三粗,一脸横相,将细猴衬托地懦弱谄媚。

“听我弟说,你就是樊家那个樊智飞?”

毛世雄看着迎面走来的樊智飞瘦瘦高高,白白净净,怎么也不像是个能欺负得多细猴的人。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樊智飞微笑着,站在毛世雄面前,面容坦然淡定,给细猴气了个半死。

细猴刚巴结上毛世雄这个大树桩,证据不足,加之对毛世雄这个人不甚了解,无法很好地探究他的情绪,只好眼睁睁看着收拾樊智飞的好机会从眼前溜走。

樊智飞进了班,四下里打量一番,正值下课时间班内一片散乱,根本猜不到自己的座位在哪。

第四章 篮球三剑客

只好靠在班级后的墙壁上,等待着上课时间的到来。

林菲菲一身鹅黄色背带裤,抱着一摞作业本走进教室,一眼便看到了抢眼的樊智飞。

将手中的作业本同同学分了分,各自分别派发下去,发到樊智飞的时候,林菲菲反倒将作业本递到樊智飞面前,“喏,你的作业本。”

樊智飞挑眉,“放我桌上吧,谢谢。”

林菲菲一愣,对于向来学习上拖班级后退,上课时废话连篇扰乱课堂秩序的樊智飞,此时目光的淡定和从容,着实让林菲菲吃惊不少。

微愣之际,转身将作业本放到了身后的桌子上,不免回头看了眼樊智飞,方才回了之际的座位上。

樊智飞见此,将手里的书包往桌上一扔,随即便坐到了椅子上。

找到课桌,樊智飞却陷入曾经美好的大学生涯的回忆之中。

曾经那个他意气风发,一身轻松,轻巧便拿下了学业,收获一番不小的美好回忆。

一切梦境被打碎的源头便是毕业,出自名校,奈何却没有一个能够让他有所依靠的家庭背景,眼睁睁看着同过窗的大学好友个个不是接管家里企业,便是被送去了国外。

唯独樊智飞四处碰壁,人生总是不如意。

想到这里,走进教室的是个白净斯文的眼睛男,白鹭走上讲桌的第一眼,便扫向了樊智飞。

温柔低沉的声音响起,“樊智飞,你还知道回来上课?”

樊智飞听此,心中不免讥讽一声儿,看着白净斯文模样,脾气倒还不好。

“谢老师关怀,给您添麻烦了。”

白老师扶了扶眼镜,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了肚,翻开课本讲起课来。

对于秉承入乡随俗的樊智飞来说,也翻开了课本随意浏览了起来,一肚子的墨水这才得到了极好的发挥。

几道被划为重点难点的大题,樊智飞没费多少脑袋便解了出来,心中一阵儿窃喜。

挨到了下课,樊智飞率先走出教室,打算好好逛逛这所学校,熟悉一下环境和地形。

出于习惯,樊智飞来到了学校后门,原是一所高中,但学校后方却是一家化学工厂,污染十分严重。

被打破好心情的樊智飞,正准备抬脚离开,不料却被一拨人挡住了去路。

毛世雄面色阴沉,细猴那猥琐模样低眉顺眼站在毛世雄身后,一伙人约摸能有十二个。

面对来势汹汹,一看气氛就不妙的一伙人,樊智飞脸上却并未有一丝的忌惮。

虽然他是个倡导和平共事,动口不动手的人,但他却不想让被人误会他是只小猫,何况对那些成心找事儿之人,没有继续隐忍的必要。

毛世雄的电话响起,转身接电话的时候笑得猥琐,回来的时候不知跟细猴嘀咕了什么,转头看了眼樊智飞,便带着七八个小弟离开了。

被独留下来的细猴一下没了后山撑腰,气势相对来说便弱了下来,但他也并未将樊智飞放在眼里。

“小子,上次大爷放了你,这次,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

细猴说着,也不废话,直接掰着手腕向樊智飞走来。

樊智飞倒也不动,冷笑一声儿站在原地,等着细猴上前送死。

被樊智飞异常的淡定激怒了的细猴,紧皱眉头,怒火中烧,几步上前举起拳头迎面而来。

樊智飞目光一凛,身子巧妙一躲,让只会使蛮力的细猴扑了个空,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

身后的小弟中不知是谁一时没憋住,‘噗呲’一声儿笑了出来。

红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的细猴,第一时间揍了手下一顿,樊智飞频频摇头,“快上课了,看来我不能再陪你玩了。”

细猴怒瞪着眼睛,招呼着身后的小弟,蜂拥而上,让早有准备的樊智飞攥起了拳头。

畏缩在后面的细猴,像极了一个滑稽的指挥家,等小弟一马当先之际,他倒站在一边观望。

樊智飞心烦,巧的是在白头山斗野狼那晚的力量再次出现,抡起有力的拳头朝迎面而上的小弟身上抡去。

场面一度混乱,樊智飞只觉得每一拳都打的特别有力,尽管自己并未落下风,但下巴处仍旧还是实实在在挨了一拳。

细猴滞愣在原地,看着樊智飞低垂着眼眸看向自己,而自己的小弟则四仰八叉地躺倒了一地,当下便有些害怕。

细猴也从来都不曾料到,洞湾村任人欺负到大的废柴樊智飞,今天竟出奇的厉害起来了。

常年在混圈摸爬滚打的细猴,自然精细,连忙招呼起地上的小弟跑出了学校。

樊智飞身体瘫软下来,他似乎不能很好地驾驭体内那强大的力量,导致每次运作都觉得像是用尽了全部体力。

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二十分钟了,让樊智飞感到庆幸的是,这节课不是白鹭的数学课。

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樊智飞淡定回到座位坐好,林菲菲回头,在看到樊智飞嘴角上的淤青之时,惊道:“樊同学,你的脸怎么了,跟谁打架了吗?”

听此,樊智飞一摸嘴角,‘嘶’地一声儿别过脸去,“没事儿,听你的课吧。”

“噢。”

林菲菲回过头去,不一会儿递过来一张创可贴,看了眼樊智飞没再说什么。

樊智飞也不客气,想来脸上的伤太过于明显,便用创可贴挡了一下,坏就坏在,林菲菲给的创可贴是粉红色的。

一整节课,樊智飞也没多少心思去听讲,对于一个拥有着十六岁身体的二十五岁成年男人来说,高一的课程就像小孩子过家家,玩玩便好。

下课铃声响起,林菲菲回头,很知趣地没有向樊智飞打听八卦,这倒让樊智飞对这个聪明高情商的女孩刮目相看。

“明天周六,周一回来就是期中考试了,你可要好好复习,这次考试是高一第一次正规摸底,最终成绩是决定着尖子生的命运。”

樊智飞不以为然,“哦,这样啊。”

林菲菲感到惊讶,不免有些担心,“你成绩总是忽上忽下不稳定,这次要好好看看书了。”

说到这里,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林菲菲,看着樊智飞不以为意的表情,便咽了下去。

待在学校一整天时间,让樊智飞闷极了,好在放了周末假期,终于有时间是属于他的了。

收拾东西回家,樊天刚和李素如不在家,樊智飞找了点儿饭菜吃过,便拿着一点儿水果出发前往白头山。

白头山并不远,就在洞湾村的后面,山上地形复杂,当地人将此划入了危险禁地一类。

但是对于樊智飞来说,白头山却是他实行心中计划的绝佳之地。

小白毛对樊智飞的到来十分兴奋,樊智飞将水果交给小白毛,“不如给你起个名字吧,总是叫你小白毛,实在是有点儿不大好听。”

“樊小妞怎么样,我觉得挺可爱?”

小白毛自然同意,点头笑着,拉起樊智飞进了山洞,指着一堆草药,“给你的,补身体。”

樊智飞分外感动,“谢谢你。”

樊小妞突然低头害羞一下,抱着水果跑了出去,狗儿撒欢跑回山洞,见到樊智飞也是摇着尾巴围着他转圈。

“樊之犬!”

对这个新名字,樊之犬摇着尾巴以示讨好。

这两天时间,樊智飞全部待在白头山,走之前给家里留了字条。

看着简陋的山洞,樊智飞心有一计,打算在山洞前建一个木屋,尽管工程比较大,但木屋对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说干就干,带着樊之犬进入树林,先是收集了一些粗细均匀的纸条,用藤蔓编成了一排排木墙。

下午下山回了趟家,樊天刚和李素如仍旧不在家中,找到铁锯重新回到了白头山。

花了一天的时间将锯好的木头运回了山洞前方的空地,三四个人都围抱不过来的木材,让樊智飞十分有成就感。

尽管此时体力已经濒临疲倦,但架不住樊小妞给他做得补汤,体力恢复得也十分快。

工程庞大,前前后后樊智飞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将木屋的地基打好。

最底层是一层牢固的石头,紧接着樊智飞铺好粗壮的木头。

离开白头山的时候,已经是周某下午五点半了,太阳已经斜到了山顶。

樊小妞有些不舍,最后做了一顿饭菜,给樊智飞好好补了补身子。

两天下来,樊智飞对樊小妞的手艺相当之钦佩,想不到她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厨艺。

回到洞湾村,樊天刚和李素如仍旧没有回家,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李素如才推着樊天刚从外面回来。

见樊智飞一人在家,李素如有些愧疚,也有些心疼,“智飞,你爸爸前天腿疼得厉害,走之前太匆忙也没给你留个信儿,这两天你在家还好吗?”

樊智飞心中莫名松了口气儿,摇头笑道:“挺好的,不过爸爸的腿是怎么回事儿?”

“老毛病了,现在没事儿了。”

樊智飞拿走他留下的字条,第二天照常去学校。

刚进校门,便看到了一堆人,本不想凑这种热闹的樊智飞,却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第五章 医院

是林菲菲,今天仍旧是一身粉嫩的可爱,一头乌黑的短发,将一张圆圆可爱的小脸蛋衬托地更加可爱。

只因林菲菲一脸的害怕,加上被几十道目光紧盯的樊智飞,不得不停下脚步。

林菲菲身旁两个闺蜜急忙拉了拉她的衣角,一脸担忧,“菲菲,你在做什么?把樊智飞扯进来有点儿不厚道吧?”

“对啊菲菲,就他樊智飞那小身板……”

林菲菲咽了咽喉咙,她们两个说的没错,在高一333班樊智飞确实是个小透明,学习成绩一般,也没什么体育类特长,在男生当中实在属于瘦弱一类。

说实话,林菲菲也不敢把希望寄托在樊智飞身上,要不是他正巧出现,林菲菲也是别无选择。

大早晨本来好好的心情,谁知刚进校门就被一群混混拦了下来。

毛世雄将眉毛一拧,十分不悦地看向走过来的樊智飞,“臭小子,怎么又是你?”

继而转头看向被手下小弟包围住的林菲菲三个人,“不错啊小妞,这就搬出小情人来了?”

林菲菲向来看不惯这种混混,不在该奋斗的年纪奋斗,却跑出去当那种人见人恶不做好事儿的混混,实在可恨。

但林菲菲是绝对不会向他们低头,看着身边两个闺蜜唯诺害怕的模样,心中便觉气愤。

昂首挺胸,反驳道:“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整天没事儿干谈情说爱?”

说罢,故意转头看了眼毛世雄身边的毛阿媚,一脸的讥讽。

毛阿媚是个急脾气,浓重的眉毛一翘,烈焰的红唇朝向林菲菲,“靠你一个高中生,想不到嘴巴这么脏?”

“总好过你们心灵脏!”

林菲菲虽然不甘示弱,但在此时她的心中仍旧还是有忌惮和惧怕。

被激怒了的毛阿媚,抬手就是一巴掌,红色的巴掌印在林菲菲嫩白的小脸蛋上格外醒目。

樊智飞扒开人群,刚走过来就看到了眼下这番场景,淡淡看了眼林菲菲,“班长,都什么时间了今天不是有考试吗,怎么还不回去?”

林菲菲微微一愣,突然间明白过来樊智飞话里的意思,抬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继而看向毛阿媚,似乎心有不甘。

樊智飞心下无奈,“还不快走,想让白老师生气吗?”

“可是我……”

被两个胆小闺蜜迅速架走的林菲菲,时不时回头看向樊智飞。

毛世雄见此,彻底怒了,“还愣着干什么? 把她们给我抓回来!”

在白山县,毛世雄还算是个能露上头脸的小混混,道上也有他的名气,这会儿的好事儿被一个毛头小子截走了,心里自然不爽。

樊智飞倒也不怕,淡定的模样全然不像是个十六岁的高中生,抬脚往旁边一站,挡住了一伙儿人。

“都是社会人,没必要沦落到欺负三个手无寸铁的女高中生吧?”

“哦?”

毛世雄脸色一变,从身后小弟手中接过一个棒球棍,擎在手中,“怎么,听细猴书说你小子挺横?我毛爷一不打女人和小孩儿,二不打与我没利益牵扯的人。”

说罢,上下扫视一番樊智飞,“可是你凶安置怀了我的好事儿,今天就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不然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我毛爷的威严放在哪里!”

临近上课时间,樊智飞估计现在没有九点也有八点半了,今天周一,期末考试的日子。

现在遇上了这个麻烦,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身,随即将身上的书包往旁边一扔,活动了一下身体。

毛阿媚感到不妙,小声儿对毛世雄说道:“老大,细猴那小子说他是个人见人欺负的废柴,他的话可信吗?”

毛世雄一竖眉头,“细猴这个人我倒是知道,欺软怕硬,专挑软柿子捏,在我面前他要是敢说谎话,我撕了他的皮!”

此时身边围了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上课时间越来越近,对于学习压力大且紧凑严格的校园生活,吸引了不少高中生驻足,对这次难得一见的场景颇感兴趣。

已经活动好身体的樊智飞,感到体内胸腔那股力量正慢慢隐现。

樊智飞能明显感到力量的运筹帷幄,心中惊讶的同时,十分感谢樊之妞给他喝补汤的功劳。

自信被慢慢提升,面对毛世雄这种混混,樊智飞心中没有丝毫的忌惮。

迎面而上的小弟们,来势汹汹,樊智飞觉得毛世雄的人倒是比细猴的人勇猛多了。

劈头而来的棒球棍让樊智飞猝不及防,尽管能够操控体内力量,但仍旧还是不熟练,使用起来有些生硬。

将身形一低,滚到一旁,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

毛世雄见丢了面子,朝旁边的小弟踹了一脚,“笨是不是?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樊智飞被团团围住,心里本来就没底,自从知道体内有力量的时候,还没有真正一次系统训练和使用过,这次,他算是要吃瘪了。

五六个人迎头而丧,樊智飞也只能跟他们硬碰硬,举拳打倒面前人,紧接着背部便挨了一棍子,心中的怒火被激起。

抬脚便踹了过去,几番下来越挫越勇,身边一个个人紧接倒下,樊智飞却觉不解气,揪起地上的毛世雄,“还来吗?”

毛世雄红肿着鼻子,抬手抹了把嘴角的於伤,“小子,想不到你还有几下,我现在算是明白细猴说的话了,洞湾村的废柴果然是废柴。”

毛世雄硬着嘴这么说,樊智飞也觉得没有再客气下去的必要了,不再留情,今天,就拿他们几个开开道。

一顿拳打脚踢,樊智飞用了八九成的力量,接连旁边两个横气的小弟,也让樊智飞好好收拾了一顿。

解气之后,地上的几个人已经不能动弹了,毛阿媚一脸惊恐地躲在一旁,“跟我没关系,真的!”

“噢,没关系是吧?没关系,你不过也只是打了林菲菲一巴掌而已。”

樊智飞说着,从地上拿起书包,拍了拍灰。

毛阿媚结巴着快要说不出话来,神色紧张,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紧接着突然轰然倒地,把樊智飞吓了一大跳。

他这还没动手呢,这女人难道是被风给吹倒的?

“喂,别装死!”

樊智飞上前踹了一脚毛阿媚,只见她面容严重苍白,人群也在这时突然散去,独剩樊智飞一人不知怎么收场。

毛阿媚的突然晕倒,让吃瓜群众们纷纷远离事端。

桦杨树下,一身黑色运动装的男人不知在此处站了多久,抬起修长的手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似乎对不远处那不知所措的樊智飞颇有兴趣,但不过只是一瞬,好看的眸子却突然一颤。

因为他正在看的那个人,此时已经回头发现了树下的他,四目相对之时,男人变作一副愠怒的神情。

樊智飞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那是一张他熟悉却又不太熟悉的面容。

而那张脸上,在刚才的那一瞬间被他捕捉到了一抹别样的表情,樊智飞眼看着向他走来的男人距离越来越近,心中的疑问就越来越多。

随即,樊智飞便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想必是他看错了。

今天的白鹭白老师一身黑色的运动装,年轻不过才二十七,面容帅气,朝气蓬勃。

樊智飞轻轻摇头,“白老师?”

白鹭阴着张脸,似乎对这个时间点还在这里的樊智飞深感恼怒,“樊智飞,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有考试吗,这个学你还想不想上了?”

想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赶巧了,人要是倒起霉来,走平路都能摔个大跟头。

“白老师,我当然知道今天上午考试,这不有点儿事儿给耽搁了不是?”

白鹭并未听樊智飞这番解释,继而转头看向地上躺着的一圈儿人,“这是怎么回事儿,解释一下!”

被白鹭这么一提醒,樊智飞这才想到了晕倒了的毛阿媚,急忙过去,“白老师,您能不能帮打120,她晕倒了。”

白鹭扶了扶眼镜,皱着眉头上前查看一番,似乎想质问一下樊智飞,碍于情况,只好拿出手机叫了120。

“你先回去考试,这里交给我。”

白鹭命令樊智飞回去,樊智飞无法,此时正因为被白鹭撞见跟毛世雄几人的对峙而心感忐忑,这会儿得了空便顺从遵命。

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考试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林菲菲在看到樊智飞走进教室的那一刻,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樊智飞刚回到桌位坐好,林菲菲便丢过来一个纸球,樊智飞没有理会,拿出卷子答题。

第一场顺利考完,并未难倒樊智飞这个曾经的优等学霸,但是为了不让自己表现的太突出,故意写错了几个数。

这个时候,樊智飞才真切的感受到重生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在这个什么都还未发展起来的时代,他脑海中的先进思想和商机,足够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展拳脚。

《狂少人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