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奶爸)在线阅读完整版《全职奶爸》小说

(全职奶爸)在线阅读完整版《全职奶爸》小说

全职奶爸

时间:全职奶爸作者:竹子花来源:WXB

(全职奶爸)是作者竹子花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荀智友李雪瑶的故事,《全职奶爸》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闯荡多年一事无成的大龄青年荀智友为了不让母亲失望,早日成家,在几次三番相亲失败之后,决定到镇上替哥嫂照顾孩子。却不想留在家带孩子的,都是年轻妈妈,就连学校也多是支教女老师,智友就像是闯入了女人窝。温柔的御姐,暴走的萝莉,颜值爆表的女主播,热情似火的女教师,性感开放的女房东,让荀智友一时间应接不暇。人们常说温柔乡乃是英雄冢,不过陷入女人窝的智友并未因此丧展开全部...

《全职奶爸》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临危不乱

荀智友仔细看了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警察先生,没错,这件衣服是我的。”

“哼!”

不等警察开口,冷小茜就尖锐的吼了起来,“荀智友,你这个人渣,你这个败类,你终于承认了?你不是很会狡辩么,你怎么不继续狡辩呢?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是这种人渣,这种禽兽不如的败类,呜呜呜……”

吼着吼着,荀智友又伤心大哭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李雪瑶和魏姬也被惊动了,两人都远远的站着,没有说什么,除了她们,还有荀智友昨天下午见过的那名相貌身材只算一般的女子也在。不过和李雪瑶魏姬纯粹围观不同,那名女子一边看着,一边鄙视的对荀智友指指点点。

中年警察听到荀智友承认衣服是他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了很多,“很好,既然你承认了,那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荀智友还没开口,冷小茜就尖叫起来,“警察先生,还有能够比这更有力的证物么,现在都证据确凿了,直接抓他坐牢啊,还有什么需要说的?”

“不!”

警察摆了摆手,“冷小姐,我知道你是受害人,心情很激动,也理解你的想法。可是我是一名警察,我必须保证公正严明,请你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但我们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公民。有些事情,并不能凭着表面的证据去判断,我们必须得把一切都调查清楚,再作结论。”

“不愧是人民的好警察,说话公道,办事严谨!”

荀智友闻言称赞了一句,才轻轻点头,“警察先生,我确实有话要说,这件衣服是我的没错,不过这是我昨天穿的衣服。昨天我忙碌一天,晚上换洗了挂在了外面,至于怎么到她房间的,我就不清楚了。”

“不清楚?”

冷小茜忍不住怒吼起来,“你自己做的好事,竟敢说不清楚?换洗挂在外面的,你当警察是那么好忽悠的?”

吼了一句,冷小茜转头看向中年警察,“警察先生,你可千万别相信他的鬼话,这件衣服是我我抓住死死不放,他怕惊动旁边的人才留下来的,扯破的地方就是他用力拉扯造成的。”

听了冷小茜的话,中年警察看向荀智友,“荀智友,现在唯一的证据,就是这件衣服,虽然我们无法确认你就是犯人,但是你的嫌疑最大,所以你可能得随我们去警局走一趟。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事情真相查明白,如果真的不是你,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警察先生,我相信你们!”

荀智友轻轻点头,“我可以跟你们去警局配合调查,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以问些关于这件事的问题么?”

“当然!”

中年警察认真的点头,“这是你的权力,你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出来,不过我更希望你问的问题,对破案有所帮助,而不是那些无关的问题,不然我可能会觉得你是在狡辩。”

“当然是对破案有帮助!”

荀智友用力的点头,“是这样的,因为我对冷水有些过敏,所以有个特殊的习惯,沾冷水的时候,都会戴上塑料手套。所以这件衣服在我洗过之后,并没有直接触摸。既然这位受害者咬定我和她争夺过衣服,那么这衣服上应该有我的手指印才对,不知道镇上的警察局,是否具备检测指纹的条件?”

听到荀智友的话,冷小茜神色明显变了一下,不过中年警察的话,却是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中年警察看了荀智友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抱歉,本镇的警察局暂时没有配备这样的设备,不过如果你坚持要检查的话,我们可以把这证物保存起来,送到县警察局,只是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天时间。”

“这样的话,我可能得去警察局待上好几天,我实在不太喜欢去这种地方!”

荀智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依旧哭哭啼啼的冷小茜,轻轻咬了咬牙,“警察先生,衣服的证据,可能太慢了。不过也还有别的办法,我对于医学和法律都有所涉足,据我所知,女人在遭遇这种事之后,二十四小时之内,体内都还可以提取嫌疑人留下的犯罪证据。这位受害人从昨晚到现在,最多不超过十个小时,完全可以提取出嫌疑人留下的证据,而且镇上的医院也具备这个条件。本来我看在和她昔日的缘分上,不想提出这种办法,现在看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无论如何,我总得证明自身清白,而且毕竟曾经相识一场,作为一个男人,我也有责任帮她找出犯罪者。”

“这个提议不错!”

中年警察眼睛一亮,转头看了一眼冷小茜,“冷小姐,这也是最好找出犯罪嫌疑人的办法,希望你能够配合,接受检查。”

中年警察的话刚说完,冷小茜就尖叫起来,“警察先生,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我配合调查也没用,因为他戴了那种东西,根本没留下什么证据。”

“这……”

中年警察无奈的看了一眼荀智友,“先生,如果是那样,确实没法提取到你所说的证据,不过我们可以考虑去垃圾堆里面寻找犯罪的证据,但是既然你也懂得法律,就应该明白,在这么多垃圾之中,找到证据的希望是很渺茫的。”

荀智友闻言沉默了一下,才无奈的点了点头,“确实,小镇不比大城市,人力有限,想要从垃圾堆找到证据,无异是大海捞针。”

说了一句,荀智友深深看了一眼冷小茜,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警察先生,不过我倒是还有个办法,只是那个办法只能证明我自己的清白,没法帮她找到犯罪嫌疑人了。”

“你说!”

冷小茜刚要开口,中年警察已经抢先一步朝着荀智友点头示意,“我们警察的责任,不光是抓捕犯罪,也要保证公民的合法权益,如果你说的办法合理,能够洗清你的嫌疑,那么我们会全力配合调查。”

第十章 沉冤得雪

“是这样的!”

荀智友看着中年警察,缓缓的开口,“我刚说过,我也懂一些医学,知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都会处于一种兴奋状态。而兴奋状态很大程度就是肾上腺和一些相关器官分泌的激素造成的。这些激素分泌之后,一定时间内都会残留在身体内,使得血液中激素浓度增高。这些激素在血液中持续的时间是几小时到几十小时不等,这也是人频繁做那些事,会影响健康的主要原因之一。警察先生如果觉得我是嫌疑人,只要将我带到镇医院一趟,进行一个激素方面的血检,自然就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这……”

中年警察听到荀智友的话,为难的摇了摇头,“抱歉,虽然我觉得你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可是对于这方面我并不懂,所以我一时间没法判断你的话的真假。”

“这很简单!”

荀智友轻轻笑了笑,“你可以咨询法医,绝大部分法医都懂得这一点,而且排除嫌疑人,也经常用的是这种办法。”

说了一句,荀智友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其实我也不想用这种办法,一个男人长时间找不到女人,连生理问题都解决不了,说出来真心很丢人的。不过警察先生尽管放心,我说的话绝对属实,因为自从回家之后,半年的时间都没碰过女人了,这方面的检测,绝对不会出现异常的。”

中年警察明显是那种比较务实的人,听了荀智友的话,很快就拿出电话开始咨询起来。

在听到荀智友说出这话的时候,冷小茜脸色唰的变得雪白,不过她依旧咬着牙,佯装着哭泣,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荀智友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穿她,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光是荀智友,外面的李雪瑶和魏姬,还有那个指点荀智友的女子,也悄然停下了动作。

抓住荀智友的两名警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架住荀智友的手,也悄然松开了。

中年警察很快问清了情况,放下电话对着荀智友轻轻点头,“先生,我已经咨询过专业人士,确实有你说得那回事,我也相信你是清白的。不过还是的麻烦你配合我们去医院走一趟,因为现在唯一的证物是你的,我们必须得看到结果之后,才能证明你是无辜的。”

和荀智友说了几句,中年警察又看向冷小茜,“冷小姐,麻烦你随我们走一趟,我们必须得进行一些相关的检查,检测你身体的酒精浓度以及伤势情况,根据这些我们才能更好的立案和定罪。”

“什么,我都这样的,还要配合你们检查?”

冷小茜听到这话,顿时慌了,蹲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这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啊,我被人欺负了,你们居然不相信我,还要让我去接受这种难堪的检查。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啊,我…我……我不活了!”

嘴里嚷嚷着,冷小茜就要往外冲去。

“冷静,冷静!”

看到冷小茜这么冲动,完全是泼妇一样,根本不讲理,中年警察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不过还是连忙拉住她,试图劝说,

就像他自己所言一样,他毕竟是警察,不管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管这个报案的人多不讲理,作为警察总不能看着受害人再次受到伤害。

在中年警察拉住冷小茜的时候,原本站在荀智友身边的两名警察反应也不慢,一左一右架住了她,不给她冲出去的机会。

“警察先生,”

荀智友看了一眼中年警察,无奈的摇了摇头,“受害人受刺激太重,可能无法配合你们检查,不如就让她自己说下伤势,再找个酒精测试仪简单测试一下,只要能证明她报案属实,就差不多了。”

中年警察听了荀智友的话,深深看了他一眼,“荀智友先生,看来这事很可能真的有所误会,其实根据我多年办案的经验,在看到你听到这事的反应的时候,就大致明白你或许并非犯罪嫌疑人了。当这位冷小姐说她醉酒无力反抗的时候,我更加怀疑起来,因为我当时靠她的距离很近,根本没有从她身上闻到任何酒味,按理说,如果醉酒严重,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酒精不可能完全消散。只是唯一的证据指向你,我不得不按着程序来办事,你后面丝毫不慌乱的反应,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说了一句,中年警察微微摇头,“我知道你这么说,是顾念旧情,可是法律就是法律,我们必须按照程序办事。我觉得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找出谁是犯罪嫌疑人,而是确认这位冷小姐不是报假案,故意污蔑人。如果冷小姐真的是故意污蔑,那么犯罪的就不是别人而是她了,我们必须得弄清楚她谎报假案,污蔑你的动机,才能阻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和恶化。”

“这个……”

荀智友微微叹了一口气,掏出烟来递给三位警察,“警察先生,受害者现在情绪很不对,我觉得这事可以稍缓,你们先抽支烟,让受害者冷静一下吧。虽说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非得一口咬定我,但是我相信她是真正的受害者,毕竟这种事关乎女人的名声,我和她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她没道理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来污蔑我。”

“抱歉,我们虽然都抽烟,但是不能接受你的烟。”

中年警察摆了摆手,自己掏出烟点燃一支,然后扔给两名警察一支,笑着摇了摇头,“荀智友先生,如果是平时遇上,你给我们递烟,请我们喝酒,只要不谈公事,我们都不会拒绝。但是这种时候不行,我们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这是关乎作风的问题,希望你可以理解。在办案的过程中,我们绝不能接受人民的任何馈赠,那样的行为,不论礼物轻重,都是违规违纪的。”

“是我唐突了!”

荀智友轻轻摇了摇头,点燃一支烟,朝着中年警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还是先和你们去一趟医院,先证明我确实和这事无关再说,至于受害人,我觉得等她稍微冷静下来,再来接受检查不迟。”

第十一章 被误诊的患者

冷小茜的精神状态确实极差,虽说其中到底有多少是装出来的无法判断,中年警察也不好把她往死里逼,最终也只能留下一名警察继续看着冷小茜,自己和另外一名警察先让荀智友去接受检查。

检查的结果,毫无意外,荀智友的血液各方面都很正常,丝毫没有兴奋之后的某些激素浓度偏高的现象。

对此中年警察并无任何意外的神色,只是看着荀智友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他这种情况下还袒护冷小茜不值。

荀智友明白中年警察的意思,不过他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荀智友心里明白,冷小茜这么做,无外乎两个目的,一来是让他身败名裂,二来就是把他从这里撵走。对于这个曾经深他爱过,如今只剩下恨的女人,荀智友是一丝好感也欠奉,不过他看在对方是带孩子的份上,没有过于深究这件事。毕竟他并未因此受到太多影响,把事情做绝,除了让对方更恨他入骨之外,还会让对方的小孩暂时也没人带。

荀智友向来都比较大方,都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去做,基本都是得饶人处切饶人。或许也是因为这种过软的性格,才让他事业并不成功,但是他也因为这样,让很多人化敌为友。至于冷小茜会不会因此降低对他的仇恨,荀智友心里没底,但是他觉得,只要对方还有一点理智,应该不会继续这么纠缠下去。

就在荀智友告别了中年警察,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哭闹和哀求声吸引过去。

本来荀智友并非那种特别爱热闹的人,不过他本身懂一些医术,听到病人的家属似乎是在哀求医术救人,所以才凑过去看看。

走近之后,荀智友通过医生和病人的话,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也失去了继续看的兴致。

原来是病危的人,要被医院撵出去了。

这种事在大城市基本见不到,但是在乡镇医院是比较常见的。因为乡镇里面很多人文化程度都不高,尤其是老一辈这方面体现很严重。一旦病人在医院死亡,家属往往都会觉得那是医院的问题,很容易纠缠不休,这样不仅会影响医院的正常营业,也会损坏医生和医院的名声。

所以很多的医院,一旦发现病人病危,无法抢救的时候,态度好点的会委婉点让家属转到更好的医院,态度差的则是直接让家属放弃治疗,准备后事。

医院这样的行为,虽说有失医德,却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很多人根本无法理喻,让病危的人留在医院,也最多能够让病人多活几天甚至只是几个小时,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就在荀智友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病人家属哀求医生不成,无奈的将病人从医院推了出来。

看到病人皮肤上面密密麻麻如同黄豆大小的斑点,荀智友迈出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这种病,他认识,而且他还刚好学过治这种病的偏方,虽然这病人看着气若游丝,救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不过应该还有一些抢救的机会。

去年才刚刚失去父亲的他,很理解病人家属眼看病人濒死,却无可奈何的机会,几乎没有多作思考,荀智友就决定尝试一下。

推着病人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两人脸上都充满悲戚,因为被他们推着的,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

白发人送黑发人,可谓是人家最大的悲剧之一,然而很多时候,人生就是那么无奈。

走到两人面前,荀智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开口,“叔叔,阿姨,你们稍等一下,我也是医生,对这种病有些独特的法子,能不能让我看看病人?”

“真的吗?”

中年妇女闻言顿时流露出一丝希望,忙不迭的点头,中年男子却是明显露出不信,皱了皱眉头,“年轻人,我女儿的病大医院都没办法了,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该不会想借机坑……”

“你给我闭嘴!”

中年男子刚说一半,中年妇女就打断了他,“老萧,你傻了不成?雨儿都病成这样了,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敢拿这种事来行骗了,这年轻人一看就是个实诚人,哪里是你想的那种江湖骗子!”

“阿珍!”

中年男子看着中年妇女,无奈的摇了摇头,“雨儿这个样儿了,我和你一样着急,可是雨儿的病,确实没什么办法了。医院的诊断证明你没看么,连药都无法进入体内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当初就是因为我们误信了那些土郎中的话,误把这恶疾当成皮肤病,才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现在还相信这些,能有什么用?”

被称为阿珍的中年妇女刚要开口,荀智友抢先开口,“叔叔,我知道我看着很年轻,不能让你信任。可是很多时候,医术并不是和年龄成正比的,年轻缺乏的只是经验,并不代表就一定医术差。我觉得阿姨说得有道理,既然反正没什么希望了,你为什么就坚持不让我看看呢?”

看到中年男子还是不信,荀智友微微叹了一口气,“叔叔,这样吧,如果我没法治好病人,保证分文不取,这样您总不会再觉得我是来骗什么的了吧?”

“这……”

中年人闻言,犹豫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就看看吧。”

荀智友握住病人瘦弱的小手,仔细感觉一阵子,又翻开病人双眼仔细看了一阵子,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病得太厉害了,我最多有三成的把握,这种情况,我不敢作任何保证,是否选择治疗,你们自己决定。”

荀智友的话刚刚落下,中年女子就忙不迭的回应,“小兄弟,别说三成把握,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把握,我们也愿意尽力抢救雨儿。”

中年男子却没有直接表态,而是淡淡看了一眼荀智友,“年轻人,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先说说,雨儿到底患的什么病吧?”

荀智友闻言并未直接回答,而是一把撕开了少女小腹位置的衣服。

看到荀智友做出这种无礼的动作,中年男子抬手就准备推开荀智友,不过中年女子却是一把拉住了他。

《全职奶爸》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