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哲野宁千羽是主角的小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在线阅读

纪哲野宁千羽是主角的小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在线阅读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

时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作者:绯重色来源:WXB

主角叫纪哲野宁千羽的小说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绯重色写的主要讲述的是:一张拍卖合同,他成了她的金主,一次次被吃干净,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纠缠不休:“纪哲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妖孽俊美的金主不同意地看着她:“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当然是继续,直到我满意为止。”她气得脸蛋都酡红,咬牙狠狠地瞪他:“你再碰我一次看看……”他狂笑:“放心,我不会再碰你一次——”因为他会碰她好多次,...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3章 差强人意的宠物

纪哲野的唇冷淡地轻勾,极动听的声线响了起来:“一亿二千万,强差人意了一些。”

强差人意了一些?

什么意思?

她猛地抬头,直视如狼一般狠戾的目光,心底一股寒意无来由地涌上来。

暗惊,为什么这男人的眸底竟然有着隐隐的恨意?他恨她?

为什么?

忍不住盯着他的五官,脸庞轮廓分明,混着欧美的深邃和东方的贵雅,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子,如果之前认识他的话,她一定不会忘记。

所以,他的恨意是不是无来由了一些?

宁千羽咬了咬唇,用倔强的目光望向面前这个用一亿二千万将她拍下来的金主,“先生既然觉得强差人意,为什么还将我拍下来?”

纪哲野的目光如狼一般紧紧盯着她的脸,唇边的嘲意渐盛,公主就是公主,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她那可笑的公主病。

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在她的肌肤上打量,仿佛一双手极尽放肆地抚摸她的寸寸肌肤,诱人雪白的高耸,光滑修长的大腿,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宁千羽的背不由得僵直,眸子忍不住涌起屈辱的神色。

他是故意用那种羞辱人的目光打量她。

绝对是。

她的背挺得更直,精致的下巴骄傲地微微抬起,什么差强人意,她分明就是比之前那四个条件好太多。

何况,她是宁千羽。

“先生——”

“主人。”极淡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嘲意。

宁千羽一愣,望着他那满是嘲意的眼神,下一刻懂了他的意思。

他的意思,她是他刚买的一只宠物,所以,她只有喊他主人的资格。

她气愤得脸蛋顿时红起来,恼怒地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先生,不,主人,就算你是我的主人,那也只是一个月时间,所以,春宵一刻值千金,请主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她只想快点结束今晚,好拿到钱。

一想到可以解决舅舅的危机,她就什么都不怕。

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而已,贞操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他极尽尖酸地嘲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看样子,我这一亿二千万是不是有些不值?我的宠物在那方面已经被人调教过了吧。”

她的脸憋得更红,宁家破败之后,她已经将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尘封起来,无论面对再大的羞辱或者再难听的话,她都若无其事。

可这个男子,他的话简直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残酷地就将她的骄傲刺得血淋淋。

美眸划过一抹狠狠地受伤,她狠狠地瞪着他,背挺得更直,她才不要将自己的狼狈赤果果地逞现在这个残忍的男人面前。

就算他用一亿二千万拍下她,她应该对他心存感激,可此刻,她的心里却恨不得就这样跑掉。

他若用钱来羞辱她,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

宁千羽忍住那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咬牙问:“先生,我没有,我还是清白之身。”

纪哲野阴阴沉沉地望着她,看着她恼羞成怒,想要反抗,却又死忍的样子,只觉得莫大的快意。

他突然脱掉了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的衬衫,修长有力的长腿,将这男人的霸气表露无遗。

宁千羽的心突然狂跳,忍不住闭上眼眸,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很明白,从签下合同的那刻始,负责人已经对她千叮万嘱,一定要乖顺得像一只小猫咪,绝对不能得罪她的金主,特别是这个姓纪的男子。

但是,要和这个尖酸刻薄,狂妄不可一世的男子做那种事,她就忍不住想颤栗,也分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

他分明就是瞧不起她,极尽地瞧不起她。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将她拍下来?

宁千羽,现在不是讲尊严的时候,她现在最需要的是钱,舅舅更需要钱。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掌按住她的脑袋,逼使她的头低下。

骨子里的倔强,她本能地反抗,脸蛋通红,低嚷:“喂,你想做什么?”

只听纪哲野用冷淡得近乎残忍的语气对她命令:“让它快乐。”

该死的,从一进门看到她的曼妙的身段开始,身体里的渴望就像岩浆一样喷发,根本无法控制。

他竟然对这该死的女人有渴望,一想到这一点,心就忍不住涌起莫名的怒意,只想用更极端的方式来侮辱她。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最了解宁千羽这个女人。

虽然他不知道她进来酒吧成为男人争抢的一件货品的原因,但他相信,无论宁家再落魄,她骨子里的骄傲和娇气,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失。

果然,宁千羽的眼中浮起因屈辱而涌起的愤怒,她挣扎,想摆脱他的手,“放开我!”

他的力道不但没减,相反,因为他的挣扎,力道更加重了一些,他尖酸地嘲笑:“怎么了?不愿意?你觉得你有资格说不愿意吗?你只是我买下来的货物而已。”

是,她只是一件货物而已。

晶莹的泪水顿时涌上她的眼眸,美得楚楚动人。

她咬牙:“我,不要!”怎么可以这样羞辱她?她几乎要气疯了。

不要吗?

纪哲野的嘴唇勾勒成邪肆的弧度,另外一只手突然握住她的腰。

她的腰,轻盈,柔软,是独特天厚不盈一握的手感,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手感和触觉。

他,也不例外。

只是这样轻轻一握,他都能感觉到心底的渴望如兽一般想要疯狂挣扎。

他忍不住将她整个人卷进身体,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她的肌肤如丝一般的光滑。

第4章 他到底有多疯狂

突如其来的接近,宁千羽吓了一跳,男子的肌肉不夸张,却极具侵略性,她的胸部都被撞得隐隐疼痛起来,忍不住微微蹙眉。

只听纪哲野在她耳边邪肆地低语:“不要?难道你还想用下面来碰它?可惜,它最讨厌,脏的东西。”声音明明极轻,听在宁千羽的耳中却仿佛一道雷,炸得她所有的自尊粉碎。

她猛地抬头,吸了吸鼻子,将眼眶的泪水忍了回去,然后说:“先生,既然你嫌我脏,为什么还要将我拍下来?”

“你觉得呢?”他反问,另外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背部的线条,那么的完美,肌肤的滑腻,一点一点地游移,直到她的脖子。

无疑,她的脖子修长光滑,有着最精致最动人的琐骨,往下,是他见过最美的乳房,在灯光下,雪白得透着淡淡的光芒。

他的手,就在琐骨的位置停顿。

宁雅子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想躲开他的手,但心知,根本躲不开,她闭上眼睛,一秒后睁开,眼眸仿佛最晶莹美丽的星星:“你虽然花了一大笔钱,但绝对物所其值,我……”她的声音忍不住颤抖。

这男人,就像一个喜怒无常的魔鬼,她无法探讨他在想什么。

但是有一点很肯定,他是故意要羞辱她的,绝对是故意,所以她才不会上他的当。

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到属于她的钱救舅舅,别的,她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只要眼睛一闭,熬过去就算了。

她努力让呼吸稳定下来,迎上他冷锐得仿佛狼一般的目光,然后才说:“我……绝对是清白之身,拍卖之前,经过严密的检查,还有验身报告,就在桌子上。”

“验身报告也能相信的话,这满街都是C了。”依然是浓浓的嘲意。

她最受不了别人的质疑,何况还是最重要的东西。

她之所以还保留着清白,不是因为她有多洁身自爱,但也不代表她是一个随便的人,就算他是金主,也不能这样侮辱人的。

小脸蛋顿时气得通红:“先生,够了!你既然怀疑我,那么就放我走。”

宁千羽真的气疯了,他有钱了不起?就能怀疑一切?既然不相信她,那么还抱着她做什么,放开她。

她红着脸蛋想要推开他。

纪哲野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摸她的琐骨,眼底的渴望却是越来越浓烈。

琐骨,是任何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他的举止,宁千羽感觉到肌肤似乎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般,逐渐滚烫起来,娇艳的嘴唇忍不住微微张开。

她开始慌乱,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身体怎么突然不受控制起来,竟然被他的挑拨带动。

“你是我买下来的,我又怎会轻易放你走。”他在她耳边暗哑地说道,难以忽略的渴望之息喷薄在她的脸上。

从不经人事的她,对于一切刻意的挑拨都极其敏感。

他的手指从琐骨一直滑落,顺着中间那诱人的沟壑一直滑落,力道恰好,足以让宁千羽颤栗,然后环绕着她的浑身打转,打转。

“嗯啊……”她的喉咙情不自禁溢出一声娇吟。

顿时吓了一大跳,漂亮的眼眸随着睁大,我的天,她怎么会发出那种声音?疯了,她要疯了。

宁千羽清楚地看见纪哲野眼中那浓浓的嘲意。

明明在极尽地挑拨他,却依然用明显的嘲弄眼神盯着她的反应,这男人真是够变态的。

有钱人都是变态的!

她恼羞成怒地拍掉他的手:“你,不可以这样侮辱人的。”

纪哲野低低地笑了:“货品还有资格讲尊严,真是有意思。”明明在笑,但语气却是那么的尖酸,那么的冷。

宁千羽再次羞怒了,忍不住反驳:“就算我是货品那又怎样?你就能任意……这样对我吗?”

他假装讶异:“难道我付了钱,还不能得到想要的满意?好像有人对我说,若是不满意,还能退货的,对吗?”

“……”她语结,说不出话来。

但下一刻,她被他的眼神激怒了,冲口而出:“那么你就退货好了,大不了再拍一次。”

纪哲野哈哈地笑起来,极英俊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嘲意,他的笑声,狂妄不可一世,偏偏,他的狂妄是与生俱来的,他就是有那个资本。

“你进了这个房间,你觉得还会有人将你摆在拍卖台上,再拍一次吗?”

“……”面对他的咄咄目光,宁千羽竟然没有反驳的力气。

“就算他们不知死活,敢重复一次,你觉得你的价钱,还会有这么高?恐怕是一万块一晚?二万块?还是十万块?”他用极挑剔尖酸的目光放肆地打量她浑身上下,讽刺:“进了A酒吧的人,胃口都是极挑剔,不是C,就算你美得像天仙也没用。”

“……”宁千羽气疯了,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说过半句粗话,但是这一刻,她恨不得用世界上各种语言的粗话送给纪哲野。

她想也不想,扬手想给他一个耳光。

但,纪哲野是什么人,一下子看穿了她的心思,握住她的手,然后随手一推,宁千羽就重重地倒在床上。

好痛!

宁千羽的脸都皱了起来。

幸好是摔在床,上,若是摔在地上,那会更痛。

纪哲野的嗓音陡然冷了下来:“所以,宁千羽你最好别惹恼我,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在S市呆不下去,甚至,你身边的人都呆不下去,更别说那一亿二千万了。”

“你敢!”宁千羽气得跳起来。

他冷冷地打量她的身体,用极残忍的口吻警告:“你觉得呢?”

一顿,“我若不付钱,你觉得酒吧的人会放过你?他们会认定你吞了属于他们的那份佣金,所以,你觉得你还能活多久?”

“……”她心一惊,望着那俊美如神邸一般的脸庞,目光真冷,冷得仿如来自地狱。

宁千羽没有想到那样的后果,她以为只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将清白卖出去,拿到想要的钱,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子。

她之前还觉得那么高的价格拍下来,简直就是莫大的运气,现在她不是那么想了,她宁愿侍候那个可以当她爸爸的人,也不想和他,这个该死的男人。

第5章 从里到外推毁她的身心

纪哲野向前一步,将她的脸扳向自己的下身,再次命令:“所以,你若不想我反悔,最好努力讨我欢心。”

他的动作很粗鲁,力道很大。

宁千羽的嘴唇正好撞在(不可描述的部位上)。

不要,她才不要。

她惊恐地抬头,看见他眼中冰冷的威胁,心顿时绝望起来。

咬了咬下唇,屈辱的泪水瞬间涌出来。

纪哲野的心中微微一动,几乎就要心软。

但是一想到,七年前,她对自己更残忍百倍,他就觉得此刻对她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小菜一碟。

心,再次硬起来。

“我不想再说第三次。”他冷酷地望着她:“你若是觉得后果能承受得住。”

宁千羽摇头,再次摇头,委屈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涌了下来。

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变态呀?为什么要这样逼她?

她什么时候惹过他了?

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是她能招惹得起,她拼命地想,他二十二岁的样子,长得俊美无比,她根本想不起自己的生命中认识这个男子。

若是认识他,她绝对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是不是认错人了?羞辱错人了?

委屈的泪水越来越多,她不想哭,可是这个时候,她除了哭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许哭!”他眸底的冰冷开始动摇。

该死的,他竟然看不得她哭,一点都看不得,心里甚至替她心疼。

宁千羽哽咽了一下,她也不想哭,更不想在陌生面前流露她的恐惧和脆弱,但是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男人明明给了她活路的希望,却又将她所有的希望摧毁。

若是从前的宁家,哪有人敢这样对她,若是从前的宁千羽,她又怎会受这样的委屈和屈辱,她恨死了这样的境况,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更恨死了他,为什么要这样逼她。

她宁愿他一来就和她……然后结束,但为什么事情根本不是往她想像中的方向发展,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掌控才好。

不不不,她的心几乎隐隐猜到,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就在这男子的掌控之中。

包括一亿多万,包括他言语间的极尽尖酸,包括此刻。

她猛地抬头,泪水迷朦中努力想认清他的脸庞,冲口而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认识你吗?”

纪哲野笑了,极尽讽刺地笑了。

我认识你吗?

她不认识他。

她根本认不出他。

从一开始,她骄傲而漂亮的眼睛里面,从来没有过他的存在,七年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宁千羽,你以为你还是七年前的宁千羽吗?

他一手掐住那梨花带雨,美得极致的脸蛋,恨不得毁掉,狠狠地毁掉。

七年来,她的影子里在他的心里就像一条毒蛇时刻吞噬着他,可她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我认识你吗?

他阴阴地笑了,很好,宁千羽,你不认识他,你不记得他。

现在,他就让你好好地记得他——纪,哲,野。

纪哲野用力一推,宁千羽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她闷哼一声,茫然地望着他,她的脸被他掐得几乎粉碎,痛得她大脑除了一片浆糊,就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她望着面前的男子,正一件一件地脱衣服,动作优雅,充满威胁和危险,仿佛一只优雅而嗜血的美洲豹。

直到他完完全全,极其强壮而狂野的男人裸体,修长有力的双腿,结实得充满张力的腹部显示着它的主人经常运动的结果。

此刻,这男人浑身散发着狂肆的情浴,就连眼眸,也是没有掩饰的他的情绪。

宁千羽的心脏仿佛突然爆炸开来,她狠狠地怔住了,下一刻反应过来,想要跳下床逃跑。

可是,还是慢了一些,纪哲野已经压了下来,强壮的身体将她的娇小曼娜完完全全覆盖住。

“嗯!”宁千羽被他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双手忍不住想要推开他,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不要。”

他低低地嘲笑,无情地望着她的泪水问道:“不要什么?不要停吗?”

语罢,吻住了她的嘴唇,将她所有的泪水和委屈都堵住。

这是一个带着惩罚的吻,带着卷席一切的疯狂,不带一丝丝的怜惜。

他吻得极其深入,舌头霸道地侵占她的口腔,吸取着她口腔里的空气。

她的舌头,就像世上最甜美的源泉,他越吻,就越无法自拔,甚至吻得更深,只想将她吞进肚子里才能满足那浓烈到要爆发的渴望。

宁千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狂野的吻,只觉得大脑里的氧气已经被身上的男人全部吸取,她惊恐地睁大眼睛,他,想要杀了她吗?不然的话,为什么一点空气都不留给她?

太近的距离,她将他的脸蛋看得更清楚。

英俊得近乎完美的轮廓,能让任何女人为之疯狂。

他的眼神很冷,冷得不近人情。

但此刻,他的目光仿佛一座燃烧的火山,几乎要将她烧掉。

纪哲野无法自拔地沉迷她的美好。

他深深震惊,只是深深一个吻,他就忍不住沉迷。

怀中的她,分明就是一个小妖精。

他恨极这样的沉迷。

更恨极了她。

她的记忆里居然没有他!

吻,越吻越深入。

他极尽地,刻意的挑拨,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甚至任何女人都为之疯狂的一个吻,即便他的眼神有多冷,吻就有多炙热。

炽热得宁千羽觉得浑身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点,一股陌生而让她畏惧的狂热从身体深处伸延,甚至蔓延她的身体。

本能地抗拒这种感觉,一个反口狠狠地咬上他的嘴唇,被她咬得生疼,纪哲野只是轻笑,手掌伸过来抵在她的脑后,借机再次侵占她的唇舌。

他的血在二人的唇齿间化开,她的血却在床单上盛开成耀眼的花朵……

《甜蜜婚宠:金主老公停一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