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子渀叶芸是主角的小说极品花农在线阅读

龙子渀叶芸是主角的小说极品花农在线阅读

极品花农

时间:极品花农作者:花一郎来源:WXB

主角叫龙子渀叶芸的小说极品花农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花一郎写的主要讲述的是:“我一摸花就笑......”小花农阿笨天天过着流氓大亨的日子!“阿笨,你就是个臭花花!”美女薄嗔。...

《极品花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03章 从身边打起

方青青说,市场派专业人来,要对龙子渀家花棚的土壤、温度湿度等条件进行数据收集,同时,要对花棚里的花进行现场质量抽查。

龙子渀心想,这恐怕是有人对他天天出A级品、不带生长期的情况不服气、专门派人来找证据呢吧。

“查吧,好好查查,实事求是。”

龙子渀轻松地请那些人坐在棚里唯一的桌子边,让他们自己去取花卉样品、土壤样品、看温度计湿度计什么的,随便,他不怕查。

他悄悄地看着方青青,悄悄地吞口水。

那些人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要走了。

方青青问那些人,检查结果怎么样?那个负责的中年男人闪烁其词、含糊地说,回去再进一步分析。

龙子渀没有在意,又跟方青青聊天。

方青青一本正经地问上午在花卉市场里念咒是怎么回事,看来她已经知道了。

龙子渀憨憨地说:“那些人做坏事,遭了天谴,我不过是假装念咒,给老天爷指引了一下方向而已。”

他还一本正经地说:不能告诉别人啊,要不我跟你急!

方青青知道龙子渀是调侃他,切了他一声,正要跟他理论,妇女主任胖婶过来说:“那些人又来了。”

方青青一听,脸色当即变得阴沉,龙子渀肯定她遇到什么难处了,忙笑着说:“支书大人,有难处跟我说啊,我乐于助人,美人的人!”

方青青没好气地切了他一声,随即想到他念咒的事,忙说:“那既然你毛遂自荐,不妨跟本支书去居委会走一趟咯。”

龙子渀骑车载着方青青到居委会,远远看到三个男子叼着烟朝这边看。

龙子渀认得,那个领头的,是花卉市场的采购经理叫王厚德,是镇花卉市场总经理王厚军的堂弟,因此经常代表王厚军到处招摇撞骗、欺压花农,尽做缺德事,名不副实,人称“王缺德”。

而那个王厚军,更是本镇一个霸主式的存在,借助花卉市场,把持着镇里种植户的销售渠道,随意打压、克扣花农的利益。

龙子渀愕然地看到,王缺德三人身上,竟然藏着电棍!

这肯定是来找方青青不自在的。

见到方青青,王缺德挤出一丝笑容,扫视一下众人,说道:“方书记,我们还是那个事,来谈龙湾村花棚租赁的事的!”

龙子渀的心一动:村里的花棚,多数是村集体建的,各家各户跟村里签合同租用。现在王缺德说要来谈花棚租赁,不就是要把花棚从大家手里抢过去么?

龙子渀刚摆脱花棚被收的危机,这危机再次袭来,让他心中怒火顿起。

他脱口说:“我的花棚租期未到,不可能放弃!”

他知道,弱者要崛起,必须先从身边开始“打扫”,一点一点地降服周围的恶势力,直至安全边际不断朝外扩张。

市场的保安是一块,王厚德之流又是一块。

既然要立足,这些渣渣是必须作对到底的。

王厚德没想到,一向老实怕事的龙子渀会这么直接拒绝。他瞪着龙子渀粗口骂道:“麻辣隔壁,刚种出几朵一级花,就觉得自己有翅膀了是吧?”

说着把烟往地上一吐,用脚掌旋转着一踩,伸手跟后面的一个叫朱三同的人拿过合同,往方青青面前一送,一字一句地说:“今天合同不签也得签,老子看谁敢翻浪!”

方青青看出了王厚德的不善,她是明白政策的,也顶了几次,但是,王缺德显然是想软磨硬泡,不择手段地要从龙湾村村民手里拿走花棚的租赁权。

她不卑不亢地说:“王经理,我们做事都要符合国家的政策,违背政策的事,我不能做。”

这立场,龙子渀暗暗点赞,看着她秀美的脸,龙子渀又暗暗吞口水,心说:支书大人,看在我暗暗喜欢你的份上,看在我保卫花棚的份上,我帮你灭了他!

王厚德身后的朱三同阴阳怪气地说:“美女,顶不住的事,别嘴硬,明白不?”

龙子渀插话道:“支书大人,你先到屋里去,我跟这些不讲理的人讲讲理。”

这话,明摆着是要跟王缺德硬顶啊。

方青青也硬气,大声说:“花棚是我们村集体的,租赁的大事,必须村委会召集全体村民集体讨论,有话跟我说!”

龙子渀此时没有分心,他盯着王厚德,想着这些年受他的欺负,心道:今天必须给这个人一点苦头吃一吃。

龟孙子们,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啊,因为你们触碰了老子的底线!

他理直气壮地说:“支书大人,我坚决支持你,谁敢欺负我们龙湾村的人,谁敢欺负你,我龙子渀第一个不答应!”

“麻辣隔壁,欠打是吧。打他!”

王厚德一声令下,他身后的朱三同和王兴茂同时拔出电棍,一推电门,棍子前头刺啦作响,二人朝龙子渀就捅过来,吓得方青青叫了一声。

龙子渀早有防备,一直就跟那三个人保持着四五米的距离,见王厚德发飙,他快速伸手将方青青拉到自己身后,同时开始他自己设计的经典念咒动作。

他先是双手兰花指状弹击中指,然后双手合什,在这么不断重复的过程中,嘴里不断念叨:“老天惩罚你们头痛、老天惩罚你们头痛......”

龙子渀看得真切,他弹出的微波的波束,准头虽差,好在距离近啊,都“击中”在四个人的头上。

王厚德的硬话刚说完,就听到龙子渀的念咒之声,随即感觉自己头痛欲裂,站立不稳,扶着桌子坐下,双手捂头,嘴里呲呲吸着冷气。

另外两个人,还没明白王厚德怎么回事,忽然个个觉得头痛难忍,也都丢下电棒,蹲下捂头嗷叫。

这局面,诡谲!

方青青站在龙子渀身后,见了这个状况,心中不是大惊而是大奇。

她听说过龙子渀早晨在市场念咒的传言,但她根本不信,没有想到事实就在眼前:龙子渀刚念咒请老天惩罚那些人头痛,那些人就乖乖地头痛。

问题是:龙子渀压根儿就没有接触那三个人。

这都什么年代了,哪里会有人相信老天惩罚之说?

这怎么回事?发射暗器?不像啊,那些人没有头破血流的痕迹。

普通的打架理论解释不了。

魔法师?!

她是看过哈利波特类的小说和电影的,所以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她疑惑地看着龙子渀,觉得他十有八九有不可告人的魔法。

王厚德三个人心中也是惊惧。他们也听过龙子渀早上在市场门口念咒的传言,他们也不信,可为什么龙子渀刚一念叨他们就头痛呢?

龙子渀微笑着平静地说:“我就说嘛,老天圣明,这不就降下惩罚了?太灵验咯。”

龙子渀的话刚说完,王厚德猛地起身叫骂:“惩罚你麻辣......奥哟——”

第004章 感觉怪怪的

可惜,王缺德的人刚起来、快到大门口,就又被龙子渀的微波的波束打中,再次头痛起来。

怪就怪在,这种波束“打人”,被打的人没有受力的感觉、丝毫也感受不到有物体之力作用在身上。

朱三同和王兴茂两个,想在王厚德面前表现,头上疼痛刚有所减缓,嘴里就不干不净的叫骂,龙子渀再次弹指,把他们“定”于摇头晃脑痛不欲生的状态中去。

“阿笨,怎么回事啊?”村里有十几个人听见这边的叫喊声,纷纷过来,惊讶地问。

龙子渀豪气上来,大唱起来:“我一念咒就倒,老天圣明灵验了......"

他义正词严地说:“老天保佑着龙湾村,只要是坏人,谁来谁拉肚子、谁来谁头痛!”

王厚德三人,全身被虚汗湿透,痛苦难耐,实在没有精力再呆下去。

王厚德是一贯强横惯了的,头痛、精神萎靡,但心气还在,他嘴里不说话,起身,捂着自己的头,抬腿就要踢龙子渀。

龙子渀早看得真真的,轻松躲过,再次弹出微波的波束,嘴里还装着害怕地大喊:“老天惩罚、老天惩罚、老天惩罚——”

龙子渀喊着话、弹着指,微波的波束连续“打中”王厚德的头部,吓得他们三个哼哼叽叽地叫着跑了。

王厚德一走,看热闹的村民纷纷涌过来,问怎么回事,方青青趁机宣传起来,说花棚的租约绝对按照国家的政策办事,请大家放心,那些打我们村花棚主意的人,都不能得逞的。

村民们一面满意点头,另一面,则对刚才那些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头痛、而且是一起头痛十分感兴趣,龙子渀笑了笑说他们是来找茬的,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这个场景,哪怕只是看到了一星半点的人,都当成新鲜事传了出去,很快,龙子渀念咒唤神的事,又传开一遍。

众人散去,方青青无不担心地说,那些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龙子渀说: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方青青让龙子渀进屋到居委会里面,看着龙子渀,心里觉得怪怪的。你想啊:你面前站着一个类似魔法师的人,是不是觉得跟有血有肉的真人不同?是不是觉得是怪物?

她走到龙子渀跟前,伸手掐住龙子渀腰上的肉肉,一用劲,痛得龙子渀呲牙咧嘴连叫饶命,乐得方青青笑了起来:“魔法师也知道痛啊,我还以为……”

龙子渀哭笑不得,原来,这丫头把自己当魔法师怪人了啊。他装着吃痛浑身乱扭、双脚乱跳,逗得方青青呵呵大笑不止。

忽然,方青青尖叫一声,大步后退,躲到楼梯上,羞赧地盯着龙子渀,双手捂住胸口。原来,龙子渀刚才乱扭时,一不留神,他的嘴巴一下子碰到了她胸口。

好Q弹!龙子渀的思绪也停滞了那么几秒,下意识地在心中叫道。

他忙揉着自己腰上刚被方青青掐过的地方,委屈地看着她,觉得心里找了一点平衡,暗自得意地回家。

这一闹腾,错过了到菜地摘菜的时间,龙子渀一看冷锅冷灶的,有些气馁,想着有个XF就好了。

这时,隔壁的SZ闵彩芹过来,手里抱着一个花盆,龙子渀一看,是郁金香,还未开花呢。

“阿笨,你给我摸摸这盆花呗,这是我挑选的,要送给我妈妈。”

这个闵彩芹,是本镇闵家湾的人,现在三十岁出头,当年刚嫁过来时,因为模样俊俏,是小家碧玉型,龙子渀偷偷暗恋了好久,甚至只要听到她的笑声身体就起火。

虽然她结婚了、是两岁孩子的妈妈了、不在龙子渀心目中的美女排行榜上,但她的整体得分,起码超过九十五分。

平时,龙子渀就喜欢主动跟闵彩芹开玩笑,闵彩芹也从不反感他。最近龙子渀每天都能卖出A级花卉,让闵彩芹更加留意,听他亲口说了两次,刚学了摸花的本事,却不愿意在村民面前公开秘密,所以她就想私下看看龙子渀的本事。

龙子渀热情地喊着SZ,眼睛暗暗地透视她,这是第一次偷看,自己前几年迷恋了好多夜晚的女神,有了个两岁的女儿了,身材还是健美如初,尤其是那双胸器,不大却坚挺匀称,一点不输未婚女子。

“嘻嘻,瞧你那馋样!往哪看呢?SZ跟你说正事呢!”

“SZ,我在看花啊,这不是正事嘛。”

闵彩芹嗔啐道:“蔫儿坏!快帮我摸摸这花,摸完,我给你盛饭去好不?”

“好的,SZ对我最好了,我瞒谁也不能瞒SZ啊。”

龙子渀说着,接过那盆郁金香,看了看根部的红外线线型,觉得中等偏下,凑合着可以用吧,就放在桌上。

“SZ,你看着啊,我就是这么摸花的。”

他坐在桌子边,双掌举起,掌心吐出全频波云,罩在花树苗上方,像双掌捧着太极球一样缓慢移动。

闵彩芹看得新奇,站在龙子渀对面,伸出手掌模仿,龙子渀见了,站起身笑道:“SZ何不过来坐下,我教你。”

闵彩芹忙过来,因为个子不高,没有坐下,只是站着,双手学着龙子渀的样子。龙子渀明知道全频波云中有些电磁波对人体的穿透性较差,还特意站在她身后,把自己的手掌分别贴上闵彩芹双掌的手背。

闵彩芹忽然感觉手背上又温热感,下意识地后缩,没想到一下子双肘捅到龙子渀身上,龙子渀夸张地丝丝吸着凉气,脸上做痛苦状。

“阿笨对不起对不起,疼吗?”

闵彩芹关心地侧身追问:“阿笨,你的手掌为什么会那么热呢?”

“这就是秘密的所在,你不能告诉别人啊。”

龙子渀站在她身后,又开始摸催起来。闵彩芹觉得知道了秘密了,心中高兴,又尝试着有样学样,但她不敢主动去靠龙子渀的手掌。

六分钟左右,一盆红色郁金香绽放开来。

“啊!我天,太神奇了,这不是魔术吧?”

“啊,快看,这绝对是A级花,都是,每一朵都是啊。”

“阿笨,你太厉害了,我天!”

闵彩芹得意忘形,不停地惊叹,见龙子渀不吱声,转身一看,龙子渀微微弓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不对劲。

“阿笨,怎么了?”

“SZ,没事,刚才一发功,内力有些不足了,我休息一下就好。”

第005章 SZ你喂我

说着,龙子渀假装捂着胸口、大口虚弱地呼气的样子。

其实,龙子渀这全频波云,根本不消耗什么内力。因为他的身体能够随时随地地接收空中无处不在的各种电磁波为我所用,只要有体力就永无枯竭。

闵彩芹见了,立即想到电影电视里那种内功疗伤者自己也很受伤的情景,以为龙子渀为了摸花而受伤了,脸色都吓白了,忙过来扶着龙子渀说要去医院。

龙子渀见SZ这么关心、殷殷切切的,心中得意,忙说:“不去医院,吃一口SZ……不是不是,是吃一口SZ做的饭,就会好的。”

闵彩芹当真,忙扶着他坐下,慌忙抱着郁金香的花盆出去,很快给龙子渀端来了饭菜,龙子渀继续装,装着双手僵硬地伸出来收不回去的样子,更是端不了碗筷,闵彩芹焦急地过来,喂他吃饭。

两人面对面,龙子渀一边张口吃饭,一边眼睛乱瞄。闵彩芹哪里不知道的?她啐道:“你最好眼睛也病了,省得你受了内伤还这么馋!”

她用含糊不清的话低低警告龙子渀别吃SZ的豆腐。

龙子渀讪讪笑着,勉强定神,让她喂着吃了一碗,是在不好意思再装下去,就说恢复了不少,自己接过碗筷,大快朵颐,连夸SZ做的饭,是天下最好吃的饭。

龙子渀的夸赞,让闵彩芹高兴起来,她低声追问,刚才催花真是不是魔术?

“阿笨,你老实说:那盆郁金香花不会一会儿就消失吧?不是说魔术都是假的嘛。”

龙子渀差点喷出来,心想真亏她想得出来。

“SZ,我这可不是魔术,而是神技、绝招!”

两人话还未说完,龙子渀接到方青青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龙子渀忙去吧碗筷洗了交给闵彩芹,谢过之后,就出门赶到村委会,却见方青青没有理会他,却朝村子北口跑去。

村里也有十几个人看热闹似地朝那边跑,龙子渀一问,才知道,那边有个老乞丐,跟镇里的飞车队的人打起来了。

龙子渀心里咯噔一下:老乞丐?不会是上次给自己“吃糖”的那个丐爷吧?

可一个老乞丐,怎么斗得过飞车队的人?要知道,飞车队乃龙湾村所属的红山镇一带有名的地痞无赖纠合而成的一群人,专做偷鸡摸狗白拿白要的事,都不是什么好鸟。

又传言说,近两年飞车队被花卉市场的老板王厚军暗中收编,替王厚军做了不少坏事。

龙子渀忙飞奔过去看。

只见村北口,村公路与镇公路接口的岔路口区域,也就是上次龙子渀见义勇为想救老乞丐结果被人揍了的那个区域,真的是一个老乞丐正被二十个飞车队的人团团围住。

那老乞丐,的的确确是上次给龙子渀吃糖的老丐——在他心里,叫老丐为丐爷。

那些飞车队员,此刻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特别狂躁,一个个举着电棒张牙舞爪地对丐爷示威呐喊,让他少管闲事。

管闲事?丐爷管什么闲事了呢?

龙子渀不禁有些纳闷,他凑得更近一些,心想自己现在有了弹指神技,更不能袖手旁观了,他高喊:“不许欺负老人!”

说着,就要动手弹指,却被有个更高的声音打住,是丐爷的声音。

“谁也别过来,今天看我怎么教训这些狗杂种!”

龙子渀被方青青拉住,悄声让他别冲动、先看看再说。

这时,那边丐爷已经动手了,只见他身形一晃,冲到身前一个拿电棍的飞车队员面前,左手手中木棍往上一撩,隔开那人的电棍,右脚前弓、右手顺势推掌,那人啊呀一声,仰面就倒,而丐爷已经撩到上方的木棍则顺势往下有刷,重重地打在那人的双腿的小腿迎面骨上。

那人丢了电棍,小腿疼痛,一时也爬不起来。

丐爷没有停歇,却并不从包围的缺口中冲出去,而是一百八十度转身,朝相反方向纵步一飘——对,就是一飘,像是动画片里踩着云彩的大仙一样,身体稳定平移的感觉,还是那四个动作,飘步位移、撩棒格挡、推掌击打面部、刷棍抽打小腿迎面骨。

又一个人倒下,起不来。

眨眼间,丐爷又飘到身后方向,用同样的四个动作,果决地撂倒第三个。

龙子渀看上了瘾。要是以往,他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此刻他看出来了,丐爷不是一般的乞丐,看着丐爷那四招,浑然一体、精准利落,如行云流水般,一个一个地打倒飞车队员。

这时的丐爷,已经不是在打架,更像是在表演。

这时的打架场上,已经不是用人数来衡量强弱,更像是人数多的一方在做陪练。

龙子渀已经不再为丐爷担心,他站在圈外,全心全意地揣摩丐爷的潇洒搏击技能,就好像丐爷是特意为他做表演示范似的。

最让龙子渀羡慕的,还是丐爷那一脚飘步,迅疾、稳当、让人捉摸不定,还特别好看,有表演意味。

当然,在龙子渀心里想的,还是这飘步是够有逃跑的实用价值。

方青青和另外十几个村民,也在边上看着,都啧啧称奇,惊讶于老乞丐发飙时的势不可挡。

那边,丐爷三下五除二,三十几秒后,只剩下最后三个飞车队员没有被他打倒。

那三人,见大势已去,不敢再攻,而作鸟兽散,撒腿就跑。丐爷似乎早有成算,飘步一起,速度比刚才更快,只见人影晃了几晃,那三个人都没逃掉倒地嚎叫的下场。

龙湾村的围观群众,不自觉地鼓掌哄叫,都觉得老乞丐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自始至终,没有人报警。

这事并没完。老乞丐打倒二十个之后,拿着棍子再次发飙,像赶羊群一样,要那些飞车队员集合排队坐下,谁不服、谁动作慢了,都会被无情的打狗棍刷打。

打完那些飞车队之后,丐爷忽然冲过来,挥舞棍子,把围观的群众都驱散。

方青青和其他村民都被吓跑远了一些,龙子渀则趴在地上没动,他想跟丐爷说话,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

丐爷没有理他,而是转身去找那些已经坐在地上等他“检阅”的飞车队员。

龙子渀趴着抬头,看着丐爷那边,很快,诡异的一幕出现:丐爷掏出手机,让飞车队员每人给他转账2万块,否则不让走人。

乖乖,乞丐要饭的方式都现代化了么?

《极品花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