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少人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樊智飞李素)

《狂少人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樊智飞李素)

狂少人生

时间:狂少人生作者:岛中人来源:WXB

《狂少人生》完整版在线阅读狂少人生是作者岛中人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樊智飞李素) 的小说:大河朝两边,迢迢巅峰路。樊智飞重生到了两千年前,捡了个大便宜,获得了一身的本领,一路桃花绽放,不断逆袭,一点一点成为最年轻的强者。最终不腐的肉身,少年王的响当当称号,让他一路往上,终一生高居巅峰王位。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一路以来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淌过了多少次危难。没有波澜的经历,便成就不了一代王者。...

《狂少人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意外

五月中旬的巫灵山葱绿繁茂一片,被保护完好无损的地质样貌成了带动A市经济快速发展的根源所在。

一线城市的生活节奏,就像是被上了发条一样极速且令人不敢懈怠。

生活节奏的加快,让生活在底层如同蚂蚁般不知疲倦地拼命攥钱的外卖员樊智飞,感到了那么一丝的无奈。

大学毕业,已经有了三年工作经验的樊智飞,眼睁睁看着曾经的同窗买房买车,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过得好不快活,心里便有些不甘。

同样是一种级别的人,到了他这里却始终是一个小小的外卖员,整天活得跟条狗似的。

但对于樊智飞来说,他心里更知道厚积薄发这个词的真正意义所在,家庭出身一般的他选择了隐忍,等待着那个真正的机遇到来。

快餐店老板是个急功近利的人,半年时间运营起小店,脚还没站稳就开始四处投资,樊智飞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好在快餐店老板不是个小气的人,给整天风吹日晒的外卖员加了加薪水。

破旧的二手电动车,是樊智飞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花了三百块钱,骑了两年半。

细长的垂柳树枝延伸到了水面之上,晚风拂面,樊智飞觉得天气燥热,恰逢晚风吹来又觉十分清爽,便将头盔搁在后备箱。

电动车在身下‘突突’响着,似乎在这闷热的五月天里诉说着生活的烦忧。

路过一幼儿园,恰逢是傍晚五点半左右,孩子们放学,来接的家长大部分都是老人。

樊智飞拐进蕰川路,太阳西下,大马路散发着最后的余温。

赫然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黄色警示牌,此路段施工暂停通行。

樊智飞暗骂一声儿,将衣袖扒拉开,看了眼时间。

本打算用15分钟的路程赶到订餐顾客家中,也并未提前得知这段路被封,现在算算时间,已经赶不到约定的时间了。

樊智飞心下发愁,这条路又是必经之路,曾经也有过因超过了送餐时间被顾客下差评,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被扣钱。

一想到这里,樊智飞下意识摸了摸口袋,一咬牙重新启动车子,拐进了一旁的小胡同。

这个时候,天儿已经下来黑影儿了,好在因为职业的原因,樊智飞对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十分熟悉。

虽然刚才的蕰川路是一条必经之路,但终归是有一些四通八达的小胡同能够到达目的地。

本以为出了小胡同就能进入另一条主街道的樊智飞,停下电动车,傻了眼了。

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施工现场,已经不是刚才一块提示牌那么简单了。

被蒙上了一层绿布的大楼,此时楼下正聚集着许多工人,大家伙儿似乎正在对这里进行喷洒。

樊智飞往前看了看,确定一条泥泞的小路可以通过之后,放下了心来。

他是个不甘于轻易认输的人,自然不将眼前的这点儿小困难放在眼里,启动小电驴冲进了施工地。

耳边风声呼啸,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亮也渐渐显出了神秘的身形。

樊智飞只觉泥土地十分颠簸,但是施工地又没有足够的照明设备,樊智飞也只能两眼儿一抹黑开了过去。

似乎有人发现了樊智飞,叫嚷着往这边跑来,似乎正在警告着突然闯进来的人。

但是,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摇摇晃晃的电动车上的樊智飞,怎么也不会想到下一秒自己突然开进了一个大水坑。

水坑底下是盘横交错的大电缆,跌入水坑中的樊智飞只觉得身上一阵儿麻,紧接着抽蓄一下过后人便没了知觉。

月亮惨白着躲在了乌云之后,似乎对人群之中那个倒霉蛋感到幸灾乐祸。

耳边隐约传来一阵儿接一阵儿的呼喊声儿,半眯着眼睛的樊智飞神志早已经不知飞到了哪里去,只觉那些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终还是安静了下来。

似乎只是一场梦的时间,身上一阵儿瘙痒,半睁开眼睛的樊智飞,在看清眼前光景之后猛然惊醒。

白色长毛,一双大大水灵灵眼睛正好奇地望向躺在一片落叶之中的樊智飞,白毛下是一张掩盖不住精致的小脸蛋。

樊智飞在看清面前之人之后,吓得一个激灵从地上腾了起来,惊恐之余连话都说不顺溜了,“你,你谁!”

细顺的长毛在太阳下泛着白光,一双大眼睛扑闪了几下,从樊智飞面前站了起来。

娇小的身躯在樊智飞眼中看来只觉十分可爱,惊恐之余并未有更多的排斥,反倒是对面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感到颇有兴趣。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我这是在哪里?”

小白毛只是扑闪着眼睛,对樊智飞也不感到害怕,突然勾起嘴角,想要上前蹭蹭樊智飞。

“你别过来!”

樊智飞大叫一声儿,往后一蹦,连连摆手以示警告。

小白毛微微一愣,随即便听话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下一秒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一副甚是委屈的模样。

樊智飞还未接受这一切突变,他不过是送了个外卖,怎地就跑到这个鬼地方了?

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四周,参天的大树将这里包裹地密不透风,地上厚重的枯叶大约能有几寸深。

一时之间樊智飞颇为苦恼,揉着脑袋仔细回想着前因后果,想到自己骑着电动车进了大水坑后便晕了过去,之后发生的一切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心下竟觉得好奇之时,小白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跟前,始终拿着那双晶莹莹的大眼睛痴痴地望着他。

虽然没有排斥的樊智飞,但面对这个奇怪生物的时候,,心中还是十分惧惮的。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和奇怪,发现这可能是一场恶作剧,许是顾客因为他的迟到而对他的捉弄。

樊智飞四下里看了看,但很快便打破了心中的猜测,这里四周静谧,参天古树没三四个人根本抱不过来,加上脚下的松软让樊智飞渐渐意识到这已经不是恶作剧这么简单了。

一个让樊智飞最不能接受的事实,便是他现在确实在一个奇怪到离谱的地方,心脏扑通狂跳起来,樊智飞绕过面前的小白毛往前方走去。

没走几步便出了林子,眼前仍旧是一片葱绿,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参天的古树,脚下倒是起伏的山丘。

寻了半天也未见一个房子,这才猛然想起那个小白毛,急忙回头,被贴身跟在身后的小白毛吓了一跳。

樊智飞捂着胸口,脾气不敢发作,身边是人是鬼他现在还未弄明白,自然佯做心平气和。

“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小白毛听不懂樊智飞的话,歪着脑袋看着他,樊智飞无法,抬起双手在头顶搭了个凉棚,希望小东西能明白他的意思。

好在樊智飞并未失望,小白毛愣了一会儿,随即拼命点了点头,拉着樊智飞的衣袖往山丘下走去。

小白毛一身的长毛,脚上也没双鞋子,让樊智飞好生心疼。

拉住小白毛,顺便弯腰将自己的鞋子脱下,让小白毛穿上。

又是一愣的小白毛好奇地盯着脚上的鞋子,随即再看看樊智飞,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

樊智飞被小白毛带到山丘之下,有一个小山洞,洞前一片平地,不远处还有条静静流淌的山泉溪流。

樊智飞眼睛一亮,不免心下感叹,好一处风水宝地,依山傍水,青山古洞,实在是罕见。

小白毛钻进山洞,樊智飞不敢进去,眼看着小白毛从山洞里拿出一些草药,惊道:“人参?”

一根足有樊智飞手腕粗的人参被小白毛塞进他的手里,樊智飞好不感动,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给我的?”

小白毛笑着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钻进山洞,再出来的时候抱了更多的珍贵药草在怀里,统统放到了樊智飞面前。

夜幕降临之时,小白毛已经打起了一堆火,樊智飞守着一堆珍贵药材,想着怎么回去。

小白毛性格温顺可爱,只是让樊智飞想不明白的是,她怎么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亲切,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

小白毛认真添柴,时不时饱含情意地看向樊智飞,随即又害羞地低头笑着。

樊智飞托着腮,对小白毛这种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脑袋里一直想着白天的事儿,想着工地上的事儿,便觉奇怪和荒唐。

睡意袭来,樊智飞的大脑仍旧在运转着,他正苦恼着,猛然意识到了恐怕不是穿越了吧?

一睁眼,小白毛蹲在樊智飞面前,手里拿着烤兔肉。

肉香飘到鼻尖,樊智飞不能想拒绝,但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小白毛笑容灿烂,将烤兔肉塞进樊智飞手里,又折身回去。

樊智飞看着手里的烤兔肉咽了咽口水,正犹豫着要不要吃之时,林子里响起了一阵儿窸窣声儿,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儿低吼。

第二章 白头山

樊智飞汗毛瞬间炸了起来,他竟忘了这里是深山老林,自然少不了猛兽出没。

山洞外一片杂草地,那不速之客从草丛中冒出一双晶亮的眼睛,小白毛此时却突然跑过来,拉着樊智飞跑进了山洞。

樊智飞想问,但一想到自己问了也白问,眼下这个小白毛连话都不会说。

两只野狼紧随着樊智飞的脚步,很快便来到了山洞外,这是樊智飞第一次见到野生狼。

之前只是在动物园见过,此时两只体型健硕,毛发刚硬晶亮的野狼,似乎对躲进山洞里的两个猎物势在必得。

小白毛浑身发抖着,樊智飞竟觉得有些心疼,随即便将小白毛抱在了怀里。

野狼低吼着,不断在洞外嗅着,小白毛在樊智飞的怀里瑟瑟发抖着,樊智飞也咬紧了牙关,一颗心悬了起来。

一公一母两只野狼,似乎瞄准了时机,四只蹄一滑,便冲进了山洞。

樊智飞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将怀里的小白毛往旁边一推,整个人朝野狼身上扑过去。

野狼不似囚禁在动物园里的狼,一身的野性和凶狠,在他们的眼中此时的樊智飞同一块肉没区别。

樊智飞飞身而去,紧紧伏在一头狼背上,双手掐住野狼脖子,企图让其屈服。

奈何樊智飞还是低估了野生狼的生猛,如针尖儿般的灰毛扎在樊智飞身上,只觉疼痛难耐。

锋利含血的獠牙,不得不让樊智飞紧紧箍住狼脖子,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另一只公狼见此,对樊智飞露出了凶狠相,一口咬住樊智飞的左手腕,让樊智飞吃痛一声儿松开了手。

母狼就此解放,同公狼一起扑向了樊智飞。

被樊智飞推到一旁的小白毛急得同热锅上的蚂蚁,眼中满是惊恐,满是慌张。

樊智飞被两只已经红了眼睛的野狼逼到了墙角,生命的最后一刻,慌乱之际樊智飞突然看到了一道白影飞出洞穴。

心中怒火中烧,原是小白毛跑了出去,暗骂一声儿没良心,他好心好意救了她,这丫的却插翅飞了。

樊智飞心中苦恼万分,外卖没送成,想必又得了个差评,这会儿来到这个鬼地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会儿就要将这条小命儿交出去。

越想,樊智飞越觉得憋屈。

他这辈子活了二十五了年头了,成功没有,成果没有,钱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倒是每一天都在奋斗。

心底被激发的一股力量喷薄而出,樊智飞只觉心头如火燎般灼热,胸腔内满是气流,面对眼下两只死神也没了半点儿的忌惮。

莫名的力量让樊智飞下意识握紧了拳头,由体内喷薄而出的巨大力量,着实也让樊智飞在心里感到震惊。

野狼蓄势待发,双双扑上前来,樊智飞迎难而上,先是蓄了满满的力量举起拳头朝最先扑来的一只野狼的头顶打去,紧接着抬脚踹飞另一只野狼。

瘫软在地上的野狼,头顶往下冒着血,眼神儿由最初的凶狠到此时的哀怜,求生欲让两只野狼逃命般的跑出山洞。

见危险离去,樊智飞整个人像是泄了气儿的皮球一般,顺着墙壁滑到了地上,身上没了刚才的一点儿力气。

休息片刻,樊智飞不得不让自己保持一种高度的清醒,不得不努力运转着大脑,对刚才自己爆发出的力量重新审视一番。

他虽有一八五的大个子,但体重却还不足一百三,平时被同事拉着去爬山,不到十分钟便会累得气喘吁吁。

刚才的这种力量对他来说是极度反常的,似乎是一种不属于他的东西,被人强行加在了身上。

樊智飞怎么也想不明白,甚至包括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

但是樊智飞心中已经开始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他绝对是身处在了另一时空之中,而这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是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这个时候,已经夜半了,夜空中的月亮高高挂起,散发着惨白的月光,将整个漆黑的夜空照亮。

樊智飞能够看清外面的草木,他不知道那个小白毛跑去了哪里,想到这儿,樊智飞心中便是一顿生气。

他虽然不排斥小白毛,是看在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在确定她这个怪物不会伤害他的前提,才会在刚才那千钧一发的时刻选择舍身。

不成想,小白毛却是个不知感恩的家伙。

经过一番高强度的紧张过后,樊智飞只觉身心疲惫,但在这个杂草丛生处处充满危险的地方,樊智飞却不敢睡觉。

最后还是挨不住心头涌来的倦意,走出山洞,贴着山石爬上了洞顶,尽管不放心,也只能选择一个高处,在危险来临之时能有个提防。

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下,一觉过去,天儿已经大亮了。

耳边传来一阵儿打磨声儿,樊智飞只觉脸颊和耳朵上湿哒哒一片,抬手便是一抹,方觉触感不妙,猛然睁开眼睛。

一只黑色体型健壮的狗坐在他的身旁,对他摇着尾巴,樊智飞松了口气儿,转头一眼看到了坐在山洞外的小白毛。

心中顿时燃起熊熊烈火,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顾不上酸疼的胳膊腿儿,一撑胳膊从山洞顶跳了下来。

上前一把揪住小白毛脖颈处的长毛,厉声质问道:“你还好意思回来?昨天我那么护你,你竟先溜了?”

小白毛一双大眼中蓄着满满的泪水,眼看着就要夺眶而出,一泻千里,“对不起。”

樊智飞一愣,接连着更加生气起来,“感情你丫的会说人话啊!”

洞顶的狗跑下来,咬住樊智飞的裤脚往后拽,樊智飞心下无奈,只好松开小白毛。

向来十分注重兄弟情义的樊智飞,是个不论身在何处,身边的朋友是人是狗,他都不会做半点儿违背情义的事情来,更不会在危难时刻抛却战友逃之夭夭,故此对小白毛的做法十分生气。

但是生气归生气,樊智飞仍旧是想明白了过来。

抬头看向一直委屈巴巴的小白毛长长叹了口气,毕竟他是人,他不能要求一个……

樊智飞转而看了看小白毛旁边的狗,突然感到好奇,随即问道:“喂,小白毛,你丫的到底是人是鬼?”

小白毛眼睛一亮,仍旧对樊智飞有所忌惮,半天才用不利索的话说道:“我也不知道。”

“罢了罢了,你也挺可怜。”

此时的樊智飞心里只想着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心里自然也不想同小白毛有过多的纠葛

“我知道你又想下山了。”

小白毛不知何时蹲到樊智飞面前,脚上仅有一只鞋子,另一只不知丢在了哪里。

樊智飞感到震惊,急忙问道:“你认识我?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这里是哪里?”

小白毛顿然高兴起来,“白头山,你不记得了?”

樊智飞挠了挠头,悠然看了眼远处重叠的山峦,佯装说道:“我当然知道!”

小白毛愣了一下,眼中刮过那抹熟悉的信任,“上次你被细猴逼进了山,是我救了你,你答应过我要带我下山去玩好玩的来着……”

紧接着又是一愣,樊智飞已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这是失忆了还是重生了。

“知道了。”

樊智飞起身,径直往前面的山泉小溪走去,倒影在清澈水面上的人脸,一双狭长的眸子,樊智飞很确认那是自己。

四处看了看,记忆中实在是搜寻不到相关熟悉的记忆来,一时间有些苦恼的樊智飞,已经开始相信心里的那个猜测了。

回去的时候,樊智飞看到了一根粗细均匀,一端被削得锋利的木棒。

“给你的。”

只会说点儿简单话的小白毛端着手里的人参汤走到樊智飞面前,“找狗回来,你已经不见了。”

樊智飞大体是听明白了点儿,原来这小家伙是给他搬救兵去了,回来也不早早解释一下,搞得他误会了。

樊智飞尴尬一笑,心中愧疚,接过人参汤,惊讶说道:“这是你做的?真的好香。”

小白毛感到受宠若惊,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股脑儿将全部委屈都抛却脑后,甜甜笑了起来。

“身体里的力量不老实,喝点儿营养汤,稳固。”

错愕之余,樊智飞接着问道:“什么力量?”

“你体内的力量很稀有,想得到的人很多,你很危险。”

头顶太阳火辣辣,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喝了营养汤的樊智飞,确实感到身体有力量了不少。

心头挥之不去的,仍旧是小白毛说的那番话,联想到昨晚斗野狼的事情,心中便是一阵儿担忧。

想不到这意外的重生,竟得到了一种稀有力量,樊智飞半是高兴半是忧愁。

下午,樊智飞又从小白毛口中套出来一些话,下山的时候将狗留下来陪小白毛,自己一人下了山。

果不其然,樊智飞按照小白毛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市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刚出现便被人从身后揪住了耳朵,又是一阵儿生疼。

第三章 校霸

耳根处一种被撕裂的感觉,让樊智飞在疼痛之时,心底顿时火冒三丈。

一掌拍掉揪住耳朵的那只大手,愤而回头,打算好好教训教训哪个目不识丁的鲁莽家伙。

一回头,不成想却看到了一张中年妇女的脸,满是岁月的痕迹。

樊智飞一愣,紧接着便受到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

“小兔崽子真是胆儿肥了啊,还敢逃学?白老师的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给你爸爸气的都病了!”

自称是樊智飞母亲的女人,是樊智飞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樊智飞彻底愣了,想不到他在这里还有家人?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探寻的一番话刚说出口,一巴掌便落到了后脑勺上,天降横祸,樊智飞不得不向现实屈服。

李素如看着向来听话老实的儿子,不知跟哪家熊孩子学坏了,竟开始逃学了,而且一逃就是两天。

“混蛋小子!还不赶快跟我回家!好让你爸放心?”

被李素如揪回家的樊智飞,在看到樊天刚的第一眼便有些愧疚。

他虽然跟这帮人素未谋面,但由内而外的那种屈服感,让樊智飞想都未想便打心底认定了这对所谓的父母。

不过,令樊智飞感到意外的是坐在轮椅上的樊天刚仍旧一身威严。

这个时候,进入樊家的樊智飞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古旧的房舍,俨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模样,自此,樊智飞便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李素如黑着一张脸抹着眼泪,一头钻进了厨房,与樊天刚独留在一处的樊智飞,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尴尬的气氛连动作都觉得别扭。

樊天刚的威严似乎是从他身下的那轮椅之中散发而出,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的冰冷,在看向樊智飞的那一刻,眼眸中突然多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难过。

樊智飞尴尬一笑,想要缓解这尴尬到不能再尴尬的气氛,抬起屁股往炕沿上一坐,“您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樊天刚一愣,随即缓和了几分神色,叹了口气,推着轮椅除了屋。

樊智飞落了个自讨没趣,便背着手在屋内溜达了一会儿后,又出了屋。

前屋后邻端详了一番,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统一规划的房子格局,并未有多大的差距。

只是这里人们的穿着,让站在此地的樊智飞心中有了不小的吃惊。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连自己也觉得突兀。

“呦,这不是倒霉鬼嘛?怎么,白头山上的狼没吃了你?”

挑衅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樊智飞一挑眉头转过身去。

一身土灰色衣服,裤子膝盖处鼓了两个大大的裤包,几处隐藏的很好的缝补,仔细一看却也能看得分明。

来人痞里痞气,一脸横肉,身后跟着几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弟,与之却相差甚远,一副破败流氓模样。

樊智飞笑了笑,初来乍到,向来不是个误打误撞的樊智飞,喜欢在做任何事儿之前先摸清底细,在还未摸清这里一切之前,他并不打算得罪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以免日后的麻烦。

樊智飞抬脚要走,细猴将其拦住,眉头一竖,“当我空气?不给大爷请安,信不信再给你赶上白头山喂狼?”

“这位小兄弟,你认识我?”

樊智飞出于礼貌,也出于试探,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坦然微笑。

细猴一愣,身后的小弟纷纷跑上前来将樊智飞围住,“怎么回事儿?你小子记吃不记打?”

说着,细猴便撸起了袖子,健壮的肌肉在樊智飞面前晃了晃,“信不信大爷打碎你的牙?”

樊智飞心中冷哼一声儿,他向来不是个欺软怕硬之人,自然也不会去欺软怕硬。

他是弹簧钢球,越对他压强他的反应便越高,“你难道不知道牙齿的密度可比人骨高多了,一拳不仅打不碎牙齿,相反却能然拳头碎?”

身后的小弟个个气势汹汹,只有细猴一人微微一愣,紧接着便雷霆大怒,揪起樊智飞的衣领。

似乎也正是这个时候,细猴才反应过来樊智飞身上的衣服,将其往旁边一甩,上下打量一番,“你小子穿得什么稀奇古怪的衣服?”

樊智飞踉跄几步,站定,上身白色T恤,下身黑色运动裤,本来还有一件儿某迪外套,被落在了白头山,那可是花了他半个月工资,现在想来还真是心疼。

见樊智飞不说话,细猴也并未客气,上前抬手欲要强行脱下樊智飞身上的衣服。

好歹伸手敏捷的樊智飞,这么多年来风吹雨打也没少锻炼,躲开细猴的脏手退到了一边。

细猴怒气横生,大手一抬,身后的几个小弟气势汹汹而来。

樊智飞见状,明知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跳下了身后的石墙,钻进了一条小胡同。

完全陌生的接到,让樊智飞这个精通路线的资深外卖员也迷了路。

四通八达的胡同,坑坑洼洼杂草丛生的乡间小路,让樊智飞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安生,好在成功将他们甩掉。

傍晚时分,樊智飞好不容易找了回去,一进门李素如已经摆好了饭菜,樊天刚敛去脸上的笑容,恢复一副冷淡的表情。

到目前为止,樊智飞差不多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这并不是梦,也不是拍戏,而是一种真切存在的生活,他便是其中之一。

樊天刚吃饭很快,但却不出声儿,樊智飞看得出来他是个教养很好的男人,只是不知道这么有气场的人怎么会坐上了轮椅?

心下好奇之时,樊天刚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推着轮椅进了里屋。

李素如见樊天刚离开,转头看向樊智飞,“你这孩子失踪了这么多天,刚回来就出去了,你再这么任性下去,你爸可真的要发火了!”

见樊智飞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李素如似乎有些不悦,“白老师刚才又来了个电话问你的情况,明天你就给我回学校上课去,听到没有!”

放下饭碗,樊智飞吃了三口米饭,便被生硬的米粒噎住了,喝了一大口水,方才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李素如点头,“你这孩子,只要你好好学习,走上正道,我跟你爸就没什么心愿了。”

扶额,樊智飞深感无奈,“现在是几几年?”

李素如一愣,像看怪人一样看向樊智飞,继而放下碗筷,抬手摸了摸樊智飞额头,“傻孩子,这几天你到底经历的什么,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能跟妈妈说说吗?”

樊智飞躲开,尴尬一笑,“没发生什么,我就是问问。”

半信半疑的李素如,半晌才说道:“两千年。”

“对了,今晚你得好好看看书,耽误了好几天的课,已经上高一了,不能再玩了!”

是夜,樊智飞却失眠了,两千年,他回到了十六岁,可是这段记忆他却不记得。

樊天刚的呼噜声儿从西屋传到东屋,樊智飞听得真切,突然想起樊天刚的腿,便十分好奇他的经历。

月亮爬上天际头,樊智飞却发现这里的月亮同在白头山的月亮完全不一样,这反而是一种宁静祥和。

飞速发展的是二十一世纪,让樊智飞已经忘了发展之前是什么模样,白天里看到的一切,大概就是了。

此时的身份,樊智飞是个高一的高中生,十六岁,洞湾村樊氏一族。

白头山上的小白毛实在让樊智飞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来历,也不知道洞湾村的人知不知道白头山上有这么个怪物。

樊智飞翻了个身,屋内漆黑一片,静谧一片,不免也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被李素如摇醒的,简单洗漱和早饭过后,便被李素如催促着推出了家门,一直送到了村口,亲眼看着樊智飞坐上了班车,这才稍稍放心离开。

班车师傅是个秃顶油腻的中年男人,似乎跟樊智飞关系不错,一路上不断起着话头,樊智飞也顺着线头跟师傅聊了一路,对这个洞湾村有了不少的了解。

到了学校,是个不大不小的学校,条件差,卫生倒还好。

高一333班门外聚集了一堆学生,樊智飞出现的时候人群忽然散开,赫然出现在樊智飞眼前的,还有细猴那张熟悉的脸。

细猴的声旁多了个人,看起来五大三粗,一脸横相,将细猴衬托地懦弱谄媚。

“听我弟说,你就是樊家那个樊智飞?”

毛世雄看着迎面走来的樊智飞瘦瘦高高,白白净净,怎么也不像是个能欺负得多细猴的人。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樊智飞微笑着,站在毛世雄面前,面容坦然淡定,给细猴气了个半死。

细猴刚巴结上毛世雄这个大树桩,证据不足,加之对毛世雄这个人不甚了解,无法很好地探究他的情绪,只好眼睁睁看着收拾樊智飞的好机会从眼前溜走。

樊智飞进了班,四下里打量一番,正值下课时间班内一片散乱,根本猜不到自己的座位在哪。

《狂少人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