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小仙农陈浩宣丽雅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透视小仙农

透视小仙农陈浩宣丽雅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透视小仙农

透视小仙农

时间:透视小仙农作者:爱吃的猫来源:ysg

透视小仙农陈浩宣丽雅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爱吃的猫小说名:透视小仙农:二丫全名陈婉茜,据说这个名字还是请了一位老先生起的,在陈村这个地方,绝对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名字。陈浩虽然两年没有回来,但是陈村的一草一木他都记在脑中,尤其是二丫家所在的位置。二丫,听...

透视小仙农陈浩宣丽雅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透视小仙农:

第二章

“这是什么地方?”陈浩一脸懵逼的看着四周。

他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四方上下没有地面,他就像是悬空在半空中一样,周围尽是五颜六色的光芒,非常耀眼。

“有人吗?”陈浩大喊,四周居然没有回声,他有些担心,要是自己一直在这里,会不会被饿死。

这时一道笑声传来:“哈哈,真是有趣的后人,没想到能够得到我传承的会是这么有趣的一个小家伙。”

“你是谁,你在哪里?”陈浩一惊,四下看去,什么人影都没有,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是谁?我是你的先祖,陈家因我而出现。”

一般人听到自家先祖的声音,肯定纳头就拜,但是陈浩不同,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好歹陈浩也是个念过书的人,知道外面有各种电影,里面就有提到过催眠术,可以通过催眠让人做出任何事情,难道他这是被催眠了吗?

但是陈浩转眼一想,他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值得别人催眠?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我陈家先祖?”陈浩朗声喊道。

“这个证据够不?”

陈浩看到,一滴血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看到这滴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让他的脸色都变得通红。

“只有我陈家子孙才能通过我的血液激活自身的血脉,而这是我留下的唯一一滴精血,你服下去吧。”

陈浩下意识的张开嘴,那一滴血就直接飘进了他的口中。

噗通!噗通!

陈浩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强劲而有力,甚至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跳动,这不是他的错觉,是真的!

一阵酸麻后,陈浩发现,自己的衣服变小了!

不对,是他长个了!

原本只是一米七左右的陈浩,突然变成了一米八,原本合身的衣服自然就变小了,不仅如此,陈浩的皮肤从原本略显黑色变成了现在光洁如玉的肌肤,就连五官都俊秀了很多。

“你是我陈氏子孙,也是我唯一一个传承者,我会给予你三样东西,有了这些,保你一生无忧。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让陈家断绝血脉!”陈氏先祖的声音有些低沉。

这个时候陈浩已经相信先祖的身份,除了先祖,谁能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就算是魔术也比不上吧。

“请先祖放心,陈浩一定不会让陈家血脉断绝!”陈浩恭敬的说道。

“很好,这三样东西你就拿去吧。”

忽然三道光芒从周围飞过来,其中一道光芒飞到了陈浩的眉心,他只觉得眉心一痛,就没有其他感觉,另外两道光芒则是悬浮在陈浩眼前,伴随着光芒的散去,陈浩看到这两样东西的真面目。

一本古书和一幅画卷!

“先祖,这三洋东西是什么啊,有什么用处吗?”陈浩问道。

“第一样东西在你的眉心,这是天眼,能够看穿世间一切。第二样东西是《神农百草经》,这是远古神话时代神农氏的宝物,上面有关于世间所有药草的资料,还有医治任何病症的方法,一些其他功能需要你自己去发觉。第三样东西是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此宝物自成一个空间,里面有许多珍贵的东西,你可以自行查看。有了这三样东西,你要是还让陈家断绝香火,先祖我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没办法瞑目啊。”最后一句话,先祖带着一丝的调侃。

陈浩并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句,他已经傻眼了,这些东西竟然是真的?这些不是古人杜撰的吗?

“时间差不多了,东西你也拿到,赶紧回去吧。”

“先祖,等等,我还有许多事……”陈浩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再次昏了过去。

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陈浩的脸上,他慢慢的醒了过来。

“先祖先祖!”陈浩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看了下四周,这是自己家中,刚才的难道是梦?

但是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脑中有三样东西,正是先祖赐予的那三洋东西,天眼、神农百草经以及山河社稷图。

“这些都是真的?”陈浩喃喃道。

没多久,他就兴奋起来,有了这三样东西,他报仇就有希望了!

“大伯,你等着,我会让你把所有东西都吐出来!”陈浩眼中掠过一丝的凶狠。

这时陈浩发现自己手中依然抓住祖传大宝剑,这把剑上面依然是锈迹斑斑,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但是他知道,这些都发生过了。

“先祖说过天眼能够看穿世间一切,我来试试看。”

下一秒,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眼睛出现在陈浩的眉心,眼睛所看之处,竟然变成了半透明!

“哇!天眼这么厉害?我来看看隔壁……我曹!我的眼睛!真特么辣眼睛啊!”陈浩差点没有自插双目,刚才他一不小心看到了隔壁王大妈正在换衣服,那一身的肥肉差点没有吓死陈浩。

“妈个蛋的,不能看隔壁,我看看外面。”陈浩把目光放在外面的小道上,他看到了两个年轻人向着他这里走了过来。

“是一毛和二蛋?”

陈浩从小在陈村长大,对这里的人很熟悉,虽然大部分人对他都不怎么友好,但是还有一些人一直在帮助他。

其中一毛二蛋在小时后就喜欢欺负他,因为他家没有大人,同龄人当中也少有人和他玩耍,这种关系一直到他高中毕业。

“两年没见,他们还是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看来他们已经走上了小混混的道路了。”陈浩想道。

没多久,二人就走到陈浩房门前,其中一个瘦弱的男子一毛上前用脚踹门:“陈浩,给老子滚出来!”

“原来是一毛和二蛋,你们过来干嘛?”陈浩装出一脸诧异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他早已知道二人过来的样子。

“别特么给老子废话,你出去打了两年工,身上应该有不少钱吧,赶紧把所有钱都拿出来,不然……”说着另外一个壮实男子二蛋就拿出拳头在陈浩眼前比划。

“钱我这里有,就怕你们不敢拿。”陈浩诡异一笑。

 

第三章

一毛和二蛋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这个世上就没有我们不敢拿的钱,我告诉你,别给老子耍花样,赶紧把钱拿出来!”二蛋脾气火爆,伸手就想把陈浩推开,可是他一推,陈浩的身体纹丝不动。

这家伙看起来瘦得跟竹竿一样,怎么这么大力气?二蛋很是疑惑。

陈浩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很快就想到自己昨晚吃下的那一滴血液。

二人和陈浩两年没见过面,并不知道陈浩的身体发生变化,只是觉得陈浩就像个小白脸,肯定不禁打。

“二蛋哥,你是不是早上没吃饭啊,还是我来吧。”一毛笑道,他上去竟然直接一脚对着陈浩的胸口踹过去,丝毫没有留手。

陈浩眉头一皱,得到先祖传承之后,他的心态已经变了。

啪!

陈浩伸手一巴掌拍在一毛的膝盖处,一毛只觉得膝盖一麻,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一毛,你怎么了?”二蛋急忙蹲下来。

“我不知道,刚才整个腿都麻了……”一毛苦着一张脸想要站起来,但是刚起来一半,他又跪了下去,顿时他整个脸都绿了。

如果没有人的话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的面前就是陈浩,这不等于是对着陈浩跪拜吗?

“就算是两年不见,你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好吧,让你平身。”陈浩挥挥手,一副我吃亏的样子。

一毛愤怒的脸色通红,要不是他的腿不能动,他肯定上去再来一脚。

“敢欺负我兄弟,找死!”二蛋大声一吼,对着陈浩就是一拳。

啪!

陈浩家门前又多了一个下跪的人,一毛和二蛋面面相觑,他们是不是撞鬼了,怎么两个人好好地就腿麻了?

“等等,刚才陈浩用手打到我的膝盖,二蛋哥你也是,难道这是他干的?”一毛小声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一巴掌就能让我们两个腿都麻了?”二蛋不敢相信,这种离谱的事情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陈浩笑眯眯的看着二人,刚才一毛踢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脑中就涌现出无数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涵一毛身上的所有病症穴道等等,其中最简单的就是击中膝盖处的一个穴道,这样就能让他的腿麻掉。

根据用力大小能够控制腿麻的时间,要是用力过重,甚至能够让人的腿废掉!

这就是神农百草经的力量,它能够看穿一个人身体的一切。

加上陈浩的身体被先祖血液开发之后,论体质,完全不输给那些所谓的兵王,对付两个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陈浩,你最好把我们的腿弄好,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没错,我爸是村委会主任,小心我让爸收了你这间破房子,让你住的地方都没有!”

二人跪在地上对着陈浩叫嚣,他们真的是嚣张习惯了,哪怕是这个境地他们也没有低头。

两个人的大嗓门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很快几个村民走了过来,当他们看到一毛二蛋跪在陈浩面前的时候,一个个都惊呆了。

这两个人背后有人撑腰,一直横行霸道,简直是村中两霸,许多村民都被他们要过钱,美名其曰保护费!

“陈浩这下倒霉了,二蛋的老爸可是村委会主任啊,这要是被他爸知道,陈浩可能连房子都会被收掉吧。”一个村民说道。

“看样子陈浩这伢子还把他们打了一顿,不然他们怎么会跪在地上,这下糟了啊。”另一个村民忧心忡忡。

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陪着两个人向着这边走过来,被人群挡住了去路。

“发生什么事了,让让。”中年男子大喊。

村民一看,这不是村委会主任陈光明吗,立马让出一条路。

“吴总,您稍等一下,我先去处理一下。”陈光明有些谄媚的说道。

被称为吴总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精明的样子,穿着一身银白色西装,最吸引人的就是他头上油光锃亮的头发,黑的能滴油的那种。

“陈主任,你去吧。”吴总点头。

陈光明一开始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和另外一个玩伴居然跪在陈浩面前!

“陈浩,你干了什么!”陈光明怒火上涌,他不问缘由就上去一顿臭骂,要不是旁边没有什么东西,估计他会直接拎起来就打。

陈浩就静静地看着陈光明骂他,他没有说话,就连表情都没有发生变化。

陈村当中,陈光明对他从来没有过好脸色,似乎是他的爸妈曾经得罪过陈光明,他就把这个怨恨转嫁到陈浩的身上,对着陈浩经常臭骂。

骂了一阵,陈光明觉得舒服很多,有外人在场,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可是他发现,这么长时间自己的儿子还在地上跪着,这让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兔崽子,还不给我起来!”

“爸,不是我不想起来,是我腿麻了啊!”二蛋哭丧着脸,原本只是一只腿麻了,但是跪了这么久,另一只腿也麻了。

“腿麻了?”陈光明一愣,好好的怎么腿麻了?

忽然他转头看向陈浩,眼神凶狠:“是不是你这个野种干的!”

“我不是野种!”陈浩冷然开口,一双眼睛无畏的盯着陈光明,丝毫不惧。

陈光明被陈浩看的不禁移开了目光,他竟然害怕了!

“这个兔崽子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简直要吃了我一样。”陈光明恼羞成怒,但是他没有勇气再盯着陈浩看了。

“他们的腿是你干的吧?”陈光明缓和了下语气。

“这个我怎么知道,大清早他们就跑到我家门口,哐当一声就跪了下来,我拉都拉不住,陈主任,你让我怎么办?”陈浩一脸无辜的表情。

一毛二蛋差点没有吐血,要不是你一巴掌拍的,我们会腿麻下跪吗?

“不是我说,陈主任,你最近是不是觉得腰酸背痛、头晕目眩、手足逆冷啊,是不是最近觉得老是力不从心,想要坚持但是不到几秒就没了?”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嘿嘿,肾虚吧你。”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