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获新生)在线阅读完整版《重获新生》小说

(重获新生)在线阅读完整版《重获新生》小说

重获新生

时间:重获新生作者:明喜来源:WXB

(重获新生)是作者明喜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刘晨风的故事,《重获新生》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少身上,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奋斗事迹。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他没有让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奋斗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

《重获新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9章 不能说的秘密

陪着老妈检查完,柳乘风终究还是被请到了郭振川的特护病房。

“乘风哥,谢谢你。”

郭晓晓看到柳乘风走进来,赶紧过去拉住他的手谢着。

“我爷爷现在全好了,而且身体各项指标比我爸的还好。回去吓死他。”

从谢天一手里拿过检查报告,看着各项指标的范围,郭振川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自己年龄了不止十岁。各种问题扑面而来。最最重要的是,当面问问柳乘风用什么方法让自己变得如此强壮。

“嗯,还吓死你爸。你见了他能不打哆嗦就不错了。”

看着笑起来两个酒窝的郭晓晓,柳乘风感慨了一下人生的快逝。这才几天,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女孩也长大了。

“晓晓,你先出去,我和乘风有事要谈。”

郭振川看着孙女高兴的样子,心里暗暗感叹着。

谁都知道她的心里只有柳乘风。本以为这段情缘会以柳乘风的堕落变成结束,现在看来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我不,爷爷,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还要背着我说?我不同意。”

郭晓晓撅着小嘴抗议着,看着柳乘风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

“听话,晓晓。我和爷爷有正事要说。你先出去等会。”

不用说,柳乘风都知道郭振川要问自己什么事。换位思考,自己同样会为这件事情沙锅问到底。

看着郭晓晓走出病房,郭振川起身带着柳乘风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倒了两杯茶。

“乘风,还记得这茶吗?小时候你可是没少给你爷爷偷着拿。”

“大红袍。”

柳乘风喝了一口,嗓子里顿时香味弥漫。

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了,儿时的回忆不由的勾了起来。

看着柳乘风出神的样子,郭振川想了想开口问。

“说说我的病你是怎么给治好的。”

言归正传了。柳乘风看着郭振川的眼睛,慢慢的问了一句。

“爷爷,我说了你信吗?”

“信。”

“那我要是不说呢?”

“那就随你吧。我总不能像小时候拿着拐杖把你揍到说吧?”

郭振川心里明白,有些事情不属于任何人知道,烂在心里就行了。

现在的柳乘风已经不是昨天那个意气用事、自甘堕落的家伙。在他的身上多出了一份睿智,这可苦了晓晓丫头了。

“对了,晓晓丫头的心你应该知道,这孩子就一个毛病,认死理。我希望你以后别辜负了她。”

听到郭振川的这话,柳乘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说。

“爷爷,你知道的,我都步入已婚人士了。怎么不辜负晓晓?离婚?这可能吗?”

再次被郭晓晓认出,柳乘风已经感到这妞对自己的感情越来越浓。本以为堕落了那么久,又离开了燕京,事情会画上了句号。现在看来,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委屈他。”

两个人还在说话的时候,房门被郭晓晓从外面推开,张倩跟着走了进来。

“XF,你怎么来了?”

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柳乘风吃惊的瞪着眼睛。

这两人的性格相像,难到没有爆发战争?

张倩在楼下遇到了买零食的郭晓晓。

打过招呼,郭晓晓就带着她来找柳乘风。

两人一路无言,但也没像柳乘风想象的战意四起,只是各自戒备着对方。

“老公,今天你出院我当然接你回家了。爸妈做好了饭等我们吃呢。咱们快点回去吧。”

听到张倩温柔的声音,柳乘风的心里毛了起来,这绝对不正常。

暴风雨来之前都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她这是要爆发吗?赶紧起身向郭振川告别说。

“爷爷,我XF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行,行。你们赶紧回去吧。”

郭振川看了一眼郭晓晓,她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张倩都来了,还是让柳乘风早点回去的好,免得一会儿发起脾气来不好收场。

“那爷爷我们走了。”

“郭爷爷再见。”

张倩说着主动挽起柳乘风的胳膊,高傲的笑着看了一眼郭晓晓。

郭晓晓牙齿咬着嘴唇看着张倩,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心情揪心失去了最喜欢的东西,眼睛喊着泪光。

“可以啊,柳乘风,郭晓晓这样的绝色少女都被你骗的眼泪汪汪,还真是小瞧你了。说,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刚出住院大楼,张倩一脸嫌弃的把胳膊从柳乘风的怀里抽了出来,嘴巴不饶人的刺激着。

唉,这才是张倩。陆乘风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刚才的温柔让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纯洁的革命友谊关系。”

“放屁。”

张倩说着把车钥匙从包里掏出来扔给柳乘风。

“你来开车。”

柳乘风接住钥匙愣愣的看着张倩。不对,绝对不对。这妮子是不是又在酝酿什么大事件?自己也没惹她啊。

记忆里的张倩就没有这样和自己随意过。

看到柳乘风呆呆的看着自己。张倩心里砰砰的跳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发热的脸庞,走到柳乘风面前狠狠的踩了他脚背一脚。

“看什么看,开车。”

嘶。柳乘风痛的跳着上到车上,看了张倩一眼,怯怯的开着车。

“铃铃铃。。。”

张倩看到是妈妈的电话赶紧接了起来。接完电话向柳乘风说。

“我妈说今晚大舅在聚福楼给二舅接风,让咱们直接过去。”

“哦。”

柳乘风应了一声在红绿灯口左转向聚福楼开去。

“到了那里尽量不说话,你也知道大舅、二舅的脾气,本来看着你就不顺眼,吃饭的时候别吵起来了。”

张倩一想到上次大舅请客,柳乘风喝多了大闹包厢的事就头疼。也不知道大舅怎么下的,这次吃饭还点名让他去,这不诚心找事?

柳乘风听到张倩的提醒,从记忆里找出了这个啼笑皆非的故事,起因竟然是大家喝多了说柳乘风不行,孩子都没要上。柳大少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拿起酒瓶就要给大舅开瓢,好在大家拦下了。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10章 连碧茹的面子

柳乘风和张倩赶到聚福楼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

大舅一家、二舅一家、爸妈正聊着家常,看到两人走了进来。大舅连铁赶紧站起身,笑呵呵的看着柳乘风说。

“外甥女婿,赶紧来这边坐。今晚你开车,就别喝酒了。”

“大舅,不喝酒我就不过去了,我在这陪着我妈。”

柳乘风听到大舅的说话,立刻明白了,这是怕自己喝酒闹事。那还是陪着张倩母女在这边消停停的吃完饭回家。

果然像柳乘风想的,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二舅开始炫耀起连河在国外的生活,并说这次进市医院都是靠国外的高学历、真本事,被人家返聘回来,光宗耀祖。以后大家在市医院有什么事直说就行。

“乘风,以后孩子的事可以找你表哥,甭客气。”

听到这话,柳乘风嘴里的茶水产点喷出来,不由得看了一下旁边的张倩。

张倩发觉柳乘风看着自己,索性用手准备在他大腿上扭上一下。谁知柳乘风正好起身,张倩一把抓住柳乘风的弟弟狠狠的掐了一下。

嘶。柳乘风突然搞到弟弟一阵钻心的疼痛,急忙用压紧咬着嘴唇,瞪着眼睛看着张倩。

嗯?张倩感觉手里怎么握了一个粗棒棒,赶紧低头看了一眼,脸上瞬间成了猴屁股,急忙把手里的棒棒甩了出去。

“乘风,你和倩倩结婚也有段时间了,赶紧要个孩子。还有,在家就要像个男人,别总是听张倩的,她能知道什么。男人就要有个男人样,别指望女人活着。”

这话怎么总是重复来重复去,也难怪柳乘风拿着酒瓶就要给大舅开瓢。想刺激也换个新的方式。

熬到了敬酒环节,张倩捅了捅柳乘风,让他敬大舅、二舅一个。柳乘风刚要起身,却听到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了进来。

“乘风,果然是你。刚才我从门缝里看着像你,我还以为眼花。”

蒋柏成在隔壁房间吃饭,出来接了个电话,正好从虚掩的门缝里看到了柳乘风,赶紧走了进来。

吴青凤的检查结果和郭振川一模一样,这让柳乘风在蒋柏成的心里已经成为了神医。治病算不上奇迹,可是让器官重新焕发生机那就另当别论了。

张倩看着不请自来的蒋柏成,想起他就是出诊的医生,看到他一副巴结柳乘风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院长?”

连河看到蒋柏成惊得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是谁?”

看到儿子老老实实的站着等对面的人答话,连铁站起身小声问了一句。

“市医院院长蒋柏成。”

蒋柏成?这可是本事大神级的人物。

正和柳乘风说话的蒋柏成听到有人喊自己,转头看了一眼,连河?

“连大博士,你怎么也在这里?”

对连河的印象蒋柏成十分欣赏,皮肤科海归博士,一点学者的架子没有,现在还牵头烧伤的一个科研项目,不错的人才。

“这是我们的家宴,柳乘风是我妹夫。”

“真是不错,一家两个专家。”

蒋柏成说完又和柳乘风说起去他们那屋坐坐的事。

原来是省医院院长青凤露听说老同学谢天一来了,专车从江北市赶了过来。蒋柏成一看老领导来了,赶紧尽地主之谊,也在聚福楼定了包厢。

张倩听到蒋柏成是市医院院长,又看到他和柳乘风熟悉的样子,特别是看到他盛情的邀请柳乘风去他们房间坐坐时,脑子已经明显不够用。

“蒋院长,我先让我夫人请示一下。”

柳乘风说完看着张倩问了一句。

“XF,我过去坐坐,一会儿就回来?”

连碧茹看着女儿出神的样子,没有接柳乘风的话,急忙应了一句。

“乘风,蒋院长这么叫你,你赶紧去吧,少喝点酒。”

看着岳母连碧茹笑得像朵花的样子,柳乘风说。

“那我过去了,妈、爸。”

“少喝点。”

张柬之叮嘱了一句。

“对了。”

蒋柏成打开房门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回头向连河说。

“你们申请立项的事院里批了,明天拿着文件找我签字。”

连河听完蒋柏成的话愣了一两秒,接着握着拳头向空气挥了两下。

看到柳乘风把门带上,连铁急忙问了连碧茹一句。

“三妹,柳乘风什么时候和蒋院长称兄道弟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想知道就再和他多喝一次。”

说完这话,连碧茹的心里总算舒服了。

即使怎么看不上柳乘风,也轮不带两个哥哥见到了就刺激。柳乘风还没嫌烦,自己早就烦透了。事不过三,这两人倒好,事事过三。

“爸,吃完饭你们先走,我等一下乘风。”

“咱们慢喝吃,都等他。”

听到大哥的这话,连碧茹感觉柳乘风总算给自己挣了回脸。

柳乘风跟着蒋柏成进入包房,谢天一看着他的眼睛立刻放出了精光,赶紧让他做到了自己的身边。

青凤露看着谢天一,他的高傲可是圈内有名的,怎么对这个后背还尊敬上了。

“师哥,这位帅哥是谁?”

“师妹,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刚才我和蒋院长说的,救了我俩的柳乘风。如果没有他,今天郭老是在劫难逃。乘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

桌子上唯一的女豪杰,青凤露。卫生公司司长向锡强,安保公司副司长东田,交通公司副司长章柯,市医院副院长蔡杰。

柳乘风逐个握完手做了下来。

“蒋院长,你这是怎么把他给逮住的?”

蒋柏成把柳乘风就在隔壁吃饭的事说了一遍。

谢天一亲自给柳乘风满了一杯白酒,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

“乘风,这桌上你最小。我们已经喝了一杯,你看着办。”

柳乘风拿起酒杯看了看众人,站起身说。

“谢谢谢伯伯的厚爱,那我就干了这一呗。”

说完,把杯子放到嘴唇,不到五秒钟一口杯白酒没了。

众人看着柳乘风刚才喝酒的样子都瞪大了眼睛。一口杯白酒,没有仰头,就像吸水一样吸了进去。

看着众人惊讶的神色,柳乘风又给自己满了一杯。

第11章 知恩图报

“这第二杯我自罚,来晚了。”

说完又是杯子在嘴边吸了进去。接着,又倒了一杯。

“这杯是我敬给位叔叔的,你们随意,我干了。”

看着柳乘风连干三杯,众人在谢天一的提一下喝了一口。

“乘风,你这是海量啊。我们几个已经入土一半的人可是陪不起你。”

听到谢天一的话,柳乘风看了他一眼。

他那像入土一半,自己懂得保养,正值当年。

“乘风,我可是听说郭老的问题在心脏上的三个钙化点,你是怎么给他消除的。”

青凤露也听说过郭老的病情,钙化点的问题难住了各大国医高手和专家。没想到被这小子给治好了,医学界的奇迹?

“青院长,我给郭老搭脉的时候倒是试出了他心脏的问题。可我就是半斤八两的料,那懂得治疗。只不过是按照轩辕八法的方法给你做了一下气息调理。”

柳乘风听着自己编的,都佩服自己可以选择一个新的职业,说评书。轩辕八法,这个自己编出来的古法国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被揭穿,走一步算一步吧。

轩辕八法?青凤露来了兴趣,还想继续追问,却被谢天一拦了下来。

“师妹,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下找乘风沟通。今晚咱们谈感情,不谈工作。”

“对,对。好不容易请到大国手,不谈工作,不谈工作。”

众人违心的附和着。

向锡强、东田、章柯三人之所以参加这次聚会,都是为了谢天一来的。现在听到不谈工作,心情微微有些低落。

一个大国手如果熊猫一样珍惜,交到他,对自己身体绝对可以保驾护航。看着身边亲朋好友,每个人都意识到一个问题。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一切等于零。

柳乘风看了一眼三人,一个偏头痛,一个弹片留在身体,一个长期失眠。

“砰砰砰。”

大家正相互敬酒的时候,门被人敲开,走进两个青年。

柳乘风回头一看是连江和连河。

连江是大舅家的孩子,现在交通公司上班,和连河一样,对自己感情一般,但还不至于看不上,正常交往。

“院长,我过来敬杯酒,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蔡副院长,晚上好。”

连河对其他人虽然不认识,看到蒋柏成、蔡杰都在作陪,傻子都知道这桌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各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连河,皮肤病专家,海外人才计划回来的,后起之秀。连海这位是。。。”

听着介绍,连海的脑子蒙了起来。这些人物平时想见都没机会。

连河看到章柯的时候,赶紧过去敬了杯酒。

两人一回到包厢立刻被人问了起来。

听完两人的讲述,桌子上立刻静了下来。

“三妹,柳乘风到底什么来路?你不是说他就是一个大家族出来的纨绔子弟吗?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连钢吸着烟问了一句。

难道他们守着一座金山还四处寻找金子?

“我也不知道,一会儿他回来我问问。”

连碧茹心虚的说。

对柳乘风的身份,张家早就订好了规矩,绝地不能向外人提出半点信息。就算张倩也只知道他是被人扫门出地的大少。难道隔壁知道了他的身份?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和一个弃子交好。

柳乘风包厢因为谢天一的一个电话提前结束了,站在门口把他送走,只剩下了向锡强、东田、章柯三人。

“各位公司司长,我这给三位写了一副药方,你们回去可以试试,如果感觉见效可以再来找我。”

“谢了。”

三人淡淡的说了一句各自上车离去。

柳乘风看着三人的离去摇了摇头。唉,人轻无人信。

回到包厢,看到大舅、二舅看向自己的眼神,柳乘风感觉到了一种尊敬。

“乘风,结束了?”

大舅笑嘻嘻的递过一根烟,坐到柳乘风身边问。

柳乘风接过烟,连江急忙给他点上。

“谢叔叔那边有事提前走了。”

“你和章柯很熟吗?”

听到这里,柳乘风听出了大舅的意思。这是要为连江找个关系。

“也不是很熟,第一次见面,不过过几天他会找我。爸妈、XF,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连碧茹看着大哥的样子也有点心烦,听到柳乘风的提议,拉着张柬之起身往外走着。

“大哥,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先走了。”

张倩看着还想挽留他们的大舅接着说。

“大舅,我明天还有一个例会,先回去准备材料了。”

连江看着愣神的父亲埋怨了一句。

“爸,我和连江早就说过你和二叔,别老是拿着柳乘风开玩笑,你们就是不听。人家这是听到了我的事故意躲起来了。”

“瞎说,改天我就去三妹家给你问问。”

张倩从聚福楼出来闻了闻柳乘风身上的酒气和烟味,皱了皱眉头。

“以后喝酒可以,不许抽烟。闻闻你身上这股烟味,熏人。”

“妈,大舅要是找你说连江的事,你看着办就行。章柯那边我打招呼没问题。关键看你老的态度。”

连碧茹听到柳乘风的说话一愣。

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沉醉于酒色之中的女婿吗?怎么像是个察言观色的人精了。

“行,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有数了。对了,柬之,昨天你拿回来的那副字我给你扔厨房了,赶紧处理了。都发霉了,还留着做什么?”

“扔就扔了吧。这也是王猛送的,就是不知道借给他一百万能不能挺过这个难关。”

“爸,你从哪里弄得一百万?”

张倩听到老爸还能拿出一百万心里惊了一下,现在家里的情况自己是最清楚的,别说一百万,就是十万都困难。

“你爸把我的嫁妆给当了。毕竟你王叔在咱们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把自己的房子给压出去帮的咱们。现在小强又得了这种病,能帮就帮吧。”

连碧茹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忧伤。小强可以说是自己看着长起来的,怎么就让一个足球砸在脑袋山昏迷不醒了。

“倩倩,有时间你也去看看小强,毕竟你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他还管你叫姐姐。”

《重获新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