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陆岚风顾思思的小说陆少宠妻花样多在线阅读

主角是陆岚风顾思思的小说陆少宠妻花样多在线阅读

陆少宠妻花样多

时间:陆少宠妻花样多作者:笑到面瘫来源:zzy

陆少宠妻花样多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陆岚风顾思思的最新小说由笑到面瘫写的,陆少宠妻花样多免费在线阅读:第一次见面,陆岚风见死不救。第二次见面,父亲葬礼上,陆岚风直接甩出一纸合约。第三次见面,约法三章,顾思思再难逃出他的手掌心。晚上,顾思思身心俱疲,躲在床角瑟瑟发抖。陆岚风却一脸坏笑,步步朝她慢慢靠近。说好把我宠上天!都是骗人的!...

第1章 卖身救父

顾思思穿着洁白的婚纱,跪在闹市路口。

手上还举着“急需50万,卖身救父”的牌子,引人围观。

她虽然知道这种方式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为了病危的父亲,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她都要去做,即便是卖了自己……

顾思思焦急的看着过往的人群,多么希望能有个好心人可以救自己的父亲,可是火上浇油总是比雪中送炭来的容易。

“小丫头身材不错嘛!”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快步走到了顾思思的面前,盯着顾思思的胸前看了好一会,趁人不备伸出手,向她胸口探去。

“给我摸一把!要是手感不错我就出钱救你那快死的父亲!”

顾思思还好反应快,拍开了男人的手臂。

“先生,麻烦你放尊重点,发情期到了就请你回家,别在外面祸害别人!”

那个流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顾思思居然会这么和他说话。

“臭娘们!看不起我?”

流氓说完,大手一挥,指尖像是马上要凑到顾思思的脸上,从她的脸颊上一闪而过一般。

看到顾思思被这个流氓调戏成这个样子,众人都愤怒地看着那个流氓,但是,敢怒不敢言。

“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我相信警察是很乐意招呼像你这样的人!”

“找死!”

流氓恼羞成怒,扬起手要朝顾思思的脸上扇过去,顾思思没想到他听到警察反而恼羞成怒了,只能转身向对面跑去,那个流氓看到顾思思想逃,赶紧在后面拼命追赶,根本不想放顾思思走。

就在顾思思快被流氓追到的时候,一辆迈巴赫径直向流氓冲过来,流氓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我靠!真是见鬼了!”

车门打开,陆岚风从后座缓缓走了下来,

薄唇紧抿,脸上的神色看不出任何情绪。

“滚!”

“你算什么东西,敢叫我滚,看我不收拾收拾你!”

流氓举起拳头冲向前去,打算暴打一顿让他丢丑的陆岚风。

陆岚风冷冷的看着流氓,一把抓过他的拳头,一个过肩摔把他翻倒在地上,膝盖顶在他的腰上。

“诶呀呀,疼疼疼,你快松手!”

流氓瞬间脸色苍白,疼的直冒汗。

陆岚风皱着眉看着自己有些褶皱的西装,忍耐已到了极致。

“滚不滚?”

“滚!滚!滚!”

流氓见不是对手赶紧求饶,陆岚风一松手他一溜烟就跑了。

顾思思见流氓被吓跑了,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全身还在颤抖,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陆岚风转身,深邃的眸子与顾思思的视线交缠在一起,呵,有趣的女人,虽然刚受到惊吓,但对视却还不肯示弱。

“少爷,该去医院了。”

“好。”

司机开口提醒,陆岚风点了点头,转身准备重新回到车上。

“等一下!”

这个男人开的迈巴赫,手上的表是200万的劳力士,一定有能力帮自己。

顾思思咬了咬嘴唇,向前一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眼前的男人,已经是顾思思的最后希望了。

“我爸爸现在躺在医院,需要一笔高额的手术费用,只要你愿意把钱借给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甚至……嫁给你。”

陆岚风微微侧过身,视线落在了顾思思的手上,自己熨烫完整的袖管,已经被顾思思抓的都是褶皱。

“放手。”

陆岚风眉头一皱,转身看了一眼顾思思,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笔,一点点把她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撬开。

“先生!”

顾思思还想再上前抓陆岚风,却被司机给推开了。

“嫁给我?”

陆岚风眼神冷冷的盯着顾思思,不知道她在得知自己就是那个想要她父亲心脏的人,还会不会是这个想法。

顾思思不禁往后退了一步,但想起了50万的手术费,她还打算再向继续陆岚风说些什么,这时自己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喂?你是顾钟国的家属吗?”

“是我……”

顾思思听的出来,那是父亲主治医生的声音。

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袭上了顾思思的心头。

“你赶紧来一趟医院吧,你爸爸不行了。”

听到这里,顾思思的手抖了一下,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掉落了下来。

不过片刻的犹豫,顾思思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擦干了眼角泪水,朝人群外冲了出去。

陆岚风看到顾思思好像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但是人影晃来晃去,他看的并不真切。

视线从那辆渐行渐远的出租车上移开,陆岚风转身,坐上了自己的豪车。

司机脚底油门一踩,径直朝医院的方向奔去。

很快, 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

走到二楼,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已经等候在了病房门口,看到陆岚风朝自己走过来,那个医生赶紧迎接了上去。

“陆总!您可算是来了!”

“嗯。”

陆岚风眉峰紧蹙,隐约从病房里听到一阵女人痛哭的声音。

“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哦,适配人刚刚去世,现在家属正在里面,她情绪不是很好,我看您还是待会再进去和她谈移植心脏的事吧,我们这里手续都走好了,只需要家属点头同意就好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陆岚风薄唇紧抿,深色的瞳孔里深邃而幽暗。

“我可以等,我母亲可等不了。”

本来还打算慢慢软化适配人女儿,现在看来没时间了。

说完,陆岚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爸爸!爸爸!你走了思思怎么办……呜……”

陆岚风推开门的瞬间,看到顾思思趴在她父亲身上,眼帘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颤抖的手想拭去两颊的泪痕。

显然现在不是谈移植的好时机,但母亲的身体已经等不起了,迟疑了一下,陆岚风快步走到了顾思思的面前,把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我叫陆岚风。”

“你……这是……做什么?”

顾思思的泪痕犹在,眼泪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视线从名片上慢慢转移到了陆岚风的脸上,这不正是刚刚在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么?

第2章 适配人死了

“我母亲病危,需要你父亲的心脏,只要你同意心脏移植手术,你需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陆岚风淡淡看着眼前的顾思思,

“什么?”

顾思思的泪水慢慢从脸颊滴落到手背,从凳子上慢慢站起来,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逝者已矣,希望顾小姐能好好考虑。”

见顾思思迟迟没有从自己的手中把名片接过去,陆岚风就干脆把名片压在一边的桌子。

“你给我滚!”

顾思思一把从桌子上把陆岚风的名片抓起来,然后撕成了碎片朝陆岚风的脸上扔了过去。

“顾小姐,你冷静一点。”

陆岚风眉头紧蹙,看着情绪不稳的顾思思。

“冷静?你刚为什么这么巧出现在街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适配人的女儿,所以一直在跟踪我?!”

顾思思脸色犹如白纸一般苍白,浑身都在颤抖,父亲死前就有人一直惦记着他心脏,现在死了就更合了他们心意了。

“我承认是跟踪了你,但我也只是想和你讨论心脏移植的事。”

陆岚风眼神一沉,

“我的联系方式,顾钟国的主治医生也有,如果你想通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劝你还是理智一些,不要人财两空。”

陆岚风转头,用沉静的目光看了司机一眼。

“那好吧,我们走。”

很快,司机转身伴在陆岚风的身边,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回到车子上的陆岚风,眼前不断闪过的,是刚刚顾思思在病房里的那一幕。

刚才的那个女人,在面对流氓的时候可以那么的勇敢,却在医院哭成了个孩子。叹一口气,陆岚风摇下窗户,看向窗外的风景。

很快,陆岚风的豪车开到了陆氏集团的大楼门口。

“陆总,我们到了。”

“嗯。”

思绪拉回到现实,陆岚风点了点头,从车子上下来。

不远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迎接了上来。

他正是陆岚风的助理——王志伟。

看上去,王志伟一身西装革履的样子,表情严肃,作风干练,紧跟在了陆岚风的身后,一同走进了陆氏集团的电梯。

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数字不断上升,王志伟开口问道。

“陆总,听说医院那边,找到合适的适配人了?”

“嗯。”

陆岚风看上去脸色不豫,只轻声答应了一句,然后径直朝办公室走了过去。

“陆总这是什么情况?”

王志伟一把拉住司机,这一天都是司机陪在陆岚风的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必也只有司机最清楚。

司机看陆岚风走进了办公室,赶紧把嘴附在王志伟的旁边一阵嘀咕,王志伟才把之前的事情全部从头到尾了解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

王志伟不禁深吸一口气,脑子在飞速地转动着,似乎是在想着对策。

“王助理你说这事可难办了,要是家属那边一直都不同意的话,想来夫人的心脏也肯定是换不成的了,哎……”

司机叹一口气,转身朝陆氏集团的大楼里走了进去。

只是,对于王志伟来说,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对于死去的那个顾钟国来说,他可不止只有一个家属。

想到这里,王志伟灵机一动,从手机通迅录里迅速翻阅着号码,最终视线落在了一串陌生的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上面。

而另外一边,把父亲的后事处理完的顾思思,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

顾思思只觉得浑身像是虚脱了一样,慢慢从楼梯上爬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眼泪还是像关不住的阀门一般,不住地往下流。

正在这个时候,顾思思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陈学林发来的短讯。

“思思,打你好多个电话没接。我刚刚往医院你爸爸账户打的钱被退回来了,才听说你爸爸已经去世的消息,你没事吧?”

现在的顾思思,连回复短信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放下手里的电话,顾思思只觉得今天这一天都过的好像是在做梦一般,慢慢闭上眼睛,此刻她已经身心俱疲到了极点,头一歪,就沉沉睡了过去。

顾思思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睡,是睡了多长的时间,只知道自己朦朦胧胧里,感觉到有一双手,在不断推搡着自己。

“唔……”

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却看到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的大姑姑。

“顾思思啊!你真的是没心没肺啊!你爸爸今天都要火化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睡觉呢?现在都几点了?亲戚们都到了!你还赖在床上呢?”

“火化?”

顾思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赶紧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看一下手表上的时间。

天哪!她竟然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

但是她父亲要被火化的事情,她怎么完全不知情呢?

“姑姑,谁说我爸爸要火花的?我爸爸的尸体现在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躺着呢!我还没有把他的后事处理完,怎么就会火化了呢?”

“哎呀!还能有谁啊!就是你继母啊!是你继母给我们整个家族的人打的电话,说是你爸爸今天要火化的呀!你自己去问她呀!”

听到这里,顾思思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赶紧朝门外跑去。

继母张秀芳在父亲病危的时候,都根本不管他的死活,现在她会有好心想着要处理父亲的身后事么?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

“张秀芳在哪里!张秀芳去哪儿了!”

顾思思从房间里冲出去,却看到出殡队伍的车子已经远远从家里开了出去。

“思思啊!思思啊!”

顾思思的大姑姑赶紧追过来,手里拿着顾思思的鞋子,想要把顾思思拦在家里。

“思思啊!你继母说了让我在家里看着你,你就好好等她回来吧!她把你爸爸葬了就回来了……哎!”

大姑姑的话还没有说完,顾思思就已经冲到了路边,伸手招车,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那辆灵车的后面。

第3章 遗体火化

“师傅!跟紧了那辆车!”

“呀!是辆灵车啊!真是晦气!真是晦气!下车下车!钱我不要你的!”

顾思思才刚刚坐上车子,就直接被司机从车上赶了下去。

实在是走投无路的顾思思,只能咬牙不断向前走着。

也不知道到底在路上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眼睛哭红了多少回,终于赶到了顾家的祖坟墓地上。

“张秀芳!”

顾思思大老远就看到了那个站在人群中的张秀芳。

“我爸爸出殡!你凭什么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来!”张秀芳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会这样阻扰她来葬礼。

“呵呵……”

只见一个身穿一袭黑衣的女子,脸上浓妆艳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要来参加葬礼的遗孀。

她转过头,冷冷看了顾思思一眼。

“顾思思!今天是你爸爸的葬礼!你确定要这样吗?你看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

此刻,所以的宾客都默默看着眼前的顾思思,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疑惑。

咬了咬嘴唇,顾思思知道现在的确不是向张秀芳发难的时候。

于是只能默默退了下去,红着眼眶,站在一边,想等父亲的葬礼结束之后,再和自己的继母把话说清楚。

人群中,一个薄唇紧抿,瞳色暗淡的男人,正远远投过视线,看着面前站着的那个顾思思。

蜡白的面庞,干涸的嘴唇,脸上依旧挂着泪痕,看到这里,陆岚风知道她

忍不住,陆岚风慢慢踱着步子,上前安慰。

“拿着。”

顾思思只低着头,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抬起头,视线汇聚在一起,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医院里见到的叫陆岚风的男人。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思思的第一反应,就是伸出手一把把陆岚风递过来的手帕直接扔到了地上。

“你给我滚!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

洁白的手帕,慢慢飘落到了地上,陆岚风的眉头一皱,转脸朝顾思思看过去,眸色淡然。

而此刻,不远处的葬礼已经进行到了下葬的环节。

站在顾思思的角度,她却发现自己父亲的骨灰,并没有被安放在族墓坟中。

“等一下!”

顾思思心惊,直接冲到了张秀芳的面前。

“你在做什么!我爸爸姓顾!去世之后理应进入祖坟!你在祖坟外面挖个窟窿给我爸爸下葬是什么意思!”

顾思思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神里的怒火,再也掩饰不住,只死死看着张秀芳的眸子,整个身体都在不停颤抖着。

“呵呵……”

张秀芳冷笑一声,双手交叉在胸前,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冷眼看着顾思思。

但是顾思思的二姑姑这个时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阴阳怪气地开口朝顾思思说到。

“思思啊!按照我们顾家的规矩,你爸爸死了之后,的确是要进入顾家族墓的,但是我们顾家也有规矩,但凡是尸体有残缺的,都是不能进族墓的,顾思思,你听懂了么?”

“什么?!”

听完二姑姑的话,顾思思只觉得自己犹如五雷轰顶一般。

尸体有残缺?尸体怎么会有残缺!

“你说什么?”

顾思思难以置信地转头,朝张秀芳看了一眼,再偏过脑袋朝身后默默站着的陆岚风看了一眼。

父亲的心脏被移植了?

想到这里,顾思思立刻朝张秀芳扑了过去,双手一把紧紧握住了张秀芳的肩膀,不断摇晃着她的肩膀。

“你说!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私底下瞒着我把我爸爸的心脏移植给那个姓陆的了!你给我说清楚!”

“你干什么啊!你放开我!”

张秀芳被顾思思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顾思思。

“你冷静一点好吧?怎么和疯狗一样乱咬人啊?”

张秀芳伸出手,拍了拍身上刚刚被顾思思摸过的地方,好像那个地方突然变得脏得不得了一样。

“没错!我是签署了器官移植的协议,移植手术也已经做完了,现在木已成舟,我劝你还是赶紧把你爸爸下葬了入土为安吧!现在在葬礼上吵吵闹闹的,你像什么样子!”

“你说什么!”

听到这里,顾思思一个踉跄,身体失去重心,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此刻顾思思的泪水就像是点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往下掉着,哭喊的声音歇斯底里,整个人都在不住的颤抖着。

“为什么要这么做?顾思思你心里难道不清楚么?为了帮你爸爸看病,我们家都已经欠下一屁股债了!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你爸的那颗心脏,你为什么不卖?难道人都死了,还要我受一个死人的罪,吃一个死人的苦么?”

张秀芳说话的声音,像是没有一点人性,听在顾思思的耳朵里,她现在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呵呵!顾思思,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张秀芳冷冷的看着顾思思,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甚至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爸爸替人家移植心脏的钱,根本就不够堵他的那些医药费的!人家陆总性格善良,看你可怜给你去陆氏集团打工还债的机会!既然你对你爸爸下葬的事情这么关心,你这个做女儿的,应该也不会拒绝的吧!”

“什么?打工还债?陆总?”

顾思思听到这里,难以置信地转头朝刚刚那个递给他手帕的陆岚风看了过去。

“陆总?是你?”

晃过神来,顾思思径直走到了陆岚风的面前。

“我……”

只是,陆岚风刚准备开口说一些安慰顾思思的话,却被顾思思的责难,生生把话堵了回去。

“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和张秀芳签心脏移植协议?你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和张秀芳串通在一起要故意把我爸爸害死了!你好把他的心脏抢走!你一开始就是故意见死不救的是不是!”

听到顾思思的话,陆岚风紧紧皱起了眉头来。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