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人说梦写的小说余生难安完整版在线阅读

旧人说梦写的小说余生难安完整版在线阅读

余生难安

时间:余生难安作者:旧人说梦来源:zzy

旧人说梦小说余生难安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安宁沈驭野的故事,余生难安精彩试读:她爱他,却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余生难安》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把念念还给我

扔下手机,安宁赶紧往楼下跑。

看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沈驭野冷哼了一声,“安宁,你到底还是跑去勾引了陆晋霆!”

“沈驭野!如果你能把念念现在就还给我,我可以拒绝陆晋霆的提议。”

“你在跟我谈条件?”沈驭野挑眉,不悦的冷笑,“你一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夺抚养权?”

“沈驭野,法院都只能判我过失杀人,你凭什么说我是杀人犯?!”安宁咬了下唇,让自己平静一下,“算了,我也是无趣才和你又争论这个!如果你不把念念还给我,我就只能用别的方法去争夺!反正我的儿子要跟我在一起。”

沈驭野忽然把她逼到墙角,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她的脸。

“你的方法就是勾引我的朋友?爬上他的床?”

“没错!”安宁也懒得解释,索性就顺着他的话说,“只要陆晋霆能帮我,我陪睡又怎么了?反正我早就不干净了!”

“你——”

“嫁给陆晋霆,又能嫁入豪门,又能争夺念念的抚养权,陆晋霆有钱还多金,而且不老又帅气,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安宁也直视他的眼睛。

沈驭野忽然意识到现在的安宁,已经不是四年前的她了!

那时候在公司偶然遇到,她甚至会脸红的撇开眼!

开会的时候也特意选个距离自己很远的地方,偷偷的往这边瞧。

可现在……她竟然敢和自己对视了!

“陆晋霆只是想玩玩你而已!”

“这个对我来说有什么影响吗?我们这个年龄了,谈爱情多伤钱!玩就玩啊,我这进过监狱,还生过孩子的女人,陆少能赏脸玩我,我还应该觉得荣幸才对呢!”

沈驭野攥紧拳头,怒视着她,“安宁,你真是下贱!恶心!”

“除了下贱,恶心,肮脏,令人作呕,沈总下次可以换几个词形容我!我都听腻了。”安宁笑了笑,转身要离开。

沈驭野一把将她拉住,大手用力一扯——

她衬衫的扣子就随即被扯掉了几颗,胸前的美景一览无余……

粉色的Bra瞬间暴露在空气里!

“沈驭野!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男人玩你吗?那你还穿着衣服干什么?!”

安宁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非就是想要羞辱自己罢了……

“也是。”她干涩的扯了扯唇,“那沈总看够了吗?要不要我全脱了?”

“安宁——”

“沈总何必因为我这种女人动怒,我这幅残破的身体,您能赏脸看,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安宁说完,自己把剩下的两枚扣子也解开了,“怎么样?满意吗?”

沈驭野刚要发火,目光忽然触及到了她皮肤上的一条疤痕。

应该已经有几年了,疤痕凸出于皮肤,深红色,看起来像是一条蜈蚣……

安宁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了笑,“像这样的伤疤还多着呢,身上也有,沈总想看吗?”

“闭嘴!”沈驭野厉喝,直接脱下西装披到了她身上,“安宁,你别忘了你自己还有个儿子,我可不想我儿子以后因为有你这样的妈感觉到蒙羞!”

他转身要走,安宁忽然开口。

“把念念还给我吧……然后我带着孩子从此消失在你的世界里,行吗?”

沈驭野只是背影顿了顿,并没有停下。

她就知道……他不会心疼自己。

……

“陆晋霆!你这可是作弊啊!这种不能算!”

还没等他抬起头,就能听到某人的嚷嚷声。

陆晋霆的手停顿了一下,无奈的看向他,“你这喜欢嚷嚷的性格能不能改改?”

“我改什么啊!明明是你作弊!”秦子寒撇撇嘴,“我已经都知道了,你这件事过的有点过分了!驭野打电话跟我说的时候,他明显生气了。”

“过分?我没觉得啊!”陆晋霆扯了扯唇,“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那个样子了,驭野也不打算娶她,那我想追求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对的吗?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呢,你干嘛大惊小怪的的干什么?”

“……”秦子寒想要争辩,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反驳!

“我看那个安宁挺好的,有才华,人还贤惠温柔,身材也不错,还明事理!娶了也挺好的。”

秦子寒皱起浓眉来,“你丫不是说认真的吧?那安宁喜欢驭野的事,你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啊!可那不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吗?现在她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难不成还会继续喜欢送她进监狱的驭野?”陆晋霆往真皮座椅上一靠,悠闲的跷起二郎腿,“再说,你怕什么输啊?我要是娶了安宁,应该是我输了一千万才对!”

秦子寒直接翻了个白眼,“见鬼去吧你!你知道当你跟驭野说完以后,他去干什么了吗?直接去找安宁了!你这根本就是激将法!”

“他心里如果对安宁没有感情,我再怎么激将都没有用!如果有感情的话……你拿一千万成全他们一对,不是挺好的吗?”陆晋霆转了转自己的尾戒,笑道,“不过说真的,如果最后……驭野没有和安宁在一起,我不排除会追安宁。”

“你疯了?!”

“我只是惜才而已。”陆晋霆瞥了一眼桌子上,那些曾经安宁设计出来的图。

确实很合他胃口。

“我看你们都疯了,疯了!”秦子寒摇着头,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但是无论如何——你都不准和驭野有什么冲突!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要是为了一个女人起争执,我不会放过安宁的。”

陆晋霆笑而不语,他很期待这一出大戏拉开帷幕。

“别闹了,我认输了行吗?”秦子寒转了一圈,还是走到了陆晋霆面前,认真的看着他,“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么多,就这个安宁不可以碰!驭野是真的会生气的。”

但是他说的这些,陆晋霆怎么可能不懂?

他早就想过了。

“这件事,你就别操心了。”陆晋霆拿过他手里的高脚杯,仰头一饮而尽,“你放心吧!我不会和驭野抢女人的。”

除非……是他不要了。

第11章 安宁晕倒

……

Momo大厦。

安宁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到了办公室。

这是严正宇特意给她安排的地方,诺大又格外的豪华,一点也不像是给她自己一个人办公的。

她扫了眼桌子上陆晋霆刚刚给她的文件,心情复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接受陆晋霆的建议。

他说的没错,自己除了念念,已经一无所有,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还怕什么呢?眼前最想要的,不就是赶快让念念回到自己的身边,远离沈驭野吗?

可是每当说服自己答应陆晋霆的条件要求时,自己的内心深处又在反复的质问着自己,自己真的要做这样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吗……

明明她的初衷不是这个样子,明明自己曾经很厌恶这种人的!

更何况,现在她自己也不知道陆晋霆这个人到底可不可信,怎么说,他也是沈驭野的朋友,他为什么会帮着自己,站在沈驭野的对立面?

思绪万千,安宁神情有些恍惚,趴在桌子上,杵着下巴,呆呆的望着窗外,陷入纠结之中,没有人告诉她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怎么选择!脑海里忽然闪出念念的小脸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在想什么呢?”

严正宇隔着玻璃门,看见安宁自己一个人杵着下巴趴在办公桌上发呆,就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办公室。

安宁抬起头,揉了揉眉心,“想念念了。”

“其实我也想他了。”严正宇撇撇嘴,一下子话题就沉重了起来。

“好了,不想了!我得快点工作了,不然又要熬通宵。”安宁起身走向了画板,努力的屏去自己的心事,把重点放到设计图上。

严正宇眼珠一转,索性坐在了椅子上,“那我在这里一直陪你!等你设计完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如果你不想明天Momo的新闻八卦中我们是主角的话。”安宁干脆直接把他推到了门口,“放心,我没事的!你早点睡,晚安!”

说完她就关上了门,都没给严正宇说话的机会。

外面已经入夜了,阵阵阴风从窗前呼啸而过,如同鬼魅的呜咽,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像蒙上了一层黑纱。

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的天边急涌过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刹那间,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的窗户啪啪直响。

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

办公室里,一抹瘦小娇弱的倩影,在办公室里微弱的台灯下,奋笔疾书,却又反复的涂涂改改。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在办公室里通宵的第几个晚上,黑白颠倒,忙的忘记吃饭,安宁努力的坚持着,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心底里的一个念想,那就是快点把念念接回来!

她想着念念回到她身边的样子,想着自己做出了成绩,和沈驭野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想着不让费尽心力帮助自己的严正宇失望……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这些天熬夜加班,拼命努力工作的动力和理由……

忽然,她觉得眼前黑了一下!

下意识的,安宁扶住了墙壁,才让自己没有倒下去。

她稳了稳神,想要喝口水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惜在下一秒,黑暗吞噬了她的意识……

安宁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

严家。

与此同时,这边严正宇躺在床上,他望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响雷一个接着一个,闪电在天空中闪着,风使劲地吹着,树枝被风吹得喀嚓喀嚓作响,顷刻之间,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

他开始不由的担心,安宁最近一直在公司熬夜加班,下这么大的雨,她怎么回家?这种天气应该不好搭车吧!

思来想去,严正宇还是放心不下,焦急的忙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向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sorry……”那电话那边传来了客服甜美官方的声音。

严正宇开始紧张起来,又试着拨了一遍,依旧是那个客服的声音。

一遍又一遍,都是相同的回应,严正宇终于按耐不住,匆匆忙忙的拿起椅子上的外套,来不及换衣服,迈着修长的双腿,大步的走了出去。

车前灯照着九曲十八弯的路,灯光穿不透雨帘,豆大的雨滴砸在车身车窗上,雨水冲刷着汽车的挡风玻璃,视线模糊不清,汽车电台里,天气预报播音员的声音甜美动听:“今天夜里,到明天白天,我市将有大到暴雨天气,请各位市民提前做好准备,减少夜间出行,注意交通安全,避免感冒……”

这恶劣的天气正像是严正宇此时的心情,焦急、担忧、烦躁……

很快车子就到达了Momo,严正宇快步走进去,连着叫了几声安宁的名字,果然没有人回应!

他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安宁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双眼紧闭着,痛苦的皱起秀眉。

“安宁!安宁!”严正宇立刻跑过去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晃了晃,“你别吓我啊,你给我醒醒!”

怀里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声音,好像是个没有任何生气的布偶。

严正宇承认这一刻他真的慌了,怕了!他不能失去安宁。

“你给我挺住了!我带你去医院!你要是敢给我出什么问题,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

深夜,医院里。

到处都能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让人蹙眉。

洁白松软的病床上,安宁静静的躺在那里,严正宇望着安宁那张苍白的小脸,眼底尽是对她的担心。

“请问一下,安宁的家属是哪位?”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抱着一沓什么文件站在病房门口张望着。

医生见没有回应,又重复一遍,“安宁的家属在不在?”

第12章 陆晋霆献殷勤

严正宇看安宁看的太过入神,一时晃了神,刚才丝毫没听到医生的话,他反应过来后,急忙抬了下手,把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医生小点声,为安宁盖好了被子之后,才蹑手蹑脚的离开,生怕吵醒了安宁。

“医生,安宁怎么样?她的病严不严重?花多钱都一定要治好她!钱不是问题!”严正宇望着医生的脸,激动,焦急的询问着。

“严先生,你先平复一下心情,别太激动,病人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

还没等医生说完,严正宇便着急的打断询问着。

“只是什么?”严正宇一脸严肃沉重的表情,望着医生。

“您别着急,病人只是血压有点低,而且,本身就体质虚弱,再加上不好好休息,不按时吃饭作息,才导致晕倒的。”

“那怎么办?怎么调理?”

“是这样的严先生,宁小姐只要住院输液,再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注意营养均衡,就没什么大碍,可以康复了。”医生扶着眼镜,认真的解释着。

严正宇听了解释,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

“咳咳——”

病房传出了安宁无力的咳嗽声。

“你这个傻女人,累了都不知道休息吗?你这小身板,也敢不吃不喝不睡觉?你还真想让念念年幼丧母不成?”严正宇闻声急忙跑回病房。

安宁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心挂念的,全都是念念。

“念念……”

严正宇紧紧拉着安宁的冰凉柔弱的小手,眼神坚定的看着安宁,“你放心,安宁,我现在就去把念念接回来!只要你听医生的话,好好休息,你不能再这样不吃不喝,一直熬夜加班了。”

“不要……不要去……”安宁摇摇头,拦住了冲动的他,“别去惹他。”

沈驭野有权有钱有势,她真的不想牵连严正宇,他帮自己的已经足够多了,甚至多到不知用什么,才能去回报他,弥补他的一片情谊。

严正宇紧紧的握着拳头,他没有照顾好安宁,让她晕倒,让她住院输液,他已经很内疚、很难过了,所以这件事情他说什么都要办到。

“安宁!你别忘了,念念他也是叫我一声爹地的!这件事,我说什么,都不会置身事外的!我一定会帮你把念念接回来的,你不用担心!”严正宇沉了口气,压制自己的冲动,他不想让安宁还要为自己担心,“好了!我先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先躺下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能把念念抢回来啊,我马上回来。”

安宁点了点头,“嗯……”

严正宇离开后,她宁躺在病床上,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目光茫然的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周围的空气凝固的格外安静,仿佛输液瓶,那滴答滴答的声音都能听得格外清楚。

“嘀嘀——”

是安宁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病房的宁静。

她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瞟了一眼,来电显示人——陆晋霆!

“喂?安小姐,我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安宁抿了抿嘴,低下眼。

“嗯,抱歉陆先生,我最近工作有点忙,我还需要一段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陆晋霆听着安宁虚弱、有气无力的声音,暗自思忖着,挑了下眉,“你生病了?”

“嗯,身体有些不舒服。”

“你在哪里?我去看你!”陆晋霆的语气里有些难掩的关心。

“不用……小问题而已。”

陆晋霆笑了笑,“你起码给我一个靠近你的机会吧?等着我,我很快就到。”

“哎——”安宁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他该不会真的要来吧?

挂断电话,陆晋霆按下了秘书的号码。

“喂,给我查一下本市所有医院,今天入住的住院名单,看看有没有一个叫安宁的病人!查到马上回复我!”

“好的!陆总!”

……

这边,严正宇带着几个护工和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了医院。

“安宁,你先起来吃点东西吧!你看你想吃什么,这都有!”严正宇拎了拎手里的食物,各式各样的。

安宁着实被眼前的阵仗给吓到了,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补汤,营养粥和小菜,惊得睁大了眼睛!

“严正宇,你这……太浪费了!我吃不了什么的。”

“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病人!而且啊,我可不想被别人传出去,堂堂严总经理,克扣员工,压榨员工,导致生病住院!可惜你现在只能吃营养、清淡的,等你出院了,请你吃大餐,比这些好吃一万倍,怎么样?”

严正宇边说,边低头整理着这些饭菜和汤汤水水。

安宁没有再推辞,拿起了一碗粥喝了起来,她暗自鼓励着自己,她绝对不能就这样倒下,她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念念,念念还在沈驭野的手里!她不能输,不能把念念放在沈驭野的身边。

“叩叩——”

随着敲门声,严正宇和安宁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病房门的方向,又一脸疑虑的看了眼对方。

严正宇正想着,安宁生病的事情,他也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啊,除了自己,应该没有人知道安宁生病了啊!

护工起身去打开门,安宁朝门外看了一眼,透着门缝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陆晋霆!

陆晋霆朝安宁笑了笑,优雅的跨着步子,拎着豪华漂亮的果篮走了进来,放到了安宁的床头前。

“别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我连这点能力都没有,怎么追你啊!”

安宁还没缓过神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陆晋霆。

“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几个护工站在一边,面面相觑,不敢吭声。

“我好多了……”安宁才反应过来,顿顿的点了点头。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啊?我没跟你说我哪里住院……”

“很简单啊,让我的助理查一下全市所有今天的住院名单,然后就开车过来了!”

“哦……还是谢谢你。”安宁笑了笑,语气还是很疏离。

毕竟陆晋霆是沈驭野的朋友,她现在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要帮自己!或者……只是沈驭野又新想出来耍自己的把戏而已!

《余生难安》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