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难求夙蕴娆墨陵承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凰女难求

凰女难求夙蕴娆墨陵承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凰女难求

凰女难求

时间:凰女难求作者:琛琛来源:WXB

凰女难求夙蕴娆墨陵承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作者琛琛小说名:凰女难求:说完这句话之后,百里策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迷茫的夙蕴娆。既然悟虚道人不肯告诉自己,夙蕴娆就打算自己去调查,皇宫众人都很谨慎,应该问不出什么来。听闻烟花巷有家名满京城的青楼,是达官显贵都会去的地方,...

凰女难求夙蕴娆墨陵承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章节凰女难求:

第2章 重生

 

夙蕴娆心中恨意燃烧,暗自发誓:若是有来生,她定要让墨陵承受尽情苦,还有夙家灭门的真凶,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夙蕴娆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但是疼痛感突然减轻,肺部突然传来一股窒息感。

夙蕴娆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朦胧,但是可以看到零星几根水草。

她没有死?!

一股力量将夙蕴娆从水里拽了出来,周围不少贵女对着她指指点点。

“你看她啊,浑身都湿透了,让那些侍卫看了个遍。”

“是啊,这下子夙蕴娆的清白是保不住了。”

夙蕴娆被人从水中捞起来,就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碧心作为夙蕴娆的贴身侍女跑了过来,一脸关心和焦急对着夙蕴娆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碧心的声音,夙蕴娆微微回身,抬头看着碧心,眼中有些迷茫。

自己没有死,而且回到了皇上给自己赐婚之前。

夙蕴娆不动声色收回情绪,对着碧心摇摇头道:“我没事,扶我回宫。”

碧心连忙应道:“是,小姐。”

碧心将披风披在夙蕴娆的身上,随后就扶着夙蕴娆往行宫走去,临走之前,夙蕴娆看了那群贵女一眼。

前世皇后举办宴会,自己被人推入池塘,这些贵女冷眼旁观,她险些死了,但是那个推她的人一直都没有找到。

前世自己天真,这一世可不会如此了……

夙蕴娆在每个贵女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记住这些贵女的样貌,随后就跟着碧心离开了。

今日之仇,她定会加倍报之。

回到行宫,碧心给她打来了洗澡水,夙蕴娆脱去贴在身上的湿衣服,将身体埋在水中,微微闭上眸子,回想着自己临死前听到的那段话,口中无意识地呢喃了出来。

“夙家不是被仇敌所害,父亲也不是死在战场上,认贼作父……”

夙蕴娆反复琢磨最后几个字,那个女人给她透露出的有用信息就只有这四个字。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夙蕴娆睁开眼睛,双眸因为震惊微微放大。

“皇后!”

自己入宫之后,认了皇后做养母,若是说认贼作父,那就只有皇后符合了。

而且夙家灭门之后,自己立马就被皇后接进了皇宫中,夙家和皇后家族没有任何往来,皇后怎么会如此好心?

莫不是……软禁自己!

夙蕴娆双手微微握成拳头,前世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看来,皇后疑点重重。

当年夙家灭门一事,皇后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正在夙蕴娆想事情的时候,碧心走了过来,用手试了试水温,害怕吓到夙蕴娆,于是轻声道:“小姐,水凉了。”

夙蕴娆回身,眨了眨眼睛,随后对着碧心开口道:“碧心,替我更衣,我要去拜见一下皇后。”

碧心没有疑惑,对着夙蕴娆点点头道:“是。”

碧心给夙蕴娆准备了一件的白色的长锦衣,深棕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没有刘海修饰脸型,夙蕴娆的脸型依旧无可挑剔。

手上拿着碧心准备的糕点,夙蕴娆一步步朝着皇后的寝宫走去,一路上,夙蕴娆心事重重,碧心看在眼里,但是也不好多问。

“师妹。”

正在夙蕴娆想着一回见到皇后该如何试探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越男子的声音。

夙蕴娆回头看去,就看见一位穿着青衫的男子站在她身后十几米的地方,一头长发半扎半束,额前有一些碎发,微微挡住了额头,一双星眸清澈见底,嘴角带着适当的笑容,俊雅非凡,看起来很是舒服。

夙蕴娆认得这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喊了一句。

“师兄。”

百里策听到夙蕴娆的声音,嘴角笑容放大了几分,随后快步走到了夙蕴娆的面前,看着她开口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百里策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握夙蕴娆的手腕,这对他们师兄妹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夙蕴娆微微后退,躲了过去。

眼神微微闪躲,随后看着百里策开口道:“蕴娆打算去拜见皇后,对了,师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可记得,自己这个师兄是青雀国的世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龙啸国?

因为前世的事情,即便是看对自己师兄的靠近,夙蕴娆都带着一种抵触心理。

夙蕴娆的举动,百里策看在眼里,但是看到夙蕴娆嘴角的笑容之后,百里策将那股子疑惑抛在了脑后。

心下想道:师妹就是师妹,什么时候笑起来都这么好看,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刚刚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百里策对着夙蕴娆笑了笑,眼中带着隐藏很深的情绪,开口道:“我来龙啸国有些事情要处理。”

百里策没有说明,夙蕴娆也没有追问。

对着百里策弯了弯身子,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蕴娆就不打扰师兄了,蕴娆先告辞了。”

百里策眼中带着不舍,但是还是点点头对着夙蕴娆开口道:“既然师妹还有事情要忙,那就先去忙吧,等有空了我们师兄妹再聚在一起。”

夙蕴娆点点头,随后带着碧心款款离开。

百里策看着她的背影,眉头不自觉皱起,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之前的夙蕴娆就好像一条浅溪,清澈可见,但是现如今就好像一汪深谭,深不可测。

百里策摇摇头道:“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带着碧心一步步往皇后寝宫走去,夙蕴娆的眼底也浮现一层迷雾。

“蕴娆,听闻你今天落水了,身体可好些?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皇后凤洳仪看见夙蕴娆之后,十分热络地抓住了夙蕴娆关切道。

第3章 试探

夙蕴娆本来是打算避开凤洳仪的靠近,但是凤洳仪的动作太快了,夙蕴娆根本就躲不开。

一个深居皇宫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快的身手?

夙蕴娆心中疑惑更甚,在凤洳仪看过来的时候,夙蕴娆收起所有的情绪,对着凤洳仪笑了笑开口道:“蕴娆无碍了,皇后娘娘不必担心。”

凤洳仪握着夙蕴娆的手,一刻都不撒,看着夙蕴娆开口道:“你还是如此生分,即便是不愿意喊本宫母亲,叫伯母也是可以的。”

凤洳仪保养得当,一双眸子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魄力,琼鼻朱唇,除了眼角有些小细纹,和夙蕴娆站在一起,就像一对年龄相当的姐妹。

夙蕴娆微微低头,隐藏眼中情绪开口道:“蕴娆不敢冒犯皇后娘娘。”

夙蕴娆对她向来是这种态度,凤洳仪也就不强求了,叹了一口气。

夙蕴娆继续开口道:“蕴娆这次来,给皇后娘娘带来了一些碧心做的点心。”

借着拿点心的动作,夙蕴娆将手从凤洳仪的手中挣脱,拿手帕挡住自己的手,不动声色地擦了起来。

随后从碧心手中接过点心,放在凤洳仪的面前。

凤洳仪似乎很是开心,捏起一块点心就吃了起来,夙蕴娆坐在凤洳仪的对面,试探道:“自从蕴娆记事起,夙家就剩下我一个了,不知道皇后娘娘可见过蕴娆的母亲?”

夙蕴娆说完这话之后,抬头看着凤洳仪的表情,但凡凤洳仪有一丝愧疚和不平常的情绪,夙蕴娆就敢肯定,皇后与夙家灭门有关。

但是凤洳仪脸上表情如常,似乎夙蕴娆说的不过就是一件平常事罢了,放下手中点心开口道:“你母亲的画像,本宫应该还有一张,你等着本宫去给你拿。”

趁着凤洳仪去拿画像的时候,夙蕴娆微微低头。

莫不是自己猜错了,皇后和夙家灭门一事没有关系?

正在夙蕴娆想事情的时候,凤洳仪拿来了一封画像递给了夙蕴娆,夙蕴娆展开画轴。

画上的女子和夙蕴娆有个七八分相似,若是不细看几乎和夙蕴娆一模一样,一身浅蓝色的衣裙穿在她的身上,就如同展翅的蝴蝶一般,灵动中又带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气质。

夙蕴娆的注意力完全被那画像上的女子给吸引过去了,伸手抚摸在画像上,微微出神。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吗?

凤洳仪的声音传了过来,对着夙蕴娆开口道:“往日都没见过要你母亲的画像,连问都没有问过你母亲的事情,今日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画像了?”

夙蕴娆收起自己外泄的情绪,随后将画像收起,对着凤洳仪开口道:“只是突然想起来了。”

凤洳仪眼中划过什么,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凤洳仪这里试探过了,没有什么破绽,夙蕴娆也不多待,和凤洳仪告别随后就离开了。

带着那画像回到自己行宫,让碧心退下,夙蕴娆将画像展开,挂在墙壁上,看着那女子,心中一股哀伤弥漫开来。

前世她以为父亲是战死,母亲是被仇敌杀害,担心自己知道多了只会徒增悲伤,所以这才不问有关夙家的事情。

但是夙家灭门的背后另有隐情,这就不由得夙蕴娆不插手调查了。

抚摸着那画中女子的裙摆,夙蕴娆陷入沉思,凤洳仪和夙家灭门应该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凤洳仪和夙家的关系一定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画纸上没有一点褶皱,可以看得出来这副画像被人好好保管着。

一个将军妇人的画像,有什么值得让一朝皇后保管?

重生一世,夙家灭门一事疑点重重,皇宫中对自己最好的皇后还如此神秘,还有心中对墨陵承的恨意,这一世,夙蕴娆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浑浑噩噩地活下去了。

还有两日就是皇上给她和墨陵承赐婚的日子了,前世自己不知道利害答应了下来,这才酿成了自己悲惨的一生,这一世她的路她要自己抉择!

两日后的晚宴,夙蕴娆一身深蓝色宫装郑重出席,裙摆处的设计,每一次摆动都好像蝴蝶展翅一样,头上梳了一个复杂的发髻,其上带着一些细碎的蝴蝶簪子,灵动非凡。

“小姐。”

碧心站在夙蕴娆的身后,拉开座位,示意夙蕴娆坐下,夙蕴娆轻轻点头,随后坐在了面前的座位上。

万成帝和诸位皇子迟迟没有现身,那些静心打扮的贵女都有些等不及了,倒是夙蕴娆不以为然。

一声高喊。

“陛下与诸位皇子驾到!”

随着众人跪下,夙蕴娆的嘴唇连张都没张,随后又随着众人站起来,一双眸子放在墨陵承的身上微微停顿,随后快速划过。

夙蕴娆怕自己看得久了,会忍不住冲过去杀了他。

墨陵承微微皱眉,有些疑惑,今日夙蕴娆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

往日夙蕴娆看他只有痴痴的爱慕,但是现如今,爱慕不在,有的只有冷冽。

“众爱卿平身。”

万成帝的身边站着凤洳仪,让那些大臣起身之后,万成帝直接将眼神放在了夙蕴娆的身上,夙蕴娆明白万成帝眼神的意思,丝毫不退缩,望了回去。

万成帝有些惊讶,竟然有女子敢与他对视,随后释然,夙蕴娆是夙将军的女儿,有这分魄力也是应该的。

夙蕴娆的举动让万成帝对她更满意了,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他们墨家的子孙。

万成帝扭头看着凤洳仪开口笑道:“夙家长女夙蕴娆,眨眼不见,竟然长这么大了。”

凤洳仪明白万成帝的意思,况且这些年夙蕴娆都是由她照顾,有些事情她开口再好不过了。

“蕴娆如今已经及第了,不是之前的小丫头了。”

万成帝开口道:“朕记得承儿如今也二十有二了。”

墨陵承站出来,对着万成帝开口道:“回父皇,儿臣今年二十二岁了。”

万成帝点点头继续道:“承儿到了适婚的年龄,蕴娆也该嫁人了,不如朕赐婚,就让蕴娆许给承儿。”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