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青萝连君城的小说前任总裁求放过在线阅读

主角是顾青萝连君城的小说前任总裁求放过在线阅读

前任总裁求放过

时间:前任总裁求放过作者:亦然来源:zzy

前任总裁求放过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顾青萝连君城的最新小说由亦然写的,前任总裁求放过免费在线阅读:前任男友太冷血,求放过...

第1章 等着我教你?

“去哪儿?”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声。

“我……我想去……去卫生间……”顾青萝手心里的虚汗愈发的多。

这个总统套房,灯光昏暗又压抑,身后的男人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想逃?”

顾青萝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没,没逃……”

男人轻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知道今天来这里是做什么吗?”

室内一片静默,良久之后。

顾青萝咬紧了下嘴唇,尽力让自己的双手不再颤抖,“知道。”

“那你杵在这干什么?等着我教你?嗯?”

男人突然发起了火。

眼泪划过眼角,终于,她将双手放在了旗袍的盘扣上。

可就在旗袍盘扣快要全解开的时候,环着顾青萝的双手突然松了开。

“顾青萝,多年不见,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顾青萝手抖了又抖,下意识的,她开始飞快的扣扣子,可扣到一半,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怎么?不想看看我?”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突然想起有事,有事要处理……”顾青萝用力抽出自己的手,那如梦魇一样的声音让她仿佛置身冰天雪地里一样,不想,但却不由自主的身体发颤。

男人的语气仿佛来自地狱里的恶魔一样。

“呵,装作不认识我么?”

不等顾青萝反应,她的身体被猛的掰过身。

眼前的男人,虽然头发比之前长了,眉眼更加深邃,但是……还是那样的熟悉。

“看清楚我是谁?”男人嘴角挂着笑意,却没有一丝丝的暖意。

“我不知道是你……”

“怎么?你很失望?”男人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清纯。”

冰冷的声音夹杂着愤怒和厌弃,猛地,顾青萝用力的伸手将他推开。

“连君城,早知道是你的话我不来。”顾青萝稳了稳心神,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系上了剩下了两个盘扣。

而她的话却让连君城握紧了双手,“呵,言下之意就是谁都可以就我不行?”

握着盘扣的手指猛地一顿,敛下眼中的神情,顾青萝不紧不慢的的勾了勾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是啊。”

她的语气平静而静谧,说完便不管不顾的转过了身,想要离去。

然而,脚步还没有迈开,腰间就多了一双手,紧接着整个人就悬了空。

“呵,余太太还真是清高啊!”男人讽刺的声音传来,顾青萝用力的挣扎着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却被他抱着转身,大步的走到了床边,用力的扔到了床上。

“可是余太太,你老公已经拿走了该拿的钱,你觉得你还能逃开?”

“我会还给你的!”顾青萝挣扎道。

可他却不依不饶,“还?呵,钱是能还清,可你老公的工作也不想要了吗?我可是打算给他升职加薪呢!”

“你……”顾青萝张了张口,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君城的脸也越来越近。

第2章 我们俩永远过不去

“顾青萝,看到你过的不好,我很欣慰!”

温热的呼吸吹在她的脸上,不等她回应,连君城就猛地咬了她。

仿佛要将顾青萝生吞活剥了一样。

疼痛和内心的屈辱让她无休无止的挣扎,她根本反抗不了。

“连君城,你放开我!”

“连君城,你个王八蛋,你放开我!疼!”

“呵呵……”连君城冷笑,“顾青萝,你觉得身体和心里的伤害那个更加狠毒?”

“连君城,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放开我!”顾青萝还是锲而不舍的挣扎,她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可她却不知道,她的挣扎已经彻底的惹怒了他。

“过去?顾青萝,你想的太多了,我们俩永远过不去!”

连君城的愤怒仿佛扑不灭的火山一样持续的爆发……

窗外的天空不知道是被雪照的发白,还是本身就已经天亮了,露出了鱼肚白。

男人才终于放过了她。

而顾青萝却是如同死尸一样呆愣的躺在床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顾青萝以为他已经离开的时候,穿戴整齐的连君城就再次出现在了面前。

一沓红色的钞票如同雨水一样扑面而来,顾青萝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拂去了遮住脸面的红色。

却见他又扔下来了一张浅蓝色的卡片。

“钱是给你的小费,卡片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余太太以后还有需求的话可以打我电话。”

直到关门声传来,顾青萝这才呆愣愣的坐起了身。

她想去洗澡。

浴室里全是水蒸气,还夹杂着熟悉的清冷味,是他的味道。

顾青萝这才后知后觉,原来之前他是去洗澡了……

机械的打开水龙头,任由水顺着发丝一路向下。

顾青萝终于抱住了身子蹲下了身,抑制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

五年了,她没想到他会出现在霜城,更没想到,五年没见,再一次见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是啊,他说的很对,她都做了,还装什么清纯。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要不是因为女儿,她又怎么会被逼无奈,听了丈夫的话来伺候上司。

又怎么知道,当她看见丈夫的上司是他的时候,心情有多么雀跃,又有多么的无地自容。

况且,五年前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她又怎么会有现在。

说到底,她觉得没脸见连君城的同时,又恨他当时的突然离开,可没想到,再见面时,思念竟然比其他来的更快。

如今想来,更是彻底的无地自容。

顾青萝哭了很久,哭到已经哭不出眼泪的时候,这才擦干了关掉了水龙头,擦干了水渍出了浴室。

当看到床上铺盖着的一层红色时,尽管已经平复了这么久,但心里还是苦涩难受。

可一想到女儿的病情,她还是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将一张张的红色整齐的装进包里,看了一眼被撕的穿不了的旗袍,转身去衣帽间沙发上拿起了自己备用的衣服套到了身上出了门。

而这一幕,却让坐在监控面前的连君城冷笑出声,“呵,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竟然落魄到这种境界,还真是让人……高兴!”

第3章 余文远,你干什么

顾青萝出了酒店,虽然余文远说了昨天就去给小小交医药费,但顾青萝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便直接打车去了市医院。

却不想,刚进医院,就和小小的主治医生打了个照面。

“李医生。”收拾掉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思绪,顾青萝忙打了招呼。

却见李医生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你是小小的妈妈吧?”

李医生明知道自己是小小的妈妈,还这么问,顾青萝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是。”

却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医生的责备就劈头盖脸的吐了出来,“我还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负责任的家长,放着孩子一个人在监护室不管不问就算了,现在连孩子的医药费也不付了,我早就说了,小小的病你们要是想治的话就好好治,不想治就让孩子安心的过完剩下的日子,别让孩子遭罪还不见好!”

“我……我老公昨天没来缴费吗?”

医生的话落,顾青萝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

可回答她的,却是医生不愿意搭理的眼光。

见此,顾青萝也不敢再想其他,忙说道:“李医生,我老公昨天就来缴费了,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我,我现在就去交,拜托李医生一定好好的治疗我们家小小。”

顾青萝说完,都没有勇气去看医生的脸色,就忙朝收费站小跑去。

一想到早上还因为包里的这些钱而感到耻辱,而现在自己却要用这些钱救命时,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可顾青萝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交了费之后,顾青萝又忙朝去了监护室,却被告知女儿刚刚做上治疗,要是想探视的话得下午四点再来。

没办法,顾青萝只好打车回家。

却不想,刚刚推开门,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婆婆的责骂先迎面而来。

“一晚上不回家去哪儿了?”

“妈,我……”顾青萝求救的看向一旁吃饭的丈夫,却见他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样子,愣了愣之后,只好撒谎道:“昨晚公司临时有事要处理,所以我在加班。”

“谁加班加的一脸红润春光满面的,我看是找男人去了吧!”婆婆直言直语的责骂不加掩饰。

顾青萝感觉脸烧的如同火烤一般,咬紧牙关的抓皱了外套,看向了一旁不动神色的丈夫,“文远,你来房间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好说的,要说在这里说,别耽误我儿子吃饭。”婆婆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青萝看了一眼仍旧埋头吃饭的丈夫,从昨晚压制的火气彻底爆发,将手中的包用力的放到凳子上,沉声问道:“余文远,你确定要我在这儿说吗?那我倒要问一问,你昨天不是说好要去给小小交医药费吗?怎么我今天去的时候医生说并没有交?”

“交什么交?生下来就是个赔钱货,是不是要把我们余家弄得倾家荡产才罢休?我看直接接回家让等死算了。”

“妈!”婆婆的话让顾青萝不可置信的看向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气,“首先我没跟你说话,其次小小虽然跟着我姓顾,但怎么说也是你们余家的子孙,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狠心?我呸!”婆婆一脸的泼辣,“我看我儿子当初没让那小贱货跟着我们余家姓真是再明智不过了,那小贱人迟早都得死,就是把房子卖了也治不好!”

“你!”顾青萝气的浑身发抖,也知道跟这个极品婆婆争执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加生气,索性直接走到了丈夫的面前,一把拍掉了他的碗筷,对上他阴狠的眼神,愣了片刻,可心中的愤怒却盖过了疑惑,沉声说道:“余文远,你还是男人吗?你别忘了昨天是谁跪在我面前……”

“好了,有什么话回房间说!”

余文远说完也不给顾青萝反驳的机会,就连拖带拽的拉着她朝房间走去,一进门就关上了房门。

而关上房门后,他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跟刚刚在外面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脸讨好的抓住了顾青萝的手,“老婆,消消气,我这不是打算吃完饭就去给小小交医药费嘛!”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顾青萝猛地从她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不知道为何,之前并没有感觉到对他的厌恶,可现在却连触碰都感觉到恶心。

好在余文远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依旧锲而不舍的抓住了她的手。

这一回,顾青萝也没有再抽回手,就听他说道:“我这不是刚刚沉浸在喜悦了嘛,XF,你可真是个宝啊,刚刚公司打来电话,说给我升职呢,你猜升做什么?”

余文远自顾自的高兴,丝毫不理会顾青萝越来越黑的脸,就继续道:“从明天起,我就是市场总监了,我……”

余文远抬头,终于察觉到了顾青萝的不高兴,话头一转,又道:“我升职了,工资也就涨了,以后给我们家小小换心脏的钱也就有了。”

余文远总算说了句人话,顾青萝心里这才舒服了一点点,可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有心想问他知不知道老总就是连君城,可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声,因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小小的医药费我只交了一点点,还欠了很多,你一会给我些钱,我去交清。”顾青萝说道。

却见余文远一脸的难为情,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现在把钱拿给我吧,我现在去交。”

“钱,钱在呢,我一会就去交,你今天不上班吗?”余文远突然岔开了话题。

顾青萝虽然不解,但听他说钱在,也就没有追究,点了点头。

就听他继续说道:“那你吃完休息一下吧,我一会就去医院交钱,顺便给小小拿饭过去。”

听他这么说,顾青萝也没有再反驳,昨晚的一切让她身心疲惫,也确实需要休息。

见他出门,顾青萝也没有再出去吃饭,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没一会便睡着了。

于此同时,出了门的余文远却并没有去医院,而是在街口大白天的搂着一个女人进了宾馆,几个小时后,又搂着女人出了门,分别后,直接回了家。

打开了卧室,却见顾青萝睡得香甜,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仿佛熟透的红苹果。

很想让人咬一口。

余文远喉结滚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