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沐云初顾爇霆的小说腹黑将军俏公主在线阅读

主角是沐云初顾爇霆的小说腹黑将军俏公主在线阅读

腹黑将军俏公主

时间:腹黑将军俏公主作者:不会写就乱写来源:zzy

腹黑将军俏公主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沐云初顾爇霆的最新小说由不会写就乱写写的,腹黑将军俏公主免费在线阅读:听闻,烈阳国公主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欺男霸女骄纵蛮横,棒打鸳鸯恬不知耻利用权力逼迫丞相府大公子娶了她。重生醒来,沐云初决心洗心革面,做个韬武略样样精通流芳百世的好公主。听说,丞相府大公子想复合,结果被顾家那位冷面武器、百战不殆的少将军打了一顿。听说,当初瞧不起公主的那位大才子追求公主,结果被顾家那位冷面无情、百战不殆的少将军打了一顿。听说,天下第一杀手想给公主当侍卫,结果又...

第1章 你的底气是什么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不好了,驸马爷要休了你!”彩月慌慌张张的跑到沐云初的寝殿,气喘吁吁地:“驸马现在就在皇上的御书房里,公主快去看看吧!”

华丽的宫殿中,沐云初穿着一身色彩鲜艳的华服站在铜镜前发呆,彩月的声音拉回她的心神,沉默片刻她才开口:“你先出去。”

彩月这才注意到公主好像有点奇怪。

公主爱驸马爱的入骨,明知道驸马不喜欢她也不惜动用权利强迫驸马娶她,若是平时听见驸马要休了她,怕是已经着急的无法淡定,可此刻竟然站在铜镜前一动不动。

“公主,您怎么了?驸马这次铁了心要休了您,不惜以死逼迫皇上,您……”若是再不过去,可能就真的被休了。

彩月话还没有说完,沐云初声音骤然凌厉:“出去!”

彩月吓的不敢再言,赶紧退了下去。

站在铜镜前,沐云初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波澜。

她竟然重生了!

她的驸马方天成是丞相独子,文采出众温文尔雅,被誉为京都第一美男。

第一次看见他,沐云初就喜欢上他,及笄之后不顾他是不是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强迫方天成娶她为妻。

她以为日子久了方天成总会喜欢上她,可不管她怎么自降身份讨好他,他心里只有他指腹为婚的苏凝雪。

最终,他不满父皇对她的纵容,选择了谋反……

漫天火光中,方天成一剑刺入她胸膛时的狰狞厌恶历历在目,但最让沐云初刻骨铭心的是父皇抱着她尸体时的声嘶力竭。

因为自己的任性,她差点毁了父皇的江山!

房门蓦然打开,彩月着急的迎了上去,可又不敢靠的太近:“公主……”

她总觉得此时的公主,身上有股很凌厉的气势。

沐云初看向这个跟自己相差无几的丫头,眼神柔和了几分。彩月虽然是方妃为她安排的玩伴,可自幼一起长大,彩月心中也是亲近她的。

但前世,她却因为苏凝雪的挑拨,将彩月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等她知道苏凝雪花钱让那男人折磨死彩月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御书房中,沐云初还没走近就听见父皇的雷霆怒火。

“方天成,你别不知好歹!朕的女儿金枝玉叶愿意下嫁给你,是你们方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方天成的态度坚决:“微臣福薄受不起公主的厚爱,还请皇上成全!”

沐云初站在御书房外都能听见方天成磕头的咚咚声,这男人是当真不待见她的很呀。

轻叹口气,沐云初心中酸涩无比。她对谁都有愧,但唯独对方天成问心无愧。

前世,为了求他不要休她,她同意他将苏凝雪纳进门。

为了迎合他,她学琴棋书画,学下厨。她像是个奴婢一般去照顾他的生活,他却因为苏凝雪哭诉两句就对她大发雷霆。

当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面前卑微的像一条狗,他竟还觉得皇家对不起他。

沐云初推门进入:“驸马这么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为本公主推苏凝雪下水么?”

书房中的两人同时朝沐云初看过去。

皇上赶紧收了怒火起身:“云初。”

对这个女儿他也是无奈,在他看来自己的小公主又漂亮又懂事,犯不着去方天成身边做丫鬟,可偏生女儿愿意,可叫他头痛的紧。

方天成料到沐云初会过来,对这个精心伺候了自己一年的妻子,眼里满是冷漠;“公主既然知道,微臣请您成全!”

若是以前的沐云初看见方天成这么冷漠的眼神,不知道得多心痛。但现在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看都没有看方天成一眼,此刻她的眼里只有自己这位父亲。

如今的皇上还不到四十,英挺的模样还可看见他年轻时风靡万千少女的英俊,即便上了年纪也是一位帅大叔。

父皇治国很精明,烈阳国也是他年少时沙场征战守护下来的,本是位杀伐果断的帝王,却唯独对她纵千依百顺,害的他辉煌的名声多了一抹养女不教的污点。

沐云初满心都是愧疚:“父皇,我没有推苏凝雪下水,那女人自己跳下去陷害女儿。”

一听这话,皇上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自从女儿嫁入丞相府这一年,受的任何委屈都不跟他说,每当他问起她都说夫妻感情极好,丞相府上下对她极好。

他明知女儿受人眼色,却不好发作。

感受到女儿对她的依赖,皇上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同时又有股怒火:“好个苏氏之女,耍心机竟然耍到当今公主头上了!”

“皇上明鉴,凝雪绝对不是公主说的那种人!”方天成着急的护着他的心肝宝贝,冷着脸呵斥沐云初;“沐云初,你怎么这么歹毒!凝雪根本不会游泳,难道她要用她的生命来陷害你吗?我还以为这一年你真的改变,没想到一切都是在我面前做戏!现在凝雪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你到底有没有点良心!”

良心?

她尽心竭力的照顾了他一年,每日去婆婆面前请安问好,半点不敢端公主的架子。就因为苏凝雪轻飘飘的一个陷害,他把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部否定,竟然还问她有没有良心?

“方天成,你以为你冲着我嚷嚷的底气是什么?你以为你是多高尚,多不畏强权吗?本公主告诉你,你的底气是仗着我爱你!不管你怎么以下犯上,你知道本公主会护着你!”

沐云初眼里满是心痛,不是因为方天成,而是因为她的父皇。

就如同她任性的底气,不也是仗着父皇对她宠爱?可是她从前,从来不知道感恩。

方天成愣住,看着眼前女子眼中的伤痛,他的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般。

这个公主刁蛮任性,想要什么都可以仗着身份得到,就连姻缘也可以强迫别人。他从来不知道,她也会被伤害。

“你不必急着替苏凝雪狡辩,本公主不准备追究她的过错。既然你们情比金坚,本公主成全你们。你这种是非不分的男人,本公主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这话一出,皇上简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追问:“云初,你什么意思?”

“父皇,女儿请求同驸马和离!”

第2章 坚决要和离

皇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当真?云初,你能做此决定,父皇倍感欣慰。父皇这就下旨让你们何离!”

皇上生怕晚了沐云初就反悔一般,赶紧宣召GG伺候笔墨。

他心中的驸马人选本就不属意方天成,这人是有一身才气,却没有治理之能。心底虽善,却好坏不分。心智也不够坚定,容易被人蛊惑。

但他的公主喜欢,皇上也只能接受这个女婿。可方天成竟然让他的公主受尽委屈。

如今沐云初愿意放手,皇上高兴的很。

方天成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怀疑自己幻听一般看向沐云初:“公主愿意和离?”

“你当真以为你可以休妻?”沐云初居高临下的睥睨。

看着沐云初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方天成心口仿佛遭受一记重锤。沐云初对他的讨好,让他从来感受不到她是个公主。

此时此刻他才恍然,他的妻子是金枝玉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方天成抿了抿唇,想起沐云初对他的好,他其实不想做的太绝了;“公主……也不必如此。只要你愿意收收性子,愿意跟凝雪好好相处,微臣自然愿意好好待你。”

这意思,他竟然不想和离?

沐云初心下好笑,她之前说什么来着?

方天成的倚仗,不过是她爱他罢了。

因为她对他的痴迷,给方家带来多少好处呀,最明显的就是他的姑姑方妃在宫中的地位节节攀升。

方家一边巴结着她,方天成却又嫌弃她阻碍他追寻真爱。

“方天成,你在跟本公主说笑么?你这意思是要本公主跟苏凝雪那个卑鄙小人共侍一夫?你这样是非不分的人,当真以为优秀到让本公主同别的女人一起服侍你?”

偏生前世,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尊贵,堂堂公主同一个侍郎之女共侍一夫,还处处被那女人算计。为了他,她受尽委屈却为了他不向宫里诉说,他竟恨的要谋反,谋反失败竟还杀了她。

“你!”方天成本是好意,知道她痴迷自己,愿意再给她一个机会,不成想竟然遭受她的羞辱。

“如此就谢公主成全!”

皇上狠狠松了口气,他方才真担心沐云初一个心软答应方天成的条件。

和离的旨意很快书写完毕,方妃此刻匆匆而来。

“皇上,成儿不懂事,若是有怠慢公主的地方还请公主和皇上见谅。”方妃柔柔的上前行礼,她是丞相的妹妹,也是方天成的姑姑。

方妃模样柔美,身段更加娇柔,随便行礼的动作都有我见犹怜之态。

她亲切的拉起沐云初的手:“事情本宫都听说了,这混账想休了公主,绝对不可能!只要本宫还活着一天,绝对不会让他对不起公主。成儿,你还不给公主赔罪!”

沐云初瞧着方妃那双如同青葱白玉般的柔荑,淡淡的推开:“谢方妃好意,不过你也不必责备你侄儿,是本公主不愿意同方公子过下去。”

父皇母后的感情很好,父皇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只有她母后一人。

可她母后过世之后,这个方妃利用她爬山了父皇的床,正好父皇后宫无人,这才将方妃收入后宫。

并且,方妃还借着她一步一步爬到了妃位。

若说有谁不愿意沐云初和方天成断了,方妃当属第一人。

她在宫里的地位靠的不是娘家,也不是帝王的宠爱,是沐云初这个公主对她的帮助和维护。

看见沐云初这么淡漠的态度,方妃当即就有点慌,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丫头这是怎么了?平常你同我是最亲近的了,是不是成儿这孽障欺负你了?你同我说,我替你教训他。”

方妃还想拉沐云初的手,语气也亲切的紧,话里话外提醒沐云初,她是方天成的姑姑。

沐云初却再次避开,面向皇上:“父皇,和离的事情您替女儿操心吧,女儿累了,要回宫去休息。”

前世,要谋反的人就是方妃。沐云初懒得同方妃虚与委蛇,直接将剩下的事情丢给皇上。

她相信,父皇很愿意为她操心这事儿。若是交给她来办,父皇还得担心她一个心软方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

方妃站在原地,看着施施然离去的沐云初,都蒙了。

这小贱人平时最是好忽悠,今儿怎么这么决绝?

皇上喜出望外,他巴不得为女儿的婚事操心。沉下脸看向方妃:“行了,方天成要休妻,云初愿意和离也是成全你侄儿。孩子们的事情你少参合,云初这些日子心情不好,你也别去探望。”

方妃哪里甘心,这分明是不让她和沐云初接触啊。

“可是皇上,云初对成儿真心实意耐这么做岂不是伤透了云初的心,臣妾觉得此事还是……”

方妃话还没有说完,皇上直接厉声呵斥;“你也知道云耐对你侄儿真心实意?难道当真要看着朕的女儿被你侄儿作践才满意?别以为云初在丞相府的事情朕不知情,云初愿意忍耐朕懒得追究罢了!方妃,你当真是在后宫独大惯了!这些日子就在你的寝宫待着,云初心情好起来之前你哪儿也别去!”

方妃听着皇上后头那些话吓得冷汗直流,哪里还敢说半句。

方天成听着皇上前头那些话心中却很不是滋味,他想起,沐云初除了强迫他娶她之外,过门之后礼数上做的甚至比普通人家的EX还要好。

他的每一顿饭都是她亲自下厨,他却从来没有吃过。

每一日她都早起去跟他母亲请安,甚至代替他去侍奉祖母。

既然她有心改变,为何要推凝雪下水呢?

方天成不相信苏凝雪是玩弄心机的女子,但是,心里却埋下一个疑问。

和离的圣旨真真切切的下达之后,方天成心中竟然有些后悔……

为了自己的气节,也为了向沐云初表明他的决心,成婚这一年他从未碰过她,连手都不曾碰过。

若非她尚有完璧之身,兴许无法做到这么决绝的跟他和离。

第3章 一并请进来

沐云初是铁了心要跟方天成划清界限,和离之后她连东西都懒得去丞相府收拾,一切都是皇上安排人完成的。

重活一世,她也重新思考了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

烈阳国的云初公主,素有天下第一美人的美名,这个美名还是他国使者来访之时看见她给出的赞美。

但她的性子不符合美人应有的素养,烈阳国的女子要求是贤惠,朴素,内敛。她却分外张扬,穿衣服爱打扮的花枝招展,不修才学却钟爱漂亮的衣服首饰。

有一副好相貌,方天成也对她心动过,她知道。

可每当这种时候苏凝雪就会出来捣乱,让方天成以为她的一切都是伪装,以为她就是个蛇蝎美人。

方天成对她的冷落,除了不喜欢她之外,恐怕也因为他的君子美名,不敢沉迷美色。

重活一世,好些事情沐云初比以前通透了。

沐云初不后悔自己强迫过方天成,她只后悔自己给父皇添了那么多麻烦。

兴许她棒打鸳鸯拆散方天成和苏凝雪是不对,所以现在她给他们机会。苏凝雪陷害她的事情她不会追究,方天成给她的受的气她也不会追究。

沐云初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要做个乖巧懂事不坑爹的好闺女。

嗯嗯,这才是她重活一世该做的事情。

但沐云初虽是这么想,丞相府那边却不这么觉得。

在寝宫中这几日,丞相夫人几乎每日都会来求见她。沐云初当然不想见她,结果今日丞相府老夫人也来了,一家人在宫外长跪不起,说公主若是不愿意见他们,就跪死在宫外。

“这丞相府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呀,分明是他们家的儿子要休了公主,现在公主成全了他们,他们倒是这样的做派!”彩月气鼓鼓的。

沐云初好笑的看着她:“他们想看到的是本公主和苏凝雪共侍一夫,可不是想本公主成全他们。”

恐怕和离的圣旨下去,方天成没少受到责骂。

彩月心中更加愤愤不平:“公主金枝玉叶,愿意嫁给姑爷已经是方家无上的荣耀,他们凭什么要求公主与旁人共侍一夫。”

“姑爷”是沐云初的身边人对方天成亲切的称呼。

沐云初听见彩月这称谓,不由多看她一眼,含笑道:“彩月,本公主知道你是方妃给本公主找来的宫女。但你要知道,本公主才是你的主子,从今以后,你同方妃那边就不要来往了罢。”

彩月一惊,慌张的跪了下来;“公主,公主……奴婢……”

沐云初继续和颜悦色的看着她,却没有立即叫她起来:“你跟在本公主身边多年,见识自是比普通的丫鬟侍女多得多,你心里该清楚谁才是你的主子,谁才能决定你的生死荣辱。”

彩月吓得头都不敢抬;“奴婢心中明白,公主,奴婢不敢对您不忠,请公主明鉴。”

沐云初自然知道彩月对她的忠心,这丫头年纪还小,和当年的沐云初一样不分好坏。

但是心眼不坏。

方妃只是让她将这边的一切汇报过去,也不曾谋害沐云初,她若是不从,可能还有性命之忧。而沐云初也知道自己什么德行,前世的她,若是方妃当真要杀了彩月,她肯定会信任方妃多一些。

彩月哪里敢不听方妃的话。

“起来罢,本公主不是怀疑你的忠心,只是希望你明白,若是有一日你犯了错,本公主不会姑息你。”

“谢公主,奴婢一定好好侍奉公主,绝对不敢有二心。”彩月赶紧表忠心。

“去将丞相府的人请进来。”

“这……”彩月有些迟疑:“公主,来的不只是老夫人,还有丞相夫人和方公子以及那个苏凝雪,公主都见吗?”

苏凝雪竟然还敢来见她?

沐云初倒是想看看这女人想要怎么作妖:“一并请进来。”

“是。”彩月恭顺的退下去。

过了许久一行四人才出现在沐云初面前。

方天成明显憔悴了几分,除了家人对他的责怪,他自己也不知为何夜不能寐。

可反观沐云初,竟比之前气色还红润了几分,他们一行人到来,她也没有抬头多看一眼。

“微臣、臣妇、臣女参见公主。”

四人异口同声的请安下跪,沐云初这才抬眼扫了他们一眼:“想说什么直接说罢。”

方天成皱眉:“公主,微臣祖母年纪大了,还请公主恩准祖母起身回话。”

他的语气冷漠,其中还隐含了一丝责怪。

沐云初想着前世,老夫人是很支持她的,每每总是强迫方天成去她的房中留宿,因此被苏凝雪记恨害了老夫人性命却栽赃给她。

虽然老夫人不是她所害,对她的支持也只是因为老人家更加明白形势,但在沐云初这里老夫人终究和这些人不一样。

“准。”

老夫人见沐云初这态度分明是对她孙子没了半点情分,她哪里能起来。

“公主,老身没脸起来。公主嫁入方家一年,尽心尽责的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代替天成这个不孝子孙侍奉祖母侍奉父母。公主这般好的XF,天成这个不孝子竟伤透您的心。天成若一天无法取得您的原谅,老身便一天没脸在公主面前站起身说话。”

老夫人是摆明了不赞成苏凝雪过门,苏凝雪在一旁听着这话脸色难看至极。

“祖母……”方天成也很无奈。

这些日子他被教训的,也想起了沐云初的好。只要沐云初向他低头,他绝对不会为难。

苏凝雪此刻赶紧磕头:“千错万错都是臣女的错,公主与驸马成婚一年,驸马心中是有公主的。是臣女恬不知耻的勾引驸马,若非如此,驸马断然不会休公主。公主已入方家的大门,和离是大事,为了驸马的前程,还请公主慎重考虑。臣女愿意……臣女愿意出家为尼,从此再也不跟驸马相见!”

苏凝雪说的决然,这番话听入方天成的耳朵,哪一句不是她牺牲自己为了方天成?

这种无欲无求,还肯为了他的前程牺牲一辈子的女子,方天成怎么能不心动?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