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徐少晨宋欣然的小说绝品贵公子在线阅读

主角是徐少晨宋欣然的小说绝品贵公子在线阅读

绝品贵公子

时间:绝品贵公子作者:星川流萤来源:zzy

绝品贵公子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徐少晨宋欣然的最新小说由星川流萤写的,绝品贵公子免费在线阅读:徐少晨在自己的婚礼上受尽屈辱被赶出了酒店,接了个电话,原本平凡的人生就此改变,他依旧是别人眼里的穷学生,但却无人知道他是世界第一首富,更是是世界第一慈善家...

第1章 婚礼中途换新郎

江州大酒店。

外面停满了豪车,门口铺上了红毯,酒店里面更是装点到了极致奢华,舒缓的音乐悠扬婉转。

今天是徐少晨结婚的日子。

“你笑得高兴点,表情跟哭丧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死人了呢,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掉链子那我们江家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就让你妈躺在医院等死吧。”

江丝雨不屑一顾的瞥了徐少晨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鄙夷趾高气昂的说道。

听见江丝雨诅咒自己母亲,徐少晨心中怒急,恨不得杀了这个贱人。

不过想到自己母亲的病还等着钱医治,他也只能硬生生忍了下来,脸上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徐少晨来自农村,爷爷不知所踪,父亲早早去世,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今年母亲检查出重症,光手术费就要50多万。

他一个刚上大二的穷小子哪儿去找这笔钱?

三天前他刚从医院出来,看见医院门口江丝雨正在和父母争执什么,因为江丝雨长得漂亮他就难免多看了两眼。

结果江丝雨的父亲看见徐少晨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跑了过来要和徐少晨做一个交易。

让徐少晨和江丝雨结婚,先办婚礼不领结婚证,如果徐少晨同意,江家会给他一百万。

至于江家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却没有告诉徐少晨。

虽然这件事透着古怪,不过为了给母亲治病的徐少晨别无选择,照他想来大不了就是当个抬不起头的上门女婿而已。

但筹备婚礼这些天他却受足了江丝雨的羞辱,为了顺利拿到钱给母亲治病,他只能一忍再忍。

“哼!别以为和我结婚就真的是我老公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不是你一个穷小子能染指的,要不是我爸的主意,你这种人一辈子也没资格进这种酒店。”见徐少晨不说话,江丝雨更是得寸进尺,继续对其冷嘲热讽,言语之间满满的优越感。

徐少晨依旧咬牙忍受着江丝雨的羞辱,没办法,母亲治病的钱还要靠江家答应的那一百万呢。

“也不知道那穷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得到了江丝雨的青睐。”

“呵呵,穷小子?穷小子现在可是翻身了,真让人嫉妒啊!”

现场的宾客却是不了解其中的内幕,也不知道徐少晨受的羞辱,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现场的各位来宾,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有请新娘新郎上台——”

婚礼主持人拿着麦克风拖长了尾音喊道,酒店里的音乐也是同时发生了变化。

“啪啪啪啪…………”

紧接着在众人的掌声和优美的音乐中,徐少晨牵着江丝雨的手向舞台走去。

江丝雨的父母,江城和郭雪虽然也在鼓掌,不过目光却一直在四处观察,神情表现得有些焦急。

徐少晨和江丝雨站在了舞台中间,酒店里的掌声也是沉寂了下去。

“今天是徐少晨先生和江丝雨女士新婚大吉之日,在这个…………”

“这场婚事我不同意!”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响起。

众人同时向酒店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西服,面容俊朗,身材修长的青年一步步向舞台走去。

“李阳!”

舞台上江丝雨一把挣脱了徐少晨的手,兴奋的跑过去扑进了李阳怀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李阳抱着江丝雨,然后环视一周:“这场婚事我不同意,江丝雨是我的女人。”

“哗!”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众人看向舞台上徐少晨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和玩味。

徐少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双拳紧握青筋暴起,为了能够拿到那100万为母亲治病,他这几天在江家已经受够了羞辱和践踏。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对他最大的羞辱竟然是出现在今天,这些天压抑的怒火都是瞬间涌上了心头。

不管这是不是一场交易,但新婚当天,妻子扑进了别人的怀里,他徐少晨将彻底沦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江城和郭雪对视一眼,两人瞬间是眼睛一亮,李阳果然来了,这场戏成功了。

其实江丝雨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但李家却不同意李阳娶江丝雨,最后江城针对李阳冲动的性格,就特意安排了这么一场戏。

他们举办这场婚礼就是为了刺激李阳,只要李阳娶了江丝雨,那李家也只能接受木已成舟的事情,既解决了江丝雨的婚事,江家也顺利攀上了李家。

而如果李阳今天没来的话,那刚好可以让徐少晨接盘,掩盖江丝雨未婚先孕的丑闻,保住他们江家的颜面。

这个计划堪称进可攻,退可守,完美无缺。

“丝雨,跟我走,来日我为你重新举办一场婚礼。”李阳看着怀里的江丝雨坚定的说道。

“何必这么麻烦,不过是换个新郎而已,反正什么都布置齐了,不如今天就把婚给完了。”

江城听见这话连忙是走了出来,为了以防夜长梦多,今天必须按照原计划快刀斩乱麻让李阳和自己女儿完婚。

至于徐少晨?

一个用来利用的穷小子罢了,现在既然用不上了还管他这么多干什么,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至于他.妈是死是活关他们江家什么事儿。

哗!

众人听见这话又是一片哗然,他们感觉今天这个瓜吃的太刺激了,这简直跟演电视剧似的。

舞台上徐少晨目眦欲裂,换个新郎而已?这简直是把他的脸和尊严踩在脚下肆无忌惮的践踏。

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什么上门女婿都是假的,江家可能就是为了让这一幕发生。

“你们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徐少晨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说道,忍了这么久,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欺人太甚?你还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不成,本来就是个凑数的,现在正主来了你可以滚了,记得把衣服留下,那是我江家的钱买的。”江丝雨闻言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看着徐少晨目露嘲讽之色。

李阳也是露出一个冷笑,趾高气昂的说道:“小子,听见了吗?还不快滚,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我的女人也是你敢想的?”

徐少晨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江城和郭雪,他不在乎江丝雨嫁给谁,甚至是可以忍受今天的羞辱,他只要江家答应的那一百万。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少在这里丢人现眼的。”郭雪毫不客气的呵斥道,如果当初不是形势所迫,她哪里会和这个穷小子多说一句话。

徐少晨怒火中烧,咬着牙说道:“那我的钱呢?”

“什么钱,你还想要钱?现在不需要你了,一分钱都不会给,保安,把他给我赶出去!”

江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眼中的厌恶毫不掩饰,直接让保安进来赶人。

“噗嗤——”

徐少晨气急攻心,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怒急反笑:“好好好,好一个江家,好一个江家,今日之耻我没齿难忘,你们最好祈祷我徐少晨不要有翻身的那天。”

话音落下,徐少晨脱下外套丢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向酒店外面走去,他受了这么多羞辱就是为了拿到给母亲治病的钱。

到头来江家羞辱他也就算了,沦为笑柄他也可以算了,但江家答应好给他母亲治病的钱却也一份不给,此仇不共戴天!

“哼!翻身?你不会有翻身的那天,一个穷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是我女儿大喜日子才不和你一般计较,否则早就打断你一条狗腿了。”

江城看着徐少晨的背影冷哼一声不屑一顾的说道。

江丝雨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嘲讽,搂着李阳的胳膊说道:“爸,没必要和一个穷小子计较,婚礼抓紧时间继续吧。”

“对对对,这才是大事,都怪那个废物耽误我们这么多时间,活该死了爹马上又要死.妈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感受着四周众人戏谑的目光,徐少晨这二十年来从没有如此愤怒过。

此仇不报,他何以为人?

第2章 来自国外的电话

“啊啊啊啊!”

出了酒店之后,徐少晨只感觉无数的委屈和怒火袭上心头,整个人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

“疯了吧,这人受什么刺激了。”

“离他远点,可能精神有问题。”

四周的路人都是被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绕着徐少晨走。

“疯了,我就是疯了,哈哈哈哈,钱钱钱,都是钱害的,我有钱的话会受今天这种屈辱吗!会吗!”

徐少晨撕心裂肺的吼道,整个人笑得有些病态,面孔都变得扭曲,笑着笑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为了帮母亲治病,他把自己的尊严让别人一遍又一遍的践踏,人格一次次的被人羞辱。

这些他都忍了,可是最后江家竟然答应好的一分钱都没给他,还对他进行言语侮辱,还诅咒他病重的母亲。

如果不是害怕病重的母亲无人照顾,他恨不得现在就扛个煤气罐进去和他们同归于尽。

四周的路人都能够看出徐少晨受了什么刺激,倒也没有人和他计较,都是露出同情之色摇了摇头然后离开。

发泄了一通,徐少晨脸色苍白,漫无目的的走走街上,有什么办法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嗡嗡……哗啦——”

一辆车从身前疾驰而去,溅起路边的积水湿了徐少晨一身,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连你也欺负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徐少晨看着疾驰而去的汽车破口大骂。

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叮叮叮叮…………”

就在此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个国外的号码,皱了皱眉头随手挂断。

“叮叮叮叮…………”

手机再一次响起,还是刚刚那个号码,徐少晨有些烦躁的接通了。

“你好,请问是徐少晨先生吗?”

手机里面传来一阵很好听的女音,不过貌似中文有些蹩脚,应该是个外国人。

“是我,什么事?”徐少晨有些疑惑,怎么会有国外的人给自己打电话。

“徐少晨先生你好,我是职业经理人詹妮,您爷爷徐强先生生前将所有遗产交由我暂代打理,在律师的见证下,按照合同约定,在你大学毕业前我每个月会给你打三千万作为你的私人消费,你大学毕业后将正式继承徐强先生的全部财产,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这个月会开始给你打第一笔款项了。”

“呵呵,有意思吗?”徐少晨本来想骂人,最后却发现自己现在连骂人的心思都没有了。

按照骗子的套路,接下来是不是该告诉他需要先打一笔手续费过去,这还是国际诈骗。

徐强?自己爷爷好像是叫徐强,咦,竟然和前两天去世的那个华裔世界首富同名。

“好的,那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打这个电话,我会尽量满足你一切合理的要求,祝你生活愉快。”

对方说完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这让徐少晨一愣,怎么没告诉他要收手续费的事情?

难道这是在欲擒故纵?

“叮~”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点开一看是一条短信:

您尾号9294卡4月15日11:53工商银行收入3,0000000元,余额3,0000200元。【工商银行】

“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看着那一大串数字,徐少晨脑子有些发懵。

三千万叠在一起会有多高?徐少晨想都不敢想,如果他有3000万,又怎么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

想到刚刚那个电话,好像不像是骗子?徐少晨的一颗心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如果是真的。

他母亲的病就有钱医治了。

他今天所受的一切羞辱也能够偿还回去了。

徐少晨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二话不说,拦下一辆出租车,向最近的银行而去。

到底是是真是假,看看能不能取出来就知道了。

十多分钟之后,到达了最近的银行,徐少晨给完车钱就迫不及待下了车。

“自动取款机坏了?怪不得窗口这么多人。”

徐少晨有些无语,只能乖乖去窗口排队了。

排队的过程注定是煎熬的,整个人激动得口干舌燥,他害怕这个巨大的惊喜是假的,有了这笔钱,可以给母亲治病让她过上好日子,可以找江家一雪前耻,他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也不会再受到任何羞辱。

他也能够让那些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过上好日子,钱,这是人活在世上都无法摆脱的东西,虽然很俗,但徐少晨就想当个俗人。

所以他害怕,怕这只是镜花水月,那么所有唾手可得的东西又将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忐忑中,很快就轮到了他。

“徐少晨,你在这里干什么?”

徐少晨刚刚把卡拿出来,一道有些诧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徐少晨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黑衬衣的青年怀里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说话的正是那个女人。

看见女人的一瞬间,徐少晨脸色就是冷淡了下来:“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女人叫王颖,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前女友。

曾经他天真的以为会和王颖长相厮守,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寒暑假去酒店兼职当前台赚钱就为给她买一个新款苹果手机。

结果他兼职的时候却遇到了王颖和别的男人来开房,呵呵,这是何等讽刺?

“小颖,这家伙谁啊,你认识啊?”黑衬衣青年目光不善的看了徐少晨一眼,对怀里的王颖问道。

王颖不屑一顾的扫了徐少晨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他啊,我前男友啊,一个死读书的废物罢了,亲爱的,你不会连个废物的醋都要吃吧。”

“呵呵,原来是前男友啊,小颖,你以前怎么会看上这么个男人?”黑衬衣青年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对着徐少晨一阵评头论足。

“我眼瞎呗。”王颖随口一说,打量着徐少晨皱了皱眉头有些厌恶的说道:“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没想到两三年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我当初离开你还真是明智的选择,要是跟着你这个穷比,我现在说不定还在吃路边摊吧!”

徐少晨身上的白衬衣在刚刚被车带起的积水淋湿了,所以整个人形象略微邋遢,王颖心里升起来一股优越感。

自己当初真是有先见之明和这个废物分手了,要不然自己现在怎么会有机会出入高档酒店,吃西餐喝红酒。

第3章 我成了世界首富

银行里其他人都是皱了皱眉头,看着王颖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因为王颖的一言一行简直是太恶劣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呵呵,你高兴就好。”徐少晨呵呵一笑,直接无视了王颖。

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卡里的钱是真是假上面,哪有时间看王颖秀优越感。

“你……”见徐少晨无视自己,王颖一阵气恼,一个穷小子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自己?

“算了,别和一个穷比计较,跌份儿。”黑衬衣青年拦住了她,然后看着徐少晨趾高气昂的说道:“取钱是吧?你要取多少钱,告诉我,我直接给你现金,看在小颖的面子上我多给你五百,把这个位置让给我怎么样,免得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话的同时,黑衬衣青年从钱包里掏出500块钱在徐少晨面前晃了晃,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

“先生,如果要办业务请后面排队,如果不办的话,请你不要在这里打扰别人。”

窗口里面的银行工作人员皱了皱眉头,看着黑衬衣青年冷冷的说道。

黑衬衣青年脸上的表情一僵,尴尬的将钱收了回来,看着徐少晨冷笑一声:“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穷比能取多少钱,有没有我一个零头多。”

“零头?你想多了,他一个穷学生,存款能够我一件衣服的钱就谢天谢地了。”王颖嗤笑一声,不屑一顾的说道,目光中满是讥讽。

没有理会两条狗的犬吠,徐少晨右手有些颤抖的将卡递了过去:“取钱,谢谢。”

“好的,请稍等。”

银行工作人员把卡接了过去,在电脑上一阵操作,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少晨。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徐少晨心里也是有些紧张,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水。

“哈哈哈哈,你个穷比,不会卡里一分钱都没有吧!”黑衬衣青年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看来我刚刚还抬举他了,别说我一件衣服的钱,看来是一分钱都没有也来取钱,你是来搞笑的吗?”王颖也是露出鄙夷的眼神,尖酸刻薄的说道。

心里不由得再一次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要是真的傻乎乎的跟着徐少晨,自己哪里能够过上现在这么好的生活。

自己长得这么漂亮,找个有钱的男朋友,晚上只要好好伺候他,那钱不就哗啦啦的来了吗?

银行工作人员听见这话,看向王颖两人的脸色有些古怪,看向徐少晨说道:“先生请稍等,我需要去核实一下情况。”

“好。”徐少晨一颗心跌到了谷底,银行卡里面的钱真的是假的?

“快滚吧,在这里丢人现眼也就算了,还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就是,如果我是你,现在早就没脸待下去了,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废物。”

黑衬衣青年和王颖两人看着徐少晨一阵冷嘲热讽,都是感觉优越感十足。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职业装,身材高挑的女人快步走了过来,看着徐少晨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徐先生您好,我是本分行行长,您这种大客户怎么能够在这里排队呢,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还请徐先生随我移步到贵宾接待室,咖啡和糕点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柳如絮看着年轻的徐少晨眼睛一亮,说话的语气都是下意识的轻柔了几分。

三千万!

如果能够让这三千万转存到她这个分行那也是笔大业务啊!

更何况关健不在于这三千万,而在于拥有三千万的人,他现这么年轻就有了三千万,那以后会不会有三个亿呢?

如果能和这种大客户建立长期合作,那绝对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

哗!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少晨。

银行是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银行就是爷爷,永远是强势的那一方。

可是现在,银行竟然把姿态放得这么低讨好徐少晨,那徐少晨到底该多有钱?

众人想到这里,看向黑衬衣青年和王颖的目光古怪起来,这就是你们一口一个穷比的人?

如果这都算是穷,那我们算什么,难民吗?

徐少晨一颗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去,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真的,那个电话是真的,钱也是真的。

也就是说,自己失踪的爷爷就是前两天去世的那个华裔世界首富?而自己大学毕业继承爷爷的遗产之后即将成为新的世界首富?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你们银行搞错了,他一个穷比怎么可能是什么大客户,这绝对不可能!”

黑衬衣青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分行行长情绪激动的吼道。

“对,肯定是你们搞错了,他有多少钱我还不了解吗,他就是个穷学生而已!”王颖也是连忙指着徐少晨说道,她无法接受一个被自己甩了的穷比突然变成有钱人的事实。

柳如絮皱了皱眉头,看着两人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两位,如果你们再对徐先生进行人身攻击,那我将让保安将你们请出去,并且本行将拒绝和你们的一切业务来往。”

黑衬衣青年和王颖都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痛,根本不敢正眼直视徐少晨,这个脸打得太快了。

他感觉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就仿佛是一只上蹿下跳的小丑一般,一时间有些无地自容。

黑衬衣青年有些恼怒的瞪了王颖一眼,这就是你口中的穷学生?那我算个屁啊!

“他真的就是个穷学生”感受到自己男朋友的愤怒,王颖有些委屈的说道,徐少晨真的就是个穷学生而已,怎么会突然就咸鱼翻身了呢?

“啪!”

黑衬衣青年一个耳光抽在了王颖上,咬牙切齿的说道:“穷个屁,以后别来找我了。”

话音落下,黑衬衣青年转身就走,今天他真的是把脸都丢光了,都怪王颖这个小贱.人。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