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茉褚明远的小说难忘你情深在线阅读

难忘你情深

时间:作者:汉隐来源:zzy

难忘你情深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苏茉褚明远的最新小说由汉隐写的,难忘你情深免费在线阅读:三年的青春喂了狗,渣男渣女骑在脖子上欺负她他的出现,就像一道光,带她走出黑夜他说,唯情深与你不可辜负她说,余生请对我好一点...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白蜿闹事

豪华泳池,结婚纪念日?

结婚三年,这样的结婚纪念日当真让所有女人都羡慕。

只属于苏茉一个人的盛大宴会。

只是……

“你!”苏茉看着刚刚主动跳进水里的女子一阵错愕。

“呵呵!”白雅看着岸上的苏茉,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自鸣得意。

“白雅,你这是做什么?”

苏茉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无奈。

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

“苏茉,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在你面前也不用装什么。”

白雅勾起嘴角冷笑着说道。

“白雅,你何必呢!”苏茉看着眼前的女子,冷淡的眸子里全是苦涩。

白雅A市有名的大明星,左右逢源,追捧的男子不在少数,但是苏茉却偏偏不懂了,这样一个女人,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偏偏喜欢上了岳一鸣这个有妇之夫,几次三番过来找事情。

“苏茉,这个时候了,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才对。”白雅看着苏茉,一脸的得意,这个女人最好还是知难而退才好。

白雅鄙夷的笑着笑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白白的长了一张脸,看看整日里穿的衣服,不是白大褂就是职业装,今天可是结婚纪念日,都穿成这样,A市的大美女又怎么样?堂堂的岳氏集团岳一鸣还不是心甘情愿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白雅,你想要什么,岳一鸣很清楚,你若是真的想要,你去找他。”

苏茉皱起眉头,这个女人实在让她无奈又不知所措。

她不想白雅把事情闹大,很多人都知道岳一鸣在外面养了个情人,是著名的一线女星白雅,只是这些人也只是默默地看着。

“苏茉,如果一鸣肯给我,我还会来找你吗?你知道的,一鸣不爱你,我也说过很多,只是他就是不肯,所以,我求求你,只要你肯放过一鸣,这些事情自然不会发生。”

苏茉淡然的听着,只是紧紧握着的拳头,知道她心里有多苦涩。

“苏茉,你对于一鸣来说只不过是一块儿膈脚的踏脚石罢了!我请求你,把他让给我吧,我爱他,他也疼我。我求你了,好不好,我求求你,我爱他!”

“那我这个正牌夫人是什么!”苏茉在问自己。

他们的故事很简单,大学四年,岳一鸣追她四年,她动心了,以为可以相夫教子了。

“哼,你不肯!”白雅看着苏茉那张讨厌的脸,渐渐失去理智。

她刚刚可以哭的很惨,这一刻就可以铁石心肠,尤其这个叫苏茉的女人挡了她的道。

“啊!救命啊!”白雅突然大叫道,苏茉很是诧异,一时不知道怎么做。

白雅的呼救声很大,很快引来了一群人。以岳一鸣为首,一跃而下,扑向水里的白雅。

良久之后,白雅算是被“救”起来了。

“苏茉姐姐,你怎么把我推下水了,我不就是说你今天的衣服很没有女人味儿吗?你怎么这样啊!”

白雅从水里出来,更加的楚楚可怜了。

“我没有!”苏茉看着岳一鸣,这个时候,这样的豪门大院,她能祈求相信的就只有岳一鸣一个人。

“呜呜呜,一鸣,你知道我的,我不会游泳啊,上次我们去温泉馆,我不小心掉下去,浴巾都没了,还是你把我带上来的。你忘了吗?现在我又怎么会用自己的命陷害姐姐。呜呜……”

“白雅,你够了,我!”

“啪!”

苏茉刚刚开口,一巴掌让她一瞬间凉了下来。

“苏茉,你平时无理取闹就算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是想让我颜面扫地吗?”

岳一鸣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苏茉。

周围的人更是指指点点,没有想到岳家少夫人这样不懂规矩。

“……”

苏茉不怒反笑。大家都看得出来这是岳一鸣袒护自己的情人不顾原配死活,只是却没有人敢给自己说句话。还这么多的嘲笑。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苏茉执拗的性格让人看着心疼。

“苏茉,你简直不可理喻。”岳一鸣看着苏茉笑着,说完话,不顾众人的目光,岳一鸣径自掺着白雅往别墅走去。

“都散了吧,戏演完了。”苏茉微弱的一句话众人做鸟兽散。还未走远的岳一鸣,脚步一顿。

苏茉看着这场盛大的宴席,为她定制,由她落幕。

叹了口气,回医院吧!想必岳一鸣和白雅不想看到她。

“茉姐,你在这里啊!我都知道了,你没事吧!”温婧找了半天,担心了半天,没想到苏茉没事人一样的坐在这里。

“你觉得呢!”苏茉笑道,这样的事情每年都有,她每年都伤心,岂不是太傻了。

何况,这三年,让她觉得自己过了十几年,早就没有了当初的劲头。

“呵呵,你没事就好了,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男神来了,来咱们医院了!”温婧激动的说道。就差手舞足蹈了。

“你的男神?”

“哈哈,我的男神,那可是业界的神话啊!”温婧眼睛冒着星星,崇拜的说着。

“怎么个神话?”苏茉很少八卦,只是今日心情不好就随口问道。

“他真的是个神话,他可是国内一流的拳击手,茉姐,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很man的那种,哇!简直受不了。”温婧陶醉的说着。

“嗯。”苏茉很是敷衍,原谅她没有办法。

“什么啊,茉姐,他可是我们A市最大的那个珠宝公司,叫,叫铭爵,他可是CEO啊!好帅好帅的,哇!”温婧继续陶醉,苏茉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年纪小。

“茉姐,你不要摇头啊,我告诉你,他才不是你想的那种富二代呢!他可是去过军队的,后来家里的事业没有办法才退伍的,我听说他当时在军队里出路可好了。不过现在更好,CEO,一流拳击手,简直就是我的梦想!”

温婧看着苏茉毫不在意,更加不留余地的介绍着。

“喔,这么厉害。”苏茉淡然的说着。明显的敷衍。

“茉姐,你可真淡定,我的男神褚明远都不能让你有所波动了。唉。”温婧摇摇头,眼睛里还是一片唤想。

褚明远?苏茉摇摇头,没印象。

“好了,温婧,我对你说的这个什么男神确实不感兴趣,现在跟我去查房吧!我知道,现在你要是不跟我去,一会儿一定会被收拾。”

苏茉无奈的说着,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要做,哪里有这些闲情逸致聊这些。她一直都记得自己是个有夫之妇,而且还是一段没有温度的婚姻。而就在刚刚还结束了自己滑稽一般的结婚纪念日。

苏茉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岳一鸣和白雅。

“好了,好了,苏茉姐,我们走吧,我的男神看来只有我自己能欣赏了。”温婧有些夸张的说着,似乎苏茉与她之间有了无数的代沟一样。苏茉一边看着病历表,一边抬头看看病房门牌号。

日复一日同样的情况,苏茉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一间又一间,苏茉机械式的点头抬头之间询问着。

“呼,总算要结束了。”苏茉叹口气,今日总是觉得烦躁,每天都是这样的机械式循环,唯独今天觉得烦躁。或许是因为受了今日的影响吧。

“哇,茉姐,我突然间发现我还需要一个女神啊!”温婧看着苏茉,眼睛好像是之间熟悉的星星眼。

“想什么呢!”苏茉看着眼前无时无刻都有活力的丫头,一阵浅笑。“我说真的,茉姐,你刚刚说话的样子真的是好帅啊!这就是我的女神啊!”温婧崇拜的说着,刚刚苏茉的样子就是她眼中的盖世英雄啊!

“呵呵,好了,赶快查吧!”苏茉看着病历上的刚刚才加上的一个顶级VIP病房,这是什么情况,本来没有的这一项,现在又平白无故的多了一项任务,苏茉一边看着一边往病房里面走去。

枪伤?这样的症状可不常见。苏茉摇摇头,这可不关她什么事。“铛铛!我进来了!”苏茉说完话,已经推门而进了。

男人古铜色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魅力,虽然只是一个后背,苏茉已经可以想象这个人非同一般了。

“嗯?”男人浑厚的声音响起。

“喔,对不起。”苏茉慌里慌张的退了出来,脸上带着浓浓的尴尬。

“哟哟哟,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的岳太太嘛?听说今天早上有一出好戏啊!真是可惜了,我竟然没有去。呵呵。”

迎面走来的女人飘着一股香风,连呼吸进去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子腻味儿。

“白婉,这里是病房,我不想跟你在这里闹。”苏茉皱起眉头,这两个姐妹,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呵呵,你是谁啊!跟我闹,你有什么资格跟我闹啊,还真是跟我妹妹说的一样啊,哎哟,这是什么味儿啊!福尔马林?苏茉,你还是个女人嘛?整天晚上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你睡得着吗?呵呵!”

白婉依旧不肯放过,作为A市同仁医院里院长的女儿,要什么有什么,偏偏啊,让她看着这个女人碍眼的狠,就这样的姿色,凭什么跟她的妹妹抢男人啊!

第2章 双贱合璧

“白婉,我睡不睡得着,这就不用你管了,现在我在工作,麻烦你让一下。”苏茉冷淡的说着,与这样的人她实在不想说什么。白婉,白雅,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偏偏全都让她遇上了。

“我才没有功夫跟你在这里乱说呢,我今天来可是有事情的,你最好不要妨碍到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白婉突然往苏茉这边站了一下,硬生生的把苏茉挤开了。“白婉,这是我要查的病房,你要做什么!”

苏茉不明所以,她绝对不相信白婉是想要查房。“不用你管,你最好做好你自己的事情,这里面的人不用你管,瞧瞧你的样子,也不怕吓到人。”苏茉冷漠的看着眼前花枝招展的女人,没有说话。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打开。白婉还没有收回脸上对苏茉的嘲笑,硬生生的掰了回去把脸。

“褚先生,您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我是这个医院院长的孙女,我一定会尽量满足您。”

“你是谁,聒噪,我找苏茉苏医生,不知道在哪里!”褚明远一出门便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两个女人,只是目光里的神色让人难以猜想。苏茉愣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眼前的这个人是在找她,但是苏茉却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好像知道她就是苏茉一般。

“先生你好,我是苏茉,我是来查房的医生。”苏茉收起自己的疑虑,板起一张公事公办的脸。

“喔,你就是苏茉苏医生,正好,我的手术由你来做吧!”褚明远看着苏茉惊讶的表情愉悦的勾起了嘴角。这个女人!

“哎,等等,褚先生,我也是医生啊,而且比苏茉还要好,您是我们的VIP客户,还是我来亲自给您做手术吧!以免别的人手脚不干净。”白婉刻意的看着苏茉,言语里的攻击已经显而易见了。

“喔?是吗?手脚不干净,你的意思是,你要用现在这身装扮给我手术,你确定脸上的粉不会掉下来吗?比起你,我还是更相信苏茉苏医生,毕竟她身上的味道才是真正让人放心的味道,苏茉医生觉得呢!”

褚明远显然是早就听到了外面两个人的谈话,言语里不知不觉的袒护让白婉气的直咬牙。

“这个……”苏茉抬头看看褚明远,再看看白婉,这个回答她可不好说。犹豫良久。“既然病人有要求,医生自然会尽力满足。”

苏茉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相信这个答案不会得罪人才对。“呵呵,你倒是精明!”

苏茉抬起头看着眼前比她高出很多的男人,这种奇怪的感觉。“哼!”白婉看着两个人无声无息的交流,已经气坏了,这个苏茉,跟她妹妹抢男人,现在又跟她抢男人,走着瞧吧。她是不会让她好过得。

白婉扭着自己的蛮腰滴滴答答的走了。苏茉一阵无语,她做错了什么嘛?“看来苏医生还有问题要好好想想!”

“喔,没有。”苏茉抬起头,她只是微微出神,就被这个男人发现了。

“哼,苏茉姐,这个女人就是没事找事,现在看她还敢不敢来!”温婧看着白婉灰溜溜的走了。心里那个高兴。她本来就是跟苏茉统一战线。

“好了,没事,她走了就好了。”苏茉淡然的说着。她一直觉得没有必要,跟这样的人置气。

“对了,温婧,你之前说的那个褚明远,你的男神!你知道他来医院做什么嘛?”苏茉看着远处的男人没有在注意她,这才偷偷的问道。

“哇,茉姐,你竟然开始八卦了,我只是听说他要来做什么手术,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温婧单纯的摇摇头,到了医院这么久她都还没有看到自己的男神呢。

“咳咳,你看看是不是那边的那个人,褚明远没错吧!”苏茉示意着温婧向着褚明远在的方向看去。

一秒,两秒,三秒……

苏茉果断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哇!好帅啊!”果不其然,有这样的反应就对了。

“哇,茉姐,褚明远,褚明远诶,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呀,他本人可比照片帅多啦。哇,我今天竟然看到真人了。

好帅!好浓厚的男性魅力,简直让我无法自拔啊!”温婧半激动半感叹地说道。让一旁的苏茉难以理解,搞了半天,这丫头还没有见过真人。苏茉无语的看着眼前犯花痴的女子,只能强行拖走。

“哇,茉姐,你抓我去哪儿啊?好不容易看到我的男神大人,我还没看够呢!”温婧挣扎着,只是苏茉依旧我行我素,再不带走眼前的这个犯花痴的女人,怕是就要被人围观了。器械室里……

“温婧,去准备明天手术要用的东西,手术刀,止血钳,缝合针,持针钳,最后还要做个X光透析,就暂时这些东西吧。”

苏茉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这些东西都是必须要用到的。“呵呵,你们说那个女人是不是很好笑。

自己的男人自己看不住。不过也难怪,就她这样的姿色,岳一鸣看得上她才怪。”熟悉的声音,苏茉愣了一下。

“可不是吗?门不当户不对的,岳家公子爷是怎么看上她的,或者是她怎么爬上岳家公子爷的床的。

呵呵,这个苏茉,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呀?”

“呵呵,依我看啊,这个苏茉哪里是白婉姐的对手啊!整天一副男人婆的样子。也难怪那个岳家少爷不喜欢她,要是我,看见了也反胃。”接二连三嘲笑的声音,句句都传到了苏茉和温婧的耳朵里。

“知道到现在为什么她还成不了外科医生主任吗?呵呵,就她那医术,能给谁医治啊,谁敢让她医治啊!”

白婉由于刚刚苏茉被褚明远钦点了,现在还在嫉妒,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褚明远可是她喜欢的人,只有她这样美丽优秀的人才配得上他。

“呵呵,白婉姐说的对,谁不知道院长很疼白婉姐啊!”白婉身边全都是奉承她的人。“这群人,真是白长了一根舌头,我现在出去就把她们的舌头全拔掉!”

温婧早就听到了外面叽叽喳喳的声音,真是越听越气,再看看当事人苏茉完全不在乎的样子,还在坚持忙着自己手里的事。

温婧一步跨出。

“诶,你要干什么!”苏茉一把扯住。

“茉姐,你听听她们都说的什么呀!一个个靠关系进来,还有脸在这里说你,谁不知道你是凭着真本事进来的啊!”

温婧就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不要去了,我们只要不受到干扰就好了……”

“苏茉姐……”

“咚咚咚……”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苏茉看了一眼。“等等,我接个电话!”温婧无奈点点头。

“喂!哪位?”

“您好,是岳夫人吗?我是岳总的助理,现在岳总在夜色酒吧喝醉了,夫人您过去一下吧!”

“你是助理,你在干什么?”苏茉皱起眉头,这个电话始料未及。“对不起,夫人,我老婆在咱们同仁医院住院生孩子呢,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实在没有办法,求夫人帮个忙吧!”电话那边的助理哀求道。

“白雅呢!你应该很清楚白雅和岳一鸣的关系,他们应该黏在一起才对吧!”苏茉不肯轻易答应,岳一鸣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她不想插手。

更不想与岳一鸣起什么冲突。

“夫人,这个,您也知道白雅小姐是个大明星,身边什么时候都有狗仔,这个时候实在不方便啊!”

助理无奈的说着。苏茉这个时候正在查看着医院里的住院记录,果然是这样吗?助理的老婆确实在生孩子。

“好吧。”挂了电话之后,苏茉一直心不在焉的。“怎么回事啊,苏茉姐!”温婧关心的问着。

“喔,没什么,这样温婧,这些东西你来准备吧!我现在家里有事,必须离开一趟,这里就麻烦你了。”

苏茉即刻换掉了自己的衣服,不再给温婧说话得机会,转身出了门。夜色酒吧,应该就是这里了吧?苏茉站在这样的酒吧门口,显得格格不入。

无奈,还是进去了,应该是这间没错。“咳咳。”一进门震耳欲聋的声音,满屋子飘荡的烟味儿让苏茉感觉很是不舒服。好不容易看清了,不是岳一鸣是谁,只是并不像助理说的那样,皮质沙发上,岳一鸣搂着白雅坐在中间,旁边一群男男女女有说有笑。苏茉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准备转身就走。

“站住。”岳一鸣的声音,接着就是白雅站起来拉着她走到了一边。“哟,这不是苏茉姐姐吗?”

白雅鄙夷的说到。

“不要碰她,肯定刚从医院里过来,臭死了,免得脏了你的手。苏茉,这是什么地方,你穿成这样也敢过来,我当初真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俗气的女人。”

岳一鸣一把抓过白雅的手,我在手心里揉搓着,似乎苏茉身上真的有什么脏东西一样。“你想做什么,让我来就是为了侮辱我吗?”

第3章 死不了的

“呵呵,你还不配,是这样,你不是外科医生吗?我的好兄弟身体有点毛病,不举了,你给看看吧!”

“岳一鸣,你什么意思啊!我是你的老婆,你现在让我做这种事情,你是不是人!”苏茉看着岳一鸣,皱起眉头,平淡的语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苦涩。

“呵呵,苏茉,你在我眼里是什么东西,你还不知道吗?我现在把我的兄弟介绍给你,已经算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你还不知足!”

“岳一鸣,就算你不喜欢我,在名义上我也是你的妻子,你堂堂岳总,丢的起这个脸嘛!”

苏茉看着今日这样的阵势,这分明就是等着她落网一样。“呵呵,苏姐,看来你是真的喜欢我们岳哥啊!

我们还在打赌你会不会来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害兄弟我输了不少钱啊!你看这钱你能不能补上啊,好歹是个医生,存款应该不少吧!哈哈哈!”

苏茉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原来从一开始她的出现就是岳一鸣早就安排好的一场赌局,她不过是岳一鸣的赌物,岳一鸣赢了,岳一鸣还是这样了解她。

“是啊,苏茉,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我兄弟的病,结婚三年我都没有碰过你,便宜你了,不过我看着你还是有些姿色的,这样吧!兄弟,试试这个女人,看看他能不能让你有了性趣,要是可以,哥哥做主把她送给你了怎么样?哈哈哈!”说完话,岳一鸣不顾苏茉的脸色,直接抱起了白雅。

“来,兄弟,哥哥给你打个样儿!”

说完话,岳一鸣直接抱起白雅亲吻了起来,白雅看了苏茉一眼,眼睛里闪过得意更加配合的扭着腰肢,嘴里支支吾吾的让在场的人都大声的吆喝着,突然,一扭头,岳一鸣直接拽掉了白雅身上的外套,露出了里面性感的小吊带,一低头,吻上了白雅白嫩的胸口。

“啊!”白雅娇喘着,苏茉丝毫不怀疑这两个人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人,随时都可能上演一出春宫大戏。

“岳一鸣,我才是你的妻子,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表子配狗,天长地久吗?岳一鸣,我真是瞎了眼了,当成才跟你维持这三年的婚姻。”

“呵呵,你现在后悔了,那你当初干什么去了,我告诉你,你现在也不过只是顶着一个岳太太的名声罢了,既然你现在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离婚,我早就看腻了这张脸。”

岳一鸣冷淡的说着,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就是用一个人的冷暴力逼另一个人分手。“你应该还记得结婚前你亲手签下的财产证明吧,离了婚,你可是一分钱都拿不到。”岳一鸣冷冷的说着。

“呵呵,呵呵!”苏茉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人,当初的自己是那么的屈辱,才会这样荒唐了这么多年。

苏茉最后看了一眼,终于是走出来包间,只是,一出包间,整个人好像被抽走了浑身的力量一般,跪倒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

突然,一双手掺着苏茉慢慢的站了起来。苏茉抬头,来人似刀刻的脸,利鹰一般的眸子,薄唇不怒自威,冷峻潇洒,只是苏茉早就没有了欣赏的意思。男主一双精明的眼睛早已看透了一切,终究还是心疼这个可怜的女子。

拉着苏茉的手不管不顾的走了进去。推开门的一瞬间,苏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包间里一瞬间冷掉的气氛。

“褚总,你怎么在这里,快来快来!在这里见到您真是蓬荜生辉啊!”岳一鸣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褚明远这样的大人物。岳一鸣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刚刚站起来就看见了褚明远身后的苏茉。这是怎么回事!

“介绍一下,这是我带来的女伴,原来岳总在这里风流啊!难怪生意做的一日不如一日之前听你说,自己总是有个甩不掉的牛皮糖老婆,既然这样,我倒是愿意接手,不知道岳总肯不肯放啊!还是说,我们之间的合作岳总也不是很想做!嗯?”

褚明远睿利的眸子看着眼前的一行人,他记住了。“哎,不要这样啊!褚总,生意是生意,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

岳一鸣瞬间急了起来,没有想到褚明远来真的,但是褚明远这单生意做好了,他可以多少年不愁,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褚总,你还是不要太过分了,这个女人算是个什么东西啊!没有名气没有姿色,您还是不要被他迷惑,免得降低了您的档次。”

一旁的白雅没有想到苏茉身边还有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有丝毫的考虑便脱口而出。

“啪!你胡说什么,我说话有你插嘴的余地吗?要不是老子捧你,你算个屁,敢得罪褚总,不想活了你!”

岳一鸣一巴掌硬生生的让白雅住了嘴。不敢再说话。

“呵呵!”褚明远一声冷笑,微笑不失礼貌的看了众人一眼,重新拉起了苏茉的手,淡然的走了出去,全场,苏茉蒙圈。

酒吧之外……

“我送你回去吧!”褚明远看着这个外冷内热的女子,眼睛里意味不明。“不用了,刚刚谢谢你!”

苏茉疏远的说着,这个人她也只有一面之缘罢了。她不是那种揪着人不放的。

“苏医生,我只是想要跟你讨论一下明天的手术,虽然我对您非常放心,但是我还是可以问一下自己的病情吧!”

苏茉看着微笑的男人,难以拒绝,这才上了车。一路,两人无语。

“苏茉,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刚刚的提议,世界上不是非他一个人不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把他们像蟑螂一样的踩死,随便你想要怎么做!”褚明远开着车说道,苏茉意外的转过头,男人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谢谢你,褚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很多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好了,我到了,谢谢你!”

苏茉转身,没有一丝留恋。连认识多年的岳一鸣都不能相信,她还奢望相信谁。夜色中,张狂的玛莎拉蒂消失在夜空里,像一抹流行,璀璨耀眼,苏茉,我们来日方长!

苏茉只当刚刚的事情是个意外,至于褚明远说的话,她也从来没有放到过心上。她这样的身份只希望有个安稳的家就够了。

苏茉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她住着所有人都仰慕的大别墅,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痛苦。远远的,苏茉纠结着着,只是车里的两个人却是那样的不安分,她刚刚没有注意,只是现在却看得清清楚楚,车里面的女人不是白雅是谁,没有想到岳一鸣这样的明目张胆。

在车里的白雅也是这样,只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外面踌躇不前的女人。苏茉,你终于回来了,我就是等着你呢!我现在就让你知难而退。

“啊!一鸣,我好热啊!一鸣……”白雅突然加大分贝的声音让苏茉浑身不舒服。

“啊!唔!”白雅持续发威。她永远都知道怎么对付苏茉,她永远都知道苏茉最在乎什么。

苏茉直挺挺的走过去,她决计忽略两人。

在两个人下车之际,苏茉先一步的走了进去。

“岳一鸣,啊!这个不孝子,那么好的老婆你不要,你偏偏要这个没人要的狐狸精!岳一鸣,你知不知道她很早之前就堕过胎啊!在学生时代她就已经勾三搭四了,你是不是瞎了啊!”

岳山早就知道了门外的两个人在卿卿我我,只是他想着只要不进门来,他就可以忍住好好的说说岳一鸣,实在是没有想到啊!

“爸,我告诉你,我不管你说什么,我心里自始至终爱的人永远都只有小雅一个,你不要再费任何心思了,我对她是不会变得。所以,不管你怎么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抛弃她的,您最好死了这条心。”

岳一鸣看着岳山,这是父子两个之间的对峙,只是这其中最难受的却是苏茉,她的心在刚刚被扎的千疮百孔,她以为岳一鸣只是变心,只是受不了外面花花绿绿的诱惑,没想到,原来岳一鸣从来都没有爱过她,从来都没有。可怜她糊涂了这么多年。

“你,你这不孝子,你是要气死我啊!”岳山扶着自己的胸口,起伏不定。

全程,苏茉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岳一鸣护着白雅,她却只能孤军奋战。面对他的指责和发难。

“呵呵,苏茉,我还没说你呢,我的好老婆,我应该好好的夸夸你的好手段,三年前,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计策让我爸非要逼我娶你,现在又让我爸抛弃我这个亲生儿子,站在你那边,呵呵,苏茉我小看你了是不是!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苏茉只是淡然的看了岳一鸣一眼,她无话可说,她说什么岳一鸣都不会信,干脆什么都不说。

苏茉来到岳山跟前,在这个家里对她好的人只剩下岳山了。

苏茉安慰着岳山,岳一鸣却是看都不看一眼,抓着白雅的手上了楼,那样理所当然。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