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陈凡张丽的小说系统之开局成王在线阅读

系统之开局成王

时间:作者:一语惊天来源:zzy

系统之开局成王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凡张丽的最新小说由一语惊天写的,系统之开局成王免费在线阅读:洪七公喊我前辈,张仲景非要拜我为师,孙悟空非要和我拜把子,食神对我甘拜下风,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神级斗图群...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不识抬举

江南市,民工市场。

一身灰尘的陈凡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台刚拆开的苹果6手机。

陈凡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今天是女友张丽的生日,俩人相恋了四年,双方约定毕业后就结婚。

为了给张丽准备生日礼物,陈凡趁着课余时间在工地上做兼职,辛辛苦苦两个月下来,总算是给张丽买了一款水果6玫瑰金的手机,相信她看到一定会很高兴吧。

激动之余,陈凡打开手机,给新买的手机下载了一个扣扣,刚登陆上去,陈凡就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名字叫“神级斗图系统”的群里面。

“神级斗图系统?什么鬼?”陈凡一愣,就看到群里面有不少人在噼里啪啦的水群。

丐帮长老洪七公:“言归正传,要论武功,当属我丐帮的打狗棒法最厉害!”说完他还发了一张打狗图。

西毒欧阳锋配上一张蛤蟆图,不服道:“楼上的不装逼能死?你都说了是打狗厉害,要论打人,还是老子的蛤蟆功牛B!”

神医张仲景弱弱的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夫参悟百年,终成《伤寒论》,从里面随随便便配出一副药,就能毒死楼上的两个渣渣!”

这是一群深度中二的逗比么?

还洪七公,欧阳锋?你怎么不叫苍井空?

陈凡也是一个斗图狂,在他的手机里不知道收藏了多少个暴走图,用其中一张的话来说,当初进入这个群,以为大家都很厉害,结果什么jb没学到,表情倒是收藏了一大堆。

看他们各种图斗得天昏地暗,陈凡也忍不住手痒的画出一把手枪发了出去,然后鄙夷道:“你们是有多无聊,居然讨论古代的武功,现在是科技的时代,任你们功夫再高,老子一把枪就能干掉你们。”

刚发出,陈凡就惊呆了,只见手机屏幕上面突然多出一个这样的画面,一枪,一棍,一个蛤蟆,还有一本名叫《伤寒论》的医书pk了起来。

最后那把枪连开了三次,棍子,蛤蟆,医术硬是被打碎,然后消失不见了!

整个群瞬间安静了。

洪七公:“……”

欧阳锋:“……”

孙思邈:“……”

与此同时,陈凡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道机械般的声音:“滴,尊敬的斗图系统会员陈凡,您消耗系统赠送的二十个斗图币,兑换了捷克CZ83型手枪一把,接连击败三位对手,斗图获胜,得到六十个斗图币,剩余六十个斗图币,作为获胜方,您将随机拥有洪七公的《打狗棒法》,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神医张仲景的《伤寒论》等其中任意一本秘籍,是否领取?”

陈凡懵逼的左右看了下,发现身边没人和自己说话啊,那这个声音是从哪儿来的?

“是否领取?”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领取!”陈凡做梦般的说道。

“滴,恭喜您领到洪七公的《打狗棒法》,秘籍已经发放到您的钱包里面,您可以随时提现!”

陈凡急忙点开钱包,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百宝囊的功能,百宝囊里面显示:《打狗棒法》x1,捷克CZ83型手枪x1

我擦,这……这居然是真的,还有,扣扣的老板麻花疼啥时候推出了百宝囊这个功能?

就在陈凡疑惑不已的时候,路边缓缓停下一辆奥迪A8,接着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成熟靓丽。

女子正是陈凡的女友张丽。

看到女子的瞬间,陈凡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说道:“丽丽,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说完他还把手中的水果6递了过去。

似乎是没意识到手机里面那个神级斗图系统的重要性。

然而张丽看都没看,而是冷着脸对陈凡道:“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陈凡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可置信的问道。

“那是因为我!”与此同时,张丽身边的帅气男子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凡道。

“马军,是你?”陈凡这才注意到男子,顿时就认出了他!

马军,江南大学中医系高材生,同时兼任学生会会长,帅气多金,不乏追求者,只是陈凡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主意打到张丽的身上。

马军以俯视的姿态看着陈凡说道:“你叫陈凡对吧?人如其名,将来注定成为一个平民,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像你这样的垃圾是配不上张丽的!”

说完话后,马军就回到了一旁的奥迪A8内,似乎是不屑于多看陈凡一眼。

而张丽则是神情复杂的看了看陈凡,最后说:“陈凡,忘了过去吧,你和马军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能给我想要的,等我跟马军结婚了,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会替你美言几句的,说不定你毕业后,可以直接去马军家的公司上班!”

第2章 穷鬼一个

“呵呵,滚!”陈凡冷笑了几声,他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的道。

他陈凡在爱情面前可以卑微,但,绝不卑躬屈膝!

“哼,狗坐轿子不是抬举!”

张丽吃了个瘪,恼羞成怒的冷哼一声踩着高跟儿鞋就上了奥迪A8。

目送着车子扬长而去,陈凡苦涩的笑了笑。

四年的感情在金钱的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可笑,可笑!

旋即转身往学校走去,刚走到学校门口,陈凡就被叫住了!

陈凡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大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抱怨道:“老三,你跑哪儿去了?”

胖子名叫黄森,是陈凡在江南大学的室友,外号黄胖子,或者是黄老二,不过为人挺仗义的。

“二哥,怎么了?”陈凡不解的问道。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可是姚钰的生日啊,人家在江南大酒店请人吃饭,尤其是指名道姓点了你!”黄胖子瞪大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话又说回来了,你小子可以啊,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能让校花主动邀请你,老实交代,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知道,姚钰作为江南大学全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人长得漂亮不说,待人更是真诚,别说她的生日了,哪怕是身高三围也是众人皆知。

听到今天是姚钰的生日,而且对方还主动邀请自己,陈凡也是一惊,不过他旋即就释然了,曾经陈凡在校外做兼职的时候,无意中捡到了姚钰的钱包,陈凡把它还给了姚钰,没想到她还记得。

刚失恋,心情不好的陈凡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拗不住黄胖子的死拖硬拽,最后俩人只得步行走向江南大酒店。

刚到江南大酒店的门口,陈凡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给人家庆生,貌似没带礼物啊,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于是陈凡转身就想回去买点礼物,可这时,对面走来了一对情侣。

陈凡一看,发现竟然是张丽和马军,张丽小鸟依人似的把头贴在了马军的胳膊上,表情之上止不住的幸福之色。

张丽显然也是看到了陈凡,先是一惊,继而冷冷的道:“陈凡,你要不要脸了,都跟你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你居然还跟踪我!”

“张丽,别以为傍了大款就牛B了,跟我家老三分手是你的损失,再说什么叫跟踪你?是姚钰邀请我家老三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的,你别自作多情了!”一旁的黄胖子见陈凡的脸色很是不好看,瞬间就明白肯定是张丽跟他分手了,因此,黄胖子冷冷的还击道。

马军双手插在裤兜里,表情不屑的打量了陈凡一眼,挖苦道:“真是笑死我了,一个穷屌丝居然会被邀请?如果姚钰真的邀请你,我直播吃翔!”

瞧见对方如此的羞辱自己,陈凡一怒,刚想发作的时候,从酒店里款款走出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一身红色长裙打扮,典型的瓜子脸,五官十分精致,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脱俗的气息。

女子正是姚钰!

姚钰看到陈凡后,美眸一亮,快步迎了过来,嫣然笑道:“陈凡,你来了!”

陈凡笑了笑,说道:“生日快乐!”

饶是他也不得不眼前的女子感到惊艳,实在是太美了,什么张丽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一旁的张丽和马军表情一呆,他们没想到姚钰还真的认识陈凡,一时间,马军的脸色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谢谢,大家都别站外面了,快进去吧!”姚钰客气了下,这才招呼起剩下的人。

陈凡点了点,正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黄胖子说道:“慢着!”

黄胖子看着一旁脸色阴沉的马军说道:“刚才是谁说要直播吃翔来着?你要是个带把子的男人,就兑现吧!”

马军一怒:“黄森,你别太过分,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现实的巨大反差令他郁闷不已,更多的确实嫉妒!

他马军要钱有钱,要长相也不差,可好几次跟姚钰表白都遭到了拒绝,眼下看见姚钰和陈凡的关系貌似不错的样子,这令他如何不嫉妒。

眼见两人有愈演愈热的趋势,陈凡急忙开口道:“二哥,算了,我们进去吧!”

今天毕竟是人家的生日,把事情闹大了不好。

一行人进了酒店后,发现里面来了很多人,各个都是俊男靓女,不过大多数陈凡都不认识。

刚一进去,陈凡就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不友好,有不屑,有鄙夷,估计自己是所有人中穿得最寒酸的吧。

相反,马军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生日快乐,然后只见马军率先走到姚钰的跟前,从身上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深情款款的看着姚钰说道:“姚姚,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专门托人从奥地利空运过来的施华洛世奇水晶项链!”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盒子被打开,一件发光闪闪的项链暴露在了空气中,众人皆是一惊。

“马军有钱啊,要知道这施华洛世奇可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水晶首饰制造商,光是他手中那个项链,价值绝对不低于五十万!”在场有识货的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哗!”

一时间,在场的女同胞看向马军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尤其是看向那个项链的眼神更是火热不已,爱美是人的天性,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水晶饰品的诱惑力。

至于张丽,则是一个人在角落里生闷气,按理说自己才是马军的女友,那个项链应该送给自己,可马军却送给了别人。

马军还回过头来得意的看了陈凡一眼,那表情似乎是在炫耀。

穷鬼一个还想跟我争女人!

第3章 假鞋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表露出这个昂贵的项链,哪怕姚钰再怎么矜持也会感动的。

然而,姚钰的表现却令他郁闷不已。

面对如此精美绝伦的项链,姚钰脸上非但没有半点喜悦的神色,反而是皱着眉头说道:“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份礼太重了,我承受不起。”

“哈哈,这脸打得真是太爽了,老三,你快看马军的脸,跟驴脸没什么分别!”黄胖子乐得小肚子直打颤。

见此,陈凡也是笑了笑,暗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爱钱。

一脸猪肝色的马军也看到了陈凡脸上的笑容,在他看来,就好像是嘲讽一样,顿时刺激得他几欲疯狂。

马军尴尬的收回了项链后,旋即看着陈凡阴阳怪气的笑道:“陈凡,你笑什么?难道是嫌我送给姚钰的礼物太小,你有更大的?”

他这话纯粹是诛心之论,目的是要把陈凡架在火上烤。

马军的话起了作用,顿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了陈凡身上,姚钰也是美眸微亮,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老三,到你了,来,也让我看看你准备了什么礼物?”不知情的黄胖子伸手挤了挤陈凡,挤眉弄眼的道。

陈凡看了看姚钰,不由得苦笑道:“不好意思,来得太匆忙,我没准备什么礼物!”

“什么?老三,你丫的竟然没带礼物?我擦!”黄胖子也是一惊,接着只见他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个生日贺卡,悄悄递给陈凡低声说道:“你用我的吧,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陈凡摇了摇头,没有接,毕竟这是黄胖子给姚钰的,现在给自己算怎么回事。

瞬间,所有人看向陈凡的眼神更加不屑了。

“这是哪里来的逗比?给人庆生也不带礼物,还居然好意思进来!”

“你们看他穿的衣服,指不定是个乡巴佬呢,不懂人情世故很正常!”

“……”

马军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又落了回去,小子,你这简直是作死,给人庆生不带礼物,我就看着你激怒姚钰。

然而,姚钰的表现再次刷新了所有人的认识,尤其是马军。

只见姚钰摇了摇头,捂嘴娇笑道:“没事的,我就是过个生日罢了,不至于让大家破费。”

实际上,姚钰一直都知道陈凡的经济状况不好,所以心里没什么失望。

“怎么可能?”马军惊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要知道自己给姚钰那么昂贵的礼物她都不收,陈凡两手空空她却很开心的样子。

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老三,你可以把你这个水果6送给姚钰啊,好歹表示一下心意嘛!”黄胖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提到水果6手机,陈凡这才想起刚才那个神级斗图系统。

之前我画了一把枪,然后枪就出现在钱包的百宝囊里,还可以提现,那我现在再画一个东西,岂不是也可以提现?

想到就做,陈凡走到角落里打开了手机,点进那个神级斗图系统群以后,画了一双高跟鞋儿。

“滴,尊敬的斗图系统会员陈凡,您消耗二十个斗图币,兑换了一双由法国著名设计师克里斯提·鲁布托设计的红色高跟鞋儿ChristianLouboutin,剩余四十个斗图币!”

果然,陈凡的脑海里又响起了那道声音,他如法炮制的点开钱包里面的百宝囊,还真的在里面看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儿。

“提取!”

心念一动,陈凡的手上就多出了一双炫美的红色高跟儿鞋!

与此同时,群里的人似乎是发现了陈凡在线,齐齐炸开了。

洪七公:“前辈,不知道您昨天发的那把枪为何物?竟然破了我的打狗棒法,比全真派王重阳那货的一阳指还厉害!”

欧阳锋:“前辈,我用蛤蟆功跟您换那把枪,下次华山论剑必然称雄,九阴真经是我的了!”

孙思邈:“前辈,我似乎是闻到了枪里面有火药的味道,不知可否交由老夫研究下,老夫愿意用伤寒论跟您换!”

“……”

陈凡没有理会他们,他的心里止不住震惊,再次坚定了神级斗图系统的神奇。

他按捺住心情后,拿着高跟儿鞋就走到了姚钰的面前,说道:“这是迟来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啊!”看到那双绚丽夺目的红色高跟儿后,姚钰忍不住轻吟了一声,美眸瞪得大大的,越看越喜欢!

“龇,我的天呐,居然是ChristianLouboutin!”

“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没听明白!”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双高跟儿鞋的名字叫ChristianLouboutin,是法国著名设计师克里斯提·鲁布托的杰作,做工精致,极富艺术与唯美的气息,有钱都买不到的!”

经过某人的介绍,在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想不到陈凡手上高跟鞋儿这么珍贵,于是乎,众人看向陈凡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马军脸上毫不掩饰的狰狞之色,显然他也认出了高跟儿鞋的来历,止不住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凭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名贵的高跟鞋儿!”

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角落里的张丽,她用手捂住嘴,很是不相信的站出来指着陈凡惊呼道:“你这高跟儿鞋绝对是假的!”

她张丽和陈凡相识了四年,可以说对陈凡是相当的了解了,为了一款过时的水果6也要在工地上干两个月才买得起,更别说这么天价的鞋了。

经她的提醒,众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绝对是假的,他一个穷小子,身上的衣服不过三百块,不可能买得起这么好的鞋!”

“我看也是,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拿假货骗我们!”

“……”

“真不知你们这群人的素质为什么这么低,陈凡又没有说这鞋子是ChristianLouboutin,你们在这里bb毛线,有本事也拿出一双一模一样的啊!”黄胖子气不过,忍不住嘲讽到。

“呵呵?你们居然说这双鞋是假的?”

就在众人怀疑陈凡的时候,包间外面响起了一道冷冷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一个脸上画着淡妆,唇红齿白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