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莫逍遥胡玉萧的小说神行酒侠在线阅读

神行酒侠

时间:作者:从南向北来源:zzy

神行酒侠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莫逍遥胡玉萧的最新小说由从南向北写的,神行酒侠免费在线阅读:以酒成神,品鉴天地美味,莫逍遥带你领阅中古文化,现代佳酿!...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醉仙楼第一酒保

燕京市,华夏首都,现代有名的国际化大都市。

燕京市南安区,发展园中有一栋以香椿木堆砌而成的大楼,走进便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木香。

“这位客官别走,此酒乃是当世酒神莫逍遥酿制,用百花陈酿数年而成的兰生酒,一杯不多只要八八八八八美金,物美价廉,要不要尝一口,尝一口一万美金……诶!别走啊客官,怎么还骂人呢,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

醉仙楼,是在燕京矗立的唯一一座正规灰色场所,里面的服务人员多是穿着古装,一副古代扮相的男男女女,男的有才,女的精通琴棋书画,就如古代卖艺不卖身的青楼,以艺动人。

“醉仙楼”三层是能人异士区域,有酒神莫逍遥,更有当世最会肯蒙拐骗的老道士。

莫逍遥身着秦朝古服,手里是古代乘酒的尊杯酒器,拿着一块湿布小心在上面擦拭。

莫逍遥面无表情,无比认真,待得酒杯放下的那刻眼角的余光扫过郝建,一副道士扮相,手拿着“乐天知命故不忧”的旗子,桌上的签筒多是用来占卜算卦的竹签。

“酒台中的客人本来就不多,被你这邀三两喝的全给弄跑了。”莫逍遥言语冷淡,仿佛在提一件无所谓的事情。

这个名叫郝建的道士,掐指算卦能说会道,在醉仙楼阁当中自占了一亩三分地,据传是全华夏最会肯蒙拐骗的无量老道。

“诶,老大,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我这是在帮你拉客,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你这酒是卖八八八八八吧,我只不过加了个美字,俗说物美价廉,加的这个美字那是好事啊!”郝建脸上堆满笑意,殷勤的看着莫逍遥,手里拿着个算卦盘转了起来。

“坎离震坤,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下下大凶!老大今儿我觉着有大事发生。”郝建右手拂尘扬起,眼轱辘跟老狐狸一样转了起来。

莫逍遥瞥了他一眼,刚准备将酒器放下,醉仙楼二楼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几个男人淫秽霸道的声音传来。

“当*子还立牌坊,叫你们老板娘过来!给老子吹箫,不然我叫人踏平你们醉仙楼!”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因为是木质的屋檐,在三楼的莫逍遥都能清晰的听清二楼发生的事。

莫逍遥一愣,无奈的皱起眉头。

醉仙楼不常有人闹事,一些自认为有势的官方大贾得知一些情况之后在醉仙楼当中都是老老实实,听听姑娘们弹得曲子,品味古代的儒雅风气。

“老大,你说怎么会有白痴敢在咱醉仙楼闹事,还敢寻老板娘的事,诶!诶!老大听我把话说完,别走啊,冲动是魔鬼!”郝建嚷嚷着大叫。

见莫逍遥离开,郝建从宽衣袖里掏出手机,咔嚓对着莫逍遥背影就是几张照片,旋即登录微信拿着莫逍遥照片私自贩卖起来。

“一代酒神,冲冠一怒为红颜,只留帅气背影在人间,一张照片仅售八八八,概不讲价!”

……

莫逍遥从三楼走下,拿出对讲机。

“小林,把二楼那客人的身份背景给我调查清楚,李辰带几个弟兄把二楼治安维持好,我随后就到。”

莫逍遥目光凌厉,往事发地点走去。

……

“知道我爹是谁吗?常委见到都会给几分薄面。知道我妈谁吗?黑手党见到都要礼敬三分!开的就是小姐店还不让碰,听说你们老板娘美若天仙,叫那什么胡玉箫,吹箫一绝,要不给老子来吹吹箫,吹的我心情好了说不定赏个一两千万的!”

一个见状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咧着口大黄牙,右腕上有块全球限量版的瑞士金表,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挡在一群穿着古装的酒保面前,凶神恶煞。

张洋炫富般摇了摇瑞士金表,身后躺着一个流着眼泪衣裳破裂的女人,五弦古筝崩坏了三根琴弦,包厢内洒满了酒液,混乱不堪。

“怎么回事?”莫逍遥面无表情,眸生冷意。

“老大,那客人偏说小翠弹得曲子太烂,叫上保镖就开始砸,几个保镖挡住包厢门口,要不是我发现的早,小翠在里面可就要受委屈了。”黄博穿着秦朝小厮服饰,在莫逍遥耳边解释道。

“客人寻滋闹事?”莫逍遥皱眉。

“对!刚那人还叫着要胡老板来给他,吹……吹……”黄博神色有些慌张。

“说!”莫逍遥目光凌厉看着张洋。

“吹箫!”黄博声音笃定,不禁打了个冷颤。

莫逍遥的神色突变,黄博抬头瞥了眼张洋,心道完了,这位主闹事也就算了,顶多被丢出去,竟敢叫嚷着让胡玉箫给他吹箫,这胆子可真够大的。

“我说那穿的一身白袍的损色,你耳朵是聋了吗?没听见老子说的话?我说叫你们老板娘来给老子吹箫,不然你们这醉仙楼,明天就得查封停业,在燕京这地方还敢干青楼,你们特么还活在梦里吧!”

张洋大笑,轻蔑的目光看着莫逍遥他们,随后走到包厢里,提起倒在地上流泪的小翠,扯着丝绸纱衣,用力一扒,只闻“嘶拉”声裂响,白花一片,小翠细嫩的肌肤暴露在众人眼中,小翠蓦然倒地。

“你!”黄博应叫一声想冲上去却被莫逍遥给拦住。

“老大,再不冲上去,小翠就要受辱了,我们醉仙楼的姑娘何时受过这种罪?”黄博忍不住看向莫逍遥。

莫逍遥冷笑着望向张洋,冷声道“这位客人,别说我不给您面子,现在叫你的保镖离开,跟那位姑娘好好道歉,并且送上赔礼,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因为您是第一次来,我卖您一个面子,如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莫逍遥严词厉声,不给人半点犹豫,这类事情处理多了也成习惯,先礼后兵,毕竟“醉仙楼”这个品牌的脸面在那摆着。

“哎呦!真是能耐,一个小酒保敢跟我说这样的话,嫌自己活得久了吧,你信不信你明天出门就被车给撞死?”张洋皮笑肉不笑。

真不叫张洋说假话,用钱雇人杀人,出了几百万就有一堆人舔着脸来干,准保不出现一丁点问题,死人永远是最安全的。

张洋旋即叫保镖赶走酒保,把外衣外套脱了,添嘴望向小翠,目光淫秽。

“听朋友说醉仙楼老板娘胡玉箫乃燕京第一美女,大菜没到先尝尝小菜也不错,都说醉仙楼的女人不让碰,我看今天谁敢拦我!明我就平了这醉仙楼!”

张洋指着莫逍遥的鼻子大喊,说话间不忘威胁,手腕上金表摇晃倒映着灯光无比扎眼。

莫逍遥嘴角扬起,反是一笑。

威胁反是莫逍遥最不怕的问题,尚且是他最讨厌的问题,在醉仙楼三年貌似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平醉仙楼?国家级总统来了都不敢说这种话!

“黄博把这些保镖打了从二楼丢出去,至于这客人?”莫逍遥打量张洋,冷笑。

“把第三条腿打断,丢出去喂狗。”莫逍遥声音平淡冷漠,就像一座高峰雪山压寨!

黄博听言露出尴尬为难的表情。

“老大,这第三条腿打不断啊,暖绵绵的东西只能动刀子割。”

莫逍遥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果断道。

“那就割了!”

黄博望向张洋转眼又看向躺在地上流泪的小翠,神色骤冷,拿起对讲机。

“清理现场,叫崔师傅磨好刀,迎接醉仙楼新一代太监,干活了!”

“诺!”复古的回应声传来,二楼楼梯口处,紧接着走来几个穿着小厮服装大汉,撸起袖口冲到了包厢前。

“事情办妥当了。”莫逍遥留下一句话准备走,得到命令的保镖一拳轰来便想撂倒莫逍遥。

莫逍遥面无表情,身影突然消失,只是一晃,一脚揣进保镖腹部,在肚皮上留下一个深深的鞋印,莫逍遥稳战如钟缓缓收脚。

另眼只看到保镖飞进包厢,撞开桌椅,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莫逍遥回眸,面无表情盯在张洋身上,张洋打了一个冷颤。

“你知道为什么醉仙楼到现在为止除了你这个煞笔没人敢碰女人吗?或者说,你知道醉仙楼的规矩吗?”

张洋咽了咽口水,一脸茫然的看向莫逍遥,方才莫逍遥一脚着实震慑了张洋,这里的酒保好厉害。

“除了那几个弱女子,这里每一个人都能轻易灭你九族,你在他们眼中,屁都不是!”

“铛铛铛!”

莫逍遥衣袖当中的酒杯掉在了地上,青铜器敲击着木头的声音清脆,围在莫逍遥身边的人就像群狼露出了它们的獠牙,这时的他们是野兽!峥嵘尽露,能夺人性命!

张洋瞪大了眼睛招呼着保镖立马上前,可是连十秒都没到,保镖被全部撂倒,只剩下他孤身一人。

张洋浑身打颤,说话的时候被黄博,李辰二人抬上了四楼密室。

“啊!”

莫逍遥回三楼继续打理着酒器,隐约听到楼上张洋传来的惨叫声,如若无见。

郝建扶着拂尘,一直摇头,听见四楼区域传来的惨叫嘶鸣,暗暗吞了吞口水,

“善哉,善哉,哦不,我是道士……无量天尊,无量天尊……”

……

第2章 磨人的小妖精

“老大,你可真狠,不怕遭报应吗?”郝建讪讪望向莫逍遥。

莫逍遥沉默的时候,让人害怕,城府极深,让人猜不透。

莫逍遥将擦拭好的青铜酒器摆放完好。

“报应?如果我怕遭报应,早活不到现在了。”莫逍遥双眸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郝建不自觉缩了缩头。

“老大,那客人不会真断子绝孙吧?”

莫逍遥摇头“黄博他们不会像你一样没有分寸,教训一顿还是要的,是有几个月没人在醉仙楼闹事了。”

郝建无奈,口喊了一句无量天尊。

“老大听说这些客人又是因为老板娘的事闹得,啧啧,真为他们感到不值,他们要是知道老板娘是个啥样的人,估计得连滚带爬吓出醉仙楼,啊哈哈……”

郝建笑到一半突然不笑了,手上的卦盘动了。

“虎落深坑,大凶!”

郝建冷汗直冒,仿佛被一只毒蛇盘在颈脖处,随时能要命。

“大……大……大姐好!”郝建结巴转头,语气有些迟疑。

莫逍遥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着向酒台走来的倩影,莫逍遥这个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扬起嘴角,皮笑肉不笑。

“你来了。”

胡玉箫一席秦朝嫔妃高贵服饰,穿“浅黄藂罗衫”,披“浅黄银泥云披”,配以芙蓉冠.五色花罗裙.五色罗小扇.泥金鞋;玉手相挽,行步端正得体,具有大家风范。

胡玉箫全身沾脂百花香,五观精致好似天上所有,丰满旖旎的胸脯下有深壑,一眼见不到底;吹弹可破的肌肤,白皙散发着光泽,精致的脚踝,不肥不腻,百看不厌。

身材的黄金比例,一切看来都是那么完美,像是一个堕落凡间的谪仙,那么的美丽。

“郝建,你要不要给我个解释?”胡玉箫柳眉倒竖。

郝建缩了缩头,讪讪笑了笑,故意望了望天花板装作没听见上一句话。

“大姐来,来来来,小的给您让位,我就给你们望风去,不在这打扰了,怪不好意思的。”郝建做羞涩状,三下五除二把道士用品收拾到箱子里,扛着那杆“乐天知命故不忧”的旗子,脚底抹油,屁颠屁颠的跑了。

一溜烟没见着人影,胡玉箫忍不住莞尔一笑,随后坐到莫逍遥酒台前问道。

“小逍遥,奴家真有这么恐怖吗?”

胡玉箫一笑倾城,若是普通人见状估计会惊艳到晕倒,不过对于成天见这张脸的莫逍遥来说,已经免疫。

“人面兽心,吃人不吐骨头。”莫逍遥撇撇嘴,暗自嘀咕,随后抬头看向胡玉箫道。

“说吧,今天过来想喝什么?”

莫逍遥将整理好的青铜器酒杯拿出一盏放在了桌上。

“小逍遥,成天就知道酒,难道就不认为奴家过来就是为了来看你的吗?”胡玉箫咯咯一笑,美眸一挑,故意调侃道。

“每天早晚各一杯,从来没迟到过,正好是下午五点,不快不慢,刚好到点,你说你是来看我的,我还真不信。”莫逍遥眼角的余光扫过胡玉箫,着手将密封的酒罐开封。

“要不你亲我一下,我就信你说的话。”莫逍遥面无表情,貌似在说一件无所谓的事。

“别这么猴急嘛,男人要矜持才会让女生喜欢哦,你这样是娶不到老婆的。”胡玉箫嫣然一笑,笑看莫逍遥,打量着他。

一头碎发,眼眸下留有一道疤痕,这张脸不说好看,尚且不丑,身上是秦朝士大夫的着装。

莫逍遥手拿酒罐朝着杯子倒酒,青铜器杯子上雕刻着万兽,是古代乘酒用的“尊”杯。

胡玉箫的睫毛修长,眨起来特别灵动,见莫逍遥这幅样子,百看不腻。

“小逍遥,今天给姐姐准备了什么酒?”胡玉箫问道。

莫逍遥将酒罐重新封上,将乘满酒液的“尊”杯给胡玉箫递了过去。

“汉宫名酒,百末旨酒,由百草花末旨酿制,此酒又名兰生酒,当时只有皇宫贵族才能偶尔享用,平常我都舍不得喝,就这一杯,多了没有。”莫逍遥肉疼的看着胡玉箫。

胡玉箫一把手大气的把酒杯抓来,先品,再抿,后尝。

酒液呈浊白色,有些微黄,百花百草百料混合,散发独特的清香,酿制的酒香气只要一闻,竟有种沁人心脾的舒畅感,在百草花混合的香气中飘飘欲仙,如走在云层上享受大千世界,又如在森林中感受自然的和美,无比自由。

“尝尝吧,出自当代酒神莫逍遥之手,平常卖十万美金一杯,现在免费给你品尝,作为此酒的第一个客人。”莫逍遥一脸无可奈何,胡玉箫成天在他这酒台前混吃混喝,一天两杯酒看似不多,整整喝了三年,算下来总共两千多杯,没一天重样的。

莫逍遥私人酒窖中密封的好酒几乎被开光了,不止华夏古酒,尚有西方葡萄酒和鸡尾酒,更有罗曼尼康帝以及拉菲这等高级酒酿,三年间莫逍遥的那点存货几乎都被胡玉箫给祸害光了。

“好啦!连你都是我的,何必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呢?”胡玉箫美眸扬起,甜甜的声音很是动人,能把人魂都得勾走了,而莫逍遥呢,听着这声音听了整整三年,此时的他心里只是抽痛,为酒窖里雪藏的那些酒感到惋惜。

平常自己都没舍得喝几杯全被胡玉箫给败光了,一想到这莫逍遥恨不得找个豆腐块撞死。

“行了,喝完赶紧走,看到你我心就莫名的痛。”莫逍遥露出为难的表情,叹了口气。

“什么事等我喝完这杯,小逍遥不要着急,等着姐姐的宠爱。”

胡玉箫注意力都被酒勾了去,每天两杯不多不少,天天享受由酒神酿成的佳酿,全球也仅此胡玉箫一例。

莫逍遥一脸无可奈何,酒罐既然打开,那再想密封上肯定是不行了,这些余下的酒要么是莫逍遥自己喝了,要么是给醉仙楼的人一一浇上一杯。

在胡玉箫喝酒之时,莫逍遥也会自己品味一番,自酿自饮,品鉴世上最顶尖的美酒。

百末旨酒,汉宫名酒又名兰生酒,乃是莫逍遥取百种可以使用的花草,经过千番比例试验调制而成,沉淀数年。

胡玉箫先是优雅的将酒杯拿起,接近琼鼻,嗅着酒香,胡玉箫深吸一口,扬起尊杯先是一抿,酒液入口即化,花草般的清香刺激味蕾,微酸味,甜味,回味后有一丝辛辣。

犹如冰火两重天,花草香味从口中逐渐扩散,如一颗深水炸弹突然炸开,一股清凉温热的气味从喉头顺至丹田,在胡玉箫张口的刹那间,百花酒香传出。

酒精度三十四度,一杯下去不会醉,让人回味无穷。

酒香味在口中存在了一刻,再次一品酒香竟然消失。

胡玉箫饱含着疑惑再次下口,扬起尊杯,这次不是再抿一小口,在口腔包容适当的酒量时胡玉箫一口咽了下去。

“嘭!”

九十九颗深水炸弹在胃里翻江倒海,从兰花,桂花,荷花,牡丹……九十九种味道既是分散又相互交融,酒味宛若分散成九十九股气流相互交错,又因为密度的原因不能结合在一起。

同时产生的味觉反应是巨大的,胡玉箫紧闭着双眼细细品析,每一种味道给她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喝一杯百末旨酒胜过喝千杯佳酿,这话不是虚言,酒神莫逍遥出品必出精品,在当代莫逍遥酒神的地位不容撼动!

品析一刻后,味蕾间的花香味再次消失,一抿一口后不腻反喜。

“小逍遥,你这酒怎么没一点余香?是不是偷工减料了?”胡玉箫奚弄道。

莫逍遥正巧刚倒新一杯的酒,突然一愣,差点连同酒罐一起摔在地上,雷的个外焦里嫩的。

莫逍遥用嫌弃的眼神望着胡玉箫,心中暗暗抽痛,平常这酒他都不舍得拿出来,酒神的名头摆着,偷工减连岂不坏了名声。

莫逍遥将酒罐放好,拿起杯新盛满酒液的尊杯,眼角的余光扫过胡玉箫。

“百末旨酒,因名而意,由百花酿制,可不是只有九十九种味道,当你没感觉到余香味的时候,其实余香已经在你口里了。”

莫逍遥随手扬起酒杯喝了一口,一番品析后再次道。

“有一种花名海棠,花色多种,无味,被人称赞为百花之尊!”

莫逍遥在调制百末旨酒之时,最后以海棠花结尾,海棠花虽然无味,但细细品尝后却有一股自然芬芳味,引人入胜反而催使人更有喝下去,将酒液品鉴下去的欲望。

只见胡玉箫缓缓睁开双眼,纸醉金迷间发现酒杯已空,抿嘴回味起刚才那股味道总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小逍遥,再给姐姐倒一杯。”胡玉箫眼神若秋水,魅意无限,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莫逍遥性取向正常,但三年面对胡玉箫的他,对此类眼神已经免疫,莫逍遥扬起杯子喝酒不以为然。

“每天两杯,规矩不能破,算上你刚喝的那杯酒今天已经满了。”

莫逍遥刚准备将酒杯收起来,手当即被胡玉箫抓住。

只见胡玉箫挑眉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喝酒后的胡玉箫,两靥微微泛红,眼有离愁,眸如秋水动人,口中有热气传出,在莫逍遥面前显得旖旎,两人相互对视,胡玉箫蓦地坏笑一声,拉过莫逍遥手臂,女流氓般猛地在莫逍遥脸上亲了一口。

一个鲜红的唇印深深印在莫逍遥脸上,很**。

第3章 因果报应

莫逍遥表情突变,瞪大了眼睛看着胡玉箫。

“小弟弟,来姐姐来疼你,这个吻就算还你的酒钱,再给姐姐来一杯。”胡玉箫神情在喝了酒后略有些迷离,手抚在莫逍遥的脸上,划拉一下。

腐女当道,醉仙楼简直是男性的地狱,莫逍遥就这样被胡玉箫**着,饱满的酥胸挺了上来,猛地靠在了莫逍遥的身上。

莫逍遥浑身打一个惊颤,要是其它女人对他如此,莫逍遥绝对照单全收,可是身前的女人名叫胡玉箫,要说容颜在全华夏都能排上名号,若说狠辣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不知道什么时候阴你一下,让人从天堂跌入地狱。

莫逍遥咽了咽口水,在爽与痛中经历百般轮回,胡玉箫体香混合着百花香酒气直入鼻息,饱满温软的感觉传递胸前,莫逍遥鬼使神差揉住胡玉箫。

胡玉箫感觉到莫逍遥的咸猪手乱碰,最后甚至在翘臀上揉捏了一把,胡玉箫浑身一抖,感觉被电流穿过了全身,两靥巧红,完全趴在了莫逍遥身上,一只手挑起他的下巴,缓缓道。

“咯咯咯,小逍遥别不老实哦。”胡玉箫用力扒开莫逍遥的咸猪手,微笑面对,声音充满磁性,胡玉箫具有天生魅性,世上的男人只要是性取向正常的都要被胡玉箫征服!

不单美丽,尚且气质绝伦,敢说天上天下就此一份。

胡玉箫甜声一笑,一把将莫逍遥推到了摆放酒液的柜前,壁咚!

“嘭!”莫逍遥撞向酒柜,盛放在酒柜上的名酒都是一颤,若不是莫逍遥将其稳住酒柜里的酒全得掉下来。

莫逍遥处于被动,他也不是一个胆小的人,见胡玉箫大美女如此**,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莫逍遥挽过胡玉箫的腰间,脸一下就凑了上去,相互能闻见各自的呼吸声。

“小妞,不要玩火啊!”莫逍遥放荡一言,笑了笑,咸猪手在胡玉箫翘臀上一掐,柔嫩感外加一股温存遗留,

“哎呦,小逍遥毛张齐了吗?还敢在姐姐的地盘,**姐姐?”胡玉箫咯吱一笑,反手掐在莫逍遥的穴位命门上,莫逍遥悚然一惊,身体一颤。

“小妞你也是够狠的。”莫逍遥挤出一抹微笑,他身体的命门只有他和胡玉箫知道,脑后的天柱穴是莫逍遥唯一的弱点,若是以内力冲击穴位,那么莫逍遥体内的内力将会崩溃,昏迷数天。

莫逍遥见胡玉箫如此这番,淡然一笑,看似报复,手臂不听话的在胡玉箫翘臀上抓了一把,惹得胡玉箫娇嗔一声,柔暖细腻的触感,有股温存留在手掌中,莫逍遥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想再抓一把,却猛地被胡玉箫推开。

胡玉箫脸色红润的瞪着莫逍遥,怨念的看着他“你可越来越不老实了。”

莫逍遥耸了耸肩“天天在我这白喝酒,收点利息。”

胡玉箫听言,咬牙切齿的看着莫逍遥,哪还有刚才的一点霸道。

“行了,有时间给我吹几首萧曲听听,上次那首平沙落雁还不错,如果你有兴致给我吹箫我也不建议。”

莫逍遥随口一言带着些默然,见胡玉箫走开,着手开始收拾桌上留下的酒器。

没等胡玉箫反应莫逍遥已经把“尊”杯给收了起来,见此情况胡玉箫想喝到第二杯百末旨酒显然不可能。

莫逍遥向来是惜酒如命,给胡玉箫的品鉴的酒液都是经过多年酿制的佳酿,在市场上酒神酿制的酒液通常是有市无价,有些富商大贾甚至都把莫逍遥的酒液当做艺术品收藏。

胡玉箫冷静下来,一脸娇怨盯着莫逍遥,被一大男人占了便宜,这事情哪能善终。

“五年合同,还差六百三十七天,想要听萧可以,准备好酒了,姐姐免费给你吹!”胡玉箫嘴角勾起一抹诡异弧度,目光森寒,不禁让莫逍遥打了个寒蝉。

女人生气往往是最可怕的,怒砸锅碗瓢盆没什么干不出来,莫逍遥真怕胡玉箫一言不合上来给他几巴掌,脾气上来拳打脚踢,莫逍遥还不能反抗这叫什么事!

留下一句话胡玉箫置气的走开,衣袍一摆,两手相合怒气冲冲的走了。

莫逍遥头也没抬,听到胡玉箫脚步声响起,渐行渐远。

郝建拿着“乐天知命故不忧”的旗子,在醉仙楼三楼酒台的区域外堵住了一堆人。

“坎离坤,叉叉圆叉叉,虎落大坑此乃大凶之地,这位客官就不要再往前走了,贫道掐指一算,你等下会有血光之灾!”郝建掐指一算,一副神棍的模样,拦着一群人不让他们进调酒区,用算命撒泼。

“什么?你说你要叫经理?我跟你讲明白咯,你叫总经理过来都没用!‘醉仙楼’最大的就在里面喝酒,**,你叫总经理来,你看他敢不敢管!”

“施主,打人是不好的,我们要讲究一个和和美美,无量天尊!”

将望风的工作做得很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三楼酒水区域门口堵了十三个人,就差引起众怒。

郝建认为众怒不可怕,莫逍遥和胡玉箫的混合双打更让人绝望。

郝建脚在打摆,这样堵在酒水局域门口,见着几个带着金链子的土豪带的五大三粗的保镖心里咕噜。

“莫逍遥跟胡玉箫是不是在里面恩爱上了,都一个小时了,这场面快压不住,待会动气手来双拳难敌四手啊,大爷大妈你们快点吧!”

郝建心里崩溃,蹲坐在三楼酒水区的门口,故作神秘,气定神闲,指着一个土豪的黑人保镖。

“这位客官,我看你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我这里有吉祥天宝玉葫芦一瓶,只要十二万美金,保你一辈子福泽,大富大贵!来来,算卦不要钱啊!”

郝建不说不要紧,一说群众的情绪一下就爆发出来,群情激愤,这么多人都是被莫逍遥酒神名头吸引来的客人,自从喝了莫逍遥酿制的佳酿,再喝其他酒跟糟糠无样,喝一口吐一口,跟酒神佳酿是若云泥般的差距。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免费给你们算卦还打人呢,真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你们别给我动手啊,我动起手来连我自己都怕!”郝建拿着拂尘抱头鼠窜,见黑人保镖冲上来揍人,郝建嗷嗷的不停闪躲。

“无量天尊……无量天尊……你们如此不讲理会遭报应的!我将带上天……上你娘个屁,来啊,互相伤害啊!”

郝建在被黑人保镖打了一拳之后,秒变粗汉,不在意道士服装,反手把拂尘丢在地上,尚且撸起了袖口,作势便要冲上去跟这些保镖们打一架,神勇无匹的样子着实让几个黑人保镖都是一愣。

道士要打人了?众人自问。

只见,郝建两脚不停踱步,郝建眼轱辘一转,找寻着保镖当中的空隙,脚底抹油非要撒丫子快跑。

“那道士要跑了,干他!”

“追到他,非得把他打出屎来。”黑人保镖骂骂咧咧,不知说的是哪国语言,哔哩吧啦一阵乱吼,一个黑人保镖堵在郝建面前,挥手就朝他脸上干去。

郝建右眼猛的睁开,手里的拂尘一抖,道袍一促动颇有点大气感觉。

“呔!贫道本来怜悯众生,不愿触动红尘之事,我这尘封百年的宝刀终要出窍,呔,吃俺一刀!”

郝建颇具神棍色彩,道袍袖口中一个吃了一半的香蕉飞撞到地上,在黑人保镖的沿途一踩,当即摔了个狗吃屎。

“贫道不愿意杀生,你们偏偏要跟我动手,那贫道今天便替天执法,呔!”郝建轻叱一声,捋着拂尘挥一挥拍打在黑人保镖脸上,郝建摆出阵势,非要用太极式把几个黑人都揍趴下了。

“魑魅魍魉,受贫道一掌,贫道送你入六道轮回面见无量天尊!”

郝建神棍气息满布,刚蓄势待发准备出手之时,突然停止,一个趔趄差点摔地,背后冷汗直冒。

郝建赶忙停手,收起那副神棍模样,殷勤的瞅着从酒区走出的胡玉箫,讪讪一笑。

胡玉箫两手相合,踩着优雅的步伐从酒水区域里走出,衣袍拖地,一身古装,饱满圆润的酥胸暴露出一片粉白,引人入胜,遐想不断。

“都干什么呢?”胡玉箫美眸微蹙,见着醉仙楼三楼这混乱的模样,怒不可竭。

方才被莫逍遥占了便宜,胡玉箫此刻依旧有些不甘,微怒的表情让郝建害怕,让等在酒水区域外的土豪神魂颠倒,这一辈子哪见过这等女子,美丽绝伦,气质上佳完全是梦想中的女神款。

在醉仙楼中见过胡玉箫的人不多,她不喜出现在大众目光下,名声都是被别人私自传出,因为美若天仙的原因,经常被人**,不伐受到男人的追求,这些人一一被莫逍遥挡了出去,说莫逍遥是胡玉箫的护花使者也不为过。

郝建听到胡玉箫声音,浑身一哆嗦,转头望向胡玉箫。

“大……大姐,您完活啦?”郝建神色有些慌张,被胡玉箫瞪了一眼。

“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挡着酒楼的生意!”

郝建一个激灵,收拾好东西,扛着“乐天知命故不忧”的旗子,撒腿跑回莫逍遥那寻求庇护,他是不想跟胡玉箫呆一刻钟,每一秒都是煎熬。

郝建走后,几个保镖堆满笑意,各自将老板的名片拿出。

“女士,我老板是东丰集团的李副总,这是名片请笑纳。”

“小姐,能问问你今晚有空陪我看个电影吗?”

胡玉箫淡然一笑,一笑倾城,闭月羞花,看的富商大贾可是一阵春光灿烂,感觉自己回到初恋的时候,再次恋爱!

郝建跑路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望一眼,见此情形,一声叹息,见到几个招呼黑人保镖揍他的富家大商即将落入胡玉箫的怀抱,畅快大笑。

“六道轮回,天有报应,哈哈哈哈哈!”郝建暗笑,很嘚瑟。

郝建仰头,避过胡玉箫后扛着旗帜,带着道士的算命箱子,手甩拂尘,回到原来的区域,看到正在整理酒杯的莫逍遥。

“回来了?”莫逍遥面无表情。

“恩。”郝建点头,一脸荡漾问向莫逍遥,随后望了望外区域地方“老大,你说就老板娘那样,怎么会有人喜欢呢,吃人不吐骨头,四肢不健壮,皮肤白的出水不健康,一点都没有狂野霸道的气味,现在人的审美真怪啊,老大你天天跟老板娘住在一起不觉得瘆得慌吗?”

莫逍遥神情漠然“能闭嘴吗?你这话说了有不下三百次了。”

郝建不情愿的低下头,继续摆弄道士的那些小东西。

莫逍遥收拾完酒器,抬起手腕瞅了瞅手中的表,表上的时针指向数字六,下午六点恰好是莫逍遥的下班时间。

“我先去换衣服,帮我把摊子给看好了。”莫逍遥叮嘱道,转身便离开。

郝建点头,随手摆弄的道士用品突然散落一地,郝建刚想伸手捡起猛然一愣,郝建见龟壳形状,深吸一口气。

“冲,生,克,绝,**,老大你今天有血光之灾啊!”郝建惊愕叫道。

走着路的莫逍遥听到郝建的嚷嚷声,楞在原地转头,目色森寒,盛气凌人。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

莫逍遥无语,郝建眨了眨眼睛呆萌的看着莫逍遥,装作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