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季桅傅凉城的小说巨星妈咪是万人迷在线阅读

巨星妈咪是万人迷

时间:作者:独上西楼来源:zzy

巨星妈咪是万人迷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季桅傅凉城的最新小说由独上西楼写的,巨星妈咪是万人迷免费在线阅读:五年前,被父母算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五年后,季桅摇身一变成了影后,受千万人追捧。撩帅哥,踩渣男,虐极品,季桅玩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撩过了,季桅拔腿就跑。某人步步逼近,将她锁在怀中:桅桅,你打算带着我儿子往哪跑?季影后眼神闪躲:你儿子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傅凉城伸手将两小家伙拎了出来:喊!两个萌宝大声道:爹地。季桅:...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难产

“生了吗?生了吗?这进去都两三个小时了,也不知道生出来没。”

一个六十岁模样穿着略有些破旧的妇女站在门口,一直踮着脚看着手术室望眼欲穿,脸上神情十分焦急。

“你能不能别晃了,都晃半天了,不就是一个女人生个孩子而已,还能死了不成?”

她旁边坐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脸上横着不少道深褶的皱纹,看上去显的有些丑陋。

“她生的这个可不是什么孩子,那可是钱啊,等这孩子一生出来,交给那家人,找他们要钱,人家可是开大公司,肯定不会小气,到时候拿到钱给儿子买套房,以后娶老婆也就不愁了。”

说到这里,男人猥琐的笑了起来:“还是你聪明,想出这个办法。”

两人正说着话,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病人家属在吗?”

“在在在,我就是!”妇人连忙冲了过去:“医生啊,她生了吗?”

“病人难产,保大人,保孩子?”

妇人一听,毫不犹豫的说:“孩子,当然保孩子,不用保大人,死了也没事,我们只要孩子就行。”

那边只说了要孩子,可没说要大人,当然是保孩子。

护士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像是想着自己是个医护人员,也没在说什么,伸手将手术同意书递给了她。等她签了字之后,快速转身走了进去。

手术室里,季桅躺在手术台上,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衣服,她浑身都疼,像是被人活生生撕裂了一般,疼到连毛孔都在毫不客气都叫嚣着。

“季桅,你给我听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算你死,也要保证这个孩子活着!”

“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为家里做点贡献了,别只当个只进不出的废物!”

季桅颤抖着,脑中不听回荡着进手术室之前,吴翠花跟季淮生跟她说的话。

她不明白,明明她也是季淮生的女儿。

她也是跟他们流着同样血液的人……

护士走了进来,略有些同情的看了季桅一眼,见她眼眶通红,像是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一样。

她心一软,抓着她的手,柔声道:“放心,别怕,我们会尽力救你跟孩子的,相信我们。”

季桅开不了口,也动不了,只能眨了眨略有些僵硬的眼睛。

她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个孩子,她何曾想要,她连怎么有的孩子都不知道,刚怀孕的时候,她还会闹,要把这个孩子拿了。

可他们就将她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像看犯人一样看着她,生怕她伤了那个孩子。

季桅笑了笑,像是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在笑,眼泪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若是这一次,她大难不死,她和他们也就再也没关系了。

生育之恩,她也用这个孩子还清了。

呵,不止如此……或许还得搭上自己这条命。

突然一阵啼哭声在手术室里响了起来。

季桅听见哭声挣扎的睁开眼皮,却是一片恍惚,还没等她看清,便坠入了一片黑暗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无边的痛楚,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季桅觉得自己有些累,像是再也撑不住一样,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阵惊呼声响起:“不好了,林医生,产妇好像快不行了……”

第2章 回国

五年后。

覃州机场。

一个五岁身穿黄色卡通短袖,下身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小男生,拖着同色系的小黄鸭箱子,粉嘟嘟的嘴角微微抿着,稚嫩的脸上显得有些老成。

他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不远处,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她脸上带着大墨镜,将姣好的面容遮了一半,皮肤雪白,身材凹凸有致,一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刚才,一下飞机,就被人借着问路给缠上了。

小男孩本来就微抿的嘴角,不动声色的又抿了一下。

他老成的叹了口气转身折了回去,加快脚步走到女人面前,抱着她大腿清脆的喊了一声:“妈妈。”

感受到那男人的诧异,季桅笑了笑,指着小家伙道:“我儿子,帅吧。”

那男人一看季桅有儿子,顿时找了个理由就走了。

季桅回身,伸手戳了下小家伙的脑袋:“季晖然,叫什么妈妈,要叫桅桅,你这样会把我叫老的。”

季晖然抬头看了季桅一眼,老成的掰着手指叮嘱道:“桅桅,跟你说了多少次,以后没事别老跟陌生人讲话。小心被人拐跑了,到时哭都来不及。”

季桅好笑的勾着嘴角,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然宝你这是担心我啊。”

季晖然连忙绷住脸,不回答。

他伸手抓住季桅都手指别扭都道:“赶紧走了,一会你的粉丝发现你换了航班,到时候你走都走不掉了。”

季桅忍不住又伸手捏了他一下:“然宝说的对,走了!”

一出机场,季晖然看见了远处的身影,眼睛亮了一下。

他抬头看着季桅:“桅桅,是叶叔叔。”

季桅伸手戳了下他的脑袋:“怎么,一看见你叶叔叔,就开心成这样?”

季晖然淡定的摸了下被季桅戳了的地方:“桅桅,以后别老戳我脑袋,这样会显得我很幼稚的。”

“啧,你个五岁小孩子,还知道幼稚不幼稚?”

季晖然认真的道:“五岁小孩怎么了,你可别瞧不起五岁小孩的智商,我可是天才级别。”

季桅伸手摸着他的脑袋:“是是是,我儿子这么聪明,以后肯定不会被人随便拐走。”

车边,叶慕辰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人,目光先是落在季桅身上,随后才看向季晖然。

他笑着道:“然宝,欢迎回来。”

季晖然眼中带着喜悦,明显是很高兴的样子,却还是故作老成的点了点头道:“叶叔叔好,初次回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说着他从他那身后黄色的小背包里,拿出一盒价值不菲的巧克力递了过去。

叶慕辰一脸无奈的看了季桅一眼,像是在说,谁教他的。

季桅耸了耸肩:“你可别看我。”说着打开车门:“走了,然宝。”

季晖然乖巧的爬进了车,随后季桅也坐了进来。

叶慕辰拿着那盒巧克力好笑的勾了勾嘴角,随后将它小心翼翼放在副驾驶上,这才驱车离开。

季桅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一转眼她离开覃州已经五年了。

五年前,她在医院差点死了,好不容易被抢救回来,发现肚子里还有个孩子。

好在,季淮生他们以为她只生了一个,抱着那个孩子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急不可耐的走了。

如果不是因为着急离开,或许,她连然宝都留不下。

第3章 我儿子

她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叶慕辰,叶慕辰问她要不要换个生活。

她那时无路可走,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愿意施以援手的人,她找不到理由拒绝。

她那时年纪小,叶慕辰便出钱让她去了美国留学。因为用的是叶慕辰的钱,她就拼了命学习,想早日把叶慕辰的钱还了。

那几年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连她自己都不敢回忆了。

后来,她兼职做模特,碰巧入了娱乐圈,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好,出演的第一部剧就留下了知名度,从那之后,更是接剧接到手软,只要是能挣钱的,她就拼了命的接。

直到她挣够了足够的钱,还给了叶慕辰之后,这才缓了下来。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工作,否则她大概永远都不会回来,如果可以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碰见那几个人。

可若碰上了……

呵,倘若碰上了,她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当年的事情,也该一并算算了!

回忆戛然而止,季桅闭上眼睛靠在后椅上:“儿子,我困了,先睡会,到了喊我。”

季晖然乖巧的点头,伸手将自己的小黄鸭书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掏出一个充气枕头,吹满了气,将季桅的脑袋扳起来,给套了进去。

季桅好笑的勾了勾嘴角,伸手将身旁的季晖然勾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不愧是我儿子。”

季晖然傲娇的擦了擦脸上的口红,微微绷着嘴角,隐约却还透着点微笑,一脸傲娇的缩在季桅怀中当抱枕。

……

车子在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不用叶慕辰开口,季晖然就立马就温柔的叫醒季桅,声音像是大了一分都会吓到季桅一样。

叶慕辰啧了一声,没说话。

季桅睁开眼,顺手捏了一下季晖然的小脸,随后伸手打开车门,在儿子跳脚前跳下车。

“这段时间先住这吧,这里安保做得好,而且保密工作也很好,你在这也比较方便。”

季桅点头:“我好赖都行,不挑。”

季晖然从另一边抱着小黄鸭书包爬了下来:“是不挑,上一次住了一家条件差了点的酒店,结果自掏腰包出去换了个酒店。”

被儿子损了,季桅也不觉得丢人。

她伸手揉了一下季晖然的脑袋:“行了,别揭我老底了,一会底都给你透光了,再说了,我那不是舍不得我家然宝委屈嘛。”

季晖然淡定的将被季桅揉乱的头发给拨了回去,随后慢悠悠的道:“我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吃点苦有什么。”

季桅抬头忧伤的看着叶慕辰:“你说,有没有什么高科技,能把他变回三四岁,那个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叶慕辰看着她微微一笑:“难。”

季桅:“……”

……

别墅里面打扫的很干净,面积不算太大,她跟然宝住刚好。

叶慕辰特意准备了一个儿童房,里面全是一些电子产品。季晖然平日里最喜欢将电子产品拆了再组装。

这会有叶慕辰陪着,乐得自在。

回来的路上她睡了一觉,这会反倒不困了。

季桅决定出门晃晃,正好熟悉下环境,果然跟叶慕辰说的一样,这里环境不错,出了别墅,季桅漫无目的的走着。

路过一栋别墅时,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季桅也不知怎么顺着笑声走了过去,就看见旁边一栋别墅里,一个浑身穿着粉红色衣衫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草坪上,不知道在玩什么,咯咯的笑着。

季桅看着那小女孩,忍不住想,这孩子看上去跟她家然宝差不多大,不过,到是比然宝活泼多了。

也不知道然宝是遗传谁,天天绷着一股老成的俊脸。

哎,要是然宝也跟这小女孩一样活泼,肯定也特别可爱。

“傅染染。”

一道低沉犹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