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隐写的小说难忘你情深完整版在线阅读

难忘你情深

时间:作者:汉隐来源:zzy

汉隐小说难忘你情深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苏茉褚明远的故事,难忘你情深精彩试读:三年的青春喂了狗,渣男渣女骑在脖子上欺负她他的出现,就像一道光,带她走出黑夜他说,唯情深与你不可辜负她说,余生请对我好一点...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难忘你情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三年青春换一个岳家

以至于后来,父女两个的关系越来越远,反倒是因为自己的姐姐白思瑶学习医术,颇得父亲的喜欢。

“小雅,爸爸有些话想问问你!”白文业看着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女儿,心里也是感触多多。

“爸爸,你有什么话尽管问吧。”白思雯皱起眉头,虽然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知道她的事情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忐忑的就像是缴架台上的犯人,不得不忍受临死前的心里煎熬。

“我听说,你现在和岳氏集团的公子爷在一起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有老婆?”白文业看着眼前的女儿,眼睛里似乎看不到任何的情绪。

“爸,你是听姐姐说的吧!”白思雯没有否认,只是眼睛里的嘲讽挡都挡不住,说什么替她着想,简直可笑。

“你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是不是怀孕了,而那个公子爷却还没有离婚,没有错吧!”白文业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反应,脸慢慢的沉了下去。

“爸爸,我是爱他的,他也爱我,我们在一起有什么错吗?”

“没有错,你爱一个人没有错,但是你应该明白,他有了老婆,你却去当人家的第三者,小雅,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看看你姐姐,如果你当初也好好的学医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看看你哪里像我白文业的女儿。”

白文业皱起眉头,本来就很反感一个个女儿家家的去当什么明星,现在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是,姐姐什么都好,我哪里都不好,哪里都不行,你就去喜欢姐姐一个人吧!反正你也没有真正的把我当你的女儿看过。”

白思雯突然大叫到,她心里的委屈谁问过,就因为她不愿意学医,爸爸从来不会过问她的情况,她在外面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他从来都不会问,她已经早就失去期待了。

“小雅,你在说什么?我在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这件事情就是错!你姐姐学医我是喜欢,但是我作为你的父亲,从来没有反对过你的事业。你以为你的戏怎么来的!”

白文业语气严厉,在这两个女儿之间她确实没有想到过要更偏爱谁一点点。如果没有他这个院长在后面替白思雯周旋,白思雯怎么可能接到那么多的戏源。

“什么……”白思雯突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确实如此,从她刚刚开始就是顺风顺水,她一直以为她足够幸运,也拼了命的证明自己,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孩子啊,爸爸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爸爸是不喜欢你去抛头露面,但是爸爸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你不喜欢医院,爸爸又怎么会逼你去。”白文业看着白思雯,语重心长的说着。

“对不起,爸爸,我以为你心里都只有姐姐一个人。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爸爸,我是真的爱他,从大学里我就爱他。我现在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呜呜”白思雯哭着,看的白文业想要责备的语气都软了下去。

“唉,这件事既然已经这样了,只能委屈苏雅雅了。”白文业早就调查过岳铭飞的妻子就是现在医院里的苏雅雅,他的白思雯已经怀孕了,他还能怎么样,他知道苏雅雅那里一直有一个转正申请,他一直扣着,说不定这个可以补偿一下。

“小雅,你听爸爸说,你现在先听你姐姐的话,先不要去挑明,不要去逼苏雅雅离婚,褚君这个人不好对付,但是你要相信你姐姐可以,所以,你跟你姐姐好好商量,总归可以好好的解决。”

白文业想了良久,这才说到,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白思雯感觉到莫名其妙,这是她的事情,为什么会有姐姐和褚君呢!

“爸爸,什么褚君啊!”白思雯疑惑道。

“你不知道吗?你姐姐跟我说,她认识褚君,你也知道,褚君在业界的反响很不错,如果你姐姐可以拿下他,那么你姐姐以后得事情也会解决了,你姐姐的意思不就是让你暂时不要去逼苏雅雅吗?”

白文业话说到这里,白思雯已经瞬间懂了什么意思了?

眯起眼睛,怪不得白思瑶会这样做,这一刻,白思雯眼睛里划过一抹恨意,自己的亲姐姐原来喜欢褚君,生怕自己逼得苏雅雅离了婚,转而投入褚君的怀抱,这样她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出了门,白思雯看到楼下的白思瑶。悠悠然的走了下去。

“姐姐真是好手段啊!为了自己的事情,连自己亲妹妹都算计进去了。”白思雯语气不忿。“小雅,你已经知道了!”

白思瑶很是平静,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你,小雅,我只是想让你等几天,你说我自私,你又何尝不是,我们姐妹两个可以好好的商量一下,一切都来得及的。”

白思瑶始终不愿意姐妹两个闹成这样。如果白思雯不帮她,她的事情很难。“呵呵,白思瑶,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这么对我,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你等的起,我也等的起,但是我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他等不起,难道你让我到时候挺着人人鄙视的大肚子进岳家门,奉子成婚吗?”白思雯咬着牙,恨恨的说着。

说完话,不顾白思瑶想要说些什么,径直走了出去,她现在就要找到岳铭飞,她一定要尽快嫁到岳家。

医院里……

“苏雅雅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啊!”

“丽文,你怎么在这里啊!”苏雅雅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就觉得背后钻心的疼。

“你还说呢,苏雅雅姐,你让我们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你的伤口已经溃烂了,你要是再不好好的对你自己,恐怕就要留下伤疤了。”

丽文撇撇嘴,看出了苏雅雅的不适,这才起身扶着她慢慢的起来。

苏雅雅开始上班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风平浪静的日子总是太过短暂。

“苏雅雅姐,院长有事找你,你去一趟吧!”

苏雅雅沉思之际,叹了一口气,她这一辈子怎么都不能离开白家这一家子人了吗?苏雅雅直到查完了所有的病房,到了午饭饭点的时候,苏雅雅似乎才想起来要去院长的办公室,苏雅雅可以想得到,平日里她可从来没有被院长叫过,当然除了刚刚来到这个医院的时候。

现在叫她过去能有什么事呢!无非就是她和白思雯的事情。

“当当当!院长,你在吗?”冷淡疏远的声音,没有别人见到院长的那种谄媚。

“苏雅雅啊?进来吧!怎么这么久才过来。”白文业本来想要生气的,自己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没有想到这个苏雅雅既然这个时候才过来。只是一想到自己要说的事情又觉得自己很是残忍和过分,终于还是缓和了脸色。

“院长,不好意思,我刚刚去擦查房了,所以不知道你叫我,过来晚了。”这样的理由可以说是很贴切了,纵然白文业知道苏雅雅是在说谎,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喔,没有关系,我们医院很少有你这样的负责任的医生了。”

白文业似乎很是欣慰的说着。

“院长说笑了,您的女儿白思瑶医生就不错。”苏雅雅礼貌的回答着,职场上的拍马屁谁不会啊?

“喔呵呵,这丫头太过贪玩了。不能跟苏医生相提并论啊!”白文业颇为自豪的说着。似乎真的以为苏雅雅在夸赞她的女儿。

“院长说的是,我这一身的伤,还是因为白思瑶医生贪玩儿,把车开到了大街上,这伤到的是我,如果是别人就不好说了,毕竟和白思瑶医生同事一场,我自然也不能追究什么。”苏雅雅依旧礼貌,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那么中听了。白文业听了也是一阵气恼,白思瑶竟然还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之前早就听说了什么苏雅雅住院,却没有了解过是什么事情,以至于他现在这么被动,这个时候自己准备好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呃,这个,苏医生啊,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道,作为院长我是失职的,作为一个父亲我也是失职的,在这里还希望你能海涵。”

白文业站起身,看着苏雅雅,眼睛里带着歉意,看来今天的事情是不能继续了。“院长,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顺口一说,不知道今天院长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苏雅雅微笑着说道,其实她从一来到这里看着院长,就已经知道了。

“呃,没什么,没什么,就是看了你的转正报告,觉得你还不错,找你过来聊聊,这样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没有错的。

苏医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白文业笑着说道。既然事情没有办法说,可以先给点甜头,相信有了这个,苏雅雅接受起来就会比较容易了,毕竟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么快能够爬上主任的位置,也不简单了,如果苏雅雅识相的话,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可以了。

第11章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嗯,这个报告打了很久了,我以为院长没有看到呢,谢谢院长,我会继续努力的。”苏雅雅点点头。

心里很是苦涩,院长在为了白思雯的事情这样做吧,所有的人不顾对错,不管她是不是岳铭飞的妻子,都觉得她应该跟岳铭飞离婚。

“院长,没有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苏雅雅说了这么多的话,不惜得罪院长,不过是不想听到院长嘴里还没有说出来的话罢了。下班回家,苏雅雅突然觉得几天没有回来,这个家是这样的陌生。刚刚进门,

“姐姐,你回来了,快过来坐吧!”

苏雅雅皱起眉头,什么时候这个家的主人成了白思雯。

“白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这是我的家,我没有允许你进来吧!”苏雅雅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愁容的岳山,心里好歹安慰了一点点。

“姐姐,你不要这么说吗?我今天来是为了见伯父的,毕竟我怀孕了,这件事情伯父应该知道的,这可是岳家的子孙。”

白思雯得意的说着。苏雅雅转头看着岳山,一丝不动,好像从她回来就是这个样子,苦涩的笑笑。

“爸,你是什么意思呢!”苏雅雅平淡的问着,放下包包,踩着高跟鞋,似乎忘记了换掉。坐在了岳山的旁边,从容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口饮尽。

“苏雅雅啊!这个事情,爸爸还在考虑,爸爸自然不会让你离开这个家,但是,你也知道,岳家的孩子也不能在外面啊!”

岳山良久之后才抬起沉重的头,看着苏雅雅,眼睛里满满的一言难尽。“我懂你的意思,爸爸的意思是让我来养这个孩子吗?”

苏雅雅看了一眼得意的白思雯,接下来的话就让白思雯一瞬间变了脸色。“如果你愿意的话,爸爸就是这个意思!”

岳山抬起希翼的目光。看着苏雅雅。“不,不可以,我是孩子的妈妈,这个女人休想染指!”还没有等苏雅雅说话,白思雯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这是她要嫁进岳家的筹码,怎么可能这样放弃。

“爸,你也看到了,她不愿意,我也不愿意。”

苏雅雅冷淡说道。沉不住气了吗?

“苏雅雅,你到底怎样才肯离婚,我已经在准备我和小雅的婚礼了,你何必这样呢,对谁都不好,我们岳家有的是钱,你想要多少尽管说好了,何必为了一点点的赡养费这样拖着不肯放手!”

岳铭飞从来不吝啬用最刻毒的话来侮辱苏雅雅。

“是吗?我要这个岳家,你给的起吗?我用我三年最好的时光换一个岳家你不吃亏吧!”

苏雅雅转过头,眼睛里已然没有了感情,陌生人一样的目光让岳铭飞更加的气恼。“我就知道你是为了钱,别以为这样你就可以狮子大开口,你还不值这么多钱。”岳铭飞讽刺的说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学不乖。高高在上的神情,让人恶心。

“苏茉姐,今天也来的很早哦!”温婧看着苏茉这几日气色似乎还可以。

“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苏茉调皮的说着,只有这群人面前她才能够真正的卸下身上的重担。

“苏茉姐,刚刚主任突然过来让我告诉你,七号病床上的那个病人由你负责了。你赶快去看看吧,这个病人可难伺候了。”

苏茉看了一眼,好突兀,她不是还有自己分配的病人吗?这个区应该不是她负责才对。

“什么,七号,是不是那个最难伺候的老太太!哎哟,李姐,你去跟主任说说吧,这苏茉姐刚刚好了,肯定应付不来啊!”温婧一瞬间反应了过来。

“哎呀,温婧啊,你就不要为难你李姐了,这个都是上面发下来的,我也没有办法,还是赶快去看看吧!免得一会儿老太太醒了又吵吵闹闹的。”说完话,这个叫李姐的离开了,留下苏茉一脸的懵。

“怎么了?七号病人出什么事了!”苏茉一脸坦然。

“哎呀,苏茉姐,你怎么不拒绝啊,你这段日子住院,你不知道,这七号请两天来了一个特别难伺候的老太太,天天大半夜的折腾人,本来没有什么事,还偏偏老爱向主任举报,搞得大家都不敢接近。”

温婧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别人唯恐躲之不及,这苏茉姐脑子是不是糊涂了。“这也没有什么啊!一个老人家罢了,没什么难伺候的。”

苏茉撇撇嘴,说的这么可怕,无非就是一个病倒的老人家。

“苏茉姐,我告诉你,趁现在老太太没有醒,你赶紧去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温婧推着苏茉,想要苏茉去拒绝。

“唉,温婧,好了,没有那么严重,要是谁都不去照顾,这还得了!”苏茉停下来,没有看温婧,接着去了办公室,完全把刚刚李姐和温婧说得话抛之脑后了。“哇!这是什么医院啊,收了老婆子的钱,也不管我,我要去举报你们这个黑心的医院!来人啊!”整个楼道里飘荡着诡异的喊叫声,却没有敢去看看。

“苏茉姐,出事了,赶快走吧!”苏茉刚刚听到声音,一出门就被赶过来的温婧拉着跑了。

“怎么了?”苏茉一路被拉着来到了七号病房门口,里面喊叫的声音,持续响起。苏茉皱起眉头,难道这是她们说的那个难伺候的老太太?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苏茉,我不是说了今天让你守在这里吗?你去哪里了,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你知不知道给我们医院带来多大的损失!”

劈头盖脸的一顿说。

“主任,我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苏茉直言不讳。

“你知不知道这位老太太是重症监护室里刚出来的,出了什么毛病你能负责吗?让你守在这里,你去了哪里?这就是你得态度吗?”

苏茉看了一眼床上的老太太,哪里像什么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的,活蹦乱跳的,分明就是找事。

“主任,既然是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就有专业的护理人员,我一个拿刀子做手术的,你觉得我可以做这个吗?”

苏茉眼睛转转,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这个老人看来是个老顽童啊!“是啊,是啊,我不做手术的。”

老人的一句话,苏茉偷偷的笑笑,有办法了。“你作为一个主治医生,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做不了吗?那医院要你有什么用!”

今日的主任尤其的咄咄逼人。“既然主任知道我是主治医生,我自然有我自己治疗病人的办法,这个就不例外!”

苏茉胸有成竹的说着。

“苏茉,你在说笑话吗?这就是你得办法,不管病人,让病人大喊大叫!”主任显然被苏茉一番无耻的说辞气到了。

“嗯哼,我看的没错的话,这位奶奶应该是肺部有肿瘤堆积,气息不稳,稍有不慎,就要进去做做手术,动动刀子什么的,奶奶,我说的对吗?”苏茉眨着眼睛看着老人。“哼!”臭丫头,坏了她的事。

“既然这样,老人最需要锻炼的就是让一个晚上肺部聚集的废气排出,老人不能去外面吹风,又不能经常走动,这样适当的叫几声对身体很有益,主任应该知道我说的没错!”苏茉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皇天在上,厚土为证啊,她不是有意这样的。“你,歪理,那你也不能让老人这般的喊叫啊!这医院里还有其他人呢!”

“这个我以后会注意的,麻烦主任了!”苏茉点点头,有些歉意的说着,实则眼睛早就已经飘到了偷笑的老人身上。

“好了,好了,你待着吧!”终于清净了。

“丫头,你脑子真好,你吹牛吹的,都打断了老身的思路!”老人的一句话让苏茉笑出声。这还是个前卫的老人。

“奶奶,既然不想动手术,还是不要再这样顽皮了,我刚刚只是说说,你应该知道身体里的肿瘤不适合这样做!”

苏茉并不是就能看出什么长了肿瘤,只不过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病历罢了。“哼,老婆子,死了就死了,反正也没有人管!”

苏茉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慢慢的走过去,扶起了躺在床上的老人,把枕头垫高。“这样舒服一些!”

“丫头,别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不闹了!”苏茉叹口气。“苏茉并没有这样想过,苏茉只是觉得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应该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自己的亲人着想!”

苏茉有些无奈的说着。她看的出来老人的身体算是不错,状态也还行,肿瘤也没有什么大碍。

“哼,你别给我贫嘴,老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哪里什么亲人!”“呵呵!”苏茉听到情不自禁的笑道。

“臭丫头,你笑什么!”“我今天早上还说了这句话呢!我们还是有缘的,奶奶。”苏茉感叹的说着。

“你这么大,还没嫁人啊!要不嫁给老身的儿子吧!”苏茉看着老人一脸的兴趣盎然。

第12章 关于青春

“您不是没有亲人吗?呵呵!”

“你这丫头,你这么大的人了,欺负我一个老人家,害不害臊!”老人家似乎很不满苏茉这样的态度。

“老人家,刚刚可是你先欺负我的,第一天接你,就被我们主任骂了。”苏茉打趣的说着,她尽力猜测着这个老太太的情况。

“哼,那是你们不负责,我都说了我睁开眼睛就得看到人,你们都不在,我不叫你们能过来吗?”没有底气的声音,

“那您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吧,我叫苏茉。”

“丫头,我觉得你这么负责的医生,怎么你们主任感觉跟你有仇一样,我之前也这样大喊大叫的,也没有见她这么说过谁啊!”

老太太像是福尔摩斯一般的说着,看着苏茉的眼睛里满是狐疑。

“这个,没办法,可能天生就是要被人教训,呵呵!”苏茉幽默的说着。她没有向一个陌生人吐苦水的打算。

“丫头,你要是真的没有嫁人,就嫁给我儿子吧!我儿子有的是钱,嫁给她你再也不用这样了,在家里我也有个伴儿了好不好!”很是诚恳的眼神儿。

“呵呵,奶奶,我是没有这个福气了,我已经结婚了!”苏茉没有隐瞒的说着“哎呦呦,可怜我们家没有这个福气啊!”

老人家很是惋惜的说着。不过这样反倒让苏茉了解了一点点,这位老人怕是因为无聊才会这样吧,应该是家里的人都很忙没有人照顾才对。“呵呵。您先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就来。”苏茉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果然在这里?”苏茉进了门就看到了白婉,这一切是谁搞得鬼现在都说的清楚了。“哼!你知道就好。”

白婉嘲讽的看着苏茉,在这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止她。“既然这样,你可以走了,你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我接着就是了。”

苏茉一脸的淡定,她只是时刻告诉自己不值得生气,她来到医院是为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遇见白婉完全是巧合罢了。

“苏茉,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既然在我爸跟前告状,你给我走着瞧,看来上次的车撞得你还是太轻了,你可真是有九条命啊!还有你马上就要离婚了,依你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褚明远,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白婉恨恨的说着,白雅不配合她,她只能自己威胁了,现在有些后悔之前帮助白雅不遗余力的整苏茉,以至于现在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呵呵,你这么一说,我还刚刚想起来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白婉,你觉得他会要一个满身心机的人吗?还是你觉得上次的事情我不会报警,你大概没有想到在别人的手机里,我找到了这张照片,即使你再毁掉监控,有什么用呢!”苏茉顺手拿出手机,找到上次丽文发给她的照片,本来打算删掉的,没想到正好派上了用场!“你哪里来的!好,苏茉,算你狠!我们两个慢慢来!”

白婉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照片在苏茉的手上。踩着自己的恨天高,灰溜溜的走了出去。褚明远!要是白婉不说,苏茉还真的忘了。好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突然想到上次的保镖还有助理说的他很不好……

到底怎么了,苏茉还是不知道。但是她已经相信是褚明远出了什么事情,而不是故意的不出现。

当初以为爱的死去活来彻夜难眠肝肠寸断的人,或许一觉醒来就再也心动不起来了……脑子里突然出现的矫情的话,让苏茉愣神,这句话说的是她和岳一鸣还是……“总裁,这就是近期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了!”

安安分分的站在一旁,看着一脸疲惫的男人。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要你们守着她,保护好她,你们就是这样做的吗?让她一个人面对舆论的压力,让她一个人不知所措!”褚明远睁开鹰一样的眸子,看着眼前战战兢兢的人。

“对不起!”助理看着褚明远,这些事情他无从解释。“现在她遇到什么麻烦了,那群女人真是不让人省心。”

褚明远扶着自己的额头。

“总裁,这些事情你暂且不要管,现在我们已经再不保护苏茉小姐了,您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等到回去了,比什么都重要。”“嗯。”褚明远也知道。有再多的思念都只能先行藏着。

等到他回去了,他会把这些人一个一个都收拾干净了。“奶奶,这些东西我刚弄好的,吃点吧!”苏茉午饭时间拿着一盘一盘的东西过去了人人敬而远之的七号房间。“丫头,这是你做的吗?”

老人家显然很是受用,眼睛里散着星星的看着苏茉。“嗯哼,我自己做的,给您尝尝。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吃饭!”苏茉调皮的说着,她只不过是找了个借口过来陪着这位老人吃饭罢了!相信她很是孤单才对。

“嗯,丫头,果然很好吃,哎呀,你说谁这么有福气有你这样的XF儿啊!简直太好了,这饭做的不比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差了。”

这顿饭吃的很是尽兴,“奶奶,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吗?你明明不需要人照顾的!你现在完全就可以出院了!”苏茉看着老人,不让她再回避,

“你这丫头真不讨喜!”老人皱着眉头看着苏茉。“你怎么看出来的!”随后,又很是好奇苏茉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看过您的病历了,而且这两天,我早就观察过了,您早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可以随时出院,病历显示您非要住院。”苏茉点点头说着,顺便收走了所有的东西。

“瞒不住你,唉,其实老身我啊,家里可有钱了,就想要在这里多住几天罢了,尤其现在有你这样乖的丫头,我还是舍不得走。”一副理所当然我为了你好的样子,让苏茉无奈。

“您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您,只是很多事情还是要沟通的,就像我们这样,开始您不是也不待见我吗?”

“丫头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这样的,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的误会,我老婆子又怎么会不待见你呢,你不知道我和家人之间的误会,你也不会理解的。”老夫人看着眼前的苏茉,眼眶突然湿润,根本说不清楚的事情。

“很多事情确实说不清楚!”苏茉很有感叹的说了一句。

这分明就是她和岳一鸣,岳一鸣追了她四年,后来在她答应的时候,岳一鸣却突然间移情别恋。

尽管她知道,学校里的每个人都在笑话她,追了她四年,岳一鸣一个富家子弟,她被大学里多少个女生羡慕着,可是就在她答应的一夕之间,她又突然间成了所有人的笑话。之间的曲折说不清,道不明,尽管她知道白雅是主动送上了他的床,尽管她也一味的认为岳一鸣仅仅是因为当天想要跟她住在一起,赌气罢了。

只是还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岳一鸣终究还是离她而去。“苏茉姐?”苏茉沉思之际,温婧突然间跑了过来。苏茉看得出来温婧脸上的一言难尽。“奶奶,你在这里先等一下,我做完事情马上回来。”

苏茉带着温婧出了房门。“出什么事情了?”苏茉一脸的淡定。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还能有什么事情让她惊讶。

“苏茉姐,你是不是哪里又得罪了白婉那个女人,刚刚我接到主任通知,说是我们这个部分主任的位置已经定了下来!”

温婧皱起眉头。很是不能理解这个决定到底是为了什么?“嗯?是谁?你这样的表情,应该是我们认识的人吧?”苏茉知道,这个位置早在很久之前就跟她无缘了。所以现在,这个人是谁都没有关系。

“苏茉姐,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会说我,我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来的时间比你迟,医术也要比你差很多,可是我却突然被选成了这个主任。”

温婧很是愧疚的说着,她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决定。“温婧,你不用紧张,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你做了主任,总比别人做了主任好,你也不用替我感到惋惜。”苏茉怎么会不理解温婧的想法,只是她真的不是很在乎。

“苏茉姐,这个位置本来就应该是你的,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努力着,我怎么能够这样心安理得的拿到这个位置,这分明就是白婉故意的。”温婧想要拒绝。“温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是她故意的,她的意思就是挑拨我们,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如了她的愿,你放心吧,我怎么会怪你呢!”

苏茉郑重的抓住温婧的肩膀,她是真的不在乎。“苏茉姐,不管你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马上就去辞了这个位置。”

温婧转身离开。她没有拦住她,她知道温婧的意思,只是既然温婧不想,她也不会这样强迫她。

《难忘你情深》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