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宁清欢顾泽临的小说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在线阅读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

时间:作者:竹子来源:zzy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宁清欢顾泽临的最新小说由竹子写的,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免费在线阅读:为了给儿子治病,宁清欢不得不接受不平等协议。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自己七年前一纸离婚协议抛弃的前夫!七年前他有多爱她,七年后他就有多恨她。可兜兜转转逃不过,往后余生,皆是你。...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你不配

夜晚的‘星空’及其热闹,对于那些寻欢作乐的公子哥们,这绝对是整个A市最好的地方。

宁清欢在中间人的带领下,一步一步的走进星空的最底层,她今夜在这里必须得到一份代孕协议,否则……

“29号,宁清欢!”公鸭嗓的男人一把拽过一旁手足无措的宁清欢,用刺耳的声音报出了名字,黑色的幕帘后,就是这次选人的金主。

宁清欢咬了咬唇,尽管面前只有一块布,她也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打量,一种耻辱感顿时漫上心头。

此时此刻,她就像是被顾客挑拣的商品,但是再耻辱,她也必须硬着头皮上。

“我……叫宁清欢,B大毕业,设计专业硕士……”宁清欢颤颤巍巍的开口,一向自信的她,此刻竟然连一句话都说的不连贯。

幕帘的背后没有动静,公鸭嗓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最后爬上一丝嫌弃,正要挥手示意宁清欢下去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了男人沙哑冰冷的声音。

“就要她。”

那声线带着一丝熟悉,宁清欢整个人都颤了颤。

不会的,怎么可能那么巧。

话落,声音再次乍起,“不过,我想要,自然受孕。”

一语惊四座,公鸭嗓的嘴顿时惊得合不拢。

自然受孕的意思,谁不明白,说白了不就是顺便养个小情人?这尊大佛可已经毙了几十个女孩了,这意思,莫非是看上宁清欢了?

紧接着,宁清欢也一语惊四座了,“不……我不接受,事先谈好的只是人工受孕……”

能出现在这里的可都是达官显贵,被任何一个人看上后半辈子都就吃喝不愁了,她竟然还拒绝?

然而男人一出声,再次让在场的人惊掉下巴,“三百万。”

宁清欢整个人都怔住了,三百万,足够支付团团的所有医药费……

宁小姐,您可一定要尽快,不然您儿子的病可能拖不了太久了——医生的话像魔咒一样萦绕在宁清欢的耳边。

许久,她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好。”

……

之后,宁清欢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娃娃,被人支摆着洗干净了直接扔进星空顶层的总统套房。

星空,是那个男人的产业,总统套房只有一间,从未听说过被谁包过……看来看上自己的这个金主,大有来头。

宁清欢抱着双臂,整个人瑟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像是等待被宰割的羔羊。

忽然,灯开了。

宁清欢死咬住嘴唇,闭紧了眸子。

一双带着熟悉触感的大手轻轻拂过宁清欢的眉宇,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呵,都出现在这里了,何必装的这么无辜?”男人沙哑的嗓音仿佛淬了冰,铺面而来的寒气,让宁清欢忍不住抖了抖。

“宁清欢,你这幅假惺惺的样子,真是令人恶心。”他道。

说着,他抬手掀开宁清欢身上的被子。

宁清欢身上一凉,本能的睁开了眸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对啊,星空,不就是他的地盘,宁清欢忽然觉得自己太蠢了,能出现在星空的总统套房里,除了他,垄断A市所有行业的顾泽临,还能有谁?

男人脸上挂着冷笑,“看来,你还记得我,我的前妻小姐。”

听着顾泽临一寸更比一寸冷的语气,宁清欢心里埋着的那根绵长的细针,忽然发作一般,疼的让她窒息。

“泽临……”宁清欢开口,艰涩的唤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然而随后便倏然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别叫我的名字——”顾泽临的手上攥着因为大力而破碎的玻璃杯,殷红的血液沿着拳头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他说,“你不配。”

第2章 他怎么可能不恨

顾泽临的声音冷的刺骨,依旧是熟悉的声线,却带着格外陌生的语气,宁清欢只能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竭力控制着身体以防颤抖的太过明显。

他还是恨自己的啊……也对,怎么可能不恨呢?

当年,为了护着自己,顾泽临以身犯险,差点死在狼窝里,可是转身,自己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立马投进了别人怀里,他怎么可能不恨?

可他……永远不会知道当年的真相吧。

宁清欢苦笑着,猝不及防的被顾泽临捏着下巴猛地上抬,他眸子里的恨意毫不遮掩,看的宁清欢心头一颤。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装的一手好无辜。”他每说一个字,眸子就暗一分,手上的力度也随着加重。

难耐的疼痛感刺激着宁清欢的神经,脑海里却全是七年前的场景。

那时候,她崴一下脚,顾泽临都会心疼好久。

七年前那个温润的少年渐渐和眼前地狱修罗一般的顾泽临渐渐重合,心脏传来的钝痛感越来越重。

“对不起……”宁清欢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顾泽临听清,他看见她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手上的力道不由松了松,又紧了紧。

该死!

顾泽临一把推开宁清欢,面上复杂的表情只维持了那么一瞬。

“宁清欢,你应该明白,怎么取悦金主才能够拿到钱吧。”顾泽临往后退了一步,随意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随即轻浮的翘起了二郎腿,周身矜贵的气质却分毫不减。

他还是那个高贵的顾少,可自己……宁清欢拉着被子往自己身上遮了遮。

然而后一刻,宁清欢忽然感觉到身上的肌肤一凉,她整个人被猛地拉扯到了地上,因为身体失衡瞬时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他此刻是站着的,宁清欢抬起头,顾泽临伸手扣住了西裤上的腰带。

宁清欢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这曾经是他和她夫妻之间十分自然的事情,可……现在,她却只能感觉到耻辱。

“怎么,难道还要我自己动?”顾泽临优雅的半蹲下身子,贴在宁清欢的耳边说道,湿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颈间,宁清欢的整个身体都倏然僵硬了起来。

女人的身体反应丝毫没有逃过顾泽临的眼睛,他眸子一紧,下腹顿时灼热了起来。

“很好,这么快就起反应了,看来没有我的这些年,你越来越饥渴了?”顾泽临的声音没有温度,字字句句都充满了轻佻,看着宁清欢的时候,好似在看一个廉价的玩偶。

宁清欢本能的朝后退了好几步,用手护住了胸前的汹涌。

显然,她很排斥。

顾泽临的眸子有些泛红,看着宁清欢像受惊的小鹿后退一寸,他就逼近一寸。

“你不是想要钱吗?”他说,“取悦我,三百万。”

……三百万。

等以后团团长大了,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妈妈就再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团团小男子汉一样的承诺顿时浮现在脑海中。

与此同时,还交织着医生的话,和那一张张的病危通知书。

是啊,她没得选。

宁清欢缓缓起身,扔开了被子,朝着顾泽临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去,她眼中的光亮好像在一寸一寸的湮灭,最后像个失去灵魂的娃娃,麻木的跪在了顾泽临的面前。

她伸手去解男人的腰带,眼泪无声无息的划过脸颊。

“够了!”顾泽临倏然出声,伸手打落宁清欢的手,沉声呵道,“滚!”

说罢,顾泽临扣好腰带,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宁清欢回神的时候,已经只看到了他的背影。

第3章 无法朝别人伸出手

顾泽临打开门后,宁清欢看到了一个女人,准确来说,一个及其有气质的美人。

宁清欢认识她,她叫乔云溪,现在的当红影后,也是乔家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和顾泽临曾经有婚约。

六年前,如果不是自己,也许嫁给顾泽临的,就应该是她。

乔云溪扭着细腰,风情万种的扑进顾泽临的怀里,柔弱的声音像能将人溺死的弱水,“泽临,怎么样?”

“那些货色,当然比不上你。”顾泽临将她往怀里揉了揉,“你处理一下,我先回去了。”

说罢,男人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门前。

女人脸上挂着的笑在顾泽临转身的那一瞬间,顷刻间消失殆尽,她迈着猫步朝宁清欢走了过来,咀嚼着后者的名字,“宁清欢……”

片刻之后,又道,“名字很好听。”

宁清欢有些发愣,完全搞不清楚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知道,你为什么还能爬上泽临的床吗?”她在宁清欢的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捏住了后者的下巴,道,“因为啊,我的身体,不适合生孩子,所以,泽临才要借你的肚子生一个,没错,你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罢了,六年前是,六年后的今天,也是。”

说罢,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轻蔑的看着宁清欢,缓缓递了过去。

她又道,“你可一定要加把劲勾引泽临,这样,我才能尽早的和他领证。”

宁清欢没说话,伸手要去接那张支票,就在要拿到的那一刻,乔云溪倏然松手。

那张支票在宁清欢眼前掉落到地上,然后被狠狠的踩了一脚,乔云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里是鄙夷。

那一刻,宁清欢觉得自己卑微到了极点。

可是就算这样,那张支票,她也不得不收下。

离开星空之后,宁清欢直接去了医院。

一口气交上所有的住院费用之后,宁清欢不敢抬头和收银对视。

谁都知道她没钱,之前交钱都总是零零散散的,忽然一次有了一大笔钱,任谁都会浮想联翩。

交完钱之后,宁清欢精疲力尽的朝着病房走去,迎面就撞上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

抬眸看清楚眼前的人之后,宁清欢顿时打起了精神,“钟医生,团团他情况怎么样?”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面上挂着如沐春风的温和笑意,“团团这几天精神状态很不错,但是手术已经不能再拖了……”

闻言,宁清欢咬了咬牙,她道,“我一定会想办法筹够钱的。”

“清欢……”钟医生朝着宁清欢伸了伸手,最后却还是在快要碰到后者的时候,垂了下来,“如果真的太困难,我可以帮你的。”

“谢谢,钟医生,但是您已经帮我够多了……”宁清欢微微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钟问熙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我喜……”

“钟医生,团团还在等我。”然而没等他说完,宁清欢就十分果断的截住了后半句话。

她当然知道钟问熙的意思,自从团团生病住院以来,他对她们母子的照顾太过于殷勤,之前也十分隐晦的提过很多次。

的确,在这种时候,换做任何女人都会动容,可且不说现在的她配不配的上钟问熙这样优秀的男人,顾泽临的存在,就是她心里的笼。

她这辈子,也无法向另一个男人伸出自己的手。

没有给钟问熙再次开口的机会,宁清欢就错开他朝团团的病房走去。

钟问熙叹着气转身看着纤瘦柔弱的女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眼中的落寞和怜惜遮都遮不住。

作为医生,他原本应该看惯了这些人间悲欢离合事才对,可面对宁清欢这样一个瘦小却坚韧的女人,他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动心。

可惜宁清欢却从来不给他机会。

良久,钟问熙才转身离开,余光却瞟到了几百米开外,气场强大的男人身上。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