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你情深免费阅读作者汉隐小说难忘你情深

难忘你情深

时间:作者:汉隐来源:zzy

汉隐写的小说难忘你情深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苏茉褚明远免费阅读内容简介:三年的青春喂了狗,渣男渣女骑在脖子上欺负她他的出现,就像一道光,带她走出黑夜他说,唯情深与你不可辜负她说,余生请对我好一点...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难忘你情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好

“爸,你没事吧!”苏茉看着岳山这个样子,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

“呼,呼,苏茉,你不要管我,你快上去看看,把那个女人赶出我们岳家。那样的女人怎么配进来我们岳家。”岳山执意赶走白雅。

“爸,你不要动怒,我去看看。”

苏茉看着这样执拗的岳山,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把岳山的想法传达到,至于岳一鸣听不听,她不知道。

只是……

“啊!一鸣,啊,你慢点,啊……”苏茉硬生生的停在了门口,她一直都知道岳一鸣在外面筑巢养女人,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次,岳一鸣把这个女人带回来,竟然在她们两个的新婚床上。

虽然每日每日的都是她一个人在上面,但是这却是第一次有男主人,却是和别的女人。

屋子里最原始的律动让苏茉站在门口,心碎成一地,岳一鸣究竟要置她于何地。

“岳一鸣!”岳山也早就听到了声音,白雅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的发情似的喊叫着。

“爸,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这么大了,有我自己的想法,您老了,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您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良久,岳一鸣上身赤之裸的走了出来,看的出来,岳一鸣身上的汗珠一颗颗往下低落。苏茉早就什么都懂了。

岳一鸣看着岳山,似乎这样打搅了自己的雅兴很是生气。

“你想要怎么样?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满意啊!”岳山的胸口起伏着。

“爸,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今天回来就一个意思,要么接受小雅,让我跟这个女人离婚,要么失去我这个儿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你……”岳山突然扶着自己的胸口,就要倒下去。“爸,爸的高血压犯了。”苏茉早就了然,扶着岳山,眉头紧紧的皱起。

“怎么会这样?现在应该怎么办!”岳一鸣终于着急了,扶着岳山。“药,要在里面的床头柜里,快去拿来!”苏茉尽量冷静的说着。

“我不去,你去,怎么,你不敢进去!”岳一鸣咄咄逼人,苏茉没有办法,只能进去,一进去屋里,一股浓浓的化妆品味还夹杂着别的情欲的味道,化妆品本就致癌,再加上这样的气味儿,苏茉一刻都不想多待下去。

“哟,苏茉姐姐,你是来看我有没有换洗的衣服的吗?你放心,就你那些衣服,白给,我也不会穿的,哈哈哈!”

苏茉不说话,直接拿了药出去,岳山终于稳定了。

“苏茉,你也看到了,我爱的人不是你,你这样占着地方平白无故惹人讨厌,你这样的女人我根本就看不上,你也不配做我的太太,离婚吧,你要钱,要房子要什么我都可以商量。”苏茉按着自己跳动的太阳穴,勉勉强强忍住。

“岳一鸣,我只需要安稳的生活,只想要好好的过日子。”“苏茉,你不要不识抬举!”岳一鸣警告道。

“难道你就这么爱她,不惜把自己的父亲气到生病吗?”苏茉终于是忍无可忍,怒吼出来。

“呵呵,不是有你这个做医生的EX妇吗?死不了的。”

“哎哟,一鸣,你看看这衣服,好讨厌哦,哪里都遮不住啦,你偏偏把人家的衣服扯坏了,搞得人家现在这样尴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会儿这样出去岂不是被人家看光了啊!”

白雅在里面早就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了,她只是一直在挑着合适的机会出现。现在看着苏茉和岳一鸣单独在一起,她自然是要出来的。

只是,看看情况,白雅本就瘦小,唯一有的两坨肉却是被苏茉的衣服遮的严严实实的,哪里有什么遮不住啊,这分明就是睁着眼睛的胡说八道。

“喔?让我看看哪里遮不住了,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啊!嗯?呵呵!”岳一鸣看着眼前的女子,宽大的衣服,却依旧凸显身材。

岳一鸣一瞬间心情好了起来。

“哼,都是你啦!非要在这里,害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说说,这都多少件衣服被你扯坏了啊!讨厌!”

白雅斜着眼睛看了苏茉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沉得住气啊,她都这样说了,还无动于衷。

“是吗?多少件,数的过来吗?要是数的过来我就赔给你怎么样?不过宝贝,你刚刚的表情好像不是在说讨厌吗?我明明还没有开始!”

岳一鸣坏坏的笑着,只要一看到白雅,他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这种欲望他从来没有过,所以他偏执的认为这就是爱情。

“你们够了,白雅,你给我滚,这是我的家。这是我苏茉的家。”苏茉咬着牙,她终于是忍不住了,这对狗男女现在在她面前毫不顾忌。这让她怎么能够忍受。

“呵呵,苏茉,你也不好好看看你的样子,二十六岁,整日里却像是个五十六的大妈,你哪里像是一鸣的老婆啊!顶多算个不入流的保姆罢了。就这样,你还不肯离婚,怎么,保姆还想上之床吗?呵呵!”

白雅身体紧紧的贴着岳一鸣的,似乎在像苏茉宣示她的所有权。“白雅,你充其量不过是个小三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只要我有名分,只要我在这里,你就永远都是个人人唾骂的小三。”

苏茉这句话很是严肃,她不允许自己的尊严一次两次的被践踏!

“啪!你竟敢这么说我,我才是一鸣真心爱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你敢这么说我,你个下堂妻!”白雅一巴掌直冲冲的向着苏茉的面门,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苏茉脸上。“白雅!”

苏茉早就已经举起了手,眼看着就要一巴掌落在贱女人的脸上,只是……“够了,还有完没完!”

岳一鸣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苏茉的手,狠狠地甩掉。

“呜呜,一鸣,你看啊,人家新作的法式美甲都坏了呢,都是刚刚她的脸,呜呜,你可要替人家做主啊!这个好贵的呢。”

苏茉怎么都不会想到,白雅打了她,到了最后反倒怪上了她。只是她不信岳一鸣这样是非不分。

“好了,好了,我替你出气还不行吗?”温柔的语气,让苏茉错愕,愣神的一瞬间,岳一鸣已经紧紧的抓住了苏茉的手腕,不容她有一丝的挣脱。“你干什么,放开我!”苏茉使劲了力气的挣扎着,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给我安分点!你不是不离婚吗?你不就是想要看看我平常怎么做的吗?好,我满足你!”岳一鸣抓住苏茉的下巴,在她耳边一句一句厮磨耳语。“宝贝,来教教她怎么取悦男人,尤其是一个强壮的男人。”

岳一鸣走开苏茉,躺在床上,由着白雅,像一只猫儿一样的一件一件用嘴巴去掉他身上的衣服,然后慢慢的伏到岳一鸣的身下。

“唔!宝贝,你真是个妖精!”苏茉眼睁睁看着岳一鸣翻身而起,爱恋的捧起女人的脸,一寸一寸的……

苏茉耳膜振动,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豆大的泪水无助的滑落。她与岳一鸣只差半岁而已,从小,岳一鸣总是会变着法子的欺负她,让她哭,让她不知所措。

她一直以为他是讨厌她的,直到情窦初开,他们都才知道那只是喜欢表达的一种方式罢了。到了中学,大学,岳一鸣帅气多金,是所有女孩子心中的梦想,她依旧记得,那日,岳一鸣告诉所有的人,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他,无论怎么样,他只会喜欢她一个,中学,大学,岳一鸣追了她四年。她终究还是喜欢,还是点头了。

“苏茉,跟我睡觉吧!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不可以,我们还没有结婚!”第二日,这就是苏茉记得的所有了。

后来,很多天没有见到他,她才知道,这几日里,岳一鸣一直在陪着一个学妹,直到看到他们亲昵的做着情侣间才有的事情,苏茉终于懂了,很多人都说是白雅主动爬上了岳一鸣的床,只是在她看来,没有关系,背叛不分这些。

被绑着的苏茉苦笑道,后来,毕业了,果不其然,岳一鸣提出了分手,如果不是岳山的强力干涉,如果不是岳山以继承权威胁,岳一鸣也不会同意,她也不会嫁到这里来的吧!

她以为来了,终究可以改变一切,只是,她忘了,只要有白雅的存在,她的婚姻就是一座空城,放不开岳一鸣,也困住了自己。

“怎么?没体会过吗?我看你也没有什么感觉啊,看来还真是没有生理欲望啊!简直就是一块儿木头啊!对了,苏茉,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婚吧,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半个小时之后,岳一鸣终究还是带着白雅离开了。佣人急急忙忙的跑上来,解开了苏茉,只是此刻的她早就已经身心俱疲,万念俱灰了。

“叮咚!”一条短信。

很快的重新发了出去,“好”一个字解决了她三年的牵挂和羁绊。

第5章 不能再丢了你

一切都要结束了。出了房间,走进浴室,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苏茉躺在床上,安然入睡。

一夜无梦,眼角泪干。苏茉看看空荡荡的房间,想来岳一鸣再也不会回来了。

今天她有手术才对,褚明远,也算是对她有恩了,先是白婉胁迫,后又是在岳一鸣和白雅面前让她出了口气,明明只是陌路相逢才对。

苏茉整理好心情,来到医院,白大褂拿起来又是情不自禁的放下,白婉,白雅一个个说她身上全都是白大褂的味道,没有人知道她的梦想是什么,苦笑,重新拿起来,穿好。

准备好一切,已经看到了病号服的褚明远被推了进来,脸上的信任让苏茉猝不及防,低头浅笑,隔着众人点点头,茫茫人海,相濡以沫。

苏茉没有犹豫,这些手术她做的多了。苏茉看着还在麻醉状态被推出去的褚明远,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日……

“苏茉姐,怎么来的这么早啊!”温婧蹦蹦跳跳的看着今日出奇的早的苏茉。

“喔,昨日不是刚做了一台手术吗?我今天来看看病情怎么样了?很容易感染还是提早检查比较好。”苏茉一不留神一连串看似正经的话脱口而出。

“喔?可是平常你不是都是交给别人去看的吗?”温婧好奇的说着。

“咳咳,今天起的早,没什么事就提前来了,好了,去查007病房吧!”苏茉咳嗽一声,转移注意力。

“哦哦,诶,不对,苏茉姐,我来就是跟你说的,007就是我男神的房间,今天一大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了。所以不用查了,我这不刚过来吗?还想着见见我的男神,说两句话,没想到,唉……”

温婧有些沮丧的说着,没有见到褚明远很是失望呢!

“这么快就出院啊……”苏茉小声音的嘀咕着,连她都不知道语气里的失望是为了什么。

苏茉叹口气,褚明远能让岳一鸣那般的害怕,想必不是什么普通人吧,出院也是理所应当的。

“既然这样,走吧,上班。”苏茉淡然的笑着,不去追究心里的失落。“苏茉姐,不去查别的了吗?好没有完呢!”

“你去查吧,突然想到还有东西没有做完。”说完话,留下原地依旧一脸失望的温婧,潇洒的走了。应该很少会再见到了。

接下来的几天,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来了来了!”苏茉兀自出神之际,温婧急匆匆跑来,严阵以待的模样。

“谁来了……”

“嗒!嗒!嗒!”苏茉还没说完,已经知道了,如此高调的出场还能是谁。果不其然,

“哟,苏茉,早啊,怎么?又跟小跟班儿在这里诉苦呢!我听说你同意离婚了,哎呦呦,你看看是终于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了吗?依我看啊,你也不是没有姿色,只要好好打理一下,还是有男人要的。”

白婉一身名牌,看着眼前的苏茉,眼睛里是越发的得意。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别人的家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还是说,你也一样,什么东西都要别人剩下的!”

苏茉毫不客气,她可以容忍一次,不代表次次都可以。

“你!苏茉,你一个被人甩了的得意什么,之前不是勾搭上褚明远了吗?呵呵,现在呢,还不是被忘得一干二净,你凭什么说我!”

说白了,白婉一直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罢了。

“白婉,我的目的只是好好的工作,至于你说的什么人我都不认识。”

苏茉这才站起身,看着与她平肩的女人,谈吐优雅。

“好,好样的,苏茉你给我等着!想升主任,走着瞧吧!”

白婉恨恨的踩着恨天高,这还是之前唯唯诺诺的苏茉吗?

“哇!苏茉姐,你好厉害啊!我都准备好掐死她了,啧啧,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啊!”温婧夸张的看着苏茉,苏茉也只是摇摇头,她低调惯了,所以就可以认人捏远踩扁吗?听着“嗒嗒嗒”远去的声音,暗暗感叹着高跟鞋就是结实,不愧是名牌。

“行了,工作吧!”苏茉转过头,冲着温婧调皮的眨眨眼。距离白婉警告已经很多天了,不出意外,她的升职申请像以往一样一去不复还。

“铛铛!您好,请问您是苏茉小姐吗?”“呃,你是?”苏茉不明所以。

“苏茉小姐您好,这里有您的快件,请您签收!”一大捧玫瑰花迎面而来,以及一张匿名的卡片,这是什么情况,糊里糊涂的签了,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东西。

恍惚之间,突然想到之前温婧,要她打扮利索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给她壮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依稀觉得难道温婧生日会还有什么大人物!只是温婧这丫头神秘兮兮,

自从大学之后便从来没有再进去过KTV,这已经是她学生时代的回忆了。

“哇,苏茉姐,你看看我男神啊,太帅了有没有,好几年的拳击冠军,哇,好多慈善啊,简直就是社会的福音啊!好帅啊!”温婧看到苏茉一过来,便口若悬河了。苏茉表示自己不感冒。

“哇哇!男神发动态了,发动态了!”温婧突然大叫到,整个包间里的人都瞬间沸腾了,苏茉无语的看着,一脸的跟我无关,真是小年轻的。

“Ilovethreethingsinthisworld.Sun,Moonandyou.Sunformorning,Moonfornightandyouforever.”温婧突然深情。

“哇,这句话不是那个有名的语文老师写的吗?哇,男神发大招了,快看,快看,写给谁的。”

一群人蜂拥而至,苏茉瞬间被挤到了角落里。

“哇,@summer,这是谁?”所有人都一瞬间炸了锅,谁都没有看到苏茉脸上惊现出的错愕,还有来不及掩饰的慌乱。她如果没有记错,她在大学里有一段时间是微博热,她便跟随大流也搞了一个账号,summer,这是她的名字没错。后来都开始微信,这个微博她早就已经忘了。

苏茉转过身,凑近大家,

“哇,这里有男神之前的“小老婆”资料,我们看看吧,说不定就在里面,哇,我的男神怎么能这样!”

一时间,包间里疯狂了,男神下面各种热搜“小老婆”。真真是翻了个底朝天。“唉,你们说这个summer会不会是个什么小号啊,男神之前和那么多女明星传过绯闻,会不会是哪个女明星吧,要不我们直接找女明星好了。”

温婧的提议瞬间被响应,大家分分关注,只有苏茉一个,拿着刚刚来不及去掉的卡片各种心虚遮掩。

苏茉情不自禁的拿出手机,热搜榜一,这是个什么效应!看看下面短短几分钟几亿的评论,猜测,这又是什么鬼,苏茉表示她不想知道。

“褚先生里面请!”全场刷然安静。来人,口罩墨镜样样齐全,只是一眼,温婧便大叫道“褚明远”。

苏茉惊,握着手里的卡片不知所云。“苏茉,我给你的玫瑰还有卡片都收到了吗?”苏茉不用抬头都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

“卡片,什么卡片!”温婧一脸激动跳到什么身旁。

“快快快,把卡片交出来,原来我们猜测了半天,这个summer就在跟前啊,来啊,小的们,赶快抢,抢到卡片有赏。”温婧一声令下,众女蜂拥而上,至于卡片本尊早就已经被苏茉揉成了橡皮泥!苏茉看着众人,她想要叫唤却早就被淹没在人海里。

“苏茉,你不否认就是同意了!”褚明远缓缓开口。

“褚明远,我们不熟!”苏茉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什么是不否认就是同意,苏茉结束了一场不适合她的婚姻,并不代表她就可以马上步入新一段感情,更何况,她比谁都清楚,这个人很危险,能让岳一鸣都忌惮,她还是知道的。

“褚明远喔,你就是褚明远喔,我认识你哦!你就是那个什么什么铭爵的老板吗?我告诉你哦!你不能这样,你以为自己是个老板就要随意的带别的女人回去哦!再说了,我们苏茉可不是这个人哦!你快离开,我们苏茉是有家室的哦!你可不能这样!”

突然一口子大碴子味儿,横亘在了苏茉和褚明远之间。一瞬间的冷场,众人傻眼!

最害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咳咳,呵呵,这个略显尴尬啊!呵呵!我的老阿姨,你就不要捣乱了好不好,人家只是普通的朋友啦,你看错了啦!”

温婧这才是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一派正气的外科主任。

“啊?什么朋友啊,我看的清楚的好不啦,这明明就是……”

“好了,阿姨,我们去那边说,好不啦,走吧,走吧,我们去那里!”温婧一边推着外科主任,一边向着苏茉使着眼色,众人早已经看懂,也都纷纷找了借口去到了一边。

“走吧,不管熟不熟,跟我出去走走!不然在这里,我要是一个拐骗少女的黑心大老板了,我们出去聊聊。”

第6章 他过的很不好

褚君看着苏雅雅,眼睛里的执着让她没有办法拒绝,就当是为了谢谢他多次解围吧,苏雅雅这样想到。

出了门,不是熟悉的玛莎拉蒂,而是一辆弯梁自行车,男主点点头,女主看了一眼,不明所以,他们要坐着这个去逛?那她要坐在哪里呢!

“不介意吧!”褚君笑的优雅,像个大孩子一般的笑,让苏雅雅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可以拒绝吗?

褚君率先骑上自行车,看着苏雅雅,示意她上来。苏雅雅犹豫一会儿,又觉得不就是一个自行车吗?这样扭捏倒显得她小气了,大学时代她也经常坐这样的车。

一屁股坐上了自行车的大梁。走着走着,苏雅雅豁然开朗,这不是她毕业的大学吗?

这里承载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的美好。苏雅雅慢慢的扬起嘴角,从这里开始了她的一切,包括岳铭飞,只是现在好像一切都可以过去了,没有爱情,不代表什么都没有了。

褚君看着苏雅雅浅笑的侧脸,这好像还是当年的那个丫头,一点儿都没有变,清纯依旧,他记得当初在军队里的时候,刚刚好接到的外勤任务就是在苏雅雅的大学里担任她这一届的教官,好巧不巧,情窦初开的年纪,这个丫头就这样走进他的心里,他记了她快八年之久了,从来没有敢忘记,朝思暮想。

只是这个丫头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再重逢,她已经是别人的新娘,如果她可以很幸福,那么褚君告诉自己,会痛快的走开,只是事情并不是这样,凭什么,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子,在别人那里却什么都不是了呢!

褚君把话藏在心里,默默地带着苏雅雅,在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路上徘徊着,散着步。苏雅雅大学毕业后,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只是她的心思却在别处,褚君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对每一个角落都好像很熟悉,纵使苏雅雅知道,她对他是如此的熟悉,只是她更加愿意相信他们之前没有过交际。

“走吧,去那边吃点东西!”苏雅雅点点头,由着褚君带着她,熟悉的小摊,很有感觉,这么多年,还是那对她读大学时的夫妻,他们怎么可以这么长久,她当年也想着像他们一样。

吃完饭,苏雅雅以为这就结束了。

“哧溜!”一辆耀眼的玛莎拉蒂停在了跟前,苏雅雅一眼认出。车上的助理下来,“这位就是苏雅雅小姐吧!看来总裁的眼光没有错,青春不失风情,清纯不失魅力。果然个中女人。”苏雅雅优雅的道谢。

“走吧,上去休息一下!”褚君没有犹豫的拉着苏雅雅的手就上去了。连一点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给她。褚君早就累了,他是一个职业的拳击手,这次也是打完比赛直接过来的。

“不介意我抱一会儿吧!刚刚打完比赛好累!陪你这么长时间是不是要收点儿利息啊?嗯!”褚君一上车,就原形毕露,马上抱着苏雅雅不肯撒手了。

“唉,不要这样!”苏雅雅微微挣扎,以为男人怎么也会放手,却在几分钟之后听到了有规律的呼吸声,苏雅雅无奈,这都可以睡着,是要多累,苏雅雅不再有动作,背着褚君的唇角慢慢的勾起,心甘情愿做他的人形枕头。

夜色的遮掩,玛莎拉蒂不再耀眼,安静的停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让苏雅雅有一瞬间的愣神,她七年前也是这般。好像来到这里,让她更多的是回忆,美好和不美好。

时间久到苏雅雅的全身开始发麻,褚君终于有了醒了的迹象。苏雅雅这才活动手脚,慢慢的走下车。

“褚君,我们这算什么呢?在一起吗?”苏雅雅优雅却又执着。

“不然呢,你还想跑!”褚君笑着宠着。

“我还没有离婚呢!你确定要这样!”

“什么时候离,明天吗?”苏雅雅恍然抬起头,褚君是那样的认真,苏雅雅情不自禁的红了脸,这样认真的表情,她竟是有些无力支撑。

也许褚君是情场老手,她可以逢场作戏,但是却很难再有真心和期待。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王,而她是别人的下堂妻。

“呵呵,你看你一个老总,骑个自行车,连后座都没有,这样吧!等我发了工资送你一辆有后座的自行车吧!”

苏雅雅悄然转移话题,褚君睿智的眸子里看到了一切。

“还是不要了吧,你坐在我前面我还能看住你,万一坐在后面,我怕再一次丢了你!”

是夜,自那天晚上过后。苏雅雅整个人,就活跃在了屏幕之上。无论微博,还是各种媒介,上面都是苏雅雅和褚君的消息,苏雅雅火爆了整个新闻界,只是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她,不认识的人,猜测着她的身份,甚至每日每日的上班,都有那么多的所谓的媒体,天天堵着她。

让她不知所措,认识的人就更加的是这样了,她们整日里议论纷纷,让苏雅雅一度难以理解,她本来就是一个淡泊的人,无论别人怎么说,她都是无所谓的,只是这几日来,她一直被所有人盯着无论走到哪里,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苏雅雅拿起手机,刷着微博,手指反复的流连在褚君那日的告白上,说来奇怪,从那日开始,苏雅雅便像之前一样,从来没有见过褚君了,那些日子,就好像一个梦一般的让她沉迷却又带给她,无法接受的现实。苏雅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如果从来没有过什么期待,又怎么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失望呢!洗了脸,苏雅雅安然的躺在被子里,明天一切都还是美好的。

“当当当!”苏雅雅刚刚睡下,便听到了敲门声,无奈的叹一口气,今天晚上又不能好好的睡觉了。

“爸,怎么了,这么晚了,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苏雅雅看着门口的岳山,心里叹口气,她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苏雅雅啊?你没有睡吧!爸想要找你聊聊!”岳山并没有进去的意思,反而转身向着楼下走去,苏雅雅没有犹豫,跟在身后。

“爸,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苏雅雅听着。”苏雅雅扶着岳山坐了下来,乖巧的坐在一旁。

“苏雅雅啊,爸爸知道,自从你嫁过来我们岳家,岳铭飞这个混小子,就从来没有给过你关心。甚至可以说,他对你很不好!这些爸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儿,所以爸尽力的做着自己能够替你做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铭飞还是一错再错了。”岳山看着前方,你除了恨铁不成钢,还有对苏雅雅的心疼。

“爸,这都不怪你,岳铭飞不爱我,我们自己的事情,我很感激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不管我和铭飞之间发生什么,你依旧是我尊重的人。”苏雅雅看着岳山。

“苏雅雅啊,我知道你懂事,爸就想问你一句,外面整日里报道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岳山皱起眉头,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找过苏雅雅,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去阻止或者说去支持,一面铭飞的表现实在让他心寒,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再耽误苏雅雅,一面却是自私的。

“爸,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和铭飞都是已经快要离婚的人了。他不喜欢我,我知道,我苏雅雅也是有尊严的人,三年,我守在这里,以后日日夜夜,数十个三年,我不会再委屈自己。”苏雅雅从来没有这样通透过,她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却在岳铭飞手里折了三年。“那就是真的了?苏雅雅,我能求你吗?我能求你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不要离开岳家吗?岳家没了你,一定会垮的。”岳山突然老泪纵横,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这样的自私。

“……”苏雅雅沉默了。

良久,久到岳山以为苏雅雅不会再开口。

“爸,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说完话,苏雅雅毅然的走上了楼梯。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再这样卑微。一夜无梦,苏雅雅早早起来,准备避开岳山去上班,早饭也不准备吃了。

“苏雅雅,带着这个吧!”谁知道,苏雅雅刚刚出门,岳山便追了出来,是早就烤好的面包。苏雅雅没有说话,拿着准备走出去。

“苏雅雅,昨天是爸对不起你,我太自私了。”岳山沉重的声音。没有说话,没有回答,苏雅雅自顾自出了门。

家里的气息让她感觉压抑。

“啊,出来了,出来了!”苏雅雅远远就看到了一群人,冲着她跑了过来。皱起眉头,几乎每天都要上演的戏码。今日难道也要这样在媒体的簇拥下去上班吗?叹口气。“苏雅雅小姐,没错吧,快跟我们走吧!”

苏雅雅不知道自己的身后什么时候来了两个戴着墨镜的男子。

《难忘你情深》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