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陈凡林清雅的小说上门龙尊在线阅读

上门龙尊

时间:作者:一语惊天来源:zzy

上门龙尊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陈凡林清雅的最新小说由一语惊天写的,上门龙尊免费在线阅读:入赘三年,受尽屈辱,怒而离婚,他对世界喊道:你们的王回来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受辱离家

“妈,老婆,我回来了。”

陈凡提着一篮子青菜刚进门,发现三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他,岳母韩春霞一脸阴沉,老婆林清雅的脸色也不好看,两人对面的西装男更是一脸冷笑。

出什么事了?

陈凡还没等发问,韩春霞盯着他,咬牙切齿道:

“陈凡,你这个畜生,隐藏的挺深啊!你七年前坐牢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说着,一张照片“啪”的一声打在陈凡的脸上!

照片上的陈凡正被警察带走,身后是名衣衫不整的哭泣少女……

轰。

陈凡顿时感觉脑袋一片空白,万分的委屈涌上心头,没想到,自己七年前被陈家陷害的事,终究还是被有心人翻了出来。

“我林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死老头子瞎了眼居然看中了你这个废物!”

“你说说你,除了洗衣做饭,一无是处,在我们家白吃白喝就是三年!”

韩春霞叉着腰,手指着陈凡的鼻子臭骂:“你是窝囊废,小白脸,我们都认了,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是人渣!畜生!强歼犯!”

强歼犯!

这三个字让陈凡身躯猛地一颤,内心深处的伤疤被血淋淋的揭开,他狠狠的攥了攥拳头,硬是没说一句话。

解释?如何解释?

说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异父异母的哥哥?

两人面貌近乎孪生兄弟,天底下没人会信!

只有陈家人知道,七年前上京五大豪门之一的陈家爆出的丑闻,最终却是陈凡这个养子暗中代替陈君坐牢。

强歼罪!七年!

“陈凡,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清雅双手抱胸,猛地站起身来,170的身高,绝美的容颜,傲人的身材展露无疑。

林清雅是一个极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远山黛眉,天生丽质。不过此刻她漂亮的脸蛋上布满阴霾,声音极度冰寒,言语中尽是失望和绝情。

“清雅,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是被冤枉的!”陈凡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他陈凡可以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但是却极其在意林清雅对自己的信任。

“冤枉?!好,今天我就让你死心,这张照片小王已经让专业机构鉴定过了,是真的,没有PS痕迹!”韩春霞眼神中透着鄙夷,又将一张鉴定证书甩在陈凡脸上。

这尼玛……

好手段!

陈凡眯着眼睛看了那个西装男一眼,这才认出来,王秀贤,居然是他?!

结婚之前,陈凡倒是听说过林清雅有个青梅竹马的发小,成绩优秀,家庭相貌都很出众,从初中便开始追求林清雅,只不过后来王秀贤做生意搬到上京,没想到今天回来了。

一回来就是杀招?

只不过常人并不知道陈凡的档案早就封存起来,是龙国机密,唯有上京豪门才有这般能量。

这里面有上京陈家的影子?

……

只可惜现在时机未到,陈家的秘密不能暴露,他的身份也不能拿到明面上,所以这一刻他是哑巴吃黄连。

实际上,陈家不知道,陈凡顶罪七年实际只坐了一年,四号监狱里还拜师一位神秘高手,学了一身本事,第二年特招入伍,后来进入龙国秘密组织,掌控地下世界,只不过三年前受伤偶被林清雅所救,索性隐姓埋名入赘林家三年养伤至今。

看到陈凡闷在门口不吱声,韩春霞怒道:“陈凡,以为不说话就可以没事吗?离婚,我告诉你,必须马上跟清雅离婚!我们林家不养畜生!”

一提到“离婚”二字,坐在两人对面的王秀贤眼中惊喜一闪而过,冷笑着瞥了陈凡一眼,安慰韩春霞道:

“伯母,您消消气,为这种废物生气不值得!”

“哎,秀贤呐,三年前如果不是你们家搬去上京发展,现在你可早就是我的好女婿了,我哪里还会住在这筒子楼里受这罪?”韩春霞恨铁不成钢的对比了一下陈凡和王秀贤,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清雅要是当初跟了你,老头子走后我也不用受林家的鸟气,更不用整天看见这个没用的窝囊废!”

陈凡没再搭理韩春霞和王秀贤,而是转向一脸冰霜的林清雅:“清雅,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啪!

林清雅一巴掌毫无征兆的打在陈凡脸上,头也不回的说道:“陈凡,你没本事也就罢了,没想到还做过这种畜生勾当,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救了你,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

五个手指印清晰的印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更疼的是陈凡的心,他的心在滴血。

他心痛不是离开这个家,而是林清雅对自己的不信任,在一起生活三年了,难道她居然还在质疑自己的为人?

在林家积攒三年的怒气这一瞬间爆发出来,陈凡狠狠攥了攥拳头,嘴唇颤抖的喊道:

“林清雅,救命之恩不敢忘!入赘三年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你,任劳任怨,不想求什么回报,只想换一点信任和好感,没想到得到的只是你和你们林家无休止的嘲笑和冷漠,好好好!我是废物,我滚蛋!”

“明天,民政局见!”

谁知陈凡刚扔下蔬菜准备出门,韩春霞张牙舞爪的对他臭骂道:“白眼狼,先别走,三年前你做上门女婿,老头子给了你八万块钱你不是也想吞了吧?有种还回来!”

这个家陈凡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了,平时吃喝零花钱都是陈凡出的,那八万早就花在两母女身上了,这个恶毒的岳母居然还想要一份?

啪!

陈凡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直接摔在韩春霞脸上:“钱钱钱,韩春霞,你的眼里都是钱,给你!”

“我呸,什么破卡,连个银联的标志都没有……算了,你个废物三年没工作能有个屁钱?”韩春霞冷嘲热讽一番,随手把银行卡收起来。

王秀贤看了一眼感觉那黑色的卡面有点眼熟,像是某种传说级别的大佬卡,但一想从这个三年不上班的窝囊废手里拿出来,顿时觉得万万不可能的,并没有多想,而是安慰起韩春霞来:

“伯母,八万块而已,只不过是我几天的零花钱,不要也罢,我们王家已经有三家上市公司,市值一百多亿,这次富贵还乡,就是要一统楚州珠玉市场。”

“一百多亿?那得多少钱啊?”韩春霞一听眼睛瞬间瞪大,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秀贤啊,我跟你说,我们家清雅跟那废物是假结婚,三年了连手都没牵过,你放心追就是了,绝对完璧之身,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想到这里,韩春霞忽然冲到陈凡住过的储物间里,把他的东西一裹,直接从窗户里扔了出去,正好看见陈凡如丧家犬一样走在大街上,怒斥道:

“窝囊废,带着你的东西滚蛋,再也不要回来!”

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对陈凡指指点点。

嗡。

陈凡怒火攻心,浑身的气势猛然升腾,杀机毕露的瞪了韩春霞一眼:

“韩春霞,你真该庆幸你是清雅的妈!”

韩春霞陡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凉,身子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心头顿时就涌现出了无尽的恐惧来,后背都是冷汗。

等陈凡走远了,她才缓过神来,嘟囔道:“奶奶的腿的,窝囊废走了还神气上了?”

接下来韩春霞开始张罗给林清雅撮合王秀贤,软硬兼施,谁知道林清雅闭门不开,只能作罢。

那些衣物,陈凡懒得去捡,深吸一口气,叹息道:“林清雅,为何三年前救我的人是你……”声音如秋风般萧瑟。

离开了林家,上门为婿的清闲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陈凡仰头看天,楚州的天已然变色,西风卷起漫天沙雨打在树叶上哗哗作响,整个天空像是拉上了一条黄沙的幔帐,太阳早已没了踪影,昏天黑地的。

天地间那道孤寂萧瑟的身影陡然变得凌厉起来,陈凡不理会那行将到来的暴风雨,打开手机,拨了一串号码,沉声道:

“青龙,你们的王回来了!”

第2章 离婚变故

楚州最高地标,神州大厦顶层,江山秀水一览无余。

陈凡慵懒的坐在老板椅上惆怅着吐着烟圈,身边是扎着发髻的青龙。

六年前接受组织任务,在境外秘密筹建地下组织龙族,只用了两年便一统地下世界,谁知三年前祸起萧墙,龙族四分五裂,贵为龙尊的他更是身受重伤,入赘林家隐世避难。

青龙身为龙尊四大护卫之首,如今也恢复实力,他西装革履,一丝不苟,手中拿着一沓文件,恭敬的汇报:

“岛国新晋崛起的地下势力须佐能乎已经归于龙族,首领上衫清影想见您一面。”

“我们去年收购的星洲北部五岛,已经确认2号岛上面有中型金矿……”

“上京豪门内战,死伤惨重,上峰的意思是让您作为地下世界的代表出面调停……”

……

“够了!”陈凡不耐烦的摆摆手:“这些小事你代表我出面就行了,没看见我这几天忙着离婚吗?”

青龙刻板的脸上泛起苦笑,嘴角直抽搐,这上面哪一件都是轰动世界的大事,没想到在龙尊眼里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青龙正要走,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帮我查一下那张照片的来源,顺便查查王秀贤这个纨绔……”

“遵命,尊上!”

……

第二天上午九点,两人办完离婚手续后,正要离开的时候,林清雅忽然出声叫住陈凡。

“有事?”陈凡的声音透着些许冰冷。

林清雅心中莫名一颤,她昨天想了一夜,内心不断告诫自己并没有爱上陈凡,然而等到真要分别的这一刻,却忍不住叫住了他。

叫住了,说什么?

怅然若失,仿如隔世。

养了三年的小宠物还会有感情呢,更何况是同一屋檐下照顾自己无微不至的人?不清不楚的不舍,一时间让林清雅不知该怎么开口。

就在此时,韩春霞从一辆崭新的宝马5系上面下来,而王秀贤穿着得体的意大利手工裁剪西服下来,帅气逼人,他深情款款的对林清雅说:

“清雅,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恭喜你要开始新的生活,听伯母说你上班一直挤地铁,很辛苦,作为发小,我把这辆顶配的540i送给你做见面礼,希望你能够喜欢。”

林清雅眉头微皱,刚想要拒绝,韩春霞却已经拉住她的手,把钥匙递过来:

“清雅,你看看秀贤这孩子多有心,他怕你拒绝,已经把车挂在我的名下,你放心开好啦!别见外,就当是小王的聘礼了……”

“啊?”林清雅一阵头大,她怎么会有这么势利眼的妈妈?前脚刚离婚,后脚已经收聘礼了?

“妈,你怎么能这样?要哪门子的聘礼?赶紧把车退给人家……”

谁知韩春霞自动把女儿的话屏蔽了,而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嘲笑陈凡:

“哎呀,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陈凡,我家女儿天生丽质,跟了你三年是受苦了,不过以后可要嫁对了人享福喽……”

“再看看你,现在一无所有,跟头丧家犬一样,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哼!”

嘎吱!

谁知韩春霞话音刚落,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一个急停,剪刀门下走出一位俏佳人。

她一头紫色的中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斜斜的刘海适中的刚好从眼皮上划过,长长的睫毛眨巴着,雪纺的长裙配上亮银色的高跟凉鞋,搭配上绝美精致的五官,宛如天仙下凡。

柳楚楚!

楚州三大世家柳家的千金大小姐。

“柳小姐!”

王秀贤惊呼了一声,眼神中极度热切,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瞬间冷落了身边的林清雅。

“她怎么来了?”

林清雅疑惑片刻,忽然想起来:三个月前陈凡衣衫褴褛的回家,被她和韩春霞臭骂了一顿,好像说是救了柳家的一个女孩,难道是她?

林清雅自然认识她!上高中的时候林清雅是班花,而人家是校花,在林家林清雅处处被排挤,不受待见,而柳楚楚是楚州豪门柳家的千金大小姐。

没法比!

无论身材相貌家世,柳楚楚都甩林清雅好几条街……

“啊哈,陈凡哥哥,我的亲亲救命恩人,你已经离婚了,这下不能拒绝我追求你了吧?”柳楚楚走到陈凡身边,很亲昵的摇晃着陈凡的胳膊。

救命恩人?

柳楚楚追求陈凡?!

这……怎么可能?

韩春霞眼睛瞪的跟牛铃铛一样,差点气的一口老血喷出来,她可是刚刚诅咒了陈凡打一辈子光棍呢。

一秒打脸?!

还不用陈凡动手……

林清雅震惊之后,心里更加难受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已经跟眼前的这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男人离婚了?没有关系了。

但是,现在却突然冒出一个身材家庭样貌超过自己的女人来倒追这个男人!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自己何苦难受?

反观被追求者陈凡一副苦瓜脸,他今天原本很是悲伤烦闷,刚才面对韩春霞的冷嘲热讽差点忍不住要动手打人了,然而柳楚楚出现……

没错,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当众追求自己了,自从三个月前偶然从杀手组织救过她一命后,她一直跟踪自己,并且用跳楼、投河、摸电门、上吊……各种手段来追求自己……

难道没有暴露实力和身份的自己都这么优秀了吗?

为什么林清雅和林家看不到呢?

三年的羞辱,他不会忘记!

“楚楚小姐,蒙你错爱,你也看到了,正如这个尖酸刻薄的老太婆所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本事,连我自己都养活不了,更何况……”

“我养你!”

柳楚楚粗暴的打断了陈凡的话,并且语出惊人,一时间陈凡嘴角抽搐,身体呆若木鸡,忍不住感叹:

你养我?!

老子可是堂堂地下世界第一势力龙族至高龙尊,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刚从三年的小白脸生活中脱离出来,又要做柳家的小白脸?

柳楚楚眨着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张凡的反应,还以为他被自己感动的麻木了呢,下一瞬间直接搂住他脖子,强吻了张凡脸颊一口!

啵!

林清雅那一瞬间感觉心里什么东西被夺去了,明明也未曾拥有过。

“林清雅是吧?很感谢你哦,不过跟陈凡哥哥离婚,也许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你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么优秀的男人?!”

柳楚楚说完,连拉带拽的把陈凡塞进法拉利里,一旁傻眼的王秀贤刚想趁机结识下柳楚楚,结果名片还没递到就被超跑尾风吹了一脸灰。

真的这样走了?

林清雅一脸茫然,陈凡走了,始终没有再看她一眼。

“走啦,清雅,上车吧,别看了,那个废物不知道从那里找的演员,什么柳家千金,反正我是不信!”韩春霞正想拉着失神的林清雅上车,谁知道她摇摇头,头也不回的往西走:

“你自己坐吧,我坐地铁……”

林清雅的黑色风衣,随风摇摆。

二十分钟后,借上厕所名义偷偷下车逃跑的陈凡重新回到神州大厦,青龙领着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进门,恭敬的说:

“尊上,这是龙族在楚州珠玉市场的代理人刘顶亮,是否终止与林氏珠宝的合作?”

陈凡收起眼底的悲伤,摆摆手:“不用,仁至义尽吧。”

然而,两人刚出门,青龙周身滔天的气势瞬间爆发,吓得刘顶亮直接跪在地上:“青龙大人,小的一定维系好与林氏珠宝的关系,保证完成尊上的嘱托……”

谁知下一刻青龙直接把刘顶亮如小鸡子般提了起来,眼眸中尽是杀机:

“尊上能忍,我青龙不能忍,三天之内,让林氏珠宝破产!”

第3章 刘总说他不在

陈凡在顶层的办公室里,自然不知道青龙的安排,他点了一支烟,望着楚州的秀丽秋光,深深抽了一口,眼神恍惚。

三年前他被岛国第一剑圣刺杀,险些殒命,受伤遁入楚州以南最具盛名的景区“桃花峪”,那场大战壮丽而又铁血,残酷又带着几分浪漫……

他的剑不知道斩了多少桃花?

他的血不知道沾染了几多落红?

那化作春泥的桃花,有他龙尊的血,更成了岛国剑圣的埋骨地。

正是那一天,在漫天桃花与血染华服渲染下,陈凡遇到了林清雅。

“救我……”

“好你个逃票贼,被桃枝划伤了吧!”

那日的陈凡,狼狈如逃票贼!

那日的林清雅,绝美如桃花仙子!

……

陈凡稀里糊涂做了三年的林家赘婿,龙族逐渐恢复元气,他的势力也在楚州生根发芽。

林清雅并不知道,她能够顺利继承父亲的林氏珠宝,背后是陈凡的暗中施压;她更不可能知晓,林氏珠宝的很多单子都是保底纯盈利的,很多公司都是看在龙族的面子赔本赚吆喝……

跟林父约定照顾清雅的三年之期将至,陈凡自身也实力恢复,是时候离开这个让他既爱又恨的地方了。

龙尊化凡于楚地,而后腾龙于江北。

三年前一个怪道士的卦语,一语中的。

“来人!”陈凡招呼一声,整个龙族在楚州的势力顿时行动起来:

“七天之后去江北,龙族当兴于此。”

……

楚州商业街林氏珠宝顶楼办公室,此刻正乱成一锅粥。

嘎吱。

穿着总裁ol工作装,带着黑框眼镜,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的林清雅,从那门外走进来。

当她出现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美貌实在太出众了,哪里有人群,只要她一出现,她马上就成为人群中那道最靓丽的风景。

然而,今天林氏珠宝的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却无暇欣赏林清雅的美貌,而是个诉苦衷:

“林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供应商怎么在一天之内都停止与我们的合作?”

“对啊,林总,你快想想办法吧,楚州的各个商场纷纷将我们的珠宝、玉石、黄金饰品下架处理,这不是违约吗?”

“不光如此,今天写字楼的经理也突然提出要提高租金一倍,要不然就让我们滚蛋!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林清雅眉目如画的脸上深深皱起眉头,她实在不明白公司明明经营的好好的,怎么三天之内就崩盘了呢?

这时候一头短发,干练十足的副总经理陈意涵直接站起来,分析道:

“诸位,很明显,这是有资产大鳄在狙击我们公司!”

林氏珠宝被盯上了?!

顿时会议厅里的十几个公司的高管,此刻也是愁眉不展,脸色凝重,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凝重到了极点。

林清雅正在低头思索到底近期有哪些可能存在的商业对手的时候,秘书小雪急匆匆跑了进来:

“林总,刚接到总部电话,老佛爷叫您去开会!”

轰。

林清雅顿时心头一震,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林氏珠宝刚刚出事,林家那边已经知道了。

老佛爷正是林清雅的奶奶,也是现在林家的家主,年轻时靠一把龙头拐杖跟着林老太爷拼事业,如今老太爷归西,她执掌林家大权,权势滔天。

只不过,林清雅的林正轩的独生女,在重男轻女的林家一直不受待见,当初林正轩重病时就险些被林老佛爷剥夺公司股权。

正是陈凡的入赘,加上林清雅经营公司的本事,这才暂时让林清雅执掌林氏珠宝。

林清雅安抚员工之后,就开车前往林氏庄园。

位于云雾山的林氏庄园占地几百亩,亭台轩榭,假山喷泉,奢华至极,只可惜林家在楚州的地位只能算是中等,故而只能屈居半山腰,无法享受云雾山顶端豪门待遇。

林清雅刚进林家会议室大门,就看见林家叔伯、堂姐、堂弟正一脸冷笑的看她笑话。

咚咚咚!

林老佛爷的龙头拐杖狠狠的戳了几下地面,脸色无比难看的盯着林清雅道:

“清雅,你是怎么管理的公司,我听下面人说,这三天公司都要破产了?”

“奶奶,公司被人狙击……只要各位叔伯能够助我渡过难关……”林清雅满脸委屈道!

啪!

林老佛爷放下龙头拐杖,一巴掌打在林清雅的脸上!

“废物!我们林家人从不找借口!”

“三天之内,解决不了林氏珠宝的危机,你引咎辞职,另外,我们林家也不留你!”

林清雅委屈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老佛爷还真是绝情啊,林氏公司有了困难,非但不说提供什么帮助,反而借机剥夺了公司,并把她赶出林家。

老佛爷!

好狠的心肠!

脸上躺着红红的巴掌印,林清雅失魂落魄的走出了会议室,正好撞上赶来的王秀贤和韩春霞。

“清雅,你这是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么红?”韩春霞一看女儿情绪不对劲,赶紧上去询问。

“没什么,妈,我们回家吧!”林清雅勉强笑了笑。

“清雅,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瞒着妈,林氏珠宝出事了,小雪都告诉我了,不过这事急不来,另外秀贤已经查清楚谁针对你的公司了……”韩春霞安慰道。

“清雅你也别急,我已经托人打听清楚了,找林氏珠宝麻烦的是神州珠玉商行!”

王秀贤一看表现的机会来了,顿时上前一步,想趁机安慰佳人有个身体接触。

谁知道,林清雅得知消息后,先是一惊,而后一言不发的快步离开了……

“清雅,你瞧瞧,关键时刻还得是靠秀贤,你那废物老公有啥用?幸亏早离婚了吧!”

韩春霞追在林清雅身后喊道。

神州珠玉商行?

怎么可能?

林清雅一边开车一边想着,神州珠玉商行的老总是个中年秃子,刘顶亮,三年前林氏珠宝最困难的时候正是人家雪中送炭才有她林清雅的今天!

这些年合作也是很融洽,怎么会突然出手狙击她的公司呢?

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想到这里,林清雅加快油门,谁知道林清雅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来到前台,报出姓名后,美女前台小姐的一句话让她愣住了:

“林小姐,很抱歉,我们刘总说他不在!”

同类文摘